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知道這些禁術的人除了她們兩個還有兩個人,那就是洛熙,以及當初那個家族叛徒。

因為這件事,她們動用了多年未用的情報網,也因此知道雲言君居然有了一個孩子,不用想肯定是洛熙為他生的。 她們姐妹倆絕對不會懷疑雲言君,因為這麼多年,雲言君對洛熙的感情她們都看在眼裡,要說雲言君找了別的女人那絕對是不可能的。 這個消息讓姐妹倆一時興奮,於是開始追問洛熙的下落,但云言君卻閉口

因為這件事,她們動用了多年未用的情報網,也因此知道雲言君居然有了一個孩子,不用想肯定是洛熙為他生的。

她們姐妹倆絕對不會懷疑雲言君,因為這麼多年,雲言君對洛熙的感情她們都看在眼裡,要說雲言君找了別的女人那絕對是不可能的。

這個消息讓姐妹倆一時興奮,於是開始追問洛熙的下落,但云言君卻閉口不說,她們也沒辦法。

但是雲言君卻告訴她們,這四張照片就是和洛熙有關的,而且洛熙可能會因為這四張紙條而回來。

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二人可以說是喜極而泣,當初那個天真可愛的妹妹終於回來了。

但是雲言君的下一句話卻將她們打入了地獄。

現在的蒼雪洛已經不是不是她們知道的那個樣子了,請做好心理準備。

因為這一句話,兩人輾轉一夜,最後來到花園裡一直坐到天明。

即使是夏天,但早晨的風還是有些微涼,因光陽而產生的露珠打濕了兩人的披肩,微涼的氣息直直鑽入內心,讓兩人坐立不安。 小意坐在後車座上,兩隻小肉手扒著車窗,金色的眼睛閃閃發光,「爸爸,媽媽真的會來姨媽家?」

「嗯,」雲言君摸了摸小意的腦袋。

幾周前洛熙將小意送回來之後,他帶著熟睡的小意回到了A市。

小意因為雲言君擅自將他帶離洛熙身邊,表示極其的不滿,一直哭鬧不停,直到雲言君說「媽媽不喜歡不聽話的孩子」才消停,但也一直沒有給過雲言君一個好臉色,父子倆這幾周愣是沒有說過一句話。

現在看著神采奕奕的小意,雲言君無疑是歡喜的,不僅是因為小意,更多是可以再見到心愛的女人。

相比雲言君和小意的歡悅,洛熙這邊卻是低壓瀰漫。

坐在前座的齊麟和齊顏,不時地向後看一眼,那個坐在後座上面無表情的女人。

洛熙自從上車之後就一直支著頭,面無表情的模樣,雖然從面上看不出什麼,但隨著路程的減少了,車裡的低氣壓越來越明顯。

突然,洛熙眸光微閃,「停車。」

齊麟連忙踩下剎車。

「老大,怎麼了?」齊顏疑惑。

洛熙沒有理會兩人,眼眸微眯。

蒼家老宅所處的位置非常隱秘,幾乎完全偏離城市農村的範圍。

而他們此時已經開進了一片山林中,除了眼前的一條路以外,四周是濃密的參天大樹,將頭頂籠罩,幾乎看不見天空,若不是陽光從間隙中灑下,就連白天黑夜都不一定分的清。

齊麟齊顏不敢打擾洛熙,而是順著洛熙的目光望去,除了一顆顆樹榦外,他們什麼也沒瞧出來。

洛熙保持了這個姿勢很久,就像被定住了一般,齊麟忍不住想要開口,「老……」。

「你們在這裡等一會。」洛熙出聲打斷了齊麟。

兄妹二人應聲,就坐在車上看著洛熙一個縱躍就跳到了樹上,然後幾個閃身就消失在了他們的視線里。

「哥,老大怎麼了?」齊顏有些擔憂。

「不知道。」齊麟無奈搖頭,「這林子里有什麼東西吧。」

「肯定是有什麼了,不然老大為什麼要進去。」齊顏剜了自家哥哥一眼。

二人等在車上良久,見洛熙這麼久都沒有出來,神色有些不安起來,雖然洛熙很強,但就怕陰溝裡翻船,四年前那件事就是一個教訓。

齊麟想下車去找洛熙,但是他不知道洛熙在哪,而且獨留齊顏一個沒有任何戰鬥力的人在車上他也不放心。

齊麟想著,煩躁的撓了撓頭。

「哥,實在不行你去找老大吧,」齊顏見齊麟有些煩躁,擔憂地說道。

「那你怎麼辦!」

「我不會有問題的,這麼點自保能力我還是有的。」

「好,那你小心點。」齊麟咬了咬牙,眉頭緊皺。

齊麟剛打開車們,就聽見有腳步聲從林中傳來,緊接著冷漠的聲音從身後傳來,「你下車幹什麼?」

熟悉的聲音讓齊麟瞬間就放鬆了下來,轉過身就看到了自家完好無損的老大,同時還有洛熙懷中的小女孩身上。

女孩的身上裹著洛熙的黑色外套,看不見女孩的狀態,但裸露在空氣中的肌膚卻透著病態的蒼白。

女孩的臉埋在洛熙的懷裡,看不見模樣,頭髮髒亂。

齊顏在洛熙的示意下,立刻從後車廂取出自己的醫藥箱和各種清洗工具。

洛熙將女孩放在候車座上,「齊顏,你坐在後車座照顧她。」說完洛熙坐到副駕駛座上。

「是。」

「齊麟,開車。」洛熙靠在座椅上假寐。

齊麟目視前方,車子明顯比之前開的更穩了,因為好奇,齊麟時不時看向躺在後車座的女孩。

「怎麼樣?」洛熙閉著眼突然開口。

「這個孩子身上有多處被野獸咬傷的痕迹,還有利器划傷的痕迹,而且她血液的顏色不太對勁。」齊顏神色凝重,她這是第二次遇見這種狀況了,而第一次是洛熙,但這個孩子情況明顯要比洛熙好很多。

齊顏迅速為女孩處理著傷口,「這個孩子還好都是些皮外傷,不是很嚴重,休息一段時間就好了,就是這血需要化驗一下。」

洛熙終於睜開眼睛,湛藍的瞳孔此時深不見底,就像一個漩渦,一不小心就會被吞噬。

「等到了蒼家,那裡的醫療機器隨便你用。」

「是。」齊顏面上閃過驚訝。

齊麟猶豫了一下,開口:「老大,這個孩子是誰?」

「不知道。」

「哦。」

車內一時間又恢復開始的寂靜。

洛熙坐在副駕駛,單手指著頭,眼眸微垂,這是她想問題時的樣子。

剛才,洛熙之所以會停車下來,是因為她感覺到了,樹林里傳來的那一絲禁術的氣息。

蒼氏的禁術有很多種,而其中一種禁術的作用就是無限放大一個人的各種慾望,而她剛才就感覺到了嫉妒的味道。

但是等她趕過去的時候,那嫉妒的氣息卻突然消失,她只發現了這個女孩,以及一地的血。

從當時現場上看,那一地的血不可能是這個女孩流的,而且那攤血上她還發現了一些野獸的皮毛。

那麼那些血就是野獸的,至於為什麼只有血沒有屍體這就要好好考量了,而且她檢查過女孩攜帶的東西,沒有任何可以殺死野獸的利器。

洛熙神色深沉,最近這幾年發生的一些事,絕對與族中當年那個叛徒脫不了干係,但是,這麼多年過去,那個叛徒又突然冒出來是想要做什麼。

她在明,敵在暗……

她……要不要重新使用那個力量。

洛熙內心透著濃重的不安,但面上卻絲毫沒有表現出來,只是車內的壓迫感更強了。

齊麟和齊顏兩人,因為這強大的壓迫感,額頭齊齊劃過冷汗,神色忐忑。

看著車窗外迅速向後移動的巨樹,洛熙平靜的眸子微微有了些波動,隨即消失,即使她多年沒有回來,這裡依舊是她當初離開的那個樣子,沒有任何變化。

隨著時間的推移,車中的三人終於看見了尖尖的房頂並且越來越近。

蒼氏,我回來了。 洛熙站在黑色雕花的巨大鐵門前,面無表情,神色陌生的彷彿從來沒有來過這裡一樣。

鐵門上的花紋雖然看起來雜亂無章,只是凌亂的雕著一朵朵花,姿態各異,栩栩如生,但若仔細看,就會發現這些花紋是以一種奇異的方式排布。

齊麟齊顏雙眼閃著光,好奇的看著眼前鐵門上的花紋,但是在看到洛熙面無表情的模樣后,不禁有些發怵,看向鐵門的眼神也收斂了起來。

齊麟的懷中抱著那個撿來的女孩,此時,這個看起來女孩雖不像洛熙一開始撿來那麼駭人,但滿身潔白的繃帶,精緻且稚嫩的臉蛋毫無血色,彷彿一不小心就會消失。

洛熙站在門前遲遲不開門,齊麟齊顏也不敢亂動,就站在那裡一動不動。

「咔――」

輪胎碾過樹枝的聲音響起,齊麟警覺,肌肉瞬間繃緊,做出一副戰鬥的姿態。

齊顏也立刻轉過身,右手悄悄握拳背到身後。

而洛熙卻毫無動靜,依舊一動不動的看著鐵門。

進入山林到蒼氏祖宅只有一條可以容納一輛車寬的小路,洛熙三人的車就停在大門口。

被擦的黑亮的榮威W5停在洛熙的車后。

齊麟看著使來的榮威W5停下,後車門「咔」的一聲被打開。

只見一條長腿從車中邁了出來,然後就見一個男人從車上下來,黑色光亮的短髮,金色燦爛的眼眸,赫然是一大早就出發的雲言君。

雲言君一隻手扶著車門,笑容溫潤。

齊麟齊顏見狀,不但沒有放鬆警惕,反而更加防備了。

在三人對峙時,一道不合時宜的稚嫩聲音突然響起。

坐在車上的小意早就已經等不及要見洛熙,不等雲言君抱他,就自己打開車門向洛熙跑去,抱著洛熙的腿,揚起小小的腦袋,高興的喊著:「媽媽,你來看小意啦。」

暗金小公主 洛熙沒有像之前一樣,溫柔的將小意抱起,反而冷漠的看著小意,沒有開口。

柔情少爺俏新娘 小意眼中閃過慌張,「媽,媽媽?」

洛熙移開視線,身形輕晃就將小意甩開,沒有人看清洛熙的動作,只知反應過來的時候,小意已經被甩開了。

雲言君瞳孔微縮,「小心,」長腿一邁,衝到小意身邊,將其抱在懷裡。

「小意,有沒有事?」雲言君緊張的看著包子。

小意還沒有在媽媽不理自己的打擊中回神,本以為會摔一個大跟頭,但是預想中的疼痛感並沒有來臨,反而是落入了一個溫暖結實的懷抱。

小意睜開緊閉的眼睛,就見雲言君擔憂的看著自己,瞬間淚如雨下。

「爸爸――」

齊麟齊顏一臉震驚的看著洛熙,他們怎麼也沒想到老大竟然會這樣對待自己的兒子,和幾周之前那個溫柔母親完全搭不上邊。

洛熙沒有理會身後眾人的神情,冷冷的盯著眼前黑色的鐵門,抬手在沿著紋路輕描,知道鐵門上的花紋開始泛起白色的熒光才將手放下。

黑色的鐵門漸漸被熒光所覆蓋,然後在眾人的眼皮子底下自動打開。

門內入眼的是一條長長的石子路,兩旁種滿了各色的花草。

洛熙冷漠的瞳孔微動隨即立刻消失,快的沒有任何人察覺。

祖宅內,在花園中喝茶的姐妹倆在洛熙打開大門的時候,震驚的站了起來,就連撞翻了茶杯都沒有感覺。

祖宅的大門已經很久沒有人能從外面打開了,除了她們姐妹就沒有人可以打開,而此時大門卻被打開了還沒有觸動警報,那麼就只有一種可能――

打開門的是蒼雪洛,她們離開已久的妹妹。

姐妹二人身形一動就消失在了原地。

洛熙走進大門,一切和她當初離開的時候並沒有多大的變化。

突然,洛熙腳步驟停,冷冷的看向不遠處的花亭。

齊麟齊顏跟在洛熙身後,見洛熙突然停下,神色一陣緊張,順著洛熙的視線望去,兄妹倆剛好看見花叢中的兩個絕世美人。

天價寶寶:媽咪,他是總裁爹地? 齊麟瞳孔微縮,看了看自家老大,再看看遠處的美人,差點沒把懷中的女孩給扔出去,「老,老大,這……」

齊顏相比自家哥哥要冷靜一些,沒有齊麟的誇張反應,但也沒好到哪去,神色驚異的看著這三胞胎姐妹。

洛熙沒有理會兩人,起步向花亭走去。

蒼霓煙和蒼葉靈神色緊張的看著向她們走來的洛熙。

比起小時候純真的蒼雪洛,現在的洛熙就像一個從地獄里爬出來的復仇者,跟記憶中的模樣相差甚遠。

蒼霓煙和蒼葉靈對視一眼,在對方的眼裡看到了驚恐和愧疚,兩人的眼角隱隱泛著淚光。

蒼霓煙抹了抹眼角,無聲的對蒼葉靈道:不可以哭。

蒼葉靈擦了擦眼淚,背對著洛熙緊捂自己的嘴,生怕再發出不應該的聲音。

即使有雲言君提前打過招呼,姐妹倆還是無法接受洛熙巨大的轉變。

洛熙將二人的動作全部看在眼底,依舊是冷漠的眼神,腳步沒有停頓的走向兩個姐姐。

姐妹三人面對面站著,沒有立刻開口,而是細細打量著對方,即使三人長的一模一樣,但三人所散發出的氣質卻完全不一樣。

「洛洛――」蒼霓煙開口,聲音略帶沙啞。

洛熙冷冷的看著,沒有開口。

「對不起,」蒼葉靈實在是無法忍受洛熙的眼神,捂著嘴,眼淚不住的流著。

洛熙靜靜的看著許久未見的姐姐,心中並沒有恨意,這麼多年來其實她從來沒有恨過她們,更何況是知道真相之後。

洛熙扯了扯僵硬的嘴角,「好久不見,二位。」

冷漠的話語再加上僵硬的表情,使蒼霓煙和蒼葉靈更加肯定洛熙是恨她們的,一時間氣氛僵硬。

跟在後面的雲言君神色複雜,「洛洛,你……」

「雲言君,不要給我說那些廢話,很刺耳。」洛熙神色不耐。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