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多久,心緒便被那紛紛擾擾的車水馬龍給不知道帶到哪去了。

玉祁靜靜的看著嬈嬈在玻璃窗上倒影的,俏皮的眼睫毛微微顫動,如蝶羽一般煽動人心。 多少年了,他從未這樣看過一個女人。 可惜的是,她已經結婚了,而且還有個兩個寶寶。 玉祁自嘲的勾了勾嘴角,瞬間又推翻了自己的想法,就算是嬈嬈沒結婚那又能怎樣,自己這破敗的身體又怎麼能配上那麼美好的她。

玉祁靜靜的看著嬈嬈在玻璃窗上倒影的,俏皮的眼睫毛微微顫動,如蝶羽一般煽動人心。

多少年了,他從未這樣看過一個女人。

可惜的是,她已經結婚了,而且還有個兩個寶寶。

玉祁自嘲的勾了勾嘴角,瞬間又推翻了自己的想法,就算是嬈嬈沒結婚那又能怎樣,自己這破敗的身體又怎麼能配上那麼美好的她。

而且……

自己的年紀都能當嬈嬈的父親了……

雖然說他們隱世家族並不看中這個,可是別人也是會介懷的吧。

QID的總裁辦公室里,秦琛正一言不發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Ben和Ken垂手立在他的旁邊,大氣不敢出一聲。

助理室的所有助理都規規矩矩的站在秦琛面前,明明空調開到了16度,可他們的腦門上卻是爬滿了汗水。

「她人呢?」

秦琛掃了一眼旁邊的空蕩蕩的辦公室,語氣冷到了極點。

「陸特助中午出去吃飯了,然後就沒回來……」

「出去吃飯了?」秦琛的眼中閃過一絲怒火!

小女人為什麼要出去吃!明明老宅那邊給她專門配備了廚師,他不記得這附近有什麼飯店比那幾個世界級的營養時水平還高!

「嗯,是啊……」

一個助理沒忍住抬起手擦了已經開始往下滴的汗水,總裁這氣場簡直是太強大了!

還有這陸特助,到底和總裁是什麼關係啊!為什麼總裁要發這麼大的火。

不只是他,其他幾個人也是如此。

想要打電話,卻意識到自己根本就沒有嬈嬈手機號。

龍城樂手 這其實也不能怪嬈嬈,因為秦大少爺吩咐了,嬈嬈的手機上只能存他認為可以存的人。

「總裁,陸特助的手機關機了。」

Ben忍住強大的壓力,悄悄給嬈嬈打了手機,可讓她意外的是,嬈嬈的手機竟然關機了。

我是個葬尸人 天啊!

這不是要了他們的命嗎!

「什麼?」

秦琛眉頭直跳,手裡的鋼筆直接斷成了兩半,黑色的墨水直接浸染了桌子上那重要的資料。

然而卻是沒人敢開口提醒。

「去把大樓里的監控調出來,所有的!」

「你們……」秦琛冷冷的在幾個助理身上掃了一遍,想要發火,卻又找不到理由。

「阿琛哥……」

忽的,門口響起了南漓嬌滴滴的聲音。 眾人的目光齊齊的朝著門口看去。

南漓此刻已然換了一身裝扮,和嬈嬈同款的襯衣和黑色一步裙,唯獨腳上是一雙10公分的高跟鞋。

身高,是南漓自認為自己唯一的缺點。

她只有一米五八,穿上高跟鞋還要比嬈嬈低一些。

饒是如此,秦琛在看到那熟悉的造型時,還是忍不住愣了一下。

不自然的端起早已涼透的杯子喝了一口:「阿漓,你怎麼來了。」

「你們先下班吧。」秦琛掃了一眼總裁辦的其他幾人。

眾人恭敬的應了一聲,立刻逃一般的退出了總裁辦公室,不到2分鐘,助理室便驟然一空。

「我來找你啊……」

南漓笑著,自然的坐在了秦琛對面。

男人看著她那熟絡的動作心中微微有些異樣,卻也沒有表現出來什麼。

中午開完會Ben就已經和他說了南漓要進總裁辦上班的事情,讓他給南漓回電話。

秦琛記下了,但是那會是在是太忙了,又一連處理了幾個重大的案子。

本想著晚上帶嬈嬈一起和南漓吃飯,順便互相介紹一下,也省的小女人亂想。

奶奶可是早上專門打電話提醒過她,孕婦都是特別敏感的,而且尤其是嬈嬈這種從小在家就沒有感受過什麼溫暖的,更是要比一般的女人還要敏感幾分。

情深不候:前夫別惹我 想到這裡,秦琛越發的覺得自己不能在辦公室里呆了,得趕緊找到小女人才是。

「看我?」

「是啊,你不知道,我今天本來是想在辦公室里等你的,但是你的陸特助說什麼也不給我開你的辦公室門,而且還拿了一大堆規章給我看。」

南漓嗲嗲的說著,那聲音讓人聽著都忍不住起雞皮疙瘩。當然,也許猥瑣男會喜歡。

「是么?」

秦琛不可置否的勾了勾唇角,注意力卻是已經轉移到了旁邊屏幕上。

上面已經調出了QID中午大門的進出視頻。

果然,他看到的嬈嬈的身影,是從大門的走出去的,而且那個時間也的確是中午剛剛下班。

他刻意的又將屏幕調大了一些,小女人並沒有什麼奇怪的表情,更看不出什麼喜怒。

秦琛忍不住又開始發愁了起來。

至於南漓,那自然是被他給忽略了。

可惜的是,監控的範圍有限,他只能看到嬈嬈是要過馬路,然後就再也看不到了。

以他的勢力倒是能調出路面上的監控,只是那樣做的話,就要驚動不少人了。

自從昨天得知有人想嬈嬈命之後,秦琛就越發的不想讓人知道嬈嬈的行蹤,沒想到他不過只是出去開了會,女人竟然都能消失!

「秦琛哥……」

「你在看什麼!」被當做空氣的南漓被秦琛那認真的模樣弄的十分無奈又十分的好奇。

索性便直接把腦袋湊了過來,便看到了陸嬈嬈那被放大了數倍都依舊完美的側臉,心中的妒火那叫一個氣啊!

虧她還以為秦琛在忙什麼工作上的事情,你半天竟然是在看那個女人。

她轉了轉眼睛,很快便來了計劃。

「咦,這不是陸特助么!中午我們還在門口聊天呢!」南漓故作驚訝的說著,瞬間吸引了秦琛的注意力。

男人的語氣忍不住立刻就揚起了幾個八度。

「你中午見她了?那你可知道她去哪了!」

秦琛像是在沙漠上碰到了清泉,審視的眼神恨不得把南漓給看穿!

「啊呀,秦琛哥,你弄疼人家了!」

南漓嬌滴滴的說著,卻是沒有抽出被秦琛因為激動捏住的手,阿琛的手好涼,厚厚的繭子,摸著太有質感了。

秦琛一怔,順著她的目光看去,慌忙的將自己的手收了回去,該死,他太激動了。

「抱歉。」秦琛低聲說著,眼神里是說不出的認真。

南漓愣愣的看著那一張一合的嘴巴,簡直是不敢相信這話是從秦琛的嘴巴里說出來的。

要知道當年就算是差點被義父打死,這個男人也是從來不會道歉和認錯的。

如今,他竟然就因為碰了自己的手就道歉?

這還是那個殺手之王嗎!

「秦琛哥……你……」

「阿漓,如果你看到嬈嬈的信息,麻煩告訴我好么?」秦琛卻是沒有注意到她的異常,只是用無比認真的目光注視著她的臉。

角度看起來是那樣的深情曖昧,然而實則南漓從那黑色的雙眸里只到了冷漠和認真。

「嗯呢。 吞天劍神 我今天準備出去吃飯,然後就碰到了陸特助。」

「然後呢?」

秦琛追問道,心也忍不住提了起來。

「然後……」南漓忽然止住了聲音,一副異常為難的模樣,看的秦琛是越發的摸不到頭腦。

她咬了咬嘴唇,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周圍,忽然壓低聲音道:「阿琛哥,你很在乎陸特助么?」

秦琛一怔,不明她為何這麼問,卻還是點了點頭。

他點頭了!

南漓的眼底迅速劃過一抹怨毒,臉上的表情卻是越發的糾結了。

「我……你們是什麼關係……我不知道該不該講。」

「嗯?」

「她是我的太太。」秦琛深吸了一口氣,說出了自己一直想說的話,瞬間生出了如釋重負的感覺。

然而還沒等他一口氣緩完,對面的南漓的瞳孔卻是越放越大,而且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秦琛:……

她這是怎麼了?

「可……可是我看到了她今天和一個男人在一起啊……」南漓戰戰兢兢的說著,心裡卻是已經樂開了花。陸嬈嬈,我看你怎麼解釋!老娘可是有「證據」的!

「什麼!」

三個男人異口同聲道,秦琛手裡的筆,又斷了一根。

「嗯,我當時有問她那是誰,她不告訴我,就上了那個男人的車,而且……那個車還是房車……」

南漓故意說得很慢,然後欣賞著秦琛越發變得深沉的表情……

以及,兩個已經傻掉了的助理。

天啊!

他們一定是幻聽了!

這信息量,有點HOLD不住啊!

總裁夫人,跟一個男人跑了,還是房車……

這怎麼聽都覺得不對啊。

「楚少修?」秦琛喃喃自語道,把他認為可能性的目標說了出來。

南漓不知道楚少修是誰,可看到秦琛的指尖因為用力而不斷的發白,她心中就越發的爽了。

假惺惺的關切道:「好像是不是姓楚的,我沒聽清,那人帶了很多保鏢,而且那車子還在QID門前停了很久才開走。」

「哦對,看著男人年紀不小。」

南漓說完,便端起了自己面前的杯子,假模假樣的喝著,好掩蓋自己忍不住上揚的嘴角。

偌大的辦公室陷入了詭異的安靜之中,靜到甚至能聽到彼此的呼吸聲。

秦琛一言不發的坐在椅子上,一動不動,然而那凌厲的目光卻是宛如實質一般,靜靜的盯著地板,好似要用眼睛把地板鑽出來個洞來。

他是氣的!

自己的女人上了別人的車,怎麼想怎麼覺得讓人來氣。

可他心底卻又有一個聲音在不斷提醒自己,陸嬈嬈不是那樣的人,而且自從和自己在一起之後,她連自己的前男友都沒有聯繫過,又怎麼會和別的男人有接觸呢。

而且,秦琛一直都在干著一件算是比較缺德的事情。

那就是他給嬈嬈的手機,來往所有的信息和通話記錄,只要他想查,都是隨時能查得到的。

而且,他的確也經常偷偷去查一下。

除了老宅,自己的助理,和自己,那上面並沒有任何記錄,說嬈嬈背著她還能找男人,他自己都不敢相信。

可是南漓說的又是這麼真,全然沒有撒謊的跡象。

秦琛又陷入了無比糾結之中。

秦琛在思考的時間裡,南漓也沒閑著,一直都在默默的頭看著他,畢竟是認識了十幾年,她對秦琛的一些表情和情緒的變化,還是能猜的透幾分的。

自己明明已經說的如此清楚了,可秦琛卻依舊是在懷疑,並沒有全信她的話。

想到這裡,南漓咬了咬牙。

拿出了自己最後的證據,偷拍的照片遞了過去。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