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我扶您進去。」

「大哥,等會兒我跟你商量些事情。」宋離對宋有業說道。 如今家裡最著急的事情莫過於就是種稻子了,不過既然爹幫不上忙了。那就自己來,只是這次爹發生了這樣的事情,現在家裡就要靠她們兄妹幾個撐著了。 「阿離,你看這事兒怎麼辦才好?」宋離把話跟宋有業一說,宋有業鄒著眉頭道。往年都是他爹帶著他們下

「大哥,等會兒我跟你商量些事情。」宋離對宋有業說道。

如今家裡最著急的事情莫過於就是種稻子了,不過既然爹幫不上忙了。那就自己來,只是這次爹發生了這樣的事情,現在家裡就要靠她們兄妹幾個撐著了。

「阿離,你看這事兒怎麼辦才好?」宋離把話跟宋有業一說,宋有業鄒著眉頭道。往年都是他爹帶著他們下地幹活兒的,雖然說這活兒不是那麼難干,但是誰也不知道這具體應該怎麼做。

「我看今年咱們還是得請短工幫忙才行。」往年就是趕活兒的時候,全家總動員,小孩子就留在家裡做飯,大人通通都下地幹活兒。

可是如今宋老漢兒一摔著,就等於是耽誤了兩個人的活計。更何況現在是最重要的時間更是耽誤不起。

宋有業鄒眉,請人幹活兒?這自家又不是地主,可不太好吧,可是要是這秧苗不能及時的種上,耽誤的就是來年的收成,宋有業很是糾結。

趙氏是被宋老漢兒安排過來聽聽看宋離跟宋有業到底是怎麼商量的。

「老大,我看你妹妹說的是。這實在是不行咱們就請兩個短工,到時候咱們也學地主家給短工開工錢就是了。」趙氏道。

「娘,現在這麼忙這短工可不好請。」宋有業道。

現在這麼著急的事情要請短工也是一個很麻煩的事情。

「沒事,明天三哥就不要上工了,我去鎮上的伢行問問看有沒有短工,咱們就下地幹活了。」宋離道。

趙氏一聽宋離明天就要到鎮上去找短工,擔心宋離的銀子不湊手,就想著把早上宋離給自己的二十兩銀子給宋離。

「娘,這銀子您收著。這短工的錢我還有,再說了你不是也看見了。那些個狼皮也能賣不少的銀子。」宋離自然不肯收下銀子,開玩笑。她爹這次出事幾乎把家裡所有的銀子都掏空了,要是她娘再不留點兒銀子在身上的話,讓她怎麼放心? 「唉!來不及了,光之絕殺一出,絕對沒有人能躲得過去,這樣的人才,死在宮佑延的手下,還真是浪費了。」

一旁的導師,在看到宮佑延使用出光之絕殺之後,身影頓時一閃,朝著擂台的方向沖了過去,然而還是晚了。

只見一陣劇烈而耀眼的白光之後,整個擂台的周圍頓時爆發出了一陣強烈的震蕩。

即使那擂台上,早就設有防護屏障,但是,站在擂台周圍圍觀的學員們,還是被那強烈的震蕩,遠遠地退了出去。

「靈夕!」

夜元鈺在看到那陣白光爆發之後,在聽到周圍學員所說的話,整個心都快要碎裂了。

穎月更是不顧那強烈震蕩的推阻,飛身朝著擂台的方向,沖了過去。

然而就在這時,擂台上的白光漸漸消散。

擂台上的境況,頓時出現在了所有人的眼前。

只見擂台上的沐靈夕,身形微微搖晃了一下,只一瞬,再次恢復了之前的姿態。

「光之絕殺,也不過如此嘛!還有什麼更厲害的招式,都快拿出來,讓我見識見識?」

所有人在聽到沐靈夕的這句話后,全都是一臉震愣的神色。

「開什麼玩笑?沐靈夕居然沒有事!這怎麼可能?」

「難道宮佑延剛才使用的,並不是光之絕殺?」

「絕對是光之絕殺,你沒看到,導師都已經衝過去了嗎?」

「可是沐靈夕居然沒有死,這還真是讓人太意外了。」

「我算是明白了,任何意外的事情發生在沐靈夕的身上,就不算意外。」

鬥氣冤家:落跑俏佳人 「連這樣強的攻擊都能接下來,沐靈夕的實力到底要多強啊!」

學員們怔愣的站在擂台下,親不自禁的發出驚嘆。

這一次,沐靈夕的強大再次刷新了他們的認知。

「沐靈夕!你居然接住了,我倒是沒想到,看來你還是有資格和我一戰的。」

宮佑延雖然意外,但也沒想過自己就一定能殺掉沐靈夕。

畢竟沐靈夕和宮佑冥之間的關係,他現在並不確定,若是貿然出手將沐靈夕殺了,到時候宮佑冥追究起來,他豈不更是難逃一死。

雖然宮佑延知道自己殺了沐靈夕的可能並不大。但是在看到沐靈夕,安然無恙的站在擂台上后,心中還是狠狠的震驚了一下。

他的光之絕殺威力有多大,沒有人比他更清楚。

就算是比他高上一階的人,對上他的光之絕殺,都不可能全身而退。

然而沐靈夕現在,除了之前晃了幾下之外,身上根本沒有受到任何傷害。

看到這裡,宮佑延的眼神不由得變得警惕起來。

「宮佑延!現在可是輪到我出手了,也不知道你能接下幾招。」

一邊說著,沐靈夕手中的靈光閃動,一個繁複的指決再次形成。

瞬間整個天空雷光閃動,浮雲萬里,皆是變得火紅一片。

所有的學員在看到這一幕之後,全都傻眼了。

「這是什麼術法,威力看上去竟如此強大,我還從未見過,這般駭人的術法攻擊呢?似乎比宮佑延剛才的光之絕殺還要厲害。」 趙氏心想阿離說的也是很有道理的,更何況跟自己閨女還有什麼好客氣的。

「那這銀子我就收下來,不過阿離我看這請短工的事情還是要跟你爹好好商量一下。」不管怎麼說宋老漢兒都是這個家的一家之主總不能不跟他商量的。

宋離做事雖然比較霸道,但是也不會不顧及他人的感受。

「娘,放心。我會跟爹好好商量的。」

宋離走之前讓馬氏腌制的狼肉也基本上都腌制好了,因為狼肉太多了。而且現在正是夏天最熱的時候也不可能多久的存放,所以宋離就決定把這些狼肉全部都弄成熏肉。這樣存放的時間會更長。

「這個任務就交給你們了,你們要輪流看著知道嗎?」熏肉也是有講究的不是,什麼都可以熏制的,必須要是柏樹跟松樹才行,而且只能用用煙來熏,不能用火來烤。

被受以重任的小蘿蔔頭們都很是幾乎,覺得自己總算是有機會可以大展身手了。

「小姑放心,保證完成任務。」

「爹,我還有事情要跟您商量。」宋離道。

宋老漢兒剛才已經從趙氏的口風中知道閨女這次是打算請幾個人回來幫忙幹活兒,要是請人回來幹活兒宋老漢兒這心裡肯定是不高興的。而且這請回來幹活兒的人也肯定不會這麼細緻的。不過自己這腿如今傷著了,要是再不把秧給插了恐怕這天時一過反而會讓明天沒有收成。

「你之前說去鎮上的伢行去挑人,我看這不行。你明天現在村子裡面問問看有沒有人來幫忙的,這工錢咱們不虧待就是了。」宋老漢兒道。

既然都是找幫忙的人,當然是找認識的。而且村子裡面有些人家的地少,所以一般二三天就幹完活兒了。要是能在外面找著活計倒還好,可是要是找不到的話,這大半個月的就要在家裡歇著了,所以自己找短工雖然沒有多少的工錢可以拿,但是只要是願意來幫忙的都是可以的。

宋離一開始沒打算在村子裡面找,就是因為大家都是鄉里鄉親的,自己這工錢不好開,而且這活兒乾的好壞也不好說。不過既然爹都開口說這話了,那就在村子裡面找吧!

「好,那我們就在村子裡面找好了。」

「你田大叔就是個幹活兒的好手,他那個秧插得那個一個絕,一整溜兒的,整整齊齊的。」宋老漢兒第一個推薦的就是自己的好兄弟,田力。

對於田力宋離還算是滿意,因為這田力幹活兒還真是不賴。

「行,那我明天就去問問看田大叔。」

「還有你孫大叔,他們家就五畝田,我看這兩天也就結束了。」宋老漢兒道。

這孫兵也是一個幹活兒的好手,也可以去問問。

「就這兩個人就行了,其他的你自己看著辦。」宋老漢兒把自己的人選說完之後就不管了。

不過宋老漢兒給宋離推薦的這兩個人確實不錯。

「咱們家連上上次買的那些田也就三十來畝,我看要是田大叔跟孫大叔都能來幫忙的話其實也就差不多了。」宋離道。再上自家有七個人還有大姐夫跟大姐到時候肯定也會過來幫忙的。再說了要是人還不夠她可還有一個特別合適的人選。

宋老漢兒雖然是個男人畢竟還是把細,再說了這麼多年了這自家還從來沒有請過人來幹活兒。這一時間還是有點兒轉變不過來。

「咱們田裡的水這兩天應該都收的差不多了吧!」宋離道。

這水收好了之後還要在田裡泡上兩天,到時候才能用牛來耕地。不過之前她爹就已經耕了不少的地了,只是這兩天停下來了。

「耕地這個活兒,你大哥乾的也挺好的。」耕地看著是個簡單的活兒,但是一天下來不要說牛了,就是人也是累個半死,往年宋老漢兒耕完地之後都是要休息好多天才能緩過來。

宋離看了陳氏一眼,陳氏連忙笑道:「他小姑,既然爹都說有業耕地的活兒幹得,那就讓他去吧。」

「爹,你耕地的時候我幫你牽牛。」宋哲自告奮勇。

宋離臉色一沉,「你明天就要去學堂了。」

之前學堂休沐三天是放孩子們回來幫忙的,可是現在三天時間已經過了,自然就該乖乖回道學校了。

宋哲當然不敢跟他小姑犟著來,只好把求救的目光看向陳氏。陳氏感受到兒子求救的目光立馬就把臉轉開了。開玩笑,去學堂那可是重要的事情耽誤不得的。

「阿哲,我之前是怎麼跟你說的?」

「小姑說,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

宋離的鼻子都要氣歪了,自己之前是這麼說的嗎?

「哈哈,阿哲哥哥你玩了,小姑生氣了。小姑生氣的樣子好像是大魔王啊!」宋甜兒看見堂哥把小姑惹生氣了,樂的哈哈大笑。

宋哲瞪了宋甜兒一眼,堂妹什麼的真是一點也不可愛怎麼可以這麼說呢?明明都知道小姑生氣的居然還火上澆油。

別怕,老祖在! 「阿哲乖,你小姑說的對。明天你就乖乖去學堂知道嗎?奶等著你考個狀元回來給咱們宋家光祖耀祖呢。」宋家幾輩子的人都是在地里刨食的,從來也沒有出個讀書人什麼的。不過現在既然有這個機會當然是要好好的抓緊了。

宋哲似乎知道自己肩膀上的責任重大,是一點也不敢馬虎的。

「那我去完學堂回來之後,幫忙割牛草。」這個事情總是自己能幹的了吧!

割牛草當然是可以的了。

宋哲見宋離答應了,高興的一蹦三尺高。

都市小保安 「小姑,那我呢?我可以幫什麼忙?」宋靜道。

宋離還真是不知道宋靜能幫上什麼忙,不過既然這孩子都這麼主動了,要是自己不給他安排一點兒活計也不好是不是?

「之前咱們說好的熏狼肉的事情就交給你跟敏兒了。還有到時候給咱們田裡幹活兒的人準備熱水的事情也交給你們好不好?」宋離道。

本來是打算讓幾個孩子煮飯的,但是現在看來還是不行。既然到時候要請人過來幹活兒,這飯菜要是拿不出手恐怕也是不行的。

宋靜覺得自己分配到的這個很是適合自己,滿意的點頭。

「小姑,我也要幫忙。」宋花兒道。

馬氏連忙拉了宋花兒一把。「你別摻和。」

馬氏的這個舉動讓宋離很是不舒服,這一家人在一起過日子可不就是要相互團結嗎?這怎麼到了花兒這裡就不讓花兒摻和了?

「二嫂,你這是什麼意思?」

馬氏察覺的宋離不高興了,連忙討好的笑道:「她小姑,你也知道花兒這孩子一向都是毛手毛腳的,根本就做不好事情,到時候給你添麻煩就不好了。」

這借口找的。自己聽見都覺得好笑,就是甜兒都能幫忙乾的活兒,怎麼花兒就不行了?

「到時候花給我打雜。」宋離一句話就決定了。 寒空島上,議事大廳內。

今日的寒空島顯得頗為熱鬧,來自各方的強者高手們紛紛聚集一堂,落座在大堂之中,而在大堂之上,赫然便是有著一道頗為年輕的身影高坐首位。

而此人,赫然便是寒空島的名譽島主,葉天!

「葉天兄弟,請吧,我們這些人,今天都聽你的!」

下方,不少的高手強者都是出聲附和道。

此刻,葉天也是虛壓了壓手掌,微笑著站了起來,道:「諸位,今日我們聚集在此,想必絕大多數的人,都是知道了此次的目的,廢話,我就不和各位多說了,那鬼宗佔據陰風山脈多年,堪稱毒瘤,今次,我們便是要將這毒瘤徹底的剷除,還以中域一片太平!」

「青陽宗青玹,願鼎力相助,責無旁貸!」

青玹宗主第一個杵著拐杖走了出來高聲開口道,緊接著,祝炎島主與那落雁城主端木炎亦是站起身來!

「寒空島,落雁城如是,聽候號令,莫敢不從!」

瞬間,在場三位泰山北斗級別的領頭人物便是已然表態,而在這三位的身旁,赫然還有這那縹緲樓的大師姐顧嫣然,望著葉天微微點頭,並未多言。

這中域之上,幾乎是能夠呼風喚雨的大勢力已然集結在了此處,聽候葉天的號令,只等葉天一句話,便是全軍出擊,劍指陰風山脈!

「眾位,我葉天,謹在此感謝眾位的相助,今日便是我們舉兵出發之日,我以布下大陣,請諸位隨我共赴陰風山脈,絞殺鬼宗逆賊!」

「殺!殺!殺!」

台下,陡然便是有著熱切的呼喊之聲回應而來,林軒兒和粱笙二人靜靜地站在葉天身後,望著葉天那偉岸的背影,不由得相視一笑。

這一天,終於來了,這中域十萬大山,自此之後,便會牢牢的記住葉天這個名字!

……

陰風山脈,坐落於中域近乎邊境之處,此地,被一片暴露在荒蕪土地之上的妖異湖泊所環繞,那湖泊名叫「靜弱」,乃是這陰風山脈之外一處天然的屏障,在這湖中,湖水皆是有著劇毒,即便是涅槃後期的高手,亦是觸之即死!而這靜弱湖之上,赫然便是有著道道青藍色的鬼魅毒氣升騰,一如一道警戒線一般,將那陰風山脈包裹其中!

陰風山脈之中,鬼宗之內,此刻尚且還算是十分的寧靜,並無人提前知曉,是否會有人今日前來陰風山脈,就連守衛的那些鬼宗之人,都是洋洋洒洒的在換班的表格上寫下了「無憂」的字樣。

然而,就在日上三竿的十分,忽然間,整片天空彷彿是都波動了起來,引得無數鬼宗強者一陣慌亂,而就在這波動傳來的同時,一道人影,便是出現在了鬼宗的上空,赫然便是葉天!

權少的寶貝 「一個人?」

下方的鬼宗高手們,此刻也是紛紛注意到了葉天的出現,當即便是嗤之以鼻。

一個人敢闖陰風山脈?看這樣子,怕也是不想活了!

「誰說本尊只有一個人?」

天際之上,葉天略微的咧嘴一笑,旋即,便是有著一道詭異的空間波動從他的身上傳遞而出,瞬間,大量的人群,便是從他的靈巢空間之中閃爍而出,僅僅是兩三次呼吸的時間,便是直接將這天空之上沾滿,黑壓壓的一片,彷彿黑雲壓城!

在青陽宗和落雁城,都有著大型妖獸存在,此時此刻,以葉天為首,大量的強者,皆是出現在了這兩方手中,那身軀少要千丈龐大的超大妖獸後背之上,那是兩條背生羽翼的巨蛇,此時此刻,那兩頭巨蛇便如這天空之中盤踞的怒龍一般,將一股恐怖的氣息壓迫,朝著那鬼宗分殿碾壓而去!

而此刻,葉天便是站在了這所有人的最前方,迎風負手而立,俯視著下方的鬼宗分殿,閉目凝神。

忽然,葉天的雙眸方才是緩緩的睜了開來,有一道頗為強悍的氣息,此時此刻正飛快的朝著他飛馳而來,這邊是葉天要等的人。

「來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