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小冬曾近距離看過王萌,再看夏璇,再看遠去的歐陽小西,覺得這三個美女根本不好排名,實在是太美了。

說傾國傾城,也是完全站得住腳的。 過了一會兒,歐陽小西沒回來,那夏璇說道:「我也去趟洗手間。」然後起身去了。 羅小冬再看夏璇的起身動作,和歐陽小西如出一轍,而夏璇的大長腿,也絲毫不亞於歐陽小西。只是夏璇的身上的香水味更濃,頭髮也染成了黃色,而歐陽小西是保持著原狀態,黑髮。 不止是

說傾國傾城,也是完全站得住腳的。

過了一會兒,歐陽小西沒回來,那夏璇說道:「我也去趟洗手間。」然後起身去了。 羅小冬再看夏璇的起身動作,和歐陽小西如出一轍,而夏璇的大長腿,也絲毫不亞於歐陽小西。只是夏璇的身上的香水味更濃,頭髮也染成了黃色,而歐陽小西是保持著原狀態,黑髮。

不止是羅小冬,胖子也看的出神了,郭大路去看車去了,不在現場了。

而胖子在,和羅小冬隔著一個位置,吃飯,這時候,也看著那夏璇遠去的背影,怔怔出神。

這時候,吳強經理咳嗽一聲,說道:「夏璇小姐真的是一個大美女啊!」

羅小冬點頭,不自覺的點頭,點完頭,發現自己點頭了。

這個時候,吳強說道:「夏璇小姐目前還沒有男朋友,你們各位都有機會去追求哦?」

羅小冬說道:「我有女朋友了。」

吳強不知道,奇道:「是哪個江湖大佬的千金呢?」

羅小冬說道:「是一個大學生村官,叫白珊珊,他們白家,父親叫白定遠,已經去世了,白定遠的父親,和九幫十八派有關,所以白定遠也算半個江湖中人吧!」

吳強點頭,說道:「行,行是行,但是你不覺得太掉你的身價了嗎?」

羅小冬奇道:「什麼意思?」

吳強說道:「你一個九幫十八派的傳人,白老大的嫡傳弟子,怎麼能娶一個普通江湖人的後代呢?」

羅小冬說道:「我覺得,現在已經不存在什麼江湖了,我是這樣想的,所以也就不存在什麼江湖人了,大家都是一樣的,普通公民而已。」

羅小冬還沒說話,吳強就大搖其頭,說道:「不是的,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這句話現在依然存在,只是現在的江湖,更多的是商戰,但是,商戰也包含著江湖人啊,現在還是有江湖黑白道的,比如你們地界,我們省份吧,有一個活閻王你知道嗎?」

羅小冬想了想,不置可否。

這時候,吳強說道:「活閻王,就是楚天和啊,在你們鳳和市,就在隔壁市啊!」

羅小冬其實有所耳聞,之前很早很早的時候,聽誰說過楚天和的故事,這個楚天和,巧了,和楚秀一樣,也姓楚,只是不知這兩個姓楚的人是否有什麼親戚關係。

楚秀是一個小老大,在蛇王退出金海市,四大天王也都不在後,可以興風作浪,而活閻王楚天和,聽說稱霸鳳和市好久好久了。

胖子果然,介面說道:「楚天和我知道,活閻王嘛,外號閻羅王,活閻王,胳膊上紋著老虎,背後聞著獅子,這個人玩過的女人無數啊,據說有一個小明星,在鳳和市開什麼演唱會歌友會,當夜就上了楚天和的床,楚天和有一個大床,可以同時躺上六個女人呢。」

羅小冬說道:「這些你都是從哪裡知道的?」

胖子說道:「楚天和的事,路人皆知啊!」

羅小冬皺了皺眉頭,說道:「那為什麼,哎,我不問了!」

羅小冬是想問為什麼警局不管的,但是想了想還是不要問這種傻問題了。

吳強嘿嘿笑道:「警察局也管,但是沒辦法,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上一次警局就在一次掃黃打非任務行動中,端掉了活閻王楚天和的兩處夜總會,讓他元氣大傷。」

音樂系導演 羅小冬點頭。

胖子說道:「其實,白珊珊家裡也很有錢的,不是一個普通的村官的,不像我的女朋友田開心那是真的窮苦人家,白珊珊家裡好幾千萬呢。」

吳強問道:「羅小冬,是真的嗎?」

羅小冬點頭,說道:「他家裡,白定遠先生以前是做低端翡翠批發生意的,就是批發那些幾百塊一個的翡翠手鐲什麼的,也滿賺錢的!」

這時候,歐陽小西和夏璇一起回來了,歐陽小西笑道:「你們在聊什麼呢?」

吳強說道:「天南海北的聊天唄,我們聊到了賭石生意上。」

歐陽小西說道:「哦,我爸爸也有一個翡翠公司,他會賭石,我不會!」

吳強介紹,說道:「歐陽華先生,涉獵廣泛,在澳城還涉及博彩業呢。」

少總甜愛,千金歸來 羅小冬驚道:「博彩業?」

歐陽小西點頭,說道:「那是最近,才投資了一百五十億,入股了一個澳城即將倒閉的博彩業公司,但是我不看好這個投資!」

羅小冬奇道:「為什麼不看好呢?」

歐陽小西說道:「現在賭場也好,博彩業也好,競爭是非常激烈的,我爸爸有時候,有一點優柔寡斷。」

吳強點頭,吳強對歐陽小西,是愛慕的,但是他知道,歐陽小西的心中,只有她那個失蹤了的吳昊軒,他和吳昊軒的感情非常好。

所以,這些都只是吳強的想法,也知道自己是一廂情願而已。僅此而已。

胖子說道:「我早就對賭石感興趣,你們這麼多人在說賭博界,我真想參與一把,看看自己的運氣。」

羅小冬則深思著,過了一會,說道:「你們說,這賭場業,真的有人如賭神一般出千嗎?」

歐陽小西說道:「現在有嚴密的監控,幾乎不可能的。一下子就被發覺了,基本上來說,只是一種影視戲劇里的手法,一種吸引觀眾看的元素而已。」

眾人點頭。

這時候,胖子說道:「我會撲克,會賭大小,百家樂不會,二十一點,也不會。」

歐陽小西說道:「賭場的遊戲很多的,博彩業基本和賭博是連在一起的,內地有福利彩票和體育彩票,也是類似,當然,不過也不能說類似,內地畢竟是社會主義制度,所以這些其實都是帶有一定的捐贈的性質的,我們購買的每一張兩塊錢的彩票,都有幾毛錢進入了福利慈善機構裡面。」

胖子擺擺手,說道:「才幾毛錢啊,我以為兩塊錢起碼一塊錢進入慈善機構呢。」

歐陽小西說道:「不會的,也因為大量的福彩工作人員,需要發工資,國家不會賠本嘛,他要讓彩票的收入先發工資嘛,然後再給慈善機構,然後,再就是發獎金了,現在的彩票獎金,都上億元了!」

吳強經理說道:「我就從來不買彩票,我覺得買彩票的人,屬於數學學的不好的人。這買彩票,用網路上的說法來說,屬於交智商稅。」

夏璇卻說道:「但是當老百姓買下一注彩票的時候,就相當於是買下了一注希望,不是嗎?」 吳強說道:「也僅僅是希望而已,畢竟不是現實,希望終究是希望,不會成真的。」

夏璇說道:「但是也總有人中獎吧?雖然概率是極低極低的。」

胖子說道:「這點我贊同夏璇的,我覺得買個希望,圖個好彩頭,萬一中了呢。」

吳強擺擺手,說道:「但是不要過度的買,否則,對了,你們看新聞,每年都會有因為買彩票,尤其是高頻彩最後欠下貸款,跳樓自殺的人。」

羅小冬想著,想了一會,說道:「胖子,你最好不要沾染彩票,哪怕是內地的福利彩票和體彩,也別沾染。否則早晚陷進去。」

歐陽小西說道:「我爸爸雖然投資了賭場,但是他去澳城,實地考察,是從來不賭的。這一點我也覺得奇怪,問過他,他的觀點和吳經理的一樣。」

吳強笑道:「當然了,歐陽華他可精明著呢。一輩子一個彩票都不買。」

這時候,夏璇忽然說道:「你其實可以去京都看一看。」

胖子說道:「我嗎?京都也有賭場?」

夏璇說道:「京都的賭場是地下的,不合法的,但是京都有一種賭,卻是合法的,國家支持的允許的。」

胖子奇道:「是什麼?你說的不是福彩和體彩吧,什麼雙色球大樂透?」

夏璇說道:「當然不是了,我指的是古玩。」

大家恍然大悟,吳強點頭,說道:「的確,京都的古玩市場,潘家園,太熱鬧了,你如果有賭性,真可以去逛游一下,基本上,那邊一溜煙的古玩店鋪,什麼字畫啊,瓷器啊,汝窯啊,亂七八糟的,什麼都有,小到一個蛐蛐罐兒,大到唐伯虎的字畫,什麼唐宋瓷器,都有!你拿著一千萬去,甚至打個水漂。」

胖子聽的神了,說道:「我倒是有一千萬,只是,這樣以來,豈不是?」

夏璇忽然後悔了說這番話,又對胖子說道:「不過,你要具有專業的歷史知識才行啊!否則去了拿一千萬,可能回來一百萬甚至賠的傾家蕩產。但是,如果你慧眼識物,最後一千萬也可能變成一個億的。」

胖子想了想,說道:「這有錢人真是刺激,又能賭石,又能買百家樂,又能去京都古玩店倒騰古玩,真是有意思,有意思!對了,你說,他們倒騰古玩是用來幹嘛的呢?」

夏璇想了想,說道:「一方面是為了賺錢,升值,收藏的東西一般都有升值空間,另一方呢,也是最後,這些古玩會拿到國際上,賣一個好價格,最後就是國際上,包括我國的有錢人的玩物,而已。但是大多數人還是為了賺錢的,倒騰來,倒騰去,為了賺錢。另外,盜墓賊也盯上了古玩市場,往往從我國的壯麗山河裡的古墓里,弄一些東西。」

胖子說道:「這盜墓也很刺激。」

吳強說道:「胖子,你倒是很膽子大啊,這盜墓現在可不行,國家管的嚴格的很吶!」

羅小冬點頭,說道:「我看你還是別到處想了,安心跟我學開餐館,到時候你開個分店,或者給我當飯館總經理,怎麼樣?」

胖子說道:「不行不行,我看我不賭一次,我,我!」

羅小冬無奈,說道:「算了吧?」

胖子說道:「對了,這次你去給夏璇的母親治病,帶上我唄?」

羅小冬也想有個伴,說道:「行,只是郭大路,他!」

說曹操曹操到,這郭大路風風火火的回來了。

進門,說道:「羅小冬!」

羅小冬起身,給郭大路介紹,介紹了眾人,郭大路見人太多,也沒辦法一一握手,居然敬了個禮,說道:「各位好!」

大家都笑了,郭大路說道:「氣死我了,今天去買車,碰了一鼻子灰,哎!」

但是隨即,郭大路就不說買車的事了,而是說道:「夏璇小姐,歐陽小西小姐,你們兩個真是絕世美女啊!」

羅小冬就知道郭大路口無遮攔,說道:「你坐下吃飯吧。對了,讓廚師再上幾個菜。」

胖子去招呼廚師了,然後,郭大路坐在胖子旁邊,抓起一直燒鵝腿,開吃!

邊吃,邊仔細看著歐陽小西,然後又看了一眼離的比較遠的夏璇。 野性難馴小賊妃:妖夫如狼似虎 說道:「我實在分不出你們兩個誰美!」

羅小冬笑道:「當然是都美了。」

吳強忽然說道:「羅小冬兄弟,你說,這女人的外表重要,還是內在重要?」

羅小冬說道:「這是個永恆的難題,其實兩個都重要。」

吳強說道:「要我說,美,實在是一種稀缺資源,太難的了,而好脾氣的女人,懂事的女人,體貼的女人,很多很多。」

胖子說道:「你對女人美的標準也要求的太高了!」

夏璇說道:「確實,天生麗質的人太少了。」

看起來他們以前好似討論過這個問題,夏璇和歐陽小西一點也不尷尬。

大家又聊起了京都潘家園。

這潘家園,在京都的要地,是一處十分重要的,以至於在國際上都享有知名度的地方,純粹是為了倒騰古玩的一個地方!老外經常去買東西。

但是,也有人開店,專門騙人,騙老外的。

但是,現在的老外,也越來越聰明,不是那麼容易上當了。

又聊了一會,吃的差不多了,又回到了那人蔘上。胖子奇道:「那人蔘既然你能賺利兩千萬,不如賣了唄?我覺得人蔘的價值,這種人蔘更加在於一個收藏,而不是給你媽媽吃了!如果吃一個人蔘有效,那麼把這些錢中的五千萬,拿出來買那種百年或者七八十年的人蔘,豈不是能買一筐子?」

羅小冬贊同,郭大路也點頭,說道:「這事兒是這樣的,怎麼說都是賣了合算啊!」

夏璇說道:「我也在考慮這件事,一億兩千萬,吃下肚子里,是否有效,如果肯定有效,能夠彌補元氣的損傷,那我覺得沒什麼!」

羅小冬想,這夏璇的身家也太多了吧?

聽她所言,她現在只有一個媽媽,爸爸去世了。父母是演藝世家,如果從她媽媽那輩開始攢錢,也應該沒有趙偉強先生有錢吧?

果然,夏璇說道:「我自己的資產雖然不夠多,但是我覺得,母愛是無價的。我願意為了媽媽,傾家蕩產!」

這讓羅小冬很感動。

羅小冬說道:「這次去京都,我會好好看一看的,我對推拿和氣功,都略有了解。」

說完,羅小冬做了一個認真努力的手勢。

夏璇很感動。 馬車陷在了泥沼里,兩匹馬兒拉不動了,被生生拴在那邊。

御寵國色 水流衝下來越來越多,馬兒變得驚怒狂躁,倒很容易引起人注意。

騎馬的男人們終於追了上來,下馬後將馬車從深陷的泥地裡面抬起。

過去好久,劉騰也終於趕來,一下馬他便忙不迭去馬車上查看那些「寶貝」。

罈子還在,牢牢的綁在馬車內壁,可掀開蓋子看到從草葉裡面滑出的腥物后,他差點沒有張口吐出。

「大人,好了。」一個手下跑來說道。

劉騰捂實了蓋子,叫道:「那還等什麼?走啊!」

手下頓了下,又問:「大人,那我們現在去哪裡?」

話音一落,天上猛然一個驚雷,劉騰被嚇得一哆嗦,惱怒叫道:「能去哪裡,當然是找個先避雨的!」

「是!」

「鬼天氣!」劉騰又唾罵了一口。

罵完一愣,倏然想起出京前那年輕女子的聲音。

「你此去佩封,會遇上數十日的大雨,這是東海上飄來的烈風,一連數個,你擋不住的,你若真想尋這個藥引,你往西去也未嘗不可。」

大雨,烈風,一連數個,說的,就是現在這況景吧。

當時劉騰只覺得滑稽,東海上飄來的風,怎會在佩封造成雨勢,還曾嗤之以鼻過。

「神了,」劉騰低聲喃喃,「真的神了,被她說中了。」

雨勢來的太快,他們還沒有找好避雨的地,大雨就傾盆澆灌了下來。

偌大山河被雨水沖的瘡痍,昏暗前路隱約可見城牆,他們立時繞道,冒著風雨也要朝另一處奔去。

…………

草藥煎出許多苦氣,漫了一室。

老佟掐著時間在等,待好了之後,將葯端去隔壁。

屋外大雨滂沱,屋內眾人靠在牆角,就著火堆取暖。

一人一小碗,每個人都要喝,因只有四個碗,所以先喝完的要將碗放在熱水裡煮上半盞茶的時間,才能繼續使用。

老佟跟他們吩咐完,轉身去另一間屋子找青雲。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