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文琪和丹晶‘女’孩愛乾淨,她們倒還好,特別是我和老牛,雖然身上的衣服倒是換過,但是我和老牛那頭髮‘亂’成團,鬍子也因爲刮鬍刀沒電幾天沒刮,整個一野人出山。

不管不顧地走出風景區,我們一行人直接來到最近的一個旅店,這旅店最多隻有雙人間,所以我們五個人要了三個房間,我和老牛付錢進去之後第一件事情就是洗澡。 洗完澡,用充好點的刮鬍刀刮乾淨鬍子,然後我和和王文琪她們打了聲招呼,去附近的理髮店又剪了剪頭髮,回來一照鏡子,總算是有了人樣了…… “老野

不管不顧地走出風景區,我們一行人直接來到最近的一個旅店,這旅店最多隻有雙人間,所以我們五個人要了三個房間,我和老牛付錢進去之後第一件事情就是洗澡。

洗完澡,用充好點的刮鬍刀刮乾淨鬍子,然後我和和王文琪她們打了聲招呼,去附近的理髮店又剪了剪頭髮,回來一照鏡子,總算是有了人樣了……

“老野這四種‘藥’材咱找到兩種了,下一步去哪?那剩下的兩種‘藥’材咱也不知道去哪找啊?”老牛往臉上擦着雪‘花’膏對我問道。

“先回去,然後去那黑市拍賣行看看。”我對老牛說出了我的計劃。

因爲第一次張流觴帶我們去黑市拍賣行的時候,我曾經和拍賣行裏面的首席拍賣師雅菲說起過這四種‘藥’材,讓她幫忙看着,現在也該去問問了。

“那行,現在都6點多了,老野你準備晚飯請我去哪吃?”老牛問道。

“請你吃包子去。”我說道。

“你可拉倒吧,你現在這麼說也是年入幾千萬的人,吃客請一頓吃包子,你不覺得丟人,我都替你掛不住。”老牛說道。

“我不用你替我掛不住,吃還是不是吃?”我看着老牛問道。

“吃!怎麼不吃?不吃白不吃,‘肉’餡的,最起碼我吃八個。”老牛對於吃,像來是來者不拒。

“那走。”我說着便穿上外套,把充滿電的手機裝進口袋裏。

“等一下,老野,你叫上她們不?”老牛看着我問道,她們當然是指王文琪和丹晶還有志鵬。

“叫上唄,吃個散夥飯。”我說道。

從房間裏出來,我們先去把志鵬叫了出來,去叫王文琪和丹晶的時候,我們三個大男人一直在外面等了半個多小時,餓的前‘胸’貼後背了,她倆纔出來。

等她們出來一看,原來是化妝了,你還別說,這一化妝的確比以前又漂亮了不少……

一塊兒走出旅店,剛一出‘門’還真巧,對面就是一包子鋪,我便帶頭走了進去。

其實吃包子的主要原因是我錢包裏就剩下那麼幾十塊的零錢,這兒只算是一條旅遊街,連鎮子都算不上,所以附近也沒銀行,不吃包子吃啥?

我們五個人,要了三十個包子,和五大碗紫菜湯,就吃了起來。

這一段時間,我和老牛整天就是吃壓縮餅乾和罐頭,早就吃膩味了,所以這包子吃起來也別有一番味道兒。

“老闆!拿頭蒜來!”老牛一拍桌子喊道。

不一會兒,老闆娘便給我們拿過一頭蒜來,我和老牛一人撥開一個,就着包子就吃了起來。

“你們吃蒜不?”老牛把蒜瓣遞給王文琪和丹晶。

兩人忙搖頭。

“不吃,不吃……”

吃完包子之後,王文琪便和丹晶兩人逛去了,說是買一些紀念品帶回去,走之前把我和老牛的手機號要了過去。

我則叫着老牛和志鵬一起去買了些水果,我準備回去帶到‘玉’佩空間裏,讓白小小養傷的時候吃。

買完水果,也沒啥事情,便準備回去休息一晚,明天好起早去機場。

回到旅店裏,志鵬便回房間看電視去了。

我和老牛也回到房間,洗臉刷牙之後便開始盤坐在‘牀’上練氣。

時間沒多一會兒,我的手機便響了,我拿起來一看,是王文琪給我打過來的。

“喂?”我接聽問道。

“喂,張野哥,你們快來,我們遇到痞子了。”我剛接通電話,王文琪便着急的對我說道。

“怎麼回事?你彆着急,你想和我說說你在哪?”我一聽,忙下‘牀’單手穿上鞋問道。

“就在咱們吃飯的那個地方,往前走就看到一個買佛珠的攤位,我們就在那裏。”王文琪說道。

“你們在哪等着,千萬別走開,我和老牛馬上過去。”我說着便掛了電話,我剛掛電話,老牛便看着我問道:

“怎麼了?出啥事了?”

“王文琪給我打電話,說他們遇到了幾個痞子,咱趕緊過去看看。”說着我和老牛便穿上外套,急匆匆的趕了出去。說實話,這裏治安還真不行,只是一條街道,附近並沒有任何的警署力量,而且一般人遇到那種喜歡佔‘女’人便宜的人,多半都不會多管閒事,所以我才更加擔心她們兩個。 ?

等我和老牛風風火火地趕到王文琪他們所說的那個地方之後,遠遠望去,便看到王文琪和丹晶她們兩個人的身影,在她們兩個人的身邊,還圍着男人,正在對王文琪和丹晶兩人拉拉扯扯,王文琪和丹晶兩人要走,那幾個男人忙擋在了她們面前。

我和老牛看到之後,忙走了上去。“幹什麼你們?!”老牛朝着那幾個小子吼了一聲,然後用力把一個正在拉扯王文琪的小子給推到了一旁。“草泥馬!你算老幾,關你屁事!”那個被老牛推開的小子穿着實在是有些不堪入目,那‘褲’子我不知道是他自己改裝的,還是那個***設計師設計出來的,‘褲’襠都能到膝蓋了,耳朵上打着耳釘,就連鼻子上也的穿着一個銀‘色’的鐵釘。

這是把自己當成牛了?

“跟你說話沒聽見?!多管閒事是不是想找死?!”那個‘褲’襠小子繼續一臉兇相地朝着老牛罵道。

老牛也沒還嘴,而我也是在後面靜靜地看着,就在那小子忍不住要動手的時候,後面突然走出來一箇中年男子,一把拉住了那個‘褲’襠。

“大哥,怎麼了?”那個‘褲’襠回頭看了一眼那個中年男子不解的問道。

“你一邊去!”中年男子沒好氣的說了一句,便朝着我和老牛還有王文琪、丹晶這邊走了過來。

其實我倒是一點兒都不怕那種咋咋呼呼,兩句話說不好就動手的人,而這種能沉下氣的人,倒是讓我有些擔心,不是怕他當面怎麼樣,而是怕他當面跟你客氣,背後卻捅你刀子,我和老牛不怕,王文琪和丹晶可就不一樣了。

“兩位兄弟,我那朋友不太會說話,你們兩個別太在意啊,我給他替你們道個歉,來,‘抽’個煙消消氣。”那個中年男子笑着從口袋裏掏出了一根菸,遞給了老牛。

老牛看了一眼,哼了一聲,沒接。

“呵呵……”

中年男子有些尷尬,只好笑着又把那個煙遞給了我。

我笑着接了過去,然後當着那中年男子的面,把煙扔在了地上。

那中年男子看到我這麼做之後,臉上明顯‘抽’搐了一下,雙眼中也漏出了一絲‘陰’狠之‘色’,隨即便一閃而過……

“兩位兄弟,你們這樣是不是有點兒太不給我面子了?”中年男子看着我和老牛冷言說道,他說出這句話的同時,我能明顯的從他的眼神中看到一絲殺意。

看來這個中年男子肯定有前科,而且絕對不少!

“給你媽給!別跟牛爺我廢話,不想捱打趕緊滾!”老牛看着那中年男子罵道。

誰知那中年男子聽了老牛的話之後,不怒反笑,笑着對老牛說道:

“哈哈哈……這位兄弟,咱都是出來‘混’的,出來‘混’總得講道理!”

“講道理?!那你來跟我講講道理!草泥馬的調戲姑娘你還有理了?!”老牛一聽那中年男子的話之後,更火了,要不是附近人多,我估計他就得動手了。

“我們是出來擺攤賺錢的,可是你們的那兩位朋友,買了我們的東西,不付錢,你說我們不讓她們兩個走有錯?”中年男子看着老牛說道。

“你胡說!是你們坑人,那手鍊根本不值那麼多錢!而且手鍊我們也沒要!”王文琪聽到之後,忙說道,此刻她已經氣得小臉通紅,說話的時候,聲音都有些顫抖。

“我們坑人?!臭婊子!別給你臉不要臉! 極品狂醫 我告訴你,這手鍊都是開過光的,你‘摸’過了,別人再用就不靈了,你不買也得買!”那個‘褲’襠小子再次氣勢洶洶地站出來罵道。

當王文琪和丹晶聽到那個‘褲’襠小子罵她們兩個是婊子的時候,我清楚的看到王文琪的臉上落下了淚珠,婊子這個詞,或許是罵‘女’人最惡毒的了。

我聽到這裏,大體也明白了前因後果。

就是王文琪和丹晶在逛街的時候,看到他們的攤位買手鍊,覺得好看,就去挑了一個,當問到多少錢的時候,感覺太貴,不想要了,卻被這幾個流氓以開過光爲由必須要她們買,不買不讓走。

老牛正要發作,我一把拉住了他,走過去,看着那個‘褲’襠小子問道:

“小子,要是我沒有看錯的話,你剛纔是不是拉過她了?”我指着王文琪問道。

“拉了又怎麼樣?誰讓那兩個婊子買我們東西不給錢!草!”那‘褲’襠小子昂着頭對我吼道。

“這個我就不跟你計較了,你那個手鍊拿來我看看。”我並不想跟他們撕破臉皮,至少現在不想。

“就是這個,東海水晶的,百分百正品!”

從那個‘褲’襠小子手裏接過那串白‘色’的手鍊之後,看了幾眼問道:

“多少錢?”

“八百!”那‘褲’襠小子說道。

“你這分明就是玻璃的,要這麼多是不是有些坑人了?”我看着那個‘褲’襠小子說道。

“你他媽說玻璃的就是玻璃的?!老子說水晶就是水晶的!”‘褲’襠小子看着我吼道,嘴裏的唾沫星子噴了我一臉,讓我一陣噁心。

“行,八百是吧?給你八百!王文琪,你錢包借我。”我說着從王文琪的手裏接過錢包之後,便往裏掏錢。

“老野,你幹啥呢?你還真買?”老牛一臉不解地看着我問道。

“不買我掏錢幹什麼?你傻了?”我笑着對老牛說道。

老牛一聽,裏面炸鍋了:

“老野你他麼傻還是我傻?!你這麼做意味着什麼知道不?意味着像惡勢力低頭!咱絕對不能給他們錢!老野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怕事了。”

我從王文琪的錢包裏拿出八百塊錢,然後湊到老牛耳邊低聲說道:

“我只所以給他們錢,是因爲我不想殺人。”

老牛聽到我這一句話之後,整個人一愣,沒在說道,我估計他肯定再想我爲什麼這麼說,這殺人和給不給他們錢有關係?

很有關係!

因爲一直在後面看着的那個中年男子絕對不是一個善茬,身上揹着人命是跑了不了,而且這種人格外記仇,報復心極重,要是我和老牛在這裏把他們胖揍一頓,即使現在沒事,我們幾個也會被那個人給惦記上。

我和老牛不怕,就是怕他惦記的不是我倆。

在這種四周都沒有治安的地方遇到這種人,只有兩種方法,暫時妥協亦或者直接殺了他,而我現在卻不想殺人,真的不想。

所以,我才決定破財免災,不想給她們兩個‘女’孩惹上麻煩。

那個‘褲’襠男子接過我手裏的八百塊錢之後,數了數,說了句,算你識相。便轉身遞給了身後的那個中年男人手裏。

“走。”我見他們收下錢,便把那條八百塊買來的玻璃手鍊放進衣袋裏,準備帶着王文琪和丹晶走人。

“等一下。”‘褲’襠小子叫住了我。

“怎麼了?”我回頭問道。

“還有一條手鍊,她們之前‘摸’了兩條。”那‘褲’襠小子一副吃定我們的模樣看着我說道。

“草!真當我們是軟柿子!”老牛說着就要撲上去動手。

我此刻心裏已經起了殺機,自己作死,怪不得我。

所以我並沒有阻止老牛,結果毫無懸念,老牛上去三下五除二就把那兩個人揍得趴在地上起不來,老牛也是氣到頭上了,所以一不做二不休,當街掀了他們的攤子,把他們身上的錢一分不剩的就洗劫了過來。

看到這一幕後,我倒是早就習慣老牛這打人洗劫人錢財的習慣,倒是王文琪和丹晶看的一愣一楞的。

因爲在她們印象中,那些仗義出手有本事的人,不都是視金錢爲糞土的嗎?就算在乎錢,也不能光天化日的從人家口袋裏搶啊……

老牛把搜刮來的一疊錢,放進口袋裏之後,拍了拍手,笑着對我們說道:

“咱今晚繼續去吃頓好的,走!”老牛似乎忘記了他在不久之前,剛剛吃過包子……

“你們先回去,我去買點兒東西,找好飯店直接給我打電話。”我對老牛他們說道。

老牛沒多想,便帶着王文琪和丹晶去找飯店了。

我則是在附近找了一個角落,躲了起來。

許久,那兩個人才從地上爬起來,之後便見那兩個人坐在地上相互說着什麼,我忙聚氣到耳聽了過去。

“江哥,咱這口氣不能就這麼嚥下去,你趕緊給老大打個電話,咱‘弄’死他們幾個!”是哪個‘褲’襠小子的聲音。

“光子,你先去給附近的幾個兄弟打個電話,我回去拿傢伙,打聽出他們的住處,晚上做了那兩個男的,然後把那兩個婊子輪了!”那個中年男子‘陰’冷地說道。

“知道了,我這就打電話。”‘褲’襠小子說着就從他口袋裏掏出了電話。

我聽到這裏,心中的殺意更勝!本來我留下來就是想看看他們是否有報復心理,看來非動手不行了。

就在我準備想着怎麼動手‘弄’死他們兩個人的時候,雲月的聲音從我身旁傳來出來:

“張野,你怎麼了?”

我先是被雲月的突然出現嚇了一跳,之後便看着她說道:“沒什麼,你先去‘玉’佩空間裏等我一會兒,我過會兒帶着你去吃飯。”“你肯定有事兒,我怎麼感覺你雙眼中都充滿了殺機?!”雲月看着我不解地問道。 ??<!doctypehtmlpublic“-//w3c//dtdxhtml1.0transitional//en““-transitional.dtd“>龍紋鬼師龍紋鬼師364-再讀中文網showcount;

再讀中文網最新改版,歡迎來再讀中文網!龍紋鬼師無彈窗閱讀,盜門九當家新書龍紋鬼師最新章節這裏更新最快!

當前位置:>>>

《》

typecho;

龍紋鬼師

readchapter1;readchapter2;readchapter3;

printchaptererror;

?

等我和老牛風風火火地趕到王文琪他們所說的那個地方之後,遠遠望去,便看到王文琪和丹晶她們兩個人的身影,在她們兩個人的身邊,還圍着男人,正在對王文琪和丹晶兩人拉拉扯扯,王文琪和丹晶兩人要走,那幾個男人忙擋在了她們面前。

我和老牛看到之後,忙走了上去。“幹什麼你們?!”老牛朝着那幾個小子吼了一聲,然後用力把一個正在拉扯王文琪的小子給推到了一旁。“草泥馬!你算老幾,關你屁事!”那個被老牛推開的小子穿着實在是有些不堪入目,那褲子我不知道是他自己改裝的,還是那個***設計師設計出來的,褲襠都能到膝蓋了,耳朵上打着耳釘,就連鼻子上也的穿着一個銀色的鐵釘。

這是把自己當成牛了?

“跟你說話沒聽見?!多管閒事是不是想找死?!”那個褲襠小子繼續一臉兇相地朝着老牛罵道。

老牛也沒還嘴,而我也是在後面靜靜地看着,就在那小子忍不住要動手的時候,後面突然走出來一箇中年男子,一把拉住了那個褲襠。

“大哥,怎麼了?”那個褲襠回頭看了一眼那個中年男子不解的問道。

“你一邊去!”中年男子沒好氣的說了一句,便朝着我和老牛還有王文琪、丹晶這邊走了過來。

其實我倒是一點兒都不怕那種咋咋呼呼,兩句話說不好就動手的人,而這種能沉下氣的人,倒是讓我有些擔心,不是怕他當面怎麼樣,而是怕他當面跟你客氣,背後卻捅你刀子,我和老牛不怕,王文琪和丹晶可就不一樣了。

“兩位兄弟,我那朋友不太會說話,你們兩個別太在意啊,我給他替你們道個歉,來,抽個煙消消氣。”那個中年男子笑着從口袋裏掏出了一根菸,遞給了老牛。

老牛看了一眼,哼了一聲,沒接。

“呵呵……”

中年男子有些尷尬,只好笑着又把那個煙遞給了我。

conad1;

我笑着接了過去,然後當着那中年男子的面,把煙扔在了地上。

那中年男子看到我這麼做之後,臉上明顯抽搐了一下,雙眼中也漏出了一絲陰狠之色,隨即便一閃而過……

“兩位兄弟,你們這樣是不是有點兒太不給我面子了?”中年男子看着我和老牛冷言說道,他說出這句話的同時,我能明顯的從他的眼神中看到一絲殺意。

看來這個中年男子肯定有前科,而且絕對不少!

“給你媽給!別跟牛爺我廢話,不想捱打趕緊滾!”老牛看着那中年男子罵道。

誰知那中年男子聽了老牛的話之後,不怒反笑,笑着對老牛說道:

“哈哈哈……這位兄弟,咱都是出來混的,出來混總得講道理!”

“講道理?!那你來跟我講講道理!草泥馬的調戲姑娘你還有理了?!”老牛一聽那中年男子的話之後,更火了,要不是附近人多,我估計他就得動手了。

“我們是出來擺攤賺錢的,可是你們的那兩位朋友,買了我們的東西,不付錢,你說我們不讓她們兩個走有錯?”中年男子看着老牛說道。

“你胡說!是你們坑人,那手鍊根本不值那麼多錢!而且手鍊我們也沒要!”王文琪聽到之後,忙說道,此刻她已經氣得小臉通紅,說話的時候,聲音都有些顫抖。

“我們坑人?!臭婊子!別給你臉不要臉!我告訴你,這手鍊都是開過光的,你摸過了,別人再用就不靈了,你不買也得買!”那個褲襠小子再次氣勢洶洶地站出來罵道。

當王文琪和丹晶聽到那個褲襠小子罵她們兩個是婊子的時候,我清楚的看到王文琪的臉上落下了淚珠,婊子這個詞,或許是罵女人最惡毒的了。

conad2;

我聽到這裏,大體也明白了前因後果。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