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被林雲轟擊得退避百丈外的幽冥虎,此時,忽然心中一悸,便看到一道金光,慢慢在他的眼眸之中擴大。

先前被天帝金瞳轟擊而中,已是一陣靈力繁亂,身體四處疼痛不已,還未等調整過來,又要再一次面對,不禁瞬間膽寒。 「該死的,他們幹什麼吃的?就算是同境界的真龍,但我等六尊巔峰妖王,聯手圍攻之下,卻反被壓制?」 幽冥虎此時還不知狼王和血猿王已被林雲鎮壓收復,才有如此氣憤。 這也是林雲沒有

先前被天帝金瞳轟擊而中,已是一陣靈力繁亂,身體四處疼痛不已,還未等調整過來,又要再一次面對,不禁瞬間膽寒。

「該死的,他們幹什麼吃的?就算是同境界的真龍,但我等六尊巔峰妖王,聯手圍攻之下,卻反被壓制?」

幽冥虎此時還不知狼王和血猿王已被林雲鎮壓收復,才有如此氣憤。

這也是林雲沒有令狼王和血猿王出手,這些都是從萬妖之中,出類拔萃而出,達到半步先天的存在。只是天賦不夠罷了,但論戰力和能力來說,無一不是上佳。

何況,若是有林雲之相助,日後難免不會成為一方先天生靈。

因此,林雲要一個一個擊敗他們,令他們心甘情願的成為林雲手下!

「轟!」

面對著恐怖的金光,幽冥虎抱怨歸抱怨,但這股死亡的氣息可不是假的,不得不凝重對待,不然,怕是會被轟殺至死。

「幽冥之力,護我周全。」

幽冥虎一聲大喝,身上湧現絲絲灰黑色的靈力,逐漸匯聚於身前,形成一面又一面黑牆般,企圖阻擋住這瀰漫死亡氣息的金光。

但,此時林雲騰出手,唯獨對付幽冥虎,神光豈是先前隨手用處那樣可比的?

在林雲專心地操控之下,威能強大了不知多少!

剎那之間。

雙方交擊!

「嘭嘭嘭!」

轟隆之聲不絕於耳,只見那一道道黑灰色的牆,在金光的照射下,宛如泥土,呈現摧枯拉朽之勢,勢不可擋地,瞬間瓦解一道又一道幽冥防護。

一時之間,那灰黑色的靈力在金光的照射下,消融於空中,迅速地被瓦解掉。

在幽冥虎驚駭無比的目光中,那金色神光徐徐向他而來,這一瞬間,幽冥虎感覺自己的心臟似乎要停頓了般,大氣也不敢喘,似乎不久后,死亡的無盡黑暗將籠罩他。

不過,金光並未繼續照射他,而是化為了兩道金蛇般,繞過他的身周,卻並未遁走,而是一拳又一圈地把幽冥虎身周完全纏住。

這讓幽冥虎鬆了一口氣,不過,那金光再側,濃濃的死亡感覺,還是在時刻地籠罩著他。

「臣服或死。」

林雲的聲音徐徐而來,通過神念迴響在幽冥虎的腦海之中,帶著高高在上的語氣,透著一股冰冷無情的漠視。

「我願意臣服,尊敬的真龍大人。」

幽冥虎很快低下了高傲的頭顱,金光的威能,充斥著他內心的死亡氣息,無一不是讓他明白,除了臣服,便只有死路一條。

隨後,那讓他時刻感覺到死亡籠罩身周的金光,才緩緩退去。

至此,交手不過數個回合,在六尊巔峰妖王的圍攻之勢下,從而反殺破勢,抬手鎮壓三尊巔峰妖王!

強悍至此!

林雲眼眸中金光隱沒,沒了那個天地神威,卻有著一股睥睨四方的霸氣,緩緩瀰漫著四周,讓無數人存在,感到一股畏懼。

天地有真龍,凌駕眾妖獸。

巨大的真龍之軀,緩緩移動,那個高貴的帝皇氣息,隨之擴散而出。

直至,籠罩剩下的三尊巔峰妖王。

「你們,也要本尊一一出手鎮壓嗎?」

林雲冷漠的聲音,緩緩迴響在這片天地,給與剩下的三尊巔峰妖王,無比強大的壓迫力。

「我等願意臣服,尊敬的真龍大人,我等以後歸順於大人扈下。」

黑烏等三位巔峰妖王,紛紛低頭說道。

「既然,如此,那麼便接受本尊的神念奴役吧。」

林雲滿意地點了點頭,尚若這三位巔峰妖王還是冥頑不靈的話,那麼林雲將會毫不猶豫地出手斬殺。

旋即,林雲那龐大的神念,如潮水般,朝著黑烏等妖王覆蓋而去,瞬間將其淹沒。

至此,六大巔峰妖王,被林雲奴役。

從此,妖獸山脈,已然成為林雲的大後方,一言出,瞬間可包圍整個承天宗,在這個強大的妖獸獸潮面前,單憑九大仙宗任何一宗,都無法抵抗。

「那裡,暫時我還不能踏足。」

旋即,林雲的目光投向妖獸山脈的最深處,那裡,有著遠古的妖王存在,皆為先天生靈的存在。

「不過,遲早,妖獸山脈的最深處,妖獸深淵的最中心,不久后我將會一一拜訪。」

林雲收斂目光,妖獸山脈和妖獸深淵,除卻兩處的最中心,其他地方,已然全部成為了林雲的掌控上。

無數妖獸所形成的獸潮,就連九大仙宗,也不敢輕易觸之。

這股力量,被林雲所掌握,已然有了正面抗衡九大仙宗的幾分底氣。

不過,這幾分底氣還不夠。

僅僅是抗衡,還不夠。

林雲需要的是碾壓,他要讓流傳已久的九宗真龍,成為一個笑話。

「爾等,日後將成為我妖神宗六大妖王,本尊賜下機緣,爾等努力修鍊,突破先天生靈便可跟隨本尊步伐,否則,就在這妖獸山脈老死吧。」

林雲不在去想那些遠古存在的先天妖王,看向六尊巔峰妖王緩緩地說道。

旋即,一滴滴鮮血,宛如有頭顱般大,通體金黃色,流動著不可測的恐怖與威能。

共六滴真龍之血,緩緩朝著六尊巔峰妖王飛去。

「感謝主公。」

「多謝主公,賜下此等大機緣。」

「先天之路有望,多謝主公,屬下一定會奮發圖強,爭取突破先天生靈,好為主公效力。」

六尊巔峰妖王,紛紛跪地拜謝,看著六滴金黃色的真龍之血飛來,頓時露出無可抑制的激動之情,由心底而生的感激,此刻,讓他們對林雲死心塌地。

(本章完) 六滴真龍之血,足以讓六尊巔峰妖王擁有一絲真龍之血脈,雖然並不能轉化其為龍族,但是也足以改變他們的一絲天賦,讓他們能夠看見先天生靈之路。

其實眼前這六尊巔峰妖王,能夠從萬妖之中脫穎而出,成為妖獸山脈之中的一方妖王。也足以見其能耐了。

他們欠缺的,只是那麼一分天賦而已,這一分機會,林雲給了他們。

從此,他們的先天生靈之路可期,凌駕於凡俗之日可待!

「這是萬妖吞天決,尚若天賦還差,那麼,就展開屬於你們自身血脈的吞噬吧,不成先天者,便沒資格跟隨本尊的步伐。」

林雲通過神念,向六尊巔峰妖王傳法萬妖吞噬決,有了真龍之血在前,后又有萬妖吞噬決,已經給了他們通往先天生靈的鑰匙,要是最後還不能踏足,那麼也就從此無緣於先天生靈了。

不過,林雲對此的期望很大,這六尊巔峰妖王,無一不是從萬妖之中出類拔萃而出,到了如此境界,恐怕眼前的六妖王,他日將變成六先天生靈。

林雲吩咐好后,便騰雲駕霧而起,妖獸山脈事畢,算算時間,也已到七日之約,是時候回到承天宗了。

「早知道主公如此厚道,還打個什麼鬼?差點就被主公擊殺了。」

「就是,早知道有如此機緣,別說成為下屬,就是成為奴僕,我也心甘情願啊。」

「跟隨主公,是我等榮幸,都怪你老狼,要不是你,怕是我等還能早點得到這份機緣,真龍之血啊,足以讓我等擁有踏足先天生靈的天賦了,更有主公傳下的萬妖吞天決,也足以改變自身天賦,問鼎先天。」

「我那知道啊,早知道我第一個就臣服於主公之下了,欸,不對,我好像就是第一個。」

狼王沒好氣滴說著說著,就自顧地笑了起來。

六大巔峰妖王,看著林雲的身影,眼底中,充滿了感激之情,眼底更是尊敬無比,更有無限的感激之情。

林雲賜下給他們的這份機緣,他們深知多麼難得,這是一柄先天生靈之門戶的鑰匙。

不到先天,皆為螻蟻,成就先天,凌駕世俗。

雖然,妖獸本來就比人類活得更久,但這也有個年限不是?

身為凡軀,總有大限來臨之時。

但成為先天,壽命倍增不止,也踏入了長生路的第一段路,擁有無限的可能,甚至問鼎仙人,成就長生,都不是不可能的。

西游之獅陀崛起 原本,天賦局限了他們,雖然已至巔峰妖王,但先天生靈之路,仍然遙遙無期。

可見,他們當下對於林雲有多麼的感激,也正是因為這一日,早就了他日令這一方世間聞風喪膽的妖神六將!

這時!

林雲來到了妖獸山脈外圍,接近了九大仙宗所在。已重新化為了人身,不過,沿途的妖獸,感知到來自腦海之中的波動,紛紛朝著林雲的方向跪拜,對於過路的林雲,表示他們最高的尊敬之意。

甚至!

「怎麼回事? 叫我船長 那頭妖獸怎麼突然不追殺我們了?」

「他好像是在參拜著誰?不管了,趁此機會,趕緊逃跑吧。」

「對,在不跑就來不及了,這頭妖獸不是我們能夠擊殺的,回去還是快點取消任務吧。」

原本正在被一頭神話七重妖獸追殺的幾名仙宗弟子,此時發現那頭妖獸忽然停下跪地,讓他們有些摸不著頭腦,也憑此,才脫身逃回了宗門。

沿途,一路上皆是如此,無數來到妖獸山脈進行歷練的仙宗弟子,發現了詭異的這一幕,逐漸在日後傳播開來,逐漸成為了一個傳說。

這一日。

承天宗如往,沒什麼大喜日子,也沒有什麼妖獸躁動,更也沒有什麼敵人來犯。

但,無數在外歷練的弟子,紛紛在這一日趕回了門派。

無數外門弟子,無數內門弟子,都停下了修鍊,三五成群,或是獨自坐在院舍之中。

他們彷彿在等待著什麼,議論聲,這一日,響徹了整個承天宗。

就連不少承天院里的天驕身影,也時而從天際之上劃過。

這一日!

整個承天宗彷彿被震動了般,無數執事出來維持秩序,長老、執事、弟子們,紛紛圍聚在了練武場。

只因!

這一日是七日之約的到來之期。

超級兵王俏總裁 新進弟子挑戰承天院天驕!

林雲以勢不可擋的氣勢崛起,由新進弟子奪取外門考核第一,進入內門之中。

並在同日,林雲向承天院天驕葉星河,發起了挑戰!

葉星河當日拂袖而去,放下話來,七日一到,必斬林雲。

這一起事件,在整個承天宗內引起了轟然大波,引起了無數弟子的熱論。

新進天驕,對戰老牌天驕!

這一日,便是兩人的決戰之日。

令無數在外的弟子們,紛紛收到風聲趕回,場面堪比承天宗大喜之日的局面。

無數人翹首以待,等待著兩人的出場,等待著兩人的決戰,

林雲也在這一日,回到了承天宗。

看著無數弟子興奮的議論聲,無數弟子的討論。

林雲微微一笑,如此這般,甚好,見證他斬天驕。

林雲從這些弟子門擦肩而過,回到了內門之中,直奔試煉閣而去,交了七日之期接取的任務。

林雲略微思量過後,換取了一些貢獻點,其他的妖龍獸之角,則被林雲存放了起來。如若不然,林雲怕嚇到整個試煉閣,因為,妖龍獸之角,在他的身上,有數百根之多。

沿途的弟子,並未認出林雲,主要是林雲進宗門的時間太短了,只有在那一日參與過外門考核的弟子才能夠認出林雲。

此時,還是在內門之中,根本沒人見過林雲,所以,也就沒人知道,今日的主角,正在和他們擦肩而過。

也正是因為如此,才能夠引起承天宗無數弟子門的好奇與觀望,就是因為林雲,以一個新進弟子的身份,居然敢挑戰一位承天院的天驕。

他們倒要好好看看,這位林雲到底是何許人也,居然敢有如此氣魄,自不量力的去找死。

(本章完) 日過半響。

習武場無數人在翹首以待,議論聲震天。

「該不會那林雲不敢露面了吧?這都什麼時候了?難道還要讓各大宗老等他?承天院天驕等他出場?」

「估摸著是絕壁跑了,挑戰承天院天驕,還是葉星河,他不是找死么?葉星河何許人也?剛進宗門,就被長老收為弟子,直接進入承天院修鍊,實力深不可測,據說最近達到了半步先天生靈?」

「半步先天生靈?那豈不是武道神話第十重的巔峰之境界?厲害了厲害了,那林雲怕是聽到消息,躲到不知道那裡去了吧。?」

無數人在討論著,尤其是跟隨著葉星河成長的一代弟子,更是深知葉星河的可怕。

如今看到林雲久久未有出現,都紛紛認為林雲是畏懼和葉星河對戰被斬殺,跑路了。

「什麼跑路啊,現在都還沒有開始呢,你怎麼知道,長老和葉星河都沒來,林雲還未出現又有什麼奇怪。」

「就是咯,林雲師兄的可怕,你們是不會知道的,在外門考核之中,連斬數位天才,奪得第一的霸氣,你們要是在場,就會知道了。」

也有不少外門弟子幫著林雲說話,都是那日考核在場,親眼見過林雲出手的人。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