憤怒的情緒「蹭」地轟上頭頂,握著手機的雙手都發顫起來。

第一張截圖,是大半個月前的。 司傲霆說:「沒關係,我原諒你了。」 雪發了一連串的可憐楚楚的表情,說道:「可是,我心理還是不好過。你會不會覺得我是個蛇蠍心腸的女人?」 「不會。在我心裡,你宛若白雪。」 「真的嗎?霆,我好高興,我以為我那樣對那個女人,你會生我氣,再也不理我了,

第一張截圖,是大半個月前的。

司傲霆說:「沒關係,我原諒你了。」

雪發了一連串的可憐楚楚的表情,說道:「可是,我心理還是不好過。你會不會覺得我是個蛇蠍心腸的女人?」

「不會。在我心裡,你宛若白雪。」

「真的嗎?霆,我好高興,我以為我那樣對那個女人,你會生我氣,再也不理我了,當時你的臉色好可怕。」

「嚇壞了吧,我也是怕你任性玩出大事情來。我不是說了,她對我的計劃很重要嗎?」

第一張截圖完了。

這內容看得顧立夏心尖兒直顫。

那個女人,是在說她么?

從時間和他們說的事情來看,是當初她被西門雪兒設計之後。

不過,司傲霆話里的意思……停停停,不許瞎想。

顧立夏不安地咬著指甲,繼續往後看。

第二張截圖,是十天前。

司傲霆發消息:「雪兒,別生氣,我和那個女人在一起真的是為了消除她的警惕心。」「」

雪發了一個生氣的表情。

司傲霆:「雪兒,你別一直不理我啊,我說過,我這輩子要娶的女人是你。」

雪回復:「你們倆那麼甜蜜,我吃醋,哼,我才不信你鬼話。 追逐遊戲之步步爲營 而且,你們天天睡一張床上。」

司傲霆:「她因為那件事有心理應激障礙,不能接觸我。心理醫生的診斷書也發過你看過了,騙你天打雷劈。而且,她不過一個孤兒,沒權沒勢,怎麼能和你千金大小姐相提並論。」

第二張截圖完。

第三張是前幾天的。

司傲霆:「好想你,好想把你壓在身下。」

雪:「討厭。你正經一點。你可是M.E的大總裁。」

司傲霆:「雪兒,今晚上到酒店來吧,我們一起度過愉快的夜晚。我在酒店等你。」

雪:「不要,我爸說了,禁止婚前性行為。如果你真的想和我那個,你就快點娶我。我還是處哦。」後面一個羞澀的表情。

司傲霆:「可我真的好想要你,雪兒,你好美。」

雪:「哎呀,討厭。」

第三張截圖完。

看到這一張,顧立夏心裡頭釋然了一些。

這說話語氣明顯和司傲霆不一樣。

那呆木頭才不會這樣和女人說話呢。

顧立夏的手,滑到最後一張截圖,心神一震。

第四張截圖,時間是剛剛,兩分鐘之前。 截圖上,司傲霆問:「雪兒,睡了嗎?」

雪:「要睡了。」

司傲霆:「我睡不著,我好想你。」

雪:「哦。」

司傲霆:「現在能不能見個面?」

雪:「太晚了,明天吧。」

司傲霆:「你總是說明天,雪兒,我真的好想快點把你娶回家,狠狠壓在你身上……」

第四張截圖完。

顧立夏看著這四張截圖,不斷告訴自己,這幾章截圖絕逼是那個西門雪兒自己角色扮演搞的鬼。

呵!

幼稚!

她才不會相信呢。

但是,心底深處,卻又不是那麼自信。

一個叫做自卑的小小顧立夏不斷念叨——

說不定是真的,司傲霆那麼高高在上的人,會喜歡自己這孤兒,原本就不正常啊。

更何況,他之前那樣的態度對自己,給他熬的粥,都給倒掉,看都不看自己一眼,突然之間,又態度轉換,也許,真的是抱著某種目的。

打住!打住!

司傲霆才不會這樣呢。

上一次他都和自己解釋清楚了,他是真的愛自己。

正心亂之時,手機再次收到一條消息。

雪說:「顧小姐,知曉真相的滋味兒如何?」

顧立夏死咬著下唇回復:「西門雪兒,我微信沒加過你,你怎麼會是我的好友。」

雪:「你忘記你的手機掉我家了嗎?我就動了動手指,將自己加了你好友咯。」

顧立夏:「我屏幕有上鎖。」

雪:「那種屏幕鎖,找個技術牛掰的人輕易就能破除。」

原來如此。

顧立夏眉心緊皺。

之前被西門雪兒綁架之後,她讓人給自己換了衣服,手機不見蹤影。

就是那個時候她撿了自己手機,悄無聲息加了自己好友吧。

後來她回了司家之後,換了新手機,動手將那個手機賬號徹底鎖掉銷毀,那隻遺失的手機,不能再開機,別人才不能使用。

顧立夏快速回復:「西門雪兒,沒想到你這麼幼稚,你覺得你發這些你自編自演的聊天記錄,我就會上當嗎?做夢!」

雪:「你怎麼就知道這一定是假的呢?司傲霆的頭像你不可能不認識啊。」

顧立夏:「你當我傻?頭像可以隨便變換。」

雪:「那如果這樣呢?」

顧立夏:「什麼?」

西門雪兒卻一直沒有回復消息了。

顧立夏覺得自己腦子有坑,居然會和害過自己的女人理論。

正準備直接將西門雪兒拉黑,突然,她發來一張新的截圖。

不知為何,顧立夏心尖兒忽然顫了一下,一種不好的感覺涌了上來。

手一抖,點開了那張截圖。

雪:「太晚了,明天吧。」

司傲霆:「你總是說明天,雪兒,我真的好想快點把你娶回家,狠狠壓在你身上……」

這是之前看過的內容。

後面顯示的時間,是一分鐘的時候。

雪說:「司傲霆,我突然好想你,我想現在就立刻見到你。」

司傲霆回復很及時。

「好,去哪裡見面?」

雪:「你定。」

司傲霆:「我去豪庭酒店總統套房等你。」

雪:「好。」

顧立夏往後滑,後面已經沒有截圖了。

雪發來一條語音。

顧立夏咽了口口水,點開。

西門雪兒的聲音得意地響起:「你的男人,馬上就要和我一起去開房了。」

顧立夏也回了句語音過去:「你想挑撥離間我和司傲霆的關係,我絕對不會相信的!哼,我現在就把你拉黑!」

顧立夏發完消息,迅速將西門雪兒的微信號拉黑。

做完一系列的動作,她重重舒了口氣。

切,她才不會上當呢!

但是,手機裡面怎麼又有一個雪給自己發信息?

毒舌寶寶童養妻 微信主頁上,能看到昵稱雪發過來的消息。

總裁的蜜戀愛人 信息只能顯示二十個字左右——

「拉黑我,說明你心虛,司傲霆此刻正準備出門吧,好……」

顧立夏點開對話框,看到完整的對話。

「拉黑我,說明你心虛,司傲霆此刻正準備出門吧,好奇司傲霆會不會直接告訴你,他這是要出門和我見面。哈哈。」

顧立夏:「為什麼我微信還有你的微信。」

雪:「不和你說了,我要化個妝,美美地去和司傲霆約會了。司傲霆喜歡清純還是火辣一點的呢?嘻。」

顧立夏憤憤地將這個號再次拉黑,然後掃了一遍好友。

她這個微信裡面一千多個人,基本上都是幸福工作室里的客戶。

她直接將凡是微信昵稱和雪有關的賬號,統統拉黑。

做完這一切,心裏面終於爽了。

哼!

居然一次性加了好幾個微信號,全部刪掉,看那西門蒼蠅還怎麼來煩自己。

司傲霆推門進來。

「什麼事這麼高興?」

顧立夏雀躍:「趕走了一隻討厭的大蒼蠅。」

司傲霆皺眉:「房間里有蒼蠅?」

當下四處張望,尋找蒼蠅的身影。

「沒事兒沒事兒,我已經趕走了。你工作忙完了嗎?」

「嗯。忙好了。」

「那快點洗澡睡覺吧,好晚了。」

顧立夏走上前,準備幫他脫掉西裝外套。

看吧!

西門蒼蠅,我家司傲霆才不會出去,你就自個兒編那些意淫自己的話吧,我才不會中你圈套,和司傲霆鬧呢。

這個世界啊,真是有想不到的事情,西門家的千金大小姐居然這麼幼稚,看來這家風絕對不好哇。

司傲霆稍稍避開了顧立夏為他寬衣的手,歉意地說道:「你先快點睡覺,我還有事情要出去一趟。」

出去。

顧立夏整個人被震住。

她感覺自己臉皮子都有些控制不住,笑得吃力。

「出、出去做什麼?」

「有點事情要去處理,弄好了就回來。乖,你先休息。」

顧立夏感覺自己心跳加速:「我、我睡不著,能和你一起去嗎?」

司傲霆猶豫了一下,最終說道:「算了,你還是在家裡吧,太晚了,我怕你會遇到危險。」

顧立夏心裏面名叫做自卑的小顧立夏,拚命在她腦海里敲鼓——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