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蒼伊·伊凡雷斯,對面的淑女,你不覺得你需要把自己的姓名介紹一下嗎?」蒼伊戲謔地盯著那小女孩。

「我是塞西莉亞·威斯東。是維斯萊妮老師的魔法學徒!」這小女孩的面頰微微發紅,低著頭答道。 「維斯萊妮女士呢?」蒼伊抿了一口飲料,問道。 「老師讓我先接待你,通靈城昨天晚上來了一個十分重要的信使,老師去親自接待了!算算時間,大概現在也快回來了!」塞西莉亞小聲說道。 「信使?」蒼伊點

「我是塞西莉亞·威斯東。是維斯萊妮老師的魔法學徒!」這小女孩的面頰微微發紅,低著頭答道。

「維斯萊妮女士呢?」蒼伊抿了一口飲料,問道。

「老師讓我先接待你,通靈城昨天晚上來了一個十分重要的信使,老師去親自接待了!算算時間,大概現在也快回來了!」塞西莉亞小聲說道。

「信使?」蒼伊點了點頭,想到了昨天晚上見到的那輛疾馳的馬車,心中若有所思。

「這小子真好看!」塞西莉亞低著頭,不時地斜著眼看著蒼伊,她覺得自己面前的小惡魔,簡直是造物主的傑作,五官精緻得讓她一點也挑不出毛病,身上墨綠色的鱗片深沉如湖泊,晶亮如最完美的綠松石!看著看著,塞西莉亞的臉頰又紅了起來,她正處於小女孩過渡到少女的時期,一顆火熱的心登時小鹿亂撞起來。

「塞西莉亞,你是智慧的惡魔,連維斯萊妮老師都誇耀過你的智慧和知識,怎麼可以這麼膚淺,依照相貌看一位陌生的惡魔呢?」塞西莉亞暗暗自責道。

慢慢平靜了心神,塞西莉亞站起身,從一旁的點心柜子里拿過兩包精美包裝的小點心,兩個小惡魔就坐在沙發上一邊進餐一邊交談了起來。

在交談的過程中,兩位小惡魔絲毫不像同齡的惡魔,反而好像兩個學者在探討問題,從中古流傳下來的詩歌,近古時期創作的各種小說,故事集,詩歌集,還有考證史實的各種文獻資料,都是兩個小傢伙討論的話題。

塞西莉亞內心驚濤駭浪般翻滾著,作為智慧惡魔威斯東一族,她的記憶力可怕到了極點,可以說她現在記憶的知識,可以填滿一個小型圖書館了,但蒼伊竟然可以毫不思考地接過她的話茬,跟上她的思路,對面五官精緻近乎妖的小惡魔,竟然也擁有不遜與她的知識儲備,讓塞西莉亞產生了一種隱隱的挫敗感。

一旁的蒼伊,看似一副胸有成竹,微笑著的紳士模樣,其實心中已是叫苦不迭,這個小女孩是妖怪嗎,問得都是什麼怪問題,什麼魔鬼深淵的最大縱深,冰雪迷宮的幾種走法,《苜蓿詩集》的第五十六首詩怎麼背頌,我怎麼可能知道!要不是昨天剛剛把一整個圖書館搬進山海界,今天一定丟臉死了!

當然,這些知識蒼伊也沒記在腦子裡,只是讓山海老人快速找了出來,相當於開卷考式,有時候塞西莉亞的問題偏了一點,山海老人用了點時間,塞西莉亞非但不覺的蒼伊反應慢,反而覺得人家是在細心思考,組織語言,這小女孩的心中,對如此淵博的蒼伊又多了一份敬佩! 第190章電梯

就在雙方興趣盎然地展現自己豐富的知識儲備之時,窗外突然就颳起了一陣大風,把遮擋窗戶的藤條吹得一陣亂晃。

「老師回來了!」塞西莉亞突然面色一肅,對蒼伊小聲說道,「去接待信使回來的是老師的一個夜鶯分身,不過老師的靈魂大部分寄托在上面,就當做是老師自己,一會你一定要恭敬一些!」

蒼伊點了點頭,經過一席談話,塞西莉亞和自己的關係明顯進了一步,這才出聲提醒,雖然兩者稱不上朋友,但已經不算陌生了。 守衛者之星際狂飆 當然,如果蒼伊知道塞西莉亞少女的小心思,大概就不會這麼想了。

塞西莉亞話音剛落,就聽見一道歡快的女性聲音從窗外傳來,蒼伊用心聽著,這聲音和庭審時維斯萊妮作證時的聲音一樣,雖然歡快,但還是有一絲沙啞的感覺。

接著,一道黑影從窗戶外面飛了進來,能鑽過藤條窗戶的縫隙,這黑影應該體型不大才是,可蒼伊眼識所見,卻是一隻長著金色長喙的大夜鶯,足足有小狗一般大小,但體型十分勻稱優雅,飛進來就立在一根橫樑上后,瞪著一雙黃金般的眼珠好奇地看著蒼伊。

暫時不再納悶這金嘴大夜鶯如何進來,蒼伊馬上調整心態,做出一副虛心求教的樣子,恭敬地問道,「尊敬的維斯萊妮女士,我是蒼伊·伊凡雷斯,很榮幸承蒙您的召喚,請問我能為您做什麼嗎?」

「蒼伊·伊凡雷斯,你能來真是太好了,本來我還準備去請你呢!」金嘴大夜鶯發出一陣歡快的笑聲,說道,「快點吧,塞西莉亞,把我們這位可愛的小惡魔領到第七層去。我會在那裡等著你!」

「為你服務是我的榮幸!」蒼伊隱隱慶幸著回應道,多虧自己明智地來了,要是因為害怕而不來這裡,維斯萊妮的『請』,大概就不會像現在這麼客氣了。

金嘴大夜鶯說完這句話后,一道凝成實質的強大靈魂,呈夜鶯的形態,撲扇著翅膀從這金嘴大夜鶯身上緩緩升起,這夜鶯靈魂里的力量就算是收斂了起來,蒼伊也能敏銳地察覺到其中蘊含的澎湃力量,隱隱有些駭然。

這已經凝成實質的強大靈魂,穿過法師塔的天花板一飛而上,消失在蒼伊面前。靈魂飛出后,金嘴大夜鶯就立在那裡一動不動了。

「老師的靈魂已經回歸本體了,我們可以上去了!」塞西莉亞鬆了一口氣,面對著維斯萊妮,就算是作為學徒的塞西莉亞也微微有些拘謹。

「維斯萊妮女士為什麼這麼喜歡用分身出行!」蒼伊見到這一幕,嚇了一跳,心中暗自納悶,「就算是在自己的地盤,用實力不是很強大的分身承載靈魂出行,還是有一定危險的!」

「蒼伊,我們走吧!」塞西莉亞笑著說道,她領著蒼伊來到一樓一堵不起眼的環形牆前,這牆上有三個用樹葉包裹起來的門扉,塞西莉亞隨便走向一扇門扉,元力運在可愛的小手指上,輕輕在門扉上打出了一串字元,這門扉好像密碼門一樣,接受密碼之後,門扉上的樹葉馬上就緩緩散開,印入眼帘的是一個十分狹小的房間,大概只能容納十幾個人左右。

蒼伊有些納悶地跟著塞西莉亞走進這小房間,只見塞西莉亞再次打出一串字元在門上,樹葉緩緩合上,然後蒼伊就感覺到一陣晃動,身體有了一陣超重的感覺,這小房間竟然在緩緩上升!

「坑爹呢!這不就是電梯嗎!」 京極家的野望 蒼伊不由自主地驚叫一聲,的確,這東西簡直就是魔幻般的電梯。

「電梯?」塞西莉亞歪著脖子,不知道蒼伊在說什麼。

「這個升降間是老師特地請斯潘達族的營造師建立的,普通的升降間不過是中級的營造產品罷了,但這個可是個高級的營造產品。」『電梯』上去的功夫,塞西莉亞自豪地對蒼伊說」因為這個升降間並不消耗元力,而是藉由元脈吞吐呼吸時產生的力量提供能量!老師的法師塔就建立在一條元脈的脈心之上,所以元脈吞吐元力時產生的力量特彆強大!」

蒼伊點了點,內心卻突然地有些沉重,耳聞不如目見,惡魔界的科技發展出乎這小子的預料,雖然是基於魔法煉金科技,但電梯也只是中高級的營造產物,在這之上還有專家級,大師級,宗師級,大宗師級,就不知道這些科技產品是多麼驚人了!都瑞卡只是剛剛發展六千年,不過僅有幾位大師而已!在廣袤無垠的惡魔界,還存在無數大陸,在這之上,不知道又有多少未知的事物?蒼伊捏緊了拳頭,心潮一陣涌動。

法師塔雖然高達上百米,但『電梯』的速度也不慢,十幾秒后,第七層就到了,塞西莉亞再次打出一串元力符文,隨著樹葉們緩緩向兩邊張開,蒼伊好奇地用眼睛看著,在強大的維斯萊妮面前,這小子可不敢放出眼識。

入目的是一間兩個籃球場大小的房間,房間四周都有一個大天台,裡面隱隱可以聽到夜鶯的鳴叫聲,窗外雖然是陽光燦爛,但這裡卻沒有多少陽光投射,顯得有些陰暗,只是可以勉強識物而已。

蒼伊首先注意到的,便是房間中心的那個巨大鳥巢了。

這鳥巢足足佔據了房間的三分之一,比三輛東風牌卡車車頭加在一起還要大些,編織鳥巢用的也不是樹葉枝條,而是用一種異常粗大的纖維,上面金光閃閃,熒光充斥眼眸,竟然在粗大如手臂的纖維上鑲嵌了黃金和各種寶石,空氣中隱隱彌散著一種迷醉的香氣,蒼伊輕輕嗅了一下,面色一變,這香氣竟然使他全身的血液流動地逐漸緩慢起來。

「這是萬年以上的夜櫻樹才可能產生的入夜香,可以使惡魔的身體代謝減緩,就好像入夜睡覺了一樣。」山海老人也有些驚訝,閉上眼睛查了一會,說道,「這種香氣十分有助於延年益壽,如果長期聞著這種香氣,起碼可以多活百年以上!」

「這麼說來,這種粗大的纖維也就是萬年夜櫻樹的樹木纖維了,怪不得這麼大!」蒼伊點了點頭,就在蒼伊研究著大鳥巢時,一道略顯沙啞的少女聲音從鳥巢裡面傳來。 第191章暗語

「蒼伊·伊凡雷斯,盯著一位女士的床看,可不是什麼禮貌的行為!」

這是維斯萊妮的聲音,蒼伊連忙抬頭一看,這聲音竟然是從鳥巢裡面傳來的。因為鳥巢足足有五六米高,裡面是什麼情況蒼伊用肉眼也難以看到,蒼伊的左眼剛要一眨,眼前突然浮現出維斯萊妮那令人顫抖的強大靈魂,頓時按捺住使用眼識的衝動。

「塞西莉亞,你先下去吧,待會還會有別的惡魔到訪,把他們一起帶上來!」維斯萊妮沙啞的聲音從鳥巢里傳出。

「是!」塞西莉亞脆脆地恭聲答道,她對蒼伊使了個眼色,似乎想要告誡蒼伊要態度恭謹,然後行了個弟子禮儀后就退下了。

蒼伊則躬身立在鳥巢邊,一句話也不說,維斯萊妮的意圖蒼伊並不知道,這時候保持沉默才是正途。

果然,維斯萊妮先一步說話,打破了沉默,她沙啞的聲音長長地嘆了口氣,說道,「蒼伊,我想,我需要你的幫助!」

這句話倒把蒼伊嚇了一跳,他驚駭地立在那裡,不知道說什麼好,維斯萊妮需要自己的幫助,蒼伊從裡到外把自己想了一圈,也沒發現維斯萊妮需要自己幫什麼。於是這小子依然沉默。

維斯萊妮好像知道蒼伊的顧忌,沙啞的聲音輕笑道,「小孩子就要有小孩子的樣子,你又不是威斯東一族那些智力上的變態,這麼早熟可不好!算了,你早熟點,我也可以省些言語,你且先上來吧,我是真心需要你的幫助,當然了,我的報酬可不低!」

維斯萊妮說完,從鳥巢上就呼呼悠悠地飄下一隻手臂大小的黑色羽毛,浮在蒼伊面前,蒼伊下意識地抓住這羽毛,只覺一股大力從羽毛上傳來,這羽毛竟然帶著這小子飛了起來,一眨眼的功夫,蒼伊就落在了鳥巢裡面。

定睛一看,鳥巢里的布置把這小子嚇了一跳。

一個巨大的木質王座,嵌滿了黑色的晶石,立在鳥巢的中心,王座四周整齊地擺滿了一塊塊蔚藍的晶石,散發著一陣沁入骨髓的寒意,要不是是蒼伊如今築基略有小成,通體的漏洞被修補上,身體堪稱寒暑不侵,這一陣冷意就可以把這小子給凍感冒了!

在王座之上,正有一位絕美的夜鶯族少女閉著眼睛四蹄跪著安然地坐著,這少女好像入夜睡著了,看起來通體充滿了一種安詳的氣息。

「這應該就是維斯萊妮了!」蒼伊微微有些發抖,緊了緊帥氣的藍色皮質衣服,看著這少女。她的睫毛長而彎曲,透著種神秘的美感,頭上生長的長長的羽毛一直垂到地面,讓她看起來充滿了異域風情。蒼伊回憶起佩欣絲市長,這位市長的五官中確實有維斯萊妮的影子,只不過,和維斯萊妮宛如玉質,微微閃爍光芒的晶瑩皮膚一比,佩欣絲就要差上幾籌不止!

蒼伊皺了皺眉頭,隱隱感覺一些不妥,他的靈魂境界極高,從維斯萊妮身上感受到隱藏在絕美的**下,那宛如實質般流淌的衰朽氣息。

「她壽元將盡了!」蒼伊心中若有所思,「不管是入夜香,還是這四周的寒晶石,都是在延緩**的能量流動,延長自己的壽命罷了!這種狀態當然不可以用本體出行!」維斯萊妮慢慢地睜開眼睛,蒼伊感覺得到,她這個睜眼的動作都十分勉強。

蒼伊看著維斯萊妮的眼睛,心中為之一顫,這是怎樣的一雙眼睛呀!好像包含了整個黑夜,看著這眼睛,就像是置身無邊無際的黑暗之中,四周只剩下自己,只剩下孤寂和寂寥,頓時便有一股無比寂寞,墜入黑暗的感覺襲來。

靈魂奇點猛地一顫,蒼伊才從這孤寂的黑暗感覺中走了出來,背上已經出了一層冷汗,在寒晶石的冷意下,統統結成了冰,黏在背上十分難受。

蒼伊連忙深深地低下頭,不敢再看這絕美的眼睛,維斯萊妮的美麗能使寒之月的夜櫻樹開花,蒼伊這才相信了!

「蒼伊,你往我左邊看!」維斯萊妮緩緩地開口,走近聽著,她的聲音愈發顯得沙啞。

蒼伊聞言,往王座的左面一看,那是一隻金絲編織的大鳥籠,裡面正有兩隻夜鶯,一大一小,大的那隻正安然地立在橫杠上,小的那隻則活躍許多,就算在寒冷的環境下也是嘰嘰喳喳的叫著。

蒼伊小心地踩著光滑寒晶石,走進鳥籠仔細看著,大夜鶯顯然極老,身上的黑色羽毛都快掉光了。

「這隻老夜鶯快要死了吧!」蒼伊心中若有所思,他突然打破了一直以來的沉默,若有所指地發問道。

維斯萊妮愣了一下,沉默一會,緩緩開口,「老夜鶯快要死了,小夜鶯早晚也會死的!」

蒼伊心中一震,明白了維斯萊妮的意思,心中冷笑一聲,開口道,「小夜鶯會不會死,那就是以後的事了,老夜鶯未必看得到!」

維斯萊妮的身體極為僵硬地搖了搖頭,她也不生氣,平淡地說道,「如果不變成不死的鳳凰,小夜鶯早晚也會死的,這是大自然的規律,塵歸塵,土歸土,靈魂回歸虛月,**滋養大地!」

「老夜鶯都沒變成鳳凰,小夜鶯就可以嗎?」蒼伊心中一凜,問道。

「老夜鶯雖然沒有變成鳳凰,可是老夜鶯知道變成鳳凰的方法,如果小夜鶯按照老夜鶯的話去做,兩隻夜鶯都有可能變成鳳凰!」維斯萊妮慢慢開口,說出一番讓蒼伊大吃一驚的話。

「小夜鶯就知道趨利避害,老夜鶯怎麼肯定小夜鶯一定會聽他的呢?」蒼伊抬起頭來,靈魂奇點急速轉動,抵禦著來自維斯萊妮的威壓,盯著她,一字一頓地問道。

維斯萊妮有些驚訝地看著蒼伊,一位小惡魔竟然敢直視她的眼睛!微微搖了搖頭,維斯萊妮淡然地笑了聲,「成為鳳凰的誘惑,誰也無法抑制!」

蒼伊默然,他盯著維斯萊妮,下了決心,笑著說道,「我想,小夜鶯也不會拒絕吧!」

兩個惡魔相視一笑,維斯萊妮又意味深長地看了一眼蒼伊,問道,「你知道我為什麼找你嗎?」 第192章實力

蒼伊搖了搖頭,這小子到現在還被蒙在鼓裡。

維斯萊妮把眼睛緩緩閉上,長長地舒了一口氣,睜著眼睛對她那已經走向衰朽的肉身而言,也是一個不小的負擔。她緩緩開口,「因為你的實力和你的年紀!你的年紀足夠小,可以進入那個地方,而你擁有與年齡十分不對稱的實力!可以保證你在那裡取到我想要的東西!」

「維斯萊妮女士!您怎麼知道我的實力合乎您的要求呢!畢竟,向我這麼大的小惡魔,一般也就是小惡魔四五級的樣子!」蒼伊有些納悶地問道,有山海經幫自己掩飾,維斯萊妮應該沒辦法發現自己的真實實力才對!

「說實話!我不知道你的實力」維斯萊妮沉默了一會,有些無奈地說道,「本來,只要實力低於我的惡魔,走近以我為中心的五百米地區,也就是法師塔外圍的森林,我就可以感知到他們的實力信息,這是領主境惡魔領域的一種妙用!但是,你現在就算是走到我的面前,我還是看不透你的實力,一團金光把你牢牢地籠罩住了!你身上沒有領域的氣息,你的實力絕對不可能比我高,所以我猜測,這應該是你身上的一見寶物所致!」

聽了維斯萊妮的分析,蒼伊嚇了一跳,心神立馬提了上來,殺人奪寶的事情在小說里見多了。

「不用擔心!我已經說過了,你身上並沒有領域的氣息,也就是說,你的那件寶物並沒有到達黃金級,大概也就是白銀級的寶物,這樣的東西雖然珍貴,但還不至於我自***份去奪取!」維斯萊妮看著蒼伊緊張的樣子,啞然失笑道。

既然維斯萊妮沒有發現,蒼伊也不會傻到去糾正這位黑暗女士的錯誤,也就做出一副秘密被發現的樣子,一臉駭然地看著維斯萊妮,面色中隱隱帶著敬佩之意!

維斯萊妮十分滿意蒼伊的表情,沙啞地輕笑一聲,接著說道,「而你的實力,雖然我看不清,就在你和那黑暗劍士戰鬥的時候,法師塔已經檢測到群星境以上的能量波動,我才激發法師塔的探測之光,想要仔細看看情況,沒想到探測之光中途被攔截了,這應該就是你的那件寶物做的好事吧!雖然沒能仔細看到當時的情況,但你的戰鬥能力已經證明,你已經步入了群星境!我說的對不對,蒼伊·伊凡雷斯!」

這一席話說完,維斯萊妮也有些疲憊,她皺著眉頭,面色帶些痛苦之意,但一對閉上的眼眸還是帶著期待之意死死地對著蒼伊,好像隔著眼皮她可以見到蒼伊一樣。

蒼伊知道,現在身處維斯萊妮的領域中,雖然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但自己的一舉一動一定都被她看在眼裡,當即面無異色,淡聲回應道,「您說的一點也沒錯,尊敬的維斯萊妮女士,我的確已經步入了群星境!」

「恭喜你,蒼伊·伊凡雷斯先生!」維斯萊妮衷心地道了聲賀,「你在生命進化的天梯中,踏入了一個新的層次,生命進化的道路且艱且長,步入群星境代表你踏出了堅實的第一步,我,維斯萊妮·夜鶯,僅作為一位走前你前面的前輩,祝福你可以走得更遠,你前方的道路曲折,但亦註定更加寬闊!」

「謝謝您的祝福,維斯萊妮女士!」蒼伊面色嚴肅,由衷地道謝,對著一位長輩的慶賀,蒼伊沒有理由不欣然接受。

而且,蒼伊注意到,維斯萊妮得到自己肯定的答覆后,對自己的稱呼都有些些微的變化,一個如此年輕的群星境,擁有的實力和潛力不得不讓人正視!

「可以讓我看一下你的那件寶物嗎?」維斯萊妮貌似十分隨意地問道。

蒼伊卻心中一凜,重頭戲來了!這小子知道,在維斯萊妮面前矇混過去可是很困難的,當即一咬牙,對山海老人囑咐幾聲后,這小子左手上的『空間戒指』一閃,一本封皮古舊的線裝書就出現在蒼伊手上,細看來,書皮材質古怪,似布非布,似皮非皮,上面印著三個古怪的大字。

維斯萊妮點了點頭,這件寶物雖然看起來古怪,但在維斯萊妮自己的領域下還是可以發現,裡面潛藏著一個沉睡著的器靈!

「這器靈雖然沉睡著,但靈魂清清如水,沒有絲毫的雜質,應該是上品的白銀法器!」維斯萊妮緩緩地點了點頭,說道。

蒼伊面色不便地收回山海經,好像早就知道了一般,心中卻長長地鬆了口氣。

「前輩,總算把她騙過去了!」蒼伊對山海老人慶幸地說道。

「白銀元器的特點就是裡面的器靈,老夫模仿起來十分輕鬆,反而是模仿青銅元器比較費勁,因為青銅元器只具有基本的靈性,不具有器靈!」山海老人笑著解釋道,一個人來模仿另一個人當然要比模仿一隻草履蟲簡單多了。

「好了!蒼伊,我通過法師塔見到你和那黑暗劍士戰鬥的畫面,你的力量雖然不弱,但並沒有自己的章法和戰鬥節奏,只是在釋放技能而已,你應該還沒有找到自己的道路,能展示一下你的元力屬性嗎?我想,我可以為你的轉職提供幫助!」維斯萊妮十分滿意蒼伊的表現,說道。

蒼伊大喜,他知道,因為自己表現很討這位女士的歡心,算是維斯萊妮的一個小報酬,畢竟,能得到一位惡魔領主的指導,當然比只靠書本知識紙上談兵的山海老人強多了!

蒼伊催動著自己的惡魔元晶,碎空流的元力在星心小鼎上的流星隕地圖上一轉,頓時在頭頂上,慢慢升起一顆桌面大小的乳白色六角星,這六角星十分快速地轉動著,隱隱有種狂暴的氣機在裡面流轉。

在蒼伊如今大有進步的靈魂操縱下,這本命星技–空星墜已經可以做到十分完美的操縱,把狂暴的碎空流凝聚成的六角星懸停在頭頂上,這是以前的蒼伊做不出來的,要想完美地控制這個術法,要求施術者根據術法的變化隨時調整輸出的元力和控制的精神力,這需要十分強大的計算能力,蒼伊憑藉著六十點的智力可以輕鬆地做到。

維斯萊妮感受著這術法的威力和裡面蘊含的狂暴氣機,面色就是一變,這是三星的術法!維斯萊妮肯定自己沒有感覺錯,居然可以如此完美地掌控著一個三星術法,維斯萊妮心驚之餘,再次把蒼伊的位置在心中抬了一抬。 第193章職業

維斯萊妮閉著眼睛,但在她的感知之下,一道道肉眼不可見的黑暗法則,化作一條條絲線,彷彿最稠密的蜘蛛網般布滿了以她自己為中心五百米內的整個空間,而現在,這一條條絲線就好像她的觸手一般,延伸到蒼伊頭頂的那隻六角星上。

「是空間的力量!」維斯萊妮微微吃了一驚,擁有空間天賦的惡魔十分少見,就算是在維斯萊妮漫長的兩千多年的生命中,見到的擁有空間天賦的惡魔也不過幾十位而已!

「我記得施法者職業協會提供了一種空間職業!」維斯萊妮沉默了一會,說道。

「的確!可那個職業的道路和我希望的道路不同,我希望可以找到一個和自己產生共鳴,能夠實現我理想的職業!」蒼伊搖了搖頭,無奈地說道。

「理想!」維斯萊妮聽了蒼伊的話,面色一陣恍惚,長長地嘆了口氣,說道,「蒼伊,你說的對,擁有理想,堅持理想,並且選擇能夠實現自己理想的職業,這才是最明智的選擇!有的惡魔覺得這太過虛幻,認為職業只是學習技能和完善屬性的工具,卻不知道職業的真諦,職業是社會的分工,更是自身追求理想的過程,職業奠定了惡魔一生想要探尋的道路!當年,我要是也有你這樣的覺悟,現在就不會困死在七星境了!」

「我的老師,是上一個三千年時代誕生的強者!」維斯萊妮緩緩說道,「莫拉斯·夜鶯!」

維斯萊妮說道她的老師時,那雙宛如黑夜的絕世眼眸再次張開,她的身體微微顫抖著,然後才逐漸平復下來,看著蒼伊,面色無悲無喜地說道,「他是一個博學,睿智的惡魔,是一位喜愛吟唱詩歌的業餘豎琴手,大概也處於對吟唱詩歌的喜愛,我的老師才轉職成為黑暗吟唱者,於此同時,他也是當時我族在都瑞卡大陸的領導者,所有族中的惡魔都敬愛他,認為他的話是絕對的真理,永遠不會出錯!當初的我也不例外,我在黑暗元素學上的卓越天賦,在少女時期就展露了出來,我在小惡魔時期就已經完成了中級黑暗元素學的學習,從普通元晶蛻變成了寶石元晶——暗夜元石。」

蒼伊聽到這裡,面色就是一震,寶石化元晶的許多好處,蒼伊可是知道的,他自家就凝結了鑽石元晶,這個元晶除了堅固外沒有別的特別功效,但這個元晶的堅固程度可怕到了嚇人的地步,也只有這樣的元晶蛻變出來的元星才可以支持蒼伊修鍊碎空流,因為就算只是一星級別的碎空流,其蘊含的狂暴空間碎片也足足可以把一位四星惡魔滋養許久的元晶給磨滅,但蒼伊的元晶硬是絲毫未損!維斯萊妮的暗夜元石就不知道有什麼特殊功效了!

「因為凝結了寶石元晶,莫拉斯老師十分驚喜,馬上就收下我成為學徒!」維斯萊妮緩緩回憶道,她的聲音透著一種空遠的氣息,彷彿一位智慧的老人在緩緩訴說著自己的經歷,「老師希望我可以成為一位優雅的黑暗女士,這個職業作為罕見的高級職業,其社交能力和它的戰鬥能力一樣出名,夜鶯族的發展已經不需要老師這樣的流浪形式的法師領導,而是需要一位擅長社交的黑暗女士引領族裡的惡魔,離開森林,走近社會,和別的惡魔打交道,所以老師才希望可以把我培養成這樣的領導者!」

「夜鶯族在莫拉斯先生領導的時期,是生活在森林裡,與強大的魔獸們為鄰,十分危險。而夜鶯族能在您的領導下建立城市,走出森林,生活安逸舒適,這麼說來,莫拉斯先生當時的選擇是十分明智的!」蒼伊想了一會,說道。

「作為一位領導者,我的老師當然是明智至極的!但作為一位老師,做為一位好奇的小女孩的引路者,他並不稱職!」蒼伊從維斯萊妮口中,隱隱聽出了一絲怒氣,雖然這位黑暗女士的語氣絲毫沒露端倪,但從一個稱謂的變化就可以看出很多了!從『老師』變作『他』,折射出維斯萊妮內心的憤懣!

「我不喜歡這個職業,我想要在黑暗元素學的道路上走的更遠,而不是現在只是成為一位專家,我想研究黑暗元素的本質,而不僅僅知道其法則,我想成為一位大師!」維斯萊妮的語氣有些加快,「可這個職業註定我不可能心無旁騖地研究,因為從內心不認可這個職業,我的修為才一直停步不前,黑暗女士的職業道路大概也只能走到這裡!這就是我想告訴你的,不可以草率地決定你的職業!」

維斯萊妮迷人心魄的眼睛宛如黑夜,盯著蒼伊,有些艱難地抬起手,指了指自己的心臟部位,說道,「蒼伊,問問你的心!選擇你真正喜歡,可以在其道路上奮鬥一生的職業!」

蒼伊面色肅然,對維斯萊妮雙手合十,身體微微前傾,行了了弟子禮,滿含謝意地說道,「衷心地感謝您的指導,維斯萊妮女士!」

蒼伊這時真心道謝,維斯萊妮有感而發,把自己的經歷告訴一位後輩,對蒼伊職業的選擇影響很大,雖然這小子以前也知道職業的重要性,卻只是在書本上見到,沒有一個具體的概念,而維斯萊妮的現身說法,使蒼伊馬上就重視起來。

「職業影響一生,不喜歡一個職業,怎能在這個道路上走的更遠!」 快穿炮灰的反轉人生 獨家限量愛:離婚律師請入懷 蒼伊慢慢咀嚼著維斯萊妮的話,心中突然想到前世地球上的種種,「逼迫孩子們學習同樣的東西,甚至職業的選擇也是向錢看,跟著父母走,難怪我國真正成才,成為大師級人物的人那麼少!選擇職業,要聽心,跟著本心走!選擇自己真心想要奮鬥一生的才是重要的!」

「我說了這麼多!不單單是要指導你的職業!我需要你幫助的事情,也和這件事有關!」維斯萊妮休息了一會,再次緩緩開口,「甚至,你的職業可以多一個選擇!因為我要你們去的那裡,有著一塊虛空晶石!」

「『你們』?」蒼伊注意到維斯萊妮的用語,眉頭微不可察地一皺,「維斯萊妮女士!您還請了別的惡魔和我一起去嗎?」

「的確如此!」維斯萊妮緩緩地點了點頭,「等他們到了,我就把具體的前因後果都告訴您們!」 第194章到齊

「前輩!虛空晶石是什麼東西?」蒼伊一邊慢慢等待著,一邊心神沉入山海界,問道,「維斯萊妮女士說,我可以憑藉虛空晶石多一個轉職的選擇機會,這是什麼意思?」

「無垠的霧海包圍了惡魔界,如果拿惡魔界和地球所在的宇宙比較,每一個大陸都相當於一個星球,這霧海就相當於茫茫的太空,組成霧海的塵霧據說大部分都是上古大陸破碎時產生的塵埃,在這無垠的霧海之中,誕生了許多神奇的器物,這虛空晶石就是其中之一!」山海老人閉上眼睛查了下資料,幾個呼吸后才緩緩開口,「虛空晶石的作用十分廣泛,每一顆晶石的作用都不一樣,只是誕生於霧海之中的晶石的統稱,其價值不一而論,維斯萊妮既然這樣告訴你,就應該是一枚可以提供轉職的晶石,裡面儲存著傳承的信息!」

「原來如此!」蒼伊心中微微一動,對那未知的虛空晶石隱隱有些好奇,就在蒼伊剛想仔細問一下維斯萊妮時,這為一直閉著眼睛的黑暗女士突然把如眼睛張開來,對蒼伊說道,「他們來了!你和我的化身一起去第六層吧,在這裡接待到底不方便!」

蒼伊點頭稱是,維斯萊妮的身體狀態確實不適合接待賓客。

兩分鐘后,一隻金嘴的大夜鶯停在蒼伊的肩頭,順著『電梯』來到了第六層!

「是你?」蒼伊進入了第六層。見到第一個惡魔后,就吃驚地大叫了起來,幾乎與此同時,對方同樣的驚叫聲也傳入了他的耳中。

「紫鈴姐姐!」蒼伊著實嚇了一跳,真是無巧不成書,昨天還在施法者職業協會見到這個少女,沒想到又在這裡見面了。

「小伊弟弟!」靈須族的少女紫鈴詫異地瞪大一對秀目。

蒼伊見到,這少女今天穿著十分正式,一身合體剪裁的紫色長裙,恰到好處地展現了少女的風姿,衣服上有特別的設計,使她背後那一根根散發著紫色微光的靈須都露在外面,每一根靈須上還別了一個可愛的紫色小鈴鐺。

「我也是遵照維斯萊妮女士的命令才來的!」蒼伊笑了笑,對紫鈴說道。

「這麼說來,你見過維斯萊妮女士了嗎!?」紫鈴眼前一亮,背後的靈須舞動著,十分激動地問蒼伊,「維斯萊妮女士長得什麼樣!真的像傳說中那麼美嗎?」

蒼伊面色有些古怪地看著紫鈴,這少女因為激動而面色潮紅,用期待的目光死死地盯著蒼伊。

蒼伊隱隱感覺到背負著夜鶯分身的肩膀一沉,心中一凜,連忙調整面部表情,用十分肯定的語氣說道,「紫鈴姐姐,我以前不相通道聽途說的傳言,但自從見到維斯萊妮女士,我就發現,傳言有時候也是可信的!維斯萊妮女士的美貌是用語言無法形容的!」

「真的呀!?」紫鈴驚呼,聽了蒼伊的話后,她越發地憧憬與維斯萊妮的會面。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