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法殘卷,有感興趣的沒有啊!」

「。。。。。」 敬夜走過集市,這武宗被羅寒進攻想來除了武宗宗門裡的東西保存完好,其他的早就被盜取或是毀壞了吧,就算留下來的也是別人不要的殘次品。走到宗門前,發現宗門一個小廣場上坐滿了人,敬夜奇怪這些人都坐在蒲團上,廣場每隔十米一個蒲團,貌似已經入定開始修行了,總共加起來一共百來個位子,現在都

「。。。。。」

敬夜走過集市,這武宗被羅寒進攻想來除了武宗宗門裡的東西保存完好,其他的早就被盜取或是毀壞了吧,就算留下來的也是別人不要的殘次品。走到宗門前,發現宗門一個小廣場上坐滿了人,敬夜奇怪這些人都坐在蒲團上,廣場每隔十米一個蒲團,貌似已經入定開始修行了,總共加起來一共百來個位子,現在都坐滿了。

敬夜準備進去卻被一邊的人攔住:「哎,哪來的有排名嗎?」

「哦,小哥不好意思我剛來,不知道這裡的情況,這裡進去還需要什麼排名嗎?」敬夜好奇的問道。

「新來的啊,看著這些蒲團嗎?」敬夜點點頭,「坐在這些蒲團上面修鍊有奇效,但是僧多粥少,大家就想到了一個辦法,把一百個位置分成四份,靈境三十個席位,靈海三十個席位,洞虛三十個席位,玄天十個席位。想要進去修行就要在自己對應登記取得前三十名才可以。」看守在這裡的人耐心的說道。

「小哥還未請教,不過這裡好多宗派,還有散修他們可以共處一處修行?」敬夜覺得不可思議,因為他看到了二十來個羽化宗的人在裡面,要知道現在天道宗和靈宗可是恨死了羽化宗。

「哦,我叫韓河,靈海初期,他們?他們敢造次嗎,現在這裡人最多的可是我們散修! 追愛999次:無賴老公請閃開 哎,聽說四宗門最近斗的很厲害都損兵折將,好多人來的時候都是身受重傷,所以啊他們只能接受!」韓河說道後面湊到敬夜耳邊,雖然四大宗門有折損,但也不是他能評頭論足的。

「那要怎樣才可以有資格挑戰他們呢?」敬夜問道。

「喏,那邊看到沒,擂台,打敗守擂的人,然後就有資格挑戰了,不過不是隨時都可以挑戰,因為修鍊嘛,不可能隨時停下來讓你挑戰,所以規定每五天那些蒲團上的人就要接受有資格人的挑戰。」韓河耐心說道。

「哦,誒你怎麼不去試試啊,甘心在這裡看門?」敬夜開玩笑說道。

「哎?你還看不起我們這看門的?這個位置還是我擠破腦袋才搞到的,等到每五天的挑戰時間我們就可以上去修行半天,不知道了吧,好多人羨慕都羨慕不來的!」韓河有些自豪的說道。

敬夜笑著搖了搖頭,既然知道怎麼上去修行那就去看看那些擂台吧。來到對戰區域,敬夜看到不同境界的擂台,靈境、靈海和洞虛境都有十座擂台,玄天有五座擂台,此時擂台上都有守擂者,有的正在接受挑戰,有的無人挑戰就在上面閉目修行。觀察了一下,守擂的基本是各自境界巔峰的存在,當然除了玄天以外,玄天守擂的基本是剛剛突破上來的,畢竟現在秘境內修為最高的也不過才玄天中期。

敬夜來到靈海區域的擂台,十座擂台有七座正在挑戰。走到一座沒人挑戰的擂台上,「敬夜,請賜教!」

「呦,來了個不怕死的!」

「敬夜,沒聽過啊,新來的吧!」

「哈哈哈我壓王勇一百個金幣!」

「我壓這個敬夜撐不過半柱香一百個金幣!」

重生之一見傾心 場下有人看到還有人敢挑戰王勇,都紛紛嘲諷,當場就開啟了賭場。「小子王勇現在二十三連勝了,不是你這種靈海初期能挑戰的!」

敬夜並不在意,搖了搖頭說道:「我來挑戰,請賜教!」

「你現在下去,我當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原諒你的無知。」守擂者依舊坐在那裡,並沒有想要動手的意思。

「請賜教!」敬夜依然是那三個字。

「既然你要找死,那就不能怪別人了。」王勇站起身,靈海巔峰的氣勢散發出來,而且這王勇似乎還專門修鍊過軀體,肉身看起來比常人要強壯很多。 看著王勇強於別人的身體,還有爆發出來的氣勢敬夜提高警惕,能在這裡守擂二十三連勝的果然都不是一般人。敬夜驅動靈海的五道劍氣,同時掩蓋劍氣的氣息,畢竟劍氣一出周圍的靈力就會消失,這樣太過明顯。

「請!」敬夜開口說道。王勇也不猶豫直接沖向敬夜,「近身戰嗎,剛好我也試試靈海初期的速度!」敬夜毫不畏懼也朝著王勇衝去。

場下的人看著敬夜找死的行為不禁露出嘲諷:「王勇肉體強於常人,近身戰正是他的強項,這個叫敬夜的竟然不知死活想要正面對戰。」

「就是,哎又要多一條亡魂。。。」

那些人正準備看敬夜被秒殺的情景,可是接下來的一幕讓他們驚愕。王勇衝上來一拳打向敬夜的胸口,側身躲開出拳打向他的腰部軟肋,王勇絲毫不在意,完全沒有躲開直接回身擺拳打向敬夜的頭部,敬夜一拳打在軟肋上,「好硬!」感覺打在石頭上一般,此時王勇的擺拳已經近在眼前,敬夜左手出掌去擋,結果強大的力道直接連著格擋的手一起打中了額頭,敬夜被一拳擊飛,在空中翻轉了兩下安然落地。

他被王勇擊中還能跟沒事一樣?王勇看了看剛剛打中敬夜的右手,剛剛打上去的時候感覺就像是打在了棉花上。敬夜用左手去擋時附著上了靈魂力量,也沒有去硬擋,採取邊擋邊退的辦法,饒是如此還是被打中了,「這個人身體力量好恐怖,而且防禦也驚人,人體兩側最下方的兩個根肋骨是最脆弱的,但是剛剛打在他身上完全沒有反應,難道要用劍氣?」

王勇仔細回想了一下剛剛的感覺,而後輕聲自語「靈魂力量!」再看敬夜時已經收起了輕視:「敬夜是嗎,不錯能在靈海初期用靈魂力量卸去我的力量,果然有過人之處!」

敬夜揉了揉左手的手腕「不敢當,兄台的力量真是驚人!」

逆襲大清 「既然你也有過人之處,那我就不留手。」王勇一聲輕喝「天武學—不動如山!」而後王勇身上浮現出一層金色的靈力層。

靈力層一出現場下觀戰的人有人忍不住出聲道:「是王勇的招牌武學不動如山!」

「不錯,上次和王勇交手的靈海巔峰原本憑藉速度優勢略佔上風,不動如山一出現,王勇讓他打都打不破防禦,最後自己認輸了!」

獨家婚約:替身媽咪快轉正 「天武學級別的防禦手段,最差也要天武學才能破開吧!」

敬夜看著金色的靈力心中思慮:這不僅僅是一個天武學,應該還加成了靈境靈力繞體的防禦,這樣的防禦確實有些棘手,不過剛好可以給我練手!

展開不動如山的王勇不再留手,放棄了所有的主動防禦,跳起躍向敬夜。敬夜閃身腳下輕盈挪步到了王勇身後,雙手成劍指打向後背靈台、至陽、中樞三處穴位。王勇又是一個回身擺拳,敬夜吃了第一次的虧不敢再接向後跳開。王勇緊跟而上不想給敬夜拉開距離的機會,剛好敬夜也是想提高自己近身戰的能力所以也沒有拉開距離,靈魂力量感知王勇的一舉一動,接連躲過他的攻擊,有機會就出劍指打向周身的穴位。

「嗯?王勇的速度越來越慢了,但是他完全沒有表現出累的感覺啊!」敬夜發現王勇出拳的速度越來越慢。隨著王勇攻擊頻率的越來越慢,敬夜出手的機會也越來越多,同時敬夜發現隨著他速度的變慢,身上的防禦倒是越來越強了。

這樣對戰了二十餘個回合,王勇率先分開。敬夜後撤兩步略微喘著粗氣剛剛那點時間的對攻,敬夜完全憑藉自身的力量攻擊,沒有靈魂力加持更沒有使用劍氣,導致現在有點用力過猛的感覺。不過剛才敬夜試著攻擊了他身上三十多處穴位,全然沒用都被金色靈力擋住了。相對而言王勇的呼吸就很均勻完全沒有疲態,「沒用的,你的速度雖快但是攻擊卻跟不上,破不開我的不動如山,而我只要慢慢消耗你的體力和靈力就可以取勝,所以你還是人輸吧!」

「呵呵!」敬夜笑了笑,「到現在我還沒用過靈力和武學,你怎麼知道我破不開?」這時王勇和台下的人才發現這個敬夜的確一次靈力武學都沒有用過。

「好,我就站在這裡讓你用武學打,若是破開了我的不動如山,我當場認輸!」王勇對自己的武學有著絕對的信心,在他剛剛學會這本武學時就被人爭奪追殺,那次他用還不熟練的不動如山硬生生耗死了一個洞虛初期的人,所以他根本不信敬夜可以破開他的武學。

「有的時候對自己盲目的信任,會讓你死在這個自信身上。」敬夜淡淡的說道,同時身前凝聚出一道凌厲劍氣,劍氣出現的那一刻周邊十丈靈力全部驅散而開,就連遠處的靈力都變得稀薄了很多。

王勇看著敬夜召喚出的劍氣,感受到它的凌厲氣息心中第一次對自己的武學感到不確定,「少虛張聲勢了!」王勇怒吼一聲給自己壯膽。

「你的武學叫不動如山,是你的速度越慢防禦越強吧?」敬夜邪魅一笑,手指對著劍氣一彈,劍氣飛掠而出眨眼間便到了王勇眼前,王勇眼睜睜看著劍氣穿透金色靈力層。一劍穿過洞穿了眉心,劍氣消散周邊的靈氣也恢復往常。場下的人一個個呆若木雞,這個敬夜不僅破開了王勇的不動如山,而且一招直接將他擊殺了,一個二十三連勝的狠人就這樣輕飄飄的被一劍斬殺! 在觀眾還在震驚中敬夜已經盤腿坐下開始調息,心中思索:體內的劍氣還是太少,不能做到一擊必殺的話會很麻煩,而且過多的使用劍氣會被人發現靈力變化的端倪。以後凡是挑戰者若是沒有必要全都斬殺,只有殺戮才會讓人恐懼,有了恐懼就沒有人再敢來挑戰,也能減少出手的次數,而且現在的手段還是太少了,除了劍氣和武神暗夜就沒有別的手段,看這樣子研究出新的手段也是迫在眉睫啊。

場下的人在敬夜入定之後才反應過來,清場的人慌裡慌張的上台將王勇的屍體台下擂台,並在擂台上點燃一炷香,根據規定凡是經過一場戰鬥的人都可以休息一炷香的時間,用以恢復靈力和體力。

場下議論聲越來越多,很多人不信還親自檢查了王勇的屍首,當看到眉心的一道傷口之後都安靜了下來。此前王勇的不動如山在場很多人都目睹,任由別人靈海境巔峰的人攻擊都難以破開,沒成想現在被一個靈海初期的人一招秒殺。

不多時一群身穿白色衣服的人聞聲而來,走到王勇屍體前查看,而後轉頭看了一樣正在調息的敬夜就走了。

「看是羽化宗的人。」有人認出他們的身份。

「沒錯白衣似羽,領口還有飛羽標記是他們沒錯。」

「他們不是從來不管洞虛境以下的事嗎?怎麼今天到這來了?」

「不知道啊。」

人群中的議論聲又起來了,只不過這次議論的不是王勇,而是羽化宗。沒過多少時間剛剛走的那群人又來了,而且還帶了不少人過來。

「是他乾的?」為首之人指著敬夜說道。

「是,天途師兄。」後方一位洞虛巔峰的弟子說道。

敬夜體內調息完畢,轉頭剛好看到羅天途,看著這張熟悉的臉敬夜知道麻煩上門了。「台上之人是叫敬夜吧。」羅天途拱手行禮問道。

「正是。」敬夜還禮。

「之前在連天閣發生了一些事,不知道敬夜兄弟可有耳聞?」羅天途面帶微笑問道。

「不知!」敬夜站起身看著他說道。

「哦,那我可以告訴你。」羅天途依然微笑著說道。

「沒興趣。」敬夜冷冷的回絕。

「那連天閣上四宗門爆發惡戰,我羽化宗全軍覆沒,全是一人所為,後來還有人提了一首詩,結尾奉上封號:夜修羅!」羅天途完全不在意敬夜的回絕自顧自的說道。

「那又如何?」

「那屠我宗門師弟之人用的是一種之前從來沒有見過的劍氣,傷口和這個王勇傷口一模一樣,不知敬夜兄可有什麼要說的?」羅天途說到後面語氣變得冰冷。

「羽化宗的道兄,你該不會是以為我就是那個夜修羅吧?」敬夜嘲笑著反問。

「對,你就那個夜修羅!」羅天途盯著敬夜的眼睛,似乎是想看出什麼。

「道兄說笑了,我沒那個本事。」敬夜反盯著羅天途面無表情的說道。

羅天途笑了兩聲,帶著人離開了這裡,有些東西已經知道了就沒有必要在糾纏認與不認,在這裡時間還很長,早晚會暴露出來。

敬夜看著羅天途離開心中明白:現在已經被盯上了,不過礙於這裡的規矩對戰只能在同一境界內,所以在這裡他不好直接動手,而且從剛剛的氣勢上可以感受出他現在的境界應該是玄天中期,這樣的境界恐怕是秘境之中最高的了。

此時台下的人也算是聽了個大概,想來是羽化宗的人懷疑擂台上的敬夜就是連天閣石壁上詩中所寫的「夜修羅」,從聽到的內容上來說的確有這種可能,用的都是一種武學,加上敬夜名字中的「夜」字,實在是想讓人不往那上面想都難啊。

很快敬夜所在擂台的那一炷香就燒完了,敬夜靜靜的站在那裡等待著挑戰者,不過經過剛剛的事情之後,那修原本想要挑戰的人都猶豫了,開玩笑這個人可能是那個傳說中的「夜修羅」啊,連天閣上的詩在這裡不是什麼新鮮事了,那最後一句血淋淋「具祭劍下夜修羅」寫的可謂是兇殘。看著下方猶豫不決的人,敬夜索性原地坐下開始修行,想來他們一時半伙兒也不會想著來挑戰自己。

此時另一邊的天道宗李文山軒轅雪帶著剩餘的弟子姍姍來遲,相較於敬夜離開時,這一眾人境界都有所精進,尤其是李文山和軒轅雪。李文山現在已經是靈境巔峰,差一步就要登上靈海境了,軒轅雪則是稍差一點目前還是丹田九煉體八,想來也是有機緣的。 李文山等人來了不久,也來到了擂台處,應該也是聽說了蒲團修行和排名的事。敬夜在他們來的時候就感覺到了,看了一眼李文山他們就接著閉目修行。李文山也看見了敬夜,沒有說什麼直接來到敬夜身邊一個沒有人挑戰的擂台上,「我要挑戰!」

場下很多人看這李文山,這裡可是靈海境的擂台,而李文山現在只是靈境巔峰而已,守擂者可是靈海巔峰!守擂者吳春雖然沒有王勇那麼名氣大,但他也是連勝八場的靈海巔峰啊!

「天道宗的小子,你現在是靈境,沒資格挑戰我!」吳春顯然沒有吧李文山放在眼裡。

「哦,是嗎?」李文山從儲物腰帶中取出一片仙靈花瓣一口服下,頓時周身靈力洶湧,體內彷彿什麼東西破碎般,「現在呢?」

場下的人一陣驚愕,這就突破了?「李文山不愧是天道宗千年來天賦最高的弟子!」

「是啊,盛名之下哪有庸才。」

敬夜也是凝重的看著李文山,他這樣的修鍊速度想比千年前的帝族也不逞多讓了。吳春看著李文山就在眼前突破也是一陣驚愕,「李文山,我聽說過你,知道你的天賦超群,但是你才剛剛踏足靈海境,還是不要找死了。」

李文山沒有接他的話,取出一桿長槍,用行動說明自己的想法。「找死!」吳春看著李文山竟然直接拿出武器心中不快。

「請賜教!」李文山出聲而後長槍一抖向著吳春刺去,吳春取出一把大刀迎戰上去。李文山接連出槍每次都刺向吳春身體不同的位置。吳春大刀左右格擋,而後轉身靠近李文山,李文山腳下輕移收槍回收。雙方你攻我守近身纏鬥了十幾個回合,吳春覺得臉上掛不住,跟一個剛剛進入靈海境的人打成這樣,臉上戾氣上涌大吼一聲「天武學—炎斬!」原本明亮的大刀別的通紅砍向李文山。

李文山腳步后移,看山去只移動了一點點但實際上卻拉開了三丈的距離。敬夜睜開眼心中暗道:這是李氏的天涯咫尺,隨著境界的提升距離會越來越大!吳春一擊不中繼續追擊,奈何使用天涯咫尺的李文山速度太快了趕本追不上。

「你只會和耗子一樣到處亂跑嗎?」吳春連續追擊了四五次無果,眼看著大刀紅色靈力漸漸消退忍不住語言嘲諷。

「呵呵,好不跑了。」李文山輕輕一笑。吳春看準時機使出全身的力量砍向李文山,李文山提槍,在大刀下落時槍尖朝著左邊輕輕一撥,自身靠著右邊閃去,吳春大刀受力看偏,擦著李文山的衣袍落下。抓住空擋,李文山槍尾挑擊打中吳春的下顎,吳春被擊中向後倒去,手中大刀也是脫手而出,李文山腳步跟上槍尖指著吳春的咽喉,「你輸了!」

吳春看著槍尖表面上不敢亂動,而右手袖間卻偷偷深處暗器隨時準備偷襲。這裡的擂台規定,只要不認輸除非死了否則比試就不算完。李文山不想殺人正等著他認輸,不成想吳春突然發出暗器,李文山趕緊側身險險的躲開,同時手中靈氣噴涌將長槍插入吳春咽喉。

「原本不想殺人,何必如此。」李文山對著死去的吳春說道。場下那些清場的人趕緊跑上來將吳春的屍首台下去,然後點上一支香下去了。李文山環視場下,和敬夜不同,李文山打完一場氣息沉穩,靈力充沛完全沒有虛弱之感。

「這個李文山打完一場跟沒事一樣,好穩健的基礎!」有人出聲讚歎。

「初入靈海境,擊殺靈海巔峰,完全沒看出疲態,此人和那個敬夜一樣不好對付!」

李文山對著剛剛上來清場的人問道:「還有多久可以挑戰蒲團上的人?」

「哦還有一天,等到了明天擂台上的守擂者就可以挑戰蒲團上的人了。」那人回答道。

「是同一境界隨意挑戰嗎?」

「是的。」

李文山看著小廣場上的人,能到上面去的都不是省油的燈,還是養精蓄如準備明天的對戰吧。而後在別人驚愕的目光中放棄了這個擂台。反正對於李文山來說已經知道這個擂台的對戰水準,明天再挑戰開始之前再奪回來就可以了。

敬夜原本上來是想磨練自己的近身空手對戰的技巧,可惜現在沒人敢來挑戰,索性和李文山一樣離開了擂台去集市逛逛。 敬夜獨自一人來到集市漫無目的閑逛著,整條集市在賣的基本都是殘次品,品質最高的就是神武的碎片,若是放到外界還算是比較珍貴的東西,但是在這裡卻全然沒用。神武碎片想要重新利用就必須拆分,神武都是由很多的天材地寶融合而成,所以只有專門研究煉器的修士才會需要這個。

「快來看看啊,仙術啊,這裡有仙術啊!」嘈雜的集市突然被一聲叫喊變得安靜。

「仙術啊,有沒有看上啊!」集市不太起眼的地方一個洞虛初期的修士拿著一個竹簡喊道。

「什麼?仙術!」第二聲傳出,集市頓時有人驚訝,趕緊跑過去看看。「快去看看!」越來越多的人向著喊話之人圍去。只一下那人就被圍得水泄不通,敬夜也是好奇跟了過去看看。

「唉,又是這個東方易,他這個仙術沒用。」人群中有人認出了喊話之人。

「哎怎麼說話呢,這可是貨真價實的仙術!」東方易對著剛剛說他仙術沒用的人喊道。

「有用?你打開一個看看!」那人出聲說道。

「既是仙術,怎麼能隨意打開看呢!」東方易反駁。

「呵呵,是仙術你會拿出來賣?早就躲到沒人的地方自己練去了吧!」人群中又有人出言嘲諷。正常人誰會把仙術拿出來賣啊,要知道一個世家大族能有個造化武學就到邊了,若是有個仙術,開創一個小宗派都不是問題啊。

「這真的是仙術!不信你們看。」東方易拿出竹簡一道靈力激發,竹簡上放浮現出五個字來:七字劍訣—御

「嗯?真的是武學啊,可是沒說品級啊!」有人出聲問道。

頓時邊上就有人想看傻子一般看著問話的人,「你見過造化武學靈氣激發會出現字的?」東方易出言反問道,「看到沒有,就這個樣子最少是仙術啊!」

「你們別被騙了,這個竹簡打不開的!」一位洞虛中期的修士擠進來說道。

「啊?什麼打不開?」有人問道。

「對,打不開,上次在集市最西邊有人被騙了,沒想到這次換個地方接著行騙啊。」洞虛中期的修士說道。

「哎,仙術是要找有緣人的,若是有緣我直接送他,若是沒有緣分你們有想要研究那就只能花錢買啊,不貴,只要能讓我在小廣場上修行一個月就行!」東方易說道。

「你想的美!都是到那蒲團對修行幫助巨大,你這個仙術根本打不開還想著佔便宜!」有人出言嘲諷。

敬夜這下有點糊塗了,這蒲團修行還可以讓人代打?問了一下邊上的人:「哎道兄,這蒲團修行還能買賣?」

「新來的吧,這裡交易的東西除了金錢就是蒲團修行了,不過真正有實力長期霸榜的人才有信譽和資格用修行時間來換,而且你換了給別人自己就不可以再上去了,相當於把位子讓給別人了。」那人耐心解釋道。

「哦,原來是這樣。」敬夜明白了,原來蒲團修行還有這樣的用處。

很多人要東方易打開竹簡,可是東方易打不開,慢慢的感興趣的人越來越少,蒲團修行一個月可不是他們這些人能消費得起的。東方易有些失落的看著散開的人群,「哎,機緣巧合得個這個,又打不開,真沒用!」

「道兄能否把竹簡給我看看。」人都走光了就剩敬夜還在。東方易看著敬夜好像很感興趣的樣子趕忙陪起笑臉,「怎麼小哥看上了?不過這個價格可不低啊。」

「做生意都有驗貨的規矩,我先看看再談價格。」

「呵呵,一個靈海初期也敢在這裡說價格?真是變天了。」東方易察覺到敬夜的境界,有些看不起,畢竟這個仙術他還是想換取蒲團的修行時間,其他的東西沒有興趣。

「你不讓我驗貨,就說明這個仙術是假的,你不過是做賊心虛不敢拿出來驗而已,真是浪費時間!」東方易因為之前有人說他是騙子,所以很在意別人說這個仙術是假的,敬夜就故意這樣說來激他。

「誰說是假的!不就是驗嗎?給你,給你驗你也驗不出來。」東方易果然中招,把竹簡交到敬夜手中,「驗吧!」東方易沒好氣的說道!

敬夜拿到竹簡,體內的劍氣不受控制的沿著經脈到手中,而後就往竹簡中鑽去。敬夜心中大定:剛剛看到劍訣就有種感應,這是專門用於劍氣修行的武學,現在有了反應更加肯定了。「這武學我有興趣怎麼換?」敬夜也不拐彎子,直接問道。

東方易一把將竹簡抄了回來,「小子你是靈海初期,不是靈海巔峰,而且我也沒看到過你到蒲團上去修行過,別說一個月,就是一天你也弄不來啊!」顯然東方易根本不信敬夜有資格到蒲團上去修行,更別說用來交換物品了。

敬夜靠近東方易在他耳邊輕聲說道:「夜修羅的名號夠不夠信譽!」

原本東方易都不想搭理敬夜,但是當他聽到敬夜的話,頓時睜大眼睛驚愕的看著敬夜:「你是。。。是。。。夜。。。」

敬夜多了一個小聲的手勢讓他不要聲張,東方易眼珠轉了一下:「你怎麼證明?」

「你想要怎麼證明?」敬夜輕聲問道。

「相傳夜修羅有一把黑色的神武長劍,你要是能拿出來,這本仙術就是你的!」東方易感覺的出敬夜不是在說笑,有些凝重的說道。

敬夜右手從儲物腰帶中拿出暗夜,只露出了一部分,東方易看著露出的黑色長劍,震驚的看著眼前的少年,小小年紀如此修為就可以擁有封號,要知道這世界上有封號的人屈指可數,那些人無一不是境界超高戰力超群之人。

「一個月!」東方易將竹簡交給敬夜。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