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衣服,躺上去……」

清冷的聲音和曖昧幾乎不沾邊,可龍衍的心頭還是猛然間跳了跳。他瞥了一眼玉思諾的古樸的小藥箱,的確是玉家專用的,這才收斂著心神,朝著床邊走去。 他下意識的抬起雙臂,足足舉了一分鐘才反應過來自己不是在家。 自嘲的抿了抿唇,他自個扯起衣服來。 因為做好了最壞的打算,龍衍身上穿的是家族裡特

清冷的聲音和曖昧幾乎不沾邊,可龍衍的心頭還是猛然間跳了跳。他瞥了一眼玉思諾的古樸的小藥箱,的確是玉家專用的,這才收斂著心神,朝著床邊走去。

他下意識的抬起雙臂,足足舉了一分鐘才反應過來自己不是在家。

自嘲的抿了抿唇,他自個扯起衣服來。

因為做好了最壞的打算,龍衍身上穿的是家族裡特製的作戰服,防彈,彈性極好,自動調節溫度,當然也有一個最大的弊端,就是脫的時候會全裸,而且特別的緊。

他身上本就有傷,這一抬手更是牽動著神經。

扯了半天光聽見刺啦刺材料的聲響,卻是不見衣服脫掉。

他不免有些著急,可又不好找玉思諾幫忙……

待到衣服脫下來,重新穿上睡褲趴在床上時,他已經是熱的滿頭大汗了……

「玉夫人,你可以轉過來了。」

低沉的嗓音里透著性感,宛如一條溪流緩緩滲入玉思諾的心房。

那早已乾渴的心田,綠芽忍不住悄然露了頭。

她故意晾了龍衍幾分鐘才裝模作樣停下自己手裡拌葯的動作,回過身,便瞥見了那再熟悉不過的胸膛和後背上,橫七豎八斜著不知多少道口子。

「你這是和人打架去了嗎?」

玉思諾壓著眼瞼,不用正臉卻和龍衍交談。

眼眸里閃著複雜的情感,有種說不出的快感,可這快感之中又夾在著心疼……

「不算是……被司徒家擺了一道……」

「我本想著等我家族考核結束了聯合玉家收拾他們的,不曾想這司徒家竟然還敢給我下絆子……我……」

「嘶……」

「夫人你這手勁好重啊……」傷口上傳來的劇痛讓龍衍忍不住咬牙……玉家的特效藥不是特別好用的么?怎麼反應這麼大!

「重才能長記性……」

「好了,身上的我幫你都處理包紮好了,至於下身的,你自己來吧。」 金剛骷髏 玉思諾說完,便將廢棄的棉簽和藥瓶都收好。

「多……」龍衍謝字沒說完,人已經走了。

忽然安靜的房間顯得空蕩蕩的,龍衍望著自己的房門從往外被人關上,一股失落感從心尖蔓延。

他下意識的攥住玉思諾留下的藥瓶,好像抓住了什麼……

嬈嬈在房間里幫秦琛上了葯,便拿著東西上課去了。

說是上課,其實就是看電視。

這幾天正是洛城大選,候選人都在學校里拉選票,學校里好不熱鬧,而今天她的課,正好就趕上最後一輪首相角逐。

學校直接下了通知,這個時間點所有的人課程都換成看直播,嬈嬈也樂的清閑。

卻是不想,她剛進門便受到了同學們的百般歡迎,也不坐講台上,而和眾人混在了一起,直接坐在了第一排。

嬈嬈原本對於政事是沒有太多關注的,只是一個小良民。

可家族的任務,又是讓她來查這些候選人中間的姦細,這就使得她不得不重視了。

目前最有實力的便是三個勢力。

孫家,孫萌萌的爸爸。

傅家,傅長青的大伯。

還有一個嬈嬈不怎麼熟悉的家族,叫上官家,推選出來的一個男人,被媒體稱為國民老公,上官景……30多歲,雙博士學位,一路開掛的人生,若不是他的資料詳盡真切,嬈嬈都要懷疑他是不是也是哪個家族出來歷練的,打入敵人內部去了。

當然,這都是不是重點。

重點是嬈嬈看到了幾個熟悉的面孔……

自己的初戀男友楚少修……以及秦琛的小叔和爺爺……

他們……又怎麼會在呢?

捏著手機的手指微微有些顫抖,阿琛會不會很難過? 我不是小明星啊 當初爺爺都已經知道秦二叔不是自己的親生兒子,可為什麼還會混在一起呢?

阿琛現在在做什麼?

「玉老師?我的偶像是不是很帥!!!」

「啊?」嬈嬈回魂,抬頭看了一眼多媒體屏,現在正好輪到那位傳說中的國民老公在演講。

如果說滿分十分的話,眼前的男人氣質絕對是10分的,不過他和秦琛不是和一個類型,鏡頭裡的男人是睿智而又溫和的,而不像是秦琛,日常冷漠自帶隔離的光環。

「是挺帥的……」嬈嬈隨口附和了一句。

「看看!看看!玉老師這麼優秀的人都覺得他帥了!!!」坐在嬈嬈身邊的女學生興奮的說道!

「那又怎麼樣?人家也看不上你!我要是上官景,我找女人就找玉教授這樣的,年輕漂亮身材好,智商情商高高噠。」後面男同學接道。

隨即眾人便把八卦的矛頭又指向了嬈嬈,甚至有幾個已經拿出了手機,打算給嬈嬈看自己的表哥或者小叔了。

嬈嬈哭笑不得的連連拒絕,只說自己已經有老公了。

眾人皆表示不信,尤其是男生,紛紛表明自己若是有這麼好看的媳婦就天天擺在家裡供起來,不能去外面沾了人間的煙火。

「噗!」

「還供起來,我又不是菩薩佛祖,你們供我可不能保證你們發財不掛科……哦對了……我上節課忘記說了,我雖然平時不查出勤率,但是期末可是會卡的很死的!」

「你們如果誰要是掛科了……那就……」嬈嬈說著,笑眯眯的抬手比了一個打槍的手勢對準了自己的腦門。

頓時大家都被她那盛世美顏給電的心跳極度加速!

可在加速的同時,眾人又是異常的想死……

他們其實早就在網上八卦了一下嬈嬈在國外帶的學生,那的確是非常之嚴格……博士生都有掛在她手裡的,更何況他們這些本科生……

原本想著選修糊弄一下就算了,這下可好……

多媒體教室里頓時狼煙四起哀嚎一片……偶有幾個性格的激烈的已經開始捶胸頓足了!

眾人的一邊看著電視,一邊叫喚著。

熱鬧的場景吸引了路過的副院長,馮志良……

「我呸……什麼諾貝爾獎獲得者,什麼特殊貢獻獎!瞧瞧那狐媚勁,哪裡有一點老師的樣子,指不定這教授都是怎麼來的!」

他陰沉的著臉,透過窗戶朝著裡面看去。

嬈嬈就坐在第一排,想讓人忽視都難。

「老師……您小聲點,這裡學生多,一會我們引起民憤就不好了……而且,我也上網查了,這諾貝爾獎是和那個聯合國特殊貢獻獎,好像是不能買的……」看到有幾個學生已經回頭朝著他們看過來了,馮志良的助手小心翼翼的拽了拽自家導師的袖子。

可馮志良不買賬。

油膩的臉立刻又耷拉下來了,肥肉抖了抖,目光無比陰沉。

「何森……你不想畢業了是不是?」

「怕什麼?她那樣子一看就不想是好的……」馮志良目光陰狠,嘴裡卻貪婪的分泌著唾液,一抬手狠狠拍在了自家助理腦門上,打算再繼續教育教育他時……

「瞧瞧那股子勁……你都沒聞到SAO味嗎?」

「哎呦!!!誰打老子!」

「老子打的就是你!」一道毫無起伏的聲音悄然在他耳邊炸裂。 馮志良的被人從後面大力的拎了起來,雙腳在半空亂踢,嚎叫著吸引了許多學生的目光。

眾人眼瞅著他被拉走,卻是沒有一個出聲的,可見這位校長多麼「得人心」了。當然,大家也不都不是那種冷心真的見死不救,挨著窗戶的同學都聽見了他的話,污衊自家女神,活該被打。

總裁,滾出去! 「你……你是誰!放我下來!!!」

「你知道我是誰嗎你?敢這麼對我!!」馮志良掙扎著,不安分的扭動著身子,試圖從秦琛的束縛下逃離。

助理何森也是一臉捉急,想要將自己的導師解救下來,可當對上男人那深幽不帶一絲情緒的瞳孔時,他下意識的心生退意,恨不得直接跑路了才好。

「不知道……」將人拎到操場上的角落裡,秦琛三下兩下將馮志良甩到了最高的單桿上,那是學校體操專業的高低杠,一般人那是蹦上去都困難。

可秦琛卻是將人一甩手就丟上了去了,馮志良嚇得魂都飛了,可他又偏偏膽小不敢直接下來怕摔著腿,於是乎,二百斤的肥肉盤成一坨,只能死死的抱住那根小小的棍子,隨風飄蕩,好不犀利。

「不知道你還敢這麼對我?」看著下面秦琛懶散的模樣,馮志良氣得一口老血翻滾上來!

身上的肥肉因為憤怒而顫慄,搖搖晃晃,還在半空中彈了彈。

「我為什麼不敢?」

「你都敢在背後說我媳婦的壞話了,我要是不出手教訓教訓你,以後我還怎麼混?」秦琛說著,斜眼掃了一眼準備掏手機的何森。

後者被他看的一哆嗦,身子踉蹌著險些沒直接摔在地上。

「這位同學?」

「先生……這不大好吧……老師他都50多歲了,還是學校領導,這學校里都是有監控的,一會保衛科來了,您的聲譽也會受到影響的……」想到自家導師那點比針尖大不了多少的心眼,何森攥著拳強迫自己和秦琛對視著。

話磕磕絆絆的說完了,身上的襯衣也濕透了。

「哦……那這麼說,我還得謝謝你了?」秦琛淡然說道,聲線像是被人上了發條一般精準。

「我……我不是這個意思……雖然不知道先生是什麼人,但是您想必也是為玉教授打抱不平的,這我的老師也受到了教訓,您看……畢竟這裡是學校,影響……」

「就是因為這裡是學校,不然你以為我會放過他?」秦毫不客氣的打斷了他,氣場突然變得凌厲起來。

「身為一個學院的院長,每天想不是教書育人,不是專心科研促力進步,而是在背後揣測同僚,惡語重傷他人,當然,我也能理解,畢竟嬈嬈那麼優秀,你就算是努力十輩子,也是無法企及的。」

「還有這位同學,腳踏實地得來的東西,永遠比阿諛奉承投機取巧得來的要踏實的多,你看到了玉教授現在的光鮮亮麗無數耀眼的頭銜,但是你也要知道,她有幾年幾乎都是一天只睡3個小時在科研……」

「自己想吧,你想要拽他下來,就自己想辦法。」

秦琛說完,優雅的又起跳晃了晃那根高杠,馮志良肥膩膩的身子在空中打著轉,頓時整個操場上都瀰漫起了殺豬一般的慘厲叫聲。

何森看著秦琛竟然一甩手遠去了,下意識的往前走了幾步打算跟上。可秦琛剛剛說的那些話,卻在他心裡生了根,讓他有些猶豫,甚至有些看不清自己。

他當年怎麼說也是從G省出來的高考狀元,對於學業和以後的人生都是有著清晰規劃的,可如今……

他抬眼看了一眼還在雙杠上掙扎的馮志良,後者晃悠著一身肥肉怒目瞪著他。

「小兔崽子,你看什麼呢!還不趕緊幫我下去,你腦袋被驢踢了不成?」

馮志良嚷嚷的很起勁,但是身體卻是誠實的死死的抓住欄杆不鬆手。

何森快走幾步,眼神在四周掃視著,看了半天,都沒發現什麼可以用的工具,正在思考怎麼幫忙呢,頭頂的人卻是又一陣咒罵。

年輕人火氣本就旺盛!

「簇簇」何森胸腔里又燃燒起了烈火,眼神里對於馮志良的敬畏也少了些許,多了一絲怨恨。

大家都是一樣從農村裡出來的,誰還不是個寶寶了?

想到這裡,何森裝模做樣的露出一副驚恐的表情,關切的衝上面說道:「院長,這也沒個工具的什麼的,您又比較魁梧,我實在是接不住您啊……要不這樣,我去給您叫人來幫忙,您且在撐一會啊……」

「我撐你大爺……」

「我艹……小兔崽子你別跑啊……」

馮志良獃獃的看著自己助理一溜煙跑了個沒影,只剩下了罵娘……

Z大是洛華國知名的大學,雖然操場偏僻,但也不至於一下午一個人都沒,只是當大家看清楚他那張老臉之後,都會選擇無視。

反正也死不了人,眾人樂得「落井下石」。

直到天徹底黑了,馮志良的手和腳都凍僵了,何森才帶著幾個教職工姍姍來遲,拖著幾個操場用的墊子,讓他自己跳下來。

馮志良看著他們竟然是從距離單雙杠不到200米外倉庫里拿出來的墊子,梗在喉中的那可口氣徹底卡死了,眼睛一翻,直接暈了過去。

秦琛雖然收拾了馮志良,卻是沒有直接回嬈嬈所在的教室。

他一邊掏出手機讓人調查這馮志良的底細,一邊利用極好的視力在悄悄卡看著自家的小女人。

雖然說嬈嬈身邊坐著一堆女學生,還說了自己是結過婚的。

可是她那張臉實在是太有欺騙性了,沒有實錘根本就沒人信啊。

一直到大選出了結果,孫萌萌的父親當選了新一屆的首相,秦琛才悄然從隱蔽處走到了窗外,黑亮的眼眸里淬著溫柔。

幾個靠在窗邊的女孩子幾乎都看呆了!

順著秦琛的目光,自然是也確定了,他眼裡注視的人是嬈嬈。

任性老婆好V5 有個膽子大的女生直接撕了紙寫了紙條,從窗戶遞了出去。秦琛微微一怔,目光微垂。

[嗨,帥哥,有女朋友嗎?加個微信唄?】

見秦琛蹙眉,女生又紅著臉將一根黑色簽字筆遞了過去。

秦琛看了一眼已經在收拾東西的嬈嬈,索性低聲靠近窗戶道:「我是來接我太太下班的……」

低沉的嗓音,性感如斯。

寫紙條的女生臉紅的滴血,接太太?她心裡頓時空了些,不過很快就釋然了,畢竟秦琛看起來很帥,但是也很成熟。

就算是結婚了,那也很正常……

仰慕之心很快便被八卦之心取代,幾個走在時尚前沿的小女生甚至已經飛快百度出了這就是傳說中的秦琛!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