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小凡坐到蘇軾辦公的按摩椅上,拿起電話,抬頭問道:「你們蘇總的電話多少?」

「138XXXXXXX」 龍小凡快速按下小姑娘說的號碼,話筒里頓時響起一陣嘟嘟的聲音,緊接著,電話通了。 「你好,哪位?」 暗寵成癮:早安,BOSS大人 龍小凡低頭看了眼電話機,電話從他辦公室打出去的,丫的竟然問老子哪位?老子是哪位,難道他心裡沒點B數嗎? 「打這個電話,

「138XXXXXXX」

龍小凡快速按下小姑娘說的號碼,話筒里頓時響起一陣嘟嘟的聲音,緊接著,電話通了。

「你好,哪位?」

暗寵成癮:早安,BOSS大人 龍小凡低頭看了眼電話機,電話從他辦公室打出去的,丫的竟然問老子哪位?老子是哪位,難道他心裡沒點B數嗎?

「打這個電話,只是想告訴你一聲,中秋節快樂。」龍小凡把玩著他桌子上的金蟾蜍,還有那個長的跟華爾街銅牛很像的牛,只不過蘇軾桌子上的這個是金的。

「哦,謝謝。」

蘇軾很不耐煩的說了聲:「不對啊,你怎麼用我辦公室的電話給我打電話,你是誰?」

很快,蘇軾發現了不對勁。

龍小凡感覺也是醉了,打了半天的電話,這B居然才看見電話是從他辦公室打出來的。

「電話為什麼從你辦公室里打出來,你自己沒點B數嗎?蘇總,您要再不來公司看看,收破爛的可就把您樓上這些電子產品全搬走了。你們一樓到三樓,現在只剩下破爛了。還有,這是我送給你的中秋,國慶雙節禮物,不用謝。」

說完,龍小凡掛斷電話。

打電話的功夫,歐子峰已經煮好了茶具,泡了一壺好茶。整個房間里都瀰漫著一股濃濃的茶香味,往沙發上一坐,龍小凡端起茶杯聞了聞:「可以啊,你這泡茶的功夫,有進步。」

「來吧姑娘,過來喝杯茶,我們又不是什麼壞人。」

龍小凡拿著茶杯座,遞給站在一旁,渾身上下有些瑟瑟發抖的小姑娘。

她懷疑的眼神盯著龍小凡看著,那眼神似乎在咀嚼他剛剛的話,不是什麼壞人,肯定也不是什麼好人吧?

不過小姑娘站在那裡也不敢走,只能硬著頭皮坐過來,接過茶杯后連聲說道:「謝謝謝謝。」

「你不用怕,我們只是跟蘇總有點矛盾,這點矛盾不會指向你們員工身上。蘇軾這混蛋太不是東西了,明面上做著正兒八經的生意,背地裡什麼壞事兒都干!」

龍小凡晃著杯里的茶,想到安晴在自己面前哭的不能自己,心裡就有一股怒火發泄不出來。

「額,我們蘇總人好像還可以啊。」小姑娘端著茶杯,很小聲的說。

過了一會,又說道:「不過蘇總的男女關係好像挺亂的,公司里漂亮點的,他好像都能帶出去。」小姑娘咬著唇瓣說。

「你們有沒有聽說過蘇小小?」龍小凡問道。

「您說的是蘇曉嗎?那是帝豪集團的CFO啊,首席財政總監,我們平時都叫她小小姐。有什麼問題嗎?」

歐子峰拿出手機遞給小姑娘,那上面有安老爺子幾個月前發的一張照片,照片上是安老爺子跟一個年輕的女子的合照,看起來似乎十分曖昧。

「是這個女人嗎?」

小姑娘點點頭:「對啊,就是她。」她抬頭看著歐子峰,繼續說道:「不過小小很久沒來過公司大廈了,幾個月前發了一份郵件,好像是辭職了。只不過是內部辭職,我也不知道什麼情況。」

龍小凡笑了,這一局棋,讓蘇家的人下的夠過癮的。 為了不讓女孩為難,喝了兩杯茶后,龍小凡就讓女孩走了。

所有的一切,都是蘇家設計好的。一套接著一套,就是為了讓安老爺子往裡鑽。

大約過了半個小時,那台熟悉的邁凱倫P1再次出現在樓下,只不過這次他帶著人來的,邁凱倫後面帶著十幾輛賓士G級越野車,一排的方盒子停在一起,確實十分霸氣。

一樓所有的玻璃,電梯門,全部被砸壞了。當看見七八十輛車把他公司堵的滿滿的,蘇軾也是一臉懵逼,帶著人就上了電梯。這個時候,順子已經砸到了五樓,所有的辦公室,電腦,全部砸壞,那些檔案,全部燒成灰燼。

知道他們公司的老總來了,順子帶著幾十個人上了頂樓,把頂樓走廊圍成了一圈。

看見好好的公司在中秋假日被砸成這樣,蘇軾殺人的心念都萌生了。電梯剛到頂樓,就看見走廊里每隔一米的地方,都站著一個人。

「媽的,在老子的地盤撒野,弄死他們!」

蘇軾話音剛落,他身後的手下就要動手。只是,有些遲了。最怕空氣突然安靜,準備動手的蘇軾手下,舉起的手,停在半空中。

一把被磨的幾乎掉漆了的M1911指著蘇軾的腦袋:「我們龍少,歐少在你辦公室等你。」

蘇軾驚出了一臉的冷汗,他就沒有想到,這幫人手裡竟然有槍。

「你等著!」蘇軾指著順子的腦袋,氣急敗壞的朝辦公室走。

剛到門口,就被兩個黑衣男子攔住了:「只有蘇軾能進去,其他人外面待著!」

「媽的老子就是蘇軾!」蘇軾沒好氣的罵了一句,推開門走進房間。

龍小凡面對著一副梵高的藝術畫,欣賞著畫中傳遞出的藝術氣息。

「你們想幹什麼?」蘇軾指著龍小凡,歐子峰問。

「蘇先生,您難道真不知道我們讓你來幹什麼?」龍小凡轉身,看著渾身都透著一股不服,一股傲氣的蘇軾,拿著坑蒙拐騙偷賺來的錢囂張,真不知道他牛X的什麼?

渾身上下都透著一股暴發戶的氣息,這點不只是從蘇軾身上,從他辦公室里的東西就能看出來,她房子里的東西只有一個特點,名貴,金貴。

不管懂還是不懂,只要是畫巨資買來的東西,都是好東西。

以至於他房間里掛著的藝術畫,除了梵高的那張向日葵是真的,其他的全是仿的。

「是你?」蘇軾臉色凝重的望著龍小凡,他猛然想起來,那個在皇家酒店休息廳的男人,此刻就站在他面前。不用說,他也猜到了怎麼回事。

「那個傻X女人讓你過來針對我的吧?」蘇軾冷笑道。

「嘶——」龍小凡深吸了口涼氣。有時候真覺得家教是個好東西,蘇家那麼大的家業,他父親為了讓他明白事理,方才給他取的唐宋詩人的名字。怎麼到了這人身上,感覺就變味了?

簡直,有點辣眼睛。

「蘇先生,利用女色勾引安老爺子,讓他把所有的資金以及房產抵押到你手上,果真是夠狠的啊!」歐子峰抬頭,盯著蘇軾的眼睛。

看著眼前似曾相識的男人,蘇軾眉頭擰成了一股繩,難看極了:「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擅闖我的公司,破壞我公司私有財產,我保留追責的權利,但是我請你們現在,立刻滾出我的房間。」

「你父親蘇東奇現在定居在澳洲吧?」龍小凡抬了抬下巴:「公司交給你了,就那麼想一口吞個大象?你就不怕,你的胃消化不了?」

「——」

「你到底是誰?」

蘇軾盯著龍小凡,眼前這個似曾相識,又感覺十分陌生的男子,讓他有些緊張。

帝豪集團之前做的生意幾乎全是清水買賣,但自從蘇東奇退居二線之後,公司開始轉型。用蘇軾自己的話來說,現在已經基本轉型成功。

「我是誰不重要,但我勸你最好三天之內,把安氏集團的股份拿回來,否則,你會死的很難看。」

話,已經說的很明白。接下來的事情,讓蘇軾自己去想。

龍小凡雖然進了部隊,但是某些商會上的事兒,他還是十分清楚的。 報告:我的首長老公 離開帝豪集團,兩個人開車去了安老爺子的別墅。歐子峰的人在別墅里發現了安老爺子,不過情況並不是非常了觀。

開車到達別墅區,車停在安老門前。

兩個歐子峰的手下過來打了個招呼,龍小凡走進房間,一股刺鼻的藥味瞬間襲遍全身。

房間客廳里的茶几上擺放著幾張錫紙,微弱的燈光打在錫紙上,那上面還有一些堆成三角堆的藥粉。

龍小凡,歐子峰兩個人都驚呆了。

用手捏了一點放到舌尖上,龍小凡抬頭看著歐子峰和他的手下;「K粉。」

歐子峰當即問道:「安老人呢?」

「樓上卧室。」

跑上樓梯,龍小凡推開卧室的門。一個看似病入膏肓的老頭,佝僂著身子,躺在床上。站在門口,幾乎都能看見老人胳膊上的針孔,卧室的地板上,幾支一次性的輸液器,散落了一地。

「安伯伯!」

「安伯伯,你怎麼了?」

似乎聽見兩人聲音的安老睜開眼睛,看著站在床前的龍小凡和歐子峰,眼淚瞬間奪眶而出。他無力的雙手,分別握住兩個人的手,喉嚨里發出微弱的聲音:「小凡,子峰,求你們,照顧好安晴,我對不起她,對不起安氏企業所有的股東。」

抓著老人微涼的手腕,龍小凡瞬間意識到老人的處境十分危險,當即送老人去醫院。

同時,兩人還意識到一個更加嚴重的事情。蘇軾為了控制老人,盡然還使用了毒品。這種下三濫的手段,竟然能被他們用到一個年過半百的老人身上。

皇家酒店的大堂外,停著一輛粉紅色的賓利慕尚轎車,大廳里,一個穿著紅色開胸裙的女子,手裡拎著LV的包包,毫無下限的把前台的服務員和保安叫到了一起,然後狠狠地教訓了一頓。

「怎麼,老頭子不在,你們就不認識老娘了?老娘在自己家的酒店開個房,你們還逼-逼個沒完是不是?!」

前台的女生站成一排,她們也很委屈。自從安氏企業內部出現問題,安晴就給她們下過口頭命令,除了她和安以軒之外,任何安氏家族的人入住酒店,都要先彙報。

正準備彙報的吧台服務員也是一臉懵逼,她們知道眼前這名女子的身份,但她們更知道,眼前這名女子有多麼遭安總討厭。

「蘇小姐,對不起,我們樓上房間滿了。」

吧台女生鼓起勇氣,小聲說道。

啪!

蘇小小衝過去揚起巴掌朝那名女生臉上甩了過去。

聲控和監控瞬間響徹81樓的幾個房間,正待在房間陪同安晴聊天的邵詩琪,拿起平板遞給身邊的安晴看了看:「你認識這個人嗎?」

安晴嘆了口氣:「她就是我跟你說的那個把我爸變成廢人的狐-狸-精。」

「拿著。」

邵詩琪把平板遞給她,自己開門走了出去。坐電梯到一樓,電梯門剛開,就聽見大堂里就有人潑婦般的吵吵。

有些女人,男人覺得她賤,但又礙於男人打女人不太好的緣故,總是要讓賤人躲過一劫。

但在那些女人眼中不能發揮心狠手辣的女人,她們自己心狠起來,卻是比任何人都厲害。

男人不可以打女人,卻沒有說女人不可以打女人。

拐角走進大堂,邵詩琪就問:「剛剛發生了什麼?」

安以軒已經交代過了邵詩琪等人的身份,看見她華麗麗的影子,一致轉身恭敬的喊了聲「邵小姐。」

「怎麼,大堂經理和安總都不在,你們幹什麼呢?這家酒店是安總自己的全資酒店,除了安總和其他兩位股東,你們不用聽從任何人的命令,更不用看任何人的臉色。」

邵詩琪直接走到剛剛挨了一巴掌的女生身邊:「在我們自己家的酒店,有什麼事兒我們自己會處理。 妾非賢良 疼嗎?」她問。

女生抬頭看了眼氣勢洶洶的蘇小小,緊接著低頭「嗯」了一聲。

「你誰啊?沒看見老娘在這兒訓話嗎?你算個什麼東西?」

可能蘇小小實在是看不下邵詩琪繼續無視她了,瞬間爆發了,揮起手就要去打邵詩琪。

邵詩琪幽靈般的移動了下腳步,突然間站到了蘇小小的身後,看著她露著後背的那一塊還紋著一隻蠍子,不由得笑了。

蛇蠍女人,說的大概就是她吧?這後面的紋著的那隻蠍子,簡直太形象了。

蘇小小剛反應過來,還沒來得及轉身,邵詩琪一腳踹了過去。

只聽嘭的一聲,蘇小小整個人被踹出去兩三米遠,緊接著重重的摔倒地上。

「啊——哎呦——你竟然敢打我——你個臭婆娘——」

「你給老娘等著,你等著!」

說完,蘇小小從她那驢包里掏出手機打電話,那一臉噁心的樣子,邵詩琪有些慶幸自己中午沒吃東西,不然真的得吐。

「我希望你們記住這家酒店的企業文化,對於陌生人,該扔出去的就應該扔出去。這點,今天的保安做的不夠好。」邵詩琪有模有樣的說道:「你們拿誰的工資,就應該聽誰的話,不要一些不三不四的女人對你們吆五喝六的,你們也聽。」 站在大堂里的保安,服務員整個人都驚呆了。他們沒有想到,邵詩琪一出手,瞬間就把董事長夫人給踹飛了。剛剛被打了一巴掌的服務員臉都紅了,不過心裡瞬間比剛剛爽死了。

蘇小小盯著邵詩琪,打完電話,也沒從地上爬起來的意思。

「你給老娘等著,竟然敢打老娘,老娘讓你們吃不了兜著走,你們,一個也跑不了。」

儘管蘇小小在大堂里又哭又鬧,但酒店的工作和秩序都已經恢復到蘇小小沒有出現時的狀態,除了大堂多了一個潑婦,一切正常。

「小妹妹,給姐倒杯咖啡送進來。」

邵詩琪翹起蘭花指,嫵媚的一笑,瞬間驚呆了整個大堂里所有人。

剛剛被打的那名小女生囈語道:「小姐姐加糖嗎?」

「加。」

走進休息室,邵詩琪往沙發上一躺。剛剛那個潑婦不是讓自己等著嗎?老娘就等著。

幾分鐘后,兩輛奧迪A6停在大堂門口,一個身高一米八,全身上下全是肌肉的男子走下車,跟著他下車的還有一群宛如健身教練的男子,八個人走進大堂,為首的那個男人看見蘇小小可憐兮兮的躺在地上,連忙跑了過去:「小小,你沒事吧?」

「唔,志飛,你怎麼才來啊,我都快被她們欺負死了,剛剛那個女的,一腳把人家踹到這兒,我感覺好不舒服——」

被叫做志飛的男人抱起蘇小小,把她抱到沙發上,蹲下來說:「我看看是哪個不長眼睛的臭娘們,敢欺負老子的女人。」

此話一出,蘇小小連忙伸手捂住他的嘴,小聲說:「志飛,不要在這兒亂說。」

外面的談話,邵詩琪在休息廳里聽得清清楚楚,這對狗男女真是夠了,這種女人,拉到山上喂狼,都不為過吧?

8109房間里,譚宏盯著平板電腦,皺眉說道:「野狼,你下去看看。」

「好嘞!」野狼咔嚓聲,揉了揉手腕,推開門走向電梯。

待在房間里的安晴拿著平板電腦,瞬間都有種想要掐死蘇小小的衝動。他跟自己父親在一塊兒,沒想到竟然還那麼不檢點,還拿安氏集團的錢包養小白臉!

正眯著眼睛,品味著咖啡的邵詩琪被一陣腳步聲和開門聲所打擾,她睜開眼睛,盯著闖進房間的幾名塊頭很大的男人,眉梢微彎,開口道:「找麻煩還是住店?」

「我看是你在找麻煩吧。」

被蘇小小叫做志飛的那名男子豎起中指,隨手抓起他身邊桌子上的杯子,直接朝著邵詩琪扔了過去。

邵詩琪連忙歪頭一躲,媽的,差點打到老娘的臉!

甩了甩頭髮,邵詩琪露出一絲玩味的眼神:「沒錯,就是老娘在找麻煩,怎麼樣?」

說完,抓起手裡的咖啡杯丟了出去,噗的一聲,滾燙的咖啡瞬間澆了那人一臉。緊接著,邵詩琪衝到男子身邊,抬腿一腳朝他下巴踢了過去。

嘭!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