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經理,一分鐘左右,就要到分公司了。」司機突然開口,小聲提醒道。

「好知道了,老闆那您看……」 「照你說的做。」陳浩咬著牙,肯定的點了點頭。 王經理露出個笑臉,說了聲好,就坐直身子沒了聲音。 但與此同時,年小麗靠在陳浩旁邊,看他為了捧紅自己,竟然都答應了……頓時感覺鼻子酸酸的,突然有種想哭的衝動。 陳浩也不知道這些,眼下光是抱著手機,點開

「好知道了,老闆那您看……」

「照你說的做。」陳浩咬著牙,肯定的點了點頭。

王經理露出個笑臉,說了聲好,就坐直身子沒了聲音。

但與此同時,年小麗靠在陳浩旁邊,看他為了捧紅自己,竟然都答應了……頓時感覺鼻子酸酸的,突然有種想哭的衝動。

陳浩也不知道這些,眼下光是抱著手機,點開了蘇墨雪的微信……

「小雪,在不在,跟你商量個事情。」陳浩打出這幾個字,嗖的發了出去。

很快,蘇墨雪那邊回了信息。

「老公,怎麼了,跟你老婆還這麼客氣。」

「嗯不是,是公司想捧紅麗麗,需要我配合一下。」

「配合?怎麼配合。」蘇墨雪的微信回復速度很快。

「是這樣的,我現在在去分公司的車上,總公司跟分公司的簽約藝人都在等著迎接,想等會兒下車的時候,讓麗麗挽著我胳膊。」

「笨蛋呵呵,這是要增加麗麗在藝人中間的威信,好事兒啊。」

陳浩猛看到這條微信,頓時給吃驚的睜大眼睛,才感覺心口大石頭稍稍落了下來。

「小雪,那這麼說,你同意了?」

「當然同意了,但是老公,以後這種事情要徵求我的同意,不然回家不給你開門呵呵。」

「哦對了老公,你們分公司總經理的身份,我已經打聽到了,跟你認識還是熟人!」

「嗯?不會吧小雪,分公司經理是誰啊。」陳浩有些激動的發著信息。

「呵呵,你不是馬上就到分公司了嗎,反正就算認出你不是陳豪,也不會戳破你的,但是今天晚上不許喝酒!」

「老闆,咱們是不是該下車了?」王經理小聲提醒道。

「不是還沒到嗎。」

陳浩抱著手機,繼續給蘇墨雪發簡訊,也沒有抬頭。

「到了,都到好幾分鐘了,都在門口等著你呢!」

「啊?哦好知道了。」陳浩嘴裡吃驚著,就快速給蘇墨雪發了條消息。

「小雪,晚上再給你打電話,我到分公司門口了。」

「嗯好,老公你先忙,記得晚上不許喝酒哦!」

「好。」

陳浩發過去一個字,快速鎖屏手機抬起頭,才意識到車子早就已經停了下來。

只是眼下,他心裡一直疑惑兩個事情。

第一個,就是小雪說分公司的總經理跟自己認識,還是老熟人,那這人會是誰?

第二個就是,小雪為什麼接連兩次,提醒自己晚上不能喝酒?

但再多的疑惑,也伴隨著王經理推開車門,又恭恭敬敬的給他拉開車門……

「麗麗過來,就按照王經理說的,快挽上我胳膊。」陳浩下來車,沖年小麗小聲提醒道。

年小麗沒出聲,光是拿手往耳朵上捋著頭髮,一步兩步的來到跟前,偷偷看陳浩一眼抱上他胳膊……

呵呵,真好!

要是,以後每天,都能這樣抱陳浩大哥的胳膊,該多好!

王經理也不知道這些,眼下光是看陳浩高高大大的,一身素黑色西服,紅色領導帥氣逼人。

年小麗,穿一身淺粉色弔帶長裙,乖巧可人的抱著陳浩胳膊,儘管個頭比陳浩矮了小半頭。

但他感覺年小麗,這丫頭站在自己老闆陳浩旁邊,還真就有種郎才女貌的感覺特般配……

「王經理,這前面,就是咱的分公司?」陳浩站在原地,吃驚道。

「嗯對,不是老闆,您不是來過嗎。」

「啊?哦兩年多沒來了,誰能記得住。」

「哦也對,老闆您平時是沒怎麼來過。」

「那這公司門口的人,也都是在等咱們仨?」陳浩也沒看他,繼續盯著前面吃驚道。

「不是,準確的說,應該是在歡迎您一個人,我跟莉莉就是陪襯。」

陳浩沒再說話,光是吃驚的看著眼前這棟挺高的大樓,還有大樓門口兩邊,分列在兩邊的員工……

哦不對,這些員工不是普通的員工,看左邊個個高大帥氣的男員工,應該都是簽約藝人。

而這右邊的,個個驚艷、嬌柔,花花綠綠的女員工,自然也就是公司的簽約女藝人了……

哎呦我的天,分公司這麼牛叉?

怎麼看陣勢,好像比總公司還厲害的樣子?

「老闆,咱們是不是,該進去了?」王經理在一旁小聲提醒道。

「啊?哦行,進去。」陳浩正了正身子,低頭沖年小麗笑了笑,這才邁開了步子。

恍然間,他走在這嶄新的紅地毯上,竟然有種結婚的感覺。

「老闆好,歡迎老闆回家!」齊刷刷的一個聲音,從左右兩邊輕聲喊了出來。

「好好好,大家好。」陳浩給年小麗挽著胳膊,拿左手沖兩邊晃了晃。 黑火和烈虎一族的人對接的很快,去了一個時辰左右就回來了,而趙信也打聽消息返回了,黑火成功的拿到了烈火族長親手獻上的邀請函。

見這裡的事情結束,趙信準備出發去罪孽城看一看,畢竟只有去了罪孽城自己才能清楚的知道當下的實事。耳聽為虛眼見才為實,本來趙信只想自己去的,奈何受不住柔的若磨硬泡,只好帶上了她。

這一次,趙信帶著柔就輕鬆多了,帶著柔兩個人使用時空之力,上一次因為柔是重傷,所以並沒有體會到時空之力的強悍之處。而這一次是在她眼睜睜之下,看著趙信帶自己瞬移,那種感覺有很不一樣了,用柔的話來說就是老崇拜趙信了。

由於罪孽城和大荒城相隔並不遠,趙信兩個人連走帶瞬移,很快就到了罪孽城。此時的罪孽城或許已經不叫罪孽城了,往日的繁榮昌盛與恢弘澎湃已經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殘垣破壁,只是相隔百里,也能聞到那濃重的血腥味。就在h=罪孽城的百裡外,數百的帳篷搭建起來,一個又一個的絢麗大陣坐落於四處,遠遠看去如海市蜃樓一般,極為壯觀。

看著敞篷外數不勝數的殘破屍首,橫七豎八的被隨意的扔在一旁,趙信心中一緊,這次已經不能稱之為戰鬥,而是戰爭了。在這個時候生命真的就如同草芥一般,這些人或許在幾日之前還在逍遙的過著自己的小日子,而現在已經魂斷異地。可能是進入了一小段時間的休戰,所以趙信並沒有看到喧吵的打鬧聲,兩個人走近陣地的範圍后,頓時有人上前來查問。

「你們是幹什麼的?叫什麼?哪個族氏的?」問話的是一個不惑境界的傳承者,只見他的一隻手臂無力的飄蕩在肩下,可能就是戰爭中受的傷。

趙信也沒有為難對方,輕聲道:「我是八大神族姒氏的叫趙信,她是烈火一族的,叫柔」,說著趙信便指了一下柔,柔可也被眼前的一幕嚇壞了,機械的點著頭,可能根本就沒有聽清趙信在說什麼。

「那你們現在這裡等著,我去找你們族氏的來接你們,你們別往裡走了,有陣法,萬一激活了大羅神仙都救不了你們」說著那人便轉身離開,又換來了另一個殘兵守住自己的位置。

這裡就跟行軍打仗時候一樣,無數的帳篷就是軍營,在軍營下是用一個諾大的陣法護起來了,雖然平時看不見,可一旦有些誤入就會使得大陣的效果激活,而這種大陣的消耗也是十分恐怖的,沒有一定的人員維持和荒石之撐的話,是根本就不可能運行的。所以說戰鬥拼的是實力,而戰爭拼的是人力和財力。就像這個大陣,就算是杖朝境界的人來了,一群花甲境界憑著這個陣也可以完全守住。

大陣的有四個入口,分為四個方向,不過入口並不代表就沒有陣法的保護,相反入口的保護要更加的嚴格,沒有指定人的方形,剛一進入可能就會遭到無數暗中隱藏人的斬殺。那個斷臂人的辦事效率很快,不一會兒就有兩個人來接趙信他們了,趙信跟柔打了個招呼,便隨著姒氏的人離開了,而柔也跟著烈火一族的人離開了。

進了營地后,來人帶著趙信一直都,直到在一個偏僻的帳篷前才停下了腳步,隨後那人便離開了。趙信看了一眼,想也沒想,立刻進入了帳篷,可是就在自己進入帳篷的一瞬間,就有一股強大的氣息壓了過來。微微一抬頭,趙信就看到了一個黑影,從其凜冽的氣勢中,趙信明白對方可能是想殺了自己。

「別衝動」趙信高喊了一聲,抬起了手,迎上了對方,一個冰盾豎在了自己身前。

「咔嚓……」冰盾應聲而碎,強勁的衝擊力使得趙信後退了數步,才堪堪停下。這才來得及抬頭看人,是姒氏的那個耿直大管家姒固。

沒等趙信說話,姒固率先說了,話語中憤怒異常「你還有臉來,你什麼意思,是想讓我們給你求饒嗎?我告訴你甭做夢了,我總有一天會殺了你的」。

趙信一臉的霧水,不過很快就想到了之前銀靈子的話,她肯定是扮成自己來這裡說什麼了。「咱們之前有誤會,你聽我解釋你就明白了」。

「還解釋個屁,當初我就感覺你這小子來到我們姒氏沒安什麼好心,現在萌萌少主也被你害死了,你還有臉說什麼」這時,另一個人站了出來,話語更加的刁鑽刻薄,趙信轉過頭,發現居然是姒間。不過像這種人自己根本就懶得理,也沒有接他的話,而是看了一眼四周,發現在這諾大的帳篷中都是姒氏的人,不過現在除了管家和一臉黑氣的姒威外,全都是負了傷的族長,一個個在恢復陣中養傷。

「行了,不要吵了,你來這裡幹什麼?我們不都是已經來參戰了嗎?你還要我們怎麼樣?」這時,穩坐在高椅姒威說話了,不過他的話卻讓趙信聽出了一些門道。

為了不讓他們再懷疑自己,趙信將自己的眼罩摘了下來,看向姒威,道:「姒族長,你還認得我不?」。

淘寶公主 「眼睛瞎了?真是惡人有惡報,你真是活該,上次你去我們族地是帶著一群人,我們不能怎麼樣你,現在就你一個人,還以為我們不能怎麼樣你嗎?」姒固再次上前,說著便又要動手,但是被趙信攔了下來。

「不要知道你們還記不記得我,實話跟你們說,自從上一次我第一次和姒萌萌去姒貴府後,我就再也沒有去過,因為我被人囚禁了」

「你騙鬼呢?我們已經知道你有易容的能力了,別在這裡跟我們裝蒜了」討人嫌的姒間這個時候又上來添油加醋了,讓趙信感覺十分的煩。突然轉過身,看向姒間道:「如果可以我第一次就殺了你」,趙信說話時眼中的殺氣頓時嚇了姒間一跳,身形猛退。

「姒族長,我今天來沒有別的意思,我只想跟您說一聲,這次的戰爭沒有必要打,先休戰吧」趙信正了正身形,十分正氣的跟姒威說道。

「休戰?」姒威的臉一直沉著,不知道在想著什麼,他也真的不明白趙信的意圖,畢竟這半年來,他已經收到趙信太多的「招呼」了。(未完待續。) 景伍的眼神之中充滿了探究之色。

眼前的白濟通無疑是癲狂的,是瘋魔的;而他那些歇斯底里的質問,卻也是字字擊心的。

若是方姨娘母子,並不是一開始的流言締造者,那麼其實大夫人就這樣草率地殺了方姨娘,是很牽強的。

畢竟拋開那些是是非非的流言,這對母子,最多就是傷人未遂,而且大夫人還當場就報復回去了,方姨娘當時挨的那一刀,早就足夠抵償了。

而之後大夫人偏偏又親自當著碧溪閣上下,一劍殺了方姨娘。這其中固然有方姨娘母子,故意在流言中再次煽風點火的原因在,但景伍此刻想想,大夫人應該也是有更加溫和不見血的能力和方式,再次去擰轉局面的,但偏偏她卻張揚得選擇了最血腥的方式。

這行為,反而不像是復仇,更像是在殺雞儆猴!

雞是誰,不言而喻,而猴,又是誰?

面對白濟通的質問,大夫人無所謂地笑了笑。

「就像你不在意外頭的則水是死還是活,方小河是死還是活,我也不在意。」,她避重就輕回道。

大夫人的話,惹得白濟通雙目噴-火,他一步步逼近大夫人,陰沉道。

「你說什麼呢!那個狗奴才怎麼能和我娘相提並論!狗奴才死便死了,可那是我娘啊!是白家大房有名有姓的正經姨娘!」

大夫人面帶嘲諷。

「那你可能想錯了,你以為的你娘,和則水並沒有什麼不同,都是奴才而已……,所以,哪怕就算是沒有任何理由,我殺了她,又能如何呢?」

白濟通腳步一頓,咬牙道,「呵,堂堂白家宗婦,就是這樣看待丈夫的妾室的?你還真是高人一等啊!大夫人!!」

「妾室?她可不算……她不過是白家買下來的一個奴才而已,她的命二十多年前就不是她自己的了。」,說著,大夫人自袖中抽出了一張薄紙。那是「方姨娘」,方小河的身契,之前一直都在老夫人的手中。而那一次,大夫人吩咐點翠去延鶴堂取白家眾仆身契的時候,這一張也在其中,並且生怕被忽視了一般,「方小河」的賣身契,明晃晃地被放在了第一張!

「你要自己確定一下嗎?三少爺。」,大夫人慢慢展開了薄薄的賣身契。

賣身契有固定的式樣,早在大夫人拿出來的那一刻,白濟通就已經有了判斷,但當他看到上頭「方小河」三個大字的時候,整個人便如遭雷擊!

旁人可能不知道「方姨娘」的本名,但作為兒子的白濟通,自然是知道的,方小河就是他娘啊!

他一把奪過賣身契,想都沒有想,就撕得粉碎。

「假的!你在騙我!這一定是假的!!」,白濟通喃喃自語,實在是無法相信。

一直以來,他都以為他娘和景信是一樣的,是早就脫了奴籍的,甚至,方姨娘自己也是這樣對白濟通說的。

因而這將近二十年間,他雖然可惜自己沒有托生成嫡子,但也沒有太過糾結於此,如今大權在握的景大管家不也是從奴僕一步步走到現在的嗎?雖然方式不同,但是他娘明明應該是和景信一樣的才對。

所以,此時此刻這張賣身契的給他對來的衝擊,甚至比知道方姨娘被殺時還要大!

母子之情不假,但前提是,這母不能成為他的瑕疵啊!

未曾見白濟遠那個蠢貨,不就是因為有了大夫人這麼一個出身高貴的正妻母親,才能處處比他要受優待一頭嗎!

他可以接受自己是個庶出,可以接受自己的生母曾經是個婢女,畢竟這些都是他無法改變的,但是明明已經成了他父親的女人,都已經生兒育女了,怎麼會還依舊是個jian婢!

「你撕了也沒有用啊,你也是奴才們伺候著長大的,應當知曉,這身契從來都不只有一份,官府那兒可是有留檔的,報上你白家三少的名號,自然會有人給你大開方便之門,供你查閱底檔。」大夫人頓了頓,面帶嘲諷,「那時候,你就可以好好看,仔細看,看看是真還是假!還有你順帶也可以查查看,你父親納妾的記錄,好好看看有沒有『方氏』!」

白濟通的心中湧出了荒謬二字……,他若是真的按照大夫人所說的,去官府查檔,那才是真的將自己的麵皮完全丟在了地上了呢!流言的力量,他可是真切地體會過的!

此刻他並不懷疑真假了,他只是想不明白,想不通為什麼!為什麼他娘至死都沒有脫了奴籍,生生成了他白濟通最大的污點!

他父親和祖父母不應當會如此絕情啊……,哪怕為了他,他的母親也應該脫了奴籍才對。

難道是……

「是你!是你!是不是你不讓我娘脫了奴籍!是不是你不願意讓父親納我娘為妾!!」,突然,白濟通猛地側過身,雙目死死地盯住了大夫人。

這是他能想到的唯一原因。

「方氏從來都不是我的奴才,她脫不脫奴籍,我說了有用嗎?」 巔峰是條狗 ,大夫人反問道。

「那我娘的賣身契,為什麼會在你手上!」

大夫人笑了笑,白濟通此時的模樣讓她感到前所未有的舒暢!她覺得自己真的是忍得太久了!

「看樣子,三少爺真的是病的不輕了啊,現在你娘的賣身契不是在你手上了嗎?」

說完這話,大夫人就不再理會白濟通,直接一手一個拉上了自己的一雙兒女,離開了眼前這個混亂無比的地方。

其餘眾人也跟著魚貫而出。

她們本來就是來找人的,找到了也就好了,沒有必要和白濟通糾纏過多。

薄情撒旦:前妻不買賬

別院前廳里。

大夫人打發了其他的人,只單獨留下了秦管家和點翠。

她小心地抿了抿杯中的茶水,溫熱的茶水潤澤了乾涸的肺部。

足足過了半晌,大夫人才開口說道,「秦管家,最近安平鎮很熱鬧啊。」

秦管家此時正垂首立於大夫人的面前,絲毫不敢託大。

「這中秋佳節快要到了,自然是要熱鬧了幾分。」,他恭敬地回答道。

「砰」

大夫人將杯子往秦管家身邊一擲,頓時,茶水混著碎瓷片,摔落滿地。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