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現在我倒想聽聽,你的秘密值不值得壞了二皇子的一條命!」他抬頭瞟了她一眼,又道。

殷凌眉頭一皺,聽他盤算的如此狠毒卻說得輕描淡寫,知道他在試探自己,看自己所言是真是假。 她仰頭凝視著申屠,冷冷道:「『純陰風體』便是『鳳凰血脈』,而名為『鳳舞九天』的帝級功法也唯有『純陰風體』才能修鍊,而與『純陽龍體』所修鍊的『龍翔萬里』功相輔相乘,可天下於無敵!」 申屠霍然張目,手上

殷凌眉頭一皺,聽他盤算的如此狠毒卻說得輕描淡寫,知道他在試探自己,看自己所言是真是假。

她仰頭凝視著申屠,冷冷道:「『純陰風體』便是『鳳凰血脈』,而名為『鳳舞九天』的帝級功法也唯有『純陰風體』才能修鍊,而與『純陽龍體』所修鍊的『龍翔萬里』功相輔相乘,可天下於無敵!」

申屠霍然張目,手上動作微頓……渾身突然一震。

「龍翔萬里」與「鳳舞九天」可相得益彰?

這句話連傻子都能聽明白,絕對是增加修為至巔峰的絕佳途徑!

那豈不是說自己要奪了「純陰風體」,先要把自己變成「純陽龍體」?

他點點頭,耐心的往下聽。

無敵神龍養成系統 殷凌見他這次良久都沒有說話,知道自己的話己起了作用。

她又娓娓道來:「『純陰風體』對於你這普通體質的人來說,不起絲毫作用,除非你修鍊了『龍翔萬里』功,可惜啊,這部功法就要成為千古絕唱了!」

言下之意,你現在即便是對我用強,「純陰風體」也不可能與你調和相融,增強你的修為與功力。

「為什麼?怎樣才能變為『純陽龍體』?『龍翔萬里』這部功法現在何處?」申屠一怔,突然站直了身體,聲音之中,竟然帶有疑惑。

「鳳舞九天」與「龍翔萬里」二部功法乃是傳說中的神典,怎麼修鍊到血精中去?

「『龍翔萬里』功,乃為皇室密傳功法,皇室血脈盡皆真龍血脈,才能乘承『龍翔萬里』之精髓融入體內,而此功法除了當今皇上便只有太子會!」

殷凌這句話,如醍醐灌頂一般,喚醒了申屠……

秦洲大陸,諸多血脈流傳於世,而身居龍鳳血脈者不在少數,但真正血脈純正的卻只有皇室一脈中的人。

若自己與二皇子秦騰雲換血,便可據此血脈,修鍊成「龍翔萬里」功,再以真龍純陽之體與純陰鳳體結合,便能修成無敵於天下的神功,屹立在修真界的巔峰!

現在看來,與「純陽龍體」及「龍翔萬里」功相比,二皇子秦騰雲什麼都不是……

要死的不是太子,而是二皇子!

吸干他的血把自己變成「純陽龍體」!

而太子卻絕不能讓他死……因為他就是一部活的帝級功法!

此刻申屠,雙眼眸子暫放著炙熱無比的光芒……

先吸幹了秦騰雲的血,再逼太子傳法,然後再進行二種體質的婚配!

他嗅了嗅殷凌身上散發的那種陰寒至極的氣息,激動得渾身發抖:「傳聞已久的天地間第一至陰至陽之奇功,竟然被我在這裡同時找到了,哈哈哈……」

「從今後,只要我與你陰陽調合,練成這陰陽兩極大法,便可號令天下,什麼荒古聖體,什麼十大宗門,就是『天殺堂』也統統不話下,都是我的手下奴才哈哈哈……」

「我申屠將取代你們,永世號令秦洲大陸!」他手舞足蹈的吼叫著。

他臉上流露露出來幾近痴迷的神色,緩緩地一步步向殷凌走過去,似乎是一個新婚之夜的丈夫,輕柔的說道:「你在這等著,我這就去殺了二皇子,將你父親放回來!」

申屠「桀桀」怪笑一聲,不待殷凌說什麼,己豁然轉身……

結界屏幕突然似開裂了一般,被他擠了進去。

下一刻,他的人己出現了二皇子秦騰雲的身後。

秦騰雲對他的到來,絲毫沒有在意,只是以為他己經快樂完了,來看看自己這邊怎麼樣了而己。

申屠手腕一翻,手中多出了一根玉簫……

他嘴角帶著詭異微笑,俯身在滿嘴鮮血正大快朵頤的秦騰雲耳邊,道:「似你這般吸法太慢,待我來幫幫你……」

申屠的聲音平平淡淡,卻充滿了狠辣之意,足以讓人渾身血液瞬間凝固為冰。

二皇子驚恐的見到,地上一道長長的玉簫影子,突然像毒蛇一樣動彈了一下。

就在他尚未反映過來之際,申屠手中的玉簫己毫無花假地「噗」的一聲刺進了二皇子的頭頂上,連他的元神都被釘住了。

秦騰雲長聲慘叫:「啊……」

「二皇子你沒想到吧……你吸別人的血,我吸你的血,這樣子對你也算是公平吧?你想變回本體模樣,繼承皇位,好練那『龍翔萬里』之功,成為千古一帝,但功任你機關算盡,老天爺最終眷顧的還是我,你能算計得了太子,你能算計得了我么?哈哈哈哈……」申屠手握玉蕭,使勁晃了二晃,似乎是在嘲笑秦騰雲。

二皇子慘叫,他被穿了腦袋,整個身子一動不能動,心中恨意滿胸,但至死也想不明白,這個申屠為什麼要殺自己?

這完全就沒有理由的啊……

他突然想起來一件事……

「鳳舞九天」與「龍翔萬里」相互之間的聯繫。

一定是她!

是殷凌為了報復自己,泄露了其中的秘密,才給自己招來了殺身之禍!

可現在說什麼一切都晚了!

因為他突然間覺的自己被抽空了……

他發出了最後一聲驚天動地的慘叫!

太子己被折磨的神思恍惚。

但饒是如此,見到眼前的變化也不僅驚呆了……

因為,他看見二皇子頭上插了一根管子一樣的兵刃,申屠的嘴正一鼓一鼓的居然含著那管子……在吸!

順著透明的玉蕭,清晰可見二皇子的鮮血和豆腐腦一樣的腦漿咕嘟咕嘟的被申屠吸入口中,又吞入腹中。

眼見著秦騰雲血肉模糊的強壯身體就這樣一點一點的癟了下去,皮膚的顏色也由肉紅里透白變的開始灰暗……

太子目瞪口呆……一時間驚喜交加,仰天一聲長嘆:果然是天理昭彰、報應不爽!

到最後,二皇子連渾身的精血都被抽幹了,只剩下了一具皮包骨頭的屍體,轟然倒地不起。

終於,申屠停止了動作,他呼呼的喘著粗氣,打了一個飽嗝,伸出手,優雅的從懷中掏出了一方手帕,擦了擦嘴。

「該你了!把『龍翔萬里』功交出來!」」 重生之嬌嬌 萌妻來襲:大叔消停點! 他死死盯著太子,開口說話。

「龍翔萬里功!」太子鋒銳的眼睛看著申屠,剎那間明白了他的為什麼要狗咬狗自相殘殺的意圖。

太子臉上充滿了絕望之意,一陣莫名寒意從心底油然升起。

面對如此惡狼一般毫無人性的「天殺堂」修士,他毫無自救辦法。

若不能尋到辦法自救,他便要殞身在這魔鬼的口中……

申屠一定會吞噬了自己的元神,從中找出「龍翔萬里」烙印在神識中的痕迹。 「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絕境中,已經是近乎油盡燈枯的太子低吼一聲。

他的元神空間內的「龍翔萬里」功陡然自元神中升起,散發出耀眼的金光,似一股淡淡波動瞬間傳來……

轟的一聲,太子將泥丸穴沖開,元神化為一條身軀忽明忽暗的五爪金龍飄浮在了大殿上空。

太子臉色平靜,沒有後悔,沒有猶豫……

他寧可死,用元神一搏,也不願透露出半點「龍翔萬里」功!

伴隨著一聲驚天動地的痛苦咆哮,太子全身的骨骼在一陣噼里啪啦的巨響中,全部被抖開了躲開了,濃郁的血光衝天而上,覆蓋了整片大殿,散發出了一股濃郁的血腥味。

他絕不給申屠留下一滴血!

一般修士的元神只要脫離了身軀,逃脫不及便只有挨宰的份,而太子的元神居然能幻化成了一條龍。

這讓申屠極為之震驚……

「這應該是『龍翔萬里』功將他的元魂,轉化為了最純粹的能量……『龍翔萬里」功果然是世間罕見,爍古震今,名不虛傳!」

不行,決不能讓太子就此死去!

否則這個生命體徹底消失在了這個世界上,「龍翔萬里」功就會失傳,自己的千秋大夢也會化為泡影。

申屠出神的看了半晌,道:「你大可不必如此,你的元神雖用『龍翔萬里』秘法加持,也不堪一擊!告訴我想知道的一切,便可以留你一條活命!而你,也可以取代二皇子在『天殺堂』的位置……」

任誰也想不到,申屠為了得到「龍翔萬里」功,竟強烈到了近乎難以抑制的程度……破天荒地抑制住了自己的殺念。

他一伸手,將滿天的血霧聚成一道血線,翻手間又打回到了太子的體內!

就在這時,漂浮在他頭頂的五爪金龍竟揚起虛弱的前爪,猛的朝申屠抓了下來。

這是太子用他的元神力量所能發出的最後一擊!

頭上恐怖的波動傳出,讓申屠心中一驚,他來不及多想,驀然揚起手中的玉蕭像一道閃電斬了上去……

只要元神被玉簫斬中,太子就形神俱滅!

轟隆隆……便在此刻,突然,一聲大響傳來。

「糟了!」申屠暗叫一聲不好。

一聲巨響,震耳欲聾的聲響與滾滾氣浪瞬間擴散!

玄天殿的結界粉碎開來,大殿轟然倒塌。

申屠驚駭的看到自己斬向五爪金龍的那道極其粗壯的刃光,帶著『嗤嗤』聲響降落下來,不偏不倚的斬在一具突然撞進來的巨大青銅棺材上!

棺材上傲然站著一人,豁然韓星!

突然,腳踏青銅天棺虛空而立的韓星,眼中精芒一閃,猛的一個閃身,袍袖飛卷而下,將太子與殷凌捲入到了天棺之中,順帶連太子的元神都收了。

申屠的動作停止了。

他不可置信的別過頭,看著韓星,喃喃道:「『困魔封神大陣』被破了……?」

撞破鐵籠逃虎豹,頓開鐵鎖走蛟龍……這怎麼可能?

他將自己神識刷的散了出去,以搜神之法將幾個尚未散去的魔兵神體的陰魂搜了一遍。

頓時,韓星破陣的一幕幕盡皆浮現在他的腦海中……

……………

「困魔封神大陣」是申屠為韓星準備的天網地網,也是他的一個殺手鐧。

天已經漸漸黑了下來。

宋城內,韓星身子如一道虛幻之影,從那一座座房屋、宮殿中穿行而過,他的雙腳幾乎不粘地面,如低空飛行一般,其速之快,肉眼幾乎無法看到。

前面就是玄天殿,萬丈……千丈……

突然,韓星的雙目瞳孔收縮,豁然亮開了天覲神眼。

只見在大殿千丈範圍內,有無盡的黑霧化成氤氳之氣從地底冒出,將本是雄偉壯麗的玄天殿襯托得很是詭異莫測。

韓星一陣皺眉,走到近前,運轉神目,掃向玄天殿。

只見玄天殿前黑霧很有規律的翻湧,瀰漫四周,隱隱形成了一道道血腥與戾氣的紋理,其中更有無數道身影如幽靈一樣,沒入黑暗之中,沒有一點聲息。

「沒有生氣,有的只有煞氣……和陣紋,這似乎是一種大的殺陣,擺在此處。」他神色凝重,低聲自語道。

「我來看一下,這其中究竟有何有古怪?」韓星心中掠過一抹不安,視線緩緩向里望去。

韓星在藏經閣所得的《法相乾坤》為依託山川地勢鍊氣布陣之法的殺陣古經,其中陣勢、陣圖、陣譜、陣符也皆在其中。

他不敢耽誤,全力施展胸中所學,試圖找出這裡的真相。

僅僅片刻后,他就心中震動……

這是一方環環相扣的殺陣,有非常恐怖的氣機從數十個精巧的小陣中發出,牽一髮而動全身。

一旦輕易踏入某個小陣,那麼這方大陣就會完全啟動。

更讓他吃驚的是,玄天殿上空有一座金色十八層的巨塔虛影,高大宏偉,懾人心魄。

金塔將整個大殿覆蓋在其中,塔內鎮壓了無數神魔魂魄,冒出瀰漫天地的邪惡之氣,只要觸動大陣,就會鋪天蓋地的降落下來。

而且,大陣中似有三十多個身穿鎧甲的半人半魔的身形,他們的軀體不斷的帶著鮮血爆碎開來,又重新聚合,循環往複。

這些爆開的血霧,被那些遊動的神魔魂魄吸入體內,便衍生演化出又一批覆蓋鱗甲、強橫之極的魔神。

整個大陣有如血海屍山布成。

就在這時,韓星倒吸一口冷氣……

他看到了自己的師付殷天祥,被二條打上了苻文的精鋼鐵索五花大綁的綁在大殿前水桶粗的旗杆上!

旗杆周圍,有幾個強橫之極的人形生物在看守。

韓星背負雙手,在陣處不斷踱步,心中衡量……

今日之戰,他已經沒有斡旋的餘地,沒有半點退路,不勝則亡!

即便此地是刀山油鍋自己也要闖進去,將師付與師妹救出來!

辦法只有兩個,一個是強行闖入陣中用毀滅的辦法破開大陣,另一個辦法就是找到陣眼,用最正確的辦法破陣。

就在韓星探出神念,一番觀察后,舉棋不定之時,一陣劇烈的危機感突然湧上心頭。

下一刻,異變驟然發生……

從大陣射出兩道陰慘慘,閃爍不定的綠光,仿若從九幽地獄射來。

顯然是韓星探出的神念驚動了它!

這是什麼東西?

按常理論,裡面的神魔死後的殘念透不出大陣……但偏偏它卻能透出!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