「好軟(/≧▽≦)/

好舒服(/≧▽≦)/ 別跑,給我摸一摸!!」 小黑:........... 此時身處在模擬器中的秦岳,還不知道小黑已經給他尋找到了一張護身符。 「頻率,怎麼才能最快找到這個頻率?」 秦岳望著眼前模擬出來的防護罩,他用了近半個小時的時間不斷調整,才堪堪找到一絲絲的感覺。

好舒服(/≧▽≦)/

別跑,給我摸一摸!!」

小黑:………..

此時身處在模擬器中的秦岳,還不知道小黑已經給他尋找到了一張護身符。

「頻率,怎麼才能最快找到這個頻率?」

秦岳望著眼前模擬出來的防護罩,他用了近半個小時的時間不斷調整,才堪堪找到一絲絲的感覺。

但當他想要抓住這種感覺的時候,一切卻都已經歸零。

以現在秦岳精神之海的情況,蘇亞還沒有辦法進入模擬器中進行指導,目前秦岳心中的疑惑只能夠等到更晚一點的時候才能詢問。

「每個人都擁有自己的魔法頻率,想要一勞永逸根本不行。」秦岳有些皺眉,這進階版本的狂燕突襲比他想象中困難的多。

「在兩秒,甚至是更短的時間內進行頻率的匹配,這需要做太多的東西了。」

秦岳的眼神慢慢放空,從他進入模擬器中,到實現和眼前防護罩的共振,花了半個小時的時間。

他到現在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做到的,更不要說總結之類的東西。

「好像只能不斷嘗試。」

秦岳想了半天,還是想不到什麼合適的辦法,只能老老實實的接著嘗試。

秦岳才剛動身,小黑的身形就出現在模擬器中,只是它並沒有打擾秦岳。

現在小黑現在還覺得自己的腳步有些漂浮,要不是它的意志足夠堅定,它都沒有辦法從融田的手裡面走出來。

融田的撫摸,簡直太舒服了。

憑這幅身體的反應來看,除非融田先撒手,不然它根本不想走。

豪門千金:單身媽咪追愛記 「狂燕突襲,也算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戰鬥技了。

但是只有這麼一個的話,會不會太單薄了?」

小黑遠遠的看著還在嘗試的秦岳,嘴上低聲嘟囔了幾句,身形直接消失在模擬器當中。

秦岳在模擬器中待到強制退出時間才算出來,但滿打滿算他也不過在裡面待了四個小時左右。

「才四個小時就強制退出了?什麼時候請教一下季大師,直接把程序破解了。」

秦岳意猶未盡的看著眼前的模擬器,自從上一次模擬器出現問題之後,洛心就將所有的模擬器調整為最多模擬四個小時。

超過四個小時會被強制退出,而且得需要等五個小時的時間才能重新進入,四個小時的時間,讓他根本來不及體會共振的感覺。

在模擬器中的這段時間,秦岳不過成功實現一次共振而已,秦岳在那種玄之又玄的感覺消失之後,就再也沒有成功過。

無論秦岳怎麼調整,他都找不到正確的頻率。

「已經半夜了~時間過的還真是夠快的。」

秦岳伸了個懶腰,看了眼時間才發覺已經到了半夜。

「回去接著練吧,正好問問蘇亞到底應該怎麼辦?」

秦岳輕輕的將房門關好,正準備回去的時候,向著工作室的方向看了一眼,卻發現裡面依舊燈火通明。

「好像就沒見過季大師早睡過啊~」

秦岳被拒絕進入工作室,他也不知道季同正在研究些什麼,但秦岳看了一眼耗材清單。

他倒是能夠想象到,季同的研究應該正處在某一個關鍵節點了。

「都在忙啊~」

秦岳感慨一聲剛想抬腳回去,眼角的餘光卻是看到老研究所前面的曲徑里走來一個人影。

「源樂心這個傢伙到底去了什麼地方?這身打扮,好像不像是修鍊….」

秦岳看著源樂心將自己包裹的嚴嚴實實,要不是他對於源樂心身高和行為動作足夠的熟悉,他還真的看不出來這就是源樂心。 秦岳忽的想知道源樂心最近到底在做些什麼事情,秦岳不希望看到源樂心開始他的老本行。

病房。

申公屠的床邊此時靜立著兩個人,一直默默守在床邊的唐水瑤已經不見了蹤影。

「有把握嗎?」

「不敢說萬全。」

天價寵兒:霸道總裁寵妻記 「你還有這麼謙虛的時候?當年的你可不是這樣。」

米白色的斗篷中響起一絲戲謔的聲音,這二人正是葉昊與莫多。

葉昊:「當年是當年,現在是現在。

這麼多年,知道的越多,我就覺得自己懂得東西越少。

現在我真的不敢說自己能擔當得起大師這個名號。」

黑色契約,總裁寵你上癮 「少來這一套,五年前讓無數冒險者趨之若鶩的爆裂藥劑是你做的吧?

那玩意兒能讓使用者在幾分鐘之內魔能強度增幅百分百,而且只有八個小時虛弱期,基本上睡一覺就能活蹦亂跳。

三年前,在市場上掀起狂潮的超低價蘊養藥劑,可是從這片大陸的幾個藥劑巨頭身上生生割下來一塊肉。

它同樣是你的吧?

兩年前…..」

「我怎麼可能有這種實力?我的那個破院子你應該也知道吧?」

葉昊自嘲的笑了笑,憑他院子裡面的東西,怎麼可能做出這些東西?

「你啊。」

莫多笑了一聲,葉昊也跟著笑了起來。

「他的身體情況已經很清楚了吧?」

當笑聲停止的時候,莫多低聲的向著葉昊問道。

葉昊:「如果不清楚的話,那就不配稱之為一個煉藥師了。」

「那我們來打個賭怎麼樣?」

「不賭不賭!」

葉昊義正言辭的拒絕莫多,他們之間的對賭葉昊就沒有贏過,一次都沒有。

葉昊知道莫多事出有因,說話間葉昊將自己的手掌輕輕搭在申公屠的額頭上。

一根根半透明的絲線,不斷從葉昊的手心中生長出來,順著申公屠的身體一直延伸著。

霸道總裁與秘書的俗套故事 不過是幾個眨眼的時間,大量的絲線已經將申公屠團團包圍。

葉昊的手指以一種非常優雅的姿勢律動著,這些絲線如同和弦一般,竟是奏出飄渺的音符。

不過十多秒的時間,當葉昊的手指離開申公屠額頭的瞬間,一切都在眨眼間消失,彷彿從來沒有發生過一樣。

「這才多長時間?怎麼變得這麼嚴重?」

葉昊面容嚴肅的看向莫多,他昨天才檢查過申公屠的身體狀況,葉昊本以為有他的藥劑調理之後,申公屠能夠堅持更長一點的時間。

但葉昊沒有想到的是,自己的藥劑在短暫壓制那股不明力量之後,現在竟然已經成為了養料。

申公屠的身體情況,反而比一開始更糟。

「如果不是你提醒,冒然進行治療,只會加速申公屠的死亡。」

「以他現在的情況,必須想一個萬全的辦法,一旦出現什麼意外,必須有應對的方法。

不然到時候很可能救不回來了。」

莫多的聲音很嚴肅,申公屠的身體已經堅持不了多長時間了。

葉昊:「主要的癥結就在那股不明能量上面,你見多識廣,有沒有遇到過類似的能量波動?」

「我要是接觸過類似的波動,還至於在這裡和你商量?」

「……..」

「你上次帶過來的那個小子是什麼情況?」

「哪一個?秦岳嗎?」

「名字我不知道,那個小子是你帶過來的唯一一個外人。」

「那就是秦岳,沒錯了。

申公屠身體內的能量,我在那個小子的身上見過一次相類似的波動。

秦岳在昏迷一段時間之後,那股波動就消失不見,整個人也恢復正常。

我本以為這個小子的身上會有什麼解決申公屠傷勢的辦法,但上次並沒有任何的發現。」

「體內出現類似的波動,而且還恢復了?」

「傳聞你一直都在洛心,你應該知道血眼出現在洛心的事情吧?」

「當然清楚。」

「秦岳身上的波動就是在那之後出現的,那個時候我正在向著對策。

但沒想到的是,在你喚醒醫院內所有洛心學生之後的第二天,他就自己醒了過來。

你能想象的到,一個精神之海已經基本上宣告廢了的人,還能夠活蹦亂跳甚至在身體素質上做到小幅度的成長嗎?」

「魔法師的精神之海一旦出現問題,變成傻子都算輕的了。」

莫多有些詫異的向著葉昊看去,雖然他相信葉昊不會無聊到編一個故事出來,但這件事情聽著也太誇張了點。

「事實就是如此,不是我亂說,就算是編故事的人都不敢這麼編。」

葉昊苦笑了一聲,自從秦岳出現之後,著實給他帶來了很多不一樣的感受。

以前阻礙他很久的疑惑,似乎都能夠在秦岳的身上找到相對應的情況。

「如果你一直都在洛心,那你應該早就注意到秦岳才對,他在幾個月之前就已經在老季的研究所里了。」

「誰說我一直在洛心?」

「不談這個了,想想怎麼才能處理好申公屠的傷勢吧。」

「不能不談,申公屠是在薛家的地盤上受傷,薛家又是對洛心動手的人,血眼出現在洛心的天空,你不會認為薛家和血眼組織沒有任何關係吧?

想要解決這種能量波動,突破點就在秦岳的身上。」

葉昊疑惑:「但之前並沒有任何的反應啊?」

「你是煉藥師,而不是魔法師,雖然你對於很多的理論都瞭然於心,但是具體操作起來還是會有差別。」

「……….

你這是嫌棄我魔法師等級太低?」

「這是你自己說的。

我猜你之前應該是進行了引導,但並沒有見到任何效果,是吧?」

莫多雖是猜測,但語氣相當篤定。

「是~~~」

葉昊聲音拉的老長,每次莫多分析的時候,他都懷疑莫多是不是真的在現場看到過。

「現在最關鍵的事情,就是搞明白申公屠身上的這股能量到底是怎麼回事。

但是他的身體情況,已經沒有辦法支撐我們做實驗了。」

「做實驗?

你不會是想要在秦岳小子的身上實驗吧?

先不說我不同意這件事情,如果被季同知道了,說不定他會和你拚命。」

「嗯?」 「這個小子可是被季同寶貝的很,已經是按照關門弟子的規格來培養了。

但你應該知道這個傢伙之前說過的話,到現在都不承認秦岳是他的關門弟子,但如果秦岳真的出了什麼事情,他肯定饒不了你。」

「你就這麼不相信我的能力?

關心則亂,我們配合了這麼多次,現在的你倒是先急了起來。

這個小子的身上到底有什麼閃光點,能夠讓你和季同兩個人這麼關心?」

「嘿嘿嘿」

莫多:……..

與此同時,克羅多大陸極北地

「傳聞是真的,我們真的找到了遺迹」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