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團長,你和嫂子怎麼會來鳳城的?」王強問道。這個疑問在見到團長的時候他就想問了。

李政和張奇也是一臉好奇。他們都想知道。 「我們是來找你們的,其他的隊員都已經安全了。」戰亦寒道。 「他們現在在哪裡?」陳靖四人激動地看著戰亦寒。大家都沒事真的是太好了。他們原以為這輩子再也見不到戰友們了。在被郤環帶走後,他們就已經做好了死的準備。 「大家現在都在修鍊。」戰亦寒將一

李政和張奇也是一臉好奇。他們都想知道。

「我們是來找你們的,其他的隊員都已經安全了。」戰亦寒道。

「他們現在在哪裡?」陳靖四人激動地看著戰亦寒。大家都沒事真的是太好了。他們原以為這輩子再也見不到戰友們了。在被郤環帶走後,他們就已經做好了死的準備。

「大家現在都在修鍊。」戰亦寒將一瓶啟靈丹遞給陳靖四人,「這是衍生靈根的丹藥。」

陳靖震撼的看著戰亦寒手中的丹藥,「團長,我們吃了這丹藥,是不是就可以修鍊了?」這幾天他們在郤家,也知道了不少有關於修鍊的事。只是他們也知道修鍊是需要靈根的,沒有靈根再努力也是枉然。他們無法感應到靈氣,就說明著他們沒有辦法修鍊。

「嗯!」戰亦寒點了點頭。

「謝謝團長!謝謝嫂子!」陳靖四人激動地接過丹藥,感激地對戰亦寒和蘇瑾月道謝道。他們不僅救了他們的命,還給了他們這麼大的一個驚喜。

等到四人服下丹藥,衍生出靈根后,戰亦寒和蘇瑾月各自傳授了他們一套適合他們修鍊的的功法。

做完這一切,戰亦寒祭出獸車,讓陳靖四人坐上獸車,他和瑾月駕馭著飛劍,同時向著其他隊員所在的地方而去。

一天後,蘇瑾月一行人來到了其他隊員所在的地方。這些路程對蘇瑾月和戰亦寒來說,只需要十幾分鐘就可以到達,但是他們得考慮到陳靖四人。

打開陣法,看到所有隊員都在努力的修鍊著。

「團長,營長怎麼不在?」陳靖發現所有隊員都在,可是唯獨缺了魏源星,心裡頓時一沉。營長不會出事了吧?

「魏源星他是修真者,你們不用擔心他。」戰亦寒道。

「營長也是修真者?」陳靖四人驚訝道。

戰亦寒微笑著點了一下頭,伸手拍了一下陳靖的肩膀,「你們好好修鍊,我們找到魏源星,就過來和你們會合。」他現在唯一希望的,就是魏源星不要去其他的國家。以他的實力在風瀾國或許可以,但是在其他的三國那就等於是螻蟻般的存在。

魏源星出了傳送陣,就和兩名新認識的朋友向著天青海遺迹而去。當初他和那頭野獸搏鬥了一番后,那頭野獸不敵逃回了深山。

他用神識找了隊員們許久,可是卻一個都沒有找到,只能一路走一路尋找隊員們的蹤跡。

在經過雲溪城的時候,他聽說月照國的天青海遺迹馬上就要開啟了,便決定過來看看。他知道以自己現在的實力,這樣做很冒險,但是他還是想要過來看看。

「魏源星,那艘飛船就是去天青海的。」曲天揚指著不遠處的一艘巨大的飛船說道。他在傳送大殿遇到魏源星后,發現和魏源星十分談得來,就結伴一起來了月照國,他的修為也不高,也只是築基後期。在無數前往天青海遺迹的眾人中,他真的只能算螻蟻般的存在。

驚世冷後 「滾開!」身後傳來一道低喝聲。

魏源星三人連忙向著一旁退了幾步。以他們的實力,在這裡他們跟別人橫,那就是找死。

對方見三人識相,也沒有找他們的麻煩,抬步向著飛船走去。

「好強大的氣勢啊!應該是元嬰修士吧。」莫小冰吁了一口氣,她是三人中修為最低的,現在才築基一層,比魏源星還要第一層。

「我們一定要小心,千萬不要得罪了那些修士。」曲天揚再次提醒道。他去天青海遺迹,是想要碰碰運氣,或許他的運氣好,得到了機緣也不一定。

「嗯!」魏源星和莫小冰點了點頭。

隨著眾人上了飛船,魏源星三人來到了飛船的最底層,這裡不像上面那麼豪華,有著一個個的房間,而是一個大廳,眾人都是隨地而坐。

「我們坐那邊吧。」曲天揚環視了一圈,看到有一個空位,就走了過去。比起魏源星和莫小冰,他的經驗要足一些。

三人剛剛坐下,就有一名築基後期巔峰的修士走了過來,對著三人伸出手,「每人一塊靈石,不然就滾出去。」他的修為在這裡已經算是高的了。

魏源星暗暗地咬了咬牙。他覺得很憋屈,但是他知道就算再憋屈都得忍下來,這裡不是地球。他若是沉不住氣,就會喪命。

從口袋裡拿出一顆靈石遞給對方。他的靈石原本都是放在儲物戒里的,曲天揚告訴他,這裡不是所有的修士都有儲物戒和儲物袋的,讓他最好將儲物戒收起來,以免被人覬覦。

那名修士收到靈石,滿意的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他原以為以自己的修為,在飛船上肯定是受欺負的存在,沒想到進來一看,發現大多數修士的修為都比自己低,因此他就想到了這個生財之道。 魏源星低著頭,雙手緊緊地握著拳。他一定要變的強大!他魏源星從來都不是一個任人欺負的人。

曲天揚看了魏源星一眼,搖了搖頭。和魏源星相處下來,他知道他是一個自尊心很強的人,可是實力面前,自尊心只是一個笑話,該屈服的時候還是要屈服。不然命都沒了,要自尊心幹什麼?

此時,眾人感覺到飛船動了,正在慢慢的上升。

「什麼別想了,我們努力修鍊吧。」莫小冰微笑道。現在離天青海遺迹開啟還有半個月的時間,他們會在飛船上待上十天,這段時間她只想好好修鍊。她去天青海不是為了去尋找機緣,而是為了那裡的靈氣。遺迹中的靈氣都比外面要濃郁,她到了天青海遺迹裡面,就找一個靈氣濃郁的地方修鍊,等到遺迹關閉的時候再出來。以她的實力去跟別人搶東西也搶不過。

魏源星點了點頭。每次看到莫小冰的笑容,他都會想起韓冰,不知道今生他還有沒有機會與她再見。亦寒告訴過他,這裡有通往地球的傳送陣,可是他對陣法一竅不通,就算傳送陣放在面前他也出不去。

傳送到地球的傳送陣,和天月大陸上的傳送陣是不同的,那是需要自己傳送的,而天月大陸上的傳送陣,則是由傳送大殿發放傳送玉牌,只需要拿著傳送玉牌,按照傳送大殿執事的指示做就可以。

想到地球上的親人、朋友、戰友,魏源星在心中長長的嘆了氣。

蘇瑾月和戰亦寒來到傳送大殿,一路上他們已經聽說了天青海遺迹的事。

走進傳送大殿,蘇瑾月拿出丹城名譽長老的玉牌,遞給傳送大殿的執事,「幫我查一下,有沒有一個叫魏源星的修士從這裡傳送過去。」之前他們已經去飛船站問過了,沒有魏源星坐船的記錄。

傳送大殿的執事一看到蘇瑾月的玉牌,連忙恭敬道:「好的,請稍等!」丹城在整個天月大陸都是強大的存在,沒有哪個修士是不需要丹藥的。

不一會兒,執事看向蘇瑾月開口道:「我已經查到了,三天前有一名叫魏源星的修士從這裡傳送了過去。」

蘇瑾月道了一聲謝,拿出一袋金幣遞給執事,「麻煩你幫我們傳送到月照國。」既然有了魏源星的下落,他們肯定是要找過去的。

「好的!」執事接過金幣恭敬道。比起金幣他更想要丹藥,只是對方的修為深不可測,他可不敢開這個口。

坐上傳送陣,蘇瑾月和戰亦寒很快就來到了月照國。

詢問了一下傳送大殿的執事,知道去天青海遺迹的眾人,都已經坐上了飛船,前往了天青海遺迹。

蘇瑾月和戰亦寒只能駕馭著飛劍跟了上去。好在天青海遺迹不遠,以他們的實力要在天青海遺迹開啟之時趕到完全沒有問題。

經過了十天的行程,飛船終於到達了目的地,緩緩地降落了下去。

魏源星從修鍊中退了出來,睜開了眼睛。這十天他除了修鍊還是修鍊,他希望自己能在進入天青海遺迹的時候,修為能提升一些。只是十天的時間實在太短,又加上飛船底層沒有靈氣的緣故,他的成效並不是很大。

「可以下飛船了。」曲天揚站起身道。

魏源星點了點頭,與曲天揚和莫小冰跟著眾人向著飛船外面走去。現在放在他面前的只有一條路,那就是提升自己的修為,努力讓自己變的強大,不然等待他的只有死路一條。

等到飛船上層的修士下了飛船,底層的眾人才敢下船。

「我們終於到天青海了。」莫小冰望著一望無際的大海,好心情的笑了起來。

「這裡只有一片海,遺迹在什麼地方?」魏源星不解的問道。難道到時候他們跳進海里?

「等遺迹開啟的時候,海水會自動分開,就會出現一條通往海底遺迹的路。這裡每一百年會開啟一次,聽說遺迹裡面的靈草,靈物多不勝數,連靈石礦都有。」曲天揚難掩興奮地說道。

「可是危險也是不少的,我反正只要找個適合修鍊的地方修鍊就可以了。」莫小冰道。

「既然進去了,不闖一下豈不是太可惜了。」魏源星道。他要是只為了找一個靈氣濃郁的地方修鍊,那還不如去日耀國。

「我也這麼覺得。」曲天揚贊同的點頭。他們來這裡就是為了尋找機緣的。

「我只求能活著出來。」莫小冰微笑道。她也想過去日耀國,可是日耀國高手如雲,她一個築基一層的修士去那裡根本就是找死。雖然來遺迹也是危險至極,但是至少這次來的修士中,築基修士也有著不少,比她修為低的鍊氣修士都有。他們都敢來,她又有什麼不敢的。

「遺迹還有五天才會開啟,我們還找個地方坐下來吧。」曲天揚提議道。

魏源星和莫小冰點了點頭,三人四處看了看,見到有一塊空地就走了過去。這次坐飛船過來的都是散修,還有各大門派、家族的弟子,接下來幾天也會相繼趕來,這邊的人也會越來越多。

魏源星三人走到空地上坐了下來,魏源星從口袋中拿出乾糧遞給曲天揚和莫小冰。他的儲物戒已經被他收進了衣服中,只有別人不用神識掃他,是不會發現他身上有儲物戒的。

「謝謝!」曲天揚和莫小冰接過乾糧。他們其實一直都很好奇,魏源星怎麼會有儲物戒的。

魏源星拿起乾糧吃了起來,看到不遠處有一艘小型的飛船落了下來,看到飛船上的標緻,他微微一笑,「是丹城的飛船,我有一個朋友是丹城的名譽長老。」可惜蘇瑾月現在不在天月大陸,要不要借著蘇瑾月的名頭去和丹城的人打招呼呢?

「你說的是真的?你朋友真的是丹城的名譽長老?」曲天揚和莫小冰都震驚的看著魏源星。那可是大名鼎鼎的丹城啊,魏源星要是真的和丹城的名譽長老認識,他們就不用擔心被人欺負了。 魏源星還沒來得及說話,就聽見一旁傳來了一陣大笑聲,「見過吹牛的,還沒有見過這麼吹牛的,要是你的朋友真的是丹城的名譽長老,就算給你幾顆丹藥,你的修為也不會這麼差。」

「就是,也不怕風大閃了舌頭。」另一名修士也嘲笑道。

「丹城的名譽長老,可不是一般的人,就憑你一個小小的築基修士能認識對方?你在做夢吧?」

對於眾人的嘲笑,魏源星不在意的笑了笑。他和蘇瑾月認不認識,並不需要其他人相信,只要他自己知道就好。而且他也只是隨口一說而已。

「魏源星,要不我們去跟丹城的人打個招呼吧。」曲天揚說道。其實他也是有些不相信的,不過他跟魏源星相處了一陣子了,也知道魏源星不是個喜歡說大話的人。只是丹城對於他們來說,就跟天一樣高大,遙不可及。若是魏源星真的認識丹城的長老,那他們就不用擔心被人欺負了。

魏源星搖了搖頭,「不去了。」他身上沒有可以證明自己是蘇瑾月朋友的東西,就算他說了別人也未必會相信。

「怎麼不敢去啊?怕被拆穿啊?」

「有本事去跟丹城的人說啊,看丹城的人信不信。」

「他敢嗎?丹城的人可不是好惹的。」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的嘲笑道。

一名金丹中期修士,走到魏源星的面前,居高臨下的看著他,「站起來,這裡不是你坐的。」他最看不起的就是這種人,自己沒本事,還喜歡打腫臉充胖子。

魏源星心裡翻湧著一股怒意,他抬起頭狠狠地瞪著對方,「我為什麼不能坐在這裡?」他知道自己這樣很可能會死,可是他真的忍不住。

金丹中期修士冷笑一聲,「還有些膽子,不過就是沒有腦子。」

曲天揚拉了一下魏源星,站起身恭敬的對著金丹中期修士道:「前輩,您別生氣!我代我朋友跟你賠不是,還請前輩見諒!」

綜末代帝王求生記 金丹中期修士冷笑著掃了曲天揚一眼,「你算什麼東西?」

「你想怎麼樣沖我來吧。」魏源星站起身,將曲天揚拉到身後。看對方的樣子,就知道這件事是不可能善了的,反正已經招惹了,他今天只能拼一次了。

金丹中期修士哈哈一笑,「看在你還有一點血性的份上,只要你受我一掌我就放過你。」他只是說說,誰都知道,金丹修士和築基修士的差別,他一掌下去,對方能活著才有鬼。

魏源星淡淡的勾了勾唇。他豈會不知道對方是耍他玩的,別說是對方的一掌,就算是對方的氣勢,他也承受不了。

「這個築基小修士是死定了。」

「什麼叫做禍從口出,這就是,沒有實力千萬不要亂說話,不然怎麼死都不知道。」

「小修士,你朋友不是丹城的名譽長老嗎?怎麼不向丹城的人求救?」

「對啊!說不定丹城的人可以救你呢。」眾人嘲笑道。在修真界沒有實力就是螻蟻,沒有人會去可憐一隻螻蟻。

聽到跟丹城有關,丹城的一名長老好奇的走了過來,「發生什麼事了?」

「尋長老,這名築基小修士說認識你們丹城的名譽長老。」有人認出尋長老,笑著說道。他這麼說其實是抱著看好戲的心態。這個築基小修士不是說認識丹城的人嗎?現在丹城的人來了,他倒要看看,對方是不是真的認識丹城的人。

「哦?」尋長老挑了挑眉,看向魏源星,「你認識的是哪位名譽長老?」他們丹城可不止一名名譽長老。

眾人齊齊的看著魏源星,看他會怎麼回答。

魏源星猶豫了一下,「回前輩的話,晚輩認識的是蘇瑾月,她是晚輩朋友的妻子。」他也不想死,只是不知道對方信不信他的話。

尋長老微微一愣,「她現在還好嗎?」他已經很久沒有見到蘇瑾月了,也不知道她現在怎麼樣了。蘇瑾月離開丹城的時候,並沒有留下聯繫方式,他也聯繫不到她。如果對方真的是蘇瑾月的朋友,應該能聯繫到她吧。

「她很好,現在正在我的家鄉。」魏源星道。丹城的長老這是相信他和蘇瑾月的關係了?

「你有她的通訊方式嗎?」尋長老問道。

「有是有,可是不一定能聯繫到她。」魏源星拿出通訊牌,有些為難的說道。這個通訊牌是蘇瑾月煉製的,上面有著她的通訊信號。只是蘇瑾月現在在地球,這通訊符根本就無法聯繫到她。他來到這個世界后,已經試過聯繫戰亦寒了,只是通訊牌一點反應都沒有。他就知道,想要靠通訊牌聯繫是不可能的了。

「你試試看。」尋長老說道。能聯繫到最好,聯繫不到那也沒有辦法。畢竟通訊牌也是有距離限制的。現在他的通訊符,就無法聯繫到丹城的人。

魏源星想了想,點了下頭,「好吧。」試就試吧,反正試一下也不會怎麼樣。

啟動通訊牌,魏源星不抱希望的看著通訊牌上閃爍著的光芒。他心裡知道,試了也是白試,蘇瑾月現在根本不可能在天月大陸。

周圍眾人,看到魏源星真的拿出了通訊牌聯繫蘇瑾月,也有幾個人相信了。

「你們說他真的能聯繫到那個蘇瑾月嗎?」

「我聽說過蘇瑾月,她就是創造出神凝丹的人。」

「原來是她啊,我也聽說過她。」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對面始終沒有回應,魏源星失望的嘆了一口氣,切斷了通訊牌,「我聯繫不到她。」他就知道會是這樣的結果。

豔驚兩朝:眸傾天下 「尋長老,你不要相信他,他就是個騙子,就是想藉此來攀附丹城。」

「憑他一個小小的築基修士,怎麼可能會認識蘇長老呢。」

「這種人應該好好的教訓一下,看他以後還敢不敢再吹牛了。」周圍眾人見魏源星沒有聯繫到蘇瑾月,紛紛起鬨。

那名金丹中期修士,冷笑著看著魏源星,「尋長老,就由小的代勞吧。」他就知道這個築基小修士是在吹牛,憑他怎麼可能和丹城的名譽長老有關係。 蘇瑾月和戰亦寒御劍快速的翱翔在天際,他們的神識中,已經出現了天青海,最多十分鐘就可以到達天青海的海邊了。

感覺到通訊牌的震動,蘇瑾月拿出通訊牌,看到上面的光芒已經斂去。剛剛難道是魏源星聯繫她?可是魏源星怎麼會知道她來了天月大陸呢?

「有人傳訊給你嗎?」戰亦寒問道。

「不知道是不是魏源星,他應該不知道我們過來才對,我們快一點吧。」蘇瑾月收起通訊牌道。反正他們馬上就到了,等見到魏源星就知道了。

尋長老看著魏源星,心中也有些懷疑,「小友,你有什麼東西可以證明你和蘇長老認識嗎?」

魏源星搖了搖頭。要是有,他就不會落到現在這樣的處境了。

「那我就幫不了你了。」尋長老歉意的說完,轉身向著丹城眾人所在的方向走去。如果對方真的是蘇瑾月的朋友,他會保住他,可是對方若是真如眾人所說的那般在吹牛,他就沒必要出頭了。畢竟魏源星也拿不出認識蘇瑾月的證據。

等到尋長老離開,那名金丹中期修士上期一步,冷笑著看著魏源星,「現在你還有話說嗎?」

魏源星迎上對方的目光,冷哼了一聲道:「要殺便殺,老子要是吭一聲,就不是我人養的。」死就死,他魏源星從來就沒有害怕過死。

「前輩請你高抬貴手!」曲天揚求情道。

「滾!」金丹中期修士一揮手,將曲天揚拍飛了出去。

「曲天揚。」魏源星連忙擔心的看向曲天揚。

「你還是先擔心你自己吧。」金丹中期修士說話間,手已經向著魏源星的頭拍了過去。

「老子跟你拼了!」魏源星憤怒地釋放出全身的氣勢。他知道自己這樣做只是螳臂當車,但是讓他坐以待斃,他做不到。

「愚蠢!」金丹中期修士不屑的笑了笑,就在他的手即將要落在魏源星的頭上時,一道強大的神識突然襲卷而來,將他捲住扔了出去。

眾人還沒反應過來,就看到兩道身影落了下來。

「亦寒,蘇瑾月。」看清楚面前的人是誰后,魏源星驚喜的大叫了起來。他們怎麼會來?

戰亦寒微笑著點了點頭,「沒事吧?」看到魏源星完好無損,他的心就放了下來。

「現在沒事了,剛剛差一點就被那個混蛋給打死了,幸好你們及時趕到。」魏源星看向躺在地上,滿臉驚懼的金丹中期修士。他真的想不明白,自己沒惹他沒招他,他憑什麼就要自己的命。難道就仗著自己的修為比他高嗎?

金丹中期修士看到戰亦寒和魏源星談笑風生,就知道自己這次是踢到鐵板了。剛剛對方的神識那麼強大,修為肯定在元嬰之上,自己這次死定了。要是早知道魏源星有這麼強大的靠山,他就不去找他的麻煩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