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姐老婆,鏡姐老婆,你們不相信我能保護你們?」羅陽正色道。

二女同時凝視羅陽,均微微點頭,卻不自信。 羅陽只得又進一步要求道:「月姐老婆,鏡姐老婆,其實你們不用那麼害怕的。有我保護你們,你們絕對不會死的。你們想好好的活著,就得聽我的話。明白不?」 見二女又點頭,羅陽便取出二枚主僕丸。 一番介紹之後,讓水月和鏡花都服食。 因水月吃過一

二女同時凝視羅陽,均微微點頭,卻不自信。

羅陽只得又進一步要求道:「月姐老婆,鏡姐老婆,其實你們不用那麼害怕的。有我保護你們,你們絕對不會死的。你們想好好的活著,就得聽我的話。明白不?」

見二女又點頭,羅陽便取出二枚主僕丸。

一番介紹之後,讓水月和鏡花都服食。

因水月吃過一次,知道不是毒藥,她先吞下去了。

鏡花也就沒什麼懷疑,接著也把主僕丸吃了。

到了藥力發作的時候,羅陽叫了她們的名字。

從她們眼神微微發獃可知,她們已處於藥效期了。

羅陽便先問水月:「要是我和堡主都向你發命令,你會首先聽誰的命令?」

只見水月怔了怔,然後答道:「聽堡主的。」

聽到這個答案,羅陽並不是很意外,但還是有點兒失望。

隨即又向鏡花問了相同的問題,得到的答案一樣。

羅陽要把二女變成線眼,看來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過幾天,若還不能將她們完全變成自己的人,羅陽就得換成B計劃行事了。

將計就計,那也是一個辦法,這就是B計劃。

只是這種反其道而行的方法,難度有點兒大,講究天時地利人和,缺一難成事。

若到了萬不得已時,也只好將就使用了。

羅陽並不怪她們,畢竟他知道她們被堡主的淫威嚇怕了。

換了他,若經常看到堡主動不動就殺人,也是會膽戰心驚的。

從《神農經》山水畫里取出美容溪水,讓二女吃了。

轉眼間,水月和鏡花恢復了正常,眨巴著眼睛,一副迷茫的樣子。

羅陽笑道:「月姐老婆,鏡姐老婆,你們的體質可能不太適合服食強魄壯體丸,過些日子,再吃一吃看看情況怎樣。」

水月說道:「老公,每次吃這種藥丸,我就好像昏昏迷迷的。」

其中的秘密,羅陽哪裡會說出來?

少不得找個借口,說道:「月姐老婆,鏡姐老婆,當你感到昏迷的時候,就說明你們的體質對這種藥丸抗拒。但要是每次抗拒的時間縮短,到後面有可能又適合服食。以後再試試吧。」 「十,九,八,七,六……」

世界末日來了!

從天空傳來充滿惡意的倒數聲,地球上眾生百態。

白天的地方,有上班族衝進老闆的辦公室,在老闆愕然的目光中,一拳抽到老闆臉上,「去死啊!忍你很久了!」

有人拿出手機打給自己的女神,「阿珍啊,其實我喜歡你很久了。」

有人當街脫光了衣服,矯健地裸奔起來,向著目瞪口呆的路人叫囂道:「沒見過人裸奔啊?」

有人把自己的淘寶購物車清空掉,有人把證券帳號里的餘額全部買進A股,都只為了把錢敗光的快感。

還有人把自己幸運得到的一百萬美元全部充進《爐石傳說》,全部買成卡包,一邊喊著「哇,金色傳說!」一邊開包,打算就這樣開到地球盡頭。

有人衝進超市去搶鹽,相信地球被拆遷后,擁有一百包鹽以上的人才能活下來。

突然之間,世界各地,無數的瘋狂上演。到處有人打架,大多數還是認識的,朋友,同學,同事……

美國華盛頓某會場,總統先生剛剛演講著呢,這會兒也被一群人衝上來圍著打,甚至包括他幾個保鏢。

很多人朝著天空大吼大叫:「來啊!」「去你媽的!」當然,黑夜地區很多人在呼呼大睡,做著忽然挖到兼愛幣,繼而一夜暴富的好夢。

「來啊!全世界一起死!」

「撲街外星人,快啊!」

只是……這十秒倒數不是有些久了嗎?這都過去幾十秒了吧。

瘋狂的人們漸漸進入賢者模式,有點慌了。

裸奔的人捂住要害,揍老闆的人停了下來,清空購物車的人為保險起見悄悄點擊了申請退款,可是那些買進A股的人卻無法賣出,而股市正在以光速狂跌,他們已經可以去回答手上有十隻跌停的股票是一種什麼體驗了。

「哇,金色傳說!」開包的人還在開包,巴不得世界末日來得晚些,好讓他開完所有的卡包。

世界末日呢?人們紛紛想問,到底來不來了啊!

星港,總督辦公室,眾人訝然地面面相覷,誰來解釋一下情況?

就在這時候,星港突然收到識別為銀河聯盟交通工程局的通信請求,接通,那頭說道:「地球人,你們好。很抱歉,我們的資料有點滯后,不知道有你們這個文明存在,我們已經叫工程隊停下來了。」

林放的臉龐頓時露起一個大大的笑容,「哈哈哈。」

「沒天理啊!」東墨彤弓一邊狂笑,一邊慘叫,「強拆啊,打人啊,沒天理啊!」

衛苗無力地垂下腦袋。娜森飛癱倒總督椅上,媽的呀,還好還好,她這個星港總督還能當一陣子。

阿柳大師、貓大寶都長鬆一口氣,只有豆包還是那副死相,「不拆了?」

「你們怎麼搞的!」林放對工程局那邊斥罵起來,「我們的衛星月球的一個科技基地就那樣被你們轟平了,損失慘重,傷亡無數!你們要賠多少,說啊?賠多少?」

「沒有,沒有強拆。是臨時工不懂工作程序而已,我們會解僱處罰的。」

「賠錢!!還有拆遷賠償款,沒有1萬億,地球你們拆不了!」

「拆遷賠償款方面,會有的,具體多少局裡還要開會決定,一定會是合理的數目。」

說完這幾句,交通工程局那頭就掛斷了。

不過工程隊的通信並沒有斷掉,終於又傳出那個頭子的暴躁聲音:「哦,局裡說你們這兒先不能拆,要賠償什麼的。這麼大老遠的,我今天一定要拆點什麼。把那顆星球拆掉!」

通信斷了,工程隊當即氣沖沖地朝著金星的方向去了。眾人驚疑,不會吧。

地球上正用天文望遠鏡觀察星空的那些人,而又正在觀察金星的那些人,不多時就看到難以置信的景象,那個天體忽然有些異光閃過,然後四分五裂,爆開……

夜空中,那顆原來最亮的星星,再也看不到了,從此消失了。

天文學家們傻乎乎的,太陽系八大行星,由此變為只有七大行星,水星,地球,火星……

那支工程隊,是真的擁有把一顆行星一下轟爆的能力。

「不用緊張,這是工程局的策略。」林放說道,「他們想嚇倒我們好壓價而已,天真。」

東墨彤弓點點頭,想了想說辭,向地球各地廣播道:「各位地球同胞,大家受驚了。剛才在聯盟領導的護衛隊的頑強抵抗下,工程隊已經離開了。想拆地球,必須先給我們妥善的安排!近日我們將會與交通工程局展開談判,為大家爭取到應有的權益……」

她把好話說了,還有些壞話沒說呢。

「跟你們直說了吧。」林放沉聲道,「不要搞事!因為你們暫時還死不了,說不定還會全家遷到蓬萊。至於那些罪犯、搞事分子,當然是留在地球上了。」

地球各地,無數人歡呼沸騰,有家人擁抱,有朋友相視大笑,有媽媽撫慰孩子,有情侶忘情熱吻,也有人繼續呼呼大睡。這是些令人感動的部分。

但是,也有相當一部分人……為什麼世界末日沒有來,什麼鬼!!!

「小子,你被炒了,立即給我滾!」被胖揍一頓的老闆撐起身,尖叫地指著辦公室外。

街頭上,裸奔小伙沖回去找衣服,但沿街的路人們拿手機拍著照,這情形還真的見得不多。

「哇,金色普通。」筆記本電腦響起開包音效,那人愣愣的看著那開不完的卡包堆……別啊,都向讀者發了封筆宣言,把全行業罵了一遍了,別啊……

超市裡,搶到鹽的民眾卻沒有退回去,喜滋滋地回家去了,末日危機可沒有解除。

外星遊客們看著這些亂象,不禁感慨,地球人真是個稀奇的物種!

不過蓬萊遊客們倒有些親切,因為蓬萊幾百年前也發生過搶鹽事件,歷史書上有教。

「真嚇人……」美食塔,三巨掄牛力趕緊吃上幾斤巨鯤肉壓壓驚,「這麼搞命都短几年,加工資啊!」

「拆遷?」太空港,斯四四心頭大喜,地球被拆掉,這就是地球不就有復活的希望嗎?它瞬間就明白事情的關鍵所在,如果賠償費能讓林放他們滿意,地球被拆定了。

「我會談判,我知道怎麼能多要賠償!」 地球,拆遷!

這個消息已然驚爆全球,除了那些呼呼大睡者後知後覺,多數人是親身經歷過來了。

權貴們不願意,在地球混得好好的,遷去蓬萊誰知道會變成怎麼樣,領救濟金過活嗎?平民們也不願意,有沒有看過那些末日災難片,能登上方舟的都是權貴精英,平民等死吧。

全球抗議潮再起,另一個原因是現在挖幣球全部失靈了。

與此同時,才剛剛平息下來的蓬萊,又因為地球而炸了鍋,拆遷?

這就像你在城市生活幾代人了,突然聽聞鄉下村子要拆遷了,政府可能會補一大筆。蓬萊人民情緒複雜,「拆遷賠償款,我們有沒有份?」「如果沒有份,那我們為什麼要接收地球人?」

70多億人,還有無法計量那麼多的動物植物,一句「接收」不是能隨便說的。

首先的問題是怎麼遷,就算出動一萬艘仙槎號級別的遊船都遷不過來,絕對是要請阿奇利世界的行星搬家公司服務。阿奇利人擁有更高級的星際移動技術,例如要遷地球文明,他們會用一群小行星作為飛船把地球生命放上去,還會用上靜滯場。

這樣不管是人類,還是海洋里的一條魚,沉睡過去再一覺醒來,就身處於一個新世界了。

但是!一次這樣的行星搬家服務,收費非常昂貴。尤其這麼山長水遠的,從地球搬到蓬萊,有近二千光年的距離,分分鐘要花幾千億銀河幣。

這筆錢誰來出?蓬萊?

「沒門!錢只能是地球出,他們不是有拆遷賠償嗎?」

「我們不能就這樣接收70億難民,這會把蓬萊淹沒的,熊貓除外!」

現在隨著祖地游的走紅,蓬萊人民認識了熊貓這個物種,哎媽的真可愛啊。是智人就對熊貓毫無抵抗力,蓬萊已經有多個熊貓愛好者協會了。

這些協會現在是紛紛發聲,「拯救熊貓比拯救地球重要!」「每一隻熊貓都應該被善待!」

其實聖殿非常苦惱著,誰沒事喜歡接收70億張嘴巴。聖殿在與銀河聯盟交通工程局交涉了,只是由於蓬萊勢力有限,左右不了這個規劃。

「外域開發是銀盟未來十萬個蓬萊年的工作重點。」工程局的辦事員告訴他們,「這個站點是一切工作的開端,所以你們稱為地球的星球必須拆,這沒得商量,幫不了你們。」

聖殿又向地球提出接管一事了,如今怎麼安排地球人撤離,怎麼保存其它物種、文物古迹等等,這些都需要強大的調度。

而很顯然,「地球聯盟」這個玩票組織根本不存在任何這些調度能力。

「一旦由蓬萊接管。」白髮老人對林放幾人說,「我們就將派出一千萬工作人員前往祖地。」

「你們可以先派那一千萬人來,而且是必須派些戰艦過來,工程隊是真敢強拆的!」林放回答說。

聖殿還在考慮中,一場遠程全息會議先進行了,交通工程局和地球的談判,白髮老人也出席參加。

「遷移的事情由蓬萊負責,你們在限期內必須全部遷走。」工程局官員說話的語氣像在發號施令。

他長著禽獸形態,腆著個圓滾滾的大肚子,這是「巨鼠」的最大特徵。巨鼠是一個存在非常非常久遠的內域種族,似乎自誕生以來就沒有自己的母星,卻在銀河聯盟的眾多星球擔任了許多的領導職位。

「蓬萊有補貼嗎?」白髮老人問道。

「沒有。你們要以務實求真的態度,統一思想,配合我們的工作。」

官員說著掃了掃會議桌對面的林放、東墨彤弓等人,「至於賠償款呢,因為你們星球只算是個2級星球,有智慧文明,但算不上是星際文明。按照標準,100億吧。」

眾人一怔,還沒人說什麼,斯四四就扯著嗓子叫道:「你們轟爛我們的月球基地都得賠1000億!」

「我們有幾百個傳送亭,有太空電梯,有星港,有米奇臨認證的美食塔!」東墨彤弓哼笑了聲,「還不算是星際文明?這還有天理嗎?」

林放指了指她,表示她說的話,他完全同意!

「你說的那些你們可以全部帶走。」官員身邊有一群助手,此時其中一個蟲族助手說道,「就算你們把星球表面刮上一層帶走也行,我們要的是地心。」

斯四四拍著小翅膀,怒道:「你知道什麼叫品牌價值嗎!地球是一個新興旅遊星球,這兩個月的營收超過50億銀河幣,地球手機剛剛推出,就賣了6000部,下屆地球美食節預期能營收五千億,知道嗎!」

「沒錯。」林放點了點頭。

「我們要求補10000億!」斯四四嚷道,「還要補兩顆超級類地星球,各有一顆衛星的,搬到蓬萊星系或者內域一個空置星系,再把全地球的生靈遷過去,全都由你們負責。」

這樣的補償方案,即使是林放、東墨彤弓聽著,心裡都有些沒底。

兩顆?衛苗悄悄呼了口氣,聽著就覺得是犯罪……

「你們呀。」官員有些惱了,肚子挺了挺,鼠牙嚼著什麼似的,「要認清形勢,拆你們星球是全面建設外域的總體布局,你們要懂這個戰略任務的重要性、時代性。」

「少跟我們廢話。」東墨彤弓猛地一拍桌子,雖是全息影像,也頗為嚇人,「100億?你回家拆自己的骨頭去。」

「你們要著眼長遠……」官員停了停頓,「群眾的需求要滿足。500億,局裡最多可以給你們的了。」

「那不用談啦。」斯四四叫道,「我們不用半年就能賺500億!」

又有官員的助手說:「那是以前,你們那現在是拆遷星球了,旅遊業會降溫的。」他打開漫遊網等旅遊網站讓林放他們看,地球被標記了「拆遷」,頁面的背景多了一個圓圈,中間一個大大的拆字。

「銀盟發出旅遊警告了,再去你們那玩的遊客,出了什麼事情,銀盟都是免責的。」

幾人沉默,的確有幾個旅遊團取消了……

「你們要認清未來的方向。」官員的鼠臉滿是威嚴,「500億,要牢牢把握。」

不待他們再說什麼,工程局那邊就把這場會議結束了。

500億???

「怎麼看?」東墨彤弓問林放。

「當然是抓緊時間擴建、超生、發展!!!」 其實羅陽倒希望花襲伊把他看成智商是負數的,那日後在爭奪血煞子之中,他才更有把握拿到血煞子。

現今花襲伊對羅陽也越來越有感覺了,她是確實喜歡上他了。

這讓羅陽很糾結。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