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輸了。”玄武說:“你的領域很強,已經十分接近白虎的了,你真是個天賦厲害的年輕人,潛力無窮,以後也許連白虎都能超越。”

“謝謝玄武大叔的謙讓。”童笙對玄武很客氣,鞠了個躬,然後收起了領域。 玄武看向宋天痕:“懂得放棄也是人生的一種態度,到此爲止吧。” “好。”宋天痕出乎冷靜,難得露出了個笑容,對玄武:“我的能力還遠遠不足,以後還請玄武多多指教。” 玄武點點頭,然後消失了。 消失最後,我聽到玄

“謝謝玄武大叔的謙讓。”童笙對玄武很客氣,鞠了個躬,然後收起了領域。

玄武看向宋天痕:“懂得放棄也是人生的一種態度,到此爲止吧。”

“好。”宋天痕出乎冷靜,難得露出了個笑容,對玄武:“我的能力還遠遠不足,以後還請玄武多多指教。”

玄武點點頭,然後消失了。

消失最後,我聽到玄武說:“童姑娘,賽過後我再來找你。”

我笑起來。

如今的宋天痕謙讓,有理,心態冷靜沉穩,過去犯過錯並不害怕,有些人犯錯一次便能走正道,怕怕知錯不改,還好,宋天痕如今的表現,讓人欣慰。

或許,綠龜也是看重了他這一點吧。 宋天痕能夠召喚四大神獸之一的玄武,震驚了觀衆席的觀衆,也得到了觀衆的認可,雖然輸了,但在大多數在場觀衆的觀念,童笙本來是無法戰勝的,便也無關勝負了。

相對來說,童笙更讓我吃驚。

沒想到百年來白虎竟然變成了童笙的親傳師傅,白虎也沒跟我說過這件事啊,連自己的看家本領都交給了童笙,更驚悚的是,童笙竟然學會了!

怪不得冷煜打不過他。

我也沒詢問冷煜戰氣練習的怎麼樣了,不知道有了戰氣,冷煜會如何來與童笙對局。

這次的試前三名,又是從童笙,冷煜,沐顏三個人抉擇了。

這一輪,是冷煜對沐顏。

紅頭髮的冷煜穿着黑紅相間的戰衫,無的英俊耀眼。

他長得簡直和冷陌是一個模子裏出來的,卻少了些冷陌的冰冷,多了些夜冥的火熱,那些小姑娘看他的眼睛都直了,差流口水了。

冷煜身背超神劍,抱着胳膊,高高睨着沐顏:“次次都是我的手下敗將,真不知道你哪裏來的勇氣敢說我媽。”

沐綿不爲所動的表情,恐怕她是第一個對冷煜不感冒的人了:“我等今天已經等了六年了。”

“呵,你果然是帶着目的來的。”冷煜冷笑:“你是殘留下來隱藏着的持燈使者吧。”

持燈使者?

我微微一驚。

幸孕嫡女:腹黑爹爹天才寶 “她不是。”宋子清說:“但我確實也不知道她的目的。”

“我來冥界參加武鬥大會的原因從來只有一個,並非榮華富貴,並非長生不老,而是……”說着,沐顏擡頭,望向我:“我一直在等冥王妃甦醒,與她一戰。”

譁!

觀衆席一下子沸騰了。

“這女孩瘋了吧?”

“她竟然對冥王妃不敬,這不是找死嗎?誰不知道冥王寵冥王妃寵到無法無天啊!”

“冥王妃可是傳說改變世界末日的人,她還想和冥王妃打,自尋死路吧?”

……

人羣的討論聲此起彼伏,淹沒了整個會場。

“哈哈哈。”冷煜仰頭大笑:“你告訴我,你這次是來搞笑的吧?和我媽打?你是要笑掉人的大牙嗎?”

沐顏定定望着我的方向,眼神裏的堅定並未減退:“我自然知道冥王妃是傳說的人物,但那也只是傳說而已,在場的年輕一代誰有見過冥王妃真正的本事麼?況且冥王妃輪迴轉世百年,能力還是和以前一樣麼?我是小輩,武鬥大會本是小輩來增加經驗的,向冥王妃大人請教指點有什麼錯麼?還是說冥王妃大人有什麼苦衷,不願意顛覆自己在衆人心的封神傳說?”

整個會場,在沐顏話落的瞬間,溫度驟降降低,會場周圍的柱子結出了冰霜。

冷陌不高興了。

零點一下的冰寒讓會場一下子也安靜了下來,所有人都知道冥王發怒了,不敢吭聲了。

沐顏站在場沒有動。

她這樣的眼神,與在休息室遇見我時的眼神一模一樣,倔強,堅定,帶着年少輕狂的執着。

百年前我能力還很弱的時候,不也與她一樣,用如此眼神,面對過洛柔麼?

“冷陌。”我拉住欲要發怒的冷陌。

冷陌看向我。

我搖搖頭:“這事你別管了,讓我來解決吧。”

冷陌眯眼:“我的女人,容不得那種無名小輩來侮辱。”

我笑起來:“我當然知道,但這是件小事,你相信我,讓我來處理,藉着這件事,正好可以順帶向其他人證明,我的能力是與以前,到底是怎樣的。”

媽咪這位帥哥是爹地 這段時間以來,除了我們很熟悉的這些人來說,年輕一輩人對我的迴歸和我過去的事同樣和沐顏一樣,抱有懷疑態度,我不是不知道,私下有不少人都在說我早是個廢人了,冥王只不過礙於我和神獸關係較好才與我在一起,我配不冥王,我只能給冥王拖後退,各種各樣的閒話。

今天,一併把那些人的碎嘴封了吧。

冷陌眉頭微蹙:“你纔剛恢復記憶,況且昨晚我們滾那麼晚牀單,你有精力?”

“……”臉紅了,瞪冷陌:“你別小看我好不好!不準當衆亂說話!”

宋子清和魑魅也是很不方形。

我已經在站起了身:“放心吧,你們看着好了。”

說完之後,我從觀衆席下來,沒有用飛的飛進角鬥場,而是一步一步走下樓梯,從那些觀衆面前走過,從司法閣的人面前走過,走進了角鬥場。

“媽!”冷煜跑過來:“超神劍給你。”

“不用。”我擡手止住。

他還想說什麼,我已經朝沐顏走去了。

沐顏警惕起來。

我走到沐顏對面,看着她:“百年前我與你一樣,以爲自己能力足夠強大,說了狂妄自大的話,以差點付出性命的代價,知道了什麼叫做天高地厚。”

“那麼,也請冥王妃您教我吧。”沐顏說。

我勾脣:“畢竟我算是你的長輩,倘若使用全力,你輸了,別人會說我以大欺小,我贏的也服不了衆,這樣,我不用戰氣,不用超神劍,更不用身體的鬼神,讓你半隻手,讓你八成能力,如果你能碰到我衣衫的一角,算你贏。”

觀衆席的人發出低聲驚呼。

“這樣恐怕不好吧?我若贏了,別人不說我以下犯嗎?”沐顏說。

我笑,不再多言,伸出右手,做了個請的手勢:“人要爲自己說的話,付出行動。”

沐顏一滯,而後,說:“那麼,得罪了,冥王妃大人。”

我站在原地沒動。

“領域!”沐顏大叫。

我周圍的空氣出現了扭曲波動,這女孩還真的擁有領域能力。

只是可惜……

“太弱了這領域。”慕修說。

對於我而言,是太弱了。

“分解!”沐顏變成了一把巨弓,拉開弓,又變成一把箭,搭弓,然後射向了我。

“這能力倒是有趣。”我說着,在飛速的箭衝到我眼前時,微微偏頭,箭從我耳邊劃過。

“變!”沐顏瞬間成人形,拔出腰間匕首刺向我後背。 我腳步依舊沒動,微微側身,並未回頭,閃開了她的匕首。

沐顏的招數新,再加領域的力量,能讓她成爲武鬥大會三強也是不足爲怪,但她和我之間始終是有差距的,她很年輕,連實戰經驗恐怕都沒有多少,我算再讓她一隻手不攻擊她,她都碰不到我的。

來回幾招,沐顏變成過無數武器,動物,領域又增強了一倍多,她除了擁有位移和分解的能力以外,還可以位移,是閃現,速度很快,甚至超過光速,對於別人來說或許很頭疼她的能力,但我的雙眼是個例外。

算剛恢復記憶,但我身體的能力依舊沒有生疏,她跑的再快,我的雙眼也能準確捕捉到。

不過是慕修,又起波瀾了。

“顏兒以前的本事和她差不多,連內力都差不多,使用技能的姿勢都一樣,她真的不記得過去的事了嗎?”慕修說。

我一邊翻白眼一邊閃開沐顏的又一次攻擊:“拜託鬼神大人,你和她的事情都過了千年了,算她是千年前那個女孩的轉世,長相,模樣,性格,都變了,更別說記憶了,您老人家別多想了好嗎?”

“唉。”慕修嘆口氣:“是啊,過去的那些人如今只剩下了我一個,不老不死,爲千年前做的事贖罪,這種滋味,何嘗好受啊。”

我能理解他的心情,我也知道這是他最不願意觸及的痛,沒有再說這件事了。

沐顏久攻不下,落回我對面,喘着大氣額頭冒汗的看我:“怎麼可能……我算再不濟,也好歹是宋子清的徒弟,怎麼可能連你的衣角都碰不到?怎麼會……”

觀衆席的人無一不在驚歎,也沒有人再說我的閒話了。

“你還年輕,能力很多冥界人強了那麼多,假以時日你也一定能成大器的,沒必要和我。”我淡淡說。

沐顏咬脣,半響,才說:“或許,你說的對,真的是我狂妄自大太不自量力了,我不該抱僥倖心態,不該認爲你的能力不如從前了,是我小人了。”

雖然之前這女孩說話很懟人也很衝,但至少從她這一句話看來,她也沒有到那種無藥可救的地步。

“宋子清能有個那麼維護他的徒弟,我也感到很欣慰。”我說:“只是你記住了,這個世界,他是我唯一的親哥哥,全世界都可能背叛他,唯獨我不會,希望我們之間,能在這次把矛盾和誤會解除。”

“可那些人都說……”

“話是從人嘴裏說出來的,但事實是你用心去看的,你看到我對宋子清做過什麼不好的事麼?”我打斷她。

她愣住。

宋子清來了,從角鬥場另一端走進來。

沐顏低下頭沒敢看他。

宋子清走我身旁,與我並肩站着:“沐顏,從今往後的武鬥大會不允許你再參加,或許過去是我教導的問題,才導致你心高氣傲,是時候,讓你重新來過了。”

沐顏閉了閉眼,然後擡起臉來,望向宋子清:“我願意重新來過,我願意找出自己身的毛病,並且改正。”

繼而,她又看向我:“冥王妃大人,之前是我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向您道歉,這一戰讓我終於明白了你我之間的差距,不僅僅是能力的差距,還有胸襟,怪不得冥王那麼喜歡您,怪不得您身邊有那麼多優秀的人,這一次,我的心願也已經了了,我也徹底服了。”

這小姑娘,倒也是個直爽性格。

“我也只是個凡人,別把我說的太優秀,我會驕傲的。”我一本正經的說。

宋子清笑起來,沐顏也笑了。

纏情蜜愛:前夫長點心 “顏兒……”慕修看呆了:“她笑起來和以前的顏兒一模一樣,還是那麼好看……丫頭,我們交換靈魂主導權!”

我要是不交換,估計慕修真得瘋。

“沐顏,我還有件事。”我叫住欲要走的沐顏。

沐顏怪看我:“什麼事?”

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對她說,還是交給慕修吧:“你別嚇到,放心,我不會傷害你。”

話音一落,撲散在我肩的黑色長髮漸漸染成了鮮血的顏色。

“是鬼神!”觀衆席有人大叫。

頓時,全場都是倒吸氣的聲音。

“鬼神?”沐顏皺眉。

今夜,請帶我回家 “顏兒……”慕修開口了,無的深情:“你還認識我嗎?”

沐顏一頭黑線。

我忍不住吐槽慕修:“大哥,你現在用的是我的身體,你用我的身體問她,她認不認識你,你這不是有病嗎?”

慕修不理我,朝着沐顏走去。

沐顏連着退後兩步,眼神警惕。

慕修特別受傷,沒再靠近她了:“我是慕修,慕修啊,你忘記我了嗎?”

“千年前差點毀滅世界的超級鬼神慕修?”沐顏更緊張了:“我當然認識你,全世界的人都認識你,這是所謂的靈魂互換嗎?您和冥王妃……我有聽說過你們之間的情誼,但是,如果要說私人關係,我似乎,真的不認識你,你認錯人了吧?”

“她真的不認識我了,她真的不是顏兒了……”慕修喃喃念着,終於死了心,情緒焉了,與我再次交換了身體主導。

紅髮變黑。

“沒事了。”我對沐顏說:“你下去吧。”

沐顏抓抓腦袋,一頭問號的離開了。

宋子清和我說了兩句之後,去找沐顏了。

我從角鬥場離開。

在回觀衆席的路,好多人看我的眼神都變了,特別是剛纔鬼神慕修出現,用實際情況告訴了這些觀衆,我還是百年前的那個我,擁有絕對實力,能夠與冥王冷陌齊頭並進的那個女孩。

最後一場試,自然是萬衆期待的冷煜對童笙了。

我也很期待,坐回冷陌身旁,挨着冷陌靠他肩,美滋滋的看場地。

“又得瑟了。”冷陌念我,語氣裏透着寵溺。

我衝他做了個鬼臉。

試開始了。

冷煜拔出了超神劍,童笙也認真了起來,兩個都是鋒芒畢露英姿灼耀的少年,擱那一站,自成一道耀眼風景。

解說員吹響了試開始的口哨。

冷煜率先攻向童笙,在他身體周圍,出現了淡白色金光,是戰氣!

一天時間,這小子竟然能領悟戰氣,這種潛力和學習能力也真是夠恐怖的。

童笙閃開,消失在空。

冷煜站在原地,脣角勾笑,而後,超神劍反手朝着空某個地方斬去。

童笙的鐮刀正正擋住他的劍,兩個少年交鬥在了一起。

他們很享受這場戰鬥,把彼此當作對手,卻不把彼此當作死敵,戰鬥的時候兩個人都帶着笑,特別是童笙,之前他都是很高冷的,面對冷煜,童笙要更……寵溺一些?

雖然冷煜領悟了戰氣,但還需要時間去適應戰氣,童笙其實還是略勝一籌,只是這一次,童笙偷偷在某個環節放水了。

冷煜的超神劍劍氣打在童笙背,童笙跳開,落回地面,捂住後背單膝跪下。

“我贏了。”冷煜肩抗超神劍,也跟着落回來。

“嗯,你贏了,戰氣果然厲害,下次讓小媽也教我。”童笙說。

“你別想了!這可是我的絕招!”冷煜哼哼。

他倆似乎是約定了,誰先傷到誰是誰贏,這樣也避免了打個你死我活了。

冷煜如果學會了戰氣還打不過童笙的話,自信心肯定會受挫,很可能以後都會萎靡不振,童笙必然是考慮到了這個原因,所以故意假裝自己打不了戰氣,故意輸了賽,只是這個故意,做的很微妙,在場的我想除了我,冷陌,魑魅,宋子清以外,連大咧咧的夜冥都發覺不了。

童笙不愧是童笙,心性與以前一點都沒有改變,還是那麼考慮周到,爲人着想。

冷煜走過去扶起童笙,問他:“有沒有事?”

“我沒事,你雖然傷了我,但也不至於把我打成重傷吧?”

“哈,這可說不定,戰氣可是很厲害的,我讓寒羽叔來給你看看。”冷煜這孩子還是很關心童笙的。

這樣便好,能看到冷煜與童笙關係如此的好,我也放心了。

武鬥大會最終以冷煜奪得第一而結束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