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鎮北將軍好意。可我已經是有自己的心上人。所以,這……」封漠想推辭,可是他話還沒有說完。

這美女就已經是跪倒在了地上,哭哭啼啼說著:「少將軍,你就收了我吧!我要是這麼回去的話,我一定會死的。」 那美女鵝蛋臉,柳葉眉,膚白貌美,她一哭,惹人心疼。 她身穿著紅色的衣服,明顯就是要逼迫封漠強娶了她啊! 公孫婉兒很是緊張,她站在一個不明顯的地方。 在這樣寒冷的天氣之中,

這美女就已經是跪倒在了地上,哭哭啼啼說著:「少將軍,你就收了我吧!我要是這麼回去的話,我一定會死的。」

那美女鵝蛋臉,柳葉眉,膚白貌美,她一哭,惹人心疼。

她身穿著紅色的衣服,明顯就是要逼迫封漠強娶了她啊!

公孫婉兒很是緊張,她站在一個不明顯的地方。

在這樣寒冷的天氣之中,她的手心已經滿是汗水了。

想當初,差不多的情況,趙玄選擇了三公主。如今,又來一個女子,要以死相逼。

不知道,封漠會怎麼處理這事情?

他不會因為要救那個女子的命,而娶了她吧?

公孫婉兒已經是浮想翩翩了。

「這位女子,果真的漂亮啊!」

「公孫那位大小姐,雖然長得很是清秀。可是她不會打扮啊!每日都是藍色的兵服。比起這個嫵媚的女子,確實是差了一大截呢!」

士卒在旁邊感慨著。

孫子涵已經是手持扇子,來到了公孫婉兒的身邊。

「怎麼?要不要本公子幫你?」孫子涵看戲的不嫌事大。

他站在一旁,只不過比公孫婉兒高几厘米而已。

「不用!」公孫婉兒根本沒有想搭理孫子涵。

她只想知道封漠會怎麼樣處理這件事情。

「少將軍你就娶我吧!我做個妾,也可以的。」紅衣女子哭哭啼啼的。

「妾?我封漠此生就娶一妻,何來妾一說?」封漠直接懟道。

公孫婉兒聽到這話后,十分的感動。

這大洲王朝當中,能只娶一妻的男子,真的是少之又少了。

沒想到,封漠便是這其中一員。

「那我……」紅衣女子也是被封漠的這句話驚呆了。

總裁娶進門:高傲千金太撩人 沒想到,這個封漠並不是什麼好色之徒,而是一個正人君子。

倒是她依然不願意離開,她在想著要說些什麼。

此時,封漠看著哭哭啼啼要死的紅衣女子,嚴肅地問著:「想說什麼?」

「我知道,我身份不夠,不能當正妻。那無名無份也好。求封少將軍可憐可憐我吧!就將我收留下來,要是我就這麼回去了,一定是會被鎮北將軍殺死的。」紅衣女子爬上前來,想要抱住封漠的腳。

封漠一個旋飛,落在了堆糧上。

封漠心裡想著,要是現在他就讓這位姑娘這麼回去的吧,那豈不是害死一條人命。可是他是絕對不會讓公孫婉兒受委屈的。

於是,封漠開口說著:「既然如此,你就留下來吧。」

封漠這話一出,公孫婉兒的心就涼了半截了。

她的眼淚忍不住地流了出來。

果然,男人都是一個樣子的。

孫子涵是最見不得女孩子哭得。 「啊,公孫婉兒,你別哭啊!」孫子涵有些慌張,將身上所有的手帕都掏了出來,塞在了公孫婉兒的手上。

「真的嗎?謝謝封漠少將軍。」紅衣女子聽了很是高興,她諂媚地從地上爬了起來。

「我們軍營當中這麼多單身漢子,你一定是可以從裡頭找一個如意郎君的。現在開始,有意娶她的,都可以到白彥領軍那裡報名。」封漠笑著說道。

「好啊!」

「好啊!」

「好啊!」

士卒都已經是歡呼了起來。

公孫婉兒聽完封漠這句話,破涕而笑。

「你這是瘋了吧!一下子哭,一下子笑。」孫子涵一直都覺得女子真的是一個很難懂的東西。

他與公孫婉兒呆在一起這麼多天,他發現公孫婉兒總是在默默幫助他,可是她表面上卻又總是一副母老虎的樣子。

女人啊,可真的是難懂啊!

「封漠少將軍,這有點欺人太甚了吧?我們鎮北將軍贈與你的,你居然給士卒們?你什麼意思?」鎮北手下生氣地質問著。

「什麼意思?這麼想知道,你可以問我!」

此時,突然從人群之後,傳來了女聲。

士卒們紛紛不由自主地讓道了。

一位身著紅衣的天仙,富有氣質地一步步走來。

她一舉一動都是那麼的高貴優雅,臉精緻得很,這長相簡直就是天仙,簡直是天下獨一無二的。

公孫婉兒看到紅衣女,她內心滿滿的激動。

她等了那麼久的紅衣,終於是來了。

孫子涵也是看呆了,這皇城第一花魁紅衣女啊,這顏值,這氣場,簡直是沒人可比。

那位剛剛啼哭過的紅衣女子,此時就像是一個跳樑小丑一樣。

她跟紅衣穿著同樣顏色的衣服。

可是,在紅衣面前,她就跟一個村姑一樣。

紅衣女子低著頭,不敢講話了,她恨不得挖一個地洞,把自己埋進去。

紅衣對封漠非常有禮貌地點點頭。

她知道這個男人對公孫婉兒是真心的,所以,她便把封漠當做自己人來看。

「你是?」鎮北將軍手下有些懵逼。

他不知道紅衣是誰,但是也被她超強的氣場嚇到了,覺得她一定是一個不能惹得人。

「我,皇城,玉瓊樓,紅衣。」紅衣冷冷地說著。

這位鎮北的手下,常年都是生活在邊疆的,但是他也是聽過這個紅衣姑娘的大名的。

想她,在皇城裡,那真的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各大權貴都是她的迷戀者,聽說連皇上都是呢!

鎮北手下也不敢惹她了,急忙是帶著自己的人撤離了現場。

「你是想留在這裡?還是回去?」紅衣女霸氣地問安慰女子。

她頭高高地昂起來,眼睛之中根本沒有這個女子的存在。

紅衣在女子最多、環境最為複雜的玉瓊樓里呆了這麼久,她早就將這些心懷不軌的女孩子看得過於清楚了。

自以為自己擁有傾城之貌,自以為只要哭一下,就可以楚楚動人,就能得到男人的憐憫與愛了。

呵呵,過於年輕了。

女子嚇得急忙逃走了。

紅衣看了一眼封漠,微笑著禮貌地點點頭,有種丈母娘看到滿意女婿的感覺。

她對這樣的封漠表示肯定。

封漠覺得詫異,這沒有事先通報,紅衣女怎麼進得來。

當他看到在後頭不斷喝酒嬉笑的柳軍師的時候,他就明白了。

封漠從堆糧上下來了,他急忙讓人把公孫婉兒給叫來。

他更是對這個紅衣恭恭敬敬,就像是對待長姐姐一樣的態度。

小團圓都是已經給他透露了底細。

這個紅衣是公孫婉兒的知己,那可是當親姐姐一樣對待的。

如果說,公孫婉兒不聽公孫明的話,還是有可能的。

但是說,公孫婉兒不聽紅衣的話,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她們之間,雖然沒有什麼血緣關係,但是勝是血緣關係。

燭神作為一個天神,他看過神界的不少仙子。 總裁弟弟別碰我 卻依然是被這樣沉魚落雁的紅衣所吸引了。

當初說,蘇神是神界第一美女子。如今,看來要是這位姐姐去了神界的話,那也定是排在第二了。

真的是好看!

只可惜,這位姐姐是名花院的女子了。

封漠、公孫婉兒、紅衣與柳軍師外加一致小團圓,正在帳篷內談天說地的。

而,孫子涵與燭神正在門外偷偷瞧著。

士兵本要阻攔,可是燭神都已經是放話了,他們也不敢再阻攔了。

孫子涵經常在皇城的神安街出沒,這玉瓊樓可以說是神安街的標誌性建築啊!

這紅衣,孫子涵也只看過幾眼。即便,他出了高價,也沒法近身看紅衣一眼。

如今,沒想到,在這個地方居然看到了大洲王朝第一美女紅衣。真的是有眼福了。

孫子涵扒拉著門帘偷看著。

燭神趴在他的身上,也是使勁要把頭塞進去。

由於燭神過於用力了,兩個人直接撲到在地。

頓時,場面尷尬了。

燭神當然是沒事的。

可是,這個孫子涵,倒是被罰了,要巡邏兩個晚上。

孫子涵的內心都是崩潰的。

夜裡,孫子涵不情不願地跟在一群士卒的身後,巡邏著。

他覺得十分的無聊,可是卻突然看見了一位紅衣女子,進入了程循墩的帳篷。

這讓他覺得很是奇怪。

那個女子,不就是紅衣嗎?

她為什麼要去程循墩的帳篷呢?

這公孫婉兒之前與程循墩不和的事情,他也是有所耳聞的。

難道這紅衣是去找程循墩報仇的?

孫子涵覺得很好奇,他就假裝是要去上廁所,離開了巡邏隊伍,偷偷溜到了程循墩的帳篷前。這裡頭嘰嘰喳喳吵的很,應該是四五個男子在說話。

「你?皇城第一名妓啊?」有人開始挑釁了。

「怎麼到哥哥的帳篷來了?是想跟哥哥一起睡覺嗎?」

程循墩更是過分了,還想去摟住紅衣。

紅衣只是冷冷一笑,往後退了一步,拿出了塊金燦燦的東西。

孫子涵看不清楚是什麼東西。

只見,那些男子瞬間跪倒在了地上。

「聽聞,你與我家婉兒有恩怨?今天,我就是來和你算這筆恩怨的。」紅衣自己坐到了凳子上。

她一言一語,一舉一動,都可以讓人畏懼。 「哪裡有的事情?我們不敢啊!」程循墩已經是嚇得屁股尿流了。

這紅衣拿的可是皇上御賜的金牌啊。

他們要是敢亂動一下,亂說一句話,都可能惹上殺身之禍。

「不敢?」

「我們不知道她是公孫明將軍之女啊。要是知道了,也不敢這麼對她啊!而且,上次,我已經是和婉兒大小姐道過謙了。」程循墩哭求著。

「我是想來告訴你,無論是平民之子也好,是富貴之家也好,你們都沒有權力欺負別人。我家婉兒不與你們計較,那是因為她心善。可是,我就不一樣了。我就是一個惡毒的花院女子。」 重生之一品香妻 紅衣女說的不慌不忙,她的眼神閃過一道寒光,嘴角往上揚,露出一個凌冽的笑容。

「哪裡哪裡?紅衣姑娘是大洲王朝第一美女子。我剛剛那都是胡說八道的。」程循墩使勁地抽著自己的嘴巴。

「怎麼?就打這麼幾下,就想我放過你?」紅衣起身準備要離開了。

程循墩立馬慌了神,直接磕頭了,嘴裡流著口水,眼淚也是不斷掉落出來,哭求著:「求紅衣大小姐,大人有大量啊!」

「嗯?行。看你們的誠意嘍。」紅衣輕蔑地說了這麼一句話,便要轉身離開程循墩的帳篷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