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哥哥,你傷剛好,需要休息。聽話,乖乖躺著,好嗎?」武仙娘隨即懇求來。

看著人兒關切擔憂的神情,廷雲只得一嘆,道:「好,那就一會兒。」 「行!」武仙娘回得很快。 廷雲不由轉道:「仙娘,你眉心怎麼長了只蝴蝶?」 武仙娘卻是笑接:「雲哥哥,我這樣美不美?」 廷雲臉紅起來,但道:「仙娘,如果只是一隻蝴蝶,我當然會說很美。問題是我現在有點害怕看你。」他

看著人兒關切擔憂的神情,廷雲只得一嘆,道:「好,那就一會兒。」

「行!」武仙娘回得很快。

廷雲不由轉道:「仙娘,你眉心怎麼長了只蝴蝶?」

武仙娘卻是笑接:「雲哥哥,我這樣美不美?」

廷雲臉紅起來,但道:「仙娘,如果只是一隻蝴蝶,我當然會說很美。問題是我現在有點害怕看你。」他覺得小姑奶奶現在肯定不知道她的眼睛發生了什麼。

武仙娘不由怔了一下,隨即泫然欲泣道:「雲哥哥,你什麼意思? 佳期如夢 你討厭我?」

廷雲慌了,趕緊要起身來安慰。

誰知,武仙娘才沒放鬆,緊緊按著人,不許他動!

要知道,她答應的一會兒,那是很長很長時間的。她就希望這一會兒是天荒地老!

廷雲此時真的有點惱恨自己怎麼這麼弱,竟然連小姑奶奶的手都掰不開!這以後,要是小姑奶奶一直用強,那自己可怎麼辦?唉。

嘆歸嘆,廷雲卻是開口來:「仙娘,如果你不讓我起來,那我就不告訴你,我現在為什麼怕你。」

武仙娘似早料到了,莞爾一笑道:「沒關係!雲哥哥怕我是好事!以後我就可以任意欺負雲哥哥了!譬如現在,我想親就親!」說時,紅唇湊低來。

廷雲慌了,忙道:「仙娘仙娘!你不守約定!」

武仙娘聽而一黯,求道:「雲哥哥,我們把那約定作廢,好嗎?」

廷雲不禁一疼,但道:「仙娘,你讓我先起來,我們好好說話,行嗎?」

武仙娘忍不住一嘆,道:「好,雲哥哥,讓你起來也行。你就親我一下,不要額頭,要親口!」

說時,將紅唇靠得更近來。

這一近,她飽滿的胸峰自然就壓在了廷雲胸上。

感受致命觸感的廷雲只覺自己渾身燥熱難耐,雙眼有火。

克制,再克制!

可是,下一瞬,武仙娘就再也忍不住了!

她的紅唇已經攫住了他的唇,如飢餓的母虎,瘋狂索取來!

剎那,廷雲崩潰!

他無法再克制這誘人的魔力,他無法不回吻!

甚至,他更是化被動為主動來!

感受男人投降的武仙娘,更是激情回應著!挪轉身軀,全部壓來!

被整個全壓的廷雲,所有理智幾乎都被人碎滅了,眨眼,就爆發了男人的佔有慾!

一個猛烈的翻身,他就將魔人的尤物反壓在地!

而身下的人,更是閉上了雙眼,發出歡愉至極的吟哦之聲,享受著這幸福滋味!

她等很久了,真的等很久了!

她一直就渴望自己名正言順的男人好好征服自己!

而她則會用盡一切女人的魔力,將他纏繞,將他伺候!

她牽引著他的雙手去解開自身的束縛!

而她自己則更是摸向了幸福的根源!

她多麼渴望將自己一生一世的男人徹底融入身體里!

而他也因這要命的回應,變得粗喘不已!

魔人的唇,魔人的胸,魔人的腹,魔人的臀,魔人的手,魔人的大腿!

他也恨不得全部融進身體里!

就在所有束縛差不多解盡時,武仙娘忽然睜開眼來,又誘惑又無比認真道:「雲哥哥,進來!」

廷雲望入,卻是陡然一醒!

這雙疊疊九眸讓他震顫!所有的理智頓時恢復來!

他立即翻退了身,邊穿邊道:「對不起,仙娘!」

武仙娘整個人如遭雷擊!

這……怎麼了?怎麼了?

「雲哥哥,為……什麼?」武仙娘傷心欲絕。

廷雲沒敢回頭看她魔人的嬌軀,萬分苦澀道:「仙娘,我們還是遵守約定,好嗎?」

「廷雲!我恨你!」武仙娘低吼起來。

廷雲心顫不已,他後悔自己怎麼就沒克制住呢?

他不該讓她攻破防線的。

「仙娘,你先將衣服穿上。我們好好說話,好嗎?」穿得差不多的廷雲盡量平靜自己。

誰知,武仙娘卻恨聲依舊:「我不穿!都是你脫的!」

廷雲苦笑,但道:「仙娘,我知道都是我不對。但是,我現在真的不能這麼做!」

「為什麼?」武仙娘冷冷道。

廷雲回:「因為是為你好。」

「廷雲!你若真想為我好!那現在就要我!我武仙娘是你廷雲名正言順的未婚妻!我們剛才所做之事,那是天經地義!」武仙娘道。

廷雲慢慢站起了身,遙望蒼穹,喃喃出聲:「仙娘,可你不是普通人,你是娉星之上的存在!我不能在你最弱小的時候,玷污你。」

「廷雲,你去死!」武仙娘氣急敗壞來。

廷雲沉默,但道:「仙娘,你先穿好衣服,我們去水邊走走。」

武仙娘愣了一絲,不明白這話何意,便道:「你說清楚!」

廷雲回道:「沒什麼,來果樹的路上,我們不是見到過一處小水地嗎?那兒風景挺好,我們去那兒走走,讓彼此都冷靜一下。」

武仙娘半天沒應。

「仙娘,仙娘?」廷雲不由連喚。

「行,那你轉過來,看著我穿!」武仙娘語帶命令。

廷雲猶豫起來。

「你若不轉過來看著我穿,那我就不穿!」武仙娘又道。

廷雲深吸一口氣,緩緩而轉。

「看著我!我穿到哪兒,你就看到哪兒!眼睛不許眨!」她就是要讓自己的身體從此烙印進他的心上!

廷雲臉紅心跳,他怎會不想看她魔人的嬌軀呢?他想看!

只是……他又害怕自己失去理智!

可以說,小姑奶奶每動一絲,他都如陷煎熬!

而她呢?內心滿意了!

我就要讓你難受!讓你一片水深火熱!

「仙娘,你……快點好嗎?」廷雲忍不住哀求來。

武仙娘微哼了一聲,也不想真的玩出火,讓他真憋出什麼內傷來,但嘴上卻不依不饒道:「這次是你自己放棄機會,所以千年一到,我要你伺候我!」

廷雲哭笑不得,只得先應承著:「好,如果約定到來,你仍舊不願改變心意,我任憑你處置!」

「不是處置,是伺候,從頭到腳,從裡到外,我都要讓你親遍!還有,必須在榻千日!哪兒也不許去!」武仙娘咄咄逼人。

廷雲目瞪口呆,在榻千日,這……不是要我命嗎?

「你放心,等我成為了媂頁境,肯定能讓你精力無窮!不會讓你愁眉苦臉!一定會讓你同我一樣欲生欲死!」武仙娘開始有些期待那一天到來。

廷雲感覺自己喉頭起火了。這小姑奶奶慾念也太強了!

隨即穿得差不多的武仙娘忽然一笑:「雲哥哥,你別總將自己說得多麼弱小,你從來就不弱小!我與生俱來的直覺告訴我,你就是我的真命夫郎!未來,不是一般女人就能承受你強橫的精力衝擊的!而我也不允許其他女人覬覦你!你是屬於我的!是屬於我一個人的!千日過後,我會好好伺候你一輩子!絕不讓你喪失榻上情趣!將來,我更會為你生好多好多寶寶!建一個最完美的家!」

廷雲尷尬不已。

武仙娘這時走近來,道:「雲哥哥,知道我怎麼肯定你精力強橫的嗎?」

廷雲欲退。

但武仙娘卻是環抱住,並道:「因為剛才你已經讓我泛濫成災!」

如此赤裸情話,廷雲連連深吸。

而她呢?要得就是這個效果!天知道她剛才花了多大力氣,才將瘋漲的情慾退卻!所以,她必須讓他再難受難受!

廷雲隨即盯住了她眼眸,他感覺現在只有她的眼眸才能救自己。

「看什麼看,好了,走吧!」武仙娘低叱,手卻又勾上了人臂彎。

儘管剛才火冒三丈,但當她冷靜下來后,她也有點後悔,男人都是有自尊的,哪個男人真的願意被自己女人死死壓制呢? 豪門佳妻 沒人願意!

所以,她又想默默地溫順於人。

蒸汽朋克下的神秘世界 廷雲心頭長嘆,這一輩子他可能真的沒辦法脫出這小姑奶奶手掌心了。 45.出淵

來到水地,廷雲自然是要讓武仙娘看見她的眼睛。

此時,武仙娘看著水中的自己,已經有好一會兒了。

廷雲沒有打擾。

他知道她需要時間消化她雙眼的異變。

在又過了片刻后,才聽武仙娘道:「雲哥哥,如果我在那一瞬間沒有睜開雙眼,你是不是就會被我俘獲了?」

廷雲答也不是,不答也不是。

「雲哥哥,你別怕我,好嗎?我仍舊是你的仙娘,你的未未啊!」武仙娘沒有回身,但語氣有些懼怕。

廷雲忙道:「仙娘,這種怕,是敬畏。」

「不,我不需要雲哥哥的敬畏!我需要的是和你相親相愛!」武仙娘出聲急促,隨即迴轉身來。

但廷雲卻呆住了。

她的雙眸竟然恢復正常了!

「仙娘,你眼睛……好了?」

武仙娘卻是一笑,也不說什麼,只是一閉,再一睜!

疊疊九眸,又現!

「我能控制它!之前只是不知道眼睛發生了變化而已。現在我想讓它出現,就能讓它出現!不想讓它出現,它就不可能出現!唉,我真後悔沒早一點發現這個異常,不然雲哥哥現在就還在和我纏綿。」武仙娘說得很低落。

廷雲沒有在意這個,只是道:「仙娘,那你現在能感覺到這雙眼睛會給你什麼變化嗎?」

「雲哥哥想知道?好,那我們先親親!」武仙娘隨即欺近來。

廷雲微退,苦笑道:「別別別,仙娘,我真的受不了你的誘力,真的!」

「哼,口是心非!」

廷雲忙又接:「仙娘,這雙眼睛真的不會對你有什麼危害嗎?」

見他這麼擔心,武仙娘也不再逗他,回道:「當我主動控制了它的時候,我便知道它的一切了。雲哥哥,這叫疊疊九眸,擁有一黑一白兩種頁息!黑的叫瞳息,白的叫膜息。只不過瞳息是頁息中最複雜的一種,極難再變異!幾乎可以說是一種永恆下來了的頁息!而它擁有著很強的禁力!恰如頁禁一樣,只不過相當於頁禁中最強大的那種!而膜息,恰恰相反,它最容易變異,如同頁葯一樣,可以極好地被人吸收!之先,雲哥哥的傷就是我眼淚所化的膜息救治的。」

廷雲沉浸起來,疊疊九眸?這想來就是小姑奶奶轉生頁締前所擁有的能力!

「雲哥哥,我知道我的九重締身現在肯定是一種事實了。但是,雲哥哥,我對你的愛意是不會變的!你要相信我!」武仙娘隨即將雙眸恢復正常,懇求來。

廷雲下意識地點點頭。

但轉瞬他就回神來,道:「不,仙娘,我很高興你擁有這樣的能力!但這和相不相信沒關係!你現在對我的感情,我自然……明白。而我也很……喜歡你!這些都是事實,只是請你理解我的顧慮,我不想將來的你會……後悔!真的不想!」

「雲哥哥,你不想,我可以理解為是你太在乎我嗎?」武仙娘盼問。

廷雲無法睜眼說瞎話,緩緩點頭。

「好!那我就等這一千年!」武仙娘隨即道。

廷雲不禁鬆了口氣。

「不過,在榻千日伺候,還是不可少!這是懲罰!是對雲哥哥之前逃避我們相愛的懲罰!」武仙娘又道。

廷雲苦澀無邊。

「對了,雲哥哥,現在我這顆蘊心藏蝶果就給你吃吧。反正我現在已經是妘頁境頁底級了!」說時,武仙娘將她的蘊心藏蝶果遞來。

廷雲遲疑起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