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那你可是從仙古宇宙而來的修士,可知曉此地具體各方面何種狀況?有哪些勢力把持?」

凈仙尊一皺眉,他有太多疑問,只選了幾個最主要的問。 「這,此地名為地球修真界,局勢複雜,一時間難以述盡……」 中年人緩緩道來。 凈仙尊不知道,在房間角落有一台攝像頭正監控他所有動作。 他現在和中年人的交談,全部被值班醫生看見了,連忙把院長以及幾位醫生叫來了。 「沒想到

凈仙尊一皺眉,他有太多疑問,只選了幾個最主要的問。

「這,此地名為地球修真界,局勢複雜,一時間難以述盡……」

中年人緩緩道來。

凈仙尊不知道,在房間角落有一台攝像頭正監控他所有動作。

他現在和中年人的交談,全部被值班醫生看見了,連忙把院長以及幾位醫生叫來了。

「沒想到,這個人不僅衣服穿得怪怪的,連精神都出了這麼大的問題,之前還真是一點看不出來呢?」

之前的那位小伙不禁感嘆,同時看向之前的白醫生,滿臉佩服。

「小夥子,你要學的,還多得很呢。」

白醫生露笑。

「好了,已經確定了,他的確有嚴重精神病,而且還病得不清。」

院長下了決定,「該怎麼走程序就怎麼走吧!」

說完,院長離開了監控室。

而監控病房裡,凈仙尊還在和中年人論談,對對方說的話選擇性相信。

他倒是已經認識了之前進院時候看見的醫院名稱,可字是認識了,根本不理解意思,仙古宇宙可沒有精神病院這個名詞。

真是可悲,要是凈仙尊還有力量,一眼就能看穿凡人的話語真假,根本不會被矇騙。

雖然現在他只是選擇性的相信,可全是中年人這個病患臆想出來的地球修真界,他就算相信一部分也是被坑了。 地球宇宙,幻想維度,無數幻想世界在此起起伏伏。

所謂心有多大,世界就有多大,這樣的話在幻想維度完全不誇張。

在幻想世界里,囊括了地球宇宙從起點到現在,一切生命的所思所想演化世界。

在此,各種神話、魔幻、咒力、巫術、科技、修仙,文言,超武體系一個不差,只有你想不到,沒有這裡沒有的,而你想到的,這裡也會相應出現同樣的幻想世界。

我摘梨花與白人 除此之外,各種恐怖的時空宇宙,無限維度世界也是應有盡有。

甚至在某些幻想多元宇宙中,一個宇宙就包含了無窮時間線與世界線,堪稱恐怖的各種跨維度組織遍布,其中的交織碰撞,言語不能表述其中的億萬之一。

吳澤最初降臨到哪吒鬧海世界,很快就沒什麼興趣了,念頭一動,如此堪稱簡陋的幻想世界完全被解析收錄,化作吳澤本體書上的一絲幻想法則。

動用力量,吳澤以法則視界看穿幻想,自身立於幻想海之上,遙看無數幻想世界沉浮。

這些世界,有法則複雜度高的,不知何種原因匯聚在一起,也有異常簡單的幻想世界,零星散落在周邊。

吳澤找了找,找到一個無盡維度背景的幻想世界,其中聖人不如狗,掌控滿地走。

無數神靈,天祖,乃至不朽存在開闢世界,演化萬物,分割時間線,掌控過去、現今、未來。

整個無盡維度一派欣榮景象,甚至有絕頂存在已經觸摸到無盡維度的本質,幻想的點滴,做出了讓他們震驚又恐懼的猜測。

如果假以時日,這些絕頂存在未必不能打破自身幻想世界,遨遊幻想海。

但可惜,吳澤來了。

一個熊孩子不可怕,可怕的是他還擁有無敵的力量。

吳澤最開始進入,就遇到一個偉大存在正在操縱自己的本源世界,使其衍生變數,分出更多平行世界。

從來沒見過這樣的玩意,吳澤由於好奇進入了一個魔幻世界,其中諸神林立,魔法盛興,其魔法文明已經發展到探索世界虛空的程度,沒有任何存在能夠抵擋他們的進攻,可吳澤來了。

魔法文明的力量玄奧無比,一個個主物質位面被他們征服,淪為殖民地,甚至統一了虛空,巔峰時擁有一億多座主物質位面,神靈不計其數,高等魔法師更是無法計數。

征服了自己的無盡虛空,魔法文明將觸手伸向了其他維度,由億萬諸神聯手施為,打破維度間隔,晶壁堡壘,進攻其他文明。

但可惜,吳澤來了。

那浩大的文明戰爭場面讓他看得熱血沸騰,一個激動,就把魅影放了出來。

身為真實存在,在這裡就算是一個普通人也能開天闢地,更別說吳澤了。

就算魅影還不算生命,可有吳澤在,魅影此刻的威勢簡直就如同維度掌控者一般。

它的身軀滲透時間、世界、維度、概念、遮蔽一切存在,彷彿猶如原初黑暗,吞噬一切存在。

兩個正戰爭的文明嚇住了,同時也升起了無盡好奇,視魅影為原罪,最初粒子生命,反正一個遮醜理由,發起了戰爭。

吳澤表示很滿意,端坐在魅影深處,準備看好戲。

在魅影的黑暗軀體中,無數暗影軍團出現了,它們各式各樣的形狀,就算被打散也能在魅影的軀體中重新復生,讓兩大文明的科學家和魔法師心生無力。

戰爭是殘酷而宏大的,兩大文明雖然站在同一戰線,連技術和魔法都交換了不少,研發了不少新型技術,可在魅影那完全無解的吞噬和侵蝕面前,幾乎全部失效。

這個幾乎的含義,也只是期間阻擋了魅影的入侵,但很快就被魅影免疫了。

兩大文明很絕望,一度被逼到絕路。

直到吳澤出手,打破了這一支世界線和隔壁的通道。

四大文明相接觸,堪稱四大懵逼。

他們完全沒想到,在隔壁還有一個與他們的世界幾乎完全一樣的世界存在。

魅影表示餓,直接跟著侵蝕過去,兩條世界線開始被同步蔓延。

又一輪戰爭打響了,可吳澤嫌棄太慢了,直接撥動了時間弦,讓進度可調,當然,在四個文明看來,時間根本沒變,每時每刻都是他們親身經歷過的,就算是一些時光神靈,也是察覺不到絲毫異樣。

這一次的戰爭打得更久一些,足足用了一百多年才打破四大文明組建的防線。

這一次吳澤沒出手,但四大文明有了之前世界線交叉形成的波動數據,在這一百多年堅持不懈的努力下,竟然自己造出了世界線聯通器,直接聯通了三條世界線,甚至還與本世界的遙遠其它文明達成了聯繫和條約。

這一下戰爭直線升級,囊括一百多個文明。

魅影被視為比深淵惡魔還要恐怖的存在。

多年的交戰,雖然這些都是幻想世界中的人物,但對魅影來說也是一個不錯的歷練甚至磨鍊,在這樣的碰撞里,魅影竟誕生了一絲靈,這是靈魂最初的萌芽,是生命的開始。

吳澤自然發現了這個情況,欣喜之餘各種外掛就往魅影身上扔,比如說軍團要塞、影子轉移、暗影空間……

亦或者將魅影的存在和各大世界線上的影之法則,暗之法則,幽靈法則鏈接上,坑一坑領悟這幾系法則的神靈之類的。

在再次被魅影打倒,這些文明沒有服輸,反而開始變本加厲,一台台花費巨大,讓所有文明都要心痛的世界線聯通器被造了出來。

一個個世界線被確定坐標,投派人手。

沒辦法,自個打不過自然要叫人,順便把別人一起拉下水,戰爭範圍開始波及更多時間線和世界線。

在極其慘烈的戰爭中,文明一方開始科技魔法技術大爆發了,各種強力裝置被製造出來,比如強行毀滅一個世界線的世界毀滅儀。

可他們絕望的發現這對魅影還是沒什麼卵用,魅影只要有一點殘留就能復活,更何況,身為真實生命,它只要動用幻想的力量,就能將文明一方的毀滅裝置無效化。 魅影的存在引起了開闢時間線那位存在的注意,他施展偉力,追溯因果,欲探查魅影的來歷,可有吳澤在,他只看見一片深邃的黑暗,無窮無盡,彷彿整個無盡維度最底層的黑暗全部匯聚在一起,當時就把開闢平行世界這位存在幾乎嚇尿了,直接斬斷了這幾根世界線和他本源世界的聯繫,甚至立馬收拾收拾逃跑了。

「咦,跑了。」

吳澤立足於無盡維度之中,皺了下小眉頭,四周是各種維度碎片與世界線環繞,這裡是混亂的維度區域。

略想了想,吳澤一揮手,把兩黑從時空微泡中拉了出來。

「主人。」

兩黑照例面無表情,見禮之後,就靜靜的站在一邊。

「黑大黑二,有個重要的任務要交給你們。」

吳澤滿臉嚴肅,兩黑沒開口,靜待接下來的話。

「你們的任務就是入侵入侵入侵,入侵整個幻想維度。」

吳澤覺得幻想維度無數幻想世界還是很有趣的,更何況另一份殘頁還在地球宇宙,萬一藏在幻想維度里,在入侵所有幻想世界的時候,肯定會跑出來的,嘖,真是一舉兩得,美滋滋。

「是。」

雖然不曉得幻想維度究竟是什麼玩意,但兩黑從來不會說不。

「好,為了你們能夠儘快完成任務,你們可以使用無限網的力量,許可權僅次於我。」

吳澤抬指一點,關於無限網的許可權和幻想維度的各種信息化作兩個光點,傳進兩黑心裡,瞬息理解。

「在入侵期間,秉承文明交流的前提,我們首先需要和這些幻想世界里的存在交涉一番,如果他們願意投降,加入我們,自然更好,沒有反抗我們入侵的速度更快。」

吳澤做出指示,「告訴他們,如果加入我手下,我能夠讓他們真實具現,而不僅僅存在於幻想維度,但如果反抗,那就暴力強推,有什麼困難就告訴我。」

吳澤本來就已經解析了仙古宇宙的真實法則,現在他甚至已經開始琢磨地球宇宙的真實法則了,待他解析收錄之後,以真實法則的力量,這些幻想人物他是能夠具現為真實存在的。

「是。」

兩黑點頭。

「好了,去吧!」

吳澤揮揮手,兩黑就直接離開了無盡維度的幻想世界,抵達幻想海。

在幻想維度中,九成九九九九九九以上都是混亂如同混沌般的幻想世界,這些幻想世界特別到極點,比如整個世界只有一種色彩,或者無窮線條,或者時間永恆凝固。

魅力游戲劍士 沒辦法,在地球出現的演化期間,植物和動物以種族論都以億計,更別提這些植物動物每時每刻的思考了,可以說每一秒都能誕生數以京計的幻想世界。

當然,這些幻想世界也是最簡單的,一個照面就能夠將之入侵完成,被時空微泡同化。

兩黑彷彿心有靈犀,同時展開,一道道黑影從他們身上射出,這些都是他們的分身,密集,連續的分身。

有時空微泡在後面撐腰,兩黑完全不需要顧忌力量不足,只是一秒,就分出三百多京道分身,並且還在持續增加。

如同一片極致黑暗蔓延開來,雖然數量多,但在幻想維度這個奇特的地方,只要想,就擁有承載如此數量的空間擴展,根本不存在擁擠之類的問題。

兩黑的分身在此刻化作了無限網的觸點,承載著吳澤的意志,而無限網屬於時空微泡的一部分,同理,所有分身都擁有同化法則的能力。

一個個幻想世界只要被他們侵襲完成,就能將之化作時空微泡的一部分。

待將所有幻想世界侵蝕完畢,地球宇宙的幻想法則就會被吳澤看穿,學會,幻想的力量將會被他所掌控,變相的控制了所有地球生命的想象力,靈感,潛意識……

雖然幻想與真實如同平行線,但幻想和地球生命也是息息相關,其中複雜關係不可盡數。

吳澤身未動,卻打破無盡維度的幻想世界屏障,抵達幻想海。

注視著這一個無盡維度,其中億萬大千世界在短短几瞬間便誕生破滅無數次,無數奇遇逆天的神魔仙鬼等偉大存在在努力攀爬境界,一階二階三階四階……為求那不朽的永恆與超脫費心算計,圖謀億萬紀元。

他們不會想到,他們所在世界只是一個幻想世界,他們的存在源自某個人類的靈光一閃,來自文字構架,來自幻想演真。

「這個幻想世界在整個幻想維度里也算是一級複雜那類了。」

吳澤抬手一抓,整個幻想世界就被縮小成彈珠大小,浮在掌心,猶如一顆璀璨的明珠,其中有密集星星點點的光芒閃爍,那每一點光芒,都是一個多元宇宙的誕生和毀滅,都是無數紀元交替更迭。

當然,這無盡維度中的世界破滅誕生和紀元交接對於吳澤來說,對於幻想維度來說,對於地球宇宙來說,根本沒有多大的意義。

因為這一切都是幻想,哪怕無盡維度中的時間達到了永恆,那又怎麼樣,也只是一個幻想世界在幻想海里起起伏伏罷了,難道它還能打破幻想,抵達現實嗎?還能突破地球宇宙的萬物法則構架,真正降臨在無窮數宇宙嗎?

顯然不可能。

念頭一動,吳澤的意志侵入整個無盡維度。

這一刻,他忽然冒出一個惡作劇般想法,忍不住嘴角微彎,笑了。

無盡維度。

神魔,仙主,聖靈等存在正在日常毀滅世界,改變因果,時空大戰,吞併勢力,閉關苦修……

然而這一刻,無盡維度每一個角落忽然都響起同一個聲音。

「咳咳,你們好,我叫吳澤,是一個愛好和平的存在,我來自不可想象之地,路過於此,見你們這個無盡維度法則清奇,構架穩固,是一個不可多得的幻想世界,便宜你們,我這裡有幾張關於超脫無盡維度的門票,不知道你們誰有興趣。」

「如果有興趣,最低十階到最高二十階的存在都有資格前來,只需要大吼一聲我要超脫即可。」 此話一出,無數存在難以置信,吳澤的話,短短時間裡每一個字都被所有存在細細探究。

吳澤也不怕他們聽不懂,因為在無盡維度里,高階存在們的主流普遍語言便是漢語,可謂是全無盡維度都在說普通話,而且還是持續無數紀元如此,這樣奇異的事情本該引起這些存在的疑惑,可他們全部忽略了,或者說根本沒有產生過這方面疑惑的念頭,就算絕頂存在亦是如此。

這是天然的限制,幻想者沒有給他們這個權利,他們就根本不會去疑惑這種奇異的事情,只會認為理所當然。

吳澤重新進入無盡維度,揮手間開闢出一個場地。

這裡沒有維度,沒有時間,沒有空間,沒有世界,就只是一片場地,代表存在的場地。

吳澤就端坐在場地中心,靜靜的坐著。

下一刻,無數恐怖的存在便突兀的出現,他們有些是一方宇宙神主,有些是獨游散人,有些是天生神異的生命,有些是一方跨多元勢力首腦,有些存在甚至沒有實體,只有一片蒼茫意志,各種各樣的生命不斷出現,比雨點落下還要密集,轉眼就覆蓋至視線盡頭,哪怕以二十階絕頂存在的探知也看不到頭。

無盡維度太廣闊了,這些存在從高階到低階,向外擴展,全部出現在一個平面,轉眼就覆蓋了無盡維度的一個標準多元宇宙,存在之多,數不勝數。

所有存在抵達,第一眼就發現了吳澤,沒辦法,吳澤就坐在中央,雖然沒什麼氣勢,猶如凡人般,但對於他們來說就太顯眼了。

在這裡,時間沒意義,等最後一位抵達之後,吳澤睜開了雙眼,剎那間一股鎮壓無盡維度的氣勢散發出去,猶如他就是無盡維度掌控者,是中心。

所有還在交談的存在全部閉口,陷入沉默,就算是二十階絕頂存在依舊如此,他們此前實在沒想到,無盡維度的強大存在竟然這麼多,就連二十階的存在都破億了,這是他們不可想象的。

沒辦法,無盡維度太大,有些二十階存在無盡歲月里,結交認識的同階存在有十幾位就算是多的了,更多的才認識兩三位。

「好了,現在安靜聽我說。」

吳澤的話傳出,聲音不大,卻讓所有存在清晰聽見。

萌寶令,爹地我要了 無數存在注視著吳澤。

「我來自外界,無盡維度之外。」

吳澤微笑,「你們想超脫無盡維度很簡單,只要投靠我,我就能將你們帶出無盡維度。」

吳澤的話讓所有存在皺起眉頭,都在自我思索,這到底是真是假。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