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秦思宇造成的動靜開始擴展開時,劉勝正帶著董瑞琪潘曉紅在江城的暗市中遊盪,然後他們東看看西看看,就像是在逛市場一樣,甚至有時會停下來,仔細的拿起某些東西端詳。

看的好時,他們甚至會出手將那樣東西買下來,然後在賣家緊張的表情中,帶著東西走向下一個攤位。 這個市場上能夠擺的起攤的,都是自身實力過硬的人,但不管再硬的實力,在劉勝站在了他的攤子前,都會像之前的所有人一樣緊張,然後在心裡不住的祈禱,祈禱對方趕緊拿東西走人。 宛如小巨人的劉勝,走在這個由

看的好時,他們甚至會出手將那樣東西買下來,然後在賣家緊張的表情中,帶著東西走向下一個攤位。

這個市場上能夠擺的起攤的,都是自身實力過硬的人,但不管再硬的實力,在劉勝站在了他的攤子前,都會像之前的所有人一樣緊張,然後在心裡不住的祈禱,祈禱對方趕緊拿東西走人。

宛如小巨人的劉勝,走在這個由地下室建成的市場里,就像是末世前的國際巨星走在商場里一樣,造成的轟動是巨大的。

無數的人看著他的身影,眼睛里包含的,是既害怕又羨慕的眼神,而對於他身邊的董瑞琪,則是濃濃的嫉妒。

哪怕潘曉紅長得再好看,身材再好,但這一刻在這個市場里,最矚目的絕對是劉勝,沒有其他人。

當然也不是沒有人因為嫉妒,而沒有在內心深處對潘曉紅進行意淫的,但這些想法只能留存在他們心底,一點都不能表現出來或被人察覺,否則他們絕對是嫌自己活的太滋潤。

這個市場里不乏一些精神感知方面的進化者,所以董瑞琪與潘曉紅的底細,早就被人弄清楚了,兩個二級巔峰,自然沒有人敢於出格。

但他們出現在這裡的消息,也被很快的傳遞了出去,而明白這個情況的人,都是在等著看接下來的那出好戲。

柒柒醬的幻想世界 這個市場里,不乏有一些王者之拳的成員,但同樣的其他組織的成員也有一些,雙方之間慢慢的都有了一絲火氣,在售買東西時,也更加的賣力。

劉勝注意到了這個情況,但他卻沒有點破,反而面帶笑容的看著他們爭吵,爭吵著誰家的貨好誰家的貨差,然後他就著重的在這幾家看。

這個情況被一些人注意到了,然後很快這個市場里,大部分人就開始喧鬧呦呵起來,只留下那些散戶以及一些買家,一個個面面相覷的看著這場愈演愈烈的鬧劇。

終於這個市場的管理員得到消息匆匆的趕來了,然後就看見了眼前這一幕,立刻氣的喊道;『夠了,你們這個樣子像什麼話,不是讓客人看笑話嗎!』

但不知是習慣使然,還是決心偏袒自己人吸引劉勝,那市場管理員手指的地方,基本上都是其他勢力的人,然後這一下直接惹了眾怒。

『看什麼笑話,這場子是你們王者之拳的,你們說這個話是什麼意思,偏袒你們自己人嗎?』人群中有人不滿的喊道。

『誰在叫,給我站出來說!』聽見自己的權威被質疑,那市場管理員,一個跟邢本艇身形有的一拼胖子,抬起自己的手指著聲音傳出的地方道。

胖子一聲吼叫,所有人立刻聲音小了下去,只剩下眼睛死死的瞪著對方,卻一言不發。

對於這些人的態度,胖子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後才轉過身來,看著一邊正面帶笑意看著這一切的劉勝道;『劉隊長,這邊都是次一點的貨品,你要真的想買好東西,我帶你去下一層,絕對讓你開眼!』

『你認識我?』劉勝奇怪地看了這胖子一眼。

『哈哈,劉隊長說笑了!』胖子打了一個哈哈,然後伸手做了個請的手勢。

劉勝笑了笑並沒有說話,而是帶著董瑞琪以及潘曉紅當先向前走去,然後在來到一處門邊時,那侍者快速的為他打開了門,然後態度恭敬地示意他繼續前行。

『你們這個市場不錯啊,就是有點太小了!』劉勝頂著昏暗的燈光,不滿的發了一句牢騷。

『是有點小,不過這個市場是當初一開始就存在的,雖然現在已經在籌劃更大的交易市場,但目前這邊還是更受所有人歡迎一些!』胖子走在後面,聽見劉勝的話趕緊答了一句。

進了門他們向下走了越有五六米的距離,然後又是一道門出現在眼前,這時候走在最後的胖子走上前來,先是向劉勝客氣地笑了一下,然後伸手在門上敲了幾下。

門上有一道小暗門,剛好能容下一隻眼睛,在胖子敲門之後,這個暗門就被拉開了,然後一隻眼睛貼在上面,謹慎的向外看來。

『你們自己的地方,還弄得這麼保密?』看到對方這麼小心,劉勝心中一動,然後就裝作奇怪的樣子問了出來、

這句話也只能由他來問,換其他任何人來,可能換來的就是懷疑,因為做了這麼多的防護,那肯定是不希望過多的人知道的。所以來這個地方,一般都是帶著耳朵與眼睛就是,至於嘴巴,那完全是多餘的東西。

劉勝就不一樣了,作為一個特殊的破局者,他的等級在那裡,由不得這管理員不回答,所以他完全的沒有什麼忌諱。

看到對方防護做的這麼嚴格,劉勝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打算看見一些常人無法接受的東西,可真的看見那一幕時,他還是感覺到了震撼以及刺眼。

下意識的劉勝眯起了眼睛,將一些格外的東西排除在視線之外,但這一舉動卻被那胖子留意到了,然後看著劉勝突然的舉動,那胖子關心的問道;『劉隊長,是有什麼不適嗎?』

說著話,胖子順著劉勝的目光看過去,並沒有看見什麼其它異常,然後就轉回頭看著劉勝,打算看劉勝怎麼說。

『下面的燈光太刺眼了!』劉勝抬手掩在自己前額,然後才將眼睛睜開,目不轉睛的向著前方而去。

『劉隊長是不是不太適應這一幕,沒關係的大家都是男人,沒有什麼不能說的,說實話我第一次看見這一幕的時候,也是有點不敢相信呢!』胖子站在劉勝旁邊,目光依然看著劉勝的臉上。

劉勝身邊,董瑞琪倒是一臉的無所謂,畢竟他當雇傭兵時,這場面也見了數次,所以也就見怪不怪了,反而相當有精神的在場中瞄了瞄。

但旁邊的潘曉紅就尷尬了,看著滿場的近乎全裸的裸女裸男,一張臉上漲的通紅,然後用兇狠的眼光看著那胖子。

此時因為劉勝一行人的出現,場中無數的人停下了手上的動作,然後一個個好奇的張望過來,就連一邊展台上,一個長相相當絕美的正在演奏的女人也停了下來,然後只見她起身開始向著這邊走來。

女人很美,不僅僅是她的臉蛋,也不僅僅是她的身材,更不是她的氣質。但她的氣質也很特殊,如果說潘曉紅是屬於那種冰山美人形的,那眼前這女人則就是仙子下凡了,渾身上下給人一種空靈的感覺。

女人的身上只穿了一件鏤空的禮服,然後裡面是白色的內衣,緊身的禮服,將她姣好的身材展露無疑,再加上精緻的臉蛋,空靈的氣質,在她起身的那一刻,劉勝也感覺自己的眼前一亮,然後就自然的忘記了那些其他的女招待。

『胖哥,這位是?』女人走了過來,先是向著劉勝三人禮貌性的笑了一下,然後就看著站在一邊的胖子,嘴中說出的話也就像是在歌唱一般,聲音悅耳。

『小薇,這位是剛剛進城的劉勝劉隊長,今晚務必要好好招待他!』胖子看著劉勝的呆鵝樣,心裡不無好笑道。

他早就得到了內部命令,如果劉勝到了他這裡,一定要不惜一切代價試探出他的弱點來,所以剛才他才在接到消息的第一時間,立刻趕上去將劉勝帶了下來,因為他早已經為劉生準備了一連套的手段,而美色只是第一關而已。

財、色、權、力量,這些都是男人孜孜不倦追求的東西,也都是他手上制勝的力量。依靠這些東西他也不知道拉了多少人下水,所以在看見劉勝看章薇的樣子后,他覺得自己有的是信心了。

『原來劉隊長就是大家口中說的那個神秘人啊,看著也確實挺神秘的,來來來劉隊長裡面請,我這裡比較簡陋,就先為你收拾一間靜室出來吧,咱們那裡詳談!』章薇說著話,對著身後突然招了招手。

『將劉隊長的兩位隊員帶到雅座,好好安排的招待一下他們!』對著向自己怒目相向的潘曉紅,章薇客氣的笑了一下,然後就跟那胖子帶著劉勝向前走去。

章薇身後,一男一女兩位招待迅速向著這邊走來,然後那個女招待先是自然的攬住了董瑞琪的手臂,將他的胳膊攏在自己胸前,深深的陷入進去后,媚聲道;『大哥,我們去那邊坐坐!』

『好啊!』董瑞琪對那章薇並不感冒,甚至還有點戒備,但對攬住自己的女招待,卻並沒與說什麼,反而邁開腳步,打算隨對方離開。

那邊那個趕來的男招待一臉笑容的看著潘曉紅,然後眼睛上下掃視了一下,臉上的笑容就更深了,健碩的手臂向她的腰上伸來,顯然也是打算將她也請到雅座去。

但男招待的手剛伸到一半,還沒有碰到潘曉紅的身體時,他突然抱著自己的腦袋慘叫出聲,然後不由自主的就跪了才來,眼睛鼻子耳朵嘴巴齊齊的流出血跡。 第三百八十五章良善之輩

男招待的慘叫聲一時間壓過了這一層的音樂聲,然後所有人再一次的看了過來,看見的卻是潘曉紅用力晃動的身體,然後他們聽見了微弱的咔嚓聲,不知怎的,所有人都想到了某些不好的畫面,只感覺自己脊背發涼。

同時所有人也為潘曉紅的果決都感到吃驚,沒想到她在人家的地旁上,卻絲毫沒有給地主的面子,一出手就是廢了那人。

『嗬…嗬…!』男招待已經徹底的趴在了地上,整個身子弓的就像煮熟的大蝦一樣,一隻手護住自己的頭,一隻手護在自己的下體,嘴裡發出著無意識的聲音。

『這位姐妹是不喜歡這個類型嗎,要不然給你換一種,你自己挑!』章薇聽見身後的動靜,平靜的轉頭看著這一幕,然後眉腳一挑向潘曉紅問道。

『你換多少人過來,老娘都會踢爆他們,要不然你自己上?』潘曉紅挑釁的看著章薇道。

此時在章薇的身上,她看見了昔日的自己,所以不由得,她的火氣就上來了,說話間夾帶著濃濃的火藥味。

聽見潘曉紅的話,章薇的臉上閃過一絲羞怒,然後又迅速轉了回來道;『沒想到姐妹你喜歡這些,沒關係場中這些人,你看上那個就挑哪個!』

我是于振南 『老娘看上了你,要不來陪陪我!』潘曉紅跨過倒在地上的男子,向著前面女人逼去。

場中的設施布局有些奇特,基本上都是面向看檯布放,而且這些座位都是那種相當高大型的,此時所有人除了那些招待,剩下的人好些都自自己的座位上冒出了頭。

聽見潘曉紅言語中的挑釁意味,有人起鬨叫好,然後場中的局勢就亂了,一群看熱鬧的人亂鬨哄的開始起鬨。

『劉隊長,你的隊員也太凶了吧,要不你管管她吧,要不然我這邊還怎麼經營啊!』章薇上半身微傾貼著劉勝,用相當曖昧的語氣說道。

『曉紅,你自己坐一會去吧!』劉勝沒有轉身,眼睛依然看著自己面前的章薇。

『隊長,我就看上你面前的那位了,要不今晚讓她陪陪我!』說著話潘曉紅已經追上了好幾部了。

眼看潘曉紅已經快要追上來了,那自章薇出場就沒有太說過話的胖子轉過了頭,然後向著潘曉紅這邊隨意的看了一眼,就又轉過了頭,跟劉勝一起走在章薇身後。

『唉,妹子,人家今晚上已經屬於你們隊長了,要不然你看兄弟我不錯,將就一下!』一個原本坐在沙發後面的男人,在潘曉紅經過自己這邊時突然跳了出來。

男人的臉上布滿了淫邪的笑容,而且他的衣服相當凌亂,一雙眼睛肆無忌憚的在潘曉紅的身體上掃視著,就像是在看一件屬於自己的貨物一樣。

潘曉紅在男子跳出來時就立刻停下了腳步,然後聽了男子的話,臉上的表情就垮了下來,眼神向著男人跳出來的雅座里瞄了一眼,看到一個同樣衣衫不整的女人。

邪帝的金龜小寵清歌落絮 『二級後期,勸你別擋老娘的路!』潘曉紅收回眼神時,目光里已經不帶一絲情感。

『呦,妹子還能知道我的等級啊,你看我們兩個都差不多,多合適啊,要不試一下!』男人說這話,手就突然抬起向潘曉紅伸來。

總裁的雙胞胎女友 潘曉紅下意識後退一步躲開,然後一個精神穿刺就送了過去,但卻不料對面也傳來一股同樣的精神力,直接兩者相觸。

潘曉紅悶哼了一聲,後退的架勢突然止住,但那男人沒有,他的速度快上潘曉紅好些,然後在潘曉紅停下時,他的手直接就向著她的臉摸去,眼睛里全是得逞后的奸笑。

就在男子的手距離潘曉紅的鼻尖不過一掌的距離時,他突然發現潘曉紅並沒有害怕的表情,而是一臉平靜的看著自己,就像看著空氣一樣。

沒容男子想其他的,『嗖!』的一聲破空聲響起,然後場中響起了一聲殺豬似的叫聲。

男子的手還是沒有觸到潘曉紅的臉上,那一掌的距離已經是永遠的距離了,因為剛才他的手還想進一步前伸時,一柄突然被人扔出的匕首刺透了他的手腕,徹底的絕了他的機會。

飛刀射中男子慘叫之際,潘曉紅直接抓住機會,一個全力的精神穿刺,然後乘著男子暈眩,抓住那插在他手腕上的短刀就拔了出來,連帶著用之前自己學的手法旋轉一周,然後一隻手掌就掉了下來。

『啊,你這賤女人,我要殺了你!』斷掌之痛讓男子瘋狂,然後直接用另一隻手向著潘曉紅脖子抓來。

『真當我們沒人嗎?』一個聲音自男人身後響起,聲音中有著一種說不出的平靜。

男子心中一驚,立刻明白自己成了那隻猴子,顧不得去找潘曉紅的麻煩,連忙轉身向著聲音傳來處看去。

那邊董瑞琪出現在了他身後五米處,而在他的懷中還攬著那個負責招待他的女招待,只不多此時那女孩已經嚇得一臉蒼白了。

『夠了,別在這裡鬧事,有什麼問題出去解決!』胖子的臉色也很難看,看著這邊訓斥道,然後眼神掃過了場中。

自己安排的人竟然吃了悶虧,這讓他相當的窩火,而且現在又跳出了那個男的,根據情報那是一個可以媲美三級的戰力,所以胖子決定,乾脆一不做二不休,借這件事試試他的真實戰力,也算是一件收穫了。

『唉,這事就麻煩了,我們隊伍里可是相當的尊重女性,再加上她們也相當的要強,你慘了哥們!』董瑞琪看著面前的男人笑道,但眼睛里卻一點沒有笑意。

男子冷笑,他已經看見了胖子的眼神,也明白了他的意思,此時心中有了底氣,說話也就自然不客氣了;『誰慘還說不定呢,今天這女人我上定了,都出來!』

話音未落,在他的兩側,同時又站起了五位二級進化者,六人共同面對著走來的董瑞琪。

『我就說嘛,你哪來的底氣招惹我們,原來一部分底氣在這啊,但還缺一部分啊,誰給你們撐的腰?』看見這一幕,董瑞琪眼光一凝,扔下了自己手中的酒杯。

『不需要誰來撐腰,這就是暗市存在的規矩,雙方的矛盾都是直接人自己解決,超出直接人級別的進化者不允許插手,否則就是視為對暗市規矩的挑釁!

那時這座暗市在哪個勢力,那個勢力就必須插手這件事,以便維持規矩的繼續執行,小子這就是暗市的規矩!

今天的衝突是我們幾個人的,所以就我們自己來解決,哪怕你們隊長是三級,他也只能幹看著我們殺了你,然後乾死那個女人!』男子怒眼圓睜的吼道。

『暗市的規矩,什麼狗屁規矩,曉紅退遠點!』董瑞琪嗤之以鼻,然後示意後面的潘曉紅離開的遠點。

聽見董瑞琪的話,潘曉紅立刻向後退去,直到推到了牆邊,這才止住身形,而看見他的動作,場中其他人也離開了自己的位置,迅速將場地給他們空了出來。

『我說了你們去外面解決!』胖子一看董瑞琪打算在室內解決,立刻生氣的喊到,同時一股二級後期的能量波動自他體內升起。

『沒事,這裡面不是亮嗎,外面黑燈瞎火的跑一兩個怎麼追!』胖子身邊,一直沒有說話的劉勝終於發聲了,同時他的手放在了胖子的肩膀上,直接讓他散發出的能量波動煙消雲散。

『劉隊長,你?』胖子心裡一咯噔,不敢置信的看著身邊的劉勝,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

『你是說我怎麼突然清醒了是吧,你這美女的能力還是太弱啊,連曉紅的魅惑技能都不如,我也就是配合你們演個戲而已,你不會當真了吧!』劉勝好笑的看著胖子,同時另一隻手攬上了章薇柔軟的腰肢。

章薇此時臉上的沒笑已經消失了,全身上下一片僵硬,就那麼任由劉勝的手放在了她的腰上,動都不敢動一下。

『劉隊長,這是一個誤會!』胖子的額頭上已經有冷汗流出了,心裡則害怕到了極點。

任務失敗,先不說劉勝會不會在他身上找回場子,單單是為了面子上過得去,上面還得給出一個交代,而那時替罪羊只能是他。

『是的,這是一個誤會!』劉勝點頭,並沒有說其他的。

此時場中其他人開始慢慢的向其他方位移去,而一些屬於王者之拳的進化者,則是一臉難看的看著場中的幾人,尤其是劉勝那邊。

『好了,現在這裡已經就剩我們七個了,所以我們乾脆點動手吧!』最後一個字出口時,董瑞琪直接就撲了出去,手一揮一道由能量組成的刀罡直接向幾人襲去。

對面六人紛紛怒喝出聲,然後一道道能力光流向著董瑞琪的刀罡迎去,打算拼掉他的這一招,同時另外兩人則從兩邊,向著董瑞琪的位置繞去。

董瑞琪作為一個常年在戰火中生活的雇傭兵,又怎麼不會想到這一點,他研究的就是怎麼殺人啊,所以等那兩人來到他的位置時,他的身影早已經消失不見。

同時二層地下室的空中,幾道能量相聚后,並沒有如那幾人預想的那樣相互泯滅,而是董瑞琪的刀罡能量直接泯滅了他們自己的能量,然後斷開成好幾部分,依然向著他們襲來。

幾人連忙閃避,但此時董瑞琪已經迂迴了過來,然後直接與一人照了個面,雙方同時抬手對了一擊后,那男人直接雙手扭曲斷裂,身體向著後方跌去。

解決掉一人董瑞琪身形再一次移開,避開了幾道攻擊后,又再一次接連幾記刀罡交叉甩出。

刀罡的鋒利程度就像是真刀一樣,沿路上所有的椅子全部被斬碎,然後裡面的內絮四處飛舞,遮蔽了幾人的視線,使得兩個人在慌亂躲避時,直接被交叉的刀罡攔腰劃過。

在自己四人合擊的能量被董瑞琪的刀罡泯滅后,這群人就已經失去了戰鬥的決心了,他們已經明白自己面對的是什麼了,對面那人根本就不能被當做是二級後期進化者,他完全配得上三級的稱呼。

而在三級進化者手中,他們根本就沒有任何獲勝的可能,所以儘管他們還在歇斯底里的抵抗,卻一個個的慢慢的倒了下去,最後場中的能量波動越來越少,只剩下一個。 第三百八十六章敲打

等劉勝他們離開暗市回到別墅時,時間已經快到了凌晨三四點,而路上他們也發現江城裡面似乎也熱鬧了一些,然後會心的一笑,三人什麼話都沒說,直到回家見了已經回來的幾人,這才忍不住的提起了路上的事。

挨個的幾人將自己的發現說了出來,然後將所有的信息匯總在一起,以供大家一起分析參考。

『你們被人試探出來了,他們是故意那樣做的,用六名二級進化者的命,試探出了瑞琪的真實戰力,這一刻沒有人會再將他當成一名二級後期進化者,只會將他當成是三級,所以後面如果交手,瑞琪一定要心心應對!』侯元習慣性的抬手,然後看著董瑞琪道。

『嗯,我明白!』董瑞琪點頭。

『至於褚華褚強你們兄弟倆,一會研究出幾條路線吧,以備我們不時之需!』

『已經有想法了,完成後給你!』褚華點了點頭,然後就繼續坐著。

『你今晚遇見的那人,毫無疑問就是一名隱族,現在結合我們這邊的線索,基本上判定江城內存在著兩支的隱族勢力,一支是一個叫作九華宗的隱族勢力,另一支只是聽說他們是什麼寺,應該是屬於佛教的勢力!』

『今晚那人不是和尚,我看見他的頭上有頭髮,應該就是那個什麼九華宗,但他們為什麼選擇藏匿在哪裡,就不是我能理解的了!』秦思宇看著侯元思索道。

『應該是為了便於藏匿,那邊你也說了是王者之拳的地盤,而且應該是他們戰隊的一處營地,要不然不會有那麼多的二級進化者!』侯元猜測。

『按照這個思路,那豈不是說我們需要將他們每個駐紮營地都試探一邊,一次兩次還好說,後面的人家就都有防備了,而且這樣耗時太久了!』劉勝不解的看著侯元。

『我們不需要試探他們,現在他們已經明確了,我們這邊存在兩名三級進化者,而且再加上我今晚的動作,必然也會被算入我們這邊,所以這樣的一個力量不管參與那邊,只要在隱族不插手的情況下,他們根本不敢輕舉妄動。

而且他們現在還不知道張曉靈已經死在了我們手上,現在江城內的三級進化者數量已經相等了,我們就是決定他們勝負手的天平!』秦思宇分析道。

『對了說道張曉靈,我這邊搜集到了一些信息,顯示張曉靈原先是跟鄭凱他們合作的,但卻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後來他直接靠攏了胡曉原。

而且前兩天他們的調動也很奇怪,他們突然大舉出動向著杜城而去,然而在剛剛進城的一會後,胡曉原就帶著其他幾隻戰隊突然撤了回來,只留下張曉靈一人帶著手下留在那邊!』侯元說出了一個線索。

『他不會無緣無故撤回來,一定是有什麼事發生了,或者是他聽到了什麼風聲,難道是關於思瑤的!』秦思宇嘩的一下站起,然後在房間內激動的走來走去。

『我也這樣覺得,而且我覺得自救會他們一定有眼線在城裡,所以現在我們如何找到他們才是關鍵,只要找到了他們,我們的目的就完成了大部分!』劉勝也高興的說道。

『這很困難,現在他們的實力十去七八,肯定已經全部轉入地下了,稍微有點風聲肯定就遠遁了,不會給我們機會的!』侯元還是比較理智,客觀的告訴兩人這個想法不現實。

『不管怎麼樣,一定要先確定思瑤的情況,一點的線索都不要放過!』秦思宇斬釘截鐵道。

聽了他的話眾人點頭,然後就各自離開去休息,只有秦思宇依然坐在那裡,依然在看著面前出神。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