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讓他死!」

人前的那種冷靜不過是偽裝,他的心裡早已經爆炸,毫無心態可言。 「管家,你去聯繫一些殺手來!二十萬兩,我要他的命!」 「少爺,他的實力,二十萬兩恐怕不一定夠。起碼也要武士級殺手,可武士級殺手,需求的就不僅僅是錢財了……」 「就請普通人,我要讓他時刻都出於被刺殺的緊張狀態下!最後我要

人前的那種冷靜不過是偽裝,他的心裡早已經爆炸,毫無心態可言。

「管家,你去聯繫一些殺手來!二十萬兩,我要他的命!」

「少爺,他的實力,二十萬兩恐怕不一定夠。起碼也要武士級殺手,可武士級殺手,需求的就不僅僅是錢財了……」

「就請普通人,我要讓他時刻都出於被刺殺的緊張狀態下!最後我要親手殺了他!只有用他的鮮血,才能洗刷我蒙塵的尊嚴!」

楊雲飛雙眼冒火,整個人都因為極度的憤怒在微弱的顫抖著。

……

而唐玉的隊伍,已經快要走到冷家。本應該欣喜如狂的冷凡,卻突然升起一股不詳的預感。

「難道有人要對我不利?可家裡除了兄弟就是兒子啊!」

「一定是我最近太累了,需要好好休息一番。」冷凡搖搖頭,把那種不安晃出腦袋。

剛一到大門口,門口的僕人就認出了冷凡,立馬朝著裡面跑去。

「老爺回來了!老爺回來了!」

看著熟悉的宅子,冷凡終於露出了笑顏。路過門口朝馬棚里掃了一眼,發現停著幾匹好馬。

「這個馬似乎在哪見過。」

直到冷凡在唐玉陸小川的護送下,走進冷家大廳的那一刻,冷凡想起來了。那幾匹馬是自己兒媳婦娘家的馬,在兒子冷明成大婚的時候見過。

「親家這些人來有什麼事情呢?難道知道我遇難歸來?不像啊,感覺這些人氣氛緊張,不像是喜事啊。」冷凡心裡胡亂的思索著。

開飯吧,小輝煌 「小玉!」冷明茹一眼看到唐玉,直接跑了過來。唐玉的平安歸來,自然也意味著馬到成功。

可比起冷明茹的欣喜,冷吉和冷特兩兄弟就沒有那麼高興了。 「恭喜冷家主歸來!可喜可賀啊!」柳家幾人拱手說著。

「大哥!你可算回來了!」冷吉和冷特就算是再不高興,可表面還是要有所反應的。

「爹!你回來了!」冷明成也有些激動的喊道。

一開始冷凡回家的確是有點激動,可是轉頭他逐漸想明白了。

如果不是什麼特殊的事情,人會這麼整齊?而且連柳家也派人來?

冷凡當了多年家主,也不是傻子,一下就明白了過來,這些人齊聚冷家所謂何事了。

「哼哼,我還沒有涼呢,就著急的選家主,未免也太不把我冷凡放在眼裡了吧!」

冷凡的猜測沒錯,這些人湊到一起,的確是為了選新家主,而這個事情,是柳鶯兒促成的!

原來這天一大早,柳家就派人來到冷家,說有一筆不小的生意叫談。

可柳家執意要跟家主談,冷吉有些貪圖柳家給出的利益,又擔心冷凡的事情。

冷凡坐到了大廳的正中間,氣氛突然冷了起來。

「爹,有這麼個事情,可得您來做主!」柳鶯兒膽子大,根本什麼也不怕。

「鶯兒你說!」冷凡雖然還是囚犯模樣,功力也沒有恢復,可威風凜凜的坐在上面,還真有那麼幾分意思,畢竟在那個地方坐了很多年了。

「爹近日來不在家裡,家裡大小事務都頗為混亂,不如指派出一個代理人來。也好在爹您有個什麼意外的情況時候,為咱們冷家做主啊!」

柳鶯兒的話逼宮意味明顯,可偏偏柳家幾個人都在,他還不好發作。

此時老三冷特也開口了,「是啊,大哥,你不在的這些日子,全憑二哥當家。」

冷明茹在一邊小聲的跟唐玉說了冷家的情況,以及今早發生的事情。

原來就是柳鶯兒想要冷明成接受冷家,之後整個冷家就掌控在她的手裡,間接的讓冷家成為柳家的依附。

「哼,一群黃鼠狼……」唐玉聽完冷明茹的描述之後,情不自禁的說了一句。

可這一聲,聲音似乎是有點大!

唐玉剛說完,本來還有人說話的大廳之中,瞬間變得安靜。

冷特脾氣火爆,「你小子是誰,敢在我冷家如此囂張?」

柳家眾人也跟著冷特說道:「冷三爺說的在理,這廳堂之上,你算是什麼東西?」

唐玉來的匆忙,並沒有換下稅吏的衣裳,而稅吏其實並不算官,只能說是差。對於冷家和柳家的上層人來說,差的確不算什麼。

「我算什麼,那你們又算什麼?人家還沒死呢,就商量起後事了?意思是他的死活你們說了算?」唐玉指著鼻子罵道,絲毫不打算留情面。

被戳破心事的冷特很小心的看了冷凡一眼,可發現冷凡神情並沒有什麼變化。

從而怒氣橫生,「不要你以為你是這個丫頭的朋友,就能在冷家的地方上胡來,要不是看在陸先生的面子上,早把你轟出去了!」

「年輕人,不要以為給你面子就是你真的有實力了!」冷吉也說道。

唐玉一不辯解,二不生氣,反而看向了冷凡。

沒想到冷凡卻像是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一樣,只是靜靜的坐在那一言不發。

「哼,原來冷家不過是如此欺世盜名之輩! 劍嵐傳 明茹師姐,真是替你感到不值啊!」唐玉對於冷吉冷特的話還好,可冷凡一言不發的樣子。

卻是傷到了唐玉的心,唐玉怎麼也算是他的救命恩人。

而冷凡的態度,也讓冷明茹有點不知道應該如何面對。按理說,唐玉是她請來救冷凡的,可是冷凡卻在人前一點面子也不給。

「好,既然這樣,給錢!冷家主,你不會忘了你的贖金吧!六十萬,一兩銀子也不能少!」唐玉大聲朝著冷凡說道,語氣中有一絲不善。

冷凡神色一變,可是看到唐玉年輕,心裡居然升起了賴賬的想法。

「小子,不要空口白話的亂說,六十萬兩,我冷某人何事欠你了!」冷凡忽然開口,居然一口否認了那六十萬兩。

六十萬兩對於冷家裡來說,的的確確不是小數目,雖然冷家掙錢不少,可是花錢的地方更多。

「冷凡,你開什麼玩笑!小玉為了救你自掏腰包,才跟楊家達成協議!不然你能安全回來!」陸小川看不下去了,冷凡在藍宇也算一號人物,居然能說出這樣的話來。

對於從小讀聖賢書的陸小川來說,這件事他無法接受。

「陸先生,我敬重你是呂大人座上賓,不過你要憑空誣陷老夫清白,那可就不要怪我冷凡不講情面了!」冷凡一改在鹿山的神態,傲然道。

陸小川也有點懵,不明白這事情怎麼一下就變成這樣了!

「來人,送陸先生出去!」冷凡行使了他家主的權利。

「好,好好!六十萬就當我餵了狗!陸先生,我們走!」唐玉轉頭就要走,卻被冷明茹拉住。

「小玉,我跟你一起走!我沒想到我姓的這個冷,居然是冷血無情的冷。」

冷明茹從頭上取下一根碧玉簪子,朝著地下一摔,那根碧玉簪子瞬間摔成兩段。

「這個冷,我不姓也罷!從此以後,我與冷家斷絕一切關係!」

「慢著!你不許走!」冷吉大喝一聲!

在冷吉看來,冷明茹樣貌出眾,更為難得的還是處子之身。

若死許配給柳家的公子,定然又是一番大大的好處,絕不能讓唐玉帶走。

「我就不信,你當著眾人的面,還敢像上次一樣打暈我!再把我囚禁起來?」冷明茹回頭也是爭鋒相對,寸步不讓。

「你生是冷家的人,死是冷家的鬼!不能走!」冷吉已經站起來,看樣子隨時準備動手。

「我就是死,也不要讓冷家髒了我的名聲!」冷明茹猶如一匹孤傲的野馬,絲毫沒有一點低頭的意思。

「好,我看你是不見棺材不落淚!」冷吉冷笑一聲,就要動手,身形一閃就到了冷明茹身邊。

「喝!」唐玉在冷明茹說像上次一樣的時候,就已經有所準備。瞬間擋在了冷明茹身前,一掌接住了冷吉的一掌。

「小子,之前我給陸先生留幾分面子,可你自己要找死,就怪不得我了!」冷吉冰冷一笑,話里的意思儼然打算在這裡要了唐玉的命! 冷吉身上靈氣大盛,出手就是殺招。

炙紅色的靈氣匯成一道衝擊波,從手上發出,若是一般的武徒,都難以招架。

可唐玉是什麼人?

修鍊三個月以來接觸到的奇遇,比這些人一輩子的奇遇都多。

唐玉冷哼一聲,妖王之力大作!

隨手一撥,那到紅色的衝擊波就被打的變化了方向,砸在了地板上。

「嘭!」

地板上多了一個坑洞,霎時間塵土飛揚。

「有點實力!」

冷吉剛剛出手根本沒有盡全力,笑著說了一聲后,再度出擊。

可實實在在的一拳打到唐玉身上,冷吉才發現,眼前這個年輕人實力好像並不弱。並不是自己想象中那麼容易擺平的。

對了三四拳后,冷吉手骨都被震的有些疼,尤其是靈氣的對撞中,隱隱有些弱勢。

「明明是黃級靈氣,為何會壓制於我!」

冷吉心中暗道,可是沒有功夫讓他多想。

唐玉一個步伐沒有跟上,冷吉暗喜,「好機會!」

一個閃身上前,卻正好中了唐玉的下懷。

「震星錘!」

從上到下,這一拳,實實在在的打到了冷吉身上。

壘巢 接著,地面上就多了一個人形的大坑。大坑裡頭躺著滿面鮮血的冷吉,雙目緊閉,依然是昏迷了過去。

周圍的地板成粉末狀碎裂,眾人皆驚!

要知道,冷吉可已經是武士三重的人物,卻被唐玉在幾個呼吸之間打的昏迷倒地。

「還有哪個前來受死?」唐玉一聲大喝之下,全場安靜的可怕。

冷明茹對這個二伯自然沒有什麼感情,加上先前的交惡,不僅不同情,反而還有些痛快。

柳家的幾人識時務,理智的選擇了閉口不言。

而冷特一向是唯他二哥是從,一見冷吉被打倒,也顧不得實力強弱,同樣的撲了上去。

「剛傷我二哥!納命來!」

冷特是完全是個莽夫,修鍊的一身近戰功夫,一上來就是三拳一腳。

唐玉以退為進,避開之後,抄起了一邊的椅子,凌空打到了冷特的頭上。

不得不說,這百年梨木的椅子質量的確是高。

椅子粉碎的同時,也打了冷特一個大花臉。

而後,唐玉手持半截木棍,尖刺指在了冷特的脖子上。

這一擊雖然對冷特的傷害並不是那麼大,可是對於其他人的震懾效果可就大了。

冷特那滿臉鮮血的樣子,實在是讓人有些害怕。

場面一下子僵持住了,冷特雖然易怒衝動,可是小命當前,還是能夠剋制住的。

「跪下!」唐玉惡狠狠的喊道。

冷特猶豫了片刻,嗵的一聲跪在了地上。

「陸先生,還請勸他收手吧!」冷凡雖然對於兩個兄弟不悅,可是畢竟在人前,他這個當兄長不能什麼也不說。

「哼,現在想起我了?遲了!」

「你們也不打聽打聽玉公子是什麼人!那可是八門會武的頭名!也是府主大人的座上賓!你們冷家這些人也敢亂來?真是嫌命長!」

陸小川譏笑道,絲毫不給冷凡面子。

冷凡這麼一聽,臉色頓時難看了不少。對於唐玉,他的判斷完全錯了。

在鹿山礦場的時候,他以為唐玉不過是陸小川的棋子,不過是作秀給楊家人看,說難聽點唐玉就是個替罪羊。

可是沒有想到,唐玉真的是正主,而且看起來自己的女兒冷明茹跟他關係還很不錯的樣子。

冷凡開始後悔了。

「玉公子,不如放下武器,咱們坐下來喝一杯茶,從長計議?」冷凡從座位上起來,伸手想要挽留唐玉跟冷明茹。

「哼,晚了!明天這個時候我來收錢!六十萬兩一兩也不能少!」

唐玉說完,陸小川抿嘴一笑,「若是冷家主暫時困難,我代表藍宇可以先借給你,至於利息的話,一分利息,一天算你六千兩!這個價格不高吧!」

「這……」冷凡的臉色變得異常的難看,先前的得意全然消失,有些乾枯的臉上。滿是尷尬和悔恨。

隨後眾人散了。

冷凡一個人坐在大廳的高位,本來就頭髮雜亂,衣衫不整。加上靈氣暫時無法調度,整個人看起來像是老了十歲。

而目前冷家面臨的困境,更是讓冷凡的平添了幾分愁容。

這六十萬說多也不多,可是時間上的確有點緊張,若是短時間拿不出來……冷凡想起了陸小川說的利息,身子又是一顫。

「難道要賣點什麼產業了?」

而柳家幾人也已經湊在一起,商量著下一步的計劃。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