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啟目光一陣緊縮!這變身前後完全像是換了個對手,必須立刻想辦法!

他身形方一落地站穩,美智子化身的魔獸已然撲至身前,眼見視野中逐漸放大的血盆巨口!周啟突然目光一凝,視線落在了它額頭上包裹的那條白色絲帶上! 變身魔獸的美智子已經有了秒殺自己的能力!洞察術反饋回來的信息讓周啟大吃一驚的同時,心中高度充滿了戒備。屬性上的全面碾壓,高傷害的強力殺傷技能,再配合削弱

他身形方一落地站穩,美智子化身的魔獸已然撲至身前,眼見視野中逐漸放大的血盆巨口!周啟突然目光一凝,視線落在了它額頭上包裹的那條白色絲帶上! 變身魔獸的美智子已經有了秒殺自己的能力!洞察術反饋回來的信息讓周啟大吃一驚的同時,心中高度充滿了戒備。屬性上的全面碾壓,高傷害的強力殺傷技能,再配合削弱敵人的控場技能。這哪裡還是什麼魔獸,完全就是一具為戰鬥而生的機器!

「為了何野君!死吧!我神共鳴魂!」美智子前撲的速度驟然加快,矯健的身軀若一道黑色閃電,帶起無數的殘影。發動了必殺的一擊!她一雙猩紅色的獸瞳中飽含著一往無前的堅決!血盆巨口刀鋒般的牙齒帶著猛惡的腥風當頭噬下,氣機鎖定的正是他的咽喉!

周啟咽喉部位的肌膚在凌厲的殺機刺激下,泛起了一粒粒的疹子。一股濃重的死亡氣息撲面而來!

而就在這時,眼看只能束手待斃的周啟,雙目中驟然紅光一閃。詭異的紅光奪人心魄,讓美智子不由自主地把目光投向了他的雙眼!

美智子神魂為之一晃,待視野回復清明時,獸瞳中人性化地多了幾分詫異和困惑的表情。不知何時,眼前的敵人竟然換成了自己所愛慕的何野君!

「何野君!這怎麼可能!」她的神志提醒她,這一定是敵人令自己產生的幻覺,可是明知如此,卻又怎麼下得了口!撲擊的身形不由為之一緩!

「機會!」周啟心中暗道一聲好險!幸好關鍵時候。借用魔姬落璃施展的孽欲輪發生了作用!為自己爭取了一線生機!

命在頃刻,時機稍縱即逝。他哪裡敢怠慢!

鎮邪劍一挑!「輕摘宿斗!」厚重的長劍舉重若輕,森寒的劍鋒緊貼美智子額頭的皮毛輕輕掠過!

「哧」一聲輕響,潔白的緞帶隨著輝煌的劍光高高飛起,如同一片雪花自半空中飄曳而下。

化身魔獸的美智子就在緞帶離開額頭的瞬間,口中突然仰天發出一聲凄厲的悲鳴,翻身栽倒在地!一道道的黑氣從她的七竅和毛孔中逸散而出,充斥這鬼魂的嗚咽,紛紛投向自空中飄落的緞帶!

片刻之後,黑氣散盡,露出其中渾身赤裸,峰巒起伏,盡顯窈窕身段的女體。隨著緞帶離開額頭,她脫離了入魔變身的狀態,再度恢復了人形!

「好險!」周啟一顆提到嗓子眼的心,終於落回了胸口,兀自砰砰亂跳。剛才發生的一切令他感到后怕不已。若是稍有差遲,恐怕此刻倒下的就是自己。

待緊張的心情稍加平復。周啟面色一正,目光掃過渾身一絲不掛,側躺在地的美智子白皙如玉的嬌軀。翻手從紋章里取出一件衣服扔了過去蓋住了她的身體。遮擋住眼前大好的春光。不論立場怎樣,這女人都是一名值得自己尊敬的對手!

良久,躺在地上的美智子身軀一陣痙攣。 總裁爹地:媽咪要出軌 「哇」的一聲,張口吐出了大口的黑血,幽幽蘇醒過來。她方一睜開眼睛,便看到了昂立在身旁的周啟,正雙眼平靜地注視著自己。

美智子突覺身上衣著有異,面色露出一絲驚慌。掙扎著想從地上站起,不想卻牽動了傷勢。又是張口吐出了大口的淤血。待她低頭一看,見身上覆蓋著一件男士休閑的風衣,遮住了羞處。在感到驚訝的同時,心下稍安。

「為什麼不殺死我?」美智子抬頭向周啟透過去一個感激的眼神,目光中滿是複雜的感情。

「從使用戰爭枷鎖的那一刻,你已經存了必死的決心。我動不動手又有什麼分別?」

美智子聞言,面色一陣黯然。正如周啟所說,她決定使用戰爭枷鎖的時候已經抱有同歸於盡的想法。自繫上那條可以召喚羅降神的緞帶,獲得強大力量的同時,她的生命就開始緩慢的流逝。一旦選擇借用這無法被自己駕御的力量,結果就已經註定,過程不可逆轉。

「我失敗了,美智子願意死在周啟君劍下。唯有一個請求,還請周啟君答應。請放過何野君一命。」美智子掙扎著從地上坐起,不顧身上衣服滑落,雙膝跪在地上。俯身行了一禮。言辭懇切地請求道。

「作為對手,我尊重你的實力!可是,你卻沒有資格提出條件!從一開始,何野就一次次策劃陰謀對付我和我的隊友!這都是你親眼所見!美智子小姐!你覺得我有什麼理由會放過一個隨時隨地都想將你置於死地的敵人?如果換做何野?他會輕易放過我嗎?」

周啟霍然回頭,雙目如電注視著美智子!語氣鏗鏘地回答道。

美智子默然無語。的確,如果是何野君,他絕不可能放過自己的敵人。

「周啟君請動手吧!要解除戰爭枷鎖,我和你之間必須有一個人被殺死。」

此刻,位於機場附近的禁魔結界當中,何野秀夫面色冰冷地注視著西城直男的屍體。一直未收到美智子的消息,讓他心中多了些許焦急和煩躁。幸好秦飛等人此刻正進攻一處大型變種人聚集地。暫時無法及時趕過來。他還有時間等待結果。

「美智子,如果你選擇那樣做的話,我一定會為你復仇的!」何野秀夫心中默默地閃過這一念頭。他完全相信,只要美智子使用了那被羅降神詛咒的緞帶,周啟將必死無疑!

「我們還需要等到什麼時候?」就在這時,手腳鮮血淋漓的王刺虎,從一旁走了過來,面色不善,沉聲問道。

「刺虎君不要心急,還請耐心等待,相信我的人會很快帶來消息。」何野秀夫語氣篤定地說道。似乎周啟已經成了他囊中之物。

「哼!但願你說的是對的!」雖然與何野秀夫進行了合作,王刺虎心中卻是對他充滿了忌憚。儘管自己有時同樣是為了達成目的不擇手段,可是何野秀夫卻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瘋子!

這一次參與伏擊周啟,可以說已經把矛盾挑明,與秦飛等人已經勢成水火。如果不能幹掉那小子,那可算是偷雞不成舍把米。隊員對此已經有了怨言,就連一向為自己馬首是瞻的修羅都寧可選擇去追殺變種人,也不願意參加行動與何野秀夫碰面。

就在兩人心懷鬼胎,各自盤算之際。空地中央光芒一閃,虛空中現出了周啟的身影。恰在此時,何野秀夫面色一變!團隊頻道里傳來了美智子陣亡的消息!

「美智子死了!?」何野秀夫整個人如遭電亟!瞬間陷入獃滯!這消息對他來說雖然早有預計,可驟然聽到還是讓他瞬間心神失守!

周啟手持鎮邪劍,目光冰冷地掃了一圈周圍。最終落在了何野秀夫身上。緩緩抬起左臂放到了眼前,從掌心中滑落出一個小小的玉墜。

「接著!這是美智子留給你的!」

周啟手掌一揚,將玉墜扔了過去。

何野秀夫下意識地伸手,一把將玉墜接在手中。他清楚的記得這是去年春日祭的時候,送給美智子的禮物。而現在禮物還在,人卻已經不見。

「是你殺了她!」何野秀夫怒吼一聲!臉上僅剩下的獨眼中恨意迸發。瞎掉的左眼血肉模糊,臉上的表情說不出的猙獰。可語氣卻依舊平靜。

「哼!你錯了!何野,殺她的人是你!而不是我。」周啟看著眼前這充滿矛盾的傢伙。聲音變得凌厲。「你以為你把一切都做的天衣無縫?美智子擁有什麼樣的技能你不會不知道吧?你阻止她了嗎?沒有!她擁有戰爭鎖鏈你不會不知到吧?而你同樣沒有阻止她使用!因為你只知道,只有她變身羅降神,才有必殺我的把握!我沒說錯吧,何野秀夫!這一切都在你的計算之中!」

「而你!明知道她一旦變身羅降神就等於自殺,卻任由她這麼做!說是你殺死了她,難道你不敢承認嗎?」周啟聲音不大,卻句句如刀。直戳何野秀夫的心臟。

「不錯!我知道結果!卻並沒有阻止她。如果她的犧牲能夠讓我們的團隊走的更遠,這一切都將變得有價值!」何野秀夫牙齒緊咬。口中幾乎是一字字地說道。

「哼!少往自己臉上貼金!這一切,都是為了你個人的野心和所謂的夢想!帶著你的人馬上滾!我答應過美智子放過你一次。給我記住!不論是在任務中或是現實中,下一次碰上我,你必死!」

說著周啟不再看何野秀夫,偏頭掃了王刺虎一眼。轉身就走。在場的幾人,竟然沒有誰有勇氣出來阻擋他。曾經神一般的敵人,如今只能一言不發,眼睜睜望著他從容離去。

周啟的心中卻不像他的臉上那樣的平靜。那脫離了羅降神變身重新變得溫婉如水的女子,並沒有因為取下了頭上的緞帶而停止生命的流逝。而他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什麼也做不了。這是一個死局,無法可解。

夢魘空間讓現實中的人們進入其中,成為契約者。在提供各種強化的同時,也將契約者們變作了一隻只提線木偶。 嫡女為凰:腹黑王爺疼入骨 操縱他們的命運。掌控生死!他曾經不止一次地問自己,空間究竟是什麼?為什麼會有空間的存在?不論是被自己殺死的契約者,或是眼見其他的契約者在自己面前死亡。他從來沒有像這次一樣,對這兩個問題的答案,產生過如此濃烈的渴求。

「終有一天,我要讓一切真相水落石出!」周啟的面容變得堅定,腳下的步履更加的穩健。夕陽下,地面拖出他長長的身影,顯得是那樣的孤獨。 埃及!

在與盧克索城相對的尼羅河西岸的一條山谷中,集中了許多國王和王室成員的陵墓,這就是著名的國王谷。作為這古老東方帝國最傑出的一名帝王的拉美西斯二世,便埋葬在這裡。

拉美西斯二世恢宏而龐大的地下墓穴中,陰冷,黑暗被一盞盞大功率的電燈所驅散。裝盛內臟和香料的精美陶罐,躺在石棺中神秘的木乃伊,狗頭人身的阿努比斯雕像,被無數忙碌的工作人員和大量電子設備所代替。看上去就像是一個現代化的生產流水線車間。

大量一人多高的玻璃培養器皿,一排排地整齊排列在墓室通道的兩側,每一個器皿中,都灌滿淡藍色的液體,浸泡著一具渾身赤裸的人體。放眼望去,這樣的器皿一直延伸到幽邃的墓穴深處,不下萬具!

位於寢陵深處的一座祭壇上,祭壇中央的王座,一個全身被湛藍色肌膚所覆蓋的高大身影正安坐在其上!一雙完全由淡金色能量光團構成的眼睛微閉,默默地注視著手中的一份卷宗。臉上的表情無悲無喜。

如果周啟等人在現場,一眼就可以將他認出來。這湛藍色皮膚的高大身影,正是從學院爆炸之後便杳無音信的天啟——沙巴努爾!

王座之下,左右分成兩邊,雕像一般安靜地矗立著7個人。位於天啟左手的4人,排頭的是一名一頭灰白色頭髮的中年人。歲月痕迹鐫刻在他看上去年輕卻又蒼老的臉上。讓人無法確定他真實的年齡。在他的身後依次站立著滿頭銀白色長發的混血美女,背後生長著金屬羽翼的英俊男子,和身著緊身批衣褲,背負長刀的黑髮女子。卻是與天啟一同在學院爆炸中消失的萬磁王埃里克.蘭謝爾、暴風女奧蘿洛.門羅、天使沃辛頓,以及靈蝶伊麗莎白。

而他右手邊的三人,不論從渾身的衣著和各自身上散發出的氣息,都帶有一股歲月的滄桑。

為首的是一名身材異常高壯的戰士,他近三米高的身軀,被一身顏色斑駁的暗金色金屬重鎧所包裹。血色的兜遮蔽住他的面容,只有一雙充滿侵略性的金色眸子在兜帽的陰影中偶爾露出兩道銳利如刀的目光。也正是如此,才表明他依舊是一個活著的存在,而沒有被人當作一句挖掘自上古的武士雕像。

戰士的後背上背負著一柄長度超過兩米的巨劍,近一尺寬,厚達2寸的劍身,在燈光下寒光閃耀的刃口,無不說明這是一柄充滿壓迫感和暴戾的兇器!

位於他左手邊,居中的一人,身高約2米,周身被一襲深黑色的斗篷籠罩。一手持著一根通體扭曲的簡陋木杖。另一隻手中平端著一隻光潔的水晶球。看上去如同中世紀傳說中,龍與地下城裡的神秘法師。整個人彷彿活在陰影中一般,神秘而令人不可捉摸。在斗篷罩帽的陰影里,水晶球的光輝,映照出一張有著尖峭下頜的面部輪廓,位於陰影的深處,慘碧色的目光如兩團墓地中的冥火,閃爍不定。

一陣陣無形的能量波動有若實質一般,圍繞在他的周圍。距離越近,就如同赤身行走在深夜中,地上鋪滿積雪的黑森林,越發能夠感受到一股冰冷陰寒的氣息。彷彿連靈魂都將要被凍結!

位於最後的一人,面部被一片薄紗所遮掩,只露出一雙如寒星般的眼眸。從長袍的裙角開叉到腰間的狹縫,隨著裙擺的晃動,偶爾顯露出一雙筆直修長的豐腴大腿,在她曲線流暢圓潤的小腿上,穿著一雙生滿了尖銳倒刺的金屬馬靴。盈盈一握的纖腰上,左右斜跨著兩柄鏤刻神秘符文的火槍,

如果說她身旁的一人帶來的是冰冷和黑暗,那麼她帶來的就是折磨、飢餓,以及絕望!充滿末世厄運的氣息。無法掩蓋紫色長袍下的明媚。她的身軀,擁有著無暇的黃金分割線,僅僅是長袍中顯露出的一個輪廓,就足以令這世上所有的女人為之妒忌,令所有的男人為之瘋狂。神秘魅惑,絕望折磨,外形和氣質呈現出截然不同的兩面,矛盾卻又和諧地在她身上達成了統一。

良久!天啟沙巴努爾的視線方從卷宗上收了回來,他緩緩抬起頭,目光掃了一眼左側的萬磁王四人。又轉而望向了右側的三人。

「我的戰士們,正遭受殺戮!一股來自外部世界的力量,試圖阻撓我萬年以來所夢想達成的偉業!找到他們!凈化他們!這一次我需要的不是效忠與臣服,而是他們靈魂的懺悔,以及肉體的死亡,以他們的滅亡來見證審判日的到來!」

「您的意志!我的長劍!」右側身背巨劍的戰士,單手撫胸,躬身行了一禮。

「您的意志!我的長劍!」身穿黑色長袍的法師,和腰胯雙槍的女槍手躬身行了一禮,齊聲回答。

沙巴努爾一直平淡如水的臉上露出一抹罕見的微笑。輕輕點了點頭。沒有人比他更加清楚他最忠誠的僕從,天啟四騎士擁有怎樣的力量。死亡的意外死亡,讓他多出了一絲警醒。維澤爾學院中,一場令他身受重傷的爆炸,更是讓他對敵人的力量有了清晰的認識。

而這一次,他將讓戰爭,瘟疫,和飢荒一起行動。心中已經抱著永絕後患的念頭!

「你們四人,將隨我前往東方!我需要你們的力量,幫助我解除封印!」天啟目光轉向了萬磁王等人。

午後!日本本土大阪!

一群契約者在為首一名戴著單邊眼罩,圓睜著一隻獨眼的白人大漢帶領下,渾身鮮血淋漓地從一個商場的地下室中走了出來。就在5分鐘之前,他們成功地端掉了位於這附近的最後一個變種人聚集地。

「頭兒!我的積分終於過抹殺線了!哇哦,這一次不知有哪些倒霉的笨蛋會墊底。反正絕對不會是我們!」隊中的一個長著娃娃臉的小個子,比劃著雙臂,一臉興奮地對著白人大漢興高采烈地說道。

「好了!盧克!這世界上永遠不會有超過你的笨蛋!你可千萬別高興過頭了!」

「Shit!威廉斯你個混蛋!為什麼總是針對我?」 鑽石暗婚,總裁輕裝上陣 盧克滿臉悲憤,沖著說話的威廉斯彷彿驅趕蒼蠅一般揮了揮手臂。卻無法掩藏住眼中的笑意。

「你們兩個!都給我閉嘴!現在還不是得意的時候!這一次進入任務的可有75人!真不想墊底的話都給我精神點,咱們去下一個地方!」領頭的白人大漢回頭瞪了兩人一眼,沉聲說道!

「好的頭兒!」盧克兀自滿臉的不忿,沖著威廉斯做了一個鬼臉。快步走向前,準備去發動停在商場外的汽車。擺脫了抹殺線,無論對誰來說,都如同去掉了壓在心底的一塊巨石。眼下正是他心情最好的時候。

盧克拉開了車門,抬頭仰望天空,做了一個深呼吸。長達數小時的追逐與殺戮帶來的疲倦和沉重,將會隨著自周圍摩天大樓間的縫隙透過的那一抹陽光,如同之前一般被驅散。

「哦!我的上帝!那是什麼?」盧克仰起的頭久久未曾放下!

原本陽光明媚的天空,正迅速被從天邊用來的一絲陰霾所遮擋!漆黑的雲團中,三輪如同小太陽一般的橘紅色的能量團,呈現出一個等邊三角的形狀,分佈在其中。正隨著雲團的擴展,向著頭頂上方的天空移動!

「見鬼!頭兒!頭兒!快看那是什麼?」盧克沖著頻道中大喊!這樣的異象,他之前從未見過。

就在他話音剛一落下的瞬間!漆黑的雲團已經涌至!如同夜幕降臨,天際一片墨染!這時,自幽邃的雲團中,亮起了無數橘紅色的火光,看上去彷彿夜幕下點綴繁華的萬點燈火,璀璨奪目!

一團團明亮的火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他的眼中急速的變大!盧克瞳孔中,霎時被橘紅色帶來的恐懼所充盈!這不是火光,更不是聖誕樹上的燈火!那是一團團散發著灼熱氣息的火球!

橘紅色的火球,拖著長長的焰尾,暴雨般從天空落下!原本漆黑如墨的天際,霎時被無數火流星映照成一片詭異的深紅!

這看起來像是基督啟示中所描述的末日審判?!盧克自小作為一名虔誠的信徒,啟示錄中的每一句話語他都耳熟能詳。天降火雨,正是其中的一種!

灼熱的火球自天而降,原本繁華的都市,霎那之後,便在衝天的爆炸聲中,化作了一片火海!城市上空響起了凄厲的空襲警報聲,下方地面上的人群則如同暴雨中的螞蟻,在尖叫聲和慘呼聲中四散奔走。

「盧克!快回來,到底下室去!」頻道里傳來了隊長大聲的咆哮!

盧克急忙撕裂了一張捲軸,撐起一個魔法護盾,循著原路返回。幸好他此時的位置距離商場不遠。以契約者強化后的體質,瞬間即至。

「算你小子走運!」威廉斯一把將驚魂未定的盧克拖進了地下室的入口。他回頭望去,狹長的甬道外面,入眼處皆是火光。

塞外江南 「這是審判日!隊長!這是該死的審判日!」盧克沉默良久,如同瘋了一般用力抓住隊長羅賓粗壯的胳膊,口中發出歇斯底里地大吼。

「冷靜!你他媽給我冷靜盧克!OK!沒有什麼審判日!這就是一場該死的流星雨!」

「不!不!我們都將被審判!」盧克拚命地搖著頭,臉上說不出的惶恐!嘴裡無意識地發出嘈雜的亂語。

「你給我聽著!我不管這是什麼!我只知道我們還活著!我們還會去獵殺該死的變種人!我們會賺取足夠的積分,然後離開這該死的任務!返回現實!如果你他媽的再給我說一句廢話!我敢保證!我一定會把一枚手雷親手塞進你的菊花里!讓你永遠的閉嘴!真是見鬼!」

羅賓抬手扇了盧克一記耳光,將他打飛在牆角。伸手指著他大聲叱喝!滿臉的無奈。天知道這小子發什麼瘋!或許在完成下一個點的殺戮后,應該去找幾個日本娘們兒瀉瀉火。他實在太緊張了!

不知過了多久,從頭頂傳來的隆隆爆炸聲戛然而止,回復了冷靜后的盧克失魂落魄地跟隨著隊長和一旁偷笑的威廉斯,費力地掀開灼熱的碎石和泥土,重新回到了地面。

入眼處是一片末日的場景!繁華的街道,摩天的大廈,早已變成了一片廢墟。天地間,彷彿只有自己三人獨活!瓦礫和尚未燃燒滅的火光中,視野中無法尋見任何生命的跡象。灼熱的空氣里,充斥著陣陣屍體燃燒后發出的焦臭。

威廉斯拍了拍還在一臉發獃的盧克。想要再說些什麼,聲音卻戛然而止。在物體燃燒發出的嗶剝聲里,遠處隱隱傳來了一聲戰馬的嘶鳴聲。

「誰能告訴我,這他媽什麼鬼?!」威廉斯忘記了收回拍在盧克肩膀上的手臂,循聲望去。因高溫而扭曲的空氣中,三匹通體燃燒著幽藍色烈焰的戰馬,緩緩從中走了出來。

(晚些時候還有一更) 「軟弱!」

「貪婪!」

「有趣!」

燃燒著湛藍色靈魂火焰的戰馬緩緩走到了身前,高踞在上面的三名騎士,目光冰冷地注視著早已經被驚呆了的盧克和威廉斯等人。彷彿神明做出裁決和審判,聲音如同機械般冰冷。

隊長羅賓目光一陣緊縮。眼前的三名騎士絕不會是契約者!所有的跡象表明,他們應該就是天啟四騎士!盧克那小子看來說對了,這一場災難,或許真是那該死的末日審判。作為一名資深的契約者,他腦海中的第一反應,就是跑!他絕對不會認為,在一對一的情況下,自己三人有把握能挑戰可以瞬間屠城的四騎士。

想到這裡,羅賓手中多了一張閃耀著紫色魔法光輝的神秘捲軸。這是他花了不菲的代價換來的遠距離群體傳送捲軸。當捲軸在他手中撕裂做兩片的時候,一陣強烈的魔法波動,充盈在三人周圍的空間。魔法護盾蒙蒙的光芒將三人全身包裹。

「再見!該死的騎士!」羅賓眼見魔法生效,心中長長吁了口氣。身上已是汗出如雨。只要擺脫目前的危機。他決定立刻帶著自己的兩名隊員前往華夏。那裡人口眾多,而且面積廣大。只要能找到變種人獲得積分,撐到任務結束應該沒有問題。

「愚蠢!」

就在這時,位於左側,身上被漆黑的斗篷籠罩的騎士,伸出握在右手的法杖,往馬前一點。強烈的空間魔法波動,隨著法杖上亮起的幽光,霎時風歇雲散,消弭於無形。高階群體傳送術,竟然被他如此輕描淡寫地就破解了個乾淨!

「不!這怎麼可能!威廉斯!」羅賓心中首次被恐懼所充滿!逃生的底牌意外失效,摧毀了他最後的一絲堅持。

「隊!隊長!明白!」威廉斯不待他話音落下,抬手扔出了幾桿陣旗,這是先前的任務中,三人通過偷襲殺死了一名東方契約者獲得的一件紫色傳說道具。可以用陣旗組成一個幻陣,暫時困住強大的敵人。憑藉這一道具,三人小隊,不知躲過了多少次危機,最終進入了二難度。

然而,還沒等陣旗落下,「呯!」一聲槍響!粉碎了三人最後一絲念想!

「威廉斯!」早已嚇的面目慘白的盧克,張大著嘴,如木偶一般盯著身旁的同伴,目光如同見鬼一樣死死盯著威廉斯臉上被子彈炸出了一個大洞!透過碗口大小的洞口,在焦黑的皮肉和創口中紅白色交織的液體,他可以清晰地看到位於身後的地面!

威廉斯就這樣死了!被人一槍秒殺!

與此同時,位於中央的高大騎士,一催坐下戰馬,如瞬移一般飆至眼前。手中不知何時已經多了一柄長度超過兩米的雙刃巨劍。巨劍如山,往羅賓的頭頂直直劈落。

「不!該死的!」羅賓手腕一翻,左手握住一面厚重的步兵方盾。奮力往頭頂上一架!「轟!」一聲巨響,如同一記悶雷在曠野中響過。

「隊長!」盧克沒有收到任何的回答,在他的眼前除了四分五裂的盾牌殘片,只余留下滿地的碎肉和血污。於此同時,腦海中傳來了空間的提示,隊長羅賓陣亡!

「無聊!」

這是盧克耳中最後聽到的話語。隨著脖頸一涼,他只覺自己的意識在眼前不斷旋轉和翻飛的場景中,沉入了一片黑暗中。

「周啟!你沒事吧?」剛一脫離禁魔結界籠罩的範圍。透過心靈鏈接,腦海中立刻收到了薇娜和斯嘉麗姐妹充滿焦急的問詢聲。

「沒事!你們在哪兒?」隊友的關懷,讓他心中一暖。至少在這空間里,除了生死和利益糾葛,並不是毫無溫暖可言。

「哇哦!這真是太棒了。你等等,我們立刻過去接你!」斯嘉麗語氣輕快地吹了一聲口哨,立刻恢復了本性。

「不用,我們先放棄這一片區域!到集結點見面!」雖然擺脫了王刺虎等人的伏擊,一切還是謹慎為上。他可不想這姐妹兩再回來攪合這一灘渾水。

五角大樓的作戰室中。

「你們最好看看這個!」鳳凰女琴用纖細的手指指著電腦屏幕上定格的一幅畫面。秀枚緊鎖。如雕塑般精緻的俏臉上,充滿了嚴肅的表情。「這是兩小時前,從日本本土大阪傳回來的畫面!真不敢相信,這實在是太可怕了。」琴補充了一句。偏頭望向了身旁的斯嘉麗等人,目光停留在了周啟的臉上。

周啟手臂交疊在胸前,一隻手拖著下巴,凝眉注視著電腦屏幕上彷彿末日般的畫面。沉吟未語。良久他方才偏頭望向琴。「琴,這是兩小時前發生的?」

「嗯!確切的說應該是2小時33分。軍事偵查衛星傳來的畫面證實了這一點。」琴展顏一笑,少女燦若春花的笑容,讓周啟眼前一亮。

「通知查爾斯博士了嗎?」

「嗯,收到消息的時候,已經第一時間通知了博士。很難想象,這看起來就像是一場災難。」

「對!和啟示錄里描寫的災難非常相似!」

「你是說,這樣的災難是天啟造成的?」琴睜大了美麗的雙眼,滿臉不可置信地看著周啟。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