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這個心,我自然是欣慰的,可這樣做終究太過不成熟!」許落楓淡淡道。

「是!父親,這件事是我辦差了,應該早告知您的。」許戰虎連連恭聲道。 許落楓點了點頭,看向葉天,冷聲道:「葉天,這事就此打住,你走吧!我不為難你!」 因為已經和陸家約好,要共同對付這個葉天,所以許落楓不打算打草驚蛇。 到時候,等陸雷霆出關,與許家大長老劉磊聯手,一併殺了這葉天便是,

「是!父親,這件事是我辦差了,應該早告知您的。」許戰虎連連恭聲道。

許落楓點了點頭,看向葉天,冷聲道:「葉天,這事就此打住,你走吧!我不為難你!」

因為已經和陸家約好,要共同對付這個葉天,所以許落楓不打算打草驚蛇。

到時候,等陸雷霆出關,與許家大長老劉磊聯手,一併殺了這葉天便是,不給他任何逃跑的機會。

所以這時候,雖然他身邊帶著許家斗戰部最強的謝家四子,自認為能夠打敗葉天,也沒打算動手。

因為能夠打敗,不代表能夠擊殺。

葉天冷笑道:「你們許家好大的口氣,說打住就打住?那也得看我同不同意!」

許落楓不屑道:「葉天,你果然夠狂妄,你的實力雖強,難道還真以為能夠天下無敵嗎?我勸你還是忍下這口氣,這樣能夠多活幾天,不要這樣急著送死!」

「呵……從我成為修真者開始這樣的話,我已經聽得耳朵起繭,可我仍舊活得好好的,至於跟我說這種話的人,早已經涼了!

你們許家又算什麼東西,敢這樣跟我說話,也不怕風大閃了舌頭?」葉天滿臉輕蔑的說道。

「叮!裝逼成功,恭喜宿主裝出了個目中無人的逼,逼格+280。」

許落楓臉現怒色,厲聲道:「看來你是要繼續鬧下去,沒打算了結這事了!」

「要想解決這事,那也簡單,只要將你身邊的許戰虎殺了便行!

不然,你們許家在這裡的人,今天誰都別想走!」葉天張狂道。

「叮!裝逼成功,恭喜宿主裝出了傲氣無雙的逼,逼格+280。」

「哼!好,那便讓我看看,你究竟有多大的本事,能將我許家所有人都留下!上,殺了他!」

許落楓冷哼一聲,手輕輕一揮,四個人影帶著張狂的氣勢,已經從他的身邊躍出,徑直撲向了葉天。

人在空中,四人同時出手,各自打出一道聲光效果駭人的秘法,這四道秘法相匯,合而為一,就向葉天輕飄飄打來。 這道四合一的攻擊看著很慢,但幾乎瞬間就已經到了葉天面前,讓人驚嘆。

「啪!」

可這四合一攻擊沒有打在葉天身上,而是打在了一個黑幽幽如雲端般的甲殼上,赫然便是銅山。

只見他如同鐵鑄的後背甲殼上,已經現出一道淺淺的痕迹,這意味著謝家四子已經能夠傷到銅山了。

看著這一幕,在場眾人紛紛驚呼,要知道之前棋盤空間里,銅山可是力敵三大練氣九層的高手而只輕傷。

這還是銅山並沒有妖獸化,展現出那恐怖猙獰的妖獸之身。

可眼下,已經展現出妖獸之身的銅山,面對謝家四子,不過一個照面,便是一道不輕的傷勢。

雖然謝家只在人數上多了一人,但也能就可以看出他們的實力,似乎要比之前葯聖谷的人更強。

特別是許戰虎,更是激動不已,心道只要打敗了這個銅山,那葉天還不是手到擒來嗎?

只是在場圍觀的人都不知道,重生之所以會如此輕易便受傷,是因為離開了棋盤空間之後,失去了棋奴的實力增強與傷害減免的雙buff,而不是謝家四子真的比葯聖谷的人更強。

只可惜,知道這點的,除了葉天,便只剩下利用空間轉移之術,不知道跑到哪裡去的修羅靜香了。

在場圍觀的眾人,包括許戰虎在內,都完全不知道其中的關竅,自然是自以為勝利在握了。

當下,許落楓淡淡說道:「你這隨從實力確實不錯,雖然只是鍊氣八層的妖獸,身體的強度卻不比一般的鍊氣九層的練體修真者差。

可惜,也就是這樣了,相比我許家招攬的強者,能就是差上一大截!現在你這麼執意找死,那麼就讓我的人先殺了這妖獸,再來會會你吧!」

雖然之前有計劃,許落楓不想打草驚蛇,可居然這葉天不知死活,一味尋死,那他不介意重創對方。

到時候,就算對方逃走,他也能夠派出擅長追蹤之人緊緊跟上。

到時候,等陸雷霆出關,許、陸二家聯手,殺這葉天就更加輕鬆了。

但如果今天給葉天帶來的創傷大一些,甚至不需要等陸雷霆出關,只要讓大長老出手,便可殺之而後快了。

可他話還未說完,銅山已經合身撲了上去,四隻手帶著狂暴的風雷,狠狠抓向謝家四子。

銅山雖強,但真正的實力不過鍊氣八層。

這謝家四子本身在單個人的實力上,便已在他之上,更不用說是聯手攻擊了。

所以他的攻擊雖然勢猛力深,但對上謝家四子的聯手,沒有任何的效果,反倒如同陀螺般,直接被抽飛了出去,撞路邊上的別墅里去了。

「吼!」

銅山撞破牆壁出來,再次如巨型坦克般沖向了謝家四子。

他的體表上,本來就廉潔如鐵的甲殼更加的幽黑了,上有如同實質的風雷,四隻手上生長出了尖刺,閃著寒光。

如果抓實,便是數寸鋼板也能洞穿,更惶論人體了。

「哼!妖獸就是妖獸,不懂變通,只知蠻力,又豈是修真者之敵。」許落楓背負雙手,不屑道。

隨著許落楓的話音剛落,謝家四子已經分開咯,到了銅山四方,同時結印,頓時便見風水土火四道光芒綻開。

水氣翻滾,火光沖開,風攪水火,土穩根基,一道十米方圓的龍捲頓時生成,凝聚成各種絲線,一層層包裹向銅山。

「四相合擊法-困龍!」

「噗!」

被困其中,銅山怒吼,四肢生長尖刺的大手奮力揮舞,可抓在了那龍捲之上,卻連深入半尺就沒法再進,反倒是被這龍捲不斷的壓縮纏繞

銅山怒吼,憤然用力亂抓,也只是撕拉下一道道白色絲線。

可這些絲線被撕裂后,又會化作氣狀,又纏繞到銅山身上。

最後,銅山整個人已經被圍繞在無數道氣雲之中,如同墜入蜘蛛網的野獸,再怎麼折騰,也掙脫不開。

人群中,李天龍看著這一幕,問著邊上的李赫軒道:「赫軒,你可看明白其中的道理?」

李赫軒點頭道:「謝家四子這手四相合擊法果然獨有門道,正是以柔克剛,最適合對付在銅山了!」

李天龍笑道:「是了,對付銅山這樣的橫練高手,以柔克剛正是最好的方法。所以凡事不要逞強,要找准對方的弱點,方才能克敵制勝。

就像之前的葯聖谷幾人,本以為已經勝券在握,可以主導一切,結果卻被葉天翻盤,梁長老等人當場慘死,連那靜香聖女都只能用秘技逃遁,明白嗎?」

李赫軒似懂非懂,還是點了點頭,看向了場內。

此時,銅山全身上下,裹滿絲線,如同陷入一團棉花中一樣,倒地不起。

謝家四子收手,許落楓走上前來,彈了彈衣角,彷彿只是做了件輕微的小事,轉頭看向葉天:「現在,你知道我許家的厲害,以及自己的渺小了嗎?」

不僅僅是他,眾人的目光也都匯聚向葉天身上。

此時,許戰虎已經恢復淡定,更是顯得得意。

人群中,李天龍則是搖頭嘆息,李赫軒眼底也閃過一絲惋惜。

葉天確實厲害,可之前一直都是銅山出手,在那麼多高手的圍攻下,從容不迫,在最後才出手,讓人對他的印象並不深。

只認為一切是銅山的功勞,在消耗這些強者的力量后,葉天這才來收穫人頭。

所以眾人下意識認為,葉天之前的名聲其實更多的是靠銅山搏來的,只是這銅山是妖獸,所以人們在傳播的時候都下意識的拿葉天為主角,沒有提著銅山。

眼下,之前那麼強無敵的銅山是之前的一場大戰消耗太多,或者是謝家四子的實力太強,所以不敵倒下,眾人認為葉天已經失去了最大的依仗。

眼下面對許家五人,其中有擅長合擊法的謝家四子,更有長坐虎榜第二長達十年的許落楓,根本沒有任何的勝算。

在眾人看來葉天已經是瓮中之鱉,此時只有俯首投降一條路。 沒想到葉天卻緩緩搖頭,冷笑道:「不過如此!這就是你們靠娘們去招攬的強者嗎?太弱了!

許家主,你這雖然喜歡一頭環保色,可以招攬一些強一點的,不要隨隨便便找些垃圾貨色啊!

這些垃圾怕是連在床上都滿足不了你的姨太,難怪一來就是四人,以量取勝啊!還是說你已經不行了,所以才放任你姨太找人,不管不問,當個縮頭烏龜?」

葉天這話一出,全場嘩然。

正所謂揭人不揭短,雖然許家招攬強者的手段已經算是公開的秘密,但像這樣當著所有人的面說出來,還罵得這麼狠的,葉天可以說是第一人了。

可大家沒敢出聲,因為這時候任何的聲音,一不小心都可能被許落楓記恨上。

同時所有人也知道,這下事情是別想好了,之前事情還有迴轉餘地,可現在葉天這話一出,許落楓要是還放他走,那真的就是葉婷口中的縮頭烏龜了。

所以眾人看著他的目光,便如同看死人一樣。

果然,許家家主臉色一變,皺眉道:「你這是在找死!」

許落楓一怒,那謝家四子自然立馬行動,四人周身能量氣霧沸騰,各自化作一道能量波動凝聚在掌中。

隨後,四人揮手合力一擊,四道屬性完全不同的能量波動奇迹般的融合為一體,化作長虹,直射向葉天。

之前眾人都已經見過謝家四子的實力,便是那麼強無敵的妖獸銅山,都是毫無抵抗之力,更何況這個葉天了。

更要命的是,許落楓也同時出手,身上雲氣舒展,隨後聚攏於空中,化作巨大手掌,重重拍向葉天。

人群中,李天龍驚道:「雲夢仙功的雲仙掌嗎?這許落楓被葉天當眾揭短,看來是真的怒了,用出了這招!」

李赫軒問道:「爺爺,雲夢仙功是什麼?很厲害嗎?」

李天龍解釋道:「雲夢仙功是許家獨有的功法,非常奇特,許家招攬強者除了說周杰倫那種方法之外,還有靠各種靈水、靈草,似乎和這雲夢仙功有關!

這招雲仙掌非常獨特,虛實全在於施展之人的一念之間,虛則如自雲霧穿過,實則如仙人重掌擊下,所以往往防不勝防,讓人錯失時機!

單獨釋放的時候,雖然麻煩一點,但也不算太厲害。可眼下葉天前有謝家四子的攻擊,雲仙掌又至上而下,虛實不定,也不知道這盛名之下的葉天,會有何應對手段了!」

聽到李天龍的解釋,李赫軒點了下頭,看向場內,知道這五人一擊之下,只怕葉天不會被當場打死,也很難能夠抵擋下了。

邊上,許戰虎則是眼中閃過一絲快意,心道讓你剛才辱我,現在就是你付出代價的時候。

我許家的威嚴,必須用血洗刷!

周圍眾多武者或是遺憾,或是高興,但沒人相信葉天能再躲過此劫。

面對眾人的不看好,葉天卻仍舊神情淡然,冷聲道:「我說了垃圾就是垃圾,數量再多,也仍舊是垃圾!之前帝都之時,我已經大掃除了一些垃圾。

可在垃圾數量真多,還不乖乖的呆在垃圾桶里,繼續出了污染環境,那我只能再辛苦一下,繼續來一次大掃除,所有垃圾通通掃入垃圾桶!」

「叮!裝逼成功,恭喜宿主裝出了一個視眾強者如垃圾的逼,逼格+280。」

這話一出,在場眾人盡皆訝異,以後轉為輕蔑。

特別是那些海外的修真者,更是認為葉天這是狂妄無知,眼下沒了銅山依靠,我還以為能夠對付得了這許家五人嗎?

反倒是華國內的正道修真者們,雖然也有些驚疑不定,但卻沒有露出這樣的神情。

因為之前葉天的名聲遠揚,幾次惡戰,卻也是屢創奇迹,全勝而歸。

如今,是否能夠重現奇迹,西華國內的正道修真者們並沒有太大的把握。

這時候,葉天伸手一指,七把飛劍閃現,七劍合一,施展開辰星落,帶著無上的威脅,直衝向許落楓和謝家四子,完全無視他們的攻擊。

許落楓一愣,沒想到葉天居然不防反攻,可不等他反應過來,葉天七把飛劍已經到了謝家四子面前。

飛劍而至,殺伐無雙,若是大意,當場身隕。

這是修真者們對於劍修的觀點,眼下還是七把,謝家四子哪裡敢大意,顧不得之前釋放的攻擊。

當場,四人站於一處,再次催動真元,四道光芒凝合為一,隨後化作一頭巨大的龍龜虛影。

「四相合擊法-玄武守護!」

這巨大龍龜虛影一現,謝家四子鬆了口氣,面上浮現出了得意,他們是人合力最強的防禦手段,自信能擋下葉天的飛劍。

可他們的氣還沒有松完,七把飛劍已經企近,頓時心生一種如同星辰隕下,無可抵擋的極度驚恐。

這樣的驚恐程度,甚至影響到了他們體內的真元運轉,不禁遲滯了一下,能帶著巨大龍龜虛影也模糊了一下。

便是這一下的遲滯,施展開辰星落的七把飛劍已然轟至,模糊的巨大龍龜虛影根本無法抵攔,已經崩塌散去。

飛劍不停,繼續射向後方的許落楓,只留下地上四攤碎屑。

這一幕之下,全場無聲,所有人都下意識的屏住呼呼,只有龍龜虛影散去后的能量消彌聲,以直飛劍穿空的厲嘯聲。

沒有人敢想象,四個鍊氣九層高手施展開合擊防禦手段,居然擋不住葉天的一擊。

這攻擊之恐怖,不僅直接摧枯拉朽的擊殺了四大練氣九層的大修士,而且還有餘力繼續攻向同樣臉色大變的許落楓。

這葉天……還是人嗎?

許落楓這時候已經徹底的變了臉色,自己那二姨太通過種種手段,包括床上運動而招攬來的號稱合擊之下,便是龍榜高手也疼的謝家四子,居然不敵這葉天一擊?

難道葉天已經有到龍榜的實力?這怎麼可能,他不過才修鍊短短三個月的時間,怎麼會有這麼可怕的實力? 可要不是如此的話,又如何解釋她不過一擊,謝家是指的防禦手段居然不告而潰,完全沒有任何抵抗能力。

就算是龍榜的高手,想要做到這一點,也不是每個都能夠做到的啊!

這樂天的實力居然強到如此地步,已經遠遠超乎了之前的想象,要是這樣的話,自己根本就抵擋不住,絕對要生死當場!

更重要的是這樣的話,那許、陸兩家的計劃是不可能成功的,畢竟練氣九層的高手都有保命的手段,只要不是突然變故,都能施展逃命。

像之前的葯聖谷幾人,梁長老四人沒想都突然的變故,所以直接當場慘死。

而那靜香有了防備,就算被困在那古怪的空間,便有足夠的時間逃命。

如果葉天不是他們之前所想的那樣,而是擁有的龍榜高手實力,就算是兩大龍榜高手聯手,也不一定能夠留得下他。

一旦無法留下,讓他逃了,到時候必然是大患啊!

不行!我不能死,必須趕緊走,將這個消息告訴給大長老和陸家,否則許、陸我家必然要大禍臨頭了!

心想著,給自己找了個理由,許落楓沒有任何猶豫,直接施展開雲夢仙功的遁法,便要逃命。

甚至這時候,已經顧不得自己的長子是許戰虎。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