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說,在這個社會上,害人之心不可有,但,防人之心不可無,尤其是年輕漂亮的女孩,一定要學好如何保護自己。

當然,這個世界上還是好人多,可是,不能用你善良的眼光去看待每一個人。 張北羽一手托著下巴,微微轉頭看過去。 黃哥已經端起酒杯站起來,張開一隻手在說著什麼。雖然聽不清,但能猜出來肯定是挺煽情的話。 說了幾句之後,另外幾個教官也舉著酒杯站起來。張北羽隱隱聽到黃哥大喊道:「來來,大家一

當然,這個世界上還是好人多,可是,不能用你善良的眼光去看待每一個人。

張北羽一手托著下巴,微微轉頭看過去。

黃哥已經端起酒杯站起來,張開一隻手在說著什麼。雖然聽不清,但能猜出來肯定是挺煽情的話。

說了幾句之後,另外幾個教官也舉著酒杯站起來。張北羽隱隱聽到黃哥大喊道:「來來,大家一起來喝一杯!」而後,四個女孩也紛紛拿著酒杯站起來。

張北羽微微一笑,自言自語道:「英雄,該出場了。」而後站起來,徑直走了過去。

眼看著四個姑娘端起的就被已經要送的嘴裡,黃哥露出一絲邪性的笑容,就當他認為大事已成的時候,張北羽一聲大喝,破壞了他的計劃。

「喂!!」

這一聲之大,別說黃哥、裴智妍他們了,連周圍幾桌的客人,甚至是後面舞台上唱歌的雙胞胎妹子都聽到了,大家均是一驚,轉頭看過來。

黃哥看見張北羽的時候,當場愣住。緊皺眉頭,張著嘴巴,「你…你…」其他幾個教官自然都認識他,也跟著愣住。

「哇!北哥!」紫發妹十分興奮,立馬放下酒杯就要走過來。

張北羽信步走過去,臉上一直掛著笑容,與笑容相反的是他冰冷的眼神,一直盯著黃哥看。

走到一眾人面前,他朝黃哥他們幾個努努嘴,轉頭看著幾個姑娘說:「他們幾個往你們杯子里下藥了。」說著,從口袋裡拿出手機,打開剛才拍攝的視頻遞給了紫發妹。

本來在張北羽說第一句話的時候,黃哥還想反駁一下,但看見他從口袋裡拿出手機的時候就知道:完蛋了。

可他想不通的是,為什麼這個小子總是和自己過不去?越想越氣,黃哥緊握雙拳,已經怒不可及,看樣子隨時都要爆發。其他三個教官也調整了姿勢,面向張北羽,隨時準備動手。

四個姑娘看視頻的時候都露出一副吃驚的表情,看完之後,紫發妹指著黃哥說:「教官,沒想到你們是這種人!」其他兩個女生也跟著叫嚷,「畜生!」「禽獸啊你們!」裴智妍中文不太好,也就沒跟著一起說。

張北羽看見她們的反應也覺得挺有意思的,敢情剛才跟人家摟摟抱抱的不是你們。

黃哥突然衝上來一步,抬手一把揪住張北羽的衣領,怒罵道:「草泥馬的!你他嗎什麼意思?!就想跟我們玩是吧?老子奉陪到底!」

突然,酒吧內轟鳴的音樂也停了下來。

張北羽面帶笑意,沒有理會黃哥,而是轉頭朝門口看了一眼。

門口站著四個人,為首的一人——白髮、黑刀、過肩龍。 心裡鄙視的不行。

嘴上卻不會說什麼。

替客戶保密,這是七寶玲瓏閣的基本守則。

「可以,兩成的保金!」

兩成,很多!

就喬拉丹約定的這一億傭金,得多交兩千萬的保金。

可是,值!

七寶玲瓏閣作保,那就是死保,莫說列夫侯才元嬰境,就算他晉階到了化神境,也不敢違抗契約,否則,七寶玲瓏閣定會拿他問罪!

簽約!

喬拉丹正欲些契約呢。

列夫侯卻說話了:「提前說好了,老夫三不做,不講道義的事情,老夫不做,仗勢欺人的事情,老夫不做,門派糾紛廝殺,老夫不做!」

嘿!

喬拉丹樂了。

這老頭,很謹慎啊!

話說,這也不幹,那也不幹的,難不成請一尊佛爺回去供著?

「別跟我整那些虛頭巴腦的,把你請回去,就是幫我們鎮場子的,只要有人鬧事,你就揍他,干還是不幹?」

嗯?

列夫侯卻就呆住了。

誰他媽這麼不長眼,敢去龍虎寺鬧事,這不是活膩歪了么?

若只是干這件事的話,那太輕鬆了啊,這十年的時間,就當是度假了!

「成,沒問題!」

於是。

傻不拉幾的列夫侯,就這麼把自己賣了。

他只知道喬拉丹是龍虎寺的供奉,卻不知,某人早就逃出了龍虎寺,如今經營著自己的門派呢,而且,還是一個油水很足,肯定會遭人覬覦的門派,以後的日子,打架鬥毆是少不了了。

可惜,列夫侯並不知情。

更苦逼的是。

喬拉丹也是陰險的很,契約寫完了之後,沒有交給列夫侯看,而是交給了妙眼真人。

「真人,你幫看看,我寫的有沒有錯,跟列夫侯剛才的約定有沒有出入?」

妙眼真人一瞧,沒出入,寫的就是聘請列夫侯為供奉,保護靈劍宗的安全,若有人尋釁鬧事,需得盡全力保護!

「沒錯沒錯,跟剛才說的一樣!」

於是。

列夫侯筆走龍蛇,連瞅都不瞅,就把契約給簽了。

「走吧!」

喬拉丹前腳走,列夫侯後腳跟著。

走著走著,困惑了。

「不是要去龍虎寺么,怎麼來郊外了?」

「去龍虎寺該從青雲城傳送才對啊?」

喬拉丹沒解釋,冷冷的說道:「跟著走就是了,又不能把你給賣了!」

得了。

走唄!

進卧龍山莊。

乘傳送陣。

到了狐岐山。

「就這裡了!」

列夫侯懵逼了。

「這什麼鳥不拉屎的地方?」

「不是說請老夫當龍虎寺的供奉么?怎麼來這地方了?」

心裡已經有種不妙的預感了。

活着爲了什麼 喬拉丹伸手一指,指著不遠處的狐岐山:「好叫供奉大人知道,我呢,自己建了個宗派,就在那山上,名曰靈劍宗,您再瞅瞅這邊兒,這裡呢,是我們靈劍宗的外門基業,住了老大一群人,那邊兒,那邊兒是我們靈劍宗開設的市場,買賣興隆啊!哎,你不知道,這生意一紅火了吧,什麼人都有,今兒來群收保護費的,明兒個來群訛詐的,煩吶!現在好了,您老來了,定能震懾宵小,保這一方平安!」

噗!

列夫侯吐了。

感情,根本就不是龍虎寺聘請自己,而是眼前這築基境的渣渣聘請自己。

完了。

完了。

這十年,有的忙活了!

悔啊!

咋就不好好看一看契約呢?

咋這麼便宜就把自己給賣了呢?

卻也不敢反悔。

契約已成,而且還有七寶玲瓏閣作保,不想死,就只能乖乖履行契約。

「先把老夫的那一億靈石給老夫,老夫要買裝備!」

既然要打架,可不能手無寸鐵,法寶之類的得準備齊全了,列夫侯還是很有覺悟的。

一次性結清?

小事兒一樁!

冷情首席獨佔不乖妻 一揮手,喬拉丹掏出了一千上品靈石。

「給您,一千上品,分文不少,以後,小子的門派,可就交給您啦!」

「呦,那邊兒打起來了,卧槽,敢在我靈劍宗的地盤鬧事,供奉大人,上!」

尼瑪!

列夫侯恨恨的吐了一口唾沫,一聲咆哮,飛撲而去。

「都給老夫住手!」

元嬰境啊!

總裁追妻:追一送一 都不需出手,光是那氣勢,就能嚇死一群人。

那鬧事的,不過是幾名培元境強者而已,聽說靈劍宗不過才兩名培元境的長老,便想著過來勒索一些靈石。

卻沒成想。

「尊者,我們錯了,我們錯了,饒我們一命啊!」

「我們這就滾,這就滾!」

夾著尾巴逃之夭夭。

這群人一走,喬拉丹從天而降。

拱了拱手。

對圍觀的這些個商鋪業主解釋道:「諸位莫怕,此乃我靈劍宗聘請的供奉列夫侯尊者,以後,有列夫侯尊者鎮守此處,定能保大家平平安安,生意興隆!」

這一說,眾業主齊齊叫好。

重生之蒼莽人生 「早就該這樣了!」

「好啊,有元嬰境尊者坐鎮,再也不怕有人鬧事了!」

「不愧是靈劍宗,出手就是大方,那誰,你,就你,前幾天是不是你說這地方要亂的,打臉了吧!」

「嗨,老夫有眼無珠,該打,該打!」

「這下好了,咱們以後啊,就安心做生意,悶聲發大財吧!」

「那是,這一成的稅,沒白交!」

賓主盡歡。

唯一鬱悶的,就只有列夫侯了。

收人收心。

喬拉丹自然不會讓列夫侯繼續鬱悶下去。

「尊者,一億靈石啊,您想想,哪怕是煉丹,您也得煉三百爐子吧?這價錢,不低了!」

「您只看今日有鬧事的,很是麻煩,可是,您想想,今日您這一番立威,哪還有不長眼的敢來這裡鬧事,以後啊,肯定是風平浪靜的。」

「您老現在正是休養生息之時,我靈劍宗有傳送陣,須臾之間便可去往青雲城,做什麼都方便,又不像青雲城那些門派一般整天打來打去的,多好的地方吶。」

「十年,就十年,您老多擔待點兒!」

得了。

列夫侯一尋思,確實,一億靈石呢,這價碼,對得起自己的身價,拿錢辦事,天經地義,更何況此處風景秀麗,極適合清修,自己只需坐鎮此處,鎮住場子即可,並無什麼大事。

十年,須臾而過。

「行,老夫就做這十年的供奉!」

嘴上答應,心裡也答應了。

也就是不知道當初血戰到底的實情,否則,莫說答應了,列夫侯能一巴掌把喬拉丹給拍成渣渣! 如龍走進來之後,站在門口的一個服務員立馬打了個招呼,「龍哥來了!」

「嗯。」如龍沉聲應了一下,抬眼掃了一圈,往張北羽這邊走過來。

此時酒吧內已是一片沉寂,大家都知道要出事,而且有幾個人還認識如龍。

「呵呵。」張北羽輕輕一笑,抬手打開黃哥的手,從紫發妹手中拿回手機。他抬起手晃了晃,大聲喊道:「打擾到了各位了,實在抱歉。是這樣的,這家店是我們[四方]罩的,現在呢,我發現有幾個敗類給這四個姑娘下藥,所以要處理一下。麻煩各位避一避,今晚的單,我來買!」

這一招屢用不爽,雖然破費了一點,但很好使。說到底,他們不過是看場子的,給人家打工的,做的所有的事無非是讓生意越來越好,怎麼也不能得罪客人。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