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雪無痕問起庫斯,維亞說道:「和你差不多,躺在床上已經三天了,真不明白你們因為什麼竟然戰鬥到這種程度?」

原來是這樣,雪無痕心裡還好受了一點,若是他敗在庫斯的手上,他還真不樂意。雪無痕繼續問道:「對了,維亞,繆斯和薩安呢?」 白了雪無痕一眼,維亞沒有好氣說道:「還不是因為你,繆斯,薩安今天有課,所以我在這裡陪你了,這三天可是我們三個輪流照顧你的。」正當雪無痕感激的要道謝的時候,維亞臉上有著奸詐的

原來是這樣,雪無痕心裡還好受了一點,若是他敗在庫斯的手上,他還真不樂意。雪無痕繼續問道:「對了,維亞,繆斯和薩安呢?」

白了雪無痕一眼,維亞沒有好氣說道:「還不是因為你,繆斯,薩安今天有課,所以我在這裡陪你了,這三天可是我們三個輪流照顧你的。」正當雪無痕感激的要道謝的時候,維亞臉上有著奸詐的笑容,連忙說道:「道謝的話就不必說了,我們可是為你做出了巨大的犧牲,要好好請客才行。」

啊!雪無痕驚嘆一聲,原有的一點感激也沒有了,這個維亞,還是這樣,真是的!不過,雪無痕心中清楚,雖然短短一個月,但是雪無痕,維亞,繆斯,薩安四人友誼已經很深厚了,雖然彼此之間經常開著玩笑,但是他們心中都明白這份情誼的可貴之處。

在雪無痕和維亞閑聊的時候,病房的另一側同樣有著兩人在交談著,其中一人躺在病床之上,看起來傷得不輕,另一人卻是有著五十多歲樣子的中年人,病床之上的正是和雪無痕兩敗俱傷的庫斯,而另一人若是里希老師在這裡的話,定會很驚訝,因為他正是阿斯特魔法學院的院長,有著魔導師實力的魯道夫。

看著庫斯依舊蒼白的臉龐,魯道夫略有些責備的說道:「庫斯,這次你可真是任性了。」聽著魯道夫院長的教訓,庫斯只是淡淡說道:「對不起了,舅舅。」原來庫斯正是魯道夫的外甥,怪不得他會出現在庫斯的病房之中。

看著庫斯一副沒有悔改的樣子,魯道夫暗自嘆口氣,庫斯是自己妹妹唯一的孩子,今年庫斯來到阿斯特魔法學院求學,自己的妹妹就千叮萬囑,希望魯道夫好好照顧庫斯,魯道夫和妹妹自幼關係便很好,對於自己唯一的外甥當然呵護有加,庫斯的魔法潛力的確很大,但是脾氣卻很差,和召喚系魔法班的學員們關係很差,這一點一直讓得魯道夫很頭疼,但是庫斯就是這樣的性格,一切以實力為尊,若是實力遠低於自己,他根本不屑一顧。

如今倒好,召喚系魔法班的關係就不好,現在連魔法戰士班的學員也惹上了,真是……唉!不過,魯道夫也很驚奇,庫斯的實力他很是清楚,已經跨入了高級魔法師的行列,已經是阿斯特魔法學院新生之中的佼佼者了,但是這個來自魔法戰士班的雪無痕竟然能夠將庫斯傷成這樣,太讓人驚訝了,畢竟在去年的新生比試之中,魔法戰士班是倒數第二的成績。今年,這個班竟然有著如此人才,真是讓人驚訝。

看著庫斯一副冷冷的樣子,魯道夫實在沒有辦法,他嘆口氣,只得說道:「好了,你沒事我也就放心了,我和老朋友還有些事去辦,我就先走了,你好好休息。」

點點頭,庫斯什麼也沒有說,再次看了庫斯一眼,魯道夫沒有再說什麼,一個瞬移術消失在原地。

ps:今天更新完畢,準備簽約,祝我成功吧! 所幸,雪無痕身體夠強壯,一個星期之後便出院了,看起來還是生龍活虎的,而庫斯就沒有那麼幸運了,足足十天才得到了醫院出院的許可,看來武者的

身體素質的確不是魔法是可以相比的。

不過,俗話說,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召喚系的新星庫斯和魔法戰士班的雪無痕因為意氣之爭而發生的戰鬥一時間在新生裡面傳來了,召喚系的強勢是所有系學員都知道的,如今魔法戰士班竟然將之風頭壓了下去,自然引起學員們的好奇。

影愛 這樣的結果便是,無數前來打聽雪無痕的新生如雨後春筍般出現在魔法戰士班的教學樓前,雪無痕像明星一樣,吸引了眾多的眼球,當然,其中既有想要一睹風采的好奇者,也有想要打敗雪無痕,證明自己的挑戰者,不可或缺的還有著一大群漂亮女生的示愛,總之,雪無痕這幾天被弄得如逃難一般,東躲西藏。

這樣的情況自然引起了同宿舍三人的戲弄,維亞是個財迷,按他的意思是,他們四人可以辦個簽名儀式,讓雪無痕簽名賣錢,大家平分,而繆斯則比較懶,他的意思是讓雪無痕以強悍的實力招收一批小弟,那麼原本他們特派生該做的活就不用做了,自然有人打理,而薩安這麼一個悶騷,當然這是維亞的評價,他則希望雪無痕將慕名而來的漂亮女生介紹給自己認識,那真是人生一大樂事啊!

看著有些戲弄的宿舍三人,雪無痕只是翻了翻白眼,什麼都沒有表示,開什麼玩笑,這三個人也真是的! 騎砍小領主 自己可是來學習魔法的,而且和庫斯的戰鬥也讓得雪無痕明白自己的不足,看來比自己強的人還是不少的,自己可不能懈怠。

不過這樣的情況也只是持續了一段時間而已,畢竟這麼大的阿斯特魔法學院不缺乏新鮮事,而雪無痕經過一段時間的騷擾之後也歸於平靜。

這天,雪無痕結束一天的課程之後回到了宿舍,而維亞,繆斯,薩安三人則在談論著什麼,很是熱鬧。

拉了張椅子坐下,雪無痕問道:「什麼事討論的這麼熱烈啊!」看到雪無痕回來,繆斯連忙對著他說道:

「無痕,我們關係還可以吧?」

儘管一頭霧水,雪無痕還是老實回答道:「沒錯啊,我們是很好的朋友啊!」

像是早就料到雪無痕會這麼說,繆斯說道:「那你幫我個忙怎麼樣?」

雖然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但是看著維亞,薩安不懷好意的笑容,雪無痕還是心生警覺,問道:「是什麼忙?」

聽到雪無痕這樣問道,維亞終於笑了出來,他說道:「我說吧,繆斯,無痕才不會輕易答應你呢!」

」怎麼回事?」雪無痕開口問道:「維亞,到底是怎麼回事?什麼事情啊!」

維亞指著繆斯說道:「還是你來說吧!」無奈搖搖頭,繆斯解釋道:「是這樣的,我想到落日山脈一趟,希望你們陪我一起去。

」有些疑惑,雪無痕問道:「去落日山脈幹什麼啊!」

一旁的維亞解釋道:「是這樣的,無痕,落日山脈位於我們阿斯特魔法學院西方六十里左右,那裡聚集著很多魔獸,一般學院的畢業生會選擇去那裡試煉,而學院也不會反對,前幾天學院有傳聞,落日山脈附近出現了神龍的影子,所以繆斯才想去那裡看看。」

「出現神龍關我們什麼事?」雖然雪無痕的魔法知識有限,但還是明白一點,那就是神龍的戰力極強,即使是最低等的紅龍,藍龍,也至少要魔導士的實力才能夠相抗衡。自己這幾個人雖然在學院新生之中還算不錯,但距離魔導士可還有很長的一段距離呢!

幸好繆斯主修召喚系魔法,對於各種魔獸都有著了解,他解釋道:「神龍的確不是我們能夠抗衡的,但是神龍一族有著數萬年以來的傳統,那便是當龍族孵化子女的時候,便會離開龍穴,到達一個偏僻的地方進行,直到小龍有著不弱的戰鬥力,才能夠回到龍族,這也是龍族最為殘酷的規矩,畢竟龍族數量稀少,而剛剛孵化出來的小龍甚至連中級魔獸都比不上,很容易發生意外的,但是由此也導致了龍族之中個個都是實力強橫,因為在幼年時期它們便接受了殘酷嚴格的鍛煉,如今落日山脈有著神龍出現,想必它們是要孵化小龍,我想去碰碰運氣,搞不好還能夠有一隻契約魔獸呢!」 其實也難怪繆斯會這樣想,在召喚系中,庫斯是當之無愧的首席,而繆斯雖然比之庫斯僅僅差了一些,但是他的實力的確比不過庫斯,因此他才想要一隻實力強橫的魔獸,低級魔獸,中級魔獸都可以通過自身強大的魔力和咒語召喚而來,但是高等魔獸卻必須與之簽訂契約,通過鮮血的約束才有效的。

聽到繆斯的解釋,雪無痕明顯有些猶豫,他心裡清楚,自己的魔法實力還沒有達到高級魔法師的水準,而武技也只有高級武者的實力,若是去魔獸雲集的落日山脈恐怕凶多吉少啊!

但是,雪無痕還是抬起頭,臉上帶著笑容,對著繆斯說道:「好,我和你去!」

聽到雪無痕的回答,繆斯臉上有著感激之色,他連忙說道:「多謝你了,無痕。」

對著繆斯擺擺手,雪無痕說道:「哪裡的話,畢竟前一段時間你幫我擋了不少麻煩。」

這倒是實話,因為雪無痕和庫斯那場風波,繆斯幫了不少忙。

之後,雪無痕轉向維亞,薩安兩人,問道:「你們呢?應該也去吧?」

無奈聳聳肩,維亞說道:「沒辦法,誰讓繆斯以十個金幣誘惑我呢?」

而薩安白了維亞一眼,顯然很是鄙視維亞的財迷性格,他說道:「繆斯答應我幫我做一個月的值日生,只能捨命陪君子了。」

聽到維亞,薩安兩人的解釋,雪無痕笑了,這倒是在自己的意料之中,雖然維亞,薩安的借口很是充足,但是不過是一種掩飾罷了。最重要的是,四人之間的友誼啊!

而繆斯也不傻,自然看出雪無痕三人的真正意圖,不過他也不會輕易挑破,只要心裡明白就行,他笑呵呵說道:「為了慶祝我們這次落日山脈之行順利,今天晚上我請客!」

而聽到繆斯的話,雪無痕有些愣住了,不會吧,一向很仔細的繆斯竟然會大方的請客,這有些不太可能啊!還好,維亞反應過來了,他問道:「該不會是去鼎鑫飲食城吧?」

沒有想到,繆斯奸詐笑了笑,點點頭,說道:「我請客當然去最好的地方了,去鼎鑫飲食城吧!」這下,維亞徹底明白了,他對著雪無痕說道:「很顯然,繆斯請客,薩安付賬。」

而薩安也早就明白過來,一臉的苦相,「不是吧?又是我付賬?」

但是維亞拍拍薩安的肩膀,勸慰道:「好了,薩安,能夠讓繆斯請客已經很不容易了,走吧!」薩安只得一臉無奈的樣子,算是認命了,而雪無痕則在那裡哈哈大笑起來。

第二天雪無痕,維亞,繆斯,薩多四人整理好背囊,向著落日山脈進發,維亞,繆斯,薩安都是一身魔法袍的裝束,而雪無痕則嫌魔法長袍太麻煩,一身勁裝出發了,他穿著結實的麻布長褲,以及一件無袖的背心,那墳起的肌肉,單從外表觀察,根本就是一個戰士,而雪無痕這身裝束也讓得維亞,繆斯,薩安三人著實取笑了一番,說雪無痕根本不像是阿斯特魔法學院的學員,反倒是哪個武技學院的戰士,而雪無痕自然毫不在意聳聳肩,什麼都沒有說。

四人的速度不慢,儘管阿斯特魔法學院距離落日山脈有著六十里左右的距離,但是雪無痕身為高級武者,速度自然很快,而維亞,繆斯,薩安三人都有著高級魔法師的實力,簡單的風系魔法加速還是可以很輕鬆做到的,所以,三人數個時辰便到了落日山脈外圍。

一路之上,他們也時不時碰到一些人,有些是阿斯特魔法學院的畢業生,應該是試煉,而還有一些則是大大小小的傭兵組織,畢竟能夠獵殺到魔獸,取出魔晶核,可以賣個大價錢。

不過,一般低級魔獸體內並沒有魔晶核,而中級魔獸的實力則很強,不是一般的傭兵組織可以對付的,因此傭兵組織的這種活風險很大,但是風險與利潤同在,上好的魔晶核可以賣個好價錢,足夠一個傭兵組織一輩子的花銷了,所以來碰運氣的傭兵組織還是不少的。要知道,魔晶核是魔獸魔力的結晶,是魔法師製作魔法道具最好的材料,好的魔晶核甚至可以賣到一千個金幣,所以也難怪這些傭兵組織會如此冒險了。

不過,這些對於雪無痕四人來說,無足輕重,他們可是魔法師,不是傭兵,自然不用關心這個,他們的目的很明確,那便是尋找在這裡出現蹤跡的神龍,以便獲得獸卵。 不多的功夫,雪無痕四人已經進入了落日山脈的範圍,雖然一路之上,他們依舊有說有笑,但是心裡都在小心提防著未知的危險。

他們可是知道,在這偌大的落日山脈,什麼樣的情況都會出現,有些傭兵會以獵殺出入落日山脈的人群而生,畢竟人為財死,鳥為食亡。

當然,若是強勢的魔法師看到你手上有他中意的東西,對不起了,在這裡,殺人奪貨很正常,你只能自求多福了,而且這裡還是許多山賊聚集的地方,可謂兇險異常。

果然,進入落日山脈僅僅一頓飯的功夫,麻煩就來了。當雪無痕四人閑聊著這裡的風景的時候,在四人的側後方過百米外的樹林之中,一名穿著一襲綠色衣服,臉上也塗著綠色汁液的男子手持一柄複合強力長弓,冷漠的盯著雪無痕一行人,這名男子口中不斷蠕動著,似乎在默念著魔法咒語。

長弓已經拉到滿月的形態,陡然那根箭矢急速射出,箭矢頂端更是隱隱有著青光閃耀,整個箭矢的速度達到了一種極為恐怖的地步,撕裂空氣,劃破了長空,眨眼的功夫就劃破了過百米的距離,而在這根箭矢射出去之後,這名男子看也不看,接連又是兩根箭矢射出,三連射!

正在和維亞等人談話的雪無痕,突然一瞬間,只感到全身汗毛都一下子豎了起來,心一下子懸到了極點。「危險!」

這是雪無痕第一直覺,若是雪無痕獨自一人,當然能夠憑藉著敏捷的速度閃開,雖然危險,但是應該能夠躲開襲擊,但是維亞,繆斯,薩安卻沒有這麼好的身手了,因此在萬分危急之下,雪無痕顧不得保留實力,鬥氣一瞬間提到極致,身體因為反震之力感到咽喉一甜,一口鮮血就要噴出,強壓下血液,雪無痕鬥氣凝聚,形成一張圓形的能量盾,同時護在維亞,繆斯,薩安三人身後,畢竟自己還有著鬥氣護體,而維亞三人的身體強度就不敢恭維了。

只聽得噗噗噗的聲音,三道箭矢無一例外射在了雪無痕的鬥氣能量盾之上,雪無痕只感到一陣陣巨力傳來,虎口生疼,能量盾在第三根箭矢射來的時候便轟然破碎,正當雪無痕要依靠自身鬥氣防禦的時候,一道青色的颶風將箭矢方向引偏,箭矢擦著雪無痕的左臂而去,帶起一串血花。

危急關頭出手的正是維亞,畢竟精通魔法捲軸的他隨身帶著不少保命的東西,當雪無痕釋放的鬥氣的時候,他就發現了不妙,馬上引動了魔法捲軸,還好趕上了,而在雪無痕抵擋襲擊而來的箭矢的時候,繆斯,薩安也發現了情況,只是他們施展魔法的速度比不上維亞引動魔法捲軸,因此一個範圍版的風系魔法釋放開來,使得四人退回了好長一段距離。

連忙隱藏在草叢之中,維亞低聲問道:「無痕,你沒事吧?」

剛才多虧了雪無痕利用鬥氣擋住了前兩根箭矢,否則後果真的不堪設想,看來他們幾人還是低估了落日山脈生存的殘酷。儘管臉色有些蒼白,雪無痕還是搖搖頭,回答道:「我沒事,只是消耗有些大,還是想辦法解決這裡的危機吧!」

眯著眼睛看著箭矢射來的放心,維亞略有些驚訝說道:「風系魔法弓箭手,單憑這一箭矢附加的『極速』和『精準』兩道魔法效果,這個風系魔法弓箭手的實力,至少已經達到了高級魔法師的地步。」

雪無痕心中瞭然,自己全力施展的鬥氣能量竟然被兩箭所破,雖然是有心算無心,但是的確有著高級魔法師的實力了。「那我們怎麼辦?」一旁的薩安問道。

要說這裡實力最弱的便是薩安了,因為他主修的是光明系魔法,這種魔法用來防禦,治療倒是不錯,但是攻擊力就很勉強了。

「敵人實力不弱,而且還有埋伏,硬拼的話勝負難料,我們還是想辦法退走吧!」維亞皺著眉頭,分析道。

儘管有些不甘,想要報一箭之仇,但是雪無痕明白維亞說的有道理,便不再堅持,點點頭,而繆斯,薩安也沒有異議。

「將財物全部交出來,我饒你們一命!」只聽得一道冰冷的聲音響起,而後有著數十名綠衣身影從遠處山林中竄出,這十幾人都手持弓箭,腰間還掛著一柄短刀,這十幾人冷漠看著雪無痕四人藏身的地方,並且不斷向著雪無痕四人逼近。

而雪無痕四人相視一眼,大喊不妙,那道冰冷聲音中蘊含的鬥氣之力,維亞三人可能感受不到,但是雪無痕可是清楚的很,恐怕這道聲音的主人的武技水平還在自己之上。

一個高級魔法師,一個至少高級武者,還有著這麼多手下,自己這四個人還真是夠倒霉的,碰到了這麼一夥強盜。 「無差別攻擊!」那冷漠的聲音響起,顯然他察覺到雪無痕四人不願意束手就擒,立馬下令格殺,很是突兀的,那十幾人同時射出了弓箭,十幾道箭矢急速向著雪無痕四人射來,所幸,這一段時間繆斯已經召喚出了以防禦著稱的地系魔獸——黑斑狂牛,以這普通的箭矢還不能破除黑斑狂牛的防禦。

「行動!」

只聽得一道果斷的聲音,雪無痕四人同時動了起來,身影閃動,四人已經出現在距離那十幾人很遠的地方,不過也在魔法的攻擊範圍之內,顯然身為阿斯特魔法學院的高材生,這一點的判斷力還是有的。

四人身上有著橢圓形的白色光芒閃動,這正是薩安能夠使用的最強的光明系防禦魔法,五級魔法——守護之光。沒有達到同一級別的魔法師或者是武者,是不可能破除守護之光的防禦的。出手的是維亞和繆斯,雪無痕魔法實力不強,而且在剛才已經受了傷,再則還需要他來應對那讓他們幾人來不及反應的風系魔法弓箭手。

三個魔法捲軸扔出,看起來維亞也是下了血本,心疼不已,畢竟一這樣的一個魔法捲軸要花費他不少時間和金錢的,但是在小命面前,還是保住小命要緊。三道青色的颶風憑空出現,是風系五級魔法——風之怒!三道颶風將十幾名手持弓箭的敵人身形不穩,向著一處靠攏,而這正是維亞要的結果。

「以血為盟,以契約為鑒,出現吧,突刺地龍!」正是當日庫斯使用的召喚術,沒有想到繆斯也已經掌握了。

突刺地龍在宿主的命令下,向著合攏的敵人衝去,即使前面是一堵牆,突刺地龍也能夠將之擊破,更不用說是血肉之軀了。而這十幾人顯然沒有想到情況會如次急轉直下,臉上有著驚恐的表情。

這個時候,隱藏在身後的頭領顯然坐不住了,那名有著高級魔法實力的弓箭手,眼中不由得閃過一絲殺意,手中的強弓再次拉成滿月,口中也默念著『極速』和『精準』兩大輔助魔法,那箭矢青色光芒逐漸亮起。方向正是施展召喚術的繆斯,他很清楚,只要宿主死掉,突刺地龍便會失去控制的。

與此同時,那名同樣隱藏起來的高級武者出現在了雪無痕的面前,他的目的很簡單,阻擋雪無痕救援,剛剛的偷襲便是因為雪無痕的阻擋而無功而返,他們當然不會再犯這個錯誤。

但是他們的舉動又怎麼會能夠輕易得手,看著沖自己撲來的三十歲左右的綠衣男子,雪無痕同樣釋放出自己的鬥氣,氣勢碰撞的一瞬間,雪無痕便有了判斷,他們的鬥氣水準在伯仲之間,只是因為剛才雪無痕有所消耗,所以他才略微被對方的氣勢壓迫了一些,但是想要在短時間內解決自己可不容易。

在突刺地龍向那十幾個敵人衝去的時候,由高級風系魔法弓箭手射出的青色箭矢也在迅速向繆斯靠近,雖然有著薩安守護之光的防禦,但是它真的能夠抵擋住青色箭矢的進攻嗎?繆斯可不會拿自己的生命做實驗。

維亞以釋放魔法速度著稱,整天拿著一大堆魔法捲軸,速度當然快。而現在,騰出手來的維亞自然擔負起阻止青色箭矢的任務。又是兩張魔法捲軸拋出,維亞臉上滿是可惜的表情,不過效果也挺好的,兩道颶風從不同的方向向青色箭矢而去,而在它們靠近青色箭矢的時候,維亞手指一動,兩道颶風硬生生爆炸開來,他心裡很清楚,青色箭矢的穿透力極強,憑著四級風系魔法不可能將之阻擋下來,但是若是不弱的魔法能量爆炸開來,那青色箭矢自然受到引動,自己爆裂。

果然,空中有著不弱的魔法能量紊亂,而在這個時候,很是突然的,大地震動,那十幾個弓箭手的腳下突然冒出一個又一個地突槍,一個個鋒利的閃爍著土黃色光芒的槍尖刺穿了弓箭手的大腿,腹部,鮮血流了一地,慘叫聲不斷。 這當然是繆斯的傑作,地系五級魔法——地突槍陣,繆斯主修召喚系魔法,當然不會這個等級不低的地系魔法,而突刺地龍雖然有著固有的技能,地系魔法也會一二,但是這麼高等的地系魔法顯然也施展不出來。

可是,繆斯與突刺地龍可是宿主和召喚獸的關係,魔力之間可以通用,由繆斯提供魔力,突刺地龍施展,地系五級魔法——地突槍陣就這樣出現了!

啊!啊啊啊!的慘叫聲立即此起彼伏,數十個地突槍同時從地底冒出,那高達一米多的鋒利地突槍甚至可以一瞬間將人刺穿,密集的地突槍一下子便如同突然襲來的災難,令十幾名弓箭手陷入痛苦絕境。

「首領,救……救命!」一個被地突槍活生生從胯部刺入體內的弓箭手,痛苦的叫喊著。

啊啊!一名被刺穿大腿的弓箭手倒在地上不斷地痛苦的喊叫著。那十幾個弓箭手,當場有四人慘死,近十人重傷,這十幾個弓箭手戰鬥力幾乎盡失,而這並沒有結束,對於敵人,雪無痕幾人是不會手軟的。

突刺地龍前沖的身形並沒有停下來,當突刺地龍衝進弓箭手範圍之中,鮮血四溢,一個衝擊之後,再也沒有人能夠站起來,十幾個弓箭手全部消滅。

「可惡!竟然有高手!」一直隱藏在樹林之中的風系魔法弓箭手心中大驚,他是這支山賊的二首領,有著高級魔法師的實力,而大首領有著高級武者的實力,一直以來,他們靠著暗殺的手段在落日山脈這裡劫殺了不少,從落日山脈進入,或出去的人,從而獲得了不少財富。

而且他一般劫殺的時候,都是先殺魔法師,畢竟魔法的殺傷力太大,這次雖然情況出乎意料,劫殺的目標之中有著一人憑著武技使得自己偷襲無功而返,但是他認為自己在暗,雖然棘手,但還是能夠搞定的,沒有想到竟然吃了大虧!

而時刻關注著情況變化的雪無痕自然將這一切看在眼裡,己方的目的已經達到了,雖然說四人合圍這名高級武者還是有著很大的勝算的,但是那一直躲藏在暗處的高級風系魔法師可是太危險,搞不好自己的小命就丟在這裡了,太得不償失了,因此,他運足鬥氣將大首領逼退,大喝道:「走!」

被逼退的大首領正要追擊,又是兩道魔法捲軸扔來,見識過維亞魔法捲軸厲害的大首領連忙停止追擊的身形,用鬥氣護住全身,但是意料之中的魔法攻擊並沒有發生,他定睛一看,竟然是兩張空白的捲軸,又被維亞騙了!

當大首領氣急敗壞叫罵的時候,雪無痕四人已經快速離開了這裡,直到很久才停了下來。魔法師的身體畢竟孱弱,維亞,繆斯,薩多三人大口喘著粗氣,而雪無痕經過一場大戰之後也很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好險啊!要是那個風系魔法師再來一下,恐怕我的小命就沒了!」繆斯拍著胸脯驚魂未定的說道。

而維亞也是點點頭,「是啊,他們的實力真的很強,雖然魔法捲軸很好用,但是那也是錢啊!」白了維亞一眼,雪無痕無奈搖搖頭,都什麼時候了,維亞還在可惜他的錢!最輕鬆的要數薩安了,他消耗的魔力最小,不過依舊一副心有餘悸的樣子,他絲毫不懷疑,那青色的箭矢能夠洞穿自己的身體,這次還真是命大!

不過,雪無痕喘著氣說道:「落日山脈的山賊都這麼厲害嗎?」也難怪雪無痕會這麼問,需要四人全力才能夠逃脫,這樣的山賊若是遍地都是,他們根本用不著去落日山脈內部了,因為再前進,肯定九死一生。

不過,擁有廣泛社會經驗的維亞搖搖頭,解釋道:「我想只是我們運氣不好吧!畢竟高級魔法師和高級武者,很少會做山賊。」

聽了維亞的話,雪無痕三人也點點頭,維亞說的有道理,高級武者進入軍隊之中也能夠有著中級軍官的職務,腦子有毛病才會出來當山賊。

就在四人歇息的時候,原來陰沉沉的天空,忽然轟隆一聲,劇烈的雷鳴轟鳴,雪無痕抬頭一看,天空中電蛇閃爍,時而還有雷電轟隆聲迴響。

「看來,過一會就要下暴雨了。」雪無痕皺著眉頭說道,而維亞三人也是附和點點頭。

「還是快點找個避雨的地方吧!」維亞說道,接著四人便站起身,快速向前走去。不一會的功夫,便有雨滴開始滴下,緊接著便是暴雨傾盆而下,席捲整個天地。

轟隆隆,雷聲不斷響起,而暴雨則覆蓋了天地,整個天地茫茫一片滿是大雨,環顧四周,一片水霧瀰漫。不過前進中的雪無痕四人身上卻沒有什麼雨水,因為他們四人用少量的魔力形成一層透明的魔力屏障,將雨水阻擋在外。好不容易,雪無痕四人找到了一個山洞,連忙進去避雨。

經過一天的趕路,又有著一場驚心動魄的生死之戰,四人都有些累了,沒有多久山洞之中便響起了低沉的打鼾聲,當然,四人在一無所知的落日山脈也有著警覺性,山洞處有著維亞布下的魔法陷阱,一有什麼風吹草動,四人便能夠很快應對,所幸一夜無事。

第二天,天氣放晴,雪無痕四人走出山洞,遙望著滄瀾大陸最為著名的落日山脈,一條連綿不絕縱橫南北的無邊的山脈,幾乎將整個巴洛帝國一分為二,山脈實在太長了,一眼望過去,山脈的西方還是無盡的峰巒起伏,看著這無盡的落日山脈,就好像面對著無盡的海洋一樣。

深吸一口氣,雪無痕四人都感到了自己的渺小,良久他們才相視一笑,大聲道:「我們走!」

落日山脈無邊無際,踏入其中,不知道生長了幾百年還是幾千年的古樹一棵棵遮天蓋地,各種雜草遍地,荊棘也是叢生,那些枯榮的落葉落滿了一地,腳踏在地面之上會自然響起聲音,周圍老藤雜草密密麻麻。

ps:今天第一更 「這種不知道存在多少年的深山老林,雜草,藤蔓也是密集,估計就是有一隻魔獸藏在十米外,眼睛都看不到。」薩安驚叫道。「別說十米了,就是你眼前這一片雜草叢中,說不定就藏著一條大蟒蛇。」維亞半開玩笑的說道。

「不是吧?你別嚇我。」維亞的話讓得薩安嚇了一跳,他不由得看向眼前這一片雜草叢,這雜草叢極為密集近乎半人高,如此密集的雜草中的確有著可能藏著一條蟒蛇。薩安深吸一口氣,站在原地,口中默念著咒語。

忽然,一道乳白色的光芒以薩安為中心向著四面八方彌散開去,最終消失在天地間。光明系魔法——探知之光!一般達到中級魔法師境界,便可以通過魔力來施展探知性的魔法,不過實力越強,探知的範圍也就越廣,中級魔法師的探知範圍大概是十幾米的範圍,而高級魔法師則可以探知百米之內的情況,再則,薩安可是光明系魔法師,光明系魔法最接近生命本源,因此在探測方面比著其他系魔法都有著優勢,由薩安施展的探知之光範圍可是極大的。

「近兩百米的範圍,只有著幾隻低級魔獸。」薩安自信的說道。

「那可不一定啊,強大的魔獸可以嵌入地底,甚至於一些高等魔獸更是會偽裝自己。」維亞像是很嚴肅的說道。

不過,繆斯白了維亞一眼,對著薩安說道:「別聽維亞胡說,我們這樣的實力高等魔獸用得著偽裝嗎?」聽到繆斯的話,薩安才悄悄鬆了口氣。

不過,雪無痕無奈嘆氣道:「不過,畢竟這裡是落日山脈,魔獸眾多,還是小心一些吧!」其他三人同樣點點頭。

雪無痕四人開始向著落日山脈深處進發,小心注意著四周,「落日山脈長過萬里,寬一般是七百里左右,在最外圍的百里範圍中,一般都是低級魔獸,如果深入二百里,就是中級魔獸居多了,如果再深入,恐怕就會遇到高等魔獸也說不定。」

知識豐富的維亞向雪無痕三人講解著落日山脈的一些訊息,「當然,這不是絕對的,說不定某個高等魔獸會無聊到跑到外圍逛上一圈。」維亞開玩笑道:「也可能我們足夠倒霉,遇到數量過千的大型魔獸狼群,如果發生那樣的事情,只能說我們命不好。」

繆斯聽了維亞的話,不由得白了他一眼,這不是廢話嗎?落日山脈範圍那麼大,自己就那麼倒霉?而且事情發生了,他們四人鐵定死的命,雖然是召喚系的魔法師,但是繆斯還沒有狂妄到和數千中級魔獸對打,那絕對是找死!

因此,繆斯沒有好氣對維亞說道:「維亞,閉上你的臭嘴,若是遇到那種情況,我就先把你喂狼,真是的!」而維亞一副好心沒好報的樣子,聳聳肩不再說話了,反正他也是說笑呢,在這危機四伏的落日山脈,彼此開開玩笑,放鬆心情可是一種不錯的選擇。

在落日山脈這種深山老林總,那密集的古樹樹葉幾乎將所有的雨滴都擋住了,只有偶爾的一些雨水滴下,雪無痕四人在這落日山脈當中行走了一段時間,也知道這落日山脈外圍區域算不上危險。

「右側前方不遠處有著一頭獨角野豬。」負責探測的薩安出聲道。

雪無痕三人抬頭看去,果然在遠處大概百米左右的距離,只見一隻獨角野豬正小心看著四周,如果不是薩安提醒的話,雪無痕他們三人還發現不了呢!

「獨角野豬,屬性為地系,僅僅會施展地突槍,算是不錯的低級魔獸了。」

說話的正是主修召喚術的繆斯。

「雖然只是一隻獨角野豬,不過也可以當做午餐了,野豬肉還是不錯的。」雪無痕笑著說道,說著他整個人如同矯健的豹子穿行在樹木之中,悄悄向著獨角野豬靠近,因為野草荊棘密集,那獨角野豬也沒有發現正在靠近的雪無痕。

當靠近獨角野豬還有十米的時候,雪無痕躲在野草叢之中,透過亂草也能夠模糊看清不遠處的獨角野豬。呼呼的風聲響起,雪無痕如同蛟龍出海,猛然從雜草叢中躍出,當獨角野豬警覺的轉頭看來的時候,雪無痕就如同從天而降一樣,帶著勁風到了獨角野豬的身前,獨角野豬立即一聲狂吼,頭頂那根又粗又長的獨角直接向著雪無痕刺來。

只聽得一聲大喝,雪無痕右手一把抓住那獨角,猛然用力一掀,那數百斤重的獨角野豬直接被雪無痕給掀起七八米高,而雪無痕整個人腳下一點便躍起,右腿如同大斬刀一樣狠狠甩出,如同奔雷一樣狠狠砸在了獨角野豬的腦袋部位。

只聽得砰的一聲,隨著令人牙齒髮酸的骨頭碎裂聲,獨角野豬被踢得重重撞在一棵大樹上,而後沉重落下,連地面都震動了幾許。只見那頭獨角野豬頭骨已經碎裂,腦漿從頭骨裂縫滲透而出,那嘴巴中還不斷朝外面滲透出鮮血,那四肢掙扎地顫抖兩三下就不再動彈了。

獨角野豬的戰鬥力也就相當於中級武者,而雪無痕身為高級武者,對付這麼一隻毫無防備的獨角野豬並不難。「雖然獨角野豬的魔晶核只值十個金幣,但是可不能浪費。」落到地面的雪無痕笑著說道。

雪無痕從背後的皮製包裹中取出了一柄短刀,只是兩三下便輕鬆將頭骨完全掀開,短刀輕輕一翹,一顆不起眼的土黃色晶核便跳了起來,雪無痕單手一抄在草地上擦拭了兩下便放進了包裹之中。

ps:二更到! 招呼著維亞三人來到一處空曠地,雪無痕用短刀非常熟練劃破了獨角野豬的大腿皮膚,截取了四隻大野豬蹄,隨意砍伐了一些樹枝,雪無痕雖然魔法實力不強,但是簡單的火球術還是手到擒來,他搭起一個簡易的烤架,開始烤起了野豬蹄。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