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到一周的時間,狼山已經恢復了以前的威嚴,只是城頭變換大王旗。

梅子和尼尼帕的觀察團也跟進到了狼山。站在寨牆上,望著莽莽蒼蒼的叢林,林濤洶湧。 「不知道洗洗猜現在是什麼想法,已經一周的時間了,他一定在想著怎樣的反撲。」賀豐收說。 「國王的軍隊已經在南線發起了進攻,洗洗猜不敢貿然的進攻。」梅子說。 「我要是洗洗猜,一定會從狼山突圍,南邊是國王的

梅子和尼尼帕的觀察團也跟進到了狼山。站在寨牆上,望著莽莽蒼蒼的叢林,林濤洶湧。

「不知道洗洗猜現在是什麼想法,已經一周的時間了,他一定在想著怎樣的反撲。」賀豐收說。

「國王的軍隊已經在南線發起了進攻,洗洗猜不敢貿然的進攻。」梅子說。

「我要是洗洗猜,一定會從狼山突圍,南邊是國王的軍隊,不管戰鬥力怎樣,那是正規軍。這裡就是一幫寨民,組織渙散,有戰略縱深,洗洗猜的部隊長期在森林作戰,游擊戰、叢林戰是他們的強項。要謹防他們的偷襲。其實偷襲我們也不怕,現在我們這裡缺少重型武器和防空武器。」

「會有的,一切都會有的。你這個義勇軍司令很快就會成為海陸空大元帥的。」梅子說道。

「我可不是什麼司令,更不想當元帥。」

「不想當將軍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你看現在在寨民的熱情空前高漲,何不利用這難得的機會,打出來你義勇軍的旗號,振臂一呼,應者雲集,我都羨慕了。」

賀豐收心裡一震,莫非梅子已經忌憚賀豐收了,怕打跑一個洗洗猜,來了一個賀豐收,會形成新的割據勢力?

「公主,我就是一個打工仔,志向就是發一個小財,娶一個順眼的打工妹好好過日子。」

梅子狡黠的一笑;「我就要成你的打工妹了,我現在是不是給你打工?」

「公主,你是要殺我的頭嗎?」賀豐收惶恐的說。

「開一個玩笑,國王的炮兵很快就會過來,叢林難走,他們行軍困難。」

正說著,忽然從山坳里傳來了馬達聲,還沒有等兩個人,明白過來,就見一輛直升機轟鳴著來到了頭頂。

「卧倒。」賀豐收叫了一聲,一下子就把梅子撲到在地,死死的壓住她。

直升機飛到頭頂就是一陣掃射,然後飛到營房上空,投下幾個燃燒彈。

寨牆上的守衛立即調轉槍口,像直升機射擊,直升機盤旋了一陣,胡亂的掃射一陣,又消失在山坳里。

直升機的轟鳴聲沒有了,代之而起的是奔跑的腳步,和痛苦的喊叫,有人中彈了,營房上空冒起了濃煙。

確認沒有了危險,賀豐收慢慢的起來,梅子趴在地上,一動不動。 重生之盛寵嫡妃 賀豐收嚇壞了,趕緊拉起她:「你不要緊吧?」看看梅子的身體,沒有中彈的跡象。

「你他媽的真狠,你把我摔疼了。你看這裡。」梅子撩起衣袖,白皙的手臂上,一絲鮮血往下慢慢的淌,她的肘部被賀豐收摔傷了。

這時候,尼尼帕掂著槍跑過來,看見梅子受傷了,抬手就給賀豐收了一個耳光。 唐玉愕然,這算是運氣好嘛?也許算吧。

「我和南武大帝之間,雖然跨越了地界和天界的空間,但是還是能夠感受到他的狀態!就在不久前,我察覺到他,突然之間變得無比虛弱,還沒有完全恢復,就又再度虛弱起來。」

大唐南皇 「於是我意識到,他很有可能是遭遇了什麼重大的變故!」

「要是他死了,我也同樣會滅亡!所以,我決定去天界找他!幫助他,同時也是幫助我度過難關!」

唐玉點點頭道:「明白了!」

「可這和我有什麼關係呢?」

「我走了,這個藏寶閣,總要有人來守護啊!所以,我選中了你!」

「可我不是南武皇室的人!甚至沒有一點南武皇室的血統!這能夠通過南武大帝布置的機關嗎?」

唐玉疑惑的問道。別說南武皇室了,就連貴族,他們唐家都沾不上關係!

不過是偏遠鄉村的一個地主而已。

說不定,唐玉祖上所有人加起來,去過的地方都沒有唐玉去的多。

「哼,你別忘記了,我是南武大帝的一個分身,換句話說,我也是南武大帝!」

「所以,我把這個東西交給你,又能有什麼問題呢?最多是有點複雜而已!」

聽這分身的口氣,這事情似乎比較容易。

「多的不必說,那就開始吧!」

「啊?」

唐玉還沒有來的及準備,那蒼老的聲音已經打算開始了。

瞬間,一股強大的力量,就通過唐玉靈魂周圍的一切,開始對於唐玉進行一個升華。

唐玉感覺到了靈魂力量在瘋狂的增強著!

「靈魂之力,不是不能夠通過這樣的方法增強嗎!難道,這個南武大帝,真的有那麼厲害嗎!以及突破了人類的理解?」

唐玉心裡疑惑很多。

其實,南武大帝在當年離開地界,也就是元讓大陸的時候,並沒有這麼強。

而是到了天界,經過了許多磨難之後,慢慢才成長成這個樣子的。

作為分身當然也有那麼強大的力量的一部分了。

棄女有運:家養丫頭拐侍郎 不然的話,就憑當年留下的一個分身,那即便是去了天界,也沒有用處。

「你靈魂之力,能夠到這樣的程度,想必是有什麼功法才對!現在開始修鍊,我來幫你提升!」

唐玉聞言,立馬運轉起天地淬混大法。

果然,靈魂之力在以肉眼看的見之速度增長著。

現在比起剛剛進來這個空間的時候,唐玉感覺剛剛進來的自己,就像是瞎子一樣。

「天機九重!這樣應該能夠有點能力來保護南武皇室了!」

「天機九重是什麼概念呢?」

唐玉立馬問道。對於這種修鍊的新名詞,都是未來要面對的,唐玉顯得極為有興趣。

「這個,我也不好給你解釋。但你了解一件事情,若是沒有天界的力量出手,地界之人,在有限的生命之中,最多修鍊到天機七重!」

「你的靈氣為何一陣虛妄,感覺隨時都要有破碎的可能!」

「算了,我幫你穩定重鑄吧!」

旋即,唐玉在外的肉身,也開始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那現在,就到了把藏寶閣給你的時候了!」

唐玉正驚奇這麼大的建築物這麼給他的時候,異變發生了。

本來霧蒙蒙的靈魂空間之中,變得清晰了無數倍。

而周圍的景象,依舊是藏寶閣,可架子上的東西都是他沒有見過的。

機敏的唐玉立馬就明白過來了,這裡是藏寶閣的三樓!

「其實,這藏寶閣,本身就是一件靈器!」

一件九品靈器,稱之為人間至寶!

「人間至寶!」唐玉聽到這四個字,已經有些熱血澎湃。

「不過,雖然它乃是九品至寶級靈器,可以你的實力,也無法全部發揮!但是想來禦敵還是沒有問題的!逼近,現在大陸上,已經沒有什麼超級高手了!」

「除了有一個叫天王的人,比較厲害之外。別的人,有天機九重的靈魂之力,加上它,應該沒有問題。」

「天王!就是那個一代傳奇,逼得北齊皇帝走投無路的那個人?」

「沒錯。前幾年的時候,我感受到了他已經突破了地界的極限。可卻沒有成功的飛升到天界。」

「可萬一遇到他,你也別慌,只要不冒犯他,他不會輕易朝著年輕晚輩出手的。」

唐玉輕鬆的心態,一下就緊繃了起來。

本以為得到南武大帝的傳承之後,就能夠無敵於天下。

可萬萬沒有想到,居然會有這麼多的事情!

「天王,天王……」

唐玉一遍遍的重複著這個名字。

「多餘的東西,你在有了它之後,慢慢了解吧! 重生之再覓良人 我去也……」

轉眼間,南武大帝的分魂,已經消失不見。

而唐玉再度回到了自己的身體上。

「唐玉宗師……」

「唐玉宗師!」

總管太監叫了唐玉好幾聲,唐玉才回過神來。

剛剛那好似夢一樣的經歷,讓唐玉還遊戲不太敢相信。

「您想什麼呢,這麼入神!是不是陛下還賞賜了您幾個美人啊!那可太讓人羨慕了!」

「總管說笑了。」

「嘿,像我們這種入了宮的,從小便沒有了那寶貝!這麼多年,沒有一兒半女,我可是羨慕的緊啊!」

說著,太監總管熱淚都有些浮上眼眶。

「呼……總管,我再隨便拿一個吧,我還有些累,想回家去早點休息……」

「嗯。好的,沒問題!」

唐玉經過短暫的感受靈魂之力后,已經的確,剛剛發生的一切。是實實在在的,唐玉現在的靈魂,已經強大到一個恐怖的程度!

天地淬混大法,已經來到了第五重!

登記好之後,唐玉假意離開,反身回到了藏寶閣的三樓。

開始研究起藏寶閣的各種功能來。

「原來,這藏寶閣,就是整個皇宮的陣法總控!」

「三樓上面,原來都是這些東西……」

唐玉看著一些破破爛爛的玩意,不僅失笑。

原來,三樓歷來只有皇帝能夠進入其中,別的哪怕是太子,儲君,任何一個人都無法進入。

「南武晴烈皇帝,三歲時全身畫像……」

「這應該是他的父皇很喜歡的一件東西……」

隨後,唐玉在裡面發現了各種情書,信件,以及種種私密的東西。

這裡說起寶物,幾乎沒有,有的全都是歷代皇帝的個人物品。

「若是把這裡頭的東西拿出去,編寫一本傳奇故事,必然能夠大賣!」

唐玉笑著離開。

而有了這個名為「魔方之塔」的皇宮陣法總控。

唐玉進出皇宮,那可謂是如魚得水。 賀豐收猝不及防,臉上重重挨了一下。耳光清亮。

尼尼帕似乎不解氣,揮起手臂,接著要打賀豐收。賀豐收抬手就抓住了尼尼帕的手腕,尼尼帕掙扎著要抽回手,賀豐收知道這傢伙的功夫了得,連續多年的全能冠軍,不會是浪得虛名。

「你為什麼打我?」賀豐收問道。

「你把上校怎麼了?你是怎樣照顧上校的?」尼尼帕說著,盤肘想擺脫賀豐收。賀豐收知道這小子不會善罷甘休,手臂用力,尼尼帕的手臂竟然不能盤迴去。

尼尼帕一愣,面前的傢伙會點功夫,手臂上用力,腳下也不閑著,用力一蹬,雙手箍住賀豐收的手臂想來一個過肩摔。賀豐收迅速變換招數,就在身體騰空的一刻,另一支手臂就跨到了尼尼帕的脖子上。

尼尼帕想來一個乾乾淨淨的過肩摔。可是脖子被纏繞住,賀豐收已經翻過頭頂的身體的重量把他帶翻在地。手裡的槍也掉落一旁。

梅子上前撿起來槍,抱著膀子看兩個男人的戰鬥。

尼尼帕的身子躺在賀豐收的身上,他想趕緊站起來,自己雖然在上面,可是背部給了賀豐收,這是很不利的。一發力,感覺賀豐收的手臂牢牢的箍住自己的脖子。不行,尼尼帕何等了得,就勢翻滾,想掙脫賀豐收的箍頸。

賀豐收也不含糊,順著尼尼帕的力道,身子翻滾,但是那支手臂一直牢牢的箍著。就像一隻鱷魚,緊緊咬住獵物不放,身子隨著獵物的翻滾而翻滾。

尼尼帕漸漸覺得窒息,面紅耳赤,脖子上的青筋暴露,身子慢慢的發軟。

這時候,梅子上前,踢了賀豐收一腳。「都起來吧!」

賀豐收鬆開手臂,尼尼帕就像一隻獵豹一樣的彈跳起來,揮拳往地上的賀豐收面門又是一拳,這一拳正砸在賀豐收的鼻子上,賀豐收鼻口出血。

「尼尼帕。可以了。」梅子叫到。

賀豐收站起來,梅子從衣兜里掏出紙巾,遞給賀豐收。「擦擦你臉上的血。」

周圍已經圍了看熱鬧的渽民。看見兩個長官打了起來,好奇的觀看。

「你們兩個看看,周圍的寨民都在滅火,洗洗猜的飛機剛飛走,你們兩個作為長官,有面目面對這幾千准士兵?」

兩個人都沒有說話,氣鼓鼓的回到營房。

不一會兒,又聽見外面吵嚷起來,原來是一個寨子和另一個寨子因為救治傷員,搶藥品,搶床位發生了爭執,其中的一個寨子里的人把另一個寨子里的人打傷了。雙方劍拔弩張,從屋子裡打到屋子外面,從原來的幾個人形成了兩個寨子之間的毆鬥。

尼尼帕正在生氣,出來見一院子人正在地上滾打。從腰間拔出槍支,往天空放了幾槍,打架的人從地上爬起來,尼尼帕不分青紅皂白,上去照參與打架的每一個就是幾個耳光。然後喝令:「把他們都給我捆起來。」幾個特戰隊員上前就看住幾個打架的寨民,繩捆索綁起來。

幾個寨民被捆到院子里的樹上,尼尼帕揮鞭子劈頭蓋臉就是一頓暴揍。

寨民先是恐懼,繼而有人發出了不同的聲音:「國王的軍隊不能這樣不問緣由的打人啊!要打人,也得分清楚誰是誰非。」

「對,國王的軍隊不能這樣隨便打人。」

「我們是來打仗的不是來挨鞭子的。」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