滅絕劍挾卷著狂暴無比的氣浪,朝神獸蠱雕劈頭蓋臉地砍了過來。

神獸蠱雕發出雷鳴般的嗚吼,聲音凄厲可怖,大嘴張開,噴出了道道冥氣,神龍窟內所死的新舊鬼屍,竟飄浮了起來,被吸進進了宛如黑洞般蜿蜒幽深的腔道中。 在神龍窟中死去的,大多數都為強者英傑,有無上神威。 他們即便身殞,戰魂依舊有一股衝天的怨氣與不甘,此番被陸千夜以酆都大帝留下的法則煉化,被加持

神獸蠱雕發出雷鳴般的嗚吼,聲音凄厲可怖,大嘴張開,噴出了道道冥氣,神龍窟內所死的新舊鬼屍,竟飄浮了起來,被吸進進了宛如黑洞般蜿蜒幽深的腔道中。

在神龍窟中死去的,大多數都為強者英傑,有無上神威。

他們即便身殞,戰魂依舊有一股衝天的怨氣與不甘,此番被陸千夜以酆都大帝留下的法則煉化,被加持到了體內的靈兵之中。

「轟!」地一聲,從神獸蠱雕口中吐出了冥火神矛。

此刻的冥火神矛,經過吸納了無數陰神厲鬼的魂魄煞氣后,威力更盛從前,通體漆黑如墨,豎立向天,向滅絕劍擊去。

冥火神矛殺意無限,擁有一股狂暴戾氣,突然,從矛尖上炸出三團黑氣,陡然膨脹成為三具頭如斗大,渾身上下散出滔天的魔氣的鬼帝,手中三柄血紅的鬼頭魔刀,光華大作,以力劈山嶽之勢,斬向殷天祥。

我有一百個神級徒弟 轟!

陸千夜則雙爪持定冥火神矛,帶起滿天暗黑冥火,向一條燃燒的山嶺,向滅絕劍立劈了下來。

「當、當、當」……

冥火神矛與滅絕劍激烈對撞,聲勢駭人,宛如黑白雙龍在空中進行殊死生殺!

雙方兵刃每轟擊一次,殷天祥便覺的自己的元神虛弱一分。

殷天祥大凜,這冥火神矛陰氣森森,懾人心魄,宛如酆都聖器,自己這把滅絕劍乃是用元神所祭煉,威力雖然倍增倍漲,但此矛卻是它的剋星。

照這般激斗下去,自己敗局一定。

忽聽陸千夜桀桀怪笑,道:「殷天祥老兒,你雖不惜用自己壽元祭出此劍,又焉知我有酆都大帝傳承,這冥火神矛己加持了酆都大帝的道痕,成為終級陰兵中的聖器,所形成的刀氣,專傷元神,你就等死吧!」

陡然間,冥火神矛彷彿一條血龍被他輪動下來,「當」地一聲劇震,滅絕劍竟被硬生生削去了半截。

殷天祥被震飛,此劍與他心神相連,讓他大口噴血,血染神龍窟!

唰!

從矛尖上衝出的三團黑氣化成的鬼帝,也衝到了近前,血紅的鬼頭魔刀在黑氣纏繞中,竟然隱隱帶鬼哭神嚎聲,以力劈山嶽般向殷天祥頭上劈來。

「轟!」殷天祥趔趄後退,身前一塊巨石竟被硬生生劈成了兩半!

「想我殷天祥歷盡千辛萬苦才恢復戰帝修為,卻被你以非我族類的手段挫敗,今日就算你是蠱雕真身臨世,酆都大帝再生,我也要將你擊殺!」他渾身身跡,神色冰冷,很是嚇人。

下一刻,殷天祥盡數將元神上的血焰焚燒,所釋放出的威壓氣場驚人,一股強大的震蕩波,瘋狂肆虐……

整個神龍窟轟然一震,灰塵四起!

「不好,這老兒要自爆元神!」殷天祥發出的至強的威勢,令兇猛襲來的陸千夜心中也是一驚。

要知道,戰帝修為的修士一旦爆體自解,產生巨大的爆炸力,便是自己有蠱雕分身護持,也得被炸成齏粉,必隕!

但陸千夜並未停止攻擊,神獸蠱雕龐大的身軀瞬間騰空,冥火神矛形同一條黑色冥龍,吐出百丈殺芒,向前殺來。

矛尖上那三團黑氣化成的鬼帝魔刀霎時間也帶著地獄慘烈景象,斬向了殷天祥的面門。

陸千夜要搶在殷天祥自爆元神前將其除去!

再有半息時間便讓他人頭落地!

突然間,一道宏大無匹的威壓傳了進來……

緊接著「轟!」的一聲,一道熾盛的綠金光如同開天闢地般的劈開了層層洞壁,射了進來!

「咔嚓!」

整個洞穴都被一把綠金大戟塞滿了。

「斬!」

隨著來人的一聲低喝,綠金光劈飛而起,如閃電般,斬在三個鬼帝的頭上。

「噗噗噗噗」

綠金大戟爆出一片眩光,三道虛影連同三把魔刀散開,就此消失。

這是一種絕殺,一刀斷鬼頭,斬帝魔!

「嘭」一聲巨響,綠金大戟狂暴的轟擊力量,夾著雷霆萬鈞之勢,順勢調轉頭又向冥火神矛化成的黑色冥龍斬下。

受這太古神兵的全力一擊,冥火神矛發出的百丈烏光殺芒頓時被斬斷為二截,連那彷彿無堅不催的終級陰兵也被砍的血腥氣息全無,幾乎折斷,化成一道血光,遁回神獸蠱雕的口中。

神獸蠱雕慘叫一聲,整個軀體橫飛倒撞,倒在百丈開外。

陸千夜體內瞬間胸骨噼啪折斷!

「韓星!怎麼可能?」陸千夜恐懼的望著如天外飛仙般出現的人。

當結界中灰塵散去,所有人紛紛倒吸了口冷氣……

只見洞中,韓星如一位戰神,手執屠天神戟,身體朝前傾斜,把將要自爆元神的殷天祥攔下,右腳踏在後方,揮戟向後,抵住了陸千夜的驚天一擊,並在瞬間一戟將其拍飛!

韓星在刻不容緩之際,及時趕到救下了殷天祥!

「韓星,我己成就戰帝之境,剛才一時大意才會被你得逞,我將以酆都大帝的化身與你為敵,別說是你,我現在能斬殺一切生靈,就是戰神也不例外!」陸千夜霍的抬起鷲頭,戾氣大作,怒聲嘶吼道。

「是嗎?又開始胡吹大氣,我看你能夠硬撼到幾時!你要選擇怎麼死?」」韓星淡淡開口。

「哧」的一聲,在韓星冷漠的喝聲中,屠天神戟盪起一道光華眩目的金光,在符文繚繞中,認閃電的速度,釘向程元明!

眾人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晴,一切發生得這樣突然和意外,如同雷轟電掣一般,被驚的呆住了!

血岩洞前數百修士對陸千夜與蠱雕分神合體己是嚇的膽戰心驚、瑟瑟發抖,在洞內,眾多妖獸與諸多強者大能均攔不下他,被其視為草介,讓他如暴風雨隨便吹打和蹂埔、殺人奪寶,而今卻被韓星一戟拍飛!

現今,屠天神戟又鋒芒畢露,以洞穿天地的氣勢向前刺去,戟鋒所向披靡,要將陸千夜活活釘死在這神龍窟中!

這是怎樣一種吞天霸地的氣勢?

霎時間,陸千夜的面色變成了灰,難以置信的看著氣勢如虹,如同不世戰神的韓星。

「蓬!」屠天神戟勢如奔龍,戟鋒閃爍,帶起一團金色光芒,猛然膨脹,劇烈地炸開,強光閃耀,宛如一條金色蛟龍自天外飛來,令人在這種神威下屈服。

陸千夜只覺眼花繚亂,氣血翻湧。心中大凜:「接下這一戟必死無異!」荒古神獸的強大的神識告訴他,屠天神戟所散發的是荒古氣息,這種神兵利器多為帝聖所用,決非它一個神獸分身所能抵擋。

當下,它狂嘯長嗚,鐵翼側展,就要扶遙而起要掠上高處,躲避開那種可怕的衝擊。

「鏘!」屠天神戟氣勢如虹,噴薄金光,挾帶起無盡苻文道痕,以一往無前無物不摧的威勢洞穿而至,「噗」的一聲,將陸千夜荒古神獸分身的左翼釘在了硬如玄鐵的洞壁上!

偏偏就在此時,眾腳下的大地已被神兵利刃恐怖的能量不斷的爆發,切割震開無數深溝裂紋,轟隆一聲大響,地面塌陷,塵土飛揚,出現一個黑漆漆的大洞,所有人的身子急速向下墜去! 轟隆隆……

一切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眾人只聽著耳邊傳來呼呼聲,順著腳下如深淵般黑漆漆的洞口不斷向深處墜去。

「啊……!」眾人分別重重跌在了不同之處。

周圍一片漆黑一片,伸手不見五指……

不少修士被摔的骨斷筋折,絕望的慘叫聲不斷自洞中傳來,迴音陣陣,頗為凄慘……

啪!

「我勒個去,這他媽奶的是怎麼一回事?」韓星隨後也重重的摔了下來。

韓星回頭再看陸千夜時,早己不知了去向,只有屠天神戟漂浮著跟在自己身後。

對於陸千夜的逃脫,他恨的直磨牙,但此時此刻,也別無他法!

「洞中洞?」他抬頭看了看洞中,從懷中掏出火摺子,借著燧石打亮火光,這才大概看清了周圍的環境。

原來神龍窟分上下二層,每一層都別有洞天。

這裡雖然又深入地下百丈,但靈氣非但沒有減少,反而是更加的濃郁。

整條洞壁上的紫晶石比上面多了何止百倍.一股股強悍磅礴的靈氣,從地洞深處直接爆發開來,充斥在洞內。

韓星心中失落,但所有跌落下來的修士心下卻是狂喜……

他們就算是前世今生加起來,也是從來沒有享受過這麼多的靈氣!

「這地方太好了,只是這般吸納太可惜了……留不住!」眾人在震驚的同時又不無惋惜。

因為,濃烈沛然的靈氣灌入體內的頻率讓人來不及煉化,雖然有些被撐爆了的感覺,但靈氣只是在經脈中沖刷一圈,就進入到了腸道系統,順著屁給排了出去。

靈氣雖好,但修鍊者必須煉化、提純才能轉化成為混元真力,否則,不管多少靈氣,你只是一股腦兒的吸納,不煉化,那麼多餘的靈氣也就變成了廢氣,不排出體外才怪。

眾多修士由衷感慨之餘,他們現在心中只有一個念頭:抓緊時間煉化靈氣,能煉化多少是多少,但千萬千萬不能少煉化了一分!

隨即,他們各自盤膝修鍊了起來……

絕不能讓自己吃虧!有人一急,甚至把體內容納屁的空間都倒了出來,只是為多些能存儲提純煉化靈氣的地方而己。

雖然把靈氣納入這些地方,連自已都感到非常特別的尷尬,但他們還是得到了莫大好處……

因為,在這裡修鍊一刻鐘,比起外面他們修鍊十年還要強!

韓星也感覺到周圍的靈氣如同山呼海嘯一般奔騰而來,不由得一驚。

因為他清楚的感覺到,這些沸騰的靈氣來之於洞底的最深之處。

韓星神識一掃,眼中頓時露出驚疑之色,他略徽沉吟,便明白了其中的關節:那裡一定是真龍大脈的所在!「不要緊,我既然己感應到了,收取就是早晚的事,當務之急,要先尋到陸千夜,把他給滅了,以防在收取真龍大脈時他出來搗亂!」他眉頭微皺,又低哼一聲:「此人不管是對自己還是對戰力殿,都是一個禍害,必須除掉,絕不能讓他逃出神龍窟!」

韓星化為一抹幽影,向洞內繼續深入……

沿途路上,他看到了一個個修真者連形體都不隱藏,專心致志的都在煉化靈氣……

唯獨不見陸千夜!

「難道此獠己遁出了神龍窟?」韓星眼中神色變幻,心中千般念頭轉過。

他眼底突然精光一閃,自語道:「獸皮古圖,一定是他按照圖上所示,前去尋找藏寶室了!」

獸皮藏寶圖乃靈鷲一族傳世之寶,一分為二,董元山藏一半,蠱雕分身持一半,只是蠱雕分身的這一半已被韓星從陸千夜手中搶走。

此圖是解開戰天峰後山古遺之地秘密的關健!

重生之少女未長生 顯然是董元山將另一半古圖交給了陸千夜,讓他進神龍窟尋找五千年前靈鷲老祖,留下的那本絕密手扎和那件封印了道痕的神兵利器!

更重要的是,陸千夜要尋找到那批上古門派留下的修鍊物資,那才是真正的無價之寶!

有了這批修鍊物資,別說重建一個家族,就是再建一個超級門派都有可能!

我有一條光陰長河 「哼,任你奸似鬼,也休想獨吞寶物!」韓星冷哼一聲,拿出自己手中那張殘圖,心中飛速默算,略微辨別方向後,一步邁出。

頓時,他整個人化為一道流影向前飛去……

韓星現在的境界非同尋常,洞中沸騰的靈氣對他無法造成影響。

他張開天覲神眼,在四通八達的洞窟中旋轉,突然之間,似乎感應到了什麼,在一處隱秘的通道之前停了下來……

驀然間,韓星面對洞壁,突然擊出一掌。

咔嚓!

這一掌將洞壁打的瞬間布滿了細密的裂紋,隨即徹底碎裂開來。

轟的一聲,洞壁倒塌出了一個面積足有三十丈大小的窟窿,裡面現出了一個石室。

「好強悍磅礴的靈氣,不對,這是丹藥形成的靈力氣息!」從倒塌的窟窿里一股強悍的靈氣呼嘯而出。

這股丹氣強如風暴一般,若是戰帝以下修為,只怕就會被這股狂暴的丹氣直接撕裂!

這麼強悍的丹藥靈氣,大大的超過了韓星的想象,他還從來是沒有見過有這麼濃郁的丹氣……

這股丹藥的氣息,決非是普通丹藥所能形成,至少都是天級以上的丹藥才能產生!

「上古門派留下的修鍊物資!」韓星瞳孔收縮,露出無盡駭然,隨後激動起來……

只見石室之中,光亮璀璨,無數丹藥如同一條銀河在地上流淌。

歷經無盡數月,盛放丹藥的容器己成齏粉,丹藥卻依然晶瑩流光。

數不盡的丹藥發出像星辰一般的光芒,在地下的靈脈上面點綴著!

這才是真正的天級丹藥!

裡面不乏有神級丹藥!

這奇異的一幕,讓韓星的雙眼剎那間露出了精芒……

他舔了舔嘴唇,一步邁入石室中……

韓星眼前陡然一花,只見石室的石壁上,以各種寶石珍珠嵌成各式各樣的圖案,發出十彩繽紛的霞光,使人眼花繚亂,應接不暇。

你說愛情不過夜 室內頗為寬敞,當中有一方光澤柔和的紫晶石桌,後面放了一張碩大的石椅。

石椅上面有一尊乾冷的屍體,一動不動的盤坐著,屍中血肉雖已乾枯,但透過干皺的皮膚卻從潔白如玉的枯骨中傳出了道道神輝。

韓星的瞳孔急驟收縮……

他猝然感覺到,這具枯骨中有一股不朽的力量!

韓星猜想……這也許是那位大能留下的一具分身也未尚可知。

他用天覲神眼仔細觀察,見乾屍雖有異樣,體內確實己無生機,這才放下心來。

似這般大能所留下的遺體,只恐怕比一件聖器都珍貴,加以祭煉,可成為聖兵神器!

但是韓星覺得,在沒有確定他的元神是否已經徹底消散在天地間,還是不動的好。

冤家易結不易解!

一但結仇,將無形之中給自己樹立了一個大敵!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