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雪初只覺得這個聲音似曾相識。

再仔細一聽他的話。 那個形象瞬間出現在了自己的腦海中,就算現在林雪初面對著一片荒涼的景色,但是眼前自然而然出現的,就是之前跟隨縱一起在沒有星空的田野上交流時的感受。 那時候的隨縱至少不是這個樣子的。 等光暈消失后,站在來覺對面的人,果真是隨縱。 這個時候顧靖卓牽著林雪初的手

再仔細一聽他的話。

那個形象瞬間出現在了自己的腦海中,就算現在林雪初面對著一片荒涼的景色,但是眼前自然而然出現的,就是之前跟隨縱一起在沒有星空的田野上交流時的感受。

那時候的隨縱至少不是這個樣子的。

等光暈消失后,站在來覺對面的人,果真是隨縱。

這個時候顧靖卓牽著林雪初的手往後退了一步。

林雪初一看,原來是自己的腳已經踩進了泥里。

「謝謝。」林雪初輕聲的說。

顧靖卓搖了搖頭。

隨縱還是之前的裝扮,頭髮用白玉冠子盤著,一身黑衣,溫潤的神色跟淡漠的眼神融為一體。

在隨縱未曾出現只有聲音的時候,林雪初並沒有將那人具體到隨縱的身上。

一直讓林雪初想不通的是,隨縱是怎麼知道通往這裡的路。

現在看來,其實這個地方就是他所創造出來的。

「我在人間遊歷了五百多年,從未找到一

處適合的地方存放我想要的世界。」隨縱曾經給林雪初說過。

那個時候林雪初問隨縱,接下來打算做什麼。

隨縱搖了搖頭,只是道:「我不想不跟著我自己走,天界自有它好的地方,可是人間也有不好的地方。」

——或許會有那樣一個地方,能夠將一種極端維持住。

之前隨縱在說這些話的時候林雪初並沒有想到他一直在努力的構建著這樣一個世界。

獨立於六界之外。

看著隨縱此時的情緒,不怒反笑的看著來覺。

來覺蹲了下去,將盒子中的東西倒進了隨縱說的地方。

隨縱的臉色很平靜。

彷彿這樣的事情一直存在著。

在來接停止了動作之後,隨縱說:「那你現在準備好了嗎?」

來覺點頭:「閣主,你之前答應過我的事情要做到。」

「好,我做到了,那你呢?你之前答應過我的事情呢?」隨縱問。

來覺皺眉,剛剛在看見盒子里的東西后皺緊的眉頭瞬間收了,疑惑的看著隨縱:「你說的是什麼意思?」

「在你來這裡之前,我是不是百般問你,是否已經做好了準備,並且永遠不會回去?」隨縱就這麼直直的看著來覺。

來覺的邏輯很清楚,絲毫沒有恐懼的看著隨縱,然後道:「但是我按照你的做法,將我最愛的人傷害,將我的孩子埋在這裡。」

隨縱走到了來覺的面前,「對你現在的態度,我真的為那個人不值。」

「我只是按照你的說法做,她那樣做,那是她的選擇。」

「跟你有關係嗎?」隨縱問。

來覺的視線落在自己剛剛倒進坑裡的「孩子」身上,然後說:「我只是想找回我自己的情緒。」

(本章完) 安心的是在這個時候,顧靖卓還能夠顧及到自己。

當平時的一些期待的事情並未出現時,每一個微小的細節便在說著其實在這個時候,自己是注意著這個人的。

而在現在,躲在顧靖卓身後,被他這樣庇護。

無論周圍的環境是什麼樣子的,那都不是最重要的事。

「你不是幻影?」隨縱的眉頭終於皺了起來。

面無表情的人一直都是顧靖卓,「你剛剛做的那些事,意義何在?」

「我不管你從哪裡來,既然在這極樂桃源,便要遵守我們這裡的規矩。」

「我從未認為我屬於這裡。」顧靖卓開口說道。

隨縱不再看顧靖卓,而是朝前走了幾步:「這個地方,人人都想進來,卻在後面,人人都想出去。」

林雪初已經習慣了這樣的隨縱。

只是覺得不管在什麼地方,隨縱都有著他的另一面。

在跟天界的人相處的時候,在跟鬼界的人打交道的時候。

還有在人間遊歷,最終將這個世界創造出來的時候。

深深的知道自己想要什麼。

「你或許被你想要的自由束縛了。」顧靖卓開口。

隨縱疑惑:「你在說什麼?」

「你想要管控所有人,便建了這麼個地方。」顧靖卓回想起自己看到的關於這個地方的那些事情。

「現在是你們選擇來這裡的。」隨縱走著,打算直接繞到林雪初對面。

顧靖卓一直緊緊的護著林雪初,所以一直在跟著隨縱轉圈。

最後,隨縱笑了一聲,看著顧靖卓然後道:「我只是想跟她說幾句。」

顧靖卓看著隨縱,沒有說話。

異度生存指南 「好吧,既然你護她這麼緊,那我就先這樣吧。看來,你這樣做是有理由的。」

最後一句話,隨縱是說給林雪初聽的。

林雪初嘆了口氣。

顧靖卓以為林雪初被面前的人嚇到,於是胡亂的將手背到了後頭,然後牽住了林雪初的手。

這個舉動已經是今天第三回做了。

可是每一次做的時候,顧靖卓都會覺得自己的心率不齊。

不過跟面前的閣主交流可以預防自己的心跳加快:「怎麼從你這裡出去?」

「出去?」隨縱開口:「你也看見了剛剛那人的下場,你們兩個當時不就在旁邊嗎?我特意帶你們看見那樣的場景。」

「這些事,目前來說,跟我沒有任何的關係,那是他的選擇。」

隨縱點頭,「對啊,那是他的選擇,你也可以有同樣的選擇。」

顧靖卓說:「但是我不會有同樣的下場。」

「試圖離開這裡的人,都是這樣的下場,你們違背了最基本的道義。」隨縱冷淡的開口。

顧靖卓一直站在不動,林雪初的視線一直都在他的後背上

停留。

很端正。

像以前的每個時候。

「但是我並未答應你那些事情,所以不算違背基本的道義。」顧靖卓一字一句的說,「我現在只想知道,這到底是個什麼地方,還有,我是怎麼到達這個地方的。」

「這些事你要知道的話你只能……」

這時林雪初朝前邁了一步,直視著隨縱道:「他既然不屬於這裡,那麼怎麼才能出去?」

隨縱將目光放到了林雪初身上,與其對視:「好久不見。」

「回答我的問題。」

顧靖卓想要從這裡出去的願望很強烈。

在這個被束縛的地方,就像來覺一樣,對著情緒的自由有著很強大的慾望。

但是來覺已經與隨縱有了契約關係。

之前的「想要出去」的舉動,無異於是在一刀一刀的將之前與隨縱的契約撕破。

他代表了所有想要撕破這種契約關係的人。

但是顧靖卓確實跟其他的人不同。

是獨立於這個地方存在的一個人。

「這是你自己想讓他出去的嗎?」隨縱問。

林雪初點頭,沒有說話。

隨縱跟林雪初對視良久后輕輕的笑了,時間彷彿過了很久,然後隨縱道:「那我便讓他出去。」

說完這話,隨縱看著顧靖卓:「你可是第一個真的從這裡走出去的人。」

顧靖卓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結果后便不打算在這裡停留下去,於是拉過林雪初就打算回去。

隨縱在後頭喊道:「子時去城門,那裡便是來往之人通行的時刻。」

得了有效的信息后,顧靖卓將林雪初徑直帶回了浮雪樓。

林雪初站在原地,顧靖卓已經打算上樓收拾東西。

對於這裡見到的一切,顧靖卓更希望這裡是一場夢。

不過林雪初的出現,很大程度上給顧靖卓證實了這個地方就是真實的事實。

「去收拾一下吧。」顧靖卓說。

雖然不知道這樣走出去會是哪裡,但是外面的每一個地方,都要比這個畸形的世界來的好。

尤其是在這個時候,顧靖卓才更能夠體會到何為自由。

雖然自己平時不受這裡的控制,但是周圍人的那些舉動無一都在告訴著自己,這其實就是一個很壓抑的地方。

在房間中一陣鼓搗之後,顧靖卓最終只帶上了這幾日想的關於時光機的運作原理圖紙。

顧靖卓將自己用僅有的毛筆繪好的圖紙小心翼翼的卷了起來,穿上了之前已經改成了白大褂形式的衣服,便直接推門走了出去。

一下樓,便看見林雪初還站在原地。

「你怎麼不去收拾?」顧靖卓上下看了看林雪初。

剛剛在看見設計圖紙的時候,顧靖卓忽然發現了自己之前在設計這台機器時候缺少的部位

,於是更加迫切的想要離開這個地方。

這個時候,顧靖卓一心想的都是有關於圖紙的問題,還有上次的時光機爛尾的問題。

其實還是自己當時的心太急,於是便沒有關注某個微小的細節。

而這個細節直接導致了時空的錯亂。

所以自己才會被它帶到這個地方。

此時顧靖卓腦內一直在計算著自己之前一直沒有注意過的關於那幾個細節的運算。

當這種思路出現的時候,對於顧靖卓多年來的做事本能來說,已經沒有任何的別的思考。

只想完成自己的東西。

別的事情都不重要。

林雪初就這麼看著眼睛里冒著光的顧靖卓。

此時的顧靖卓看著比之前又大了幾歲。

在去交換閣之前,顧靖卓又經歷了一次那種撕心裂肺的痛苦,在又一次抱著顧靖卓緩解他疼痛的時候林雪初才反應過來,這個應該就是顧靖卓身體正在極其迅速的成長而帶來的痛苦。

「沒事的。」林雪初一直死死的抱著顧靖卓。

顧靖卓的冷汗直流,嘴唇發白。

那之後,林雪初一直守著顧靖卓。

顧靖卓在睡眼惺忪中握住了林雪初的手,然後道:「可不可以一直在這裡?」

不管當時顧靖卓因為什麼而說的這話,林雪初在聽見后慢慢的點頭。

回應他。

不管在什麼時候,我都可以在這裡的。

一晃眼,顧靖卓便要走了。

不久前還是個奶娃娃,還只能被自己抱著走的顧靖卓一瞬間便跨越了幾個時期。

愛你似身處迷霧 「我不想離開。」林雪初說。

(本章完) 「你不想離開?」顧靖卓看著林雪初,彷彿聽見了什麼難以置信的話。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