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啊,我覺得渾身舒服著呢。」周寒心中也是納悶,這水晶藕自己一條條的吃下去,自己為什麼沒有撐的感覺呢。要知道這水晶藕一段足足有小孩子的手臂大小呢,自己連續吃了這麼多,胃也該塞滿了吧,怎麼胃裡還沒有飽脹感覺呢。

「那,那,那你就繼續……」王天游暗暗汗顏,這周寒不會又是第二個操西岐吧。 不過周寒這吃法倒是比操西岐文明很多,小口小口的啃食,操西岐那傢伙簡直就是一個牲口,一張口就是一根,一張口就是一根,就像三天沒吃飯一樣。 第十二根…… 第十五根…… 第十八根…… 第二十三根……

「那,那,那你就繼續……」王天游暗暗汗顏,這周寒不會又是第二個操西岐吧。

不過周寒這吃法倒是比操西岐文明很多,小口小口的啃食,操西岐那傢伙簡直就是一個牲口,一張口就是一根,一張口就是一根,就像三天沒吃飯一樣。

第十二根……

第十五根……

第十八根……

第二十三根……

王天游越數越驚詫,尼瑪這周寒不會真成為第二個操西岐吧。

周寒在吃了剛剛三十根的時候,停手了,因為他腦海裡面的祭靈開口了,周寒現在的體質,三十根水晶藕正好合適。若是再多吃,水晶藕便會損害他的身體。這跟喝水一樣,人的身體每天需要定量的水分,一旦喝過量了,有可能會引起水中毒。

那操西岐之所以能吃三十八根,可能是因為他的體質跟別人不一樣。體質不一樣,這吃的水晶藕數量自然也就不同了。

但也有可能是別的原因,比如血脈不同等。

三十根水晶藕下肚,周寒活動了一下筋骨,感應一下力量,好傢夥,現在的力量足足增加了十五萬公斤,平均一根水晶藕增加五千公斤。雖然這比當初一根水晶藕增加一萬公斤的效果少一半,但量多啊。

先天之境中期的力量是超過二十萬公斤,低於三十萬公斤。

可周寒現在二十六萬公斤的力量,他一點沒有感覺晉入先天之境中期的感覺,好像身體還停留在先天之境前期一樣。

「祭靈,我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我的力量超過了先天之境中期的指標,我沒有感覺到先天之境中期的跡象?」周寒在腦海裡面詢問祭靈,晉入先天之境中期,身體細胞便會感應到外界的元氣氣息,周寒卻什麼都沒有感覺到。

「你的身體根基跟一般人不同,你的身體需要更多的滋補。」祭靈道。

「你的意思是……」周寒道。

「這就跟用桶裝水一樣,你的水桶比一般人的大,那麼你的水桶想要裝滿一半的水,自然就需要比一般人裝一半的水更多,明白嗎?」祭靈道。

「我明白了。」周寒清楚了,看來自己的身體還需要丹藥或者靈藥的滋補,才能夠繼續突破。

「三十根啊,你竟然吃掉了三十根水晶藕。」王天游的嘴巴又一次張成了「O」形狀。

「王長老,根據我的情況,你應該替我申請怎樣的資源?」周寒問道,對於王天游的反應,他也是無語,畢竟周寒也沒有想到自己竟然能吃三十根。不是祭靈勸阻的話,或許自己會超過操西岐那胖子也說不定。

「這個嘛……」王天游踟躕了一下,道:「我們武盟裡面只規定了吃十根之內的資源,你這吃了三十根,咳咳……」

王天游的表情很明顯,他也不知道該怎麼申請。

「那操西岐呢,你給他怎麼申請的?」周寒詢問道。

「暫時沒給他申請,直接把他送到第三塊產業區那裡了,他在那裡會有資源補給他的。」王天遊說道,「你不同啊,你的實力沒有出現異常,而且你現在被西岐武盟追殺,不能隨便走動,第三塊產業那裡非常的敏感,要遊走不同勢力之間,稍一不慎就會出大事,你一去,便有可能被識破身份,我是絕對不可能把你送到那邊去的。」

「那我的資源怎麼辦?」

「我先暫時按照吃十根的規定給你配備吧,然後我再派人給第三塊產業那邊傳個消息,看他們怎麼拿主意吧。」王天游拍著周寒的肩膀,安慰道,「周寒,你放心,我們武盟很講人情味的,你的修鍊需要什麼樣的資源,武盟都盡量滿足你。當然了,如果你的身體修鍊需要的資源非常有限,那麼武盟給你的配備自然也是非常有限。這樣就做到把多的資源配備給天賦好的人,杜絕了天賦差的人浪費資源。」

「王長老,我能不能問一下,武盟現在最好的修鍊資源是什麼?」祭靈說周寒現在處在打基礎的最關鍵時期,要用最好的修鍊資源。之前楊天虎給他的那八百年份的黑參對他的效果都不大,他留給了弟弟妹妹將來打練體境根基用。

估計這規定的吃十根水晶藕配備的資源,不是最好的。

「呵呵,周寒,你還真敢想啊。」王天遊樂呵呵一笑,道:「每一個進入武盟的新人,可是都想要獲得最好的修鍊資源,但這得看對武盟做出的貢獻有多少。不瞞你說,武盟目前最好的修鍊資源,我是說先天之境的啊,最好的東西是一種叫九節花的靈藥。」

「九節花?」周寒一愣,在腦海裡面問祭靈:「九節花如何?」

「馬馬虎虎吧。」祭靈道。

「馬馬虎虎?」周寒一愣。

「一個下等王朝的武盟,能有什麼好東西。不過這武陽城裡面有中等王朝的拍賣場,你可以去那裡碰碰運氣。」祭靈道。

「不錯,是九節花。這九節花是國師遊歷的時刻偶然獲得的絕佳靈藥,能夠讓先天之境的根基扎的更加穩固,更進一步的剔除身體內潛藏的葯毒丹毒不說,還能夠直接提升修為實力。如果不是國師大人已經是真氣境的實力了,這九節花對他無用了,這九節花現在根本不可能留下來。」王天游神情里充斥著對九節花的嚮往。

「哦。」周寒興緻大減,語氣有些松垮。既然祭靈說九節花馬馬虎虎,那周寒就沒有那麼大的興趣了。等這段時間風聲鬆了點后,周寒去中等王朝的拍賣場碰碰運氣去。

「怎麼,你對九節花不感興趣?」看著周寒的反應不強烈,王天游有些納悶了。這可是九節花,他作為長老,也都只聽過名兒,連見都沒有見過呢。

「有,怎麼沒有,那怎麼能夠獲得九節花呢?」雖然這九節花算是馬馬虎虎,但有總比沒有強。

「很簡單,只要殺死一名西岐武盟的長老就可以獲得一片花葉,或者是對西岐武盟的產業造成重大打擊等等。只要能夠重創西岐武盟的事情,都有機會。」王天遊說道。

「嗯,知道了。」周寒點著頭,道,「王長老,我有個想法,希望你能夠幫忙一下。」

「講。」

「我的修鍊資源我可不可以不要了,全部給我換成錢財。」武盟現在最好的修鍊資源對周寒來說,算不上什麼好東西,發放給周寒也沒啥用處。

原本周寒想要靠武盟的修鍊資源呢,現在看來,周寒只有自己想辦法了。

「你不要資源?」王天游大吃一驚,要知道,進入武盟的新人,可都是眼巴巴盼著資源呢。畢竟很多資源有錢都買不到的。這周寒竟然不要,腦子又被門擠過了嗎?

「是的,我要錢財,我自己想辦法弄資源。」周寒點著頭。

「周寒,你可是要考慮清楚了哦,很多資源不是你有錢就能夠買得到的。」王天游認真的看著周寒。自己想辦法弄資源,你一個剛剛進入武盟的新人,圈子都沒有混開,你能怎麼弄資源?

不過周寒剛剛進入武盟就狠狠的坑了錢僵一把,這顯示周寒和一般的新人不同,或許周寒真有門路吧,不然一個人區區一年多時間就從不是練體境的實力晉入先天之境?!

「我考慮清楚了,武盟能不能同意?」

「廢話,你若是真要這麼做,我現在就可以代表武盟同意,畢竟錢財比資源好弄的多,我再次跟你確認一下,你真要這麼決定?」王天游道。

「那就這麼決定吧。」周寒直接拍板,自己弄資源,自然先需要點錢財作為資本。

「好吧,既然你決定了,那就這樣咯。」王天游道,「先天之境前期的實力,一般情況下,武盟每月配備價值十萬金修鍊資源,若是優秀者,可以放寬到每月最多三十萬金。比如你吃了三十根水晶藕,足以說明你的潛力優秀,我可以幫忙你弄到每月三十萬金的錢財補償。」

「那你能不能先給我半年的錢財補償?」周寒問道,一個月三十萬金,半年就是一百八十萬金。

加上周寒剛剛坑得錢僵的八十萬金,周寒的總資產合計兩百六十萬金。回頭再跟皇室內務府打個招呼,讓皇室將每月十萬金的錢財,一次性給自己半年,最後加上操猛給的三萬禮金,這樣一來,周寒的資產一下子集合到三百二十三萬金了。

至於擔任虎翼候,封地里的收入,周寒暫時顧不上。封地里的收入都是下面納的稅收,每月納稅一次,自己總不能讓下面人一次性把半年的稅收都收上來,這樣搞的話,必然會惹的封地裡面的民眾唉聲載道。

「這個嘛,應該可以。」王天游狐疑的看著周寒,「看你的樣子,似乎你急需資金?真是這樣的話,那你該抓緊時間對武盟做貢獻,然後可以跟武盟借錢的。」

「暫時不需要,我只是先收攏一筆資金,然後自己搞點東西去賣。」周寒說道,有了三百二十三萬金的本錢,再加上祭靈的幫忙,周寒想要擴漲自己的腰包,小菜一碟了。

「你搞東西賣?什麼東西?丹藥?符?還是……」王天游不禁一陣好奇,看來周寒果然還是有他自己的門路啊。

「呵呵,以後你就知道了。」周寒微微一笑,不做解釋。

「好吧,既然你說講,我也不問了。」王天游道,「你一次性吃了三十根水晶藕這事情我也不上報了,就備個份了。你現在是立即去鋪子幫忙掌眼,還是休息幾天?」

「先休息幾天吧。」周寒說道,他和錢僵的賭鬧的那麼轟動,贏了那麼大一筆資金,居然還在鋪子裡面做鑒符師的話,會引起別人的懷疑,還是先消失幾天再說。 武陽城最大的酒樓產業名曰:仙醉樓。

仙醉樓屬於西岐武盟的產業,雖然比不上錢莊賺錢,但每月的收入還是不菲的。

在仙醉樓天字一號房間,四個人面對面坐著,表情充滿了怨恨和陰毒。

坐在東座的是個四十多歲的光頭,此人滿臉的煞氣,袒胸,正是大楚武盟的七長老陽明天,一個殺人不眨眼的魔頭。

南座上是一個面色黑沉的精瘦老者,如果仔細辨別的話,之前帶領一幫人搶奪大理武盟馬長老的獸核的主謀,就是此人,名叫蕭離,大楚武盟的六長老。

西座的人看上去非常的年輕,不到四十歲的年紀。此人是西岐武盟錢莊的掌舵者,名劉飛。

北座的人是西岐武盟符鋪的掌舵者,名關原。

「真他娘的窩火,眼看我就要把大理武盟那幫人殺的落花流水了,半路居然殺出來王天游那幫混蛋,讓我損兵折將不說,連本來可以到手的七階獸核也不翼而飛了。」大楚武盟的六長老蕭離語氣裡面充滿了不甘和惱怒。

「這隻能說我們的運氣不好,我們本來是趁著大運武盟的王天游和吳永善這兩個傢伙不在的時機,想要重創一下大理武盟的分舵,結果動手的時候,正好趕上這兩個傢伙趕回來,真特么的倒霉!」大楚武盟的七長老陽明天也是懊惱的很,他們跟大理武盟鬥了這麼多年,眼看著有這樣一個大好機會重創大理武盟的分舵,結果不但沒有得逞,反而折損了不少人馬,真是咽不下這口氣。

「蕭長老,你們的心情我能夠理解,作為你們的盟友,我們是同仇敵愾的,我現在恨不得立即帶上人馬去幫你們報仇,但我們眼前不能這麼做,四個王朝和中等王朝以及其他一些勢力在武陽城裡面形成了微妙的平衡,稍有不慎便是牽一髮而動全身,對敵國進行經濟制裁才是上策,武力動刀只是下策。」西岐武盟錢莊的掌舵者劉飛說道。

「是啊,你們這次跟大理武盟的人在百匯街血拚,幸好沒有中等王朝的人或者其他勢力的人受到你們的波及,不然他們找上門來,那可是麻煩的很啊。還記得我們西岐武盟去年那次吧,我們西岐武盟率領人馬在百匯街故意找茬弄大運武盟的人,結果不小心驚嚇了中等王朝明月帝國沙羅商隊的馬車,事後是我們武盟六個長老捧著上好的禮品去道歉,人家才原諒了我們,不然沙羅商隊一記恨,雖然說強龍不壓地頭蛇,他們一時間滅不了我們西岐武盟,但到時候大運武盟肯定會趁機和他們聯盟,這樣一來,我們西岐武盟必然危矣。」西岐武盟符鋪的掌舵者關原也是說道。

「兩位,我們請你來,可不是讓你們來當說客的,是請你們來商議,既然不能明面上再和大運武盟,大理武盟動手了,那麼我們就要在經濟上收拾他們。」大楚武盟的六長老蕭離有些不滿,「不管如何,這口氣我一定要撒在他們身上。」

「就是,我們大楚武盟何曾吃過這麼大的虧,這場子一定要找回來。」大楚武盟的七長老陽明天咬牙道。

「兩位的意思我們懂,不過我們來,還有一個更加重要的事情要跟你們商議一下,至於經濟制裁這事情,稍後再議。」 他的小白菜 西岐武盟錢莊的掌舵者劉飛說道。

「什麼事情?」蕭離和陽明天眼裡有著一絲狐疑,還有什麼事情比這更加重要的。

「周寒,這個名字想必兩位不陌生吧?」劉飛道。

「周寒?就是大運王朝邊關軍隊裡面的那個戰神周寒?」蕭離的嗓門吼得老高。

「是的,就是這個周寒!」劉飛點著頭。

「是不是你找著了這個混蛋,他在哪兒,趕緊告訴我,老子要砍下他的人頭,來祭祀我的妹夫吳啟虎!」蕭離的目光裡面冒出了熊熊火焰,他的妹夫吳啟虎率領大楚重兵支援西岐戰場,卻連屍體都沒有帶回來,蕭離的妹妹整日以淚洗面,心愛的妹妹如此傷心,蕭離可是當著她的面發誓,一定替妹夫報仇。

「如果我猜的不錯的話,這個周寒剛剛跟你照面了,只是你沒有認出來。」關原說道。

「你的意思是這個周寒明目張胆的出現在了我的面前?」蕭離一愣,雖然他口口聲聲說要滅了周寒,但還不知道周寒長什麼樣子呢。

「你們帶著人跟大理武盟的人血拚的時候,半路上殺出來的王天游等人裡面,其中一個便是周寒。」劉飛頓了頓說道,「不瞞你們,我們西岐武盟已經對周寒實施了兩次暗殺,行動都失敗了,所以我們判斷周寒的實力已經晉入先天之境,他必然來到了武陽城,而你們可以想象一下,能夠出動大運武盟兩個長老去迎接的人物,除了周寒,還能有誰。這也就解釋了,為什麼大運武盟的王天游和吳永善兩人為什麼會連夜急匆匆的離開武陽城的緣故。」劉飛說道。

「什麼,那周寒已經晉入了先天之境?」蕭離和陽明天兩人一聽,不由得驚呼起來。根據他們的情報,周寒現在才十七歲呢,十七歲就能夠晉入先天之境,這等天賦和潛力簡直太可怕了,也難怪王天游和吳永善這兩個老傢伙會突然離開武陽城去迎接保護此人。

「本來我們也不相信,第一次刺殺事件就不談了,我們西岐武盟第二次刺殺可是足足派了六名後天之境後期的高手,結果一個人都沒有回來,能夠殺死六名後天之境後期的訓練有素殺手,除了先天之境外,還有別的可能嗎?」關原唏噓著。

蕭離和陽明天兩人聞言,都不說話了。能夠滅了六名後天之境後期實力的殺手,只有實力晉入先天之境的人才做得到。

「所以,你們兩人的意思是,這個周寒眼前被吳永善和王天游兩個老東西藏在了身邊?」蕭離和陽明天兩名舔了舔嘴唇,眼裡都是毫不掩飾的殺意。周寒這般天賦,簡直太難得了,如果放任他成長,將來必然成為滔天大患,必須待他羽翼未豐之前將其扼殺在搖籃之中。

「現在我們的第三塊產業競爭進入了白熱化,那王天游和吳永善兩個老傢伙狡猾的很,他們肯定會想到若是將周寒送到他們的第三塊產業裡面去,必然會成為眾矢之的,畢竟那個叫操西岐的胖子,就是一個活例。這個胖子也真特么的邪門,明明一劍刺穿了他的胸膛,眼看著就只剩下最後一口氣了,結果第二天又變得生龍活虎,一點屁事沒有,現在明月帝國的人已經開始對他感興趣了,估計用不了多久,這個操西岐就會被明月帝國的人帶走,將來就算大運武盟有個什麼急難,操西岐遠水解不了近渴,這樣一來,大運武盟就白白的失去了一崛起的高手。有了胖子這麼一個例子,大運武盟必然不會再把周寒送到那裡去的。」劉飛說道。

「你的意思是接下來我們盯著王天游的符鋪和吳永善的錢莊,盡最大可能找出周寒的藏匿之處,然後伺機下手?」蕭離道。

「是的,我們的人對王天游的符鋪和吳永善的錢莊採取了十二個時辰盯梢,目前還沒有發現周寒的行蹤。」 總裁前夫你滾開 劉飛點著頭,「不過我就不信那王天游和吳永善兩個老東西能夠把周寒一直藏下去,總有一天,我們會找著人的。一旦找著周寒,我們立即親自動手,不惜一切代價,也要將此子扼殺在搖籃之中!」

「要不派人進入符鋪和錢莊內部偵查一下?」蕭離道。

「這個可能性不大,王天游和吳永善這兩個老東西能夠單獨的分別掌舵符鋪和錢莊,足以說明兩人的能力了。我們若是貿然闖入,必然會遭受陷阱,還是先觀望十天時間,若是再不見周寒的話,到時候再想招潛入了。」劉飛說道,「其實還有一個辦法,那就是從第三塊產業那裡抽調高手來幫忙,但第三塊產業目前的競爭已經是膠著狀態了,目前拼的就是看誰能夠堅持的越久。第三塊產業里,每一個高手,都是難能可貴的力量,若是抽調過來,導致了第三塊產業競爭失利,那時候可就沒有後悔葯吃了。更何況大運武盟也不是傻子,如果西岐武盟和大楚武盟從第三塊產業抽調人,大運武盟和大理武盟必然也會抽調人手來保護周寒。與其這麼折騰,不如先保持眼前的態勢。畢竟西岐,大楚武盟錢莊和符鋪比之大運要有優勢的多,足以狠狠的教訓王天游和吳永善兩個老傢伙了。若是真擠垮了大運武盟的錢莊和符鋪,那麼這對於第三塊產業的競爭,無疑於有著莫大的幫忙。說不定我們運氣好,吳永善和王天游這兩個老東西被我們逼急了,亂失了方寸,便把周寒暴露出來了,也不一定。」

「暫時也只能先這樣了。」蕭離和陽明天兩人暗暗留了心,等會他們也要加派人手去盯大運武盟的符鋪和錢莊去。 「關於周寒的事宜暫時先這樣吧。」劉飛頓了頓,道,「我們來談一下制裁大運武盟錢莊和符鋪的事宜。」

「聽你們的意思,似乎你們已經有了眉目了?」陽明天問道。

「我們是這樣打算的,集結財力,全力對付大運武盟的符鋪和錢莊,盡最大的可能性弄垮他們。只要大運武盟的符鋪和錢莊一垮,我們就趁機吞併了他們。然後我們再聯手對付大理武盟的符鋪和錢莊,就容易的多了。」劉飛說道。

「你們需要多少資金?」蕭離和陽明天二人面面相覷,眼裡都是毫不猶豫。反正他們跟大理武盟的血拚吃了虧,現在無法在短時間內對大理武盟形成攻擊和威脅,也就先幫西岐搞垮大運的符鋪和錢莊吧。即使心裡的氣咽不下去,也不得不暫時忍住了,畢竟他們還有一個更大的目標要完成呢,那就是殺周寒。

畢竟若是放任周寒成長,將來必然會成為真氣境的高手。大運武盟若是增加一名這樣的高手,那西岐武盟和大楚武盟的壓力就大了。畢竟現在四個王朝的真氣境高手數量是一一樣的,若是哪一邊多上一名真氣境高手,四個王朝在武陽城的微妙平衡必將被打斷。

「當然是越多越好了。」劉飛說道。

「好吧,我們兩人回去,盡量多籌集資金給你們。」蕭離和陽明天點著頭,問道,「你們具體準備怎麼實施?」

「很簡單,錢莊這裡,我們將客人存放手續費用減少一半,符鋪里,將所有收購的符,材料等等,全部提價一至兩成,賣出去的東西,全部按照市場價降低一至兩成。」劉飛說道。

「這樣搞?」蕭離和陽明天聞言,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後陽明天說道:「劉長老,你們這樣搞,那賺的錢估計就很少很少了,或許是零利潤了,這樣弄有意思嗎?」

「是啊,咱們武盟開錢莊和符鋪的目標不就是為了賺錢嗎?你們這樣不賺錢,那開錢莊和符鋪還有什麼意思?」蕭離也是問道。

「呵呵,你們想啊,我們若是這麼搞,是不是存錢的顧客全部都跑到我們的錢莊存放錢財了?說不定之前存放在大運武盟錢莊裡面的那些顧客也會紛紛從大運錢莊裡面撤出資金,轉存到我們這裡來呢。若是沒人將錢存放在大運武盟的錢莊裡面了,他們的錢莊是不是就要倒閉了?至於符鋪也是一個意思,我們收東西提價,賣東西降價,顧客也肯定全部往我們的符鋪跑,大運武盟的符鋪若是沒有生意,他們能堅持多久,一個月,還是兩個月?」劉飛樂呵呵說道。

「劉長老,你們這樣弄,我承認短時間內肯定會收到不錯的效果,但商業模式都誰都會模仿啊。若是大運武盟的錢莊也跟你們一樣搞,存放錢財的手續費降低一半,甚至降低更低了,你們如何辦?還有就是符鋪,你們這樣一弄,零利潤或者是極低的利潤,你們如何每月朝第三塊產業提供足夠的資金,要知道,符鋪和錢莊每月必須要向第三塊產業提供一定額的資金的啊。」蕭離問道。

「呵呵,這不是還有你們的幫忙吧,只要你們大楚武盟的錢莊和符鋪頂住壓力替我們補上三個月的上繳資金,我們就有機會弄垮他們。你想啊,我們佔有了動手的先機,就算大運武盟的錢莊反應過來,或許他那裡的客戶已經撤資一半了呢。沒有足夠的資金,他拿什麼放貸,錢莊這一行業,一兩個星期沒資金周轉,你想想,不倒閉都是奇迹了。就算到時候他們也降低手續費的話,我們又比他們降低更多一點,看他們到時候如何承受得住。至於符鋪也是一樣的道理,他們的符鋪若是沒有生意,那就沒有資金往第三塊產業支援,這對他們的第三塊產業沒有好處滴。就算到時候他們也跟我們一樣搞出售降價,收購提價,他們沒有利潤,也沒有資金上繳,結果還不是一樣,他們的符鋪只能倒閉。」劉飛仔細道。

「你們的策略聽上去可都不錯呢,但你們不要忘記了,他們的盟友大理武盟不會置之不理……」蕭離的話還沒有說完,被劉飛哈哈大笑打斷道,「哈哈,蕭長老,你大概還不知道吧,我們剛剛收到消息,大理武盟的國師剛剛給他們下令,讓他們半年之內籌集十億金的資金,他們現在正滿世界找錢呢,哪裡有資金提供給王天游和吳永善了。」

「真的?」蕭離和陽明天二人聞言,心中不禁一喜,也是釋然了心中的疑惑。難怪那大理武盟的馬長老為了七顆獸核要跟他們血拚,要知道這七顆獸核也就幾百萬金而已,一般牽扯在數千萬金的時候,才會出動百餘人馬血拚,原來是大理武盟缺錢了。

「是啊,你們難道沒覺得大理武盟的馬老東西的反應太反常了么,區區幾百萬金的東西,就率領上百人拚老命了。」關原道。

「呵呵,我們原來就在心裡奇怪呢,一向殫精竭慮的馬老東西,怎麼突然一下子有血性了,哈哈!」蕭離和陽明天面面相覷,都快慰的笑了起來。大理武盟這般缺錢,這可是他們趁機打壓的好機會啊。

「兩位,你們還是不要大意了,大理武盟雖然也是需要打壓,但你們要分清主次,眼前打壓大運武盟才是最首要的,畢竟我們要逼出周寒這個逆天變態的苗子,不能放任他成長。」劉飛提醒道。

「這個你們放心,大運武盟的符鋪和錢莊三個月時間垮掉,大理武盟再打壓不遲,十億金,呵呵,別說半年,給他們一年時間,也未必籌集的齊!」蕭離道。

「那我們現在就回去湊集資金了。」陽明天站起身來,之前那些惱恨的心情,現在也都消失不見了。

「那我們就分頭準備了。」四人一拍即散。

周寒在大運武盟的符鋪後院足足學習了兩天的符文,這簡單的符文學起來的確非常的快,若是周寒每天把時間都用在學習符文上面,剩下來的符文他根本用不了半年時間,三個月的時間就能夠全部學會。

不過學習符文是個非常枯燥傷神的事情,別說學習三個月,周寒連續學習了兩天,都有些頭昏腦漲,若是連續學習三個月,人還不瘋掉了。

勞逸結合才是最合理的,再說了,周寒現在還需要把實力弄進真氣境去,不然到時候符文學習完了,沒有真氣,他也製作不了符。

周寒決定今日便去鋪子掌眼,順便讓王天游幫自己買點東西,周寒好漲點身家,後面去萬金拍賣場的時候,才有資本買修鍊資源。

周寒找到王天游到時候,王天游正破口大罵:「狗日的的西岐狗,真特么的陰險,不要臉,卧槽!」

王天游的面前,站著一幫符鋪的工作人員,有管理賬目的賬房先生,有掌管庫房的庫管,有售賣推銷的小廝等等,符鋪所有的內部人員,全部都齊了。

「你們所有人都給我想招,今天若是想不出來對付西岐狗子陰招的辦法,你們誰都別想吃飯。」王天游的唾沫星子噴的老遠,眼睛紅的像野獸一般兇惡,哪裡還有平日里半分和藹之色。

看著周寒出現,王天游臉上的怒容收斂了幾分,對著一幫人員喝道:「我先招呼一下寒大師,你們可都要使勁給我想招,我回來的時候若是還沒有人想出辦法的話,可別怪我的話罵的更加難聽!」

符鋪一干人員原本就苦逼的臉變得更加苦逼了,你老闆都搞不定的事情,我們怎麼搞啊。

王天游招呼周寒來到了一個安靜的雅間,壓下心中的火氣,問道:「周寒,你有什麼事情嗎?」

「我想今天開始坐鑒符師的位置。」周寒說道。

「這個恐怕不行了。」王天游沒好氣說道。

「怎麼了?」周寒問道。

「還不是那西岐狗搞的惡性競爭,前兩天西岐符鋪突然打出廣告,他們那裡售賣的東西全部降價一至兩成,收購的東西全部提價一至兩成,這不,兩天時間,顧客全部跑到西岐的符鋪裡面去了,我們這裡簡直就是門可羅雀。」王天游罵道,「關原那個生個兒子沒腚眼的混蛋,我草他祖宗,這招真特么的陰損!」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