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段公子和六爺又正面杠上了。

再反觀自己三爺,還老神在在坐著,這一切究其根源是宋風晚遇襲的事,可是他所謂當事人家屬,卻完全置身事外? 戀愛氾濫成災 「我看宋風晚摔倒,到底是不是人為,這還得兩說。」許堯忽然冒出一句話。 原本坐在一側的傅沉撩了下眉眼,「你是在說我妻子撒謊?」 「自己摔下樓梯,說是被人推了?」

再反觀自己三爺,還老神在在坐著,這一切究其根源是宋風晚遇襲的事,可是他所謂當事人家屬,卻完全置身事外?

戀愛氾濫成災 「我看宋風晚摔倒,到底是不是人為,這還得兩說。」許堯忽然冒出一句話。

原本坐在一側的傅沉撩了下眉眼,「你是在說我妻子撒謊?」

「自己摔下樓梯,說是被人推了?」

「她這麼做到底圖什麼?還是說以自己和腹中的孩子為賭注,故意破壞你大伯的宴會,給你們許家添堵?」

「許堯!別說了。」許鳶飛深吸一口氣,他都在胡扯什麼啊。

這不是純粹添亂嘛。

段林白此時勾唇一笑,「我和小嫂子認識這麼多年,她什麼人品我很清楚,但是我和你姐認識時間不長,說真的,一直不是很了解。」

「林白!」京寒川怒瞪著他。

言語間,已經充斥著濃濃的警告。

「你說話注意點。」

「你不是要證據嘛,成啊!」

段林白忽然從口袋裡翻出一張照片,直接朝著許鳶飛甩過去。

照片沒重力,中途就飄飄落在了地上,正面朝上,許堯眯著眼:「這是許東?」

「認識就好。」段林白嘴角勾著一抹冷笑,又邪又乖張,「許大小姐,這人是跟著你的吧。」

京寒川眯眼掃了眼照片。

許鳶飛點頭,「是我的人。」

「當初去許佳木家裡,冒充記者,造謠生事的就是他,許大小姐,這件事,你是不是應該給我一個交代?」

段林白這話說完,房間內所有人神色各異。

十方站在一側,算是徹底懵逼了!

許佳木家的那件事和許鳶飛有關?難怪段公子說話夾刀帶棍,明朝暗諷,居然還有暗藏的這等事?

看這架勢,是準備開撕了? 段林白這話拋出來,許鳶飛瞳孔震顫,方才還叫囂著的許堯都懵逼了。

他彎腰撿起照片,「單憑一張照片,能證明什麼?你這純粹是胡說八道,我姐不會做這種事的。」

「需要我把許佳木父母叫過來指認?」段林白輕哂。

「這事兒你們許家想查應該很輕鬆,到底是不是我污衊栽贓,你們可以去查。若是我說謊了,我公開道歉都成。」

「前提是你們想查,如果和小嫂子的事一樣,估計也查不出什麼東西的!」

「你……」許堯被他這話噎得臉都氣紅了,只能捏著照片,看向自己姐姐,「最近好像沒怎麼看到許東。」

許鳶飛咬了咬唇,「他前段時間離職了。」

段林白點著頭,「真巧哈,都湊到一起了。」

「林白,你語氣注意點,適可而止。」京寒川出聲。

「這事兒沒發生在你身上,你自然可以用這種輕飄飄的語氣說話,可你也該清楚,當時因為這件事,我和木子兩個人都經歷了些什麼?」

「我一直在想,到底是誰在背後搞我!」

「後來我找到了,不過我忍了!許大小姐,你知道因為什麼嗎?」

「就我這脾氣,我沒直接衝到你們許家質問,那都是看在寒川的面子上,我喊你一聲嫂子,但你配嗎?」

段林白既然敢甩照片出來,那必然是有實證,壓根不會怕他們查。

他這幾句話,字句帶刺,都是往許鳶飛胸口戳。

可許鳶飛此時過於被動,她幾乎沒辦法反駁。

「這件事我隱忍不發,不過是想事情都過去了,何必再掀波瀾,我的脾氣寒川是很了解的,發生這麼大的事,我沒找你麻煩,沒說半個字……」

「就該知道,我有多在乎我們之間這份感情!」

「媽的,老子從小到大,什麼事都是按著性子來的,什麼時候這麼憋屈過。」

「我都覺得自己在這件事上,太懂事了。」

傅沉坐在一側,略微咳嗽了一下。

十方則傻了眼。

您這懟人懟一半,還誇獎自己一波?有這種操作?

懂事?

這個詞現在用合適嗎?

「這事我確實不知道。」許鳶飛已經接過照片,最近家裡事情太多,不少人眼看著許老倒下,都紛紛另謀出路,許東不是第一個離開的。

她最近忙得一團亂,哪裡顧得上這個,壓根沒放在心上。

就連他去哪裡,要去幹什麼都沒過問。

「你一句不知道,就想徹底擺脫干係?這人是你的手下,他做什麼,能瞞得過你?你說自己不知情,這話未免太可笑了。」

段林白這話說得也沒錯。

人是聽她指揮的,他可以千里迢迢跑到寧縣做出這種缺德事,她卻推說一概不知,而且只是簡單幾句話,的確不能讓人信服。

「我姐幹嘛要這麼做,這肯定是有人故意陷害。」許堯直言。

「其實你一直都瞧不起木子吧。」段林白看向許鳶飛,「從她去你家開始,你就沒正眼看過她。」

「你應該不太希望,她這樣的人進入我們的圈子。」

「從一開始,你就沒掩飾過對她的不喜,這種事,對你來說,簡單輕鬆不費力,你想搞死一個人,不是很容易?」

許鳶飛深吸一口氣,「當初她來我家,第一次見面,初印象確實不大好,那還不是因為她家裡人那種虛偽的作態。」

這件事她不否認,她從一開始對許佳木那家子人就沒好感。

「所以你讓人假扮記者,故意去搞破壞,也是覺得她的身份不配踏進這個圈子。」

「段林白,真不是,這件事我壓根不知情,我肯定會去查的,你給我一點時間。」許鳶飛腦袋都大了。

家裡的事一團糟,宋風晚的事沒解決,又蹦出了段林白的事……

段林白輕笑,「我也不是不講道理的人,多長時間,給個時間吧。」

「……」許鳶飛一怔。

他們認識也有不短時間了,平素都是看他懟人,知道他咄咄逼人的時候非常強勢,可是真的自己面對他,又是另外一番境遇。

而且她怎麼都沒想過,今天到這裡,會和他們發生衝突,始料未及。

「既然要解決,就把小嫂子的事情一併處理了。」段林白揉了下鼻子。

「我本來也不想把這件事揭出來,一而再再而三,上回是我,這次就是傅家,我真的不知道,下一回,是不是就要輪到斯年的女兒了!」

「事情過去這麼久了,半點進展沒有,說得過去嗎?」

段林白聳肩,冷冷一笑。

「我會去查,你冷靜點。」京寒川一直擋在兩人中間。

「如果這件事發生在她身上,你告訴我,你會這麼冷靜?怕是早就把那人揪出來丟去餵魚了。」

惡狼殿下獨寵我 段林白這模樣,這件事怕是不能善了了。

「處理問題不需要時間?」

「之前給過你們時間啊,小嫂子的事有交代嗎?」

兩人相對而站,互不退步,這讓整個病房的氣氛都變得焦灼起來。

十方深吸一口氣,整個空氣都好似燃著火苗,稍微碰觸。

就能爆發一場大戰。

現在畢竟是法治社會,京許兩家就算再有實力,段家也是樹大根深,段林白若是執意硬剛,最終結果,只會兩敗俱傷。

蔣二少此時站在邊上,也是一臉懵逼狀的。

其實本來就是一點小衝突,怎麼這個坑越挖越大,卷進去這麼多人?

而且這態勢,好像完全控制不住了啊。

「其實這件事我查了,的確是那個叫許東的人乾的,證據什麼的,我這裡也有,我只是一直沒說。」段林白伸手整理了一下衣服,「寒川,咱們這麼多年朋友,你知道我的。」

「我這人平素是有點無法無天,但是大是大非面前,我還是有分寸的,沒有鐵證我不會指證她。」

「現在情況就是這樣,你說怎麼辦吧,你是看證據,還是只信自己媳婦兒,一定要護著她?」

「如果你真是……」段林白聳肩,「我覺得,我們兄弟之間,怕也沒什麼好說的了。」

「林白。」傅沉起身。

「傅三,你就不想許家給小嫂子一個交代,當天那是沒出事,但凡出點意外,誰特么能負這個責任!」段林白冷笑著。

「我們家會給你們一個交代,你真的要這麼不依不饒?」許堯急眼了。

段林白忽然拋出這個問題,他們都是懵逼傻眼的,壓根沒回過神,完全就是被他壓著打,此時心底也是憋屈得要命。

「這是你們許家做了對不起別人的事,怎麼就變成我們不依不饒了,你這話說的真特么搞笑了。」蔣二少冷笑著。

「我和你說話了沒?」

「做錯事還敢這麼囂張的,也是沒誰了。」

「你再說一句?」

「我就說了怎麼著了。」

……

這兩人都是個急脾氣的,一言不合,就要直接上手了,十方立刻上去,一把攔住了許堯,饒是如此,因為他身手好,蔣二少腦袋還是被拍了一下。

他後腦勺血瘀未消,疼得他倒吸一口涼氣。

「你特么打我頭?」

「我還要打你臉呢!」許堯竭力掙脫著束縛。

外面的京家人也跟了進來,將兩個人攔住。

*

所以宋風晚散步回來,就看到了這般劍拔弩張的一幕,也是一臉錯愕,大家彼此感情都很好,怎麼突然就……

這個樓層是VIP間,一個樓層也沒住幾個人,就算這邊在鬧,也沒更多的人圍觀,就是一些醫護人員在外面指指點點。

只是一群神仙打架,他們也沒辦法啊。

「這是怎麼了?」喬艾芸開口。

許是看到有長輩來了,一群人才算是鬆了手,停止了爭戈。

「發生什麼事了?」喬艾芸對他們一群人都不太熟,但也能明顯感覺到氣氛不對勁。

「沒事,就是有點小摩擦。」段林白咳嗽著,「他們兩個人鬧著玩呢。」

「是嗎?」傻子都看得出來,他們剛才是真的想動手的。

而且……

蔣二少臉上挨了一拳,嘴角開裂,正捂著臉,疼得齜牙咧嘴,都流血了,還是鬧著玩?

「晚晚,我給你帶了點吃的,最近太忙了,也沒更多時間來看你。」 娶一送一:神秘老公惹不起 許鳶飛稍微整理了一下衣服,看起來就好似之前什麼事都沒發生一般。

「沒關係,許爺爺身體還好吧。」

「老樣子。」許鳶飛抿了抿嘴,「我那邊醫院還有事,得先走了。」

「送你吧。」宋風晚察覺到她的異樣,也想知道方才發生了什麼事。

「不需要,你好好歇著,我改天再來看你。」許鳶飛說完又看了眼段林白,「等我消息吧。」

許鳶飛一走,許堯自然緊跟著,京寒川與宋風晚、喬艾芸打了招呼,看向段林白,「等你冷靜下來,我們再好好聊聊。」

說完就走了出去,京許兩人離開,病房也氣氛似乎稍微緩和了些,方才那種劍拔弩張的態勢也消失了。

「我去送送吧。」喬艾芸禮貌性的追了出去,將他們送到電梯口。

她一離開,段林白就拍了下蔣二少!

「瞧你那沒用的樣子,他被人攔著,還能給你一拳?你特么不會躲啊?」

蔣二少揉了揉臉,「我這三腳貓的手腳,你又不是不知道,得虧有人攔著他,要不然,我特么肯定要被他按在地上摩擦的,太特么狠了!」

「你丫活該,打不過人家,你挑釁他幹嘛!」

「……」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