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模樣就像一個五官特別滑稽的人做出的怪臉,我忍不住笑了,便鬆開雙手有心放它一馬。

過了好一會兒蝙蝠才恢復知覺,似乎是知道了我的厲害,一聲尖叫振翅飛向洞頂,很快消失在黑暗中。 我自覺好笑,正準備坐下來休息,猛然覺得背後一陣微風襲來。 那隻蝙蝠心有不甘,暗中發動偷襲。 蝙蝠的力量不行,但速度極快,當我轉身尖利的腳爪就到我面前。 我下意識的躲避,只覺得領口一緊

過了好一會兒蝙蝠才恢復知覺,似乎是知道了我的厲害,一聲尖叫振翅飛向洞頂,很快消失在黑暗中。

我自覺好笑,正準備坐下來休息,猛然覺得背後一陣微風襲來。

那隻蝙蝠心有不甘,暗中發動偷襲。

蝙蝠的力量不行,但速度極快,當我轉身尖利的腳爪就到我面前。

我下意識的躲避,只覺得領口一緊,已被它腳爪抓住。

它振翅而起將我脫離地面,飛臨至斷裂帶上空,腳爪一鬆想將我丟下去。

這早在我預料,反手便抓住它一隻腳爪,蝙蝠身子一斜就往下栽。

尖嘯聲中,它奮力甩動翅膀,呼呼生風止住下墜之勢,再度往空中飛去。

它想將我抖落山谷,所以不停在空中變換飛行方向,我身體四下晃動,手中的鈴鐺響個不停。

想讓我撒手憑這種方法當然不可能,而且蝙蝠腳爪不像鷹隼只是一段硬骨,它是由皮肉組成的,所以隨着我不斷使力,它疼痛難忍,卻依舊勉力掙扎。

忽然在蝙蝠的尖叫,銅鈴響動聲中我又聽到一陣水流聲響。

嘩啦啦的水流聲十分清晰,就像突然爆發了洪水,接着劇烈的血腥氣隱隱傳來。

蝙蝠的尖叫聲充滿了驚慌失措,它不再空中與我僵持,飛去了玉雕像之後,三隻爪子緊緊趴在雕像肩後,翅膀緊緊貼合在身體兩邊。

撲啦啦,無數黑色蝙蝠從山洞黑暗中振翅而出,齊刷刷飛出洞口。

望着水聲越發嘈雜的裂谷,我心裏一陣陣發虛,而腥氣陣陣撲面,洞中空氣不易揮發,味道越發濃烈,聞在鼻子裏,胃裏陣陣作嘔。

忽然想到孝龍尉選拔賽時山腳下發生的怪狀,駱天公說是一種叫血海蒼龍的怪物,難道這裏也有一條?

剛有此念,只見暗紅色的血水已隱約可見,巨大深邃的斷裂帶中已被這股血水填滿。 凌晨四點多,唐宋拖著疲憊的身子回到家。家裡靜悄悄的,而且非常黑,估摸著方怡方雅她們都已經睡了。

沒有開燈,唐宋先四處張望,沒發現什麼異常,這才朝著衛生間走去。

白天的時候,方雅已經買了張床,霸佔了次卧。於是,客廳沙發就成了唐宋的歸宿,而且看樣子要持續很久……

衛生間里很黑,一點光線都沒有。唐宋打著哈欠,對著鏡子慢悠悠脫下衣服。

上衣剛脫完,忽然發覺有點不太對勁,唐宋困惑的嗅了嗅鼻子。怎麼感覺,空氣中瀰漫著一股強烈的尿味?

猛地轉過頭看著裡邊的茅坑,唐宋傻眼了。有個人正蹲在那兒,黑暗中分不清是方怡還是方雅,反正是撩起睡裙蹲在那。看樣子應該是尿完了,然後睡著了!

卧槽,要不要這麼尷尬?

老臉發紅,唐宋剛要退出去,不曾想那人忽然起來了。撅起,昏昏沉沉的抓過旁邊的紙巾,當著唐宋的面就擦。

儘管光線很黑,基本上什麼都看不到。可這動作,讓唐宋瞬間獸血沸騰。

媽了個蛋,該不會是方怡又夢遊了吧?

天賦太多怎么辦 更尷尬的是,就在這時候,電燈啪的亮起來了。

映入眼帘的風景,著實亮瞎了唐宋的金鑽眼……

清清楚楚!

關鍵是,她也睜開眼了。驚愕的看著對面的唐宋,一時間空氣凝固了。

誘寵狂妻:邪君欺上身 不是方怡,是方雅!

方怡的他見過……

空氣變得極度安靜,方雅雙手提著褲愣是沒拉上來,獃獃的看著對面光著膀子的男人,懵逼得跟個木偶一樣。

唐宋臉色發紅,尷尬的轉過身去,低聲道:「我不知道你在裡邊,你沒開……」

話說到一半,兩眼瞬間瞪大,略帶驚恐的往後退。

門外,方怡閉著眼晃晃悠悠走來,跟個殭屍一樣。這場景,昨晚他見過!

方雅在後邊也傻了,張大嘴巴想尖叫,卻硬生生卡住。不過,她還是把褲提起來了。

方怡撞到唐宋身上,可她並沒有醒來。伸手摸了摸,然後——

唰啦!

蹲下,撒尿!

卧槽!

這下空氣更加安靜了,唐宋和方雅的心跳都停了,就剩下方怡淡然的蹲在唐宋跟前滋滋。那淡黃的尿,差點沒噴到唐宋腳上……

很快,方怡拉完了。跟方雅剛才的動作一模一樣,然後伸出左手在旁邊摸索,卻沒找到紙巾。

腦子一熱,唐宋從口袋掏出紙巾遞過去。方怡抓住,當著他的面就擦……

熱血沸騰,特么都快天亮了,竟然看到兩種不同的美景!

唐宋總算知道兩姐妹最大的區別了,不是性格,而是……

擦拭完成,方怡轉身晃悠著離開。從頭到尾,眼睛都沒睜開過。

獃獃的看著地上一灘的尿,唐宋喉嚨在噴火,身體都快炸了。還能愉快的過夜嗎,這麼刺激,會死人的!

身體根本不受控制的膨脹,可是把他難受壞了。

好一會,唐宋才僵硬的回頭,發現方雅已經穿好,但她還是一臉懵逼的看著。唐宋咧嘴乾笑:「這個,我不知道你在裡邊。然後,你姐好像,有夢遊症。」

唰!

方雅反應過來,面頰瞬間火紅,倆耳朵跟燒烤似的。

天啊,剛才發生了什麼,自己竟然被他看到……

更過分的是,姐姐居然也做了同樣的事情!

咕嚕!

唐宋艱難咽下口水,身子更加難受:「那個,早點睡,晚安……」

剛想跑,方雅卻喊住他:「回來!」

停下腳步,唐宋尷尬得不行,硬著頭皮乾笑:「這個,真是意外。我什麼都沒看到。」

方雅面頰更是火紅,死死盯著他,心臟都快蹦出來了:「你,你什麼時候發現我姐夢遊?」

這問題就尷尬了,唐宋都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見他不說話,方雅氣惱冷哼:「哼,昨晚你也見過,是不是?壞蛋!」

老臉發紅,唐宋吞著口水:「你別瞎說,我可什麼都沒看到……」

「你在說謊!」方雅直接打斷他,視線忽然落到他那褲子,面頰更是火紅。身子微微顫抖,緊咬著嘴唇指著外邊的尿,「你,掃乾淨。」

「哦哦,好。」唐宋也沒多想的點頭,可轉身之後又發覺不對勁。她怎麼知道自己昨晚也看到了?

我的天,該不會真是,雙胞胎姐妹之間有感應吧?

忍不住,唐宋回頭看了一眼方雅。那羞紅的模樣,讓人心神蕩漾,也更讓人浮想聯翩。

「看什麼,沒見過女人啊。」方雅面頰火紅的瞪著眼,睡衣卻不停的上下起伏,下垂的雙手死死抓住衣服,恨不得將衣服給撕爛。

太尷尬了,比之前在公園還要尷尬。當時好歹只是他們兩個人之間,現在竟然連姐姐都牽扯進來……

唐宋沒敢回答,紅著臉趕緊轉身去找拖把,心神蕩漾得他都快炸了。

原來雙胞胎姐妹真有差別,看樣子想要上了床分辨不出來,有一定的難度。可前提是,得到了床上才能區分啊!

跑到陽台,唐宋沒有急著拿拖把回去,而是不停的大口喘息,努力壓制內心火焰。

按理說,這個時間應該是人最疲憊的時候,可現在他感覺,渾身充滿了力量,每個細胞都在膨脹!

腦子裡不停盤旋著兩個不同的畫面,刺激著他的腎上腺不停洶湧。這夜晚,美得不行……

吹了好久的晚風,唐宋才稍稍冷靜下來。依舊光著膀子,拿著拖把走回到衛生間門口。

探頭進去,發覺方雅已經跑了,唐宋重重吐了口氣。實在太尷尬了,得虧她沒尖叫,要不然更難堪。

刷刷……

正拖著地,唐宋忽然又聽到後邊有細微的腳步聲,趕忙回過頭去。視線剛來得及看清楚,拖把就已經嚇得掉落了。

兩眼瞪大,唐宋不可思議的張大嘴巴看著後邊的美景,剛壓制下去的火焰蹭蹭翻騰,就連頭髮都石更了。

方雅又來了,臉還是一樣的紅,甚至更紅了。

關鍵是,她身上那單薄的睡衣沒了…… 整個人都硬化了。

儘管之前已經見過很多美景,可眼前這一幕,真的讓唐宋炸了。

足足呆了半分鐘,唐宋總算反應過來,咕嚕吞著口水背過身:「你,你要幹嘛?」

我的天,這都快天亮了,她想幹嘛?

「我……」方雅顫動嘴唇,嬌柔的身子不停的顫抖。盯著他的後背,腦子一熱,「我要洗澡,不行嗎?」

說完她就後悔了,洗澡用得著在他面前脫成這樣?

這理由,唐宋也不相信。不過,他還是認慫的往旁邊挪了一下,給她讓出位置。依舊背對著她不敢看,可對面有鏡子,還是很清楚……

捂著身子,方雅慢慢往前挪。氣氛相當尷尬,氣息越來越渾濁。

走到唐宋身後,方雅心頭一橫,猛地上前一把從後背摟住他。

猛烈的溫暖襲擊,讓唐宋差點沒哆嗦。本來身體就很僵,這下更加不敢動了。

「你……你別這樣。」唐宋感覺自己的心臟都快飛出來了,現在可是凌晨四點多,最容易腎虧的時候啊!

方雅就摟著他不說話,心兒噗通直跳。後悔,同時又帶著羞澀,讓她根本不知道下一步該做什麼……

又過了幾秒,方雅才顫聲道:「我們做……愛吧。」

噗!

唐宋的老血直憋上大腦,真是熱炸了。這請求,簡直就是催化劑。

更要命的是,方雅的雙手慢慢往下挪,笨拙的挪到了他的褲子上……

絲毫沒有動,也沒有任何抗拒的意思,唐宋就這麼僵硬的站著,腦子裡就剩下火熱。

他是正常男人,當然有生理需求。更何況,方雅那身材那容貌,怎麼可能沒反應。

可是,他真是正經人,真不敢主動……

眼見著他沒動,方雅也是豁出去了,居然拉開唐宋的褲子,想要往裡邊延伸。

就在此時,唐宋心神猛地一顫,臉色微變的快速轉身將她緊緊摟在懷裡,然後快步朝著牆壁靠過去。

方雅哆嗦了一下,面色火紅的抬頭盯著他,等待下一步的烈火。

可是,唐宋並沒有任何動作,面色凝重的盯著窗口,雙眸寒光閃爍。

方雅一開始沒反應,主動的摟住他的脖子,火熱的紅唇湊過去。唐宋不為所動,依舊緊盯著窗口。

啵!

細微的聲響傳來,也在這一瞬間,唐宋抱著方雅快速順著牆壁翻滾。

這回方雅看清楚了,一顆彈頭正好從她身旁擦過,釘在牆上冒著細微的白煙……

臉色瞬間發白,方雅緊緊地抱住他,哪裡還有什麼火熱,反倒是覺得背後發涼。

翻滾幾圈,唐宋又停下來了。依舊緊抱著方雅,冷冷的盯著窗戶。真沒想到,這個時間還能碰到殺手。『

可惜,這人槍法不怎麼樣……

等了約莫三十秒,沒見到任何動靜,唐宋摟著方雅快速往客廳走。走到中間過道,先是四處看了一下,這才放開她,低沉道:「回你姐的房間,不要驚慌,我會處理。」

也不等她多說,唐宋又走回到衛生間的通道里。

不出所料,等他進入之後,子彈又飛進來了。可惜,還是沒擊中。

「呵,菜鳥。」唐宋冷然輕哼,順手把燈關掉。隔著這麼長時間在第二次開槍,這人絕對是菜鳥。

趁著光線黑下的瞬間,唐宋快速朝著窗口飛奔而去,竟然如同鯉魚躍龍門一般飛躍而出。

從關燈到他落地,都不到一秒,正好是人體適應光線變化的時間……

順著黑暗快速往前飛奔,不多會唐宋到了對面的小樓,直接順著陽台翻越上去。

五秒之後,唐宋已經出現在小樓的樓頂上。

無聲無息,半點動靜都沒有,就連呼吸都沒有加速……

在樓邊,有個人正蹲在欄杆後邊,手裡抱著一把狙擊槍瞄準對面,絲毫沒有注意到唐宋的到來。

看了好一會,沒見到任何動靜,那人還低聲咕嚕:「媽蛋,今天怕是要失敗了。」

如同鬼魅一般,唐宋走到那人身後。微微彎下腰,輕聲笑道:「失敗,不可能的。你再等等,他肯定會出來。」

「也對,我還就不信這丫能躲到天亮……」那人本能回答,忽然發覺不對勁,猛地回過頭來。

豪門新娘:首席99次求愛 映入眼帘的那張鬼畜的笑臉,嚇得他一哆嗦,竟然一屁股坐在地上。

卧槽,什麼時候後邊有個人……卧槽,是他?!

「你,你……」大半天都沒能說下去,那人眼睛里充滿了驚恐。

怎麼可能,這才幾秒鐘,他竟然出現在自己身後。難不成,他是鬼,會飛?

逃命吧作者君 唐宋輕抿著微笑:「我很好,你很快就不好了。」

反應過來,那人慌忙抱著狙擊槍。只是還沒等他來得及抬起,唐宋伸手按住槍,笑容更加濃厚:「不要這樣。」

那人哪顧得上那麼多,左手從身後拔出匕首刺過去。唐宋輕而易舉躲過,順手扣住他的手腕用力往下翻轉。

咔嚓!

手腕直接被擰斷,整個手掌垂直往下,匕首也掉落在地上。

「啊!」那人慘烈大叫起來。

趁著機會,唐宋將狙擊槍搶過去,往後退了兩步。低頭打量著狙擊槍,笑容越發迷人:「SVD步槍改造,加強了彈簧衝擊,縮小了口徑。可惜,你沒注意,增加彈簧並不意味著狙擊時間縮短,反而增強后挫力。而且,射程縮短了很多。當然,五百米還是沒問題的,你你不該靠得這麼近。」

那人臉色慘白,提著斷掉的左手抬頭思思盯著他,冷汗不停的翻滾而下。

完了,今晚徹底完蛋了!

霸道總裁愛上我 緊咬著牙,那人強橫冷笑:「沒想到你這麼強大,我失誤了。」

唐宋微微搖頭:「不是失誤,是錯誤。你知不知道,這種狙擊槍加上瞄準鏡,很容易出現反光?這是一個很大的錯誤,你並不了解槍。」

那人微微一怔,就因為增加了瞄準鏡,他才發現自己?

這怎麼可能,好歹從這個位置到目標地點也有五十米,怎麼可能會反光得這麼厲害?

沒有解釋,唐宋把槍口對準那人的腦袋,笑容依舊:「你不是職業殺手,挺多算個業餘。我想,你之前應該是射擊運動員吧。」 血汗蒼龍,非元力八重境者不可敵。

想起武道隨筆這句話,我心裏不免慼慼,即便是更強的極真魔火,也不可能有達到八重境,而斧靈也非以我意志爲轉移,如果這座山洞裏真是血海蒼龍的地盤,就算我不被這地獄妖獸當做食物,也會被血海之水活活淹死。

我正納悶,好端端的上哪來那麼多血水?

只見暗紅色的血水越升越高,我下意識的就像往雕像上爬,稍微接觸到蝙蝠的腳爪,只覺它渾身抖得猶如電擊一般。

它是山洞內的“住戶”,當然清楚血海蒼龍的可怕,想到這兒我嘆了口氣,沒有驅趕它。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