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嗷!哇嗷!」其餘鴯鶓躁動起來。

「呼咻!」一隻飛得較高的七級初期鴯鶓,確定不會誤傷到同伴,從上斜向下吐出一道風刃。 庄有為正要抽身,準備返回山崖石壁,繼續挖取龍血藤,突然感知到一股強烈的危機。 「破空斬!」庄有為當機立斷,選擇用攻擊作為躲閃,躲開風刃攻擊的時候,又一板斧劈向一隻七級初期鴯鶓。 「該死!鴯鶓開始用

「呼咻!」一隻飛得較高的七級初期鴯鶓,確定不會誤傷到同伴,從上斜向下吐出一道風刃。

庄有為正要抽身,準備返回山崖石壁,繼續挖取龍血藤,突然感知到一股強烈的危機。

「破空斬!」庄有為當機立斷,選擇用攻擊作為躲閃,躲開風刃攻擊的時候,又一板斧劈向一隻七級初期鴯鶓。

「該死!鴯鶓開始用天賦技能,這可不是一個好徵兆啊!」在他攻擊結束后,才感知到那一股危機,來自一道強大的妖力風刃,斜著落在下方的石壁上,悄無聲息的削掉一大塊岩石。

在庄有為暗自惱罵的時候,被他劈中那一隻鴯鶓,不止斷掉一個翅膀,腹部還出現一道大傷口,飛行能力幾乎失去,戰力所剩無幾,只能退出戰鬥。

忍住放手廝殺的憤怒,庄有為毫不戀戰,抽身回到石壁之處,繼續挖取龍血藤。

龍血藤紮根之處,或許最開始有一點泥土,但後期根須直接扎入完整的岩石,採挖難度非常大,只能鑿開石壁,慢慢挖取才行。

接連死去兩隻七級鴯鶓后,鴯鶓族群或許被震懾到一點,但見到庄有為挖鑿石壁,採摘龍血藤的行為後,又展開新一輪攻擊。

前一個階段挖出一半根須,現在要挖鑿的岩石不多,糾纏大致二十秒后,庄有為成功挖起最後一條根須,將整株龍血藤收入儲物空間。

「掃千軍!」

龍血藤入手,庄有為暫無顧忌,反身殺向攻擊他的鴯鶓。

「刀斧術!」

「開山斬!」按庄有為那個不完善的計劃,現在應該要大戰一場,將更多的鴯鶓吸引過來。

不過庄有為大戰中,始終向東北方遠離,離開大裂谷區域后,將更多低級鴯鶓拖入混戰。

這一輪激戰,持續二十多分鐘,庄有為又斬殺七級鴯鶓兩隻,六級鴯鶓十一隻,五級鴯鶓八隻。

再加前期斬殺的兩隻七級鴯鶓、五隻六級鴯鶓,累計斬殺鴯鶓二十八隻。

四隻七級鴯鶓,十六隻六級鴯鶓,八隻五級鴯鶓,已超過鴯鶓族群三分之一的戰損。

但整個鴯鶓族群,沒有任何退怯的趨勢,這又是一個高靈智種族,不會明知不敵血拚。

那麼只有一個原因,鴯鶓族群都非常清楚,龍血藤對其種族進化,有著無可取代的作用,不容許被人奪走,堅決追回龍血藤,必須血戰到底!

激戰二十分鐘,不只是斬敵之功,戰場向東北偏移十多公里。

庄有為估摸著時機已到,且他現在消耗比較大,決定溝通契約召喚巴特爾接應。

不多時,巴特爾出現在視線內,庄有為立即殺出重圍,坐到巴特爾背上。

巴特爾踏空奔騰,在庄有為指揮下控制速度,保持在鴯鶓視線之內,沒有直接甩開鴯鶓。 「哇嗷!哇嗷!」

在大峽谷半空,不斷傳來鴯鶓的嘶鳴聲,最開始充斥著憤怒,逐漸顯露出一些無力感。

庄有為騎著巴特爾,保持在鴯鶓追殺隊伍之前,大致一公里的距離。

半空視野開闊,鴯鶓都能清楚看見敵人,但不管它們怎麼加速,都不見追趕的距離縮短,憤怒逐漸被無力感取代,甚至產生放棄的念頭。

前後不到兩分鐘,又遠離十公里左右,庄有為讓巴特爾放開速度,一邊遠離一邊抬升高度,一分鐘便拔高五六公里,消失在雲層內。

借著雲層隱藏身形,巴特爾繼續踏空奔騰,不過方向折回,朝著大裂谷中段趕去。

巴特爾的速度,分為實地奔跑、踏空奔騰、駕雲漂移三種。

駕雲漂移的速度較慢,只有時速三百公里,但消耗很小,幾乎是煉化氣血補充,同步的速度消耗。

現在很趕時間,巴特爾只是駕雲藏身,依舊在雲層遮掩后,繼續踏空奔騰,保持六百公里的時速,只不過消耗比較大。

這個消耗速度,不只是駕雲漂移與踏空奔騰的疊加,幾乎是踏空奔騰的兩倍。

故人以南,小城以北 但現在很趕時間,大致五分鐘后,巴特爾折回三十八公里,載著庄有為來到大裂谷中段,四號龍血藤所在區域高空。

「差不多就是這裡,巴特爾減速降落下去!」庄有為傳念指揮,在高空或高速奔跑中,他基本不會直接出聲,逐漸習慣與巴特爾意念交流。

這個時候,鴯鶓族群的主力大軍,都還在東北三十公裡外。

四號龍血藤,只是庄有為構思計劃,臨時確定的一個編號。

從最大那一株開始,朝東北方向分別為一、二、三號,即庄有為採挖到手那三株。

在最大那一株西南側,緊挨著最大那一株的為四號,朝西南方向依次為五號、六號。

庄有為從東北幾十公裡外折回,便是要從四號龍血藤開始,朝向西南依次挖取。

「哇嗷!」

巴特爾快速下降,離谷底還有兩公里高度,尚處在裂谷崖壁頂端一公里左右,就驚動裂谷底部警戒的鴯鶓。

那是一隻七級初期鴯鶓,沒有加入追殺大軍,始終守護著四號龍血藤。

庄有為毫不在意,騎著巴特爾繼續降落,很快就離那四號目標,相距不到五百米。

巴特爾減慢速度,逐漸停住,庄有為御空而起。

「畜生找死!」庄有為一聲大吼,盤龍戰斧出現在手裡,直接正面殺向那隻鴯鶓。

他早已感知清楚,在半徑一公里區域內,只有這一隻七級初期鴯鶓,其餘都加入先前的追殺大軍。

發現庄有為後,這隻七級鴯鶓大聲嘶鳴,有呼喊同伴的意圖,但不曾聽見回應的叫聲。

對手不成群,只是一隻七級初期的鴯鶓,即便庄有為有一定消耗,都毫不在意。

「開山斬!」距離不到三十米,庄有為舉起盤龍戰斧,加速沖向目標,手裡戰斧狠狠落下。

「殺!咔嗤啦……」

戰斧劈在鴯鶓羽毛上,聲音還略顯清脆,接著就劈入血肉,聲音變得沉悶。

這一招攻擊,庄有為主要利用身法,從高處殺向鴯鶓,直接用戰斧本體,將鴯鶓的脖頸斬斷,沒有疊加元力斧刃,算是斧刃鋒利與力量結合,所展現的強大威力。

斬殺七級鴯鶓后,不能整個收取戰利品,但庄有為連心臟都沒挖取,直接來到那一株龍血藤旁邊,用合金鏟挖鑿石壁。

這一次沒有任何干擾,不到十秒鐘時間,就完好挖出龍血藤根須,將龍血族收入儲物空間。

「奔跑起來!」坐到巴特爾背上,庄有為指揮它加速,趕向五號目標所在區域。

在五號目標附近,留有一隻六級巔峰鴯鶓守護。

鴯鶓族群的分佈,大裂谷中段實力最強,向裂谷兩側遞減,不過西南側對接外圍,有六級鴯鶓坐鎮。

東北側連著峽谷,低層次鴯鶓巢穴區域,實力呈梯次遞減。

六級巔峰的鴯鶓,對庄有為更是毫無阻力,順手斬殺后,抓緊時間挖取龍血藤。

毫無疑問,沒受到任何干擾,挖鑿石壁非常輕鬆,挖出一株龍血藤,所用不到十秒鐘。

「嗯?什麼情況?」

五、六號龍血藤相隔不遠,不到一公里距離,畢竟庄有為在崖壁頂端,就最先發現這兩株龍血藤。

這一次不用巴特爾,庄有為直接御空趕去,但在途中慕然一驚,他感知到兩公裡外,出現一股強大的氣息,已超過七級層次。

「有八級鴯鶓趕來嗎?」探查未發現八級鴯鶓,現在又出現疑為八級鴯鶓的存在,確實讓庄有為感到吃驚。

但他很快放鬆下來,暗道:「離六號目標,不到三百米距離,順手斬殺一頭六級後期鴯鶓,再挖取一株龍血藤,時間完全來得及,到時候一隻八級鴯鶓,我又擔心什麼?」

拋開雜念,先不管遠處的強敵,庄有為速度不減,順手斬殺六級後期,守護六號龍血藤的鴯鶓,停在六號龍血藤旁邊,開始挖鑿石壁。

這個過程中,遠處的強敵不斷靠近。

在他開始挖鑿時,八級鴯鶓已進入一公里區域。

又一個十秒鐘時間,庄有為將六號龍血藤,收入儲物空間內,八級鴯鶓還在五百米外。

「相比七級鴯鶓,這傢伙展現出來的威勢,確實要強大很多,但攻擊方式都一樣,除了天賦技能,主要靠雙爪和利喙,作為主要攻擊手段。」庄有為拉開架勢迎戰,暗自分析對手的優勢。

「七級鴯鶓的速度不如我,戰鬥期間由我掌握優勢,但八級鴯鶓的速度,肯定要快出一個層次,必須要引起警惕,注意其天賦技能偷襲!」

庄有為客觀分析,沒有半點大意,畢竟七級和八級,這是大層次的差距。

在面對八級對手時,他失去進化層次的優勢,沒有絕對領先的碾壓實力。

在庄有為估計中,八級鴯鶓的速度,肯定要比他快一些,靈活性抵消龐大的身形,倒不算什麼明顯優勢。

八級進化獸防禦強大,不過飛禽防禦偏弱,攻擊手段庄有為佔優勢。

唯一不足的一點,還是庄有為自身,現在大致有三成消耗,巔峰戰力很難持久。

但綜合衡量來看,庄有為自認為勝算很大,斬殺幾率佔半。 在庄有為衡量評估間,八級鴯鶓已殺到近前,進入各自的攻擊距離內。

八級鴯鶓飛在半空,展翅足有三十多米,襲向庄有為的時候,感覺連陽光都被遮擋昏暗。

「刀斧術!」眼看距離不到三十米,庄有為發出試探性的攻擊,接著拔升御空高度,向著崖壁頂部攀升,沒準備在裂谷內迎戰。

不到三十米距離,八級鴯鶓展翅三十多米,面臨庄有為劈砍外放的刀斧術,根本不可能躲閃,只能運轉元力防禦。

「哇嗷!」八級鴯鶓發出一道嘶鳴,表現出來的情緒無比憤怒,只見它左翅羽毛閃過一道青色流光。

「咔嗤!」刀斧術白色的元力刀刃,與鴯鶓左翅羽毛碰撞,卻被那青色流光擋住,傳出恍如金鐵撞擊的聲音。

「這一擊雖是抱著試探的目的,但我沒有保留實力,八級鴯鶓能輕鬆擋住,不見任何狼狽,確實強大!」庄有為暗自警惕。

其實在外放刀斧術后,他接著破空斬逼近攻擊,選擇另一個攻擊區域,至少會分散鴯鶓的妖力防禦,絕對是很不錯的一個機會。

只不過庄有為,沒有大招重創同層次對手的自信,不想在裂谷半空冒險,在發出試探的攻擊后,立即向崖壁頂端攀升。

「哇嗷!」八級鴯鶓擋住刀斧術,發現庄有為的去向後,又是一道憤怒的嘶鳴,接著快速飛行的身體,直接在半空展現一次直角轉彎,向崖壁頂端仰沖而起。

「找死啊!」庄有為暗自冷笑,看向仰頭衝來的八級鴯鶓,已準備著大招迎戰。

原地直角轉彎,無論是相同高度,還是向上下折轉,對身體的負荷都很大。

八級鴯鶓那麼緊急追向庄有為,無疑是很不明智的行為。

或許有它充滿憤怒的原因,或許它知曉龍血藤,全都被庄有為搶到手裡,擔心庄有為直接逃離,必須緊追不放。

「開山斬!」

庄有為站在崖壁頂部,八級鴯鶓仰頭衝來,他甚至都不用破空斬突襲,直接佔據地勢高度,從上向下強勢劈砍。

「呼咻!」

八級鴯鶓,終究是八級進化獸,或許現在充滿憤怒,但戰鬥本能與戰鬥意識,都對得起它現在的實力。

面對快速劈砍而來的戰斧,八級鴯鶓沒有躲閃,直接吐出一道風刃。

且風刃不是阻擋戰斧,而是襲擊手持戰斧的庄有為。

嬌妻入 先感知到一股危機,后即探查到風刃襲來,庄有為必須躲閃,只能放棄開山斬的攻擊。

人族肉身偏弱,即便庄有為八級進化,身體得到反覆淬鍊,但依舊不敢硬抗同層次進化獸的天賦神通。

須知天賦神通,可看成領悟天賦神通的進化獸,最強大的攻擊力體現。

鴯鶓一族的青色風刃,六級進化層次的鴯鶓,即便是六級巔峰發出,庄有為都有自信抵擋,運轉元力加持防禦,保證自身毫無損傷。

只不過這種硬抗的防禦,消耗要比躲閃大很多,且有預知錯誤的風險,因此所有智慧生命,在戰鬥時的選擇,都是躲閃第一、防禦第二。

除了速度很慢的龜族,躲閃方向受限的蟹族,它們依靠堅硬的甲殼,或許是防禦第一的選擇。

六級巔峰鴯鶓的風刃,庄有為有信心毫無損傷的抵擋。

但七級初期他都不敢保證,七級後期鴯鶓的風刃,有很大幾率造成他重傷。

現在面臨八級鴯鶓的天賦神通,如同一條鴯鶓翅膀的風刃,庄有為只有躲閃一個選擇,除非時間來不及、空間不允許,他才會想辦法抵擋防禦。

其實庄有為儲物空間內,準備有一面S級精鋼盾牌,能夠將他全身藏在盾牌後面。

但S級精鋼盾牌,在八級進化獸面前,確實有些不夠看。

庄有為這一路所有戰鬥,都沒有用過盾牌,防禦力和靈活性,佔去很重要的因素。

他還一直留著盾牌,主要是防備他消耗殆盡,重傷失去戰力時,或許會有用到的時候。

防禦力和靈活性,同樣是人族進化者軍團,尚未推廣盾牌的主要原因。

躲閃是唯一的選擇,但庄有為不甘心放棄這麼好的攻擊機會,只是小幅度躲閃,對攻勢稍有延緩,但不會徹底停止。

「咻!」八級鴯鶓的妖力風刃,從庄有為身前擦過,感覺空氣都被撕裂一般。

開山斬的攻擊延緩,八級鴯鶓後仰挪移一個身位,已躲開劈砍下來的戰斧,庄有為攻擊猛劈向下,看起來像是慣性太大,有些不受控制。

「掃千軍!」

鈔能力班主任 一人一禽的身形,在半空錯位的時候,庄有為掄起戰斧橫掃。

「哇嗷!」幾乎不分先後,八級鴯鶓雙爪揮舞,狠狠抓向庄有為。

很明顯,兩人都在謀算對手,都想在劣勢關頭逆轉,趁其不備的發起攻擊。

只不過這一次,庄有為的算計稍高一籌,看到八級鴯鶓揮爪襲來,庄有為立即向側面躲閃。

但這一次的躲閃,絕對不是放棄攻擊。

在躲閃的同時,一道掃千軍的元力斧刃外放,從原來的角度不變,繼續攻向八級鴯鶓側腹。

三板斧屬於近戰技,分為開山斬、掃千軍、旋弧破三招,甚至都只是力量招式。

但庄有為學會的三板斧,融合刀斧術修鍊而成,變成刀斧三連殺,在近戰時附加元力,加強攻擊威力,更在蓄積一定元力后,可外放成元力攻擊。

外放的元力攻擊,跟刀斧術本質差不多。

只是用開山斬豎劈、掃千軍橫掃、旋弧破反身攻擊,這三個不同角度發出,比直來直往的刀斧術,更多一些奇門詭技,所體現的威力效果。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