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明白了,多謝宗主!」蘇豪感謝道。

「蘇豪,如果我把巨神宗宗主下一任繼承人交給你,你會留在巨神宗嗎?」巨神宗宗主突然說道。 蘇豪神色頗為驚愕,「宗主為什麼要這麼做?」 「當然是為了巨神宗,我認為你有這個潛力。」巨神宗宗主盯著蘇豪的雙眼說道。 「宗主,不是我不識好歹,不過我真的沒有想過這種事。」蘇豪苦笑道。 「

「蘇豪,如果我把巨神宗宗主下一任繼承人交給你,你會留在巨神宗嗎?」巨神宗宗主突然說道。

蘇豪神色頗為驚愕,「宗主為什麼要這麼做?」

「當然是為了巨神宗,我認為你有這個潛力。」巨神宗宗主盯著蘇豪的雙眼說道。

「宗主,不是我不識好歹,不過我真的沒有想過這種事。」蘇豪苦笑道。

「你一定要回到弈劍門?難道你對巨神宗沒有一絲感情?」巨神宗宗主疑問道。

蘇豪笑道,「我想宗主你可能理解錯了,我回天闌州並不是為了回歸弈劍門,只是有些事情有些人我放不下,我曾經深深的想過這個問題,我更傾向回到巨神宗,因為這裡也有我割捨不了的人,還有讓我走向更高的舞台。」

「很好,我果然沒有看錯你。」巨神宗宗主眼神一亮道,「說實在話,無論是隱魔域還是天劍域,能夠勝過你的年輕一代可以說已經很難找了,為了讓你不鬆懈,我認為必須得給你增加點壓力了。」

「我洗耳恭聽,宗主。」蘇豪點頭。

「太上長老已經閉關衝擊乾坤境,一旦功成,那麼我們巨神宗就會獲得參加五品宗門晉陞賽的資格,屆時晉陞賽將會匯聚整個神武大世界的所有準五品宗門的年輕高手,甚至還可以見識到更高品宗門培養的年輕高手,你不知道這些宗門培養出來的年輕高手是多麼的可怕,所以你必須更加強大,更加變態。」

「更廣闊的舞台。」蘇豪眼中迸射出興奮的光芒。 須彌山。

蘇豪緊閉著雙眼盤坐在踏神九階前,有一團金色在他的下丹田位置顯現,把他的身體完全染成了金色。也不知過了多久,這團金色突然爆發出強烈的金光,整整持續了半刻鐘才緩緩恢復成原來的樣子。

蘇豪睜開雙眼,金色消失在他的下丹田位置,他的臉上露出一絲喜色,似乎有所突破。

彌老憑空出現在蘇豪身前的半空,頗為滿意地點了點頭,「神元修為再次突破,你有資格踏上第四階了。」

神元修為突破之後,蘇豪體內的精元和真元幾乎已經耗光,要知道他的精元和真元是何等深厚,但是每一次修鍊神元都不可避免出現這種情況,若非他開啟了可以提供無盡精氣的中丹田和源源不斷生出真元的九道本源風靈力,恐怕很難支撐這種可怕的消耗,神元果然不是那麼容易修鍊的。

「彌老不急,我的精元修為和真元修為也已經到達突破的邊緣,且讓我先突破也不遲。」蘇豪微微搖頭道。

一個時辰后,蘇豪的精元和真元重新恢復到巔峰水平,蘇豪這才不急不慌地引動天劫。

須彌山雖是神器,但是也不能阻擋天劫的降臨,首先降臨的是道種境巔峰之劫,也就是天闌州武者通常所說的第四大劫。

以蘇豪現在的實力,第四大劫很快就被他無壓力渡過,修為成功晉陞到道種境巔峰,道種境這個境界終於被他走到了盡頭,下一步所要突破的境界就是堪比霸體境的神鼎境了。

道種境第四劫之後,靈蛻境後期的大劫接踵而來,靈蛻境天劫不同於道種境天劫,它主要針對的是武者的肉體和血脈,每成功渡過一次劫,無漏之體就會進一步完善,血脈也會進一步提純。

自身相比,蘇豪的神武系修為要遜於仙聖系修為,但是放在鳴鳳州年輕一代中也是一流水平,戰力堪比霸體境初期巔峰,第一個原因是除了人頭大的鳳凰石,其它所有從落鳳谷得到鳳凰石已經被他全部使用,他的肉身已經被巨量的鳳凰血液提升到了一個驚人的地步,第二個原因源自神秘而又強大的血脈,第三個原因就是他現在修鍊的武法《劍體》,非常優秀的一門武法,按照他的推測,這門武法應該達到了地階武法的品級。

蘇豪的腳步輕易踏上第三階來到第四階前,第一階和第二階是他在修鍊成神元的時候踏上的,第三階是神元修為第一次突破的時候踏上的,現在已經完成第二次神元修為突破的他終於有資格踏上第四階,彌老曾說過第四階的獎勵中有他想得到的空間戒指,他非常期待。

蘇豪站在第四階前,身體開始瀰漫出金色,數息之後他的頭髮、眼睛、皮膚甚至衣服等都變成了金色,完完全全變成了一個金人。

「也不知道我使用神元戰鬥,實力會達到什麼程度。」蘇豪緊緊地握了握拳頭道,「真的好想用神元打一場啊。」

彌老面無表情道,「別忘了我跟你說過的話,非生死關頭不可使用神元戰鬥。」

「想想總是可以的吧。」蘇豪無奈道。

蘇豪的金色大腳猛然踏向第四階,但是很快就被一種無形的力量阻擋住了,他怒喝一聲,全力催動下丹田,神元修為爆發到極致,阻擋他的無形力量只是堅持了數息就被他踏破,他的腳終於毫無阻礙地踏上了第四階。

踏上第四階之後,蘇豪身上的金色迅速褪去,重新變為了原來的模樣,他對彌老高興道,「彌老,我的獎勵呢?」

「看你毛毛躁躁的樣子,真當這空間戒指是什麼稀罕東西了,拿去吧。」彌老怒其不爭道,在他的控制下,一道黑光突然出現飛向蘇豪。

蘇豪絲毫不在意彌老的話語,興奮地接住飛來的空間戒指,這枚空間戒指漆黑無比,作為空間武者的他瞬間感覺到其中穩定的空間波動。他迅速在空間戒指上烙下自己的精神印記,一個幾乎沒有盡頭的空間出現在他的眼前,果然要比儲物袋的空間大了無數倍。

儲物袋是武者最常用的輔助靈器,它並非空間武者所煉製,而是由煉器師根據前人留下來的傳承打造出來的,打造的難度並不高,一般的煉器師都可以做到,只不過因為水平不同,打造出來的儲物袋的空間大小也不盡相同罷了,蘇豪見過最小的儲物袋空間不過收衣櫃大小,最大的也有一個足球場大,但是遠遠比不得空間戒指。

非空間武者不能煉製空間戒指,形象來說空間戒指是空間武者通過自身的能力從無盡的空間中分離出一個有限的空間,然後經過特殊的煉製方法把這個有限的空間煉製成小小的空間戒指,不僅儲藏空間無比巨大,而且還可以儲存活物。

把玩了一會空間戒指后,蘇豪突然疑問道,「彌老,你不是會煉製空間戒指么,為什麼不教我?」

「你的空間修為太粗淺,學不來。」彌老回答道。

「那你可不可以幫助我提高空間修為,要知道我已經踏上了第四階,屬於真傳弟子了,應該有這個資格了吧。」蘇豪無奈道。

彌老面無表情道,「作為須彌山器魂的我,我的空間天賦是與生俱來的,所以沒有系統的空間修鍊方法,我讓我怎麼教你。」

「原來如此。」蘇豪不禁失望道。

蘇豪的身前突然憑空出現一枚黑色玉片,只聽見彌老說道,「天葉老祖本身就是一位強大的空間武者,不然怎麼能煉製出須彌山,但是他的空間修鍊武法和戰技都被他融匯在神武法天人下凡中,你沒有完全通過踏神九階前是沒有資格得到這門神武法的,這枚玉片是他留下的唯一獨立在天人下凡之外的一門空間戰技,對你來說應該有用,這方面我就只能幫你到這裡了。」

蘇豪喜出望外道,「總好過沒有。」

蘇豪的神識迅速探入黑色玉片中,隨著時間的推移,蘇豪臉上的興奮之色越來越濃,皆因這門空間戰技的強大超越他的預料。

「大空間切割術,我手上的底牌又多了一張。」蘇豪緊緊地握著玉片說道。 因為蘇豪的名字上了隱魔域必殺名單的緣故,巨神宗宗主暫時把他留在了長佑山修鍊,所以接下來的一個月蘇豪都沒有出現在天賀山戰場中。

天劍域的天驕榜,除了蘇豪的榜首位置無人可以撼動之外,剩下的九十九個位置競爭都非常激烈,越來越多的年輕高手闖出了響亮的名聲,榮登天驕榜。

天驕榜的以戰鬥力來排名,勝場越多和戰勝的對手越強大的人,被天驕榜評估的戰鬥力肯定就越高,目前天劍域天驕榜最低排名也就是第一百名的戰鬥力為一萬,而佔據榜首位置的蘇豪,戰鬥力則是達到了驚人的三十萬,就算是最接近他的第二名也僅僅是二十萬,與蘇豪之間還有很大的差距。

隱魔域天驕榜這邊,烏鬽王雖然敗於蘇豪,但是並沒有影響到他在隱魔域天驕榜的位置,他依然是隱魔域天驕榜的榜首,天驕榜對他的戰鬥力評估是二十七萬,相比蘇豪的戰鬥力差距並不算大,不過隱魔域這段時間也冒出了很多厲害的人物,第二名的戰力為二十五萬,與烏鬽王的戰鬥力僅僅相差二萬,對烏鬽王的位置構成了明顯的威脅。

長佑山,蘇豪的專屬的房間,一道人影突然憑空出現,正是這段時間都呆在須彌山修鍊的蘇豪,外界雖然只是過去了一個月,但是蘇豪卻在須彌山修鍊了差不多一年,仙聖系修為依然是道種境巔峰,但是距離突破神鼎境更近一步,神武系修為卻是突破到了靈蛻境後期,收穫不小,神元修為進境最慢,依然停留在第二次突破的狀態。

蘇豪略作觀察便打開房門,一個曼妙的身影映入他的眼中,正是多日不見的巫少香。

「你突破到霸體境了?」蘇豪語氣驚訝道。

巫少香神色有些萎靡道,「嗯,剛剛完成境界鞏固。」

蘇豪疑惑道,「你似乎不是很高興,怎麼了?」

「整天被關在這裡,一點意思都沒有。」巫少香像白了蘇豪一眼道,「哪像你,動不動就閉關修鍊,可惡的修鍊狂人。」

「修行猶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蘇豪似乎心情不錯,難得對巫少香笑道。

「你可以到戰場上活動活動的,我讓京墨他們注意保護你就行了。」蘇豪建議道。

「不要,都是一幫臭男人,我才不要跟他們一起呢。」巫少香立即拒絕道,隨之又詢問道,「你的禁足令已經過去,接下來又要上戰場?」

蘇豪微微搖頭道,「禁足令雖然已經過去,但是我現在還不被允許上戰場,所以我想找點別的事情做。」

巫少香立即來了興趣,「做什麼,可以帶我嗎?」

「潛入隱魔域查清楚一件事。」蘇豪說道。

「什麼事情還要你親自去查探?」巫少香好奇道。

「張天師和朱鳥一族的族長傳回消息,他們發現隱魔域最近出現了不少不屬於隱魔域的武者,懷疑是其它域的武者,但是他們正在追查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所以無法脫身查探,所以我就自告奮勇向宗主攬了這個任務,算是找點事情做。」蘇豪沒有隱瞞道。

「可不可以帶上我,我警告你啊,如果你不讓我去,我現在就死給你看。」巫少香裝作威脅道。

「可以,別給我搗亂就行,今晚就出發,你準備一下吧。」蘇豪對巫少香吩咐道。

是夜,已經通過偽裝面具變化成一名偏偏少年的蘇豪悄然來到雲冰川穀,巫少香則是被他塞進了空間戒指中。

被積雪覆蓋的雲冰川穀換了一番模樣,漂浮在半空中的雲冰看起來就像是一塊塊巨大的雪糕,竟有幾分誘人,不過蘇豪沒有心思欣賞這些,因為他在尋找可以通過雲冰川穀的小道。

雲冰川穀通往隱魔域的的主要道路都有大量的隱魔域武者守衛,更有開天境強者坐鎮,一般人根本突破不了,但是除了這些大道,雲冰川穀還存在著很多可以通往隱魔域的小道,不過這些小道也會有隱魔域的武者埋伏著,能不能通過就要看個人本事了。

蘇豪的對風之意境的領悟和使用已經到了常人難以想象的境界,片刻之後他的身體化為一道肉眼難見的青風飛入一條偏僻的小道消失不見。

青風在羊腸小道中不斷穿行,這裡確實也有隱魔域的武者靜靜埋伏著,不過以他們的修為都無法察覺到蘇豪的存在,只當是一陣威風吹過。

小道的長度超出了蘇豪的預料,蘇豪在小道中穿行了大約半個時辰才到達盡頭,而這一路上他發現隱藏的隱魔域武者就有二十餘人,最低的是霸體境初期,最高的達到了霸體境後期,這是一股不容忽視的力量,怪不得天劍域要讓張天師和青窈萱潛入隱魔域了,因為就算是強大如易松這類霸體境武者也未必能夠衝過這條羊腸小道。

方一進入隱魔域,隱藏在青風中的蘇豪就不禁皺了皺眉,因為空氣中的能量非常駁雜,而且還蘊含著一種邪性,如果長期吸收可能就會慢慢被同化成邪修。

蘇豪觀察周圍,出了羊腸小道之後是一條千丈大瀑布,急流落在下方的深潭中發出震聾欲耳的聲音,他還看到有幾個隱魔域的邪修正在高高垂釣,釣上來的魚面目兇惡,生有滿口的怪牙,隨時想要咬人一般。

據張天師兩人傳回的消息,出現在隱魔域的神秘武者很有可能是來自萬鬼域。

從地圖上看,天劍域獨居神武大世界最南邊,猶如一個倒三角,小的一頭是天闌州,大的一頭是鳴鳳州,唯一與鳴鳳州接壤的就是隱魔域,與隱魔域接壤的域有兩個,一個是處於它的東北方向的萬鬼域,一個是處於它的西北方向的阿彌域。

萬鬼域是鬼修的天堂,與隱魔域是天生的盟友,所以這兩域保持著長久的聯盟關係,而阿彌域則是神武大世界的佛道聖地之一,準確來說是尼姑的佛道聖地,非常強大的一域,聽說擁有可怕的四品宗門,不過她們從來不干涉萬鬼域和隱魔域的事情。

「如果萬鬼域對天賀山增兵,估計天劍域很難抵擋的住。」蘇豪心裡暗道。 蘇豪沒有驚動瀑布上的隱魔域邪修,而是在高山叢林中穿行,直到出了天賀山範圍才開始減緩速度,尋到一處隱秘的地方后顯露出身形。

蘇豪把巫少香從空間戒指放出,巫少香方一出來就不禁皺了皺眉,因為充斥在空氣中的邪惡氣息讓她有些難受。

「慢慢你就會習慣的。」 狂野戰妃:王爺有種單挑 蘇豪說道。

「總好過在長佑山憋著。」巫少香的嫵媚大眼睛盯著蘇豪說道,「你什麼時候擁有空間戒指的?」

「剛得到不久。」蘇豪淡淡道。

「我也要想要一個,如果你不給我,我就死給你看。」巫少香裝作威脅道。

蘇豪啞然失笑,以前巫少香還對他頗為懼怕,在他身邊呆久了也就少了很多敬畏,不過他犯不著與巫少香計較太多,「你也知道空間戒指非常稀罕,恐怕賣了你這身肉也換不到。不過呢,等以後我可以煉製空間戒指了,我倒是可以送你一個。」

「你等於沒說,如果我死了你還煉製不了空間戒指呢。」巫少香不忿道,「不過就算是我死了也要,記得放在我的墳頭上就行了。」

「放在你墳頭上,難不成你還能變成鬼爬出來收不成?」蘇豪笑道。

「要你管。」

蘇豪把偽裝面具從臉上拿下來交給巫少香道,「這偽裝面具可以模擬邪修的氣息,輕易不能被人發現,所以你還是帶上吧。」

「那你呢,要知道隱魔域很多人都知道你的樣子,難道你這樣大搖大擺的走出去?」巫少香疑問道,「你這麼囂張會被人打死的。」

蘇豪沒有立即回答,而是拿出一顆白色丹藥直接吃掉,數息之後他的模樣便在巫少香的目睹之下變化成了一個相貌醜陋的青年。

巫少香神色嫌棄道,「這是誰煉製的幻形丹,怎麼弄得這麼丑,還有你的樣子雖然變了,但是你身上的氣息人家一眼就看出不是隱魔域的武者。」

「這個簡單。」

也不見蘇豪如何動作,周圍空間含有邪性的駁雜能量突然向他蜂擁而來,很快他的身上就出現了濃郁的邪惡氣息,連帶眼睛都變成了詭異的紅色,和很多隱魔域武者沒有什麼區別。

冷酷總裁鬥萌娃 巫少香被嚇了一跳,「你瘋了,難道你想成為邪修啊,還不趕緊給我把那些邪氣給逼出來。」

蘇豪擺手道,「放心吧,這點邪氣侵蝕不了我,只是起到偽裝作用罷了。」

「真的?」巫少香狐疑道。

「以我的實力,難道你以為這點邪氣能奈何的了我嗎。」蘇豪說道,「走吧,我們去銀月州。」

見蘇豪動身,巫少香趕緊跟上道,「為什麼要去銀月州?難道那幫神秘的武者就在銀月州?」

蘇豪點頭,「據張天師傳回的消息,他們就是在銀月州發現對方的,並且最終消失在銀月家族所在的銀月天台中。」

隱魔域的面積要比天劍域大,共分為銀月州、通冥州以及句余州三大州,和宗門統治的天劍域不同,隱魔域的武者世界主要由無數武者家族來組成,其中最為強大的家族是位於銀月州的五品家族銀月家族,堪比五品宗門,因為這個家族先後出現過兩位乾坤境武者,第一個是銀月家族的初代老祖,第二個就是萬年前被幻月天君殺死的銀月邪王,雖然近萬年來沒有乾坤境的人物產生,但是依然牢牢佔據著隱魔域第一家族的位置,這次的兩域之戰也正是由銀月家族主導發起的。

兩域互相滲透多年,對於對方的一些重要地方和大概的地理分佈都已經掌握的非常清楚,蘇豪臨行前早已憑藉強大的記憶力將這些資料記載腦海中,所以說雖然他是第一次來到隱魔域,但是很快就找准了方向,帶著巫少香直奔銀月州而去。

第二日,一口氣趕了數千里路的蘇豪與巫少香來到一個名叫莽牛城的小城,主管莽牛城的的家族就叫莽牛家族,一個八品小家族,在巫少香的強烈要求下,蘇豪打算在莽牛城歇息一晚,反正他所要調查的事情也不是一兩天就可以完成的。

蘇豪與巫少香的都只顯露出靈蛻境初期的修為,放在高手如雲的天賀山可能連螞蟻都算不上,但是對於莽牛城這種小地方來說已經算是高手了,所以只是金剛境巔峰的兩名莽牛城守衛根本不敢為難他們,兩人順利進入莽牛城。

兩人尋了一家普通的酒館坐下,隨意點了幾個小菜就嘗了起來,不過兩人都只是嘗了一口就放棄,因為這些食材中也蘊含有一定的邪性,味道也讓他們十分不適應,倒是這蘊含著邪氣的烈酒頗有一番滋味,見到蘇豪對這酒的評價不錯,巫少香也試了試,沒想到還真的不錯,兩人就這樣一杯又一杯地喝了起來,飯菜則是絲毫不動。

蘇豪與巫少香這一桌很快就引來了其他人的注意,不是因為兩人的特別行為,而是因為巫少香的美貌。

蘇豪邊喝邊說道,「我早說了你現在這個樣貌很容易惹出事,你看這些人瞧你的眼神,恨不得生吞活剝了你。」

巫少香立即不滿道,「比起我原來的樣子,現在這個樣子已經很醜了好不好。」

蘇豪當即沉默,巫少香說的倒是實話,作為仙音閣七仙女之一的她,絕對是難得的美人,尤其是她那自帶嫵媚的一張臉,絕對可以讓很多男人夢繞魂牽。

「如果有人騷擾,你自己解決!」蘇豪對巫少香說道。

「那是當然,對付這些阿貓阿狗還真不用你出手,到時候你就看老娘的吧。」巫少香得意道,周圍的這些人中修為最高的也不過靈蛻境後期,她當然不會放在眼裡。

雖然很多人暗中眼光盯著巫少香,但是都沒有做出出格的舉動,所以巫少香也不好發作,反倒是這些人的談話讓兩人聽得津津有味。

「烏鬽王敗於天劍域的那個什麼蘇豪手中真是出人意料啊。」有人遺憾道。

閃婚蜜愛 「這個蘇豪確實厲害的過分,戰鬥力竟然達到了驚人的三十萬,很多老牌霸體境高手恐怕都沒有這個戰鬥力。」

「我聽那些從天賀山歸來的高手提到過,這個蘇豪背有遮天之翼,胸有吞天之口,手握黃金劍,形象兇惡而又醜陋…」

……

「不知你們聽說了沒有,銀月家族的十小姐在銀月天台舉行比武招親大賽,說是誰能打贏她,她就嫁給誰。」

「沒錯,沒錯,我也聽說了,聽說這位十小姐還是一位大美人,如果能夠娶到她真是做夢都能笑出聲來。」

「你們就別做夢了,難道你們都不知道這十小姐搞這什麼比武招親賽是為了天驕榜排名第二的冥邪公子么。」

「真的假的?」眾人立即好奇,

「當然是真的……」那人言之鑿鑿道。 聽到這些人的談話,蘇豪眼中露出一絲異色,嘀咕道,「比武招親?或許這是一個潛入銀月天台的好機會。」

巫少香臉上不禁露出笑意,「我覺得這個不是重點。」

蘇豪疑惑道,「你有什麼高見?」

「重點是他們說你丑,在這一點上我與他們具有高度的共同看法。」巫少香笑道更開心了。

「瘋娘們!」蘇豪眼睛一瞪道,有時候他真想把巫少香的腦袋敲開,看看裡面裝的是不是都是水。

這時酒館門外突然傳來動靜,只見一隻體形龐大的黑色妖牛停在酒館門前,隨後一個眉目有煞的輕甲女子從妖牛背上跳下,手中抓著一根黑色的粗鐵鏈,拖著一個衣衫襤褸的男子便走進了酒館。

輕甲女子一出現,酒館的所有人都同時噤聲,似乎十分忌憚此女,酒館頓時安靜的落針可聞。

輕甲女子大聲道,「掌柜的,今晚送一車酒中釀到城主府,我要開慶功宴。」

酒館掌柜立即點頭哈腰道,「少府主,這酒我一定會按時送到,請您放心。」

「很好!」輕甲女子滿意道,正想轉身離去的她突然轉身看向巫少香,臉上讚歎道,「這麼俊的小娘子,真是我見猶憐。」

輕甲女子色眯眯的眼神讓巫少香不禁一陣反胃,隨即無比憤怒道,「走開,你噁心到我了。」

輕甲女子一腳踢飛擋前她身前的桌子,眉目間頓時釋放出一股煞氣,「喲,看樣子還是一個貞烈小娘子,我很多年沒有遇到過這種極品了,我決定了,以後你就是我的女人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