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敢,黃老師。」那說話之人,瞬間退後一步,連忙恭敬道。

「滾!」 「多謝了。」馮小川抱拳一笑,「看來以後得多請你們幾次了。」 「現在的學生真是目無師長,也不知道是哪個老王八的學生。」柴苟大聲的笑道。 「你說什麼?」只見一個三十歲中年男子走了過來,望著柴苟,一臉的憤怒。 「呵呵,這三人是你的學生,難怪和你一樣,目無尊長。」柴苟望著

「滾!」

「多謝了。」馮小川抱拳一笑,「看來以後得多請你們幾次了。」

「現在的學生真是目無師長,也不知道是哪個老王八的學生。」柴苟大聲的笑道。

「你說什麼?」只見一個三十歲中年男子走了過來,望著柴苟,一臉的憤怒。

「呵呵,這三人是你的學生,難怪和你一樣,目無尊長。」柴苟望著他,呵呵一笑。

「你罵人,我還要尊重你,柴老狗,你是不是太看得起自己了。」那老師也是絲毫不讓,身上的氣勢也變得危險起來。

「怎麼了,你們打算在這裡鬧事,」木兮教授戴著面紗,不知何時走了過來,聲音清冷,透著絲絲寒意。

「見過木兮教授。」那男老師瞟了一眼木兮教授,連忙抱拳笑道,「他剛才罵我老王八,可是我還不老。」 「好了,你們各自都回去,學生們此番試煉,也算是見識了一番妖獸的強大,勢必都有收穫。」木兮教授勸道。

「那老師叫什麼名字?」馮小川神色一挑,看著走回去的男老師,問道。

「盧偉男。」黃鱔一笑。

「今日之事多謝三位出手援助,他日宴客必然請你們。」馮下川點頭。

一路上,馮小川神色都不大好,事情越來越嚴重,好像從他來學校,有些事情故意找他一般。

先是來學校的路上追殺,到了學校得罪了沈家,接著自己被刺殺。

無敵從滿級屬性開始 本想著去煉丹堂領取一塊身份牌,想到這一系列的事情,他便放棄了。

要是那些人知道他的能力,恐怕他會天天遭到刺殺,給自己招不必要的麻煩。

來到風煙樓,學生們皆是看著馮小川,齊齊的喊道:「老師!」

「好了,剛才的事情都別放在心上,有的是機會報仇。對了,我給你們每人準備了一份禮物。」

「禮物?」

眾人齊齊一驚,皆是眸子亮錚錚地看著馮小川。

「老師,什麼禮物?」聽見禮物二字,青小夢是最積極的一個,連忙笑嘻嘻的問道。

馮小川搖頭一笑,手中多了幾個玉瓶。

「丹藥?」

顯然對於他們來說,丹藥並不陌生。

幾人接過去,唯獨青小夢馮小川沒有給她,倒是讓她幽怨的看著馮小川。

「老師,他們都有?為什麼沒我的份啊?」青小夢問道。

「破靈丹,你也要麼?」看著她,馮小川再次笑道。

青小夢眼睛乾巴巴的盯著:「哦,還是可以提升一些靈氣的。」

「他們都有,難能會厚此薄彼呢?」馮小川手中瞬間多了一個玉瓶,「看看?」

青小夢眼睛一亮,接過去一看,神色震驚的道:「老師,破氣丹?天啊!」

其餘的六人也是紛紛看向馮小川。

只見青小夢震驚之後,連忙將一個須彌戒遞給馮小川:「老師,你這個禮物肯定花費了不少金幣才能購置來,我只有這麼一點金幣了。」

「你們呢?有金幣嗎?」馮小川沒有接,而是看著六人。

「老師,我是一個散修,身上沒啥金幣。」還在興奮之際,梁子默低頭道。

梁子默,靈氣七段,他收學生時,發現這傢伙本身暗藏特殊體質,便是看中他的潛質。

只不過是他自己都不知道,馮下川也沒有說。

「哈哈,跟你們開玩笑的,小夢,收起來吧,這可是我自己煉製的。都說了是送給你們的禮物!」

馮小川看著一眾大囧的人,搖頭大笑。

只是,眾人都沒有笑,反而一臉不可思議的盯著他。

「咳咳,跟你們開個玩笑,都這麼小氣?不像我學生的風格啊!」馮小川摸著下巴,有些尷尬的道。

「老師,你說這些丹藥是你煉製的?」梁子默屯著口水,盯著手裡的丹藥。

這破靈丹可是一品高階丹藥啊!

馮老師除了塑形師的逆天能力,竟然還會煉製丹藥?

其他的人,也和他這般,都是眼睛瞪得老大,像是看怪物一般盯著他。

「對啊,一品丹藥,二品丹藥而已。」馮小川像是說一件很平常的事情。

「老師,我們拜在你門下真是三生有幸,之前我還抱著嘗試一番的心態。對不起老師,之前我懷疑你的能力。」木清瑤耷拉著腦袋,一臉的自責。

木清瑤,靈氣八段,同樣是她的學生,本身擁有未能覺醒血脈天賦。

看著她,馮小川發現這小丫頭,竟然擁有男兒性格,直性子。

「好了,清瑤,這個很正常,以後作為我的學生,你們都要相親相愛,互相照顧。都趕緊去服用丹藥,提升實力,我帶你們去干一番大事。」

「老師,什麼大事啊?」看著馮小川的神色,青小夢問道。

其餘六人,本能的覺得老師這笑容中似乎不懷好意。

重生之嫡女爲謀 同時,他們也暗自為慶幸,要不是他的學生,哪天惹到他,恐怕……想想,他們都覺得一陣背脊發涼。

不過,對於有這麼一個好老師,也是他們的大幸。

「這個等你們提升實力再說,去吧。」馮小川道。

「老師,我們在東野試煉的時候,小夢姐姐一直照顧我們,而且他還是老師收的第一個學生,我們以後喊她師姐。而木清瑤,年紀最小,是我們的小師妹,我是他們的二師兄……」

只見章程快速的給馮小川說道。

「這個我沒意見。反正都是我的學生。」馮小川明白他的意圖,自然是不會多干涉。

「不過,還有於曉婉和閆成靜,你們怎麼算?」

「那個跟著老師如出一轍,我們聽從老師的安排。」章程開口道。

章程,實力靈氣八段,一身鐵拳功夫極為了得,本身擁有大毅力,馮小川收他,自然是看出他的毅力來。

追愛小甜心 同時,這傢伙在這個團隊中,協調關係比較好。

「這點小事,你們去商量就好,我先去忙了。」馮小川一笑,便打算抽身離開。

「老師,你是不是要去塑形廣場,我們跟你一起去,反正我是他們的大師姐。」青小夢卻是提議道。

「你們不去修鍊?」

「老師,我們去也好給兩位師姐弟加油啊。」章程嘿嘿一笑。

「那行。」

塑形廣場,今次是試煉最後的一天,學校舉行試煉的目的,就是為了在這七天之中,是否有人能突破一星塑形師。

當然這種概率很小。

這番試煉不過是為了讓他們對塑形師更多的了解。

見到馮小川一行人前來,最高興的莫過於於曉婉和閆成靜。

「老師,你們來了。」於曉婉神色一喜,開口喊道。

「師妹,這幾天感覺如何?有什麼收穫,以後可是要照著師兄啊。」章程在後面走上前來,嘿嘿笑道。

馮小川也沒有打擾他們相互說笑。

自從那天看了第一場試煉,他就沒有來過,當然,整個塑形師考核,也只有兩場。

這一場便是給他們這一百多個擁有塑形師潛質的人做一個見證。

「你們兩個等下要加油。」馮小川交代一聲,「小夢,你帶著他們在這裡,我先去了。」

暗戀成婚:男神寵妻如命 說完,他就朝高台走去。 「馮大師,幾天不見,你又風采依舊啊。」沐陽一笑,老臉上笑得極為燦爛。

在一旁的木兮教授看到馮小川走來,柳眉一彎,笑道:「見你真是不容易。」

「我這不是初來學校,倍感壓力山大,所以努力提升實力嘛。」馮小川笑著幾人打招呼道。

等馮小川坐下來,映霞嫣然一笑:「馮大師,我看前幾天瑾溪那丫頭給你弄藥材,你是不是打算學習煉丹?」

「哎,馮大師,你可千萬別學,那玩意兒浪費時間,成效不大,還是專心在塑形能力上鑽研才是正道。」沐陽聞言,立馬勸道。

「咳咳,我正打算學。」馮小川見兩人這般熱情,乾咳一聲。

他哪裡會說自己能煉製丹藥的事情。

「要是你能煉製二品丹藥,恐怕學校的地位在我之上了。」木兮教授笑道。

「副校長之位,對於馮大師來說是遲早的事情,要是他晉陞三星塑形師,整個清風帝國都會有大名氣。」映霞也是笑道。

「這樣有啥好處么?」眼睛一亮,馮小川不留聲色的說道。

「好處么。就是前來拜訪的人絡繹不絕,強大的客從,甚至是超過化氣階段的老怪物都有可能跟隨你,做你的客從。」

馮小川訝然一笑:「這樣啊!」

「這些學生要開始最後的試煉環節了。」木兮教授提醒三人道。

馮小川也沒有在說話,心思飛快地流轉,眼睛卻是盯著下方的學生。

只見一百多個具有塑形潛質的學生,神色肅穆的盯著上空的水晶熒屏。

緊接著,水晶熒屏一道光華驟現。

馮小川一行坐在高台的五位老師,同樣也是期待的盯著下方的學生。

嘩啦!

一百多個學生之中,有幾人身上的氣息變得躁動起來。

這是晉陞一星塑形師的前兆。

面對這樣的情境,馮小川並不陌生。

而且他還發現,人群中的於曉婉和閆成靜兩人,身上的氣息也變得躁動起來。

兩人許是感受到身上氣息的變化,紛紛將馮小川留給他們的塑形丸丟在嘴裡。

「那兩個是你的學生吧?你這眼光,真是毒辣。」沐陽顯然也發現了馮小川那個兩個學生的異動。

「我記得他們在第一環節,可是倒數啊。」映霞導師美眸凝視了一眼馮小川,又看向那氣息躁動的學生。

而馮小川內心欣喜,但他的心思卻是在水晶上。這水晶那道光華倒像是給這些學生洗禮一般。

「木兮教授,這水晶是人為控制的嗎?」

「不是,每年這個時候,水晶都會發出這樣的光華,一年一次。」

「我可不可以參與試煉。」忽然,馮小川盯著那水晶華光。

「馮大師,我們去的話,是不起作用的,只有威能達到一星塑形師的人才有這樣的反應。」明白馮小川的心思,沐陽搶著給他解釋起來。

「好吧,我還說這等好事,不能錯過呢。」訕訕一笑,馮小川便不再言語。

當廣場上漸漸安靜下來,那些晉陞一星塑形師的學生們也都紛紛站了起來。

而於曉婉和閆成靜,則是朝青小夢他們那裡走去。

倒是高空水晶徹底平靜下來,馮小川發現於曉婉的名字竟然在第一個,而閆成靜,在二個。

咧嘴一笑,馮小川站了起來,走到廣場中央,打出一道華光,直接沒入兩個人的名字上。

「哈哈,恭喜馮老師!」

木兮教授、映霞導師和沐陽三人,紛紛抱拳恭賀道。

馮小川抱拳一笑:「有些意外。」

誰也沒想到,他僅僅收了兩個擁有強大塑形潛質的學生,而且都還是這麼出色。

就連和他一同前去學校的黃舒郎、范健和秦壽生,也是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

只是,馮小川也沒有理會,這三人根本不足為慮,早已沒了昔日那般囂張氣焰。

反倒是黃舒郎的哥哥黃賭毒地虎加入了一個很厲害的社團。

還有高家的那什麼二公子,馮小川一直沒有忘記這兩人的存在。

「沒我什麼事情了吧。」將自己的靈力打入裡面,馮小川轉身對木兮教授道。

「哈哈,沒有了。現在兩人已經是你真正的學生了。」

「其實,我還是不解,為什麼非要我輸入靈力在兩人的名字上?」

「哈哈,要是以後他們兩人走出去,闖出一番名堂來,別人只要從水晶中就能知曉,他們是你的學生了,也是一件光榮的事情啊。」

「好吧,那我先告辭了,今次都從試煉中出來,給他們慶祝一番。」馮小川抱拳笑道。

「噶,慶祝?有美食么?」沐陽老臉一笑,笑得極為燦爛。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