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事情,不是非要此時此刻去意識到的。

白晉最後的聲音有些失控,「我無時無刻都在關注著寧國政府對與島必爾多的判決可是呢?最後我得到了什麼?我會得到什麼呢?我看不到未來了……這是我愛的地方,我卻再也看不見它的未來。這個時候,又有誰告訴我應該怎麼去做呢?」 「你需要做的,是做好一個寧國的公民。」顧靖卓說道,「寧國不需要你去做無謂的拯救

白晉最後的聲音有些失控,「我無時無刻都在關注著寧國政府對與島必爾多的判決可是呢?最後我得到了什麼?我會得到什麼呢?我看不到未來了……這是我愛的地方,我卻再也看不見它的未來。這個時候,又有誰告訴我應該怎麼去做呢?」

「你需要做的,是做好一個寧國的公民。」顧靖卓說道,「寧國不需要你去做無謂的拯救,但是你可以用你的實實際行動去證明你自己。」

「我可以嗎?」白晉的聲音很沙啞,「我真的可以這樣嗎?我付出的一切努力就都白費了。」

顧靖卓搖了搖頭,「我不知道你可不可以,但是我不會認同你的觀點。」

(本章完) 「我在這裡學到了很多。」白晉看著顧靖卓的實驗室開口,「我也知道,你只是想做一個普通的科研人員,用這滿實驗室里的器材去拯救整個寧國。可是不僅僅是島必爾多,還有很多很多的地方也有著他們自己的問題,這樣呢?你還是要置之不理嗎?」

「我只是在這個環境,並沒有你說的置之不理。」顧靖卓對著白晉說。

最終,兩個人的不歡而散。

但是也就是在這一刻,顧靖卓終於知道了白晉的野心。

同時,顧靖卓心裡忽然多出了一種對於朋友的不信任。

這就是白晉要選擇的路嗎?

這就是白晉這麼多天一直在實驗室里的目的了嗎。

只是為了讓自己幫助他推翻整個寧國政府。

白晉雖然走了,但是他的話還久久的停在顧靖卓的腦海中,「我將帶領我所在的黨派,跟整個寧國政府宣戰。」

很顯然,白晉已經有了自己的計劃以及要為之付出的舉動。

顧靖卓大概想了想白晉為什麼要為了時空機而正名。

或許很大的原因就是,白晉需要利用時空機去往之前,然後在島必爾多的動、亂沒有爆發的時候收歸人心。

這是白晉的思考模式,顧靖卓幾乎在一瞬間中就想到了這件事。

看著眼前的第五十六代時空機。

三國騎砍 各項指標都是一個臻於完美的狀態。

唯一不足的,就是需要一個人進去體驗,去感受它帶給人心的巨大震撼。

去體驗從未有過的,只屬於這一刻的成功。

顧靖卓覺得自己的鼻子有些發酸,這是在任何時刻都沒有過的感受。

潮水一般的思緒噴涌而來。

彰顯著未來國家最高科技的水平。

顧靖卓把手放在時空機上,只是這麼看著它。

成功了。

在很久之後,顧靖依然看著自己的時空機,這個從年少時期就開始有了的規劃。

而它現在的作用,可能會用於國家間的黨派鬥爭。

白晉的話一直在顧靖卓的腦海中盤旋。

「第五十六代時空機失敗,開啟五十七代計劃。」

顧靖卓對著對講機道。

許默的聲音傳來,「教授不必沮喪,期待第五十七代時空機的成功。」

其實白晉已經很久都沒有出現了。

自從時空機出了事後,顧靖卓再次回來就沒有見過這個人。

現在的顧靖卓其實不知道白晉還有沒有之前的想法了,但是隨便一想都可以知道,既然這是白晉從一開始就已經想好的一條路,想好了要去推翻現在的寧國政府共和制,而去建立君主立憲。

白晉在之前是給顧靖卓說過自己現在擁有的軍隊的。白晉完全是有能力去按照他自己所說的那樣去做的。

顧靖卓跟白晉來

往的這些日子裡,大概可以知道那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但是或許,顧靖卓一直在想著這件事。或許自己可以阻止的了白晉。

用時光機。

如果未來的歷史會被白晉所掌控,那麼顧靖卓選擇坐到時空機里回到過去。

也就是現在的以後,在白晉奪權的某一天里去阻止他。

這是顧靖卓現在對於白晉將要做的事情的一種最高級的防範。

在未來的某一刻,白晉會有著自己的做法,那個時候,顧靖卓並不能及時去阻止他。

但是在時空機研發之後的現在可以。

就像白晉現在的第二個計劃,回到過去,在寧國建立的時候去奪權。

只是因為顧靖卓守住了自己的最高科研成果。

於是白晉沒有得逞這件事。

以後也不會讓白晉得逞。

從一開始的時候把自己的信念交付給了共和國的時候,顧靖卓就開始堅守,不會再改變這件事。

金漸離靠在沙發上已經睡著了。他不會知道,在自己不遠處的顧教授腦海中在想什麼。

在平時的金漸離看來,顧教授的每一步都是很穩的,而他一直陷在自己的研究世界里,彷彿與外界斷絕了關係。

金漸離覺得,這才是屬於教授的生活方式。

但是在普通人不知道的地方,顧靖卓其實有著關於自己家國的夢想的。

在國家科研室里的每一個教授,都有著一個秘密任務。

用自己的一生去研製出一件終極的武器,用來保護國家。

這是試圖造反者不知道的事情。

而顧靖卓把自己的時空機核心技術已經得到了一個毀滅。

放在實驗室正中心的那台機器,只是當時的顧靖卓為了回去尋找林雪初而及時調整好的。

並不是之前那台融入了自己心血的五十六代時空機。

那台才是臻於完美的,世界上獨一無二的。

顧靖卓想過,如果真的要啟動時空機的技術,那麼必須要等到最終的迫不得已。

那是顧靖卓能夠做的一件對於國家來說有利的事情。

如果利用這項技術回到過去或者未來,看見統治者沒有看出來的導火線以及根源問題。

或許會最終拯救這個國家。

顧靖卓回到卧室給金漸離找了棉被蓋了上去。

不過現在的顧靖卓已經沒有心思去休息了。

因為金漸離說的那些話一直都在腦海中。

除了白晉,顧靖卓想不到誰會做出這樣的事情。

白晉沒有離開,相反,在自己從時空位面回來的時候,就開始監視著自己。

夜晚的燈光在外面一閃一閃的,再配合著星空。

顧靖卓總覺得現在自己的心思其實並沒有之前那麼的亂,或許還是因為林雪初在這個世界里存

在著吧。

現在的顧靖卓只要一想林雪初,就會想到之前的自己在剛回來的時候,在聽到林雪初跟這個世界失聯的事情后的悵然若失以及心痛。

這一生最愛的人已經不在這個世界上存活了。

所以只是短短的一天,顧靖卓就體會到了什麼叫做生與死的距離。

現在的林雪初好不容易回來,跟自己在同一個位面,同一個時空。

重要的是,兩個人現在還在同一個城市。

以後也會有很多的交集。

這是顧靖卓期待未來的很大的一個動力。

看了一眼手機,顧靖卓心中的暖意再次蔓了開來。

似乎只要想到林雪初,就不會跟美好的感覺分開。

顧靖卓點開了自己之前發的那條朋友圈看了看,從內心深處感覺到了這條朋友圈的意義所在。

小金忽然動了一下,毛毯落到了地上。

顧靖卓回過神走到了金漸離旁邊,把被子給他蓋了上去。

(本章完) 彎腰的時候,顧靖卓感覺到了一陣冷風。

一抬眼,就發現窗戶是開著的,風已經把窗帘吹開了。

顧靖卓走過去把窗帘拉好后就坐在了金漸離的旁邊,拿起了桌子上的期刊。

但是這麼看也看不進去。

最後,顧靖卓還是揉了揉眼睛,把期刊放了下去。

這個時候,金漸離直接翻了一個身子,毛毯再次掉到了地上。

最後,顧靖卓從地上撿起了毛毯,輕輕的推了推金漸離。

「啊?怎麼了顧教授?我在這兒!」說著,金漸離馬上站了起來。

顧靖卓無奈的搖了搖頭,朝著金漸離指了指另一間房,「你回去睡吧。」

「那你呢教授?」金漸離揉了揉自己的臉后看著顧靖卓。

異國他鄉的愛 「我還不困。」顧靖卓對金漸離道,「你先去休息吧,明天醒來再說,那件事我會查清楚的。」

有了顧靖卓的保證,金漸離心裡的石頭終於落到了地上。搖了搖頭后朝著顧靖卓剛剛指的房間里走去。

顧靖卓坐回到原來的位置,忽然看見金漸離的手機還在桌子上,於是拿起來給他送了進去。

「晚安教授。」金漸離道。

顧靖卓點了點頭后把門關上了。

在客廳里想事情的時候,顧靖卓的思緒一直往林雪初的身上跑。

其實之前的顧靖卓一直在剋制著自己去想關於白晉的事情。

在白晉說了之前他的規劃后,顧靖卓就已經知道他們兩個不是一條路上的人了。

許默在走前對顧靖卓道,「跟隨著白晉是我的榮幸。」

「這真的是你想要的?」顧靖卓平靜的問許默。

許默沒再說話,而是低下頭跟著警方走出了實驗室。

而在許默的背影中,顧靖卓頭一次看見了屬於他的堅定。

「我不後悔教授,這是為了國家的未來。我們都是未來寧國的以後,所以誰都不欠誰的。」

顧靖卓沒有回復許默。

直到金漸離的到來,讓顧靖卓跟之前在實驗室里發生的事情隔了很遠。

第二天,顧靖卓是被凍醒來的。

感覺整個人都在沙發上不會動了。

直到顧靖卓慢慢的站了起來,拉開窗帘的時候,身體的機制才恢復了正常。

牆上的鐘顯示的時間是早上的六點半。

顧靖卓給自己倒了一杯水。

這個時候,門鈴響了。

走到門口的時候顧靖卓聽到外面的人說了一句英語。

「早餐供應。」侍者推著車走了進來。

顧靖卓往後退了一步,讓侍者走了進來。

正好這個時候,金漸離的房門被打開了。

揉著眼睛睡眼惺忪的金漸離看著侍者和顧靖卓,然後道,「教授,你訂了早餐嗎?」

侍者道,「酒店供應。」

金漸

離還戴著睡衣的帽子正對著顧靖卓站著,打算緩緩神。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