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我不乖……我不乖……」

「所以你們都不要我了……」她還穿著同以前一樣的弔帶黑蕾絲露臍裝,下邊是黑色的小短裙以及十二厘米的銀色恨天高。微微蜷身下去環抱自己,就可看到她胸前一片春光。 沈元胥有點惱火,又有點口乾舌燥。 她怎麼能穿成這樣?!不怕被別人佔了便宜嗎! 屈下身子把蘇眉一把抱起,看她這樣神志不清,沈元

「所以你們都不要我了……」她還穿著同以前一樣的弔帶黑蕾絲露臍裝,下邊是黑色的小短裙以及十二厘米的銀色恨天高。微微蜷身下去環抱自己,就可看到她胸前一片春光。

沈元胥有點惱火,又有點口乾舌燥。

她怎麼能穿成這樣?!不怕被別人佔了便宜嗎!

屈下身子把蘇眉一把抱起,看她這樣神志不清,沈元胥也沒法計較,只得放柔了聲音順著她。

「我沒有不要你,我只是……」

「那你為什麼不回家吃飯?」蘇眉淚眼汪汪,臉上淚痕未乾,有些痴迷的眼神還帶著認真嚴肅。

「我、我只是……」他只是什麼?明明就是想要逃避蘇眉。

「我們回家好不好?」嘆了一口氣,沈元胥放棄了和蘇眉討論這些問題。

「不回去!」蘇眉大吼一聲,害怕的往後倒退一步,重心不穩差點跌倒。好在沈元胥一隻手拉著她,快速將她帶進懷裡,才有驚無險。

「老師不要我了,你們都不喜歡我了!」

「我沒有不要你。」即使他很厭煩蘇眉,卻也從來沒放棄每一個學生。就算他想要逃避蘇眉的炙烈,但也從來沒想過不要她。

他……沒有這麼想過。

「可你不喜歡我!」蘇眉使勁掙扎,腳步踉蹌,又哭又鬧地,「你不喜歡我……你喜歡許妍欣!」

「我看到了! 美漫里的天罡地煞 我看到了……你不回來吃飯就是和許妍欣在一起……」

「你要和許妍欣在一起,所以你討厭我了……你不喜歡我你不要我了!」

「我不要跟你回去!你不喜歡我憑什麼管我?!」

「我喜歡你!」沈元胥扳著蘇眉肩膀,一字一頓,「我沒有不要你,蘇眉,聽話。」

我喜歡你!

如此篤定的語氣,明明是為了哄騙一個醉酒的女孩,沈元胥的心卻不正常地多跳了好幾下。

「你……」蘇眉止住了眼淚,有些不敢相信地看著他,眼睛里滿滿都是他的倒影。「你說什麼?」

蘇眉喜歡他,顯而易見,他也一直都清楚。可是被她這麼純粹的眼睛看著,剛剛那一句十分堅定的話,沈元胥卻再也說不出來。

「我……」動了動嘴唇,沈元胥腦子裡一片空白。

「我喜歡你……」真正冷靜下來,沈元胥的語氣都有些猶豫了。可蘇眉好似聽不出他的虛情假意一般,驚喜地眨眨眼,瞬間化悲為喜,一把抱住沈元胥嘟囔著嘴。

「我最喜歡老師了!很喜歡很喜歡!」

「我知道……」他知道的,他一直都知道。「我們回家好不好?」 「嘟嘟嘟——」教導主任才應了一聲,電話那頭迅速掛斷,教導主任都無奈了。

這年頭,老師和學生都任性得很啊!

「老師?」蘇眉嘴角上揚,眉開眼笑,還沒想到沈元胥竟然會這樣替她說話。

沈元胥抿了抿唇,拒絕承認自己的心思,轉身起床,已經打算拒絕蘇眉再說任何話了。

「老師!」 學霸女神超給力 蘇眉不依不撓,她偏偏要讓沈元胥承認,自己對於她還是有感覺的!

吧嗒吧嗒穿上拖鞋跟在沈元胥身後一寸不離,沈元胥雖然還是那樣淡漠,卻沒有絲毫的厭煩之色。

「別跟著我,我換衣服!」沈元胥故意凶了凶這丫頭,膽子也太大了!就連他上廁所也要守在門外。

蘇眉眨眨眼,逐笑顏開:「我還沒看過老師一絲不掛的樣子呢。」

「不許胡鬧!」沈元胥氣惱地紅了臉,嘭的一下子把門關上。這丫頭,膽子越發變大了,真是治不了她!

蘇眉站在門口捂嘴偷笑,總算放過沈元胥一馬,守在門口等著沈元胥開門,就一把撲進他懷裡。

「老師,你也喜歡我的是不是?」兩隻手環抱住沈元胥精瘦的腰際,不斷在他懷裡找存在感,蘇眉的聲音軟軟糯糯,全然不見一點壞學生的模樣。

偏偏,如此惡劣如她,在他面前,總是這樣讓人頭疼卻毫無辦法。他還有那麼一點點喜歡。

偏偏,她的所有利爪,在他不經意的溫暖之下全數收起,讓人又愛又恨,一點點也討厭不起來。

這樣的鬼靈精怪,那麼準確的捕捉了他的心意,哪怕他只有這麼一點點動心,也能讓她興高采烈。

他何德何能呢?

抿著唇,沈元胥掰開纏得跟無尾熊似的蘇眉,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故意凶她,來掩飾自己被看透的內心。「還不去換衣服!」

蘇眉吐吐舌頭,當真聽話的回房間里換衣服去了。

洗漱完畢,蘇眉又開啟小尾巴模式,寸步不離跟在沈元胥身後,沈元胥頭大得很,一股腦就抓起蘇眉的手帶下來,蘇眉一個不查直接摔進了沈元胥懷裡,端端穩穩坐在他大腿上,面露驚訝:「原來老師喜歡這樣!下次我會注意的!」

沈元胥:「……」他只是一時手誤!

圈住沈元胥脖子,貼在沈元胥身上,蘇眉說什麼也不肯輕易放開了,笑的跟一隻小狐狸似的,不自覺將人心情帶好。

「後天就要月考了,你還不去複習?」沈元胥無可奈何,只得提醒這丫頭好好複習。

蘇眉反而安慰沈元胥,「老師不用擔心,我現在正在預熱,怎麼做好老師女朋友。」

沈元胥:「……」

「老師,你還沒說過你喜歡我呢!」忽的,蘇眉很是嚴肅又來了這麼一句。

「很重要嗎?」沈元胥反問道,真真正正面對清醒的蘇眉,沈元胥反而覺得這四個字很難說出口。

面對蘇眉的眼睛,他總感覺自己被剝光了站在蘇眉面前,心裡的所有想法都會被她洞穿。

「老師,看著我的眼睛對我說,你喜歡我。」

【加更1】 可她看著一點也不痛的樣子!

沈元胥斜睨一眼蘇眉,乾脆無視了她,起身就走向書房。

蘇眉急忙起身攔住,不幸扭了腳摔在沈元胥身上,忽然就煞白的臉嚇了他一跳,也不知蘇眉是因為腳痛,還是腹痛。

「怎麼了?」沈元胥還是忍不住問了一句。

蘇眉苦巴巴地挎著臉:「腳扭著了,肉疼。老師冷酷無情,心疼。我……」

「心絞痛!」說罷,還裝著很是痛苦的模樣。

沈元胥滿臉黑線:「……」心絞痛哪是這麼個解釋法的?!

經不過蘇眉幾次三番的糾纏,沈元胥總算答應了給她買那些東西。很可惜沈元胥只是叫沈家人幫忙買來了,只是開門看著某個下人的眼神……

蘇眉想想就忍不住笑出聲。男主大人你還真是富二代中純情得讓人喜愛不已啊!

沒心沒肺的嘲笑惹來沈元胥一個怒瞪,只是對方笑的滿地打滾絲毫沒有接受到眼神警告。

一個小袋子砸過來,順帶著沈元胥不正常的臉紅,蘇眉只感覺賺大發了。

「老師,記得幫我煮些紅糖水啊!」

沈元胥再度瞪眼,都有些懷疑自己是不是請了個大爺回家裡住著的。雖是這麼想,沈元胥卻沒有生氣,倒是真的認命了給蘇眉煮了一些紅糖水。

看著蘇眉一臉驚訝的不是我瘋了就是世界瘋了的表情,沈元胥還覺得好笑,「怎麼?不是你讓我煮的嗎?」

蘇眉懵逼石化:「……」她也不知道男主大大你真的會幫她煮紅糖水啊!

驚喜驚喜,受寵若驚!

不過蘇眉這副模樣卻是很可愛,沈元胥一個不小心就摸上了頭。揉了揉……嗯,手感不錯。

「腳還疼嗎?」沈元胥問道,他還記得蘇眉因為急著的緣故,扭到了腳。

蘇眉還在懵逼中,被沈元胥如此貼心溫柔的照顧,原主可是從來都沒有享受過啊嚶嚶嚶!!!

「啊、不是很疼啦!」

蘇眉這樣子有點呆,但在女配顏值爆表的條件下,在沈元胥看來就是……呆萌,嗯好像那個詞就是這麼說的。

果然,賣萌神馬的都是建立在顏值的基礎上呀!

發覺蘇眉若是乖巧起來也是很可愛的,沈元胥心裡不自覺柔軟許多。

想到這個丫頭也是個閑不住的主兒,也答應了之前這丫頭一直鬧著的事,只是她的生理期……

「你生理期的話,出去不方便吧?」

蘇眉拍拍胸脯保證,「老師放心好了,山人自有妙計!」

結果就是沈元胥在商場里無意瞟到蘇眉包包里好幾片的姨媽紙……嘴角抽搐!

你永遠也想象不到,女人會從她們的包包里拿出什麼!

逛了一天,心情極好。沈元胥自動擔起了幫蘇眉提東西的角色,得了便宜的蘇眉又笑的跟個小狐狸似的,眯著眼睛慵懶又調皮,「老師,看來你也進入角色預備狀態了嘛!」

沈元胥是何等聰明的人,瞬間就能明白蘇眉的意思。身體僵了僵,瞪著罪魁禍首,「你若是好了就自己提著。」

「哎喲喲……心絞痛、心絞痛!」蘇眉眨眨眼揶揄。

【加更3】 蘇眉覺得,這真是她度過的最美好的一天了!

要是晚上回來的時候沈元胥沒給她布置作業就更好了!哦湊萬惡的作業君,本寶寶不愛你,你就不要苦苦糾纏於我啦!

蘇眉苦巴巴看著一本奧數集、一本英語作文、一張語文試卷還有文綜理綜……等等,老師你是要把我培養成全能型人才嗎?!她明明是個理科生!為毛要做文綜作業啊!!!

「老師,我心絞痛……」

舊套路,老借口!沈元胥只是瞅了兩眼,便道:「紅糖水我已經煮好了保溫著。」

蘇眉:「……」

「老師我是病人啊!」雖然她當了好幾次學霸,但是不代表她的真愛就是題庫!這種月黑風高殺人放火孤男寡女共處一室的機會怎麼可以放過!

咦?剛剛是不是有什麼奇怪的東西混進來了……

更何況今天她才跟沈元胥神似約會促進感情了,晚上的美妙時光怎麼可以這麼清涼敗火!

「今天你都沒有上課,班上同學都沒有留作業!憑什麼就我有,我不服!」

「說的是。」沈元胥點點頭,「今天為了陪你,班上同學都沒有留下作業複習,那你乾脆連班上四十四個人的份一起做了吧。」

蘇眉:「……」說好的紳士呢!你的淡雅出塵呢!這麼腹黑毒舌絕逼不是她家男主吧!?

居然敢跟她鬥嘴,不找回場子來她就不姓蘇!

「說的很有道理!」蘇眉認同地點點頭,「看來老師已經在著手培養我成為全年級第一了,這樣以後我以一個學霸的身份嫁給老師的話也不會太尷尬。」

沈元胥臉一僵:「……」之前不是說女朋友嗎?怎麼升級到談婚論嫁了!?

「畢竟老師知識淵博,媳婦也不能太丟人。」蘇眉一臉凝重,「我不會讓伯父伯母失望的!」

沈元胥:「……」他有一種自己把自己給坑了的感覺。

蘇眉完勝!

看到沈元胥成功石化后,心滿意足地抱著一大堆作業去房間里了。

對於學霸這種生物來說,一大堆作業並不是什麼難事。可是……蘇眉發現自己在文綜上面居然一竅不通!

說好了老九門科目全點亮的學霸技能呢!

難道是她本來就文綜不好?還是……眨眨眼,她也大約猜到,估摸著是從前的自己就是個理科學霸吧?

一臉苦惱地拿著最後這張文綜試題出來,蘇眉還有點不好意思地向書房移動。

鬼知道她文綜不好啊!

她以前遇到的寄主都是選的理科,她也才是第一次發現來著!

「老師,文綜不會!」蘇眉理直氣壯。

沈元胥只是先接過試卷,以為蘇眉是哪道題不懂,然後臉色有點沉,「你還沒做,怎麼就說不懂?」

「我不懂,怎麼做?」蘇眉聳了聳肩,又把問題拋了回去。

介於沈元胥是老九門精通的老師,蘇眉才拿著試卷過來問的,順便培養培養感情。沈元胥一開始也不信,直到試圖給蘇眉講了兩道題之後,他是真的相信蘇眉不懂了。

居然連基礎題都不懂,果然蘇眉是文綜白痴嗎?還是……她從來就沒認真聽課呢?想想又覺得不對,蘇眉他是知道的,在揚言說要追他之前,這丫頭的成績還算過得去。

【加更4】 看蘇眉聽他說了這麼多還是二丈和尚摸不著頭腦的樣子,沈元胥也放棄了,「蘇同學,你的文綜還要努力啊。」

「老師說的是。」蘇眉同學虛心接受,笑眯眯地,「不如老師幫我補習吧。」反正她目前的理科是沒什麼要問的了,沈元胥說的她都知道,聽多了也是浪費時間,還不如文綜,能換個科目繼續讓沈元胥給她補習。

說罷,還不等沈元胥回復,蘇眉又老城的感慨,「這種童養媳的感覺好幸福。」

沈元胥想教訓教訓這壞丫頭:「……」

補習文綜的事就這麼拍板了。接下來的兩天里,沈元胥和蘇眉的關係明顯親近了很多。雖然不知沈元胥是不是害怕自己對蘇眉再刻意疏遠,會導致蘇眉再去別的酒吧夜店。

這些不重要,只要是沈元胥不對她排斥,了解她的底線就好!

一周后,月考的成績出來了。

蘇眉沒藏著自己的實力,一下子爆發出來,然後……驚掉了班裡近視的眼鏡!

蘇眉這是逆天了啊!

要知道她們考試的時候都是有監控和監考老師,蘇眉是不可能作弊的。

所以說,蘇眉的全班第一名副其實!當然蘇眉還是偷偷放水了的,做個全班第一就好,全年級第一就算了。否則全校的人都要來圍觀她了。

排在墊底的幾個混混男聲有點好奇,先是恭維了一番,然後才賊兮兮地小聲問蘇眉。「我說蘇、蘇眉同學……你的成績怎麼會這麼好?進步得也太……」兇殘了吧!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