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她一貫不向人低頭,立馬挺起胸脯,話不經大腦的就說出口,「這事兒可怪不住我們,我們家狗子也是身上受傷!還有你家那小子,平白就打我們家狗子,是想幹啥!」

這先發制人,在張氏身上表現的淋漓盡致,木氏一言不發,就這樣直直的瞪著她,反倒是讓張氏舌頭打顫,一時間竟然啞口無言了! 木氏簡單的整理了下衣袖,狀似無意的說道:「聽說大侄女兒說親了?」 一句話,就讓張氏臉色大變!不敢置信的看著木氏,這事兒雖然放出風聲,可大傢伙都不知道她家大妞定的是哪家?

這先發制人,在張氏身上表現的淋漓盡致,木氏一言不發,就這樣直直的瞪著她,反倒是讓張氏舌頭打顫,一時間竟然啞口無言了!

木氏簡單的整理了下衣袖,狀似無意的說道:「聽說大侄女兒說親了?」

一句話,就讓張氏臉色大變!不敢置信的看著木氏,這事兒雖然放出風聲,可大傢伙都不知道她家大妞定的是哪家?難不成這木氏…

想到這,張氏臉色更難看,胖胖的臉上,汗水不斷滴落,王狗子在她身後躲著不明所以!

不明白為什麼今天他娘戰鬥力變弱了!看那蘇三郎的娘,瘦瘦弱弱的,他娘一巴掌下去,估計就能掀翻!也不知道在等個啥勁!

「聽說那戶可是個「好」人家呢!」木氏特意在好字上加重語氣,這下張氏的臉色徹底黑了!看來木氏是真知道些什麼,否則她也不會專門提這件事!

張了張嘴,目光看向四周,對蔣氏不免有些埋怨,要不是他們當初鬧得太難看,這事兒真說出來,還是他們王家的榮耀呢!現在可好,村裡人哪個不知財主家的事,要是讓人知道,她家大妞定給了那家財主,這今後…

張氏的心裡很複雜,木氏就這樣淡然的看著她,周邊已經有人開始紛紛議論,而議論的內容,卻是讓張氏渾身不自在!

「娘,你是幹啥!還不趕緊打她!」王狗子探出頭,惡狠狠的瞪著木氏。

木氏自然不會跟這小孩計較,可卻把帳全都記在了張氏身上,子不教父之過,這張氏身為母親把孩子教成這樣,也難辭其咎!

豆大的汗珠從張氏的額頭向衣服里滑去,她只覺得進退為難。

雖說她家是得了好處的,可大妞原來那戶人家並不知道其中緣由,只當是八字不合,要是被他們知道了,想想那一家的五個兒子,七個孫子。張氏的腦門兒就一陣發暈,胖胖的身體左右亂晃。

「你們蘇家人就是好欺負人!這麼大個人了,還跟個小娃娃計較!」王氏的聲音從人群中傳出,木氏看了過去,見王氏面色蒼白,臉頰凹陷,就知她最近過得並不好!

對於王氏,木氏是壓根不同情。有那麼些嫁妝,又有父母兄長為自己撐腰,竟然把日子過成這樣,還真是讓人無語!

「王家妹子說的這是啥話!你是沒看著我家喜兒渾身是血,還是沒聽著剛剛她那滿嘴噴糞!?還是說,你的耳朵只能聽見王家人的慘,看見王家人的可憐?果真是向著娘家的閨女,將來也難怪…」 王氏氣的臉色發青,她和蘇老四之間的事,蘇家人咬的死,她如今只能住在娘家,雖說娘親和爹爹待他極好,哥哥嫂子也沒嫌棄,可外嫁的女兒,總這麼在娘家呆著,總會有人嚼舌根。

今天這木氏的話,是句句戳在她的心窩上。她和蘇老四是過不成了,這村裡人誰人不知誰人不曉,她將來是別想嫁到這附近了!

眼睛赤紅,發了瘋般的從人群中沖了出來,朝著木氏就撲了過去。

「我打死你這個喪門星,看到我落魄,你就開心了吧,你這個沒娘家的破落戶。」木氏哪裡會就那樣站著,更何況身旁還有馬氏幾個婦人攔著,王氏一時也無法靠近。

可那王氏的罵人聲,卻聲聲傳入大家的耳里心裡紛紛搖頭,就這樣的媳婦兒,哪家敢娶!

王氏的娘,急急忙忙的推開人群,看到自己女兒那副瘋魔模樣,滿眼的焦急,可她畢竟還有理智,反倒是先和木氏目光對碰,見木氏氣度大方,沒有絲毫的別讓情緒,心裡不由嘆氣,自己養的女兒自己知道。

「侄媳婦千萬別怪!你這妹妹如今不如從前了!」說著上前,將王氏攬在懷中,輕輕地拍撫著她的背,「今個這事兒,回頭我和你伯上你家賠罪!」

木氏哪裡敢應,忙福了福身,嘴角帶著淡淡的笑,「既是妹妹不舒服,大娘就帶她先回去吧,這裡人多,別再衝撞了妹妹!」

王氏娘又看了木氏一眼,嘆了聲氣,和自己的兒媳婦扶著閨女一起朝家走去。

王氏嫂子心裡對這個小姑子厭煩,可當著婆婆的面,卻也只能忍耐,只是如今鬧的如此地步,將來很可能影響自家閨女的姻緣,不由心裡著急。

「娘啊,小妹這樣,可不是個長久事,要是傳了出去,可是對他的名聲…」

王氏娘瞪了自己的兒媳一眼,壓低聲音說道:「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心裡的小九九,麗娘如今才18,就是再找戶人家,也是我和你爹操心,哪裡會嫁去你娘家!別在那痴人說夢!」

說完扶著女兒就回了屋子,留下兒媳一人站在院中,久久沒有離去。

「呸,不過是個二手貨!還真當自己是千金小姐了!」說完又對著上房屋裡呸了一口,才扭身回了自己屋裡。

村口,張氏終於受不了木氏的冰冷打量,梗著脖子,嚷嚷道:「不過是小孩子之間的打鬧罷了!你這大人還和小孩計較,說出去也不怕人笑話!」

這話說的也不錯,鄉村人家的孩子,哪個不是天天打打鬧鬧,土裡滾著泥得爬著,可家裡人很少有參與的,都是任他們胡鬧,只要不出啥事兒,一般人家都會一笑而過。

木氏剛打算開口,不知什麼時候扣兒已轉到王狗子身後,拿著個棒子,毫不客氣的朝王狗子身上招呼去!「既然是俺們小孩子的事兒,那我就替我姐出氣!」

說著,手上的力氣使了十成十,王狗子被打得哇哇大叫,張氏想上前推開扣兒,木氏幾步上前攔住了張氏,「孩子們的事兒,讓他們自己解決!」

聽著兒子的哭叫聲,張氏心如刀割,咬著唇,目光惡狠狠的瞪著木氏,幾次想要推開人,可別看木氏瘦,可力氣不小。

火冒三丈的張氏,沖著木頭人般的兩個女兒就叫嚷開,「你們兩個是死了!就那眼睜睜看著你們兄弟被人打!還不上去幫忙!」

王帶娣和王引娣兩個有一瞬征愣,要知道,她們也是十二三的大姑娘了,也到了說親的年齡,要是就這樣當眾與人打鬧拉扯,這將來哪還有名聲!

可要是不按照他娘說的做,回去少不得又是一頓毒打!無法,只好硬著頭皮上前拉扯著扣兒!

桃兒和其他幾個小姐妹見此,也上去幫忙,就是李琦這小傢伙,也湊熱鬧般的上去踢了王狗子幾腳,權當是為喜兒姐報仇了!

王家也有不少親族,見這場面混亂,也不知該幫哪方。直到蘇家和王家的長輩們過來,這場孩子們之間的混戰,才消停下來。

扣兒頭上的髮髻,早就散亂額頭的髮絲粘連在臉上,可小臉紅撲撲,眼睛卻閃亮亮的!難怪李琦他們總是動不動打上一架,這直接動手,可是痛快極了!

「看著都像什麼樣!」王家族長臉帶不悅,對於這丟人的侄兒媳婦,實在是不想多理會。可這事情牽扯到蘇家,看著一派平靜的蘇五伯,嘆了聲氣,這老狐狸可不是個好惹的軟蛋!這次豐收家可是要吃大虧了!

張氏在族長面前悻悻的低下頭,王狗子卻還是嚎啕大哭,他覺得自己今天太委屈了,不但被蘇家三郎暴打一頓,還被那小丫崽子拿著棍子敲,這讓他今後在村子里可怎麼耍威風呀!

蘇五伯手裡的旱煙袋子輕輕的晃悠著,他不說話,王家族長只能輕咳兩聲,掩蓋臉上的尷尬。

具體的事情,扣兒回家后,繪聲繪色的給喜兒講著。喜兒換了新衣裳,臉上的血也被擦拭乾凈,只是門牙徹底和她白說拜拜了!這說一說話就漏風,喜兒就是笑也不敢笑了!

不過一想到扣兒拿著個棍子,追著那王狗子打,喜兒就忍不住抿著嘴,控制自己不要露出大牙板子。

「……二姐,你放心,將來誰要是再欺負你,我就拿棍子抽他!」那惡狠狠的小模樣,配著她那紅撲撲的臉蛋,讓喜兒忍不住狠狠的蹂躪一番!

三郎回到家知道此事後,很是後悔。要是他不衝動,和王狗子打架,哪裡會讓喜兒受這罪!喜兒對此卻不認同,「咱們家如今不同往日,要是不立威,將來還不任人踩在腳底!哥做的對!」

三郎也知道這種事情不能退縮,於是換了件家裡常穿的衣服,把袖子一擼,惡狠狠的說道:「哥這就去把他賠給咱的雞殺了燉肉,好好給喜兒補補!」

喜兒倒沒攔著,讓哥哥有些事干,也省得他在自己耳邊嘮叨。

耳朵好不容易清靜了,喜兒就看到直播間的提示,恭喜主播完成任務!觀眾打賞十顆青色星星,平台獎勵一個隨機大禮包。

看著平台獎勵的那個大禮包,喜兒的眼睛,眯成了月牙,她還是第一次收到平台的獎勵! 約石室中心位置,一根大石柱洞開,石柱里垂掛著一個女童,雙手綁在頭頂,脖子被強行拉扯抬起,那張半腐爛的臉,正對著他們。

不僅是脖子被強行抬起,她的嘴唇和眼皮亦如是,極細小的鐵鉤拉扯她的眼皮,帶往額際,眼珠欲裂,突兀逼人。嘴唇被揚起一抹弧度,似笑非笑。

若僅僅是神態猙獰詭異,完全不至於嚇到他們,可是……這個女童的臉和阿梨有八分相似。

乍一眼,甚至以為就是他們不久前才看過的那個小女童。

他們望去的同時,懸於半空的女童也像是在和他們對視,且從她的脖子往下,是被剖開的,空堂堂的……

耳邊又傳來巨物砸地的聲音,室內未消散的塵埃重又飛起。

倒下的是石室里的大葯櫃和大書櫃,夏昭學和支離轉頭望去,望見煙霧繚繞中的老者,支離一驚,叫道:「師父!」

老者正將石室里的葯櫃書櫃砸爛推倒,亂聲中未注意有人過來,現在聞聲回頭,望見夏昭學和支離。

二人站在石室門口台階上,臉上驚愕神色還未收去。

老者收回目光,放下手中大傢伙,慢條斯理脫下自己外衣,邊朝中間被他砸壞的大石柱走去。

將外衣遮在女童屍首上,他回身看了眼門口二人,淡淡說道:「你們怎麼來了。」

而後便似無事發生,重新回去拾起地上的大傢伙,朝下一個書櫃走去。

屍首被老者的外衣遮掩,視覺衝擊沒那麼強烈了,加之看到老者在這,支離剎那輕鬆,邁過地上的過山風屍體,下得石階,小跑過去:「師父!」

「嗯。」老者應聲,邊揚起手裡的大鎚,朝著書櫃再又砸去。

支離忙往後退,說道:「師父,那柱子是怎麼回事呀?」

「沒怎麼回事。」老者說道。

看著老者將書櫃砸的稀巴爛,並將殘破書櫃往下拖倒,支離攏眉,低聲道:「可,可跟我師姐長得也太像了……這個世界上哪有長得這麼像的人呀。」

老者淡淡「嗯」了聲,望著書櫃後面露出來的暗道,沒有回話。

支離也見到了這條暗道,驚訝道:「這裡有路!」

「嗯。」

「我們下去嗎?」

老者看了會兒,說道:「不了。」

提著大鎚子,朝下一個葯櫃走去。

夏昭學面色泛白,走來說道:「前輩。」

「衣裳怎麼濕的?」老者問道。

「阿梨找你,」夏昭學說道,「那邊出事了。」

「對哦……」支離恍然道,「師父,師姐讓你過去,那沈家大哥好像掉機關里了,那邊有個好大的水潭,是個大機關!」

「水潭?」老者停下腳步,肅容說道,而後不做猶豫,轉身道,「走吧。」

「那這邊呢?」支離伸手指向被老者破壞的滿室狼藉,「師父,這裡不管了嗎?」

尤其是那具女童的屍身,就,就那樣由著她掛在石柱下嗎?

「救人要緊。」老者說道。

「好吧,」支離說道,忙跟上,「師父等等我!」

跑沒幾步,回過頭來望著後邊的年輕男子:「師姐二哥?」

夏昭學跟在他們後邊,魂不守舍,目光數次忍不住,要去看那具已被遮擋住的女屍。

世上面容相似之人太多,這不奇怪,可是像成這樣的……是孿生嗎?

若阿梨當真是他妹妹,那麼這個女童,也是?

經支離一叫,夏昭學收回視線,點點頭:「嗯。」

「我們先不想,」支離抬頭看他,說道,「稍後見了師姐,我再問問清楚,我們不亂想。而且有師父在,不怕的,」

支離指了指走在前面的老者。

夏昭學抬眸看去。

由於沒了外衣,老者望去清癯似竹,背負在後的手仍握著大鎚子。

如此重量的鎚子,不影響他腳步絲毫,就像拎著一袋棉花般輕鬆。

就這麼短的功夫,他已邁過石門,頭也不回的走了。

……

……

白骨清脆敲打,大風中梆梆作響。

夏昭衣到底還是下來了,提著手裡的小油球燈,穿梭在一片白骨聲下。

這裡並沒有多大,雖然空曠,但與地面上的空地相比,十分之一都沒有。

水潭方向有一片往下的石階,她現在便朝那石階而去。

沿路上有許多刑具,各式各樣,無一不殘忍凶戾,卻也銹跡斑斑,可見許久未曾再用。

牆上的燈座皆已無油,燃不起來,倒是尋到角落裡置在暗角架上的火盆,裡面幾塊炭能成功的被她所帶的小燈油所引燃。

火光範圍變大,能見度便也增大,幽暗乾燥的暗道里,兩邊牆上似被潑了血,斑駁不堪。往下的路上,正對她的石樑上則有長長一排鐵鉤垂掛著,有幾顆白色頭顱掛在鐵鉤上。

越往前面,血跡越少,漸漸傳來水聲。

同時,這條路轉向了右邊,繞開了水潭方向。

誰能想到,這水潭底,竟會有路呢。

水聲來自於水潭壁的滲入,滲入的極慢,從牆縫裡幾滴幾滴的淌落,夏昭衣過去時,那些誰在地上才匯成一道小小的水流。

這裡也有不少白骨,碎亂在地,有些破裂的厲害,粉身碎骨,有些尚還完好,似乎都是成年男子的白骨。

夏昭衣邁過他們,在牆上又尋到一盞油燈,這次試了下,能成功點燃,裡面的油燈是新鮮的。

前面的路還很長,似乎可以直接從這邊,抵達柔姑他們休息的對岸。

不過,夏昭衣沒有繼續往前,回身朝來路望去。

現在是這水潭的右邊,那麼另外一邊,會不會也有路?

也就在她回身望去之時,遠處台階口的火光同時大亮。

夏昭衣一頓,那邊先才的火光,來自於她所引燃的火盆。

現在火光大明,這是新的火把,而且不止一支。

她當即踩著一旁的牆躍起,借力將牆上油燈打落,同時熄滅自己的小油球燈。

油燈砸落在地,發出清脆聲響,同時滾燙的油澆在地面上,又是一陣「滋」。

幾乎她的火光一消失,那些火把的主人們就下來了。

約有六七人,皆是前朝續衽長袖,寬衣大袍。 許久沒有得到打賞和獎勵的喜兒,看著面板里那大紅色的禮包,眼睛閃著金光。小白捂臉,不忍看自家主人這幅傻乎乎的財迷精樣!

喜兒搓手,小心翼翼的點開了按鈕。當那紅色的光芒閃現過後,大禮包處就出現了一瓶藥劑,喜兒的眼睛頓時亮了,要知道她療傷的藥劑可所剩無幾,今後要想再用,只能去商城購買,可想想那一串的0,她就牙根疼!

「叮咚!恭喜主播收穫精神力增長液一瓶!」

「原來不是療傷葯啊!」喜兒不免失望,呢喃出聲!小白為自家主人這沒見識的話,氣得直翻白眼兒!

跳到喜兒面前,一副看土老帽的表情看著她,

「這可是難得的精神力增長液呀!你竟然還失望,你知道有多少人想要這個東西嗎?這可是有價無市的好東西,想不到這一次直播間竟然會這麼大方,天哪,簡直是百年不遇呀!」

小白一直在那裡嘮嘮叨叨的,喜兒用敬畏的眼神看著那瓶藥劑,想不通這東西究竟哪裡好了?要不是接觸直播間,她連精神力是什麼東西都不知道!

對於她這個地球生物來說,精神力這種虛無縹緲的東西,還真不如給她來個100萬實在!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