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本來就是!”自信滿滿的雷阿倫堅起食指,向山貓隊半場上的張若寒用力的指去,大喝道:

“進攻!” “是!” 隨着雷阿倫的一聲大喝,超音速的五名球員,縱身向山貓隊的半場攻去。 …… “張,你果然夠狂竟然想去模仿雷阿倫的射籃!”站在三分線內的奧卡神福,伸出右掌,搭在張若寒肩膀上,向張若寒笑道:“不過,你放心好了,還是那句話,有我奧卡福站在你的身前,你什麼都不用怕

“進攻!”

“是!”

隨着雷阿倫的一聲大喝,超音速的五名球員,縱身向山貓隊的半場攻去。

……

“張,你果然夠狂竟然想去模仿雷阿倫的射籃!”站在三分線內的奧卡神福,伸出右掌,搭在張若寒肩膀上,向張若寒笑道:“不過,你放心好了,還是那句話,有我奧卡福站在你的身前,你什麼都不用怕,想去做什麼,便去做吧!”

“謝謝你!”心頭曖洋洋的張若寒,非常感動的望着奧卡福。

“謝什麼,如果真的要謝我,就去把雷阿倫的絕招,學會,我一看到雷阿倫自信滿滿的樣子,就非常不爽,彷彿全世界上,只有他才能射出如此快而準的三分遠投!”奧卡福撇撇嘴說道。

“行!”

張若寒用力的點點頭,那雙堅毅的星目中猛然射出兩道充滿自信的目光,直直的向前方飛奔而來的超音速衆人,射去,望去!

雷阿倫的快速出手射籃,是真的很難,自己全心全意的射了兩球,也只是做出了姿勢,而沒有並沒有找到正確的感覺,不過,不過!

不過從張若寒的骨子裏透出的那股自信,那股執着,以及對他心中對籃球的至愛和信任,讓他非常衝動的相信,相信他是絕對有可能去把雷阿倫的絕招,漸漸的撐握到他的手中,成爲他和籃球彷彿已完全融合爲一體的身體內,一種新的,但是永遠不會逝去的身體記憶,*本能!

一次再一次的體會,將別人眼中的不可能變成自己手中的可能時的,那股極致的快感!

…..

雷阿倫和超音速的球員們,飛衝過半場之後,按照各自的位置向山貓半上場的幾個點落去,眨眼間便擺好了將要和山貓隊打陣地站的陣勢。

山貓的球員們在超音速的陣勢剛剛擺好之後,便展開半場對位盯人防守,死死的跟着超音速的每一名球員,而超音速的核心球員雷阿倫身前,站着的便是山貓隊的貓王張若寒!

雷阿倫一邊拍打着籃球,一邊向張若寒開口笑道:

“呵,小貓王,你一定要多學幾次我的絕招,這樣,纔會把進攻的機會,交到我們手裏!”

“是嗎?”張若寒彎下腰,不置可否的反問道!

“當然!”雷阿倫大喝一聲,重心猛然一低,人隨球走的向張若寒的左側強突去。張若寒順着雷阿倫突破的方向,向左後飛快的一個撤步邁出,通過防守滑步緊緊的咬在雷阿倫身側。

然而就在這時,超音速隊卻打出了本場比賽裏,最爲漂亮、默契的一個配合!

從籃框左側底線,經由籃下直插右側底線的雷德諾,猛然和堅立在右側禁區邊線上的劉易斯,一起向三分線外的雷阿倫迎去,速度完全衝刺起來的雷德諾眨眼間便衝到三分線外,接住雷阿倫第一時間傳過來的籃球,縱身躍起!

而正當看防雷德諾的奈特,以爲雷德諾又要依照超音速隊最喜歡的打法,投出一記三分遠投,拼命向雷德補防過去時,負責看防劉易斯的奧卡福,卻被看到雷德諾衝到三分線外,驟然向底線反跑的劉易斯,猛然甩開奧卡福後,衝回空無一人防守的籃下,接住縱身躍起的雷德諾,雙手砸出的籃球,雙腳急墊一步之後,猛然全力一蹬地板,縱身高高躍起,

將自己快到一百公斤的體重,夾雜着注入雙臂的全身力量,死死的抓着籃球,拼命的向籃球框轟去,彷彿在劉易斯眼前的,正是讓他痛恨到極點的,張若寒!

“哐當!”

一聲巨響傳出,吊在籃框上的劉易斯,狠狠的當空抖了幾下身體,然後鬆開緊緊扒住籃框的右手,砰然落在地板上,迎得了全場超音速球迷們的一陣狂歡!

“呵,謝謝你送給我們的機會!”

發起進攻的雷阿倫朝張若寒微微一笑,轉身擁住雷德諾和劉易斯等隊友,向超音速的半場,大笑着跑去。

確實漂亮啊!

張若寒看到超音速隊如此默契的一球,不禁輕聲讚道,那種一個眼神一個動作,便可以告知隊友們,下一步應該如何做的默契,正是剛剛組建的山貓隊,所欠缺的,所沒有的,也正是伯尼希望山貓隊的球員們,能夠快速陪養出的!

什麼時候纔會有這樣的默契呢?

沒有爲雷阿倫的話而感到不適的張若寒,將籃球遞給裁判後和裁判一起向底線走去,他真的非常想體會,向超音速隊那樣如此默契打球的感覺,但是,現在的山貓隊明顯還做不到這一點,因此,張若寒也就沒有必要考慮這麼多,反正張若寒堅信,遲早有一天,他會和奧卡福等兄弟們,打出比超音速隊更加默契,漂亮的配合!

因此,張若寒現在要去做的事情,只有一件,

那便是盡情的享受自己的處子秀!

張若寒凝望一眼遠處超音速半場上的雷阿倫,然後將籃球向奈特擲去,跟着運球向前衝進的奈特,一起向超音速的半場狂衝去!

奈特運球衝到超音速隊的半場上,負責看防奈特的雷德諾,便從三分線上步踏出,向奈特緊逼而來,對於山貓隊奈特和張若寒這兩名小個球員,超音速隊的球員們看防的非常緊慎,生怕他們到處亂鑽之下,便鑽出空檔,由其是張若寒全力起動之後的那種至極的速度,整個超音速隊是沒有一人能夠跟上的,所以他們只能跟防張若寒,逼防奈特,希望把兩人到處狂奔的身形,徹底的遏制住!

面對雷德諾的逼上防守,奈特淡淡的一笑,將籃球向另一側奔跑過來的二米零三的山貓前鋒賈森卡波諾傳去,後者接球后,向前順式前衝一步,站到三分線上,向看防自己的超音速球員,做出一個運投三分的假動作後,右手卻帶着籃球,向身後飛快的拉去,一個背後傳球,將籃球傳到張若寒手裏!

所有山貓隊的球員,看到張若寒接住籃球后,剎時間一起跑離張若寒所站的區域,將看防他們的超音速球員,吸引到別處,留下一大片空地,讓張若寒放開手腳之後,全力的迎戰防守他的雷阿倫。

張若寒接球后,順着前衝的身體,一腳踏在雷阿倫身前,星目中閃爍着招牌似的冰冷目光,冷冷的望着雷阿倫,彷彿眼前的雷阿倫,只是他口中的一個只任他宰殺的獵物!

面對張若寒如此冰冷的目光,雷阿倫的心中不由升起一種非常厭煩的感覺,即使在面對nba中的衆多當之無愧的巨星,球星時,也沒有人敢用這種眼光,去打量過雷阿倫,

彷彿此時的張若寒,再向雷阿倫訴說道,

將你一突而過,踏過你的身體,只是一件簡單的不能在簡單的事情!

心下大吼一聲“來吧”的雷阿倫沉下腰,將修長的雙臂儘量展開,擺出防守時最佳的圓住體姿勢,兩眼中閃爍着熾熱的目光,直視張若寒雙眼中的冰冷,既然張若寒咄咄逼人的向雷阿倫發起了挑釁的迅號,雷阿倫即使不爲了自己,只爲那些支持他的球迷們,他也沒有辦法,不去迎戰張若寒,況且,還有一名隊友,在不遠之處幫他協防着張若寒!

雷阿倫的眼角餘光,打量一眼站在自己身後一兩米之處,已經擺出隨時可以全速啓動姿勢的雷德諾後,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緊緊的注視着張若寒的每一個細微動作,希望能夠通過張若寒啓動之前的某一跡象,預判出張若寒的突破方向!

這是防守張若寒這類極速球員的最佳防守方法!

全場的觀衆們幾乎全部的站起身子,靜靜的注視着籃球場上的張若寒和雷阿倫,希望自己能夠清清楚楚的看到,本場比賽中兩名最耀眼的球員的激情碰撞下,到度會碰撞出何等奪目的火花!

“呼~~~~~~~~~~~”

張若寒深吸一口氣,聆聽着自已和雷阿倫的心跳聲,踏在雷阿倫身前的左腳,隨着持球的雙手,一起緩緩的向右虛移而去,然後,聽到自己的心臟猛然一下狂跳的剎那間,左右雙肩突然一顫,整個人的身影在雷阿倫瞬間驟然放大的瞳孔中,不可思議的淡了下去,緊接着卻突然出現在雷阿倫的身體左側,帶給雷阿倫全身一陣巨顫的恐怖視覺衝擊後,迎着風的怒吼聲,從雷阿倫的身邊閃電般的呼嘯而過!

張若寒要讓所有名爲超音速的球員們看一看,看一看真正的極速,真正彷彿可以追趕聲音的第一步,倒底是何等程度的夢幻瞬間!

“啊~!”

天那!

怎麼可能!

看臺上的超音速觀衆們,場邊的超音速教練和球員們,以及被超音速隊邀請來參加夏季聯賽的自由球員和新秀們,都在張若寒宛如奔雷的第一步中,極度痛苦的呻吟出聲,實在不敢想象,超音速裏的最強球員雷阿倫,竟然連絲豪反應都沒有作出,便被張若寒給穿過去了!

然而,向心系超音速、心繫雷阿倫的人們,送上震憾的張若寒,並沒有停止他如奔雷一般的前衝之勢,極如閃電的一步踏出之後,已經站上超音速隊的三分線前沿,正準備出手起跳運投三分時,卻聽到一聲全力的爆喝,

“休想!”

隱隱替雷阿倫協防張若寒的雷德諾,終於發揮出自己曾被張若寒一穿而過後,所遺留下的心痛經驗的作用,成爲整個籃球館內,第一名回過神的球員,並在張若寒剛踏足三分線前沿時,已經全力的向張若寒飛撲而來,舉在前方的右手,伸得筆直筆直,只要張若寒膽敢出手遠投,他就要將球給冒下來!

不料,星目中寒光大作的張若寒,渾然不顧雷德諾飛撲面來的身體以及伸得筆直的手臂,自顧自的屈腿躍起,眼看就要在片刻之後,被雷德諾封住投籃路線的時候,卻已在將投球的手臂移向籃框的第一時間內,“嗖”的一下抖出手腕,將籃球閃電般的射出手去!

“進去吧!”

張若寒一邊體會着從手指上磨擦籃球的部位,傳出的絲絲快感,一邊由衷的向上天祈禱道,

靠!

可惡,還想偷學阿倫的絕招,決不可能會進的!

心下怒罵一聲的雷德諾,卻已無法收回全速伸出的手臂,在自己的手臂以差之毫釐的距離錯過張若寒射出手的籃球后,“啪”得一聲,拍打在張若寒的右手上,驚起一聲急促的哨音,正準備搖頭嘆氣的接受裁判做出打手犯規,加罰三球的手勢時,卻和雷阿倫一起,心神欲裂的聽到一聲所有籃球運動員,最爲熟悉的輕響!

“刷~~~~~~~`!”

在某些人耳中有如天籟之音一般美妙的聲音,在此刻的雷德諾和雷阿倫的耳中,在超音速球員們耳中,以及所有心繫超音速人們耳中,竟宛如地獄大門開啓時的魔鬼之音般,那麼的恐怖和痛苦!

而徹底的上演一出,向世界證明自己實力的完美表演的張若寒,則在球進的那一刻,在全場山貓隊球迷以及電視機的中國球迷們歇斯底里的瘋狂吶喊聲中,緩緩的舉起命中不可能一球的右手,猛然緊握成拳,彷彿在向全世界的人們大聲的吶喊道,

“貓動天下的時刻,已經開始了!”

…..

因爲張若寒的隨心所欲的表演,而被打亂士氣的超音隊,在張若寒和山貓隊球員們的積極拼搶下,他們本來非常厲害的擋折戰術,竟然漸漸變得無力起來,好不容易的取下兩分後,再次看到張若寒像雷阿倫一樣閃電般出手,心存僥倖的超音速球員,以爲張若寒上一球,只是遠氣太好,而無意中投中一球時,卻發現籃球離開張若寒的手指後,輕輕的划進籃框裏,看似那麼輕,落在超音速的球員們心頭時,卻是那麼重!

……

在第四節比賽末段山貓隊叫的一個長暫停時,已經因爲無奈而決定放棄本場比賽勝負的鮑勃維斯,向弟子們送上幾去更顯無奈的鼓勵後,超音速的球員們打量一眼張若寒三十五投二十三中的可怕賬單,一起同樣無奈的搖搖頭向球場上走去,當他們的目光掃過自信到極點,手風越來越順的張若寒時,他們在那恍惚的一剎那,彷彿將張若寒的身影和另一名極速球員,曾經靠一已之力幾乎便將超音速隊完全擊垮的得分王阿倫艾弗森的身影重疊在一起,不禁重重的感嘆道,

多麼恐怖的山貓之王啊,他的發展潛力絕對不在答案之下!

……

電視機裏的雷阿倫面帶無奈之色的從八十六比九十一的記分牌下走過,已經在夏季聯賽中破天荒派上幾名主力球員的他們,想去狂踩對手幾下的他們,卻在全場比賽即將結束的時候,落後於全聯盟中墊底的新軍球隊山貓隊五分!

並且幾乎差點要被貓王張若寒一人打敗,真是太讓雷阿倫難以想象了,而且,張若寒還~~~~~還~~~~~~~

雷阿倫的心臟抽痛幾秒之後,接着想道,還在本場比賽中,用他的絕招投中了三球,雖然還沒有完全撐握到出手時的全部感覺和技巧,可是,已經露出將要成功的跡象,真是太讓雷阿倫覺得不可思議,覺得可怕了!

這樣一名完全投入於不停進攻中,非常難以看防的球員,在以後的nba比賽裏要是碰到了,到底應該怎麼辦呢,即使超音速隊可以說,他們是因爲回南斯拉夫休假的拉德曼諾維等幾名主力球員,沒有到場,而落後給山貓隊,但是,就算他們也在場上,又真的有用嗎,

哎!

遙搖頭後的雷阿倫,運球向山貓隊的半場走去,想要將比分像是追回三分後,結速這場如惡般不可思議的比賽,卻在剛剛跨過中場線的時候,看到一雙冰冷到極點,但卻泛着嗜血感覺的目光,緊緊的籠罩在自己和運在自己右手下的籃球上。

而那雙眼睛的主人,正是山貓隊的貓王,張若寒!

已經爲了張若寒和山貓隊球員們的積極拼搶,而感到煩惱的雷阿倫,咬牙向張若寒低頭衝去,比賽已經沒有多少時間,當他衝到可以出手的位置,將籃球投出去之後,應該就是終場的蜂鳴聲響起的時候,所以,雷阿倫決定了,這最後一球,就由他自己親自出手解決,希望能夠把從張若寒那裏得到的漫天怨氣和無奈,發泄回張若寒身上,要知道,他也是一名進攻比防守厲害的進攻型球員!

雷阿倫將籃球穩穩的壓在右手下向張若寒的右側衝去,他的目光已經同時在打量着張若寒身後的籃框和籃框上的計時器,猛然一個跨下變向運球之後,飛衝到張若寒右側的雷阿倫,使出了向左右虛晃的迷蹤步,曾經在禁區之內,雷阿倫便多次依靠這招,晃過了n名巨星的防守,霸氣十足的將籃球轟在籃框裏!

而在此時,他只是想用這招來強行穿過張若寒的防守,得到一個接近三分線,可以出手的機會,想來是沒有什麼問題的!

果然,雷阿倫趁張若寒被他左右晃動的不知應作如何反應時,面帶微笑的從張若寒的左側衝過,在雷阿倫前方不足半米之處,便是他最喜愛的的三分線!

呵,總算有機會扳回一局了,

心下輕輕鬆了一口氣的雷阿倫,在全場比賽只剩下最後三秒時,終於重新露出久違的笑容,但是,他的笑容僅僅保待了不到零點幾秒的時間,便隨着一隻猛然在他的腰際劃過的黃色手掌,驟然的拍在運在他右手下的籃球上,驚起啪地一聲心碎的響聲,而愕然止住!

籃球竟然在雷阿倫的身體完全衝過張若寒的防守時,卻向着中場線飛快的落去!

然後,一道極速的紅色身影,在全場比賽只剩下兩秒多一點的轉瞬即逝的瞬間內,緊隨着心中想要拼命得分的瘋狂yu望,向落在中場線上的籃球拼命的追去,猛然一個閃電般的大步跨出,追上籃球之後,踩着中場線的左足全力一蹬地面,拼命的向遠處那片橙色海洋躍去,迎着風的阻力,按照自己最習慣的方式,託球的右手,描準那邊橙色海洋的正中間進,全力的抖出籃球,更在籃球離手的一剎那,向着全場的觀衆,向着全世界觀注本場比賽的人們,忘情的大吼道:

“進去吧,我的夢想!”

ps:有人問小鬱,如何安排衆多的比賽,其實很簡單,小鬱只重描寫有爭對性的比賽,夏季聯賽只有這一場是最重要的,別的不作描寫!

小鬱2005/11/30

點擊察看圖片鏈接: 李雙希送了林笑笑出宮。她沒有立刻走,而是站在那裡觀察著御林軍的輪班時間。一般來說,每過半個時辰,宮門口的御林軍就會輪換一次。也就說,他們至少在宮裡已經巡邏了一次。 畫春光 不說太遠的地方,宮門到御膳房這一帶一定巡邏完了。

那麼昨天的事情就變得特別奇怪了。他們在那裡鬧出的,絕對不是小動靜。更有一個意圖行刺皇上,並要綁架的刺客在那裡。雖然李雙希不覺得自己是一個重要的人,但畢竟秦暮暮也還是丞相之女。更有皇上最寵愛的九皇子和秦少嶺。

在場的每一個人都不容有失。這樣的三個人在一個地方遇襲,不僅無人施救,九皇子甚至為了拿刀對著她。

難道是為了幫助那個刺客嗎?還是……李雙希有了一個大膽的想象。那個人就是九皇子的人!雖然這樣想就可以解釋九皇子的奇怪舉動,但是如果那個人是九皇子的人。

沒道理會想偷走她啊?雖然九皇子的確喜歡秦暮暮,但是九皇子並不需要用這種下作的手段。

不過,他昨天的行為雖然還不算下作,但也真的有點卑鄙了。李雙希現在都心有餘悸的,那把刀如果真的捅入了她的身體。她現在還能站在這裡,看著那些御林軍來來往往的嗎?

「秦掌膳,你是不是要出宮啊?」

興許是李雙希實在站了太久,守門的侍衛居然走了過來詢問她是不是要出宮。是啊,她有公主替她求來的特權,一月可以出宮三次。如果不是他來問起,李雙希也許都忘了這件事。因為這幾天,她的心又開始七上八下,一樁樁的怪事又向她襲來。她不想面對,所以整個人開始焦慮。而且昨晚,她都沒怎麼睡。

也許現在不困了,但她的頭還是悶悶的很難受。

「天色也晚了。我只是來送我的侍女。以前在家裡,我們一向親厚。」

「秦掌膳真是溫和,如此體恤下人。」

「也沒有了,她雖為侍女,但實際上就像我的姐妹。我們是一同長大的。」

李雙希想起林笑笑。雖然林笑笑也許並不這樣想,但是她卻是這樣認為的。三年之情,李雙希無法割捨。也或許是她太念舊情,才淪落到今天這個地步。

旁人看她也許很好,皇上身邊的貼身宮女,秦相的嫡親女兒,應該是備受寵愛與眷顧的。只有李雙希自己明白,她是如何在宮中一步步的走來。其中的艱辛,李雙希甚至不想回首。如果不是一直有人相助,她不知道憑自己能否走到今天這個地步。

「秦掌膳?」

守門侍衛看見眼前的人又一次陷入的獃滯狀態,不禁也納悶起來。但想起昨天那天轟動的大事件,也許這位高門貴女是被嚇壞了,還沒有回過神來吧。

「是否還在為昨日的事情擔憂?」

昨日的事情?李雙希頓時來了精神。昨天她莫名其妙的就失去了意識,應該是被九皇子打暈的。但無論如何,後面的事情,她都全然不知了。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到了自己的床上了。第一眼看到是林笑笑。

雖然她是很喜歡和林笑笑一起,但她也明白有些事情,她是不能夠和林笑笑說的。所以她選擇把林笑笑送走,因此也忘了去問,昨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不過正好,問林笑笑,不如問這些侍衛。說不定,他們知道的會更為清楚。

「昨日確實心驚,不知暮暮暈倒后,兄長和九皇子是否安好?」

「秦畫師受了傷,現在還沒醒。九皇子倒是無事。」

他回憶起昨天的事情,等他們巡邏的人到了之後,就發現九皇子正在照料暈倒的秦掌膳,而秦畫師則暈倒在另一處宮門的牆角處。所以,他們並未見到那個刺客。只是聽說有這個人存在,為了搜尋刺客,整個皇宮燈火通明。昨天估計誰也沒有睡好。

「哥哥他……」李雙希聽聞秦少嶺受傷,腦子繼而一片空白,要不是因為來救她,「多謝您了。我先走一步了。」

李雙希顧不得那麼多禮節,她現在只想去見秦少嶺。所以便連告辭的話都沒有說完,她一個箭步的沖了出去。旁人見了,也只道是兄妹情深。卻不知道李雙希心中真意。

李雙希奔走在宮內的長廊中,玲瓏畫意館便是她的唯一目標。去見秦少嶺,馬上去見秦少嶺。她真的很想立刻就見到他。她想知道他的傷勢,她想知道是否為了救她而傷。

雖然她覺得這個答案是肯定的,但是李雙希還是想他親口說出來,因為那邊說明,秦少嶺是安全的,清醒的。

他還暈著沒有醒過來,他受了傷,這一樁樁,一件件的,李雙希都想不過來。

此刻,她只想去見秦少嶺。但……偏偏有人要阻擋她的步伐。

「怎麼,去見少嶺嗎?」

攔住她的並不是別人,而是讓李雙希感到恐懼的九皇子。這個九皇子到底是什麼樣的人,她真的琢磨不透。也許,是因為她太過愚蠢,所以看不出,九皇子竟是這樣的一個人。

「我保證不會說,你便放我先行吧。」

李雙希雖然愚笨,但是她不至於連這麼簡單的事情都看不出來。九皇子現在在此處攔住她,不過是因為昨天的事情。昨天,她不僅是那個事件中的核心人物,最重要的是,她還看到了九皇子的另外一面。

一向溫和有禮的謙謙少年,對自己喜歡的姑娘,是那樣的謹慎又進取。若不是因為李雙希清楚的知道,那些柔情全是給的秦暮暮,說不定也會為這位皇子芳心萌動一會。

可那一切就是假象罷了。

「你不會說什麼?」九皇子把李雙希逼到了牆角,「暮暮,我實在聽不懂你說什麼。」

「你當真不懂?」

「不懂。」

「您說什麼,便是什麼。我便當您真的不懂。」

那冰涼的觸感又一次到了腰間,李雙希看著那個滿臉笑容的男人,身體深處的寒意又一次四散到體外。

此刻,她還能質問嗎?

「暮暮,我知道你心急想去看少嶺。不過,你還是先跟我走吧。」

說罷,她的手被人牽起,偏離了去往玲瓏畫意館的道路。 當那顆夾雜着張若寒最大夢想的籃球,在全場比賽即將結束,連一秒鐘都不到的瞬間內,飛快的穿過橙色的籃框,驚起全場比賽結束的鋒鳴聲時,場邊的山貓隊教練伯尼,滿臉激動的從座位上一躍而起,飛快的舉起雙臂,一個背後揹負着十三號號碼的紅色身影,從球場上向伯尼飛衝過來,一把衝到伯尼的懷中,緊緊抱住伯尼、擁着伯尼,和伯尼一起非常喜悅的承受着籃球館內,區區幾百名山貓隊的球迷們,卻歇斯底里發出的巨大吶喊聲。

在今天的此時此刻,張若寒用自己的實力,徹徹底底的當頭痛擊了所有在比賽前用言語詆譭他,用言語挖苦伯尼,認爲山貓隊發高薪簽下張若寒是一個天大笑話的人們,更向全世界球迷們,向全世界的籃球運動員們,以最震憾人心的方式,下達了一份震驚全世界的通文,

一顆從中國升起的世界籃壇巨星貓王張若寒,即將要用他寒光四射的利爪,去強行撕殺出,一條通往籃球世界中最高之顛、血染輝煌的夢之道路!

……

在烈日的烘烤之下,當二零零五的美國四大夏季聯賽,隨着最後一個結束所有賽程的洛基山夏賽,劃上一個最終的句號時,所有美國媒體以及中國媒體,像是發了狂一般,瘋狂的將鏡頭鎖定在交出一張驚人處子秀戰績表的張若寒身上。

夏季聯賽開始之前,還對山貓隊選中張若寒的“可笑”行爲,而大放厥詞的美國媒體們,面對張若寒的態度,在第一時間內發生了讓人咋舌的改變,剎時間所有美國大大小的的報紙雜誌,電視新聞中同時出現了一張飛越人類極限的照片、視頻,更非常衝動、迫不及待的將張若賽誇讚爲中國第一位世界級的超級後衛!並非常認真的直言道,在2008年奧運會,能夠幫姚明分擔千今重任的人,肯定非張若寒莫屬,而且今年的nba比賽中,也必將會因爲張若寒的到來,而進入一個更加混亂的戰國時代!

而一開始只是對張若寒的實力,持有懷疑態度的中國媒體們,雖然也以不落於美國媒體的速度,將張若寒的個人資料比賽照片和視頻,盡其所能的刊登於、播放於告種媒體上,剎時間使得張若寒成爲即劉翔之後的,一名全國家喻戶曉的新生代偶象,明星!

但是他們對張若寒所做出的評價,在全美國的媒體爲張若寒而瘋狂到無所不言的時刻內,卻依然保持中國人一向謙遜,即使在狂熱中也會保待理智的傳統,認爲張若寒只是一名天降大人於斯人也,必先勞其精骨,餓其體膚的典型中國運動員,他如今的成功是靠着他的毅力,他的努力,而重新踏上籃球世界上最高舞臺的,所以,他們在張若寒獲得一些成功的今天,除了真心誠意的爲張若寒感到自豪,感到開心外,更希望張若寒能和早已身在nba的中國球星姚明,以及身處歐洲大陸的張許古等人一樣,爲了中國的球迷們去穩穩的走好每一步,一直向前走去,中國球迷們永遠與他們同在!

不悲不亢的幾句話,卻在字裏行間流露出中國球迷們,對這些於身在海外的球員,對於走上貓動天下征程的張若寒,所寄於的濃濃厚望!

成爲第一名通過夏季聯賽,便可以榮升上球星二字寶座的張若寒,對美國媒體們的狂熱評價只是淡淡一笑,反而是對中國媒體們的評價,受到幾分頗深的感觸,正如中國媒體們所報道的那樣,他雖然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能抗起中國第一位世界級超級後衛的偉大稱號,但是,他會爲了他自己,會爲了所有中國的球迷們,一步一步的向前走去,直至走到夢想的身邊!

而這個前提便是,張若寒要更加努力的去探索無邊無際的籃球世界,所以,在結束夏季聯賽之後,這幾天球隊放假的休閒日子裏,張若寒哪也沒有去,除了每天晚上,在家裏和江娜靜靜享受甜蜜的二人世界外,便是一整天的待在空無一人的球館內,苦練着自己的籃球技巧,希望將上次對抗超音速隊的比賽中,撐握到的一些閃電出手遠投的感覺和技巧,轉變成一項自己的殺手鐗,然後能夠在面對以後更高、更快、更強的比賽中,多一招使自己立於不敗之地的絕技!

“碰!”

從張若寒右手中射出的籃球,砸在籃框上的瞬間,全身再也提不起一絲力氣的張若寒,砰然坐在地板上,任由全身上下拼命湛出的汗水,匯聚成幾道涓涓直下的溪流,輕輕滴打在地板上。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