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微微挑了挑眉毛,又將視線落到了身前的戰場上。而正當此時,他發現諸多英靈騎士倒下的地方,竟有微光升騰而起,化作了一道道連接天際的細小光柱!

那是什麼? 諸人顯然也發現了這樣的奇景,不可抑制地在心底升起了希望。而後,他們看到,每一道光柱中,那倒下的英靈騎士如失去了重量一般漂浮了起來,向著天上升華而去,消失在了那雲端之上。 只是如此嗎? 眼見著光束消失,天際再無異象,諸人心中剛剛升起的希望火苗頓時熄滅,陷入到愈加深沉的絕

那是什麼?

諸人顯然也發現了這樣的奇景,不可抑制地在心底升起了希望。而後,他們看到,每一道光柱中,那倒下的英靈騎士如失去了重量一般漂浮了起來,向著天上升華而去,消失在了那雲端之上。

只是如此嗎?

眼見著光束消失,天際再無異象,諸人心中剛剛升起的希望火苗頓時熄滅,陷入到愈加深沉的絕望之中。

而恰在此時,眾人的身後,一聲駿馬的嘶鳴陡然響起。

他們回過頭去,似曾相識的一幕躍然眼前。

那是無數純白的騎士。他們在凡間死去,又在天界重生。此時,他們正高舉著龍槍,踏著光所鋪就的道路,再度自那天上衝鋒而來。

「英靈是不朽的。」

女騎士在這一刻睜開了眼睛,平靜而嚴肅地說道。

「凜冬的狼禍——卡洛斯,我早就想要與你一戰了。」(未完待續。) 沒有人知道凜冬狼禍——卡洛斯與紅蓮聖殿之間究竟是如何結怨的。他們只知道對方甫一出現在世人眼前,就已經將紅蓮聖殿的主人:當世至強者之一——深紅之主視作了死敵。

這位被哈瑞斯稱之為「野人」的臨神者曾經數度破壞過紅蓮聖殿的分部,葬送掉了聖殿近半支星火騎士團。這樣的行徑令他被整個紅蓮聖殿所通緝,可每當聖殿得知他的方位,想要對他進行圍捕之際,他卻總是能在臨神者趕到之前消失的無影無蹤,甚至於有一次竟僥倖躲過了深紅的視線。

這樣一位狡猾的臨神者無疑讓偌大的紅蓮聖殿如鯁在喉,而更讓他們氣憤的是,這個不知死活的野人在某次逃過了圍捕后,公然在現場留言,宣稱要殺死深紅!

這個宣言在當時儼然就是冬日驚雷。

因為這是帝國歷史上首度有人敢公然挑釁一位至強者——一位被世人稱之為深紅之主、末日之神、紅蓮之王的存在。

紅蓮聖殿的教眾們對這「野人」幾乎恨得磨牙。因為於他們而言,深紅幾乎就是他們所侍奉的神靈。而現在居然有這樣一個無知的狂徒,公然在一位神的信眾們面前,宣稱要殺死他們的信仰!

自那之後,這個原本默默無聞的臨神者在一夜間名聲鵲起,而與之同時,這位狂妄之徒也被送上了紅蓮聖殿通緝榜單的首位……

作為常年駐守紅蓮聖殿的最後防衛,聖殿中深紅之下公認的最強戰力。瑪蒂娜對於這個狂徒早有耳聞,只是一直礙於職守,一直找不到與之交手的機會。

因而,當群狼來襲之際,她自然而然地猜到了敵人的身份。

渣攻你這是喜脈啊 「卡洛斯,狼禍將於今日而絕。」

金髮的女騎士眼中閃過利芒,一手拔起了插在地上的長劍,直指天際。

「真實,於我以劍刃!」

她發出一聲高喝,而隨著這聲音的響起,一道曦光便自天際之上降下,落在了她手中的長劍上,將這整支長劍染得一片雪白。眾人望去,發現一道金色的絲線正自劍身之上泛起,鐫刻出一個個蘊含著真理的奇異符文,於冥冥之中賦予了這柄長劍超凡的偉力。

「真實之刃。」

哈瑞斯看著這一幕發出喃喃的低語。那就是對方賴以成名的心象武裝之一,他也是第一次知道那力量竟是自「真誠」升華而來。這柄長劍可以無視一切非自身的外在裝甲,直接造成真實的傷害。於這樣的劍刃而言,哪怕敵人穿著重甲,也和穿著布衣沒什麼區別。

它的力量正好克制了附著霜甲的群狼,而更重要的是,它是神跡「天國之軍」的碎片之一。

天國坐標,召來不朽的英靈。

真實之刃,賦予極致的攻勢。

神跡:天國之軍的三個特徵已現其二。

「天界的騎士啊,掃清這些地上的污穢吧!」

光束中的女騎士發出衝鋒的號令,真實的劍刃在這一刻直指群狼。

天界的英靈聽到了進攻的號角,自她身後的天際上俯衝而下。而當他們自瑪蒂娜的身側經過時,女騎士手中的長劍便驟然綻放出無數道光之漣漪。凡漣漪所過之處,所有騎士身上的長槍與利劍均浮現出了金色的符文,被賦予了「真實」的力量。

戰局再度被扭轉了過來,群狼身上的霜甲在「真實」的劍刃面前驟然變得如紙一般脆弱。如果不是它們還有著強大的力量,尖銳的爪牙以及那凜冬的吐息,那麼當天國之軍落到地面的那一刻,它們就將被生生衝散,變回到最初時那任人宰割的慘狀。

只是即便它們還能夠勉強抵禦,但是卻也再難挽回最終的敗局。

瑪蒂娜被世人譽為「孤高的戰神」可不僅僅只是因為她臨神者的武力。作為紅蓮聖殿的騎士長,她在軍略上的造詣本就遠超常人,這從她的神跡乃是一支軍隊中便能得窺一二。事實上,在許多人看來,「孤高的戰神」這一稱號其實更多源自於她的軍事才能,而非是個人的武力。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構成商隊的三百位護衛不過只是幌子,她才是守護這支商隊的真正力量。

極品全能學生 因為她在這裡,就意味著有一支無窮無盡的軍隊在這裡。

那麼當一群沒有統一指揮,只是各自為戰、埋頭衝鋒的狼群,遇到一支有著英明統帥的天國大軍時,即便還能面前做出些許的抵抗,但是敗亡卻也已經是註定了的結局。

騎士所過之處,無數巨狼授首,厚厚的狼屍堆積滿地,湧出的熱血染紅了霜雪、滲進了土裡。僅僅不過片刻的時光,霜狼的抵抗便被徹底衝垮,只能任由英靈騎士們將狼群切割得支離破碎,再也沒有了任何的抵抗之力。

這些殘兵敗將們向著松林發出「嗚嗚」的哀嚎,就如同是受了欺負的小狗兒,正向著自己的主人哭訴。

這哀嚎聲被漫天的霜雪捲起,拂過銀白的松尖,吹向松林的深處,最終在那末日巨狼的耳邊響了起來。

那黑色的巨狼抖了抖耳朵,驟然睜開了猩紅色的眼睛,拖動著縛在身上的鎖鏈,昂首發出了憤怒的咆哮!

剎那間,死亡的陰影再度自心底浮現,眾人在驚懼中抬頭望向那巨大咆哮聲傳來的方向。

他們看到一道道赤紅色的波紋扭曲著空間,自那松林的深處驟然擴散了開來。而後,山石崩塌、大地開裂的聲音自隨之響起,一個龐然的黑影如同自地底拔起的山脈般,從那銀白色松尖上緩緩地升了起來。

見到這一幕,營地中有人不自覺地發出驚恐的尖叫,而始終保持著從容的女騎士也不由皺起了眉頭,召回了英靈騎士們,於眾人的身前擺出了戒備的陣型。

「要來了嗎?」

伊恩微微眯起了眼睛。他早已知道在那松林的深處有著一條連通地獄的裂隙,而那裂隙之中,一隻被無形鎖鏈束縛的巨狼被囚禁在裡面。現在這隻巨狼終於走出了牢籠,那麼,凜冬的狼禍也就隨之到了最終的階段。

這一刻,霜狼們向著松林的方向退了回去,整齊而恭敬地排列到了林間的兩側,如臣民般低下了自己的頭顱。而在那道路的另一端,人們看到,一隻身纏著鎖鏈的巨狼正踩著松尖鋪成的地毯,仰著碩大的狼首,如同高傲的君主般緩緩而來。(未完待續。) 恆古之時,傳聞這世上有著一隻吞噬日月的巨狼。它執掌著凜冬、死亡與黃昏的權柄,只要在人間走過,便會將凡世化作永恆的凍土,拉入到寂靜的死地。

因而,諸神於雲端之上耗費了十二個日夜,鍛造了一條介於虛幻與真實的鎖鏈。由五位最為強大的神靈走下雲端,用這條鎖鏈拴住了巨狼的脖子及四肢,最終將這猶如天災的怪物囚禁到了地獄里去。

長久的歲月以來,世人將對這巨狼的描述視作為神話傳說里的故事。因為在那個時代,諸神隱於雲端之上,不在凡人的面前顯露蹤跡。世人無從得見種種超凡的神奇,自然也就將這些或真或假的傳說視作了幻想中的故事。

然而,當世人以為神話永遠只是神話時。一千兩百年前,至高的神器——心杯降到了地上,被星民的王者伊克斯修德一劍斬碎。

無數的神火隨著這至高神器的破碎灑落大地,一夜之間無數幸運兒們得到了不可思議的神力。這時,世人們才醒悟過來,神話或許未必只是神話,只是諸神們掩去了自己的痕迹,即便站在了凡人的面前,凡人們也無從得知他們眼前的就是神跡。

今天,能者的時代到來。於這些得獲神力的超凡者而言,心中的幻想再不只是單純的幻想。他們翻閱上古流傳下來的典籍,探索那神話中所描述的故事。而當他們對這些傳說心生嚮往之時,那麼,無論這些神話傳說是真是假,它們都將自幻想中被拉入現實。

二十餘年前,一位林中長大的孩子聽到了屬於「末日巨狼」的傳說,心中生出了憧憬。因而,二十餘年後的今天,當那孩子成為了臨神的存在時,在這個被霜雪覆蓋的松林上,「末日的巨狼」便活生生地出現在了世人的眼前。

它從神話中走來,呼吸著北風與冰霜,讓卑微的凡人們止不住地因寒冷與恐懼而戰慄。

「卡洛斯。」

女騎士緊緊皺起了眉頭,她已經感受到那巨狼身上的恐怖力量,心知這最後的一戰將艱難無比。只是,騎士不會因對手的強大而畏懼。她長劍高舉,遙遙指向巨狼,高聲地喝問道:「卑劣之徒,你就只敢讓這化身前來嗎?」

「孤高的戰神?」

末日之狼裂開了它的巨口,吐著冰屑發出嗤笑。

「瑪蒂娜,你應該知道,我所畏懼的可不是你。」

「懦夫,敢於發出『弒神』的宣言,卻連走到祂面前的勇氣都沒有。」金髮的騎士小姐發出一聲輕哼,意有所指地朗聲問道:「回答我,是誰告訴了你我們的行蹤?」

她們本就是秘密出行,走這條路徑更是臨時改變的主意。在這樣的前提下居然會被仇敵堵了個正著。這世上可沒有那麼多僥倖,由不得瑪蒂娜不對此產生疑惑,懷疑在聖殿中是否出了姦細。

「祂畢竟是至強者,畏懼這樣的存在並不可恥,我不過是選擇了一個比較謹慎的方式而已。」依附在巨狼身上的卡洛斯輕笑著回道:「至於是誰告訴了我你們的行蹤——」

「當我殺死祂后,如果你還活著,或許我會告訴你!」

末日的巨狼仰天而嘯,漫卷的霜雪化作銀白色的平原,自它腳下蔓延開來,在短短的幾個呼吸間,就將身前的草地與身後的黑松變成了一座冰雕的世界。

營地中有人發出驚呼,因為一片白芒從前方的地面上延伸過來,凍住了他的雙腳,正沿著鞋底漸漸地向上升起,轉眼間就漫過了膝蓋,令他的雙腿失去了知覺。他絕望地望向身後的同伴,期望能夠得到他們的救助,但是沒有人敢於上去幫他,因為白霜蔓延得太快了,他們只能不停地倉惶後退,免得自己也陷入到那樣的絕境里。

眼見著那人半個身子化作了冰雕,伊恩皺了皺眉頭,實在有些看不下去了。他踏前一步,猛然跨入到了那被白霜所覆蓋的範圍內,將一地的銀霜踩得碎裂了開來。長劍出鞘化作數道劍影,將覆蓋住了那人下身的堅冰生生削去,抬手抓住那人的后領,一把將之拉了回來。

營地中的護衛們紛紛露出驚詫的表情,他們沒想到當同伴陷入絕境之際,竟然是一個罪民拯救了他的生命。他們更沒想到,原來這罪民少年的劍術竟如此高超,快得猶如幻影閃電,全然不似他練劍時那慢吞吞的模樣。

人群中有幾個護衛表情極不自然地咽了口唾沫。他們曾私下裡在同僚們的面前鄙夷諷刺過伊恩那軟綿綿的劍術訓練,此時看到這樣的一幕,不由地面露難堪,心中止不住慶幸自己當初沒上去挑釁。

無意中看到這邊的商人小姐遞過來了一個感激的眼神,而後又將目光投向了背對著他們的女騎士,面上顯露出來擔憂的神色。

末日的巨狼已拖著沉重的鎖鏈走到了近前,霜狼們伴在它們的君王左右,正與衝上前來的騎士廝殺。

這時,數十位的英靈騎士僥倖突破了狼群,來到了末日巨狼的面前。他們無所畏懼地縱馬躍起,挺槍向著那巨大的狼首直刺而去。而正當這些長槍將要觸及巨狼的右瞳時,那猩紅色的眼瞳忽地閃過一絲猙獰。

在諸人驚駭的目光中,這隻殘虐的凶狼猛然張開了它的巨口,將那上顎頂住了蒼穹,下顎抵住了大地,如同將要侵吞整個世界一般,對著「自投羅網」的騎士們一口咬了下去。

玻璃破碎般的聲響在眾人耳邊響起。他們眼睜睜地看到那些英靈騎士在巨狼的口中爆散了開來,無數的光之碎片如銀白色的鮮血般飛濺而出。

這一刻,所有人不由倒吸了一口涼氣,只感到心臟都緊抽了起來。

這巨狼是如此的可怕,神靈都只能將之鎖住,而無法殺死。他們這些凡人們要怎樣才能降服得了這樣的凶獸?

莫大的驚恐自營地中散播了開來,死亡的陰影籠蓋在了近乎所有人的心頭上。而正當諸人深感絕望之際,一個堅定的腳步聲卻在這一刻響了起來。

他們聞聲望去,發現金髮的女騎士竟已走出了連接天國的光束。她一臉平靜,正一步步地走向那不可一世的末日凶狼。(未完待續。) 有的人站在光中才顯得神聖,而有的人,當她自光中走出時,她自身便成了那神聖的光。

金髮的女騎士瑪蒂娜自光束中走了出來,但在眾人的眼中,她彷彿成為了天界的英靈,周身都泛起了淡淡的微光。

這光只有薄薄的一層,但卻比她身後接天連地的光束還有耀眼奪目。

天際之上傳來一聲嘹亮的嘶鳴,眾人聞聲望去,驚異地發現一匹神駿超凡的天馬正自天邊飛奔而來。它踏著凄白色的火焰,幾個躍動間便落到了女騎士的身側,低頭舔舐起她那白皙的手背,懇求她帶著自己一起征戰沙場。

營地中有人發出由衷的讚歎。天馬是聖潔的化身,哪怕是心象所生成的天馬亦不會改變其本質。沒有崇高的品質、聖潔的靈魂,這些雲上的生靈是不可能邀請任何人騎到它們背上去的。

顯然的,若是天界真實存在,那麼在那其中必然已有了一匹屬於瑪蒂娜的戰馬。因為這位這位女騎士的品格已經接近聖賢,當她的凡軀逝去時,她的靈魂必將升到天上,化作英靈。

矯捷的女騎士抬起手來拍了拍駿馬的後頸,縱身跨上了馬背。而與之同時,一輪金色的水晶頭環自她的額頭浮現了出來,拴住了她那頭飛揚的金髮。

「伊恩閣下。」她微微側過頭來,望向營地中的黑髮少年,平靜地開了口:「我希望您可以幫我一個忙。」

「我會保護好她的。」伊恩鄭重地點了點頭。他知道,這是屬於瑪蒂娜的戰場,作為她期待已久的對決,她不會希望其他人插手她與卡洛斯之間的戰局。所以,她所能提出的請求只可能有一個。那就是當她傾盡全力與強敵一戰時,她希望自己能夠幫她保護奧麗薇雅。

伊恩不知道瑪蒂娜為何會如此信任自己這個外人,或許是之前的那場劍斗讓她看出來自己本性「不壞」。但他本身對於這位騎士小姐確實有些好感,而且又處在同一條戰線上,對於這樣的舉手之勞自然不會拒絕。

嬌妻難追 「我欠您一個人情。」

瑪蒂娜微笑著點了點頭。她知道這個罪民少年是一位貨真價實的劍聖,由他來保護奧麗薇雅並不見得就比自己差。更何況,早在那一次交手,知道了伊恩乃是劍聖之後,她就對這位罪民少年的身份隱隱有了懷疑。

自北域而來的逃難者、劍聖、與深紅相似的冷漠。

這種種的跡象都將他與某個雲端上的身影聯繫在了一起。

只是這樣的猜想實在太過荒謬,因為至強者雖然可以讓自己維持年輕的外貌,但是除了女性至強者之外,幾乎沒有人會真得將自己外貌變成少年的樣子。

他們畢竟是人類的支柱,是為眾生扛起一切的肩膀,所以他們大都會保持中年或者老年的樣貌。對於世俗的凡人而言,壯年的威嚴與老者的智慧才能真正讓他們感到安心,認為那是可以依靠的存在。而年輕人,人們對他們的第一印象往往是不可靠、不成熟的。

這或許只是世俗的「偏見」,但是不可否認的是,這世上大多數人都懷有著這種「偏見」。

伊恩太年輕了。

每當她將對方與「黑之劍聖」聯繫起來時,過往的常識總會反駁她的猜想,告訴她至強者不會保持這樣年輕的外貌,這世上也不可能有這麼年輕的至強者。事實上,作為臨神者,她表面看上去雖然二十來歲的樣子,但實際年齡也是要「稍稍」比外在超出那麼「一點點」的。

而至於她為什麼不選中年人哈瑞斯?

雖說她也已經看出來這位中年人至少是一位上位能者,但是對方的「品行」實在堪憂,遠沒有一位劍之聖賢的承諾來得令人放心……

「卡洛斯!」

女騎士回過了頭去,對著眼前肆虐的巨狼發出高喝。 重生之嫡女皇后 得到了伊恩承諾,放下心中顧慮的她彷彿解開了一道無形的枷鎖,整個人在這一刻顯得愈加神采飛揚。

天界的戰馬隨著主人的高喝發出一聲長嘶,高高地抬起了前蹄,而後載著它的主人,向著巨狼所在的方向飛奔而去。

英靈的騎士們向著兩側散開,為他們的統帥讓出了一條筆直的道路。而那些桀驁的霜狼們似乎也察覺到了對方的不凡,驚懼地避讓開了天馬的前蹄。一時間,擁擠無比的戰場上竟被劃出了一道聯通兩端的寬敞大道。

末日巨狼察覺了戰場中央的異狀。它盯著那一往無前的女騎士,眯起了猩紅色的眼睛,裂嘴劃出來一個猙獰的弧度。

「既然你想找死,那麼我就接受你的挑戰!」

它發出一聲高吼,踏著驟然暴虐的風雪向著戰場中央一躍而起,於空中抬起了它那巨大的右爪,催著漫天的霜刃,向著在地上飛奔著渺小騎士碾壓下去。

這一刻,無數的霜刃與冰戟從天而降,本就暴虐的風雪猶如雪崩了一般,自天頂上傾塌而來,頃刻之間就將女騎士那單薄的身影掩埋了下去。

眼見著如此酷烈的一幕,營地中的凡人們無不倒吸一口寒氣,只覺得心臟彷彿被一隻魔爪緊緊捏住,疼得他們臉上發青。然而,不待他們發出哀嘆,那看似厚實的霜雪卻忽然從中炸裂了開來,金髮女騎士單薄卻又顯眼的身影竟自雪中一躍而出。

歡呼聲在營地之中響起,商人小姐長長地吐出了一口氣,哈瑞斯的眼中閃過驚艷,而伊恩同樣微不可查地勾起了嘴角,為眼前的騎士生出讚歎之情。

他們看到她駕馭著神駒靈活地躲過了無數霜刃、冰戟,他們看到那純白色的神駒迎著凌厲的寒風一躍而起,他們看到那神駒上女騎士手中的長劍正熠熠生輝,耀眼得猶如一輪金色的太陽,正向上升起!

下一刻,自上而下壓來的巨爪與自下而上揮起的長劍轟然相撞,巨大的轟鳴聲響撼天動地。諸人的眼前那太陽與霜雪同時爆散了開來,化作無數的冰屑與光砂遍灑天際。

巨狼的身影被高高地拋向天空,騎士的身影如隕石般墜向大地。

待得那聲浪與塵埃散去之後,諸人迫不及待地舉目望去,發現完好無損的女騎士策馬立於一處深坑之中,而她的前方的遠處,一匹巨狼低伏在地,右前掌下的雪地上竟隱隱露出了一抹殷紅。

騎士與巨狼之間的對撞,竟是那渺小的騎士稍佔上風!?(未完待續。) 自己竟在力量上輸給了眼前的渺小「螻蟻」?

哪怕僅僅只有那麼一次,末日的巨狼又豈能接受這樣的事實?

這隻自覺受到「挑釁」的巨狼發出沉悶的低吼,伏下身子,碩大的眼瞳里爆射出凶戾的紅光。

它被激怒了。

一隻被激怒的野獸無疑會變得極其危險,而作為一隻狼,它的危險程度將會變得遠比其他野獸更高。

因為狼是睿智的。它們不會像其他野獸那樣在狂怒中暴走,它們越是憤怒就越是隱忍,越是痛恨就越是狡詐。正如現在這樣,伏低了身子,看似低下了高傲的頭顱,實則卻已開始謀划起了致死的一擊。

瑪蒂娜座下的戰馬發出一聲嘶鳴,靈敏的直覺讓它感受到了危險,所以用這樣的方法來向主人發出警示。女騎士拍了拍它的後頸,示意它稍安勿躁,自己已經洞察了前方傳來的凶戾氣息。

她很清楚,剛剛的一擊她看似佔了上風,但這其中多少有一些僥倖。末日巨狼的身軀過於龐大,無論是力量還是體力都在自己之上。短暫的爆發可以讓自己擊退它,可是這樣的爆發無疑將付出極為劇烈的消耗,對於這場必定的持久戰而言,自己其實處在不利的一方。

不過渺小有渺小的好處,體積越小便越難被擊中。她心知利用天界戰馬的靈巧與速度,自己並非沒有與之一戰之力。

巨狼與騎士以戰場中央某個無形的原點對視著,側身繞起了圈子。而它們身周的英靈與霜狼們亦極有「眼色」地空出了一片圓形空地,不讓對方的兵卒打擾到兩位統帥的對決。

漫天飄舞的霜雪變得稀薄了起來,但是旁觀著的諸人都知道,那不過是巨狼在蓄勢,為了降下更為酷烈的寒潮。在他們所看不到的厚厚雲層中,數之不盡的霜刃與冰戟正在匯聚著。

巨狼與騎士陷入了長久的對持,而眼看著天上的霜雲沉降下來,再也裹不住其中的冰刃,末日的巨狼率先發出一聲長嚎,拖動著巨大的鎖鏈,卷著漫天砸落的利刃,向著瑪蒂娜猛撲而來。

這一幕雪崩般的景象再度嚇壞了營地中的凡人們,而為「真誠」所眷顧的騎士卻早已洞悉了雲層中的秘密。她駕著神駿的天馬飛奔起來,靈巧地躲過了霜刃降下的軌跡,令這些閃著寒芒的冰刃只能頹然得落在自己身後,碎裂一地。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