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但報導了。還附帶一張照片雖然很模糊,卻能看清楚那四顆鋒利的獠牙和血紅的眼睛還是一隻西洋殭屍這亞瑪利亞醫院熱鬧了。

「誰說不是呢。最近都煩死了。我們中隊從我到上司都被狠狠的批了一頓。」 一個穿著西裝的中年人坐在楊風身邊,語氣很是不爽。 只要一想到那些死洋鬼子指著自己鼻子大罵就想在他們臉上狠狠的打一拳。 「真想弄死這些扯街仔。」 咳咳! 楊風咳嗽一聲忍不住笑了起來。 「得了吧,

「誰說不是呢。最近都煩死了。我們中隊從我到上司都被狠狠的批了一頓。」

一個穿著西裝的中年人坐在楊風身邊,語氣很是不爽。

只要一想到那些死洋鬼子指著自己鼻子大罵就想在他們臉上狠狠的打一拳。

「真想弄死這些扯街仔。」

咳咳!

楊風咳嗽一聲忍不住笑了起來。

「得了吧,阿雷小心別人告你襲警。」

「屁,我也是警察。」阿雷不屑的撇撇嘴。

這種話也就是在外面的時候說一下那洋鬼子真站在他面前,保證讓他乖得和小貓咪一樣誰讓別人是上司,被上司臭罵除了忍著還能幹嘛。

夾起一個叉燒包吃了兩口阿雷見楊風一直盯著報紙問道:「怎麼你今天對戰爭沒興趣,改成吸血殭屍了?」

都喜歡在一家店裡吃東西一來二去的就認識了。

看著報紙的楊風微微點頭回答:「是有點意思,你們壓力很大吧,瑪利亞醫院在你們的管轄內。」

「我被罵的那麼慘,你說壓力大不大?」阿雷沒好氣的揮舞兩下筷子道:「該死的臭殭屍他要是敢出現在我面前我戳死他。」

「我覺得那時候你可以跑得快一點。」

「呸呸呸。別說這種喪氣話,我才不想碰到殭屍,楊風啊,下午有空吧,反正你又不需要陪老婆,要不玩幾把?」

上一秒還垂頭喪氣下一秒,阿雷就來了精神。

楊風無語。找我打牌我會讓你輸的褲衩都不剩。

搖搖頭,楊風道:「不了打牌多沒意思,我找個地方喝茶釣魚還舒服點。」

賭博?不知道茅山一派不準的嗎?況且楊風也對賭博沒興趣。

「我就知道你小子就是命好!」阿雷敗走。

「那我也不去了賺幾個錢不容易。不如乾脆在家休息好了。晚上還有的忙呢。聽說局裡請了一位大師來抓著吸血殭屍我們隊的人都需要盯著。」

靠!

你真是想賭錢想瘋了就這樣體息一下午都想著要打幾把牌再說,也不擔心晚上會不會將小命給丟了。

請了一位大師來抓吸血殭屍洋鬼子不是最過厭裝神弄鬼嗎?

放下報紙吃完東西楊風離開了。

「奇怪的小子開清潔公司卻不接生意。」

見楊風走了。阿雷撇撇嘴發現有點鬧不懂楊風這才搬來不久的小子開個清潔公司幹嘛。

他絕對不會想到楊風其實只比他小几歲而已。

「你小子嘀嘀咕咕幹嘛呢。」瑪利亞醫院隊長拍了一下阿雷的肩膀問道:「什麼清潔公司?你準備創業了不過你有錢嗎?」

創業?怎麼可能我的錢自己一個人都不夠花銷呢?

阿雷搖搖頭就將這種想法甩出去,訕訕一笑說道:「我是覺得一個剛認識不久的朋友覺得很古怪,開了一家清潔公司位置很偏僻,街坊請他去打掃衛生他還不樂意接。」

「開清潔公司、不接生意,難道等著喝西北風?」

「關你什麼事。」

隊長一聽頓時無語心想,也許是那人家比較臟很難打掃所以別人才不接的。

「那是因為這家清潔公司並不是打掃衛生的而是同行。」

這時醫院內走出來一個身穿道袍的中年道士回答了阿雷這個問題。

「同行?抓鬼!」

阿雷眼睛瞪得和牛眼一樣大,覺得不可思議楊風竟然是道士?

可不管他怎麼看都不像啊,太年輕了吧,恐怕碰到鬼嚇都要被嚇死。

中年道士微微點頭,解釋道「因為洋人討厭裝神弄鬼的人,香江一些同道中人都會將道場改為清潔公司。你們不會忘了之前有人道場被砸吧」

原來如此,阿雷沒想到還有這種解釋,難怪楊風今天盯著報紙看個不停自己還調侃他怎麼忽然對吸血殭屍感興趣了原來別人就是專負責做清潔的。

只是這清潔的東西不一般而已。叫清潔公司似平也合理。

「沒想到碰到了新來的道友等有機會一定要去認識一下。」

中年道士決定等這次的生意結束后就去楊風那看看。

「還是等這次的事情結束后再說吧。道長我們都快急死了。要是搞不定那吸血殭屍我們大家都倒霉!」

聊著聊著話題變成了會見道友,隊長只好出聲提醒中年道士道:「道長那吸血殭屍真的會來嗎?」

「會的。」中年道士肯定的點點頭,道「我們華夏殭屍會在屍變之後第一時間咬自己的親人吸了親人的血能讓它們實力大增,但外國殭屍不一樣它們會很在意自己的伴侶。只要它愛人的屍體還在醫院相信它回來的。」

不過兩個不小心掉下梯子的洋人來到醫院救治。有一個忽然變成了殭屍這家醫院絕對有問題。

可他剛才將醫院各處都檢查了一遍、也沒發現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那洋鬼子到底是怎麼變成殭屍的呢?

「道長我們今天可就指望你了啊,千萬不能出任何問題才行,不然你我都難過。」

眼看時間一分一秒過去隊長不太放心再一次去找中年道士。

「放心好了我保證這殭屍還會回來。而且它愛人的屍體已經被我們轉移走了它找不到的話會一直在瑪利亞醫院徘徊的。」

「希望如此吧。」

隊長抓抓自己越來越少的頭髮,就為了這破事,他頭皮都快抓掉了一層。

該死的洋鬼子,說封建迷信的是你們。現在要請道士抓殭屍的還是你們。

簡直不拿我們當人看。

「來了!」

夜晚十一點一道黑影像是吸血蝙蝠,飛過漆黑的夜空落到瑪利亞醫院的樓頂。張開大嘴露出一把鋒利可怕的獠牙一步步朝著樓梯走去。

「嗡!」

「天靈靈地靈靈,八卦鎮魔。起!」

巨大的八卦將吸血殭屍籠罩在了其中。

……

「夫君,夜深了還不睡嗎?」

李靈兒幫楊風拿了一件衣服幫楊風披上也不知怎麼的楊風今天一直都坐在店鋪內看書這都深夜一點了還不睡。起來上廁所的李靈兒只好幫他拿來一件衣服披上。

放下手裡全是英文的書,楊風捏了捏李靈兒的小手。

「去睡吧,我很快就來今天搞不好會有點忙碌。」

「好的,你也要注意身體。」

重生之錦繡前程 熬夜什麼的對楊風來說一點問題都沒有,李靈兒點點頭回樓上繼續睡覺,趴在楊風身邊的二哈打了個哈欠道:「主人、真的會有人來?』

「或許會,或許不會。」

燈光昏暗卻不妨礙楊風看書。

好吧,主人說的都對二哈閉上眼睛,準備睡覺。

忽然,二哈揚起了頭,朝著某個方向看去,楊風放下了手裡的書,問道,「什麼情況?」

「有人受傷了。一群人忙著逃命呢,其中有主人認識的那個賭鬼阿雷。」

「有髒東西跟著嗎?」

「沒有。」

一人一狼交流著處面的街上阿雷和自家隊長以及幾個同事扛著那幾乎快斷氣的中年道士朝著楊風的店鋪跑來一群人面色慘白,驚慌失措不停的回頭看後方像是有什麼可怕的東西在追他們。

「就是這邊,這邊!」

在阿雷的帶領下,一群人衝進了楊風的店鋪內對著楊風喊了起來。

還好店鋪在院子外的房子里,不會影響到後面別墅不然這些人大喊大叫的絕對將整個別野的人都吵醒。

「楊風。楊道長啊!呸吥呸我說什麼呢。不管了你快看看吧。有吸血殭屍追我們這位道長被殭屍咬了。」

寂和 本以為十拿九穩的事結果吸血殭屍出來后他們才意識到自己大天真了。

那吸血殭屍不是一般的凶,這花大倫錢請來的道士連三分鐘都沒堅持住。就被咬了。

還好那吸血殭屍直接去了停屍房尋找愛人的屍體,他們才敢扛著中年道士就跑。

一群人慌張之下甚至不知道該去哪裡,還好阿雷想起了中年道士說楊風是同道中人也是抓鬼捉妖的人所以就帶著人朝他家跑。

「殭屍沒追過來,你們不用害怕。」

楊風將書收好安慰了他們幾句,蹲下身子看了一下地上的中年道士脖子上有四個血洞。體內鮮血大量被吸收幾乎已經沒氣了。

「鮮血被吸走太多屍毒進入了心臟。沒救了屍體你們帶走吧。直接燒掉不然明晚這傢伙也會蹦起來咬人。」

幫中年道士將眼睛閉上楊風拿起毛巾蓋在了他臉上。

「燙死我了」

阿雷拿著煙的手都在顫抖整個人和篩子一樣使勁抖。

「話說,楊風、你真是道士?」

「你猜。」

「楊道長,你確定那吸血殭屍沒有追來」

驚魂未定的楊隊長有些害怕的看了外面一眼縮縮腦袋現在的他一刻小心臟還在噗通噗通跳個不停。

連踏出楊風陽神閣店鋪的勇氣都沒有,就怕自己剛走出去吸血殭屍就從角落蹦出來最可怕的是那殭屍會飛。

他娘的殭屍都會飛這不是要人命嗎?狗屎的洋鬼子意然讓我們來對付這種鬼東西。

將手洗乾淨楊風看了他一眼。道,「沒有。」

說著看了一眼時間。

「現在是兩點鐘,我也不確定你們走了之後殭屍會不會找你們。」

「就算今天不會,明天也會畢竟殭屍的嗅覺很靈敏而且很記仇這頭殭屍還是西洋殭屍,會飛那種你們自己想象一下吧。」

「對了。走的時候將屍體帶走我這裡是清潔公司不是火化場。」

「楊道長救命啊,還要攆我們走!」

見楊風要關門。阿雷和楊隊長嚇得一把拉住楊風的衣服一介警員也嚇得心臟都幾乎從嗓子眼蹦出來。

「我們請你當抓鬼顧問好不好。你幫我除了那吸血殭屍,一定要將那吸血殭屍給除掉太危險了。

「抓鬼顧問?」楊風的表情變得很古怪認真的問道:「你們確定沒開玩笑?警察局有這個部門」

「咳咳!」

楊隊長咳嗽著眼神飄忽很是尷尬他不是怕楊風不幫忙。所以才胡亂那麼說的。誰知道楊風一針見血就戳穿了他。 甜妻好萌:腹黑總裁限量妻 「我們也別說那些虛的了,我幫你們抓吸血殭屍,你們給我報酬。就這麼簡單。」

什麼見鬼的抓鬼部門?什麼抓鬼顧問,都是扯淡大家!

直接點,你出錢我抓殭屍就這麼簡單,繞來繞去的多累啊。

楊隊長猶豫了下看了一眼阿雷,阿雷搖搖頭他可不敢多說廢話。

免得到時候上司責怪下來,最先遭殃的是自己誰讓自己是個小兵呢。

「楊道長不瞞你說這種事我們無法確定需要我們上司才能決定,還過你也知道洋鬼子對我們態度很那個,之前我們好不容易才達成協議,才請了這位,結果出事了。」

「理解,我也不為難大家天亮后你們再離開吧,免得半路上碰到吸血殭屍。」

楊風表示理解,香江的警局這樣督察那樣警司的系統很龐大。也很亂。

花一大筆錢抓吸血殭屍這種決定,不是楊隊長一個小小隊長可以決定的。

需要請示上面的人,上面批准了之後才能給楊風回復。

不過洋鬼子都不急自己急什麼,別忘了香江可是洋人的地盤,他們都不急自己卻著急幹嘛?楊風可不想做一個假洋鬼子。

「呼!」

醫道小王妃要逆天 楊風不趕人一群人齊齊鬆了口氣躲到一邊不敢靠近地上那屍體。

楊風還很貼心的送他們一塊白布將屍體蓋起來,大晚上的看著一具屍體心裡膈應的慌。

說起來這位道友也蠻倒霉的,收了警察局的錢然後去抓西洋殭屍。結果不到三分鐘就死翹翹了、典型的實力不足。面子排場來湊,結果將自己玩死在了醫院。

繼續看自己的書,楊風並未和阿雷等人多聊看他們一臉害怕的樣子。能聊什麼?聊西洋殭屍有多凶嗎?那絕對能嚇尿他們。

苦苦煎熬,楊風還好,專心看自己的書就行其他人就沒那麼輕鬆了。

一直處於提心弔膽的狀態。直到凌晨五點雞叫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