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雲端的腦袋裡面,猶若雷霆一般轟鳴。

青璇沒死! 而我…… 卻要飛升了! 「蔣常沂,你不要以為這東聖只有你一個破虛境強者而已,也別忘記了我流明宗內也是有長輩的。」 「你今日若敢為難我師弟師妹,斷他們晉陞之途,我流明宗勢必不會與你們碧羽宗善罷甘休,你是想要讓你們碧羽宗和流明宗開戰嗎?!」 蔣常沂被貝柏的話說

青璇沒死!

而我……

卻要飛升了! 「蔣常沂,你不要以為這東聖只有你一個破虛境強者而已,也別忘記了我流明宗內也是有長輩的。」

「你今日若敢為難我師弟師妹,斷他們晉陞之途,我流明宗勢必不會與你們碧羽宗善罷甘休,你是想要讓你們碧羽宗和流明宗開戰嗎?!」

蔣常沂被貝柏的話說的臉色一怒,揭穿了心思之後本就惱羞成怒,此時再見宗瑞對他毫不客氣說話,索性直接撕破了臉,他揮手就朝著貝柏攻去,

「無知小輩,竟敢詆毀於我,我今日便替你們長輩教訓你們!!」

宗瑞眼見著蔣常沂動手,就知道今日之事不能善了,他狠狠一咬牙怒聲道,「護住雲卿和璟墨,別叫這無恥之人斷了他們晉陞之路!!」

他直接揮劍上前,而杜天慶則是擋住另外一邊。

凌秦等人也沒想到蔣常沂這般不要臉,居然真的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前對著他們動手,他難道就不怕事後追究嗎,還是不想要碧羽宗安生了?

他們心中滿是費解,可眼下卻沒有更多的時間讓他們細想。

幾人眼見著宗瑞和杜天慶上前,也不敢閑著,幾乎同一時刻出劍對向蔣常沂,顯然要將姜雲卿他們護持到底。

蔣常沂是認識凌秦和唐瑜等人的,唐瑜也就算了,唐家和流明宗本就交好,唐瑜上前蔣常沂早已經預料到了,可是凌秦卻是凌家之人,凌家和流明宗鮮少往來。

蔣常沂橫手攔住了凌秦手中長劍,一掌拍在他肩上將他擊退後冷聲道:

「凌秦,此事和你們凌家無關,你速速退去,我定不傷你。」

凌秦持劍冷然道:「凌家和流明宗是無關係,可姜雲卿夫妻對我卻有救命之恩,我凌家之人從不是忘恩負義之徒,也做不出來不要臉面之事。」

「要戰便戰,今日姜雲卿夫妻我護定了!!」

只一句話,蔣常沂就知道了凌秦的態度。

他臉色變了變后,見凌秦不進不退,竟還敢言辭之間嘲諷於他。

他寒聲說道:

「不知好歹!既然你不肯退,那我今日就代你們凌家的長輩教訓教訓你,免得你不知天高地厚!!」

蔣常沂本就存著想要斬殺姜雲卿他們的心思,對著宗瑞等人時自然不會留手。

他知曉這邊的動靜瞞不過其他破虛境太久,必須速戰速決解決了姜雲卿他們,否則若是讓其他人趕來之後,他再想要下手便會橫生枝節。

蔣常沂一個破虛境後期強者,與宗瑞他們境界相差太大。

哪怕就算宗瑞等人全盛時期,憑著半步破虛巔峰的修為聯手之下,也未必能夠攔得住他,更何況是他們在血武之界里受了傷還未痊癒。

無敵娘親,束手就寢 兩廂交手之下,宗瑞他們哪怕拼盡了全力,可卻依舊不是蔣常沂的對手。

幾人接連受傷之後,攻勢也逐漸現了頹勢,再被一次次擊飛出去之後,落在地上時疼的幾乎難以起身。

「鐵骨金身!」

夏侯儀眼見著宗瑞他們落敗,身上靈力突然涌了出來,身形增長不說,連帶著氣勢也不斷攀升。 雷劫滾滾!

「羅娜。」

「我已經沒有時間了,你和古蠍,趕緊去把青璇救出來。」

「告訴她,讓她等我,我會回來接她的。」

葉雲端一臉的苦笑,然後飄身遠離人群,他是害怕天劫的餘威,傷及到他們。

賊老天!

青璇沒死。

你卻讓我飛升離開。

你是在玩我嗎!

蒼天似乎感應到了,葉雲端心中的不敬,於是一道叉形閃電,豎劈而下!

「轟!」

葉雲端變身巨猿,沒躲沒閃,任由閃電落在自己的身上,其有雷霆武魂,天劫淬體,可是難得的修鍊機會。

讓天雷劈一劈,我體內的真氣,果然變得更加凝實了。

其實,從低級位面,前往高級位面,並非只有渡劫飛升這一條路可以走。

而且,對於絕大部分的普通武者來說,跨域傳送陣,才是最好的選擇。

第一,跨域傳送陣安全,渡劫危險,稍有不慎,便會隕落。

第二,跨域傳送陣是定向的,你想傳送到哪個世界,就可以傳送到哪個世界,只要你付得起靈石。

但飛升,卻是隨即的。

飛升者,會被天道力量隨即傳送到,附近某一個高級位面的某一個位置。

不確定性,便是潛在的危機。

說句實在的,如果可以選擇的話,葉雲端也不願意以飛升的方式,離開滄瀾界。

常言說的好,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要是真倒起霉來,深海、火山、地下,甚至於茅坑,都可能是飛升之後,傳送的地點。

叉形閃電一道接著一道,豎劈下來。 子夜吳歌 葉雲端沐浴在雷霆之中,不動如山。

終於。

一道五倍於之前的巨型閃電,悍然落下,結束了整套天劫的流程。

葉雲端平安渡過。

而且修為還有所精進,恐怕用不了多久,其便能正式邁入武極境後期了。

「青璇。」

「等我!」

雷雲散去。

葉雲端能夠感受到,在虛空當中,正有一股神秘力量,在召喚著自己。

「要飛升了。」

一道光束落下,照在葉雲端的身上,然後他便飄了起來,緩緩向上升起。

結果就在這個時候,一件綉著白色雲霧的黑袍,突然出現在葉雲端的上空,幫他擋住了那道接引飛升光束。

「雲袍!」

葉雲端認出了這件法器,當即一聲驚呼。

沒有接引光束的牽扯,葉雲端立馬便從半空中掉了下來。

雲袍將葉雲端的氣息完全隔絕。

但飛升,卻並沒有就此終結。

接引光束的特點,飛升通道一旦形成,就必須有人傳送過去。 寵婚不倦 哪怕飛升者死亡,其也會在附近,找一個修為最高的代替,

於是乎,便有一個倒霉蛋,被接引光束給吸上了天。

是一名躺在地上裝死的幽鬼族人。

葉雲端覺得有些眼熟,定睛一看,竟是楊道奇!

若不出意外。

幽鬼部落這盤大棋,便是楊道奇,在暗地裡運籌帷幄的結果。

「什麼情況!」

「我這是要飛升了嗎?」

「我不能飛升!」

「我要見邪神,我需要《萬魔天功》的後半部分功法……」

楊道奇歇斯底里的大叫著。

只可惜,毫無作用。

很快,他便被接引光束帶走,飛升到其他位面去了。

葉雲端的飛升之圍已解。

雲袍,再不必為其遮蔽氣息,便從半空中,緩緩的飄落下來。

葉雲端猶豫一瞬,伸手接住。

「是哪位雲袍的道友,出手助我?俾人不勝感激,但這件雲袍,還請你收回去吧。」

「雲袍」其實是一個組織。

裡面的成員,都是一些「長生不死」的老怪物,而且每位新加入的成員,都會獲贈一件雲袍法器,作為禮物。

葉雲端上一世,步入天人五衰的時候,就曾接到過邀請,但他卻拒絕了。

沒想到這一世,其剛剛踏入武極境,便再次接到了邀請。

「滅蒼生。」

「這件雲袍,是一件頂級大帝法器。」

「是尊上特意為煉製的。」

「你暫且收下,說不定什麼時候,你想通了,就把它穿上了。」

聲音從四面八方傳來,而且分不清男女。

頂級大帝法器,世間難得,但卻好穿不好脫。

穿上雲袍,就等於加入了雲袍組織。

雲袍組織的規矩是,絕不強迫任何一個人加入,但一旦加入,便不許退出。退出者,將遭到組織通緝,被全體成員追殺。

這種追殺,並不局限於某一世,而是永生永世的追殺,直至形神俱滅,徹底死亡。

葉雲端追求長生。

雲袍也追求長生。

但二者的理念,卻並不相同。

葉雲端追求的是長生大道。

而雲袍呢?

他們追求的是,如何在天人五衰的狀態下,存活的更久。

如果將人比作水桶,那天人五衰,就是水桶底部的一個小洞。

水,則是壽元。

是可以補充的。

像太上老君的金丹,王母娘娘的蟠桃,鎮元子的人蔘果,服用之後,都可以增加一部分的壽元。

但增加的數量,卻極其有限。

根本不夠大帝強者揮霍。

所以,雲袍組織便想了一個辦法,那就是把水桶變小。

水不夠。

把桶變小,自然就容易滿了。

而且水桶下面的洞,也會跟著變小。

同樣一枚蟠桃,給大帝強者服用,也許只能延續他三個月的壽命。但拿給凡人服用,卻可以讓他多活數萬年。

如果從壽元的角度來講,雲袍組織的絕大部分成員,都做到了永生不死。

但能夠將修為,維持在高位的,卻屈指可數。

其中的絕大部分,都是將真身封印,只留下一個修為很低的化身,在世間行走,搜羅一些可以增長壽元的靈物。

但在葉雲端看來,雲袍所謂的「長生」,最多只能算是苟且偷生。

九星毒奶 其想要的是長生大道!

是如何將天人五衰的問題,徹底解決。而不是在天人五衰的狀態下,苟延殘喘。

道不同不相為謀。

所以面對雲袍的邀請,葉雲端才會兩度拒絕。

「朋友。」

「我再跟你說一次。」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