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於此同時,也帶走了褚仁軍手下的一員大將!

這一斗,看不出誰勝誰負。 可魏鍾這一邊的士氣,顯然有些低落。 褚仁軍手下全都是陰兵,根本沒有士氣一說,只要褚仁軍願意,就是手下全部都戰死也無所謂。 在不遠處的內城高閣之中。 唐玉和雲嵐一起看著這邊激烈的戰鬥。 脣愛系 「我的天,還有這種招數!本來以為甘龍手下獻祭生命

這一斗,看不出誰勝誰負。

可魏鍾這一邊的士氣,顯然有些低落。

褚仁軍手下全都是陰兵,根本沒有士氣一說,只要褚仁軍願意,就是手下全部都戰死也無所謂。

在不遠處的內城高閣之中。

唐玉和雲嵐一起看著這邊激烈的戰鬥。

脣愛系 「我的天,還有這種招數!本來以為甘龍手下獻祭生命就已經夠厲害了……」

唐玉一邊看的津津有味,一邊感慨道。

雲嵐則是在一邊充當講師的角色。

當看到曹典的最後一招「修羅」的時候,雲嵐都滿眼驚奇。

流露出不少欽佩之色。

「雖然他倒下了,可是他的勇氣卻是令人震撼啊!」

「還是實力不夠強,若是實力足夠強,又何至於如此悲情呢?」

聽了唐玉的話,雲嵐淡淡的白了唐玉一眼,沒有繼續說什麼。

可旋即,雲嵐想到了從認識唐玉開始的時候,好幾次,唐玉都是死命的戰鬥,絲毫沒有半點退縮的意思。

「或許,這樣的勇氣,在小玉心裡,真的算不得什麼……」

想到這裡,雲嵐不由得用異樣的眼神看了唐玉一眼。

而唐玉則是在思索著剛剛曹典所使用的那一招:「修羅!」

想著想著,唐玉陷入了深思之中。

在唐玉的腦海之中,靈魂之力開始模擬起剛剛曹典的動作。

「利用一股強大的能量,來構造一個同等的虛影,卻能夠和人的動作一致……」

「這就需要強大的控制力,我的靈魂之力能夠解決這一問題!而那股強大的力量要從哪裡來呢?總不能我也用生命力吧!」

唐玉想著想著,皺起了眉頭。

實話實說,這的確是一個非常特別的招數。

如果一個武官巔峰能夠有強大過自己幾倍的能量,而且使用起來沒有絲毫的副作用的話,那不就是等於突破武官,來到武將境界了?

唐玉的思維似乎走入了一個死胡同之中。

「大量的能量……不知用妖王之力如何……」

唐玉終於想到了一股可能會很龐大的力量。

想到這裡,唐玉立馬行動。

旋即,一道比唐玉自身大了一倍的黑影出現在了唐玉的身上。

「出拳!」

唐玉伸出拳頭,而那黑影也立馬就伸出了拳頭。完全沒有延遲和變形。

「假如,能量再加大一些……」

唐玉小聲的自言自語著。

而他身上的那道黑影也就不斷的再加大著。直到那黑影已經有三丈高,唐玉抬頭看了一眼之後,這才停下。

「這力量強度,應該就是極限了吧!看來老黑也不怎麼仗義嘛……給的東西也不多!」

唐玉有些貪得無厭的嘀咕著。

可這實際上,就是唐玉有些錯怪老黑了。

因為老黑只是在手上這裡一點點的地方留下了一點妖王之力,如果留下的再多一些,就可能會影響唐玉本來身體之中的力量平衡,反而不利於唐玉。

「你剛剛……是在模仿那招嘛?」雲嵐驚奇的問道。

「嗯啊!」唐玉毫不在意的點點頭,腦海里還在思索別的可能。

而雲嵐則是徹底的愣住了。

「這個人,只是看一眼,就能夠掌握別人修鍊了大半輩子的最終絕招!?這天賦和悟性未免也太恐怖了吧!」

「而且他和閣主的關係,若是閣主將一身本事全數教給他……加上他的天資,難道那個傳說是真的?」

雲嵐內心複雜而凌亂。

可唐玉完全不知道這一切的發生,還想著老黑不夠仗義……

再看底下通道之中的戰鬥。

魏鍾在看到曹典身死之後,立馬召集所有人猛攻!

先前曹典一個人,都能夠逼得十多個人吐血。

魏鍾將所有戰鬥力全都推上去,自然見效很快。雖然也有所折損,可結果卻是勝利的天平一步步向魏鍾這邊傾斜。

到了這個時候,褚仁軍手下的陰兵已經倒下三分之二,甚至更多。

追究其根本,還是魏鍾手下的人更多,實力更強大一些。

褚仁軍早就知道,自己這些人,必然是守不住魏鐘的全力進攻。

所以,他早就準備好了一個大禮包!打算一次性的送給魏鍾!

「百鬼玄陰!」

「靈道化血!」

「以我靈肉!」

「血爆無限!」

褚仁軍手中的銅鈴猛烈的搖晃著,口中更是念念有詞。

突然間,一口鮮血噴出,居然一滴不拉的全都噴在了銅鈴之上。

「魏鍾……好好見識見識下面這一招的威力吧!」

在褚仁軍說完這句話的瞬間,所有的陰兵全都停下了動作。

陰氣和靈氣瞬間充滿了整個通道之中。

「丞相,不好!」

有能人看出了眼前的局勢不對,已經高高躍起!

可更多的普通武師,已經被牢牢的控制住,靈氣一旦離開身體就不聽使喚!根本無法御空飛行!

魏鍾也察覺到了不妥,連忙飛到空中。

可此時再想打斷褚仁軍的施法,已經有些遲了。

「爆!」

隨著褚仁軍的一聲大喝之後。

純狼,總裁! 所有的陰兵都發生了不同程度的爆炸。

包括那些已經倒下、已經死去的陰兵。

藍灰色的陰兵之氣,憑空產生劇烈的衝擊波。

無法升空躲避的那些普通武師,就像是活靶子一樣。

很快就被炸的血肉模糊。

稍許觸及到皮膚,就是一團鮮血。

一時間,魏鐘的手下,那是哀嚎遍野,慘烈至極!

原本充實的人手,發生了大面積的死傷!

看的魏鍾眼角都要掙出鮮血了!

這是他多年辛苦才積攢下來的人手啊!

「甘龍老賊,我勢必要吃你的肉,飲你的血!」

魏鍾怒吼著。

「丞相,這甘龍老賊手下,多是這種稀奇古怪的招數,我們待會殺進去,還是要萬般小心啊!」

魏鍾雖然氣憤,可也沒有被憤怒沖昏頭腦。

「打掃戰場,繼續出發!」

褚仁軍毫無意外的被抓住。

可他並不害怕。

「丞相,我知道您一定是極度的想要殺掉我泄憤,可我掌握著甘龍一個大秘密,若是你放過我,我就將這個秘密告訴你!起碼能夠讓你少損失一大筆戰鬥力!」

褚仁軍的話,讓魏鍾無法拒絕。 此時,陳小睿聽見門響,也把耳朵貼在房門上。

「你睡了嗎?小睿。」賀豐收問。

「睡了。」

賀豐收回到自己的房間,躺在床上,掏出手機,打開金彪的號碼,手機裡面的信息很少,卻看見一道沒有來電顯示的幾個字:THD3.這是什麼?還是密碼嗎?看時間已經晚了,就把手機關掉,好久沒有入睡。

隔壁房間里,陳小睿也沒有睡覺。躺在床上,在對著一個神秘的號碼發信息:

齊妍有點反常,頭兒。

知道。

那個賀豐收有點神秘莫測。

盯著那小子。

公司被抵押了,三年的租金梁滿倉都收了。

梁滿倉似乎早就知道自己要失蹤了。

周玫那邊倒是正常了,在雄心勃勃的恢復生產。

嗯。

一個叫苗苗的女孩有下落沒有?

沒有。

想辦法找到她。

好的,頭兒。

······

發完信息,立即進行了刪除,然後借上衛生間的時機往隔壁的房間里看了看,裡面的燈已經關了。

第二天一早,賀豐收就跑到網吧,插進去U盤,輸入那幾個字母,可是什麼都沒有,反覆的試了幾次,根本就打不開。

來到商城,見鄭璐一臉的疲憊,就問道:「昨天晚上是不是沒有休息好?」

「哪裡會休息的好,隔壁郝蔓的屋子裡一直放著音樂,還聽見郝蔓在裡面唱歌,一會兒唱一會兒哭。」

「你確定郝蔓是在哭?」

「是,半夜三更的,桃花島上就我們兩個,我會聽不出來是誰的聲音?」張璐說道。

「她是不是喝酒喝多了?」

「也可能,不過,前些日子見她喝多過,是別人把她送到家裡的。也沒有見她這樣的發酒瘋。」

「郝蔓會哭,不可思議。這個女人就是他爹死了,不一定會不會哭?」賀豐收說道。

陳小睿從外面進來,賀豐收連忙換了另一幅嘴臉給張璐說話,一副畢恭畢敬的樣子。

「齊總,昨天我登記了一下商戶的情況,你看了吧?」

「看了,做的不錯。」張璐板著臉說。

「我想和公司的原始憑證核對一下。單憑商戶的交款憑證不能作為會計憑證,只能輔助說明他們曾經交過款,或者是可能交過款,萬一哪一個商戶做一個假的憑證,我們也發現不了。」陳小睿說。

「我知道,你干好自己的事就行了。」張璐說,哪裡會有以前的憑證?

「那個叫苗苗的姐姐啥時候回來呀?好多事情我都不知道,想問問她。」陳小睿又說。

「多嘴了。」張璐不耐煩的說。

這時候,賀豐收的手機響了,一看是郝蔓的。賀豐收趕緊接了「你到大酒店來。」郝蔓一不容置疑的口氣說。

「可是我正在商貿城上班啊!」

「從今天開始你就來我這裡上班,不要忘了我們以前的約定。」郝蔓說。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