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啊。不過我要知道是什麼產品,並且產品的質量怎樣。要不我對不起觀眾。」羅陽直說道。

低劣產品,羅陽不想幫忙做廣告。 「就是做電動牙刷的,白又白的牌子,聽過吧?」林喜欣介紹道。 白又白這個牌子的電動牙刷,在宏海縣還是有點名氣的。 至少不是低劣產品。 「行。什麼價錢?」羅陽問。 「5萬塊。」林喜欣說道。 「要10萬吧。」 這個價錢,也只有譚勝

低劣產品,羅陽不想幫忙做廣告。

「就是做電動牙刷的,白又白的牌子,聽過吧?」林喜欣介紹道。

白又白這個牌子的電動牙刷,在宏海縣還是有點名氣的。

至少不是低劣產品。

「行。什麼價錢?」羅陽問。

「5萬塊。」林喜欣說道。

「要10萬吧。」

這個價錢,也只有譚勝美和林喜欣能聽明白,二女相視一笑。

「牛仔,以後你的名氣大了,會有很多人找你拍廣告的,甚至找你拍電影都有可能。」林喜欣說道。

「那得找個人幫我專門接這種活才行。」羅陽笑道。

他不覺得會有多少人找他拍廣告,只是開個玩笑。

林喜欣卻在他身上看到了商機,毛遂自薦道:「牛仔,不如就讓我做你的經紀人,怎樣?」

跟她的關係不一般,她又是電台的主持人,熟悉這行。

「行。」羅陽爽快道。

「那以後我幫你接活,酬勞三七分,怎樣?」林喜欣說道。

在羅陽看來,拍廣告的機會不多,只是玩票性質而已。

林喜欣要三七分,隨她好了,便同意了。

只是唐桂花有想法,但當場沒有說出來。

「我現在問問我朋友,看她給不給10萬塊。」林喜欣即時打電話。

從她講電話的內容,便知那邊願意出10萬塊。

只在衣服背後印個圖片,就能賺10萬塊,這筆錢正好用來還給林喜欣。

「牛仔,我也做你的經紀人。」譚勝美說道。

「可以啊。」羅陽笑道。

見唐桂花嘴角噙著狡黠的笑意,羅陽便知她也想做他的經紀人了。

隨即補充道:「桂花姐,你也做吧。」

果然,此話一出,唐桂花臉蛋綻放出燦爛的笑容。

「我不懂這行。」

「有什麼不懂,問問林姐就行了。」

羅陽笑道。 因為心裡與易林有了隔閡,馬里奧,朱利安只是神色微動,並沒有說什麼。

「能和我們說說去哪嗎?」

蓋亞問道。

「就是出去走一走,闖一闖,就如你年輕時一般,看一下這個遼闊的世界。」

易林自然不可能跟他們說自己已經加入到光明教廷了,所以便胡謅了一個。

「也是,你還年輕,的確應該出去,而且以你的實力,應該不會遇到什麼危險,只是碰到盧瑟宮的人還是得小心點,因為一些高級獵手的身上擁有著探測相剋體質的儀器。」

蓋亞說道。

「恩,我會小心的。」

蓋亞的話,讓易林心中還是提起了警惕,盧瑟宮這個研究機構雖然不如光明教廷,但強在它的複雜性,因為全國各勢力的一部分學者都呆在裡面,它培養出來的強者還是不容小視的。

「這張地圖給你,這是我年輕時遊歷世界時畫的,比市場上賣得要詳細的多。」

鍾先生,寵妻入骨 蓋亞從儲物戒里拿出一張摺疊著的地圖,如果展開,估計有院子這麼大。

「多謝了。」

易林點頭,將地圖收下。

「明天什麼時候走?」

布雷迪問道。

「早上六點。」

修真之鳳凰臺上 易林喝了口酒,說道。

「這麼早么。」

亞當臉上微微有些失落,雖然與易林的相處只有半年,但這少年人卻讓自己滿足了這一生的願望,看到了突破壁障的煉體戰士!

並且易林對自己一直非常恭敬,就像對待親爺爺一般,這讓亞當他非常感動,心下也將易林視為己出,這幾天他甚至在給易林找合適的媳婦了。

只是現在聽到易林要離開的話,心中頓時有些空落落,原本甜美的酒在這一刻也失去了味道。

「不錯。」

看到亞當的面色,易林心中隱隱有些欣慰,至少自己在意的人,也在意自己,這或許是對自己最大的祈福吧。

「爺爺,這個儲物戒里,我放了一些錢,如果出現什麼急需用錢的事,這或許可以幫忙。」

易林拿出一個儲物戒,放到了亞當的面前。

然而亞當卻是搖搖頭。

「你給我們的已經夠多了,我們現在都有不少的積蓄,足夠應急了,你在外面歷練,用錢的地方會很多,還是自己留著吧。」

亞當將儲物戒推到了易林的面前,眼神堅定。

見此,易林也就不再堅持,的確,現在亞當爺爺的生意不錯,每個月都能賺不少錢,自己或許是多心了。

晚飯過後,各自就回到了房間里,因為易林的離開,家裡的氣氛有些微微的沉重。

「你說,易林是不是想扔下我們跑了?」

房中,馬里奧拿出一支筆,在白紙上寫著。

「不會吧。」

朱利安眸光微縮。

「他如果走了,要是盧瑟宮的人找上門怎麼辦?我們可都是因為他才不得已遠離家鄉來到這裡的。」

馬里奧繼續寫道。

「現在易林在你眼中,就這樣不堪嗎?」

朱利安提起筆寫道。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只是擔心爺爺的安危。」

馬里奧臉上閃過一絲不自然。

朱利安心中輕嘆,微微搖了搖頭。

果然,人心,真得是會變得。

這個與自己從小一起長大的夥伴,這一刻,居然變得如此陌生。

「一加一等於二,二加二等於四,三加三等於五,你怎麼看我的這句話?」

朱利安寫道。

「三加三錯了。」

馬里奧寫道。

「是啊,三加三等於六,可你為何只關注我錯的地方,卻不誇我對的地方。」

朱利安寫道,「就像易林一樣,他給我們帶來了多少好處,如果不是他,我們興許這輩子都無法踏入到修鍊者的行列,更別說你如今已是正式級的魔法師了,但你卻只看到他的缺點,給我們帶來的不安與惶恐,你太片面了。」

用片面來形容,算是朱利安給馬里奧留面子了,他並沒有心胸狹隘這些詞。

馬里奧面色有些難看,因為朱利安的話他無法反駁,但他卻不願後退。

「我只是關心爺爺而已。」

馬里奧寫完,便到自己的床上睡下了。

朱利安眼中露出失望,一個人的心裡如果被怨念主導,那麼他的人生也將走上歧路。

「或許你只是有些急了吧。」

朱利安拉開自己的衣袖,只見手腕上,有一個藍色的弓箭胎記,他看著這胎記,一時間陷入了沉思。

易林沒有關注馬里奧房間里的動靜,一晚上,他都在冥想修鍊。

等到黎明破曉的那一剎那,他睜開了眼。

「該走了。」

其他人還在睡,易林也就不打擾他們了,更何況他也不喜歡離別的場景,悄悄地離開,於你,於我,都好。

洗漱完,易林將門關好,離開了院子。

一人走在涼風習習的街上,易林感覺身上的束縛像是被解開了,這是一種很奇怪的感覺。

前方那幽深的街道,宛如一個新的世界在向自己緩緩展開。

來到光明教堂,邁克爾等人早已在門口等待了。

「主人!」

簡看到易林,連忙小跑了過來,抱緊了易林的大腿,那張小臉上布滿了依戀。

摸了摸簡的腦袋,易林看向了邁克爾。

在邁克爾身邊,還站著一個少年,看上去十三四歲左右,與邁克爾很像,金髮金眸,鼻樑有些高,身上的氣質很高貴。

「我給你介紹下,這便是我的兒子,山姆,與你一樣都是超凡光明系的擁有者,不過他的實力沒你強,目前只是初階正式級而已。」

邁克爾笑著說道。

「你好。」

山姆臉上揚著溫和的笑容,伸出了手。

「你好。」

易林與他握了握手。

「這幾天,我一直聽父親在說你,還給我看了你的戰鬥影石,不得不說,你真的很厲害,僅靠巔峰正式級的實力就硬生生打敗並擊殺了銅環級巔峰的鬥氣戰士。」

山姆眼中有著火熱的神色。

「運氣所致,他當時如果一開始就用出全力,我不可能會是他的對手。」

易林謙虛了一下,不過話還是實話。

「好了,你們要閑聊,以後有的是時間,接下來,易林,我要告訴你一個臨時的通知。」

邁克爾笑著說道。 吃完了飯,眾人要去逛街。

羅陽說道:「我去辦點事情,你們先去。」

他便帶了洪佳欣和祝子姍在身邊,兩位村花則同陳潔等人在一起。

現今是非常時期,敵人蠢蠢欲動,隨時會劫走洪佳欣和祝子姍,不得不帶她們一起去辦事。

何況羅陽還想向祝子姍打聽九陽殿的事。

「讓姐來開!」

洪佳欣開車開上癮了,搶著駕車。

於是羅陽和祝子姍坐在車廂後座,本想就問她關於九陽殿的情況,又怕洪佳欣聽了會勾起悲傷的記憶,只好先不說。

「牛仔,這次他們可能會派出冰火夜叉。」祝子姍先開口。

血煞門4個血將被殺這件公案,也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大白於天下。

現今血煞門只把羅陽當成是殺了血將的人,勢必會加深雙方的仇恨。

「你見過?」羅陽好奇道。

「沒有,我以前聽我爸說過。」祝子姍如是道。

血煞門在小惠子眼裡,算不上一根蒜。

由此可知,九陽殿的勢力遠在血煞門之上。

將來要跟九陽殿開戰,實不是好事。

血煞門裡的一些神秘高手,一般的門徒都很少見過,只有當發生了非常情況后,血煞門才會啟用那些高手。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