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夢突然覺得有些頭暈,扶著牆站了一會,她會:「我現在就過去。」

周孜月來到醫院的時候吳夢已經走了,她找了一圈也沒找到人,最後來到護士台問有沒有一個叫吳夢的病人家屬。 「你說的是出車禍在重症監護的那個家屬吧,她應該在重症監護室外面等著,我看她已經好幾天沒離開過了。」 周孜月來到重症監護室外,只看見裡面的病人身上插滿了管子,卻沒有看見吳夢。 打電

周孜月來到醫院的時候吳夢已經走了,她找了一圈也沒找到人,最後來到護士台問有沒有一個叫吳夢的病人家屬。

「你說的是出車禍在重症監護的那個家屬吧,她應該在重症監護室外面等著,我看她已經好幾天沒離開過了。」

周孜月來到重症監護室外,只看見裡面的病人身上插滿了管子,卻沒有看見吳夢。

打電話過去,電話已經關機了。

周孜月無奈的嘆了口氣,「到底跑哪去了!」

一個護士經過,周孜月拉住她問:「請問你有沒有看見重症室病人的家屬?我聽護士台的人說她已經好幾天沒離開過了,她現在去哪了?」

「你說的是那個年輕的女孩吧?她剛才還在這呢,好像接了個電話,急急忙忙就走了,至於她去哪了我就不知道了。」 警察局,吳夢極力維護自己的父親,她父親從以前開始就是個老實人,怎麼可能做出這樣的事?

「警察同志,一定是誤會了,我爸不會做這樣的事的。」

吳夢是他們家的老來子,家裡過的不富裕,但因為她喜歡這一行所以吳夢的父母說什麼都要供她上學,吳夢的父親今年已經六十了,身上穿的還是五六年前的舊外套,他被警察抓來之後什麼話都不說,一個勁的搖頭,人都有些神志不清了。

徐凱迪說:「吳夢,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難不成你想說是我勾引你爸嗎?你看看他的樣子,我好心借給你錢給你媽媽治病,還同意讓你爸爸去我家休息,結果呢,他居然想對我做那種事,這件事我跟你們沒完,我要告他!」

這幾天發生的事情太多了,吳夢已經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她看向自己驚慌的父親,一邊哭一邊拉著他問:「爸,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倒是說句話呀?」

告訴世界,你是我的 吳夢爸爸搖著頭,「我沒有,我沒有,小夢,你不是壞孩子,咱們回家,咱們回家。」

徐凱迪說他的神智是清楚的,一個知道強暴女明星的人警察也不相信他是個瘋子,但是他什麼都不說,確實讓人為難。

看著他們父女倆抱頭痛哭,徐凱迪只是淡淡的瞥了他們一眼。

吳夢哭著看向徐凱迪,「凱迪姐,我爸真的不會做這種事,你一定是誤會了,我求求你別告他,他年紀大了,他受不了這些的。」

徐凱迪甩開她的手,「那你的意思我就活該被他摸了?你也知道他年紀大了,年紀大了還這麼不要臉!我是看在你們可憐的份上才願意幫你的,既然你說我冤枉你爸爸,那行,你們家的事我也不管了,你把錢還我,以後你我井水不犯河水。」

還錢?

吳夢整個人都呆住了。

她上哪去湊二十萬給她?

「凱迪姐,你知道我媽媽住院還沒醒,我真的沒有錢。」

徐凱迪高高在上的睥睨著吳夢父女,「沒錢還敢住重病室,都這麼多天了,醫生都說你媽沒有多大的機會活過來了,你乾脆斷了她的葯讓她死了算了,幹嘛打腫臉充胖子?」

吳夢可以求她,但卻不能忍受她說這樣的話,「徐凱迪,你怎麼能這麼說話,你還是人嗎?沒錯,我是欠你錢,但那是你心甘情願借給我的,我沒有逼你!」

徐凱迪得理不饒人的說:「那時候我是心甘情願,現在我又不想借給你了,怎麼樣?」

「你……」

徐凱迪是受害者,警察當然不會讓吳夢在警察局再對受害者動手。

警察拉住吳夢給予警告,說她要是再這麼激動就要連她一起抓起來。

吳夢一激動眼前一黑暈了過去,徐凱迪冷哼,「裝,演技這麼好還是個不入流的角色!」

警察拍了拍吳夢,發現她是真的暈倒了,安撫了徐凱迪,讓她明天再過來,徐凱迪沒說什麼就這麼走了。

*

第二天吳夢醒來發現自己在醫院。

病房裡沒有她爸爸的身影,有的只是徐凱迪。

她驀地坐起,「你怎麼會在這?」

徐凱迪冷笑,「我是你的債主,我當然是來找你討債了。」

一直以來吳夢還以為她是個好人,但是現在她現在冤枉她爸爸,還用這種方法逼她還錢,吳夢終於知道這個女人從一開始就是在利用她。

「錢我一定會還你的,你放了我爸!」

「放了你爸可以,但是我想知道,你有能力還錢嗎?二十萬,你還了二十萬還要繼續承擔你媽媽的醫藥費,我覺得你根本沒有這個能力。」

「不需要你管!」

徐凱迪放下她的名牌包,走到床邊坐下,「其實我也不是想管你,我就是看你可憐,想給你指一條明路,這條路走不走你自己選擇,但是聽聽對你又沒什麼損失,你說是不是?」

吳夢沒說話,她再也不想聽她的鬼話了。

徐凱迪說:「如果你答應,我不但不會告你爸爸,就連那二十萬我也不要了,順便我還可以繼續幫你支付你媽媽的醫藥費。」

事情到了這種時候,錢確實是吳夢的命門。

她隱隱的動了動眉心,徐凱迪也沒打破她的底線讓她現在就答應她。

徐凱迪說:「我讓你做的也算不上是什麼難事,上次你喝醉酒一直跟我抱怨庄小孜,她把你害的這麼慘,找遭到全網唾罵,你心裡也不舒服吧,其實最有心機的那個人應該是她,跟你擺出一副好姐妹的樣子,實際上卻是踩著你捧高她自己,既然她喜歡這種姐妹情深的戲碼,你就跟她一直演下去好了,你只要打聽一些關於她的秘密告訴我,讓我有機會把她從那高高在上的地方拉下來,你媽媽的醫藥費,和你爸爸的事,我可以全都不計較。」

聽完這些話,吳夢笑了,「原來你的目的是這個,難怪你處心積慮的接近我。」

「也算不上處心積慮,對你這種人,隨便對你好點你就會上鉤,處心積慮四個字用在你身上太浪費了。」

吳夢現在已經不怕她諷刺了,她說:「你想都別想,你既然知道小孜是我朋友,我就不可能背叛她。」

徐凱迪笑了,「朋友?上次你喝醉的時候可沒說過她是你朋友,你說你變成現在這樣都是因為她。你還是好好想想我說的話吧,別忘了,你媽媽還在重症室,你爸還在公安局,他們的命可都在你的手裡。」

徐凱迪說完了風涼話就走了,吳夢身子一癱,抱著被子卻不敢發出哭聲。

她該怎麼辦?

*

在醫院裡多住一天就浪費一天的錢,醫生說她是因為休息不夠外加受了刺激才暈倒的,她已經睡了一晚上了,應該休息夠了。

回到市三院,吳夢在護士台那讓護士幫忙把她手機充了個電。

昨天晚上接到警察局打來的電話之後就沒點關機了。

電話開機,吳夢接連收到好幾條消息,其中一條是銀行發來的,居然有人給她轉了二十萬。

正看得出神,一個護士走過來說:「你是重症室的家屬吧?」

吳夢回頭看著護士,「我是,是不是我媽醒了?」

「不是,病人還沒醒,我是想跟你說一聲,有人幫你母親付了三個月的住院費和醫療費。」

「三……三個月?」吳夢不敢相信的看著護士,「是誰?」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我是聽樓下繳費處的人說的。」

聞言,吳夢顧不得問清楚,轉身就跑。

來到樓下繳費處,吳夢挨個窗口問到底是誰給重症室的病人教的錢,一個窗口大姐問:「你是重病室的家屬嗎?」

「對,我是。」

「你叫吳夢?」

吳夢使勁點頭。

「我這有張紙條,是給你媽媽付醫藥費的人留下的,還有這些醫藥單子,昨天給你付錢的人沒拿就走了。」

「謝謝大姐。」

吳夢拿過紙條和醫藥單,住院費加醫藥費一共將近三十萬,如果她卡里的那二十萬也是同一個人給她的話,那她豈不是欠了五十萬?

打開紙條,上面的筆跡吳夢一眼就認出來了。

拿著紙條的手隱隱發抖,一滴眼淚落在了紙條上。

*

下午,吳夢來到公安局想要保釋她爸爸,警察卻不給保釋,說受害者要告他,一定要他們給個說法才行。

吳夢知道徐凱迪想要的根本不是什麼說法,而是想比她點頭答應幫她。

吳夢當著警察的面打電話給徐凱迪,「是我,我答應你,你現在可以放了我爸嗎?」

半個小時后,徐凱迪穿著一身名牌踩著高跟鞋走進來,看到吳夢,她揚起紅唇笑了笑,「警察同志,我不告了。」

徐凱迪開車把他們父女倆送會醫院,下車前學凱迪警告吳夢,「你最好別跟我耍花樣,我能放了你爸,就能再把他送回去,你要是想讓你爸死在監獄里,你就儘管躲著我,反正躲得了和尚也躲不了廟。」

吳夢的父親像是被嚇傻了一樣,不管吳夢怎麼問他他都不說話。

「爸,你倒是說話呀,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知道你肯定不會做出這種事。」

吳夢的爸爸站在重症室前,聽著吳夢的質問終於有了點反應。

「我沒有,小夢,爸爸知道你很辛苦,是爸爸不好,拖累你了。」

吳夢搖頭哭著說:「沒有,你沒有,是徐凱迪故意的,爸,你跟媽都要好好的,我一定會出人頭地讓你們過上好日子的。」

*

手機充滿了電,這是吳夢從公司離開之後第一次上網看新聞。

她才知道原來那天她離開之後庄小孜當著自己粉絲的面說了那麼多話,她為了維護她,不惜得罪自己的粉絲,而她卻在跟別人抱怨她的不是。

吳夢一邊看一邊哭,她不知道庄小孜為她做了這麼多,也不知道現在網上很多人都不再攻擊她了,徐凱迪一直不讓她上網,想必她是早就知道了,她居然相信那個陰險的女人這麼久。

「小夢,你怎麼了?」

吳夢擦了擦眼淚,搖了搖頭,「我沒事,爸,你昨天在警察局呆了一晚上,該洗個澡好好休息一下了,我去隔壁旅館凱哥房間,你去睡一會,等到了晚上你過來換我。」

「不不不,太浪費錢了。」

「沒關係,我現在手裡有錢,你不用擔心錢的事,媽媽還不知道什麼時候能醒,你總不能一直這樣熬著,會累壞的,你先暫時住著,明天我就去找房子,盡量找離醫院近還便宜一點的,到時候你就可以在這陪媽,我就可以去工作了。」

*

吳夢租到了一個房子,兩室一廳,精裝修,就在醫院後面的一條街,租金才一千塊錢一個月。

她沒租過房子,但也知道這已經很便宜了,關鍵是房子里什麼都有,只要進去就可以住,什麼都不需要買。

吳夢的父親有地方住了,吳夢也可以去公司了,雖然她去了公司也無所事事。

剛到公司,吳夢被就肖天成叫進了辦公室,說是公司給她接了一個廣告代言。

吳夢有點不敢相信,「給我接的廣告代言?」

廣告界天王 肖天成說:「不是給你接的,而是對方指定要你。」

肖天成把合同扔過來,吳夢看了一眼,是周氏集團旗下coya品牌新一季的服裝代言。

周氏集團在北國可是土豪級別,他們旗下的每一個商業和品牌受到關注的程度都是極高的。

吳夢不敢相信的看向肖天成,「真的,真的是我?」

總裁,麻煩離我遠點 「是,沒錯,就是你,你要是不願意接就算了,我看看他們願不願意用別人。」

聞言,吳夢連忙搶回合同,「我接,我接。」 吳夢突然接代言了,而是還是周氏旗下的coya,好事來的太突然總會讓人覺得其中有貓膩。

茶水間,粱筱殷和徐凱迪坐在那閑聊,粱筱殷冷笑聲透著諷刺,「吳夢因為之前的那些事,現在的人氣可比你高多了,現在她又接了coya的代言,一個人的運氣要是來了,還真是擋也擋不住。」

徐凱迪原本沒打算跟人說她做的那些事,不過想想,有個幫手總好過蛋單槍匹馬,再說,要論公司里誰最想把庄小孜拉下馬,那麼這個人一定是粱筱殷。

「或許她的運氣確實來了,但說不定是頂了別人的運氣。」

粱筱殷看了她一眼,「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徐凱迪在粱筱殷耳邊小聲說了幾句,粱筱殷不太相信,「真的假的?」

「當然是真的,我可是用錢換來的消息,她不敢耍我。」

*

周氏是大集團,周氏旗下所有子公司都沒有找任何人代言過,因為他們自己就能為自己代言,周氏集團老總從來都不怕在鏡頭前露面,但他把自己的家人照顧的特別好,從沒在眾人的視野中出現過。

如今coya找了吳夢做代言,可前不久吳夢還是黑料纏身,很多人都看不明白周氏集團為什麼要這麼做。

吳夢大半個月都投入在代言活動中,活動結束后,她的人氣也跟著上升了不少,畢竟是被大公司看中,就連周氏集團都不在意她的黑料,別人還有誰回去想太多?

這半個月來徐凱迪連見她一面都難,更別說是找她套話了,終於她的代言活動結束了,徐凱迪找上門,剛巧,吳夢的父親也在。

看到徐凱迪,吳夢的父親直接操起了掃把。

徐凱迪躲都不躲,「打,你敢動我一下試試,上次的事咱們還沒完呢,你要是敢動我,這次就算吳夢給我跪下來我也要把你送進監獄里等死!」

「爸,你冷靜點,你先去醫院陪媽,我一會就來。」 步步逼婚:搶來的老公 吳夢趕緊安撫自己的父親,雖然她已經知道了上次的事是徐凱迪故意刺激他,他當時只是想打她,結果她卻說她父親被非禮。

「小夢,把她趕出去,她不是好人,你跟我一起去醫院看你媽。」

徐凱迪冷笑,她一點都不擔心吳夢會走,她穿著高跟鞋,鞋都不脫就走進客廳,大搖大擺的坐了下來。

吳夢好說歹說的終於把她父親送走了,關上門,吳夢回到客廳。

徐凱迪四處打量,「這個地段,這麼好的房子,房租應該不低吧,怎麼,才接了一個代言就敢這麼鋪張浪費。」

「你來幹什麼?」

聞言,徐凱迪看了她一眼,「我當然是來找你要利息的。」

吳夢蹙眉,「我還你錢。」

徐凱迪笑了,「好啊,你還我錢,那你爸呢,你是不是想讓他再被關起來?」

「你……」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