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這麼做原因只有一個,當然只是爲了引起何俊辰的注意力。可是漸漸地她發現,何俊辰似乎對自己的這些招數完全就是無動於衷,不管她怎麼努力,終究還是得不到何俊辰的任何注意。

就在這個時候,她突然發現了一個祕密,她終於知道了爲什麼不管她怎樣努力,何俊辰度無動於衷。那是因爲何俊辰的心裏裝着別人,何俊辰喜歡夏宜冰。這個消息的得知無疑讓從來毫不示弱的天香有些接受不了,她一直將夏宜冰當做好朋友,但是對於何俊辰來說,她子啊心裏卻又認定是夏宜冰將何俊辰從她身邊搶走的。自從何俊辰喜歡

就在這個時候,她突然發現了一個祕密,她終於知道了爲什麼不管她怎樣努力,何俊辰度無動於衷。那是因爲何俊辰的心裏裝着別人,何俊辰喜歡夏宜冰。

這個消息的得知無疑讓從來毫不示弱的天香有些接受不了,她一直將夏宜冰當做好朋友,但是對於何俊辰來說,她子啊心裏卻又認定是夏宜冰將何俊辰從她身邊搶走的。

自從何俊辰喜歡夏宜冰這件事情被天香知道後,她開始處處與夏宜冰作對,尤其是在何俊辰的面前。善良而又聰明的夏

宜冰怎麼會不知道天香是處處針對着自己呢?但是她能夠明白,她也一早就看出了天香對於何俊辰的情感。

她不想破壞他們之間的感情,但是卻又不好明說。所以當每一次天香故意欺負她的時候,她總是傻傻地裝作什麼都不知道,還每次都將責任都攬到了自己的身上,從來都不會因爲是天香故意刁難她而和天香產生半點的不愉快。

漸漸地,天香也發現了。這個善良的姑娘夏宜冰是真正在內心裏將自己當成好朋友的,慢慢地她也開始能夠理解爲什麼何俊辰喜歡地是夏宜冰而不是自己。她雖然還是越來越喜歡何俊辰,但是她卻也能夠明白夏宜冰的好,漸漸開始不再責怪她,不再與夏宜冰處處作對。

她們又和好如初了,就像他們當初剛剛遇見的時候那樣。

一天,天香公主主動來找夏宜冰,遠遠的就聞到了一陣陣香味,她歡喜的朝着夏宜冰的閨房跑去,眼中帶着幾分歡喜。

“夏宜冰,你在做什麼好吃的呢?真香,有好吃的東西,你怎麼都不叫我呢?“天香才坐下來就抓了一塊糕點放進嘴裏,津津有味的吃了起來。

看着天香公主這個模樣,夏宜冰無奈的搖了搖頭,說道:“你啊,真是一個小饞鬼,你看看,你手上還有髒東西呢?”

天香公主則一臉無所謂,瀟灑的笑了笑,然後說道:“呵呵,我不在乎,反正有一句話不是這麼說的嗎?不乾不淨吃了不生病,我相信我吃了也不會有問題的。”

聽了天香公主的話,夏宜冰還真的是哭笑不得,無奈的說着:“哎,我還真的拿你沒辦法了,你喜歡吃的話,我一會讓碧雪幫你包一些過去吧。”

一聽到好吃的,天香公主就開心的說着:“好啊,好啊,我喜歡,宜冰,你對我真好。”

“廢話,我們是好姐妹,我當然會對你好了。”夏宜冰看着她,微笑着說道。

兩人此時正說得歡喜,碧玉剛好從門外進來,穿了一身粉色的衣衫,格外的亮眼。一進門便匆匆的說道,“小姐璃王妃朝這邊過來了!”

碧玉功夫了得,和昊天一起輪流注

意府中的動靜,遠遠的便在樹上看見了和大伯母匆匆而來的夏宜雪。

夏宜冰還未來得及說話,天香郡主卻先含着一口糕點含糊不清的問道:“哪門子的王妃,弄得你們這麼緊張?”


聽見這話,夏宜冰對着天香無奈的睨了一眼說道:“是她緊張才對,我可不緊張。”

見到夏宜冰篤定的表情,親自給自己倒了一杯茶,天香趕緊一口喝完,心裏對璃王妃更加好奇了。

她倒要看看這是個哪樣的人物,明顯能感覺到夏宜冰眉心帶着殺意嘛。

“五妹妹,你在裏面嗎?”夏宜雪走進院子裏,見居然沒有人來迎接自己,原本就想好好替母親整治一喜夏宜冰的她立刻抓住了機會。

若是夏宜冰答應了自己走出來,自己就治她一個懈怠之罪,如果她沒在,那就怪不得她了,夏宜冰院子裏的下人定要弄死一兩個才能給自己的寧二表妹出氣。

雖然王寧兒一直與她不怎麼交好,不過借題發揮的事情她夏宜雪做的還少嗎!見母親哭得那樣傷心,其實心裏明白的很。

她哭不是因爲自己死了侄女,而是被夏宜冰欺負得沒有反擊之力,所以才找自己訴苦來希望自己給她扳回一局。

而她對於夏宜冰也是恨之入骨,璃王最近都在夏宜霜那個女人那裏下榻,夜夜讓自己獨守空閨。

究其禍首都是因爲夏宜冰當初的算計,讓璃王陰差陽錯的娶了夏宜霜,而自己如今後院養了一頭喂不飽的餓虎,慕容宸還想把夏宜冰也弄進去。

思及此,夏宜雪怎能不恨夏宜冰,這一切都是這個賤貨弄出來的!

“誰是你五妹妹?”房間裏傳來一聲女子高傲的聲音,身着一身異族服裝的女子走了出來,手裏還不忘拿着一個點心,大口大口的吃着,全無文雅可言。

夏宜雪看見面前這個女子,眉心微微的跳了跳,帶着不悅的語氣質問道:“你是誰?”

天香郡主見這個女人渾身珠翠環繞,頭上頂着一個大大的六尾鳳凰,雖然不怎麼瞭解平廊王朝的等級制度,但是鳳凰一定是后妃一級才能佩戴的。

(本章完) “好了好了!”溫紫惜見他那樣可憐兮兮的模樣,雞皮疙瘩都要起來了。

而且她還不忘在心裏感嘆一下自己的男朋友是多麼的有氣場有風度,不像眼前這位,只會裝可憐!

“我就教你一招,她不是喜歡驚喜嘛,你就製造很多驚喜來,但偏偏不是求婚,這樣她就麻木了,然後你再趁她麻木的時候,突如其來一個浪漫的求婚!完美!那個香港女一定會感動的要死要活!”溫紫惜稍微想了想,就給他支了這麼一招。

溫連塵在心裏腦補了一下,猛的一拍大腿:“你說得對!身爲我的妹妹,你真是很好的繼承了我的優點!紫惜你太聰明了!”

溫紫惜:“……”

從這以後,溫連塵每天絞盡腦汁開始想着一些讓她驚喜的事情,在家魂不守舍,在公司也漫不經心。

這天,他一早把溫如玉從被窩裏叫起來,還點名強調讓她打扮的美美的。

本來還睡眼惺忪的溫如玉一下子就精神了,回想起來剛剛溫連塵進來叫她起牀的時候好像穿得也很正式,甚至還噴了古龍水。

他爲什麼要打扮的這麼帥氣?還讓她也打扮的美美的……難道……他要求婚?!

想到這裏,她一個虎躍起牀,精神萬分的開始洗漱,平時只化半個小時的妝的她今天居然化了整整一個小時的妝。

接着她就挑出自己最新買的衣服,臨走前還噴了自己持久力最長的一瓶香水。

看着鏡子裏美麗的自己,溫如玉自信的笑了,今天她一定會成爲一個最美麗的準新娘,這次的求婚一定會超級浪漫!

緩緩的從樓梯上下來,溫連塵看她簡直要看呆了:“老婆,你真美!”

“什麼老婆不老婆的~人家現在還不是你老婆呢!”溫如玉嬌滴滴的說,心想着馬上就要成爲溫連塵的未婚妻了。

吃過早餐,溫連塵就開車帶着溫如玉去了一個景區內。這個景區是爲了跳傘和滑翔愛好者專門設立的,溫連塵把這一片區域都包了下來。

“如玉,你恐高嗎?”溫連塵問她。

“還好吧……應該不恐。”

“走吧!”他把她帶去了一個小屋裏,小屋的後門直通一個熱氣球的入口處。

溫如玉興奮的看着這個大大的熱氣球,心裏充滿了感動和喜悅。他真的爲她準備了浪漫!這個五顏六色的熱氣球上還貼了很多她的照片,一看就是溫連塵爲她精心準備的。

“上去吧!我會保護你的!”他攬住她的肩,兩個人一起上了熱氣球。

“怎麼樣?!這裏真的很贊吶!”高空的風吹亂了溫連塵的發,他大口呼吸着上空新鮮的空氣,感覺一切都好舒服。

溫如玉今天也格外的情意綿綿,她眨巴眨巴眼睛,眸子裏溫柔的好像能滴出水來。

“你真好。”她眼睛微微一閉,靠在他的懷裏。心想着,快點求婚啊!就在這個浪漫的地方!

溫連塵卻絲毫沒有反應,大手摸了摸她的頭髮,將幾縷不聽話的亂髮別在她的耳後。俯視着下面的環境。

“你就沒有什麼想給我的嗎?”溫如玉終於忍不住了,此時此刻,藍天,白雲,微風,浪漫,還有自己最愛的男人,所有的要素全部都在場,現在被求婚,是她最想要的。

“哦,是有。”溫連塵從褲子兜裏掏着什麼。

溫如玉早就看出來他褲子的兜裏藏的有東西,現在終於要掏出來了……她開心的閉上眼睛,把纖細的手指伸長。

溫連塵差點在心裏笑出聲來,自己的這個妹妹,每次出的鬼主意真的是太棒了,這樣殺她個出其不意,等到真正要求婚的時候,她一定會覺得幸福浪漫極了!

從褲兜裏掏出一個小盒子,他把它放在她的手心裏。

溫如玉緩緩睜開眼睛,嬌羞的感情溢於言表。她有點奇怪溫連塵爲什麼沒有單膝下跪,可是也顧不了這麼多了,她慢慢打開這個精緻的盒子……

笑容瞬間凝固在臉上……

她指着這一盒的巧克力豆問溫連塵:“你確定是想給我這個嗎?”

溫連塵的表情很無辜,“是啊!”

溫如玉心裏想了想,可能其中有詐!萬一他是繼續給自己驚喜,把求婚鑽戒藏在了巧克力豆裏呢?

這樣想着,她的手指開始在盒子裏劃拉着到處找戒指,可是這些該死的巧克力豆總是在她指尖游來游去,讓她什麼也找不到。

溫連塵就這樣看着她急得找過來找過去,後來乾脆直接顧不上自己的淑女形象和可能會發胖的身體,她一顆接一顆的把這些巧克力豆吃掉。

吃到見底也沒發現戒指的蹤影……

溫連塵好聽的聲音響了起來:“你怎麼了?在找什麼呢?”

溫如玉緩緩的擡起頭,勉強笑着說:“巧克力豆……太好吃了……”

她的貝齒上還沾着一點巧克力醬,看起來滑稽極了,可是溫連塵心裏卻美滋滋的,這丫頭可真可愛,請再忍忍吧,這還只是第一步,接下來還會有很多看起來是驚喜但不是驚喜的驚喜等着你呢!

回去的路上溫如玉顯得格外沮喪,一會兒垂着臉嘴裏嘟嘟噥噥,一會兒眼眶裏含着淚,就像是買不到心愛的玩具的小女孩。

溫連塵故作鎮定的開着車,心裏也有些心疼她,接下來去逛商場的時候她就死命的挑刺。

溫連塵爲她挑了一件相對保守的禮裙,想作爲下週舞會的時候穿。溫如玉看了看,小嘴一撅:“醜死了!看起來像是老奶奶穿的一樣!一點都不好看我才不要買這一件!”

她轉過身去挑了一件深v的禮服,後面還露着背的,她像是挑釁一般的看着溫連塵:“我要買這件!”

店裏的服務員們就這樣看着她挑來挑去,快把店裏的衣服都吐槽了個遍,而她身邊的男人卻依舊笑眯眯的看着她,店員們都在羨慕着這個好命的女人,能找到這麼一個溫柔體貼的男朋友。

出了這家商場,她連溫連塵的手都不挽着了,一個人氣沖沖的往前走,她越想越生氣,這個木頭腦袋,難道看不出來她很想被求婚嗎?!這麼好的機會他居然就這麼錯過了!

溫連塵在後面無奈的看着她,心裏卻是喜悅着的。 瞬間,像是有什麼利器一下穿透了她的心臟,巨大的窟窿無法填補,她的身體裏面瞬間滿溢了痛楚。

雷御風陰沉着臉看了她一眼,一言不發地轉身走出了衣帽間。

樓下,所有的人都已經準備就緒,車道上幾輛汽車也準備好了出發。

“雷先生,飛機四十分鍾後起飛!”漠南替雷御風打開了車門。

汽車發動了,司機回過頭:“雷先生,慕小姐……”

雷御風一扭頭,臺階上,慕一一看着車隊,一雙水漾的眸子裏霧氣沉沉的。

驀地,他的心一陣酸澀,微微泛着疼。

自從知道了慕一一的身份,他有時候情不自禁的就會對她冷漠,她的傷心是很自然的。

在這個陌生的國度,他本應該是她最好的依賴。

可是,有些什麼正在改變,如果,她不是北堂武的女兒,該有多好!

他收回視線,眸色暗沉。

他的世界,仇恨佔據了絕大部分。

當慕一一將一種屬於溫暖的情感帶給他的時候,他以爲自己的世界要改變了。

結果,支撐下去的依舊是仇恨。

北堂家的女人……

他眉頭緊鎖,這個女人,他可以寵她上天,就可以拉她下地獄。

從一開始,這就是屬於他的遊戲。

“開車!”

汽車又重新發動了,緩緩有序的駛出了莊園。

看着眼前漸漸遠去的車影,慕一一忽然瘋了一樣,直接追上去,可是跑得再快也沒有用,她怎麼可能追得上?

站在大門外,雖然頭頂上陽光照射,可因爲是冬天,吹過面頰的風依舊冷冽。

“他會回來的!”身後,響起雷翼揚低沉的聲音。

慕一一不敢回頭,只是拼命的想抑制住狂涌而出的眼淚。

她用手背抹着眼淚,看着莊園外空曠的原野,說:“我知道他會回來!”

她只是不知道那個時候,她會在什麼地方。

“想好了嗎?走,還是留下?”

“可以……不走嗎?”

“可以!”

“那會是什麼樣子?”

“也許你們會很幸福,也許你們會更加的痛苦!我想,無論是在雷家還是在格雷科家,沒有幾個人會希望你活着。”

雷翼揚這句帶着酸楚的話語,從她的耳朵裏直達心臟深處。

一字一句,一刀一刀……

撕心裂肺的感覺,疼得她想要尖叫。

她到底做錯了什麼,在這裏成了衆矢之的?

未夕跟她相處以來,盡心盡職,而且對她很好。

只因爲她是北堂武的女兒,未夕便給她下藥,設計害她。

是什麼樣的仇恨可以滅絕人-性的美好?

誰說我要離婚 是什麼樣的情感可以促使你去憎恨一個你曾經喜歡的人?

要是那杯牛奶裏面是致命的毒藥,那麼她連自己是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而且,這兩天雷御風給她的感覺也很不一樣,在以前,就算是他們沒有愛上的時候,他都不會刻意的去冷落她。

也許,他是知道了,知道了她的真實身份。

這個想法讓慕一一渾身都涼透了,她禁不住打了一個寒蟬。

“一一……”

雷翼揚見她好半天都愣愣的不說話,柔弱的身子一直抖,有些心疼。 無奈地搖搖頭,不再搭理他們,歐巖深呼吸一口氣,全力以赴向前劃。

許寧靜的視線一直聚集在歐巖身上,因爲是**着上半身,張弛有度的肌肉完美地演繹了屬於男性的力道美。

看着他幾近完美的划船姿勢,許寧靜不禁感嘆,“這個人怎麼劃個木筏子都這麼帥呢?”

第一組比賽,毫無懸念的,歐巖獲勝,可是他一點都高興不起來,他想要的是棋逢對手的那種感覺。

許寧靜被分在了第三組,全組就她一名女性,一上賽道,便聽見觀衆席傳來陣陣口哨聲。

歐巖就坐在候賽區看着,許寧靜接觸到他的視線,頓時挑了挑眉頭,好像是在說,“讓你看看什麼叫做專業!”

歐巖只是淺淺一笑,就當做迴應了。

預備口令響起,許寧靜的表情變得嚴肅起來,全神貫注地等待着槍聲響起的那一瞬間。

“砰!”

宮中有大王 槍聲剛響,許寧靜便已經撐杆向前劃去了。

“寧靜加油!加油!”蘇遇暖激動地站了起來,興奮地爲賽道上的許寧靜加油助威。

歐巖回頭不滿地看了她一眼,爲什麼自己比賽的時候沒聽見她加油呢?

蘇遇暖接觸到歐巖質問的視線,當即避開,然後彷彿什麼都沒看見一般,乖乖地坐回了輪椅上去。

一到賽道上,許寧靜就像是換了一個人一樣。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