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星豁然開朗,為什麼石人每每盯著自己有疑惑不解之意,原來竟與自已身上的荒古神器青銅鼎有莫大的關聯。

據《大荒寶鑒錄》云:「黃帝采首山銅鑄於荊山。鼎既成,有龍垂鬍髯,下迎黃帝……」 黃帝共鑄銅鼎三座,分別命名為「天」、「地」、「人」。那鼎的形狀像龍騰雲一般,周圍繪以百神螭獸,三鼎合一,可重開天地。 鼎成之日,曾用七條大地靈脈雕刻成七個石人,按北斗七星方位排列,列成北斗七星石人大陣,佈於

據《大荒寶鑒錄》云:「黃帝采首山銅鑄於荊山。鼎既成,有龍垂鬍髯,下迎黃帝……」

黃帝共鑄銅鼎三座,分別命名為「天」、「地」、「人」。那鼎的形狀像龍騰雲一般,周圍繪以百神螭獸,三鼎合一,可重開天地。

鼎成之日,曾用七條大地靈脈雕刻成七個石人,按北斗七星方位排列,列成北斗七星石人大陣,佈於荊山下,以防妖、巫族前來奪搶。

其中六個石人毀於與蚩尤大戰涿鹿之野時,所剩的一個為永鎮黃河洪水災害,逐投入黃河之中,被後人呼之為獨眼石神。

韓星感到似有天大的玄機被遮掩在此處,而不得破解:「石神守護,難道這石頭巨人在此守護的竟是這荒古秘地的通道入口?而九曲天河每次泛濫成災也是由這洞口結界波動引發的不成?」

這可是禍亂的根源啊!

顯然,這是個重大線索!

奶奶滴,老子從來沒想過當什麼英雄豪傑,仁心義士,但若是能將這荒古秘地洞口封上,到是可以讓天下蒼生免受洪澇災害之苦。

縱然事後這片荒古秘地洞崩潰了,將自已封在裡面又如何?過個十年二十年,老子不還又是一條好漢嗎?

貌似那些大能們總是以救世主的面目自居,但就從來沒來沒這麼想過,也唯有自已這等傻逼草根修士才會這麼想……

韓星一向是無法無天,隨心所欲的角色,這一刻竟打定主意要永絕九曲天河之水患,使其不再禍害百姓。

驀然,從韓星體內傳出一聲微不可查的嘆息:「歷經九世千百輪迴,縱然是這一世,也沒忘救民於水火之中,大帝的荒古血脈真是不一般啊!」

躲在山河社禝圖中休養元神的清源妙道真君的殘魂竟在此刻蘇醒了,韓星渾不知覺。

「看來真正鎮壓九曲天河的應是這石人與那刻有『龍槽』二字的鎮河石,只是億萬年來本性早已迷失,以致於河水洪患不斷」韓星心中突然一動:「若能重新祭煉鎮河石,留下自己的神魂烙印,也許能成為神器之主。而若將這石人再收服了,打上操控印記,便可成為傀儡戰神……」

韓星突然有了一種見到肥羊的感覺,大有要將這二件東西收了之意。

卧槽,天下有這從兇猛殘暴的肥羊嗎?

這是一種大膽的想法,只是這隻肥羊的骨頭太硬,怕是自已啃不動……

靠,這可是做死的節奏啊……

石人身上有無數歲月前黃帝遺留的意志,至今還有如此可怕威能,實力之恐怖,絕對要超出想象之上!

韓星長嘆一聲,一想到此,心中不禁生出一股由衷的強烈挫敗感。

本想讓自已高尚一把,救萬民於疾苦,解蒼生於倒懸……可世事弄人啊,居然忘了還有這麼大的難度!

還好,並沒對外宣布。

突然他的識海中傳來一陣波動,一個蒼老咂咂之聲傳出:「小子,眼光不錯,那些狗屁修士只道荒古秘地有重寶,亮瞎了狗眼卻不知仙寶就在眼前!」

「清源妙道真君!」

韓星一聽這聲音別提多舒暢了,連眼毛都笑的抖掉了一層,心裡那是一個樂啊……這真叫天王蓋地虎,小雞燉蘑菇,想什麼來什麼……

這三眼老道就是及時雨啊……超級救兵…神級的打手!

走鏢新娘 「別想的太美,上次幫你,讓老夫僅有的一絲元神損傷嚴重,至少現在休想和人動手,這一切還要靠你自已,天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這話你沒聽過?」清源妙道真君就像韓星肚裡的蛔蟲,想什麼他全知道。

這老道也夠狠的了……一句話封口,任你千呼萬喚,再也沒有動靜,宛如石沉大海一般!

卧槽,玩我……幫不上忙你露的什麼頭!

草!你這叫不夠朋友你懂不?

靠,老子身上的資源很多,就不信少了你這把夜壺,就射不出去了,等著…看我怎樣陰濕這個石頭怪!

他要憑一己之力,擊殺這太古石妖!

說時遲,那時快,就在韓星發狠之際,「嘭!」石人獨眼之中絢光怒爆,猛然發出熾亮的光芒,轟然激蕩,將漫天日月星辰投向河底的光芒盡皆遮蔽了,直奔他的面門而去。

石人獨眼中這股爆炸性能量波動射出的一瞬間,造成大浪噴涌,旋渦起伏,眾人看的驚心動魄,嘡目結舌,眼中的瞳孔不斷地被放大,一種恐懼絕望的情緒瀰漫在周圍……他們替自己擔心,也替韓星擔心……

完了,這次是真要掛了!

突然間,一團青氣從韓星掌中跳躍而出,竟化成了一座青銅巨鼎虛影,懸浮在空中。

輝煌璀璨的光芒凝聚成的巨鼎將韓星罩在其中。巨鼎虛影發出一陣劇烈波動,射出了一道道強烈的青色光芒,形成了一個結界。

石人獨眼中射出的巨大無匹的劍光,轟然一聲斬到了這青銅巨鼎的虛影結界上,宛如斬到了銅牆鐵壁上一般,「呯」的一聲爆響,光束被一彈而開,倒卷而回,紛紛破碎消失。

今日祭灶小年,貓銳祝大家來年平安發財,順求票求收藏!!!! 《妖荒夜》終於上架了,說實在的挺感到意外,因為這本書我所構思的框架太大,現只露出了冰山一角,挖了星星點點的坑,真正主要劇情,還沒有完全展開。

在寫這本書的時候,我盡量讓主角多些機遇、多些歷煉而控制修為增長,若現在就讓主角無敵於天下,抬掌就能讓億萬生靈飛灰煙滅,恐怕故事情節沒等展開就好完本了。

快節奏是網文特點,但過快則易忽略一些應有的看點,我試圖走一條讓主角在修鍊成長過程中帶出一些在悠遠歷史長河中發生的故事做為以後情節展開的鋪墊。

開篇三章金手指很重要,但不能章章金手指,一張一弛才是正道,最好的劇情,永遠都是放在後面。

《妖荒夜》渡過了技能儲備期,就是主角大展拳腳實現抱負階段,會越來越精彩。正像你把堅持閱讀留給了我,我把精彩的篇章留給你一樣。

以上算是借上架之機對前的章節做個註解。

神級龍衛 希望各位兄弟姐妹不會因為書上架而放棄,確切的說精彩盡在上架之後!

能上架,衷心感謝縱橫主編夏至,特別是責編子非魚,是他們在對《妖荒夜》從簽約到推薦宣傳及上架予以了很大的幫助,再次多謝。

我還要感謝所有收藏、評論、給我投推薦票的朋友們,是你們給了我創作的動力和堅持下去的勇氣。

實話說,執筆我並不陌生,因工作需要始終與筆打交道。無論是曾經還是現在,寫消息、通汛、評論見諸報端是輕車熟路,因為相對而言那只是些「豆腐塊」,但寫小說則非易事,且不說寫的好壞,就是工作之餘,每天堅持寫到腰脊酸痛直至完本幾百萬字非有大毅力堅持不下來!

我看過很多半道夭折的書,不是寫的不好,而是沒能堅持下來!我很佩服那些非專職寫書尚能用業餘時間完本的作者,向他們致敬!

我會持之以恆,獻給大家一個完整的波瀾壯闊、跌宕起伏的遠古仙魔世界,並在保證質量的前提下決不斷更,希望兄弟姐妹們能一如既往地支持我,無論以何種方式。

順便告訴你個秘密,你以往無論看到什麼樣的網文小說,我敢說都是用鍵盤敲出來的,只有本大仙的小說每一個字包括標點符號都是用寫字板一筆一劃寫出來的!!!

因為本大仙有些走火入魔,手指尖出現了問題,「痛風」,碼不了字,只能用筆寫。不過你勿需擔心更新跟不上去,為了讓兄弟姐妹眼爽,把我這隻「雞爪」累斷也心甘情願!

新書上架,急需收藏、訂閱、紅票,你們的支持,才是我最大、最持久、最快樂的動力!

待本書完本后,那位兄弟替我申請下吉尼斯世界紀錄,看看寫字速度與數量是否能評為天下第一……哈哈!

為增加互動,探討故事情節方便,成立了個QQ群:(332979130)貓銳恭候,歡迎加入。

貓銳於2016年2月2日凌晨一時 韓星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青銅鼎竟會以虛影的形式出現,替自己擋下了這驚天一斬!

「青銅鼎……絕品仙器!」

石人那張空洞怪異、毫無表情的臉龐居然抽搐了一下,它似乎認出了這件法寶的來歷……

古皇大帝軒轅所掌之鼎,何以會落到他的手中,難道古帝也步入了輪迴,要重歷萬劫,再踏永生之路……?

這天地之間,皆在古聖大帝掌握之中,大帝又怎會煙滅?就算是大帝輪迴轉世,也一定另有所圖!

這太古石妖心中已經隱約猜了一個大致輪廓……

即便此人是大帝轉世,目前也絕沒有覺醒!

青銅鼎……就是他的依仗!

若能將此鼎奪回,說不定自已也能追溯時空,逆轉生死,不再受任何古帝束縛,以妖聖身份降臨世間,再現當年輝煌!

皇帝輪流做,明年到我家!

此子一定要死!

石人猛然昂首,目光似要穿透千古,無盡的恐怖盡數落在韓星身上。

妻情綿綿 咦?怎麼還有一股氣息?

從韓星身上,獨眼石人又感受到了一股迥異於青銅鼎的氣息,而且是……混沌初開時世界上的唯一本源氣息!

石人暈了,它真想問問韓星,你究竟還有多少不為人知之秘?

韓星此刻也不好受,若無青銅鼎護體,石人任何一絲力量轟擊,都能將他送入萬劫不復深淵。

饒是如此,巨大凌厲的撞擊,也讓韓星大叫一聲,喉中一緊,「哇」的一聲,一口鮮血噴射了出來。

鮮血順著脖子向下流淌,胸前影影綽綽透出「造化」二字的那塊青色印記,此刻被鮮血浸透,鮮血竟隱隱滲透了進去,迸現出了絲絲毫光。

這青色印記是當初韓星將自已胸前劃開一道寸許長的血槽將造化仙玉硬塞進去后留下的。

轟——

轟——

……

石人再次瘋狂怒吼,狂暴的力量瞬間爆發,一雙山一樣大的石拳將青銅鼎的虛影砸的震天響。

殺死韓星,他將真正成為仙寶的擁有者!

移山倒海般可怕的力量,讓河水怒號,澎湃跌宕,轟然連震,在韓星四周蕩漾開一個方圓百十丈的旋渦,離心飛甩,吸力強勁。

韓星整個人竟如同麻花似的陡然一扭,被吸入其中,順著水流漩渦似陀螺般飛轉。

「轟」的一聲響,那道漩渦狹帶狂猛氣浪猛越漩越快,竟形成了一個黑洞,猛然擊沉,在河床上盤旋,頓時石迸地裂,河水炸開,堅硬的花崗岩河床硬生生被開出了一個百丈大小的深坑。

「呯!」青銅巨鼎的虛影也轟然炸開。

電光火石之間,韓星促不及防,被高高拋起,又狠狠摔落進了漩渦。

渦流高速之下,韓星根本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只能順水勢羅紋旋轉,漩渦越轉越快,正好被他趁勢擦著飛速流轉的漩渦邊沿,借其強勁的甩力,疾沖而出。

韓星就像是一條被甩出去的金槍魚,被一股大力在水裡甩來拖去,突然一聲慘叫,緊接著砰一聲巨響,一頭撞在那兩塊刻有「龍槽」的巨石上才被擋住。

眾人見韓星在光華一閃中被漩渦吸入,又被高高掀起,不由得都替他揑了一把汗,紛紛屏息觀戰,陡然又見他似一道流星般沖了出來,頓時驚呼聲、喝彩聲接連不斷。

死裡逃生,令韓星心驚膽戰、冷汗涔涔,抬頭一看,竟然誤打誤撞又與眾人匯合到了一起,只能暗呼僥倖。

傻王的庶妃 殷凌更是喜笑顏開,連連拍手喝彩。

仙霞峰那紅衣女子與韓星遙遙相對,翹首眺望,見韓星無恙,憂鬱的眼睛里閃過一絲喜色,冷冰冰的模樣也一掃而空。

韓星此刻卻沒有任何男女之間旖旎的念頭,身處險境,浪漫想法絕對不屬於戰場,這會讓他喪命,因為……危機還是沒有解決!

驀然,石頭巨人又轉過身來,那隻月盤大的獨眼在黑暗的河底如燈火一般明亮,死死盯住韓星握住青銅鼎的左手和胸口印記不放,眼中透著森森的寒意,彷彿要一口咬斷他的脖子。

陡然間,石頭巨人嘶聲暴吼,獨目中藍光如電,凶光爆閃,雙臂高揚,遮天般的雙掌挾卷著狂暴無比的氣浪,朝著韓星轟然怒掃,直叫天塌山崩。

在轟隆巨響,巨浪滔天中,韓星猛的退後,背負雙手,剎那間展開了鯤鵬虛空秘術。

刷!

他的速度快到不可思議,化成千百道虛影,衝來往複,騰挪躲閃。

韓星的表現,讓所有人大感意外,瞪大了雙眼,好像在問:他是怎麼做到的?

韓星這一刻黑髮飄舞,衣袂如飛,眸光懾人,閃躲從容,動作行雲流水一般,招式極為超然優雅,形同天外飛仙,在場的每一個黃級戰者竟都忍不住生出了莫名的景慕之意。

人比人得死,貨此貨得扔啊!

太有當大哥的資質了,大哥就是大哥啊……太有范了!

一擊無功,讓石人驚怒交迸,發出驚雷般的狂吼,張開血盆巨口噴吐出一道更加霸烈無比的電光。

這道電光噼啪作響,像一道裂空的閃電,將滔滔河水撕裂。

韓星猛然向右側翻滾,避過了那道電光,但水中卻處處閃耀著電流帶起的電光火花,讓他避無可避。

一瞬間,強大的電流竄入他的體內,令他渾身發麻,劇痛如焚,剎時間,他與眾人都失去了行動的能力。

韓星心中大駭,急忙意守丹田,默運道經法訣,體內真氣如同海浪潮汐,不由自主地的又開流轉。

電光石火間,他雙手突然不聽使喚地朝胸前拍去,「砰」地一聲,竟將胸前那「造化」二字的印記拍出了絲絲毫光。

「造化」印記突然華光驟起,讓他整個人充滿了暖意,痛麻之感頓失,有說不出的酐暢淋漓。

極光電舞之間,人己能夠活動自如,他渾身充滿了爆炸性的力量。

情勢緊急,不及多想,韓星急忙將燒火棍提在手中,冷冷的注視著石人。

石人渾然不懼,周身絢光怒爆,獨眼怒睜,張開血盆大口,身形疾動,雙手豁然一沉,振臂向韓星胸口抓來。

彷彿韓星胸口的印記比青銅鼎對它更有無窮的吸引力,以致不顧此物危險,欺身向前,雙掌閃電般的抓向他的胸口,要將這印記生生挖出來!

剎那間,兔起鶻落,這一抓之力,就是一座山也能抓塌了,巨掌尚未觸到胸前之際,所帶來的威壓形同巨錘撞胸,韓星再也忍不住,一道血箭張嘴噴出。

就在巨掌離韓星胸前尚有半尺之際,只見一道霞光從「造化」印記上噴薄而出,勢如閃電怒雷,直奔石人擊去。

石人周身陡然一震,碩大的石頭顱頓時僵住了,印記所爆發出的氣息,彷彿帶有無上的威壓,令萬神折服,讓它感到恐懼與熟悉。

「造化神器的殘片……造化仙玉!」

石人乃地脈靈石雕琢而成,歷經荒古大劫,它猛然想起荒古年間封神大戰中的一物,霎時間,獨眼之中儘是驚駭、悔怒的古怪神色。

造化仙玉本為混沌初開時造物鼎的蓋子上崩壞的一塊神器的殘片,與開天神斧、混沌青蓮並列為混沌至寶,可以破滅虛空、改變未來和因果。

荒古真仙大帝執掌之物,在封神大戰中大放異彩,也不知誅殺戮滅了多少仙神妖魔,今天竟在此子身上出現,這叫石人如何不驚!

一時之間石人軀體猛地僵硬,竟畏縮不前。

一股絕望從它心中生出,它要逃!

只是它晚了!

造化仙玉散發出刺目的光芒,形成了一道神力屏障,隔絕外部一切信息,讓所有人都看不清裡面究竟發生了什麼。

驀地造化仙玉恐怖力量瞬間降臨,仙光沸騰,轟隆連聲,炸射出萬道霞光,直襲石妖而去!

「轟!」隨著一聲慘叫,「咔嚓」一聲,石人被霸烈無比的熾烈霞光直接轟斷了胳臂,高山般的軀體也被掀飛了出去。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