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朵輕輕地嘆了口氣,自己的心思完全被柳若晨看穿,儘管在晚上吃飯的時候,自己掩飾得很好,但柳若晨還是看出了自己的一些微妙情緒。

果然,女人的第六感特別的可怕。 何朵臉上露出笑容,「謝謝你,幫我清除內心的陰暗和負面情緒。」 柳若晨道:「蘇韜之所以將西北的重任全部交給你,是因為看重你內心的純粹。他比任何人都要擔心,因為環境的變化,讓你的內心受到污染。」 何朵鬆了口氣,「真的嗎?」 原來自己在他心中定位,

果然,女人的第六感特別的可怕。

何朵臉上露出笑容,「謝謝你,幫我清除內心的陰暗和負面情緒。」

柳若晨道:「蘇韜之所以將西北的重任全部交給你,是因為看重你內心的純粹。他比任何人都要擔心,因為環境的變化,讓你的內心受到污染。」

何朵鬆了口氣,「真的嗎?」

原來自己在他心中定位,是很特別的存在。

柳若晨用酒杯跟何朵手中的酒杯碰了一下,笑道:「你這麼聰明,其實心裡早就有答案了。」 顧茹姍的第一部好萊塢作品終於殺青了,儘管只是在電影里只出鏡十幾分鐘,但在華夏的花絮當中,顧茹姍佔據了很大的篇幅,電影製作方不僅清楚顧茹姍在華夏影視圈的影響力,也明白華夏人對本國藝人的關注度,因此大力地包裝、宣傳顧茹姍,可以增加影片在華夏的票房。

顧茹姍抵達雲海國際機場之後,便搭乘公司安排的車輛前往漢州,她第一時間想要見到蘇韜,因為只有他才能明白自己的心情。

蘇韜見到顧茹姍出現在房門外的瞬間,感到無比的驚愕,因為顧茹姍昨晚還在好萊塢給自己通電話,此刻卻已經出現在自己的面前。

「怎麼哭得跟孩子一樣?」蘇韜用紙巾擦拭著顧茹姍的面頰,輕聲問道,「你成功地完成了自己的理想,是值得慶祝的事情。」

顧茹姍臉上多了一抹笑容,說道:「我這是幸福的淚花,你情商怎麼突然變低了?」

蘇韜啞然失笑:「我是為了安慰你啊。我難道應該這麼說,這是多麼值得高興的事情啊,因此要多哭一點?」

顧茹姍沒好氣地瞪了蘇韜一眼,坐在沙發上,道:「其實也不完全幸福啦,你知道那些老美是多麼的苛刻嗎?他們覺得華夏演員不會演戲,所以故意挑我的刺,甚至男主角還要求導演更換我的角色。」

蘇韜苦笑道:「我聽說了,你跟男主角大吵了一頓。」

顧茹姍嘆氣道:「我後來算是弄清楚了,為什麼男主角覺得我的演技差,是因為華夏和米國的文化有差異,他們表現憤怒、愉快或者憂傷的情緒,跟我們華夏的表達方式不一樣,後來我理清楚這個邏輯,便很好地適應了他們的節奏。不過,我也很擔心,會不會被國內的觀眾認為我的演技退步了。」

蘇韜微笑道:「你能到這一層,說明你真的成熟了,有資格成為國際巨星。好的演員,最重要的是能夠換位思考,將角色融入到自己的經驗中,變成獨一無二的銀幕形象。」

「你說得有點高深莫測,難道最近在讀《演員的修養》一類書籍?」顧茹姍驚訝地望著蘇韜。

蘇韜聳了聳肩,哈哈大笑道:「我最近在錄製一個脫口秀節目,邀請了很多藝人,其中不乏經驗豐富的老藝術家,所以從他們的言行舉止當中,學到了很多理論知識。」

「那個節目我看了。」顧茹姍笑著說道。

「然後呢!」蘇韜哭笑不得,「你難道不評價一下嗎?」

「挺搞笑的。」顧茹姍想了想,才道。

「難道沒有深度嗎?」蘇韜追問道。

「我是個特別簡單的人,只能看到最淺顯的對方,所以不知道什麼叫做深度。」顧茹姍見蘇韜的表情變得暗淡下去,突然覺得自己有點過分,「好吧,我不騙你,我每集都看了,覺得中醫特別神奇,你表現得特別優秀,相信會影響很多人喜歡上中醫。」

蘇韜鬆了口氣,問道:「不違心?」

顧茹姍沒好氣的瞪了蘇韜一眼,「矯情!」

顧茹姍躺在蘇韜的懷中,蘇韜嗅到她身上傳來的熟悉味道,嘴角浮出笑容,顧茹姍是自己親眼目睹,從一個培訓班舞蹈老師,接下第一部電視劇,從女二號變成女一號,再進入國際影視圈的。

顧茹姍的每一步,每一滴汗水,他都親眼目睹,因此也是感同身受。

因此顧茹姍取得成績,蘇韜發自肺腑地感到喜悅,這也是為何顧茹姍心目中第一個分享喜悅的人,便是蘇韜的緣故。

當初自己的父母竭力反對,親朋好友一致取笑她,覺得她的想法多麼的可笑不切實際,她也一度地絕望、想到放棄,準備收拾行囊,聽從父母的安排,返回小縣城當一名普通的音樂老師,然後找一個人隨便嫁了。

蘇韜在關鍵時刻給自己支持,不僅幫自己在燕京購買了一套房,讓她擁有了一個小窩,還幫她梳理事業上的人脈關係。

顧茹姍的成功,她的努力付出佔百分之五十,而認識蘇韜,則佔了百分之五十。

顧茹姍很清楚,如果沒有蘇韜的鼓勵,就沒有明星顧茹姍。

兩人躺在沙發里溫存片刻,門鈴聲響了起來,顧茹姍連忙整理凌亂的頭髮,吹氣如蘭的抱怨道:「究竟是誰啊?這個時間點來騷擾,我猜肯定是你那個姬助理,她是不是故意的啊?」

蘇韜沒好氣地苦笑,「你好像對她很有意見嘛。」

「當然了,如果換成我身邊有一個長得特別帥的小哥哥,你心裡能好受嗎?」顧茹姍聽著門鈴聲不斷響起,催促道,「趕緊去開門吧。」

蘇韜知道不是姬湘君,第一,姬湘君有家裡的鑰匙,如果第一聲門鈴按了沒有反應,她會先給自己打電話,確定自己是否在家中,然後再決定是否用鑰匙進入;第二,姬湘君絕對不會這麼瘋狂地按門鈴,因為她知道自己的脾氣。

蘇韜走到門口看了一眼可視監控,眉頭皺了起來,暗忖怎麼會是衛素素呢?

蘇韜想了想,打開了門,衛素素從外面走入,她看了一眼門口的高跟鞋,皺了皺眉,道:「不好意思,沒想到你家裡有客人,要不,我先離開吧。」

蘇韜知道衛素素會主動上門,肯定是出了什麼重要的事情,連忙攔住她,道:「不用,你趕緊進來吧,我給你倒一杯水。」

總裁,吃完要認賬 衛素素以為是姬湘君在家中,雖說覺得有點尷尬,但也不至於很失禮,但她在客廳里看到一個穿著時尚靚麗的女子,頓時愣住了,「您是顧茹姍?」

「您好!」顧茹姍落落大方地跟衛素素握了握手。

衛素素很快鎮定下來,顧茹姍是三味國際的形象代言人之一,當初在羅馬時裝周上,曾穿著華夏風衣服,贏得世界各地專業人士的認可,但衛素素也只是在海報或者視頻上見識過顧茹姍的風采,沒想到竟然在蘇韜的家中見到她本人。

顧茹姍本人比起銀幕上的形象要顯得更加年輕一點,主要是穿了件T恤和牛仔褲的緣故,衛素素則是都市麗人的打扮,襯衣加上筒裙,兩人的風格形成巨大的差別。

顧茹姍沒想到造訪的不是姬湘君,而是一個看不出年齡,容貌一等的女子,心中忍不住暗自生氣,這傢伙又勾搭女人了。

當然,更多的可能是,女人主動勾搭他!

「我叫衛素素,三味國際亞太地區負責人,很高興見到您。」衛素素連忙自報家門。

原來是三味國際的高管。

顧茹姍笑著說道:「久仰大名,果然聞名不如見面,衛總是一個超級大美女呢。」

衛素素微微一怔,暗忖顧茹姍的高情商,估計她沒聽說過自己,但這麼跟自己說話,絕對沒有問題,可以拉近彼此的距離。

衛素素回想起之間在網上看過關於顧茹姍和蘇韜的報道,有人將他們湊成了一堆CP,被譽為象徵青春的「金童玉女」,她之前以為是為了節目效果而故意設計,但現在看來,蘇韜和顧茹姍的私下關係還真是說不清道不明。

衛素素忍不住暗嘆了口氣,娛樂圈這些明星的私生活還真是混亂不堪啊。

在她的腦海中,蘇韜一直是自己的老闆,是成功的企業家,但仔細一想,他還是一個藝人,黑暗裡還不知道藏著多少秘密呢。

「你找我應該有事吧,我們去書房談。」蘇韜與衛素素道。

「還是不用了,您這邊有客人,等閑了的時候,我再過來找您。」 重生八零:小辣妻生財記 衛素素看了一眼顧茹姍,尷尬地說道。

「對於他而言,我根本不是客人,你不用在乎我,可以將我當空氣。」顧茹姍隨性微笑,打開電視機,找了個綜藝節目,漫不經心地看了起來。

衛素素瞧出顧茹姍和蘇韜的關係真的不同尋常,暗嘆了口氣,與蘇韜走入書房。

蘇韜等衛素素坐下之後,問道:「怎麼?跟杜平又鬧矛盾了?」

「不是!」衛素素嘆氣道,「有點難以啟齒,我身上某個部位出現了奇怪的斑,原本打算去醫院,但想起您是大夫,就決定讓您給幫忙瞧瞧。」

蘇韜微微一怔,暗忖衛素素怎麼不避嫌啊。

自己雖說對她很關心,但那是看在杜平的份上。私下來找自己,其實多有不便。幸好家中有顧茹姍,如果是蘇韜和衛素素一對一見面,談及這麼隱秘的事情,氣氛豈不是要多曖昧便有多曖昧?

好歹自己是她的上司啊,幫她看病沒有什麼問題,他本來就是個大夫,但總覺得窺見下屬的生理隱私,總是一件說不出滋味的事情。

蘇韜心情還是有些緊張的,莫非是很私密的部位?

他正準備拒絕,讓衛素素去三味堂找一名女大夫檢查,卻見衛素素已經解開手腕處的襯衣紐扣,將一條潔白如玉的胳膊裸露在外面。

原來病痛是在胳膊上啊!

蘇韜暗忖自己也是太胡思亂想了。

衛素素雖說故意接近自己,讓自己成為她三味國際的靠山,但為人品行還是很端正,並非那種利用姿色上位、居心叵測的壞女人。 蘇韜仔細觀察了她手臂上的幾粒紅點,看上去有點突兀,宛如一塊潔白的綢緞被口紅點了好多下。

蘇韜沒想到衛素素的手臂竟然能如此瓷白、光滑,暗嘆了口氣,老杜你還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家裡有如花美眷,竟然不知道珍惜。

蘇韜接診過各種各樣的病人,其中不乏皮膚好的美女,但衛素素的膚質可以說是天生麗質來形容。

「出現這種癥狀多久了?」蘇韜幫衛素素拉下袖子,衛素素連忙低著頭,將袖口的扣子系好。

「上周出現的,我是不是得了什麼怪病?」衛素素頓了頓,紅著臉說道,「其實我的腿上還有小腹位置也有著這種紅色的斑點。我打算去皮膚科看看,但總覺得羞於啟齒。」

蘇韜笑道:「你還真把我當成自己人看待了啊,我感到非常榮幸。」

衛素素嘆氣道:「我連家裡那麼瑣碎的事情,都告訴你了,還有什麼秘密不能跟你說呢?」

蘇韜微微一怔,感覺衛素素的話里還有其他意思,他努力告訴自己不要亂想,耐心地解釋道:「你是不是前段時間一直去美容院做皮膚護理?」

衛素素漂亮的眸子閃爍,頷首道:「是啊,既然自己的丈夫不疼自己,那麼自己得好好照顧好自己,你的意思是,美容院有問題?我去的可是漢州最好的美容院,很多朋友都在那裡做護理,效果非常不錯。」

蘇韜輕輕地搖手,打斷衛素素的話,繼續說道:「每個人的身體都有差別,美容院在塗抹護理液的過程中,無法像三味堂的中醫,做到一對一精細化評斷,所以會造成一些小問題。你的皮膚比較敏感,再加上最近一段時間肝火旺,內分泌失調,體內蘊藏著大量的火氣,用稍微刺激一點的護膚品,便出現不良癥狀。想要痊癒,只要兩周不去美容院,同時保持良好的心態,你的皮膚自然就會好了。」

衛素素嘴角浮出苦笑,手指下意識撩撥了一下劉海,「不去美容院,我可以輕鬆辦到。但讓我保持心情舒暢,那實在太難了。要不,你給我開個藥方吧。」

蘇韜嘆氣道:「心病還須心藥醫。再好的大夫,也沒法給你開精準的藥方。我知道你的困擾,和老杜之間的婚姻危機,是你現在最主要的問題。但這是你倆的事情,必須要雙方坐下來解決才行。」

衛素素痛苦地搖著頭,咬著嘴角,無奈地說道:「我嘗試跟他溝通,但他每次都以忙作為借口,他根本不想跟我交流,我只能逼他,與他離婚。其實有幾個女人,不想保護好自己的家庭,主動將傷口撕裂呢?」

蘇韜沉默片刻,道:「我會勸勸老杜。」

衛素素嘴角浮出冷笑,「靠別人勸,是沒有任何用處的。他本身沒有意識到自己的問題。當然,我也有錯,我是很貪心。希望老公不僅事業上進,而且還很照顧家庭。但我真的錯到離譜了嗎?每個女人都有資格,讓生活更幸福和美滿,我現在的經濟情況是好了,但每天過著寡婦一般的生活。我是個正常的女人。」

蘇韜暗嘆了口氣,輕聲道:「你和老杜的問題,我一直都知道。但無論如何,我都希望你們都不要走上離婚這條路。因為無論對孩子,還是對自己以前的人生,都是一種傷害。」

衛素素突然展顏一笑,「然而,我的人生才走了三分之一,每一天都這麼痛苦。難道我剩下來的三分之二時光,都得在這種環境下耗下去嗎?既然明知是錯誤的,為何還要繼續錯下去呢?」

蘇韜保持沉默,其實他能理解衛素素,自己是站著說話不腰疼。

蘇韜取出一張紙,寫了一張方子,方子上有兩種葯,一種是外敷,一種是內服。

衛素素的病情沒那麼嚴重,就是外邪入侵,肝氣鬱結所致,外敷的藥物是塗抹全身,讓紅色的斑點儘快消失,內服的藥物,是疏解肝氣鬱滯,讓內分泌系統恢復正常。

「我得提醒你,你現在的免疫力很差,所以有時間的話,可以去跑步。」蘇韜很嚴肅地說道,「想要真正保護好自己,首先得讓自己擁有一個強健的體魄。」

衛素素輕輕地嘆了口氣,道:「我知道了。」

拿著蘇韜給自己專門寫的藥方,衛素素沒有繼續留在此處的理由,她跟顧茹姍作別之後,坐上了自己的轎車,然後將口袋裡那張藥方單掏出來,筆跡清秀,字如其人。

她其實知道自己的病,不是什麼大問題,但還是用這個理由,試圖跟蘇韜單獨見面。或許是蘇韜幫助林穎一事,讓她沒有了安全感。

衛素素如今在三味國際已經站穩腳跟,但她其實底氣不足,比起林穎而言,自己在業務能力上欠缺得實在太多,她知道自己是靠著蘇韜的庇蔭才能夠獲得現在的地位,所以她創造各種機會,與蘇韜加深了解。

自己和杜平婚姻有裂痕,也使得衛素素嗅到了危機,如果她真的與杜平離婚,蘇韜以後還會繼續像以前那樣關照自己嗎?

她沒有那個信心,因為蘇韜是杜平的朋友,而跟自己的關係並非那麼熟稔。

當然,衛素素對蘇韜的性格也有過深刻的研究,他是一個很重情義的人,如果跟他交心,能讓他理解自己,認可自己成為他的朋友,那樣即使到了那一天,她和杜平散夥,蘇韜也不會冷眼看待自己。

衛素素不得不承認,蘇韜在自己的人生已經佔據很重要的位置。如果沒有了蘇韜,她還是那個每天圍著家庭轉的女人,麻木地度過餘生。

蘇韜從門外走出,見衛素素還沒有離開,連忙加快步伐,走了過去,他敲了敲車窗,衛素素才從複雜的思緒中驚醒。

「你在發什麼呆呢?」蘇韜蹙眉嘆氣道,「你現在的狀態很不好,我建議你還是別開車了,容易出事。」

衛素素展顏一笑,「我沒事,在梳理一些事情。等梳理清楚,才準備離開。」

蘇韜將一個棕色的瓶子遞給衛素素,道:「裡面的藥丸是口服的,兩天一粒,對你身體會有好處。」

藥丸有滋陰補陽的效果,說得簡單粗暴一點,男人吃了硬邦邦,女人吃了水汪汪。

衛素素的內分泌紊亂,陰陽失衡,吃這個藥丸,有不錯的效果。

衛素素接過瓶子,輕聲道:「謝謝,我會按時吃的。」

衛素素的心情變好,從蘇韜追出來給自己送葯這個小細節,能看出來他已經將自己當成朋友了。

換而言之,衛素素的目的已經達到。

以蘇韜的高情商,當然知道衛素素在有意拉近彼此的關係,也能知道她內心在擔心什麼。

人,尤其是女人,都會缺乏安全感,因為這是個男性佔據絕對優勢的社會。

衛素素很聰明,她知道利用男人同情、憐憫的心態,增加自己的資本。

目送衛素素駕車離開,蘇韜掏出手機想給杜平打電話,終究還是忍住。

他不想太過於干涉杜平的家事,除非杜平主動問起自己,不然顯得自己太八卦。

返回家中,顧茹姍已經在廚房準備食物,蘇韜湊過去在她的右側面頰輕吻了一下,笑著說道:「當了國際巨星又如何?到了我的家裡,還不是給我下廚做飯?」

顧茹姍拍了下蘇韜放在自己腰間的手掌,沒好氣地白了他一眼,道:「別得寸進尺啊!十分鐘之後,就可以開飯了。你趕緊去擺桌吧。」

蘇韜從消毒櫃里取出碗碟和筷子,整齊地放在餐桌上,顧茹姍將水煮大蝦端了上來,蘇韜開始剝蝦,等顧茹姍將所有的菜全部端上桌,蘇韜已經將一碗蝦全部剝好了。

「喂你吃一個。」蘇韜將蝦肉送入顧茹姍口中。

顧茹姍輕輕咀嚼,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等蘇韜又送來一個,她輕輕地搖頭拒絕,「還是我自己來吧。」

蘇韜笑道:「怎麼?嫌棄我手臟嗎?」

「不是,我擔心會形成依賴感,如果有一天你對我不再這麼好,我怕我會瘋了。」顧茹姍突然感性地說道。

蘇韜嘆氣道:「放心吧,只要你和我簽訂的賣身契還沒有過期,我一直會對你好的。」

「賣身契?」顧茹姍奇怪地望著蘇韜。

蘇韜輕鬆一笑,「難道你忘記當年,我買房子包養你的事實了嗎?如果我不是給你在燕京買房,你爸媽會輕易讓你留在燕京繼續飄嗎?那不是賣身契,又是什麼?」

顧茹姍苦笑道:「你還真是做了一筆回報率驚人的投資呢。」

「是啊!一套房,能買到一個國際巨星的傾慕,我實在太睿智了。」蘇韜得意地笑道,「接下來你打算怎麼辦?現在你已經在好萊塢有了作品,接下來可以耐心挑劇本,爭取能夠擔任女一號。」

顧茹姍搖了搖頭,嘆氣道:「我打算息影充電。我沒有接受過專業影視學院的學習,想要嘗試考一下電影專業的研究生班。」

蘇韜想了想,認可道:「你很理智,我支持!」 「聽說了嗎?最近歐洲那邊和奧克利談下了合作,奧克利對我們的產品很重視,已經在所有的渠道上架了咱們的產品,那些老外很喜歡,幾乎每個貨櫃都在缺貨,現在工廠那邊每天都在加班。」

廁所前的盥洗台,兩個女員工正在閑聊,其中一人正在對著寬大的鏡子塗抹唇膏,另一人則是在補粉。

三味集團總部,主要是以三味國際為主,因為從事護膚品行業,所以陰盛陽衰,男女比例達到了1:4的尷尬數據,女人多的地方,可以從空氣中瀰漫的脂粉氣息可以清晰感知。

除了胭脂水粉,當然缺少不了「是非」。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