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吃飽啦。」她把最後一滴湯也喝進肚子里,重重地把碗放桌上,表示她吃飽了。

見她沒吃多少孩子又要喝奶,擔心她「吃這麼點不吃了嗎?」 「飽了,一會太撐我又難受了。」 「沒事,一會吃飽了我們去人民公園散步。」 「好呀好呀,幾點出去。」她呆在房間太久了,早就想出去轉轉,期待出去走走。 他看了下時間,六點鐘,蒸好東西就半個小時,回道「等我蒸好餃子就出去好不

見她沒吃多少孩子又要喝奶,擔心她「吃這麼點不吃了嗎?」

「飽了,一會太撐我又難受了。」

「沒事,一會吃飽了我們去人民公園散步。」

「好呀好呀,幾點出去。」她呆在房間太久了,早就想出去轉轉,期待出去走走。

他看了下時間,六點鐘,蒸好東西就半個小時,回道「等我蒸好餃子就出去好不好?」

「嗯嗯,我馬上去給小寶洗個澡出發。」

「要幫忙嗎?」

「不用,我有給他洗過澡。」

當然也是她自己非要給他洗的因為她想過了,跟萬里哥哥在一起之後就是真實的兩個人生活,她總不能什麼都不會,要經別人的手,他們家條件請不了下人。

「嗯,去找小衣服吧,把盆子準備好,我一會提熱水過去。」

小寶寶才三個月大,怕著涼了所以都放在房間的有一個另外做也來的小浴室里洗,

說是不用幫忙,薛萬里還是不放心的幫她一起給寶寶洗澡。

「萬里哥哥你看寶寶這身肉,好多啊。」她拿起寶寶那車輪胎腿,一圈一圈的看著像肥肥的蓮藕

「嗯,娘把你們母子倆養得太好了。」

老人家都是以身上的肉多為榮。

正手忙腳亂的幫寶寶洗澡呢,何夫人就來了,她在外面叫「小柔,萬里,你們在嗎?」

「哎,娘,我們在的,我們在房間給寶寶洗澡。」她大聲回應之後對薛萬里說「去給我娘開門啊。」

她學伺候她坐月子的人那樣給寶定洗澡,一手托著頭一手拿小布巾給他洗。

薛萬里很快帶何夫人進屋裡來。

她一看到何夢柔在給小寶寶洗趕緊的過去幫忙「小柔,給寶寶洗澡哪。」

「對啊,娘你怎麼來了?」

「這不是擔心你跟寶寶嘛,」

這才離開一天,何夫人就不放心她這養女在外沒人照顧,走來看看她怎麼樣了。

「娘,你不用擔心,萬里哥哥把我們娘倆照顧得很好呢!」雖然她給寶寶不太嫻熟,可看多了別人是怎麼給寶寶洗澡的她也會了。

剛下手呢,何夫人就大叫「喲,我說萬里啊,你怎麼給寶寶洗這麼涼的水哪?」

「不涼啊,水溫剛剛好。「說水涼何夢柔本來就泡在水裡的手晃了晃水,手溫剛剛好,這大熱天的,她感覺熱了。

「傻丫頭,你覺得不涼孩子怕涼不怕熱,這樣的水溫哪會著涼的。」她叫在一旁不知所措的薛萬里「萬里,還有沒有熱水了,快快回點兒熱水。」

「有,我現在去拿。」

水溫一直加到何夫人滿意為止,在她的協助下何夢柔給寶寶洗完澡。

「萬里啊,你們怎麼那麼晚才給孩子洗澡哪?以後啊,天黑下來前就要給寶寶洗知道不?」

因為薛萬里之前是在何家當差的所以何夫人是習慣了使喚他,所以一開口就是說他哪裡沒做好,哪裡要怎麼做才行。

何夢柔乖巧的點頭「哦,娘為啥啊?」

「這啊,因為天黑了氣溫會下降,寶寶入夜洗澡容易著涼」

「哦,原來是這樣」她點點頭記下了。

對於養孩子他們還是沒有經驗的,如果大人不說他們什麼都不懂。

皇家六少戀上千金女 何家一般都是五點半吃晚飯的,所以何夫人提了湯水過來,她走過去從下人手裡拿湯過來到房間的桌子上邊拿出來邊說「小柔啊,還沒吃晚飯吧?過來,娘給你做了湯。」

「娘,我們吃過了。」

「哎喲,吃過了也過來吃點,娘啊特意給你做的湯呢!」

「喔。」

就算吃飽了,她還是走過去喝起湯來,不知道是什麼湯,味道有點怪,喝了一大碗之後何夫人才滿意。

「萬里啊,把這湯放廚房了,等晚上啊再熱給夢柔吃。」

「好,屬下立即去做。」習慣了這個稱呼,好久都改不過來。

何夫人是極不喜歡他那樣的卑微說他「我說萬里啊,雖然呢小柔不是我們何家親生的孩子,可我們何家都把她當成親生的了,既然你娶了她,那你就不能在我們面前自稱屬下。」

「是,娘,我以後不會了。」

「你這孩子,我都說你多少次了。」

面對何夫人的責怪,薛萬里傻笑著撓撓頭「嘿嘿,娘,習慣了嘛」

「好啦好啦,我有話要跟小柔講,你快去放好湯吧。」

知道娘是故意支開薛萬里的,以為有什麼事,她緊張的問「娘怎麼了?你是有什麼事情要跟我講嗎?」

她神秘兮兮的從口袋裡拿出一包東西說「小柔,這是避孕的東西,不是說娘不讓你生二胎,你的身體呢,醫生說過了不能再生二胎,如果再生會有生命危險。」

「喔」她好奇的拿過來看了又看,都是些小母指大的中藥丸子,不懂的問「娘這個要怎麼用?」

「這個,你們在行房時先放進一顆去就不會懷上孩子了。」

「喔。娘我知道了。」她放到床旁邊的梳妝台柜子里。

「你們那個了嗎?就是生完孩子。」

第一次跟她娘講這個問題,何夢柔臉紅得不像話「娘,我們,還沒有呢,之前在何家都沒有機會,現在回來了還沒到晚上呢!」

活了這麼久何夫人倒是沒有覺得有什麼不好意思的,及時提醒了她們也就放心下來。

「那就成,你啊,要好好的愛護自己知道嗎?你真的不能再懷上孩子了,不然對你的身體很不好。」

「娘,我知道了。」

她看了看屋裡在她眼裡算是劣質的傢具床鋪,既心疼又沒有辦法,女兒的選擇,吃苦她也是要受著的。

輕嘆了口氣,語氣溫柔的說「小柔啊,你從小就在何家長大衣食無憂,現在嫁到了薛家,萬里無父無母的,他領的軍糧又不是很多,家境不好,以後要是經濟上有什麼困難儘管跟娘說知道嗎?」

「娘,我知道了,你要相信萬里哥哥不會讓你的女兒受苦的。」 ?苦竹大師看似託大,實則輕鬆,他是抱丹境的武者,靈力一動,就能把頭上的茶杯緊緊包裹住,任憑外面的低級武者如何狂暴攻擊,他要茶水一點不灑,身子不動分毫,也是很輕鬆的事情。

別說是凝元境的武者,就算是罡氣境巔峰的武者,也動不了苦竹大師分毫的。

頭頂放茶杯這一手看似危險,也就騙騙不懂行的人,絕大多數人境界有限,不知道抱丹境的厲害。

凌天走到苦竹大師身前,抬起右臂,嚴肅道:「晚輩體質特殊,這條胳膊是天生神力,能發揮數十倍的力量,就怕一拳下去,震傷了大師。」

天生神力?!

數十倍力量?!

震傷大師?!

凌天此言一出,人群頓時炸了,轟然大笑。

「還要不要臉了?」

「見過吹牛比的,沒見過這樣吹的,都吹上天了!」

「還天生神力,我肚子都要笑炸!」

獵心者 「你看看你什麼東西?!還震傷大師?!一百個你這樣的都別想傷大師一根毫毛!」

也不怪眾人不信,凌天不過是凝元境九層的修為,要震傷一個抱丹境的強者,簡直是天方夜譚。

別說凝元境,就算是罡氣境也不可能做到的。

「哈哈哈哈……」苦竹大師放聲長笑,「年輕人,你見識太少了,我苦竹縱橫江湖數百年,只有我傷人,沒有人傷我,來啊!出招吧!」

凌天微微搖頭,然後走到苦竹身邊,一掌輕飄飄的打了出去。

人群再次騷動,一片嘩然。

你要打就好好打!這輕飄飄的好像彈棉花的一掌,這打得什麼東西啊?

這種力量別說打抱丹境了,煉體境的都傷不了吧!

眾人大搖其頭,覺得這簡直是一出鬧劇!

嗤!

凌天這一掌舉重若輕,印在了苦竹大師肚子上,輕微的氣勁交擊聲響起。

苦竹大師原本淡定的臉色,驟然一變,只覺一股巨力排山倒海襲來,輕易就破了他護體靈力,直攻丹田要害。

生死威脅湧上心頭,這股力量太可怕了,苦竹大師覺得凌天這一掌能把他活活打死。

凌天煉化了一部分龍龜清氣,體質狂飆,體內容納十多萬力量也不成問題,再加上蓄力斬的手段,輕易就能動用幾十萬力量。

而苦竹大師的力量值,不過才五萬而已,和凌天相比,簡直是少得可憐,他要能擋下這一掌才奇怪了。

苦竹大師畢竟是抱丹境強者,立刻反應過來,全身靈力狂涌,向凌天反擊。

哪知道苦竹大師突然覺得前方空蕩蕩的,凌天的勁力消失的無影無蹤了,他的全力反擊竟是打在了空處。

苦竹大師一呆,緊接著凌天單手一抄,已把苦竹大師頭上的茶杯拿到了手中,退開一步,微笑著喝了一口茶。

剛才凌天的掌力,忽吞忽吐,閃爍不定,引開苦竹大師的靈力,實是武道中精妙之極的手段。

苦竹大師是抱丹境武者,也是識貨的,知道剛才凌天引開他全身靈力時,如果不是去拿茶杯,而是趁機攻擊,他少說也是重傷,被直接打死都有可能。

但凌天並沒有這麼做,雖然苦竹大師是一個騙子,但凌天和他沒有深仇大恨,也不會肆意殺戮。

人群也看愣了,傻了,呆了。

這什麼情況?!

這小子竟把苦竹大師的茶杯拿到了手上?!

苦竹大師既然誇下海口,茶水灑出來一滴就輸,不用多想,他肯定是用靈力緊緊包裹住茶杯,就算茶杯倒轉過來,裡面的茶水也不會漏出一滴的。

這小子不攻破苦竹大師的護身靈力,是不可能拿到茶杯的。

但凌天不僅拿到了茶杯,還喝了一口茶,也就是說他擊破了苦竹大師的護身靈力。

這怎麼可能呢?一個凝元境的武者擊破抱丹境的護身靈力?怎麼想也不可能啊?

不少人抓耳撓腮,眼睛暴突,只覺得自己的世界觀都被顛覆了。

圍觀人群尚且如此,苦竹大師的眾弟子站得近,看得清楚,更是腦袋發暈,幾乎要暈過去。

他們是真真切切的看到了,凌天以硬碰硬,拿到了茶杯,這是絕對的實力。

凌天喝了一口茶,覺得這打賭來得太輕鬆了,他剛才只動用了一萬的力量而已。

而苦竹大師有五萬的力量,本來要護住茶杯應該沒有問題,但凌天用上了來自混元挪移功的借力打力,憑虛御實的技巧。

區區一萬的力量,照樣破了苦竹大師的防禦,輕而易舉的拿到了茶杯,甚至還悠閑的喝了一口茶。

苦竹大師坐在椅子上,面容獃滯,還沒有反應過來。

這時一個機靈的弟子見情況不妙,走上來,指著凌天怒斥道:「你使詭計!這把不算!」

「我使什麼詭計了?」凌天道。

「你剛才手上拿了一個東西,吸引我師父的注意,然後趁我師父不備,把茶杯搶去了!」那弟子道。

大街上的人群,聽了這弟子的話,也是恍然大悟。

他們在大街上,本來就看二樓不太清楚,又先入為主的認為凝元境絕不可能擊破抱丹境,立刻便信了這弟子的解釋。

凌天哭笑不得,想不到苦竹島的弟子,這麼不要臉,他看向苦竹大師,道:「苦竹大師,你怎麼說?!」

苦竹大師也是老江湖了,弟子給他找了一個台階,他立刻順勢而下,義正辭嚴道:「你還有臉說話,剛才如果不是你用詭計騙過了老夫,怎麼可能讓你得手!老夫真是看錯了人,原來以為你雖然狂妄了一點,但人品不壞,還想收你為弟子,想不到你竟然是這樣的人!算老夫看錯了人,老夫絕不會收一個卑劣的人做弟子,這次的打賭就算了,你走吧。」

這……尼瑪!凌天目瞪口呆,萬萬沒有想到,這老頭可以無恥到這種地步,自己明明贏了,他一張嘴,不但不算,自己還成了人品低下。

「大師說得對!」

「這種陰險小人,不要也罷!」

「收徒弟人品第一,天賦再高也不行,小心以後被反咬一口。」

「這人耍詐,苦竹大師也讓他離開,真是仁慈啊!」

一女二三男事 人群議論紛紛。

凌天不禁佩服,苦竹雖然無恥,也夠機智的,輕鬆就化解危機,還反咬自己一口。

難道就這麼走了?不!凌天咽不下這口氣! 任健聽到老大那麼不要臉的話,幾乎氣飛了在電話里狠狠地罵道:「滾蛋!齷齪!我跟你說,我以為是你們給舞家二老帶的禮物,直接就亮出來了!你知道嗎?給人家兩位老人看了!」任健自己都快綳不住笑了。

「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給舞家父母看了?哈哈哈哈,任健,我的好弟弟,這種事情居然發生在你身上?太好笑了,太好笑了! 長公主的舊情郎 ——任安安,過來過來聽笑話!」老大在電話里大喊大叫。

「閉嘴!小點聲,讓二姐知道了等於讓天下人知道,你敢說出去,回去我廢了你。」任健氣炸了,怎麼會有兩個這麼不靠譜的哥姐。

「那,那你怎麼解釋的?」老大費了好大勁兒才停下笑。

「還能怎麼著?上面都是德文,他們又看不懂,我就只好說是你從德國給我帶的維生素了。人清清媽媽人好,當場就要給我倒水讓我就著吃兩片。」任健如實描述。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