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我可算找到你了,你沒事兒吧?”

童言微微一笑道:“我沒事兒,咱們走吧!花爺爺,青山不改綠水長流,咱們後會有期!” 老叫花子開口笑道:“童言小友,後會有期!” 爬上小黑的龍背,小黑立刻載着他飛身而起,很快就飛離了海神島,向着陸地的方向飛去。 海神殿外的封印應該是被玄冥聖君徹底毀掉,因爲原本的四根石柱,明顯的少了一

童言微微一笑道:“我沒事兒,咱們走吧!花爺爺,青山不改綠水長流,咱們後會有期!”

老叫花子開口笑道:“童言小友,後會有期!”

爬上小黑的龍背,小黑立刻載着他飛身而起,很快就飛離了海神島,向着陸地的方向飛去。

海神殿外的封印應該是被玄冥聖君徹底毀掉,因爲原本的四根石柱,明顯的少了一根。

除此之外,海神島周圍海里的漩渦也憑空的消失不見了,除了海面上還漂浮着幾具魚的屍體之外,似乎沒有任何異樣。

關於天空出現巨大臉孔之事,童言還是毫無所知。那神祕的臉孔的背後,到底潛伏着怎樣的祕密,或許只能後面慢慢的揭曉了。

飛在空中,童言的心情很是複雜。按道理說,他應該是高興的,畢竟青冥和小青龍都得救了。可是聽過玄冥聖君的忠告之後,他對那不知何時就會降臨的劫難,不免有些擔心起來。

海妖族的陰謀雖然暫時的搗毀了,海妖族也得到了重創,可這或許還不足以撼動海妖族的根基。歸墟之國肯定不會就此善罷甘休,這次吃了這麼大的虧,他們一定會前來報復。

童言現在能做的,就是小心的戒備着。什麼時候海妖族再次踏足人間,新一輪的戰鬥也將隨之打響。

“玄冥聖君所說的劫難,到底指的是什麼呢?該不會與我夢境之中所見的十翼天魔有關吧?” 有了這樣的想法,沈飛立馬開始著手於自己的驗證之路,他不斷的在房間中走動,思考著如何來驗證自己的想法。

「只有用自己的身體來實驗了!」

沈飛想到的辦法,自然是以自己的身體再一次來經歷一次變身到恢復的過程。可對於這樣的辦法,沈飛的心理卻存在著抗拒。

先不說唯一的兩次變身經歷都使自己面臨及其危險的境地。再則,沈飛對自己的這個能力,沒有絲毫的了解,不知道特殊能力的來源處,為什麼能夠變化,變化之後有什麼壞處,有沒有什麼副作用,等等等等……,沈飛對這些問題一概不知。

所以當沈飛決定以自己的身體去了解這種能力的時候,完全相當於以身犯險。不過,也許唯一值得欣慰的是,在這僅有的兩次變身經歷中,沈飛並未發現明顯的副作用。至少來說,現在還沒發現。

沈飛在房間中徘徊的走了兩三圈,忽然他像下定了決心似的用力的拍了一下手:「管tm的,干就是了!」

沈飛脫掉了鞋子盤坐在沙發之上。他不斷的回想著上次變身成貓的場景,他慢慢的將自己的呼吸調勻放緩,盡量將自己的思緒放空,不留任何的雜念,唯有在腦海中不斷的描繪著貓的影子。

不知過了多久,沈飛感覺那是一個很漫長的時間,又彷彿只是一個剎那。他忽然感覺到了自己的身體似乎有了『變化』,他的身體此時正像一個海綿一般,被一張無形的大手用力的擠壓糅合,好似要將他揉成一個團。沈飛感覺到胸悶憋氣,但是讓人奇怪的是,這種身體像被人捏橡皮泥一般的揉成一個團,整個身體都在啪啪作響,可沈飛卻沒有在身體上感受到一點疼痛。

變化依然還在持續,此時的沈飛已然成為了一個旁觀者,它的神識懸浮在了半空,他感受到自己的四肢開始變短,而在指前端竟然慢慢延伸出來尖尖的利爪。而最神奇的,莫過於就在這時,沈飛忽然感覺到自己的tun部出忽然生出了一種鼓脹感,而且這種鼓脹感正在積蓄著力量,準備一下子破體而出。這種感覺不由讓沈飛噁心的聯想到,蹲在廁所拉大便的感覺……

忽然無數的光亮開始在沈飛的tun部聚集,而之前在沈飛體內積蓄的那股能量也開始慢慢宣洩了出來。它們不斷的開始在沈飛的身後融合凝聚,這種感覺特別的奇妙!就好像沈飛突然間生出了第三隻手,而且他與這『第三隻手』擁有著絕密的聯繫,腦海中剛有一個念頭產生,那個才生出的部位就隨著意念晃動了一下。

沈飛的靈魂彷彿正處於變化中心的上方,整個過程都彷彿實實在在的發生在自己的眼前。下方的形物已經初具了形狀,它有著長長的尾巴,以及靈巧的四肢,優美的身段。

潔白的毛髮開始不斷的從它的身體里湧出,就好像初春的綠草,煥發出了勃勃的生機。兩隻毛絨可愛的耳朵從他的腦袋中顯露出來,伴隨著耳朵的生出,沈飛感覺到了一些不一樣的變化,他感受到了一陣陣微弱的氣流風聲在自己的耳邊響了起來。恰巧這時,沈飛感覺自己那似乎遊離在外的魂魄受到了某種神秘力量的牽引開始不斷的向著下方墜去。沈飛感覺到一陣昏厥閉上了眼,等它再次睜開眼的時候,他發現這周圍的一切都變了,世界大了,而自己小了。

當沈飛看著自己面前兩個毛絨絨的小爪子的時候,沈飛知道自己又再一次的變化成功了。

又成功的變化,說明那存在於自己身上的特殊能力還沒有消失。而且經過這再一次的變身,沈飛好像已經掌握到一點如何變身的訣竅了。

「自己到底變成了一個什麼樣子了?」沈飛看著自己的一些特徵知道自己應該是變成了貓的模樣,可具體是什麼樣子,和之前有何不同,沈飛卻又無從知曉了,就好像,自己如果不藉助鏡子,就不會知道自己是什麼樣子的。

沈飛很想知道自己這次的變化和前幾次有什麼不同之處嗎,於是它來到手機前,將自己毛茸茸的小肉掌摁在了指紋解鎖處,不過雖然喚醒了屏幕,但卻並未成功解鎖手機。

這結果在意料之中,所以沈飛並未氣餒,輸入了備用的數字密碼,手機成功解開了。沈飛用著自己小爪子上的肉球全神貫注的操控著手機,他找到了手機的相機功能,點開,然後設置好倒計時拍攝。將一切弄好之後,沈飛退後幾步,在一個剛好能夠拍夠全身的距離,然後成功的拍攝了一張。不過為了能夠更全面的拍下自己,沈飛換著姿勢與角度,又不停的拍了幾張。

拍了大概五六張之後,沈飛重新回到了手機旁,翻看著剛剛才拍好的照片。照片中是一隻白色的貓,不過若是仔細的觀察照片中的白貓,一定會被這些圖片給逗笑。因為裡面的白貓,做著各種滑稽好笑的動作,沈飛甚至相信如果用手機中這幾張照片去參加什麼照片展,一定可以得個最佳攝影獎什麼的。

「這似乎和之前的自己沒什麼差別呀。」沈飛看著照片中化身為白貓的自己,然後他又回想著上一次自己變成白貓的樣子,都是一身白毛,看不出什麼差別。

沈飛不再關注自己的外表了,既然自己能夠成功變成白貓,說明了在家變化這條件還是一直成立的。不過變成了貓又要怎麼變回來呢?

沈飛依靠在桌子腳邊犯起了嘀咕:「之前兩次都是回到了家中才恢復成功,而在外面卻始終不能恢復,說明恢復肯定是要在家裡完成的。」

可是要怎麼恢復人身呢?

之前的兩次恢復真身,似乎都是在自己及其疲憊的狀態下而被動的恢復了過來。總的來說,沈飛是完全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麼恢復過來的。

「難道又非得將自己弄得很疲憊,然後等他被動的恢復?」

沈飛搖了搖頭,如果又是被動的讓自己恢復,那麼沈飛依然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麼恢復的,或者說要擁有什麼條件才能夠恢復。若這樣做的話,那麼對自己了解自身的能力毫無作用。所以這一次,沈飛決定依靠自身主動的去嘗試如何恢復真身。 變身成白貓的沈飛一下子蹦跳到了沙發座椅上,踩著這個巨大得猶如一張床的沙發座椅,沈飛冷不丁的生出了一種闖入了巨人國的怪異感。

雖然變成了白貓,體型變小和周圍的物件產生了一種格格不入的違和感。可現在的沈飛並沒有太多的心思去感受,這種宛如進入了童話世界的奇妙感。此時的他一門心思的想著如何主動的變身恢復成人。

倚靠在巨大的沙發上,沈飛兩隻小腿自然的伸展在前方,可是因為沙發椅太大,即使他的腿完全的伸長,可也僅僅只佔了半個椅子面的距離。沈飛像一個人的樣子坐立在沙發上,兩手垂與自己的雙跨間,目光獃滯的望著前方,無論是神情還是動作,此時的白貓都像極了一個坐在沙發上無聊思考人生的人類。若非要論兩者的不同,那可能就是此時在沈飛的屁股下多了一根,正在不受控制左擺右揮的白色長尾巴。

沈飛其實一直在盯著這個屁股下面的『新鮮玩意』看。作為人類,沈飛早已不知道自己的祖先是多久就丟掉了這根玩意的。此時看著這個東東一直在自己的面前左右晃動,像極了嬌縱扯蛋的熊孩子。也不知道怎麼的,沈飛忽然心中頓生了一股煩躁感。只見他狂躁的用著自己的兩隻前爪與自己的打尾巴搏鬥了起來……,正在他即將抓著自己的尾巴放在嘴裡咬的時候,他才回醒過來:「卧槽!這傢伙可是自己身上的『零件』啊!」

沈飛從沙發上彈起,靈巧的落在了地板上,踩著冰涼的地板,他總算感覺到自己的神經變得穩定了許多。突然從人變成貓,這可不相當於是人格的轉換,更是物種的轉換,兩種不一樣的事物融合在了一起難免會產生排斥衝突,不過好在的是,沈飛很快的就掌握了兩者間的平衡。

沈飛在地上圍繞著四條桌子腿轉了七八圈,他不斷的思考如何用什麼辦法才能主動的恢復成人類。

轉了七八圈之後,沈飛也沒能想到什麼好辦法出來。

「也許只能自己試了!」

沈飛重新跳回了沙發上,用著最舒服的姿勢讓自己靜下心來。沈飛雖然是在嘗試的找尋主動恢復的辦法,不過他卻並非完全的毫無方向。雖然從人變成貓和從變恢復成人,兩則並不相同。但沈飛堅信,兩則之間一定有著共同的相通之處。

「也許一但自己找到了這個相通之處,自己就解開了如何變化之迷!」

沈飛越想越興奮,他開始努力回想起剛才自己是如何變身貓的。在沈飛的回想中,剛才自己變成貓的似乎只是簡單的安靜了下來放空了自己的心思,讓自己進入了類似一種『冥想』的境界。然後……,然後身體似乎就自然而然的就變身成貓了。

沈飛緊皺著眉:「難道就這麼簡單?」只要自己再次進入這種冥想的狀態自己就能恢復過來?他有些不太相信,畢竟如果真是這樣那豈不也太簡單了,那自己之前還那麼多天沒辦法恢復真身……

沈飛自己都抱著一種懷疑態度,他毫無底氣的坐在沙發上努力的放空自我,讓自己進入那種沒有雜念的思維世界。雖然自己都不信這有用,不過畢竟也有嘗試一次的價值。

這次,因為急於想驗證自己心中的想法,沈飛過了很長時間都沒能讓自己進入到冥想的狀態。終於在過去了大約半小時之後,沈飛那顆急躁的心才漸漸冷卻,等當他完全冷靜之後,沈飛終於成功進入了那個沒有雜念的世界。

沈飛閉目冥思,腦海中這次則開始不斷描繪起人類的樣子。相比較於描繪貓的樣子,人類的樣子早已深深刻畫在了沈飛的腦海中,按道理來說,從貓變回人應該還要比變成貓容易得多吧。可讓人覺得奇怪的是,沈飛在冥想的狀態,重複的描繪了四五次人類的的模樣,甚至從一開始只是在心中描繪自己的輪廓,到最後甚至開始描繪起了細節,比如手指是什麼形狀的,頭髮是什麼樣子的,眼睛是怎樣的……

但是,這一切竟然在這一刻都沒有了作用,即使沈飛是閉著眼睛冥想著的,但他依然能夠清晰的感受到,自己此時依然還是一隻白貓的樣子。

沈飛感覺到氣餒,料想自己可能又得等自己自然疲憊了之後才能夠恢復原狀,就好比那些什麼奧特曼鎧甲戰士一般,等自身能量耗盡便恢復人身。

眼看實驗無果,沈飛準備從冥想的狀態恢復過來,不過就在他剛摒棄之前的想法,準備清醒過來之時。忽然一絲異樣的感受吸引了沈飛的注意。

原來,不知何時,在沈飛閉著眼的腦海中,似乎出現了一條紅色的絲霧,它氤氳的飄散在空中散發著淡淡的紅光,很是微弱幾乎不可察覺,但因為這紅光的出現,沈飛驚奇的發現,整個房間的溫度似乎也因為這紅光的突然出現而忽然的高了好幾度,令那原本還有些寒冷的空氣變得不再那麼凜冽了。

沈飛並不知道這突然出現的紅色煙霧是什麼東西,但他敏銳的感覺到,就是這種縹緲得像煙霧的東西,肯定合著自己的變化能力有關。因為在自己不能變化之前自己從來沒有感受到過這種東西。

紅色的煙霧似有生命一般,它不斷的在房間中慢慢的飄蕩,時而飄跡於天花板,時而滾動於桌椅間,時而又如同綻放的煙花,瀰漫於整個房間,時而又如同一個泄了氣的氣球縮回成一團。但,無論它如何的變化,這條淡淡的煙霧卻始終不曾消散,一直遊離於房間之中。

當這片煙霧飄近沈飛的時候,他本想伸手去觸摸他,可此時的他只有自己的靈魂狀態,他雖然能感受到周圍的樣子,卻並不能支配自己的動作。而且沈飛還觀察到,這片煙霧也曾漂浮過自己的身子。但是兩者之間卻並未有任何的反應,他們就好像兩個擦肩而過的陌路人,誰也不認識誰,誰也對對方沒興趣。

可沈飛卻並不這麼認為,雖然兩者表現得毫無關聯,但他們卻有著一個共通性。那就是,無論是自己這個偶然得來的變身能力,或者這個神秘的飄蕩於房間中的紅色煙霧,他們的出現都太過匪夷所思了。若非沈飛親身經歷與體會,作為唯物主義,無神論者的沈飛來說,斷然是不會相信這些事情的。 童言就這麼想了一路,不知不覺間,小黑已經載着他抵達了岸邊。

趙羽和古焰軒等人正集結天道盟一衆候在此處,一見小黑帶着他平安歸來,衆人這才鬆了一口氣。

小黑沒有繼續向前飛,直接在衆人的面前降落下來。童言翻身從龍背上跳下,立刻向衆人開口笑道:“諸位,我回來了!”

符籙三宗的三位掌門快步上前,其中的無上真人立刻笑道:“童盟主,你能平安歸來,真是可喜可賀。不知道那海妖族現在情形如何?”

童言開口笑道:“海神島上的海妖族已經土崩瓦解了,現在應該是逃回了歸墟之國。也不知道它們什麼時候纔會捲土重來,人間算是暫時平安了。”

此言一出,天道盟衆人立刻大聲的歡呼起來,喜悅之情掛在每一個人的臉上。

這確實是件值得高興的事情,借南海水府之手,一舉重創海妖族,不費人類的一兵一卒,這一戰打的真是漂亮。

獲得了階段性的勝利,理應歡呼雀躍,但海妖族肯定會再次捲土重來,以後說不定還要經歷多少場浴血奮戰。

不過童言並沒有澆滅衆人的喜悅之情,以後的事情就交給以後再做吧,活在當下,總不能一直憂心忡忡吧。

“諸位,難得來到這海邊一次,今晚咱們好好慶祝一下。羽哥、古兄,準備晚餐和美酒,今晚咱們不醉不歸。”

聽聞此言,衆人又一次的爆發出震耳的歡呼聲,整個岸邊都變成了“歡樂的海洋”。

童言四下看了看,卻沒有見到青冥的身影,於是向萬鵬飛問道:“萬兄,青冥和他的孩子呢?他們在哪兒?”

萬鵬飛聽此,趕忙走上前來,從背後將泰山刃取出交還給童言,然後說道:“青冥兄弟已經帶着孩子先走一步了,他說要返回青龍殿和他的妻子團聚。這是你的泰山刃,他特意吩咐我,讓我還給你!”

童言輕哦了一聲,這才伸手接過泰山刃。青冥好不容易父子團聚,是應該把這個好消息及時告訴南宮瑾兒。南宮瑾兒現在肯定急壞了,兒行千里母擔憂,小青龍被搶走,她恐怕比青冥還要痛苦煎熬。

“好,我知道了。我有些累,先回去休息了。等晚飯準備好了,你再去叫我吧!”

說着,他從人羣之中穿過,快步向着臨時據點的房舍走去。

小黑已經化爲人形,緊緊地跟在後面,生怕童言受傷太重,突然暈倒。

回到房舍,童言一屁股就在沙發上坐了下來。

小黑見此,趕忙關切的問道:“大哥,怎麼感覺你有心事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兒?你跟我說說吧!”

童言聽此,搖頭笑道:“我很好,只是真氣消耗太大,有些疲憊。我這就進房修煉一番,你替我護法吧,別讓其他人來打擾我。”

小黑聞此,點頭應道:“放心吧,交給我了。那你快點兒進房間修煉吧,真氣消耗太多,對經脈都是有損傷的。”

童言笑着點了點頭,深呼了一口氣,站起身來,直接走進了一旁的房間裏。

坐在房間的牀上,他又胡思亂想了一會兒,想到頭有些疼,他才盤膝坐好,開始了修煉。

另一方面,玄冥聖君帶着玄墨離開了南海,並沒有直接返回玄冥殿,而是直接飛到了一座不知名的高山之上。

兩人落地之後,玄墨立刻不解的問道:“父君,咱們不是回玄冥殿嗎?你怎麼帶我來這兒了?”

玄冥聖君微微一笑道:“爲父要在此地見一位老朋友,見了他之後,我們再回玄冥殿不遲。”

玄墨皺了皺眉頭道:“老朋友?什麼朋友啊?怎麼神祕兮兮的呢?”

玄冥聖君呵呵笑道:“等會兒你就知道了,瞧,他來了!”

話聲剛落,他立刻扭頭看向了右側的林中。緊接着,一頭白毛猛虎緩緩地從林中走了出來。

白虎?這竟然是一頭白虎?難道玄冥聖君口中所說的老朋友,指的就是這頭白虎?

“老夥計,一千年未見,別來無恙啊!”白虎緩步向前,直接口出人言道。

玄冥聖君聽此,微微笑道:“虎王,你約本聖君到此一聚,到底所爲何事啊?該不會是想向本聖君詢問那青龍一族的情況吧?”

白毛猛虎走到跟前,身上頓時白光一閃,接着直接化爲一身着白色錦袍,滿頭白髮的中年人。這中年人身高足有兩米開外,外貌粗狂,一雙眼睛又大又圓,白色的眉毛,白色的鬍鬚,最醒目的就是他額頭上的黑色王字,看上去是霸氣十足。

玄冥聖君叫他虎王,看樣子他應該就是白虎一族的王者,白虎王了。

白虎王呵呵一笑道:“青龍一族的事情,跟本王有何關係?聖君,你這回可猜錯了。”

玄冥聖君淡淡笑道:“既然不是爲了青龍一族,那你約本聖君到此,到底所爲何事呢?”

白虎王並沒有直接回答玄冥聖君的問題,而是看向玄墨微微笑道:“這位想必就是你玄冥殿現在的少君,未來的聖君了吧?老夥計,看樣子你連繼承人都選好了,你可真夠急的。”

玄冥聖君聞此,輕笑一聲道:“虎王真是好眼力,這的確是吾兒,也是玄冥殿的少君。可你後面的一句話到底是何意?難不成,你知道了什麼?”

白虎王聽此,頓時哈哈大笑起來。“堂堂玄冥殿的聖君,怎麼還跟本王裝起糊塗了呢?不要告訴本王,你什麼都不知道。若是如此,那本王今日豈不是白來了?”

玄冥聖君眼珠一轉,隨即笑道:“也罷,既然虎王不願多言,那本聖君就先行離開了。吾兒,咱們走吧!”

說着,他竟然真要帶着玄墨飛離此地。

白虎王一看,趕忙阻止道:“且慢!玄天,你真的沒聽到一點兒風言風語?”

“我玄武一族向來住在玄冥殿,不問世間之事。本聖君到哪兒去聽風言風語呢?”

白虎王聽此,稍稍遲疑了一下,終於如實說道:“好,既然你不知道,那本王就告訴你。傳聞那阿修羅道的上古魔神即將甦醒,很快就要踏足三界。你知道這意味着什麼嗎?”

玄冥聖君聽此,立刻皺起了眉頭,趕忙問道:“此話怎講?”

白虎王也收起了笑容,低聲說道:“這意味着三界即將大亂,到時候,天界肯定會讓我們四象神獸加入天軍共退魔族。本王今日邀你前來,是想跟你達成一個共識。”

“什麼意思?你想做什麼?”

白虎王冷哼一聲道:“我四象神獸很少有人可以成爲天神,本王想趁此機會,與那些高高在上的天族討個公道。獸神之位已經空缺多年,難道你就不想成爲新一任的獸神嗎?”

玄冥聖君一聽此言,不由得心頭一顫,當即問道:“你……你想造反?”

事情變得越發複雜起來,沒想到魔族竟也蠢蠢欲動起來。等等,童言夢境之中的十翼天魔不就是魔族嗎?他與魔族之間,莫非也有着什麼特殊的聯繫? 紅霧還在飄蕩,它不曾飄遠也不曾靠近。看著近在眼前飄蕩的紅霧,沈飛就好比一個餓得頭眼發昏的,卻看見一隻熟透燒鵝在天上飛,望而不得。

沈飛猜測這紅霧就是解開自己身體變化的關鍵,可這紅霧又絲毫的不受自己控制,徒生的無力感,讓他頗為的無奈。

獃獃的望著它,看著它如煙雲,聚散翻滾,不知為何沈飛在這麼一個瞬間,忽然覺得它就像一個開心調皮的小孩子,天真可愛無邪。

看著活潑到處飄動的紅霧,沈飛的嘴臉露出了一抹淺淺的微笑。此時的他已不再那麼急躁了,他不再想著辦法的的去控制紅霧,他就放任紅霧在周圍飄動,就好像一位慈祥父母任憑頑皮的孩童再身邊嬉戲打鬧,他只是微笑的看著它,眼裡充滿情,心中充滿愛。

漸漸的,沈飛感覺自己似乎和這絲紅霧,建立了一種奇妙的聯繫,他感受到了這紅霧的溫暖與純粹,他感受到,似乎自己就變成了紅霧,能夠到空中擴散,能夠自由的繞動於房間中的桌椅之間……

直到這時,沈飛才驚奇的發現,不知何時自己竟然能夠完美的控制這絲突然出現在房間中的紅霧了。

心念一動,紅霧就瞬間聚為一團,心念再一動,紅霧又瞬間擴散在了房間的每一個角落。沈飛不斷的操縱著紅霧移動變化,此時的他就好比突然學會了一個新的技能,對此充滿了新鮮感。

紅霧非常的聽話,只要沈飛心念微動,紅霧就立刻行動,或變成他想的模樣,或移動到他所想的位置。沈飛驚嘆不已,就好像一瞬間自己擁有了一個聽話到極點的寵物。

沈飛控制著紅霧來到自己的面前,此時他十分的想知道,眼前的紅霧到底是什麼東西,他準備近距離的觀察一下它。

心念動,紅霧便很『乖巧』的聚攏在了沈飛的身邊。沈飛看著不斷圍攏在自己身邊的紅霧,它就像是一條紅色的絲帶在自己的身邊滑動。這種場景瞬間讓沈飛想到了某某巧克力的廣告,絲滑纏繞……

沒錯!紅霧繞身,沈飛感受到了一種別樣的愉悅感,紅霧溫暖,它纏繞全身,致使沈飛整個身體都宛如暴露在溫暖陽光下,明媚柔和。

沈飛慵懶得真的像一隻貓,此時的他就好像是躺在一片巨大得紅色棉花雲彩中,身心說不出的愉悅,甚至都有幾分想要呻吟出來的感受。

不過就在下一刻,沈飛忽然猛然的一驚,原本舒適的愉悅感瞬間蕩然無存!因為他驚恐的發現,那本不斷纏繞在自己身體上的紅霧絲帶,盡然開始絲絲的浸入自己的皮膚。

沈飛這一驚非同小可!要知道,沈飛現在對紅霧可是毫無了解,天知道這玩意到底是什麼東西啊!此時它不斷的浸入自己的皮膚,這還得了?萬一有劇毒!萬一會破壞身體,那自己豈不完蛋了。再說了,誰都知道越是鮮艷的玩意往往越是危險,就好比越是鮮艷的蘑菇越是帶有劇毒。這玩意像血一般殷紅,一看就不是尋常的東西啊!!!

沈飛心念拚命的揮散,想要將這些紅霧驅散開去,同時他努力的將自己的意念收拾回來,想要趕快清醒過來。可他很快的發現,這一切似乎都是徒勞。

他不僅無法將周圍的紅霧驅散,而且就算他用盡全力的控制意念想讓自己清醒過來,亦是徒勞。這時他還驚駭的發現,自己就像是中了最嚴重的夢魘,即使意識無比清醒,可就是無法再回到身體控制自己的行動。

沈飛驚慌失措,看著紅霧不斷的融入自己的身體之中,他想到了一個詞『奪舍』。難道自己的血肉之軀,馬上就要被這紅霧佔領!

沈飛拼了命的想要奪回自己身體的控制許可權,可他這樣做,不僅毫無作用,甚至還有一點『打草驚蛇』的副作用。因為,隨著沈飛的掙扎,紅霧像是感受到了一股致命的威脅,它一改之前慢慢融入沈飛身體的體態,進而加速的開始融入沈飛的身體。

隨著紅霧的加速融入,沈飛的感受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原本去如曬著暖陽的愉悅感,開始變成燒灼鑽心的疼痛感。此時的他就感覺自己如同被人推入了一個熔爐中,四周都是駭人的高溫,似要將沈飛整個融化。

沈飛疼痛幾近暈厥,他感受到自己的皮膚似乎也被這種灼燒感烘烤的通紅了起來。它們不斷的向外冒著熱氣,那似乎是一種還未聚合成水滴的汗珠在剛一冒出來就瞬間氣化了!

劇烈的疼痛傳進了沈飛的腦海,令他整個靈魂都開始戰慄起來,他感受到自己的意識有些開始渙散,就好像靈魂要破滅了。沈飛感受到巨大得疲憊感如排山倒海般侵襲而來,他生出了一種自己被一座大山壓住的窒息感,更有一種被深埋海溝的絕望感。

終於,他堅持不住了,整個意識世界變得模糊昏暗了起來。他只能感受到自己如同投進了一個巨大得火球中被駭人的高溫燒烤鍛造。他的意識越來越模糊,周圍令人窒息的疼痛也開始慢慢的感受不到了。

直到世界完全黑暗,沈飛便什麼也不知道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沈飛感受到自己的嗓子像是被吞了乾草般的疼痛與抓癢。

「渴!!!我好渴!!!」

沈飛剛擁有一點意識回來,就被心中那難以壓制的燥渴驚醒。他顫顫悠悠的從沙發上爬了起來:「水!!!水在哪!!」

眼前一片模糊,頭腦充滿眩暈,沈飛此時的感受並不算妙,就好像宿醉之後的清醒。沈飛憑著記憶摸到了平時放暖水瓶的位置,他匆忙的取過一隻被子,想要將暖水瓶中的溫水翻出來。

可就當沈飛提起暖水瓶準備倒水的時候,他感受到自己的身體傳來了陣陣疼痛,疼痛鑽心入肺,就好像自己的每一處筋骨都被人打碎了重塑。

沈飛一陣吃痛,手臂一沉,手中的暖水壺也失手墜入地面。

啪嗒

暖水壺內膽碎落滿地,壺中的溫水溢滿了整個地面。沈飛被這突然發出的碎裂聲怔了一下,好像瞬間的清醒了不少。不過當他看到那些溢滿自己整個腳邊的水跡,他又好像瞬間的失去了理智。他如同一個會瘋狂吸食血液的喪屍,不顧一切的趴在地上,瘋狂的舔舐地上散開的水跡。地上布滿了之前暖水壺內膽碎裂的玻璃扎片,可他卻視若無睹,依舊瘋狂貪婪的舔舐著地上的溫水。一時間,沈飛的手上,臉頰甚至嘴唇與舌頭都布滿了細微的傷口,但這依然不能阻止沈飛瘋狂的行為。 白虎王冷冷一笑道:“造反?老夥計,你這話說的可不對。 本王只是替我們四象神獸討一個公道,何來這造反之說呢?實話告訴你吧,本王希望你玄武一族可以與本王的白虎一族聯合。只要咱們兩族達成共識,共同向天界施壓,到時候,一切也便在你我二人的掌握之中了。玄天兄,你看如何?”

玄冥聖君沉默了一會兒,接着乾笑兩聲道:“虎王,本聖君覺得此事還得從長計議,你聽到的傳聞,不見得就是真的。還是容本聖君回去好好考慮考慮,到時候再給你答覆也是不遲。”

白虎王聽此,輕笑一聲道:“也好,那你就回去好好想想吧。玄天兄,本王只能告訴你,機不可失失不再來,而且,有很多人求着跟本王合作。本王只是覺得你與本王相識已久,這種好事兒不能把你落下,至於你如何決定,就隨你的便吧。”

玄冥聖君笑着點了點頭,然後說道:“那本聖君就先走一步了,等本聖君做好打算,自會通知你。虎王,告辭了!”

說完,他拉着玄墨立刻飛身而起,直向着遠處飛去。

白虎王看着玄冥聖君的身形消失在天際的盡頭,冷哼一聲道:“真是老奸巨猾,還是朱雀族長靠譜一些。只可惜這朱雀一族實力早已不同往日,否則本王又何須找這玄天廢話呢?罷了罷了,實在不行,只能跟鯤鵬那傢伙合作了。可他差點兒要了本王寶貝女兒的命,這惡賊只怕是野心比本王還大。不到萬不得己,本王最好還是不要招惹他的好。”說到這裏,他也直接飛身而起,化爲白光便向着遠處飛去。

經過半天的修煉,童言體內的真氣已經完全恢復,所受的傷也基本痊癒。可他的心情還是有些沉重,因爲不知道那劫難到底何時降臨。就好比身上綁了個定時炸彈似的,不炸還好,若是突然引爆,只怕九死一生了。

真氣完全恢復,他也沒有必要繼續修煉,而是將玄墨所贈的重劍抱在了懷裏。這重劍一看就是件寶貝,不然的話,玄墨也不會出手相贈了。

金剛降魔杵還在鯤鵬的手裏,他現在能用的法器其實只有鳳凰天劍、泰山刃以及這手上的拳套了。至於天書和幽冥獸符,他直到今日也沒能參悟,自然也就沒有多大用處。

多一件法器其實沒什麼不好,早點兒將這重劍煉化,他也能多提升一分實力。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